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唐樓

我用來寫作的地方,樓下有一間餐廳。平時,我中午都在那裡吃飯。這次因為趕一份稿,不僅不能下去舒舒服服地吃一頓,連午飯都要叫餐廳送上來。

這是間家庭式的小餐廳。除了廚房僱用三兩個夥計,其他一切都由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和和她兩個年輕的女兒自己擔任。

送飯上來的是大姐瑤珠,年齡二十多歲左右,已經出嫁一年多了,還沒有小孩子。她老公是走大陸線的貨車司機,經常不在家。

瑤珠還是第一次來我這裡,見到我屋子裡都是書。立即喜悅地說道:「哇!你這裡那麼多書呀!我晚上睡覺前最喜歡看書啦!可以借幾本給我看嗎?」

我笑道:「當然可以啦,你隨便挑選吧!」

「我想看你自己寫的書。」瑤珠拿了兩本有我的筆名的小說。

「你還是看別的吧!」我連忙說道:「那兩本是成人小說哩!」

「我又不是小孩子,怕什麼呢?」瑤珠俏皮地說道:「我又不是沒看過,你不敢讓我看,我偏要看,看你到底怎樣描寫男女之間的事。」

「我那些書是描寫變態的男女關係的。你還是不要看吧!」我想奪瑤珠手裡的書,但是她已經退到門口,還向我扮了個鬼臉。

當天晚上兩點多,我仍留在寫作間趕稿。剛好做完手頭上的工夫,電話突然想起來了。拿起來一聽,原來是瑤珠打過來的。她說道:「大作家,我知道你還未回家,想和你傾談幾句,不知你有沒有時間呢?」

「我剛做完工夫,今晚就留在這裡過夜了,你有什麼話請說吧!你怎麼知道我還未回去呢?」我奇怪地反問道。

「我就住在你樓下的一個單位,坐在我的窗前就可以望見你的窗口哩!」瑤珠笑著說道:「我剛才一口氣看完下午在你那兒拿來的其中一本書,你把故事描寫得活龍活現的,究竟你所寫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嗎?」

「所謂小說,當然大部份都是虛構的了,不過我不知道你是指哪一方面呢?」

「男女方面的事啦!你描寫得那麼神奇,可是我這出嫁了的過來人,卻從來都沒有體會過。你是不是有點兒誇張呢?」瑤珠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我笑道:「這一方面我不但沒有誇張,甚至略嫌不足哩!」

「你所寫那段和鄰居偷情的故事,是不是親身經歷呢?」

「那衹不過是一種性幻想罷了,我哪裡有這樣的艷福呀!」

「不過我見你寫得有枝有葉,我猜你一定是真有其事的。」

「我都想真有其事,可惜真的沒有哇!」

「如果真的有那樣的機會,你敢不敢做故事中的男主角呢?」

「衹有故事中的女主角出現時,我才會回答這個問題。」

「明天早上你要早餐嗎?要不要我送過去給你呢?」

「謝謝你!不過我已經趕完工夫了,明天我可以下去餐廳吃早餐了。」

「你一定很累了,早點休息吧!拜拜!」瑤珠說完就收線了。

我實在是好累了,匆匆鋪好帆布床,倒下去便睡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睡夢中被門鐘吵醒了。開門一看,竟是瑤珠送早餐來了。我搔著頭皮說道:「我有叫過早餐嗎?」

「你先別管有沒有叫過,你需要不需要早餐呢?」

「要!當然要啦!不過我剛剛睡醒哩!」

「你就好睡啦!難為我昨晚一夜沒睡好!」

「為什麼呢?」我奇怪地問道。

「你那些書啦!一看就放不下手,看了更不用睡了。」瑤珠說著就把頭垂下了。

「我都叫你不要拿去看啦!你又偏偏要!」

「我不理你!我現在就要做你故事中的女主角,我要證實你是不是像書中的男主角那麼了得。canovel.com看你是不是在欺騙讀者!」瑤珠說著,就把手裡的食物放下,撲到我懷裡。我連忙把她扶住,說道:「阿珠,我都好喜歡你,但是你已經是有丈夫的女人了。我不敢失禮你呀!」

