神聖的處女(4~完)

第四章 可怕的意外

第二年的暑假,由貴子領到了駕駛執照。自從她看了圭介寄給她的錄影帶之後,便再無和他接觸。以前她經常會收到圭介寄來的、令她很不愉快的信件,現在連信也少來了。一定他自己也知道令人討厭,從此不再發瘋,有所悔過吧,由貴子也逐漸放心了。

芳惠與夏美,也因被圭介拍了錄影帶事件感到既慚愧、又害羞、又膽怯,也再未和由貴子聯絡了。

由貴子在短期大學的生活,已進入了第二個學年,學習方面也很順利,新結識的朋友也多。接著她又領到了車子駕駛許可證,她的父親立即給他買了一部新車。上學時她就自己駕車到校。她在汽車教習所學車時,因她理解力強,因而經常被稱讚。教習課程她以最短時間就畢業了,她手握駕駛盤時,一舉一動非常自然,她很快就覺得自己和她的車子已經一體化了。

父親買給她的車子是小型的一千二百CC的車子,她很快便熟練了,有時還用自己的車子送朋友回家。

有一天,由貴子自短期大學開車回家的途中,正下著小雨,湘南也是車子由大馬路開進住地小路時,視野不清的陡坡又多,拐彎也多,儘管道路不好走,但這是她走熟了的道路,她輕鬆地握著駕駛盤。

事件就發生在這一瞬間。

『啊……』在一個狹窄的拐彎角上,她緊急煞車,大叫一聲。因她看見有個人影在她車前一閃。由於車子的慣性向前猛力一衝,由貴子看到車子擋風玻璃前面倒下了一把黑傘。

車子停住以後,由貴子急忙解下安全帶跳下車子一看,她見到車子前面有人被她撞倒了。

『啊……你不要緊吧?』由貴子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像作了一場惡夢,恐怖與不安一齊襲上心頭。

那個男人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樣,不能動彈。由貴子四處尋找公用電話,但這是一條閒靜的住宅區,沒有公用電話。

『若不快些送醫院的話……』由貴子沒有辦法之際,只好拜託傍邊的住家,請代為召喚急救車趕來現場。然後她像發夢一場,其他之細節她也記不清了。

救護車一來到,將倒地的男子抬進了車內,由貴子也不想駕車回家了,她打電話回家,叫家裏人來將車子開回家,她也坐進了救護車,一同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警察來向她錄取口供,她也不知說甚麼才好。

那個男子被診斷為右腳複雜骨折,需要住院治療最少一個月。當她知道傷者沒有生命危險時,這才使她放下心頭大石。

第二天她陪同交通警察來到出事現場,檢查出事原因,得出的結論是因由貴子開車時不注意前方而出了事故。

這事並沒有在報紙上登出來,也許是由貴子的父親在背後活動結果吧!兩年前,在高中讀書時,她射箭傷人的事故,也是不點名的方式登了一則新聞,松宮家人從來就很敏感,怕家人鬧出新聞。

下午,由貴子來到那男子的病房來探望。

『啊?蒲生君……』由貴子大吃一驚,她昨天怎麼沒有留意到呀!原來被她的車子撞倒的,竟是她早已忘記的淫獸——蒲生圭介。

『哼哼,好久沒見啦!昨天你也沒有留意是我,我被你撞倒,滿身滿臉都是泥漿真是沒有辦法認出我啦!』

『總算有了戲劇性的相會,我還是感到高興,你也比以前長高了、漂亮了,十九歲,就是由少女成為大人了,就會再添幾分微妙的美態啦。』圭介照例用色迷迷的眼神觀賞著由貴子。

由貴子全身在發抖,圭介完全就像一頭惡夢中的怪物,她逃到那裏就追到那裏。

病房也是松宮家裏替他安排的最高級的單人房。圭介的右腳從大腿到腳踝,都用石膏固定著,他的上半身穿著浴衣,半靠在支起一半的病床上。他的臉孔、體形與在高中時,與在中學沒有多大的變化。中學一年級學生的身高、一對鬼頭鬼腦的眼睛、嘻皮笑臉的口唇、左臉一道醜陋的傷疤。

由貴子覺得跟他共處在這麼高級的病房,連空氣都要凝固似地,且充滿著不健康意識。由此看來,圭介中箭也好,這次撞汽車的交通事故也好,都不僅是偶然事件吧?由貴子不禁懷疑起來了。

