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的真實豔遇

06年國慶前兩天,本來在廣州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家裏的來電,家有急事急忙請假回湖南老家,回家處理完事已經到了10月4號,本來國慶放假可以6號再從老家趕回的,但是怕6號南下的人太多,決定提前一天回廣州。5號下午一到車站一看,人也很多,等了一段時間火車晚點(後來才知道是人太多,每個站上的時候耽擱了),再等了段時間火車來了,一看人比想像中的多多了,由於年輕,提著皮箱還是拼了老命擠上了火車(差點沒擠上),車廂裏的人是真多,人根本就動不了,後來等到車緩緩開動了,才能慢慢移動。

皮箱在手裏提著是根本走不動的,於是兩手高舉皮箱過頭在人縫中找自己的座位(由於我們縣城站小,不出售臥鋪票和座位票,於是提前找票販買了張從懷化發車的起始站的坐票),皮箱舉久了,手都酸了於是乎放頭上頂著走路,邊移動邊和別人說借過!可能是皮箱太重還是什麼,反正移動了很久之後突然一抬頭,發現自己走過了3個位置,於是連說著不好意思的往回移動。(因為車廂人實在是太多)移到我的座位的時候正好一女孩背對著我,我於是說了一聲“靚女,不好意思,讓一下”,我當時感覺那靚女連忙用異樣的眼神看我,我想可能是我叫的一聲靚女的原因吧,因為我們老家都是叫美女的,靚女的叫法我也是在廣州這邊學會的。

忙了一段時間安頓好了,也找到了座位,一排三個位置的中間一個,於是坐了下來,而剛剛那靚女還站在我們旁邊,火車還在行駛,車廂也變得沒有以前那麼擁擠了,因為看到賣東西的在火車中間吆喝了,車子來來回回的使得那靚女時不時的要讓道,於是乎我突然聽到她對我說:“不好意思,能擠點坐嗎?”當時我們那一排還只坐了三個,我於是乎說,沒事,就往裏面稍微移動了點,當然也和旁邊的乘客說了下,大家都可能覺得坐車擠得太辛苦,所以也沒事,擠點就擠點。就這樣她坐到了我旁邊,裏面是一個年級稍微比我大點的青年,最外面是什麼人我現在記不清了,因為坐下來之後我們就相互聊天,和座位對面的一對年輕男女,大家一聊才發現我旁邊的這靚女也是剛剛上的車,和我一個縣城,不同一個鎮的。

她還說她剛差點就沒上來,後來是她爸爸抱著她從車窗爬進來的。(我們的火車是綠皮車,全部是車窗,後來才知道還有很多人沒上到車,聽到之後心裏感到慶幸自己上了)。於是我們幾個青年就時有時無的聊了起來,期間我和這靚女用家鄉話聊了一些。在聊天的過程中才開始打量了下這女的樣子,年紀應該和我當時差不多,二十三歲的樣子,當時的感覺就是還很不錯,身體凸凹有致。

聊著聊著對面一男的突然提議打鬥地主,我和這靚女連忙相互叫好,因為車廂實在是太無聊了。於是在車廂買了一副撲克開始鬥起地主來,靚女的技術不是很厲害,雖然沒都什麼錢,但是在鬥的過程中經常出錯牌,有時對面那男的就會生氣,而我呢不管大家怎麼玩我都是笑呵呵的,因為鬥地主本身就是娛樂。也不知道玩了多久,也沒多大興致了,於是也就沒玩了,反正這是也感覺有點深了,因為很多人開始睡覺了,我和這靚女也聊了起來(聊些什麼不記得了,大概是兩人在廣州的生活吧),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發現對面的睡著了,我裏面的男的也睡著了,我們的聊談也慢慢變少了,我的一隻手就放在火車中間的桌子上撐著整個身子。

靚女突然跟我說借我的背靠一靠,我連說沒事,妳靠吧,canovel.com於是我感覺她把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上,腦袋靠著我的後背,當時也沒太在意,不一會突然後背感覺她放肩膀的手在慢慢的往下滑,手越來越下,慢慢的來到側腰的位置停住不動了,(那時候的我膽子是很小的,因為大學畢業沒兩年)我當時心裏是非常想摸摸她的手,當時就這個想法,但是又不敢,這個動作一直在那僵持了很久,我能感覺到這不是她睡了的時候自然的手下垂(因為她還沒睡),我還是一隻手撐在桌子上,經過內心的掙扎我終於決定豁出去了,把自己放在腿上的手繞過自己身前去觸摸她的手尖,她並沒有退卻,反而更往把手往前伸了點,然後我勇氣更大了,用手握住了她的大半個手,隨之而來感覺到她也用力回握我的手。

就這樣握了一會兒之後,她提出叫我撐桌子的手拿開她要趴桌子睡會兒,我正準備起身和她換位置,她卻說不用換,我就這麼趴著,說著就一直趴在桌子上,腦袋就枕著手,另外的一直手從她的背後把自己的背袋拿出來放自己腿上,然後對我說,要我的手搭她背上,這樣一來就成了我半抱著她了,我的膽子也稍微大了起來,因為想想人都差不多在你懷中了,還怕什麼啊,於是我的另外一隻手就自然的放到了她腿上,就這樣堅持了一會兒,突然她摸著包的手拉著我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乳房上,當時我那個激動啊,雞巴一下就硬了起來,隔著衣服我手用力的摸著,感覺好大。

摸了一會兒之後她突然拉著我的手從她的衣領口放進去,(她當時穿的就一件圓領的寬鬆的衣服)我的個神啊,當時真的是很興奮啊,手伸進內衣裏一摸,乳房很大,很挺,兩個葡萄也很大,很硬,手就在兩個乳房之間揉過來,揉過去,是不是的捏捏那又大、又硬的葡萄。

這樣玩了一段時間之後,她示意要坐我腿上來,上來之後又還是回到以前的姿勢,只是以前她是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上,上面放著大包(用來遮擋我們對面的人的視線的),現在是兩腿平放,把包放在兩腿上,遮住大腿下面的一切,拉著我的手放到包下,傻子都知道要我幹什麼了啦,由於她穿的是牛仔褲,隔著褲子我摸了一會兒,感覺褲子太厚,沒感覺似的,於是手往上移,慢慢的解開扣子,慢慢的往下拉動著拉鏈,拉鏈拉開之後手直接伸到了進去,從上往下經過草地,達到目的地,同時我湊到她耳邊輕輕地和她說,讓她摸摸我的雞巴(當時膽子我也變大了)。

此時她的下面已經氾濫成災,我的手尖全都是水,她的一隻手也隔著褲子拼命的揉、撫摸著我的雞巴,我時不時的揉揉她的陰道,時不時把中指往裏扣,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她的雙腿拼命的夾住我的手,嘴裏發出輕輕的。。嗯。嗯。聲,這種生怕別人聽見的聲音聽起來太美妙了……隨著我的手指的侵佔,一會兒她高潮了,示意我把手拿出來,然後整理整理,從包裏拿出紙,幫我把手擦了擦,就對我說她去下洗手間,讓我幫她看著包,本來心裏好想跟過去的,但是別人示意我看包了,我也就沒去了。

廁所回來之後我們就相互靠在一起睡了會兒,等車離廣州越來越近了,我們都醒了,本來想對她說下了車後去找個地方休息會兒的,但是怎麼也開不了口,就連問她電話的勇氣我都沒有了。。。現在想來真是後悔,當時真的是太膽小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我當時就問了句等下坐車還是怎麼的,她就說有朋友來接她,我就沒問了。

一直到火車到站,和她一起出站,我都沒勇氣問她要電話,真是……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