「你在小說裡是敢這樣做的,你要是不嫌棄我,你就不能不理我。我既然已經向你表示了,你……」瑤珠說著,眼淚就流出來了。

我知道這時唯一而且最好的辦法是什麼。於是,我用最快速度把桌面上的東西收拾到櫃桶,然後把瑤珠的嬌軀抱上去。掀開她的裙子,褪下內褲,同時掏出已經粗硬的大陽具,迅速插入瑤珠濕濡的小肉洞。瑤珠打了一個冷顫,雙手把我死死抱住。我解開自己的褲鈕,把褲子向下推下去。然後收腰挺腹,把肉棍兒往她的陰道狂抽猛插。

瑤珠的陰道很緊湊,如果不是水份足夠,龜頭出出入入時一定成問題。可能是由於雙方的性器官的劇烈摩擦,也可能是因為瑤珠是春心蕩漾的狀態下被我干進去,她很快就呈現出高潮的狀態。小肉洞裡的淫水不斷沁出,兩條藕臂死命地把我捉住,嘴裡「依依嗚嗚」地呻叫不休。

我再接再勵,一邊把手伸入她衣服裡面摸捏她的乳房,一邊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陰道裡狂抽猛插,肆意椿搗。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告訴瑤珠道:「我快要射精,拔出來好嗎?」

瑤珠本來已經如癡如醉,聽我一說,頓時精神起來,雙手把我緊緊擁抱。我明白她是默許我在她的體內發洩。便放心地在她陰道裡射精了。那時,我自己很舒暢,同時也欣賞到瑤珠欲仙欲死的淫態。

瑤珠肉緊地把我攬了好久才慢慢放開,我把陽具從她的陰道裡退出來。這時我才詳細地見到她私處的樣貌。原來瑤珠雖然陰毛濃黑,陰唇和腔肉卻十分鮮嫩。此刻陰道裡被我灌滿了精液,彷彿嬰兒剛吃飽乳汁的小嘴。我笑問:「阿珠,你覺得怎樣呢?」

瑤珠有氣無力地說道:「你書上所寫的果然沒錯,我從來沒有像這樣興奮過哩!」

「那你和老公是怎樣玩的呢?」

「甭提啦!他不但沒你那麼有能耐,那東西也不像你那麼粗大。」

「所以你一定要我和你試試!」我笑著摸摸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

「壞死了!這樣取笑人家。」瑤珠假裝生氣地說著。用手摀住陰戶,到洗手間去了一會兒。出來之後,就穿上內褲,匆匆離開了。

以後瑤珠總是藉著送飯上來的機會,到我的寫作房和我春風一度。女人的精神上和男性陰陽調和,肉體又得到了男人精液的滋潤,便明顯地發生了變化。瑤珠和我來往之後,以往瘦削的身材漸漸變得珠圓玉潤。不過,我和她之間的事,仍然進行得很秘密。直到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才被她的二妹瑤仙撞破。不過她非但沒有把姐姐和我私通的事張揚出去,反而加入我和她姐姐之間的小天地,作為第二名入幕之賓。

事情發生在有一天的下午茶時間。瑤珠送點心上來,一如平時一樣地脫下內褲,撩起裙子,讓我的陽具插入她的小肉洞裡耍樂。正在如魚得水之時,忽然有人推門進來。我倆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卻是瑤仙把她姐姐剛才漏忘的汽水送上來。

瑤珠忙叫妹妹把門關上。瑤仙卻也聽話,把門關上之後,呆呆地站在門邊。瑤珠把我的頭摟到她嘴邊輕聲說道:「你到洗手間去一下,我叫你時再出來。」

我聽她的話,把陽具從她陰道裡抽出來,塞到褲子裡,悄悄溜進洗手間。我從門縫裡望出去,只見瑤珠從台上下來,抖了抖裙子,內褲都沒有穿上,就快步走到妹妹身邊對瑤仙說道:「二妹,今天你看到的,可不能說出去哦!」

瑤仙點了點頭,沒有出聲。瑤珠又說道:「反正你已經把女兒身給過你的男朋友,不如也和姐姐的男朋友試試吧!」

瑤仙搖了搖頭,沒有出聲。瑤珠把手搭在她肩膊上說道:「妹妹,你別害羞了,姐姐由小到大都把好東西和你分享。這次我本來是不敢讓你知道的,既然被你撞到了,我也不想再隱滿了。你和他試試吧!一定爽死的!」