不管是偶然也好、必然也好,由貴子還是將她帶來的鮮花插進花瓶,擺在窗前,將生果放進雪櫃。

『喂,這次交通事故,我們還是來和解吧!』由貴子說。

『啊,這件事怎麼解決都行,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我只有一個條件,即我在出院以前,你要天天來探我。』

『……』由貴子低頭不語了。

『護士會很好地照顧你的,你的日常用品我會安排專人送來。』

『不,我一定要你送來。事無大小一切用錢來解決,這是資產階級的慣用手法。如你要上學,那你在下課以後再來吧……』

由貴子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若是拒絕他要求的話,圭介不但會拒絕和談,而且可能向報社造輿論吧。因為嫉妒松宮家族的人實在太多了,報紙以及出版社都極有興趣登載松宮家千金的消息。

圭介嘻皮笑臉地望著困惑與悲哀中的由貴子的臉孔。她有柔軟而又光艷的長髮,清秀雪白的衣服、成熟的胸部非常之飽滿,雪白透明的肌膚,就像打磨過了似的。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端下面,是花瓣似的可愛的櫻桃小嘴,圭介色迷的眼睛,找遍四面八方,都沒有見過這麼美貌的青春玉女。

『你不要沉默不語呀?這麼久不見面,總有些話要對我說吧!』圭介說。

『磯部老師、芳惠、夏美小姐現在的情況如何?』由貴子反問他。

『那次同她們……以後就再未見面啦!她們讓我玩飽啦,芳惠與夏美現在大學同別的男人怕拖了吧!奈美子老師已經被我弄大肚子啦,墮胎之後,好像有些神經病,現在醫好啦,恢復教職啦!』

跟圭介說話,狗口裏長不出象牙,只能令由貴子的心情更加憂悶。

『喂,你給我削個蘋果呀,天黑以前你要好好地和我談心呀……』圭介說。

由貴子從雪櫃取出蘋果,削去皮之後,就排在小碟子裏。

『我自己不能吃呀,我的腿痛得很,加上我臉頰上的傷口還會發痛,我的牙齒也不能咬東西,你來餵我啦……』圭介像是責怪由貴子似地,一步步地向她迫進。

由貴子被她逼得沒有辦法,只好搬來椅子坐在圭介的床邊,抓起蘋果塞到他的嘴邊。

『不是這樣。我沒有力咬碎蘋果,你先替我嚼碎。』

『啊?……』由貴子瞪大了驚奇的眼睛,絕望地嚇得縮成一團。她說:『那種事……』

『呵,你是說不能替我嚼嗎?我被你用箭射傷,今次又被你的車子撞碎大腿骨頭,難道我的痛苦你不知道嗎?……』

『求求你不要再說啦,我會賠償你……』由貴子含著眼淚說,迫於無奈,她咬了一口蘋果,稍微嚼了兩下,便將臉挨近圭介。

這種方式的親吻,圭介連發夢也未曾想到。而且他照例不是自己伸出胳搏摟住由貴子,而是等待著由貴子的紅唇主動地向他吻去。

也許不如強行捉住由貴子接吻那麼刺激,但是他還是等待著親自吻去,他注視著由貴子向他吻去時的臉部表情。由貴子將臉靠近圭介的臉時稍微有些猶豫,她稍微嚼了幾下的蘋果,混合著唾液,下定決心嘴對嘴地吐給圭介了。

圭介見由貴子帶著愁眉苦臉的表情,嘴唇向她移近,他準備好好地體味一下這種果肉的滋味了。要將自己嚼過的東西,再吐到他人的口中,由貴子真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裏要做這種事。

圭介嗅著由貴子的馨香的鼻息,慢慢地品味著混合著唾液的蘋果的滋味,然後吞了下去。由貴子見蘋果連同唾液吐給他之後,便立即將嘴唇離開,用手帕擦乾淨自己的嘴唇,憎恨地望著圭介。