瑤仙怕羞地不出聲,瑤珠就把她又拉又推,一直把她拖到桌子邊,並且出聲叫我出來。我當然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便把瑤仙抱上台面。瑤珠捉住她妹妹的雙腳,讓我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瑤仙起初還羞澀地用手摀住她的陰戶,但畢竟還是半推半就地被我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濕潤的小肉洞裡。瑤珠見已經事成,便退到一邊觀看。

這時,我雙手捉住瑤仙的腳兒。親眼見到我的肉棍兒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瑤仙的年紀比瑤珠小兩歲,她的肌膚特別白晰細嫩。陰毛比她姐姐少一點,鮮嫩的小陰唇隨著我的抽送被一次又一次地翻出和帶入。

我伸手到她衣服裡摸索她的乳房,覺得比她姐姐的還要豐滿碩大。但是奶頭就反而比較細小。我笑著問她道:「瑤仙小姐,可以在你的肉體裡射精嗎?」

瑤仙閉著雙眼沒有回答,瑤珠追問道:「妹妹,你究竟有沒有避孕呢?」

瑤仙搖了搖頭。於是我便狂抽猛插了一大輪,把她玩得淫液浪汁橫溢。瑤仙忍不住低聲呻叫起來,接著,她臉紅眼濕.手腳冰涼。已經到了欲仙欲死的景界。

我見瑤珠在旁邊也看得春心蕩漾,便對她說道:「阿珠,你妹妹已經爽夠了,她又沒避孕,還是你來和我做剛才未完的下半場吧!」

瑤珠立即興致勃勃地躺到妹妹身邊,我離開瑤仙的肉體,把筋肉婁張的陽具插入瑤珠濕潤的小洞。瑤珠如魚得水,她肉緊地把我緊緊摟住,很快就進入了高潮。不多久,我也在她緊窄的陰道裡痛快地噴出稠熱的精液。

事畢之後,倆姐妹匆匆下樓去了。我仍在回味剛才一箭雙鵰的艷事。倆姐妹之中,瑤珠雖然比妹妹大兩歲,但是她身材勻稱,容貌娟美。那種吸引人的力並不輸蝕於青春玉女的瑤仙。只不過瑤仙一對特別豐滿的乳房,撫摸起來實在異常地引人入性。

瑤珠和瑤仙兩姐妹都已經和我有了肉體上的交情,遺憾的是衹限於和衣性交,未能赤身裸體相擁,淋離盡至地快活一番。

我對瑤珠說明了自己的意願,瑤珠也表示有同樣的感覺。於是,有一個雷電交加的晚上,當我差不多做完手頭上的功夫,瑤珠忽然打電話邀我到她那邊過夜。我立即放下紙筆,悄悄摸到她家去。

瑤珠已經開著門等我,我進去之後,發現不衹瑤仙在屋裡,連她們的三妹瑤芝也在場。我正表示驚奇,瑤珠已經關上門說道:「今晚我和二妹陪你玩,三妹在旁觀看,她還是個處女,你可不許動她哦!」

我有點兒難堪地點了點頭,瑤珠和瑤仙已經把她們身上的睡衣一件一件地脫下來,直至光脫脫的身體一絲不掛地徹底裸露。接著,她們特地叫瑤芝幫我脫衣服,瑤芝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娃兒,一臉孩子氣,人長得很漂亮,也很俏皮。當她的纖纖玉手輕輕替我解衣時,我心裡一陣蕩漾,簡直忍不住要出手摸她。不過她兩個姐姐在場,我知道是絕對不能輕舉妄動的。

我很快就被瑤芝剝得只剩下一件內褲,當她把我的內褲褪下時,不但沒有羞澀的意思,反而好奇地握住我一柱擎天的肉棍兒撫摸了兩下。我實在被她逗得受不了,便自己匆匆地脫去底褲,撲向赤身裸體的瑤珠和瑤仙。哪裡知道她們卻爭先走避,讓我撲了個空。我追逐她們,但是她們繞著屋裡的傢具和我捉迷藏。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