『再餵我呀,蘋果少咬一點,多一點你的唾液最好。』圭介說。

『……』由貴子滿臉通紅,她毫不遲疑又咬下第二口蘋果。嚼碎以後,再嘴對嘴地吐給圭介。

『這個混蛋真不是人,不知人間羞恥。』由貴子一面在心裏暗罵,一面又嘴對嘴地將蘋果吐給他。

圭介趁機伸出舌頭,舐了一下由貴子的嘴唇。

『啊……』由貴子大吃一驚,立即抬起頭來。她露出不悅之色,掏出紙巾,擦了一下自已的嘴唇,然後走向病房的水龍頭漱口。

『我不餵你啦,我要回家啦!』由貴子說。

『不行!你將我撞傷了,叫你來照顧一下不行嗎?』圭介說。

『護土會照顧你呀……』

『三點到六點這段時間是誰也不來的,都是叫未婚妻來探望,來照顧的。』

『未婚妻?你不要說這些無聊的話呀!』

『哼,連護士小姐都很吃驚,我這麼矮的男人也有未婚妻……』圭介歪著左臉笑了,他充滿心想事成的自信。

『蘋果我是吃夠了。你幫我全身按摩一下吧!從昨晚一直睡到現在,我很疲倦啦!』圭介說。他按下床頭的電掣,倒在床上,仰面朝天地躺著。

由貴子細聲地嘆息一聲,不得不挨近圭介的身旁。交通事故是由貴子一方不注意前方的行人而造成的,況且圭介也不是向她提出要強行做愛,還是多少照他說的去做吧!

『哪裏要按摩呀?……』由貴子問。她開始揉圭介的手腕。

『全身按摩啦,胳膊、肩膀,還有臉上的傷疤。……』圭介回答。

圭介因大腿用石膏固定,他只能仰臥著。由貴子被他自下而上地望著,她感到非常之苦悶。

『唔,好香!室內好熱吧,這是你的汗香吧!』圭介胡言亂語起來了。

由貴子很害羞,她很想儘快離去。但又拚命忍住,繼續揉著圭介的胳膊及肩膀。病房內雖有冷氣,但是由貴子覺得自己就像走在烈日之下,熱得難受。

『真是不可思議,你全身總是很香似的,包括你穿過的內褲在內……』圭介說。

由貴子聽後,頓感背脊骨一陣陣發冷,可是汗水又不停地往外冒……內褲是以前圭介要她寄給他的,還寄去了恥毛,自那以後,由貴子勾起了對圭介的不愉快的回憶,每天悶悶不樂地度日。

『求求你,不要再說啦……』

『那末,你揉揉我的臉頰吧,你的手掌很柔軟,揉起來很舒服。』圭介說。

由貴子的手指一抖一抖地揉在圭介的傷疤上。其實,圭介若去整容,疤痕是可以消失的,但是他為著以此作為束縛由貴子的證據,便任由傷疤留在臉上。傷口的兩端的傷疤,粉紅色的肌肉鼓脹起來。一看就使人噁心,由貴子的手指揉著他的傷痕,眼睛卻看著窗前的鮮花。

『我口渴啦,給我飲品呀!』

『不去買的話,沒有飲品呀!』

『我就飲你的唾液吧,還是跟蘋果一起混合……』

『你說甚麼呀……』

『你的唾液……這不是很簡單嗎?嘴對嘴接觸就行啦!』圭介嘻皮笑臉地說著,她為由貴子的困惑表情而高興。

不久,由貴子的口中儲存了不少唾液,然後伏下身去,收緊嘴唇,伏上圭介的臉上。只見唾沫泡閃閃生輝,一條二十cm的唾液拉長的線,滴進圭介的口中了。由貴子立即離開圭介的嘴唇,圭介便『唧唧』地品味起來。

『唔,味道很好,你不能多給我一些嗎?』

『不要啦!這種事你不要叫我做第二次啦。』由貴子流著淚說。

『哼,這統統都是你自己給我做的。啊,不要流淚啦!現在,你繼續為我按摩,今次要按摩這裏。』圭介解開了浴衣的帶子,將衣襟在兩邊敞開,露出了瘦弱的肉體。因為他的腿是用石膏固定,為了他的方便著想,只給他穿了一條丁字型的兜布。兜布的中心部位已經鼓脹起來,撐得像帳蓬那樣了。由貴子見狀,立即轉過身去,圭介自己解開了兜布的帶子。

『哼哼,你來看呀,跟在錄影帶上看到一模一樣。』

『不要呀……』

『現在請你替我按摩下身呀,你是要快點替我按摩好呢?還是要我公佈一個錄影帶好?這個錄影帶錄的是松宮財閥的千金小姐和男人親嘴,讓男人飲唾液的呀!』

『啊……』由貴子這時才發現,在立櫃的上面用三腳架支著一部攝影機,鏡頭正對著病床。canovel.com準備工夫做得很周密的圭介,自由貴子進了他的病房之後,立即按下了拍攝掣,自始至終拍下了兩人在病室內的一切動作。

『你知道就好啦,快點替我揉一揉呀,我自已每天都要手淫兩、三次,我現在不能起身,手一動,腿就痛,在住院時,只好用你的手指替我揉摸了……』圭介說。

頁: 1 2 3 4 5 6 7 8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