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蜜之屋

第一章 喜悅

因為下雨的關係,白天與夜晚的風,竟是如此地靜悄悄地。周圍的喧嘩早被藍色的天空所隱蔽,只有輕涼的風,吹在窗子上。

秋葉一也將疲憊的身軀靠在牆壁上,聽到那幾乎已聽不見的火車漸行漸遠的聲音,但耳邊突然傳來…

「喂,已經很晚了。」

是女人的聲音。

「那不是正好,妳再過來一下。」

「不行啦!我們再喝一杯吧!」

「再喝下去,恐怕非醉倒不可了。喂…這個已經變硬了。」

「討厭!不要!」

隔壁傳來男女嬉戲的聲音,一也好像看見似的。

鏘!

好像什麼破了的聲音。

「啊…受不了…如果能停下來的話…」

女人恨恨地說道,隨即一切都恢復了平靜,然後傳來激烈的喘息聲。

「啊!」

一也離開了牆壁。

男女打情罵俏的情形,他聽得一清二楚,只是今天他實在太累了,因為他剛換了二班火車,才回到這間破爛的家來。

狹窄的三平方公尺的房間,他坐在小茶几前面,一也從懷中拿出香煙抽了起來。

今夜住在隔壁的玉枝的老公又來了。

一也在同學田島的幫忙下,才在一個月前搬到這個大川莊來的,每隔不到三天,隔壁就會傳來女人嬌滴滴的聲音來。

大川莊的前面臨著多摩川這條乾淨的河流,而背後則是武藏野的雜林的高級住宅區,周圍全是依山而建的高級住宅,大川莊顯得相當孤立。

但是這雖是出租公寓,但是剛建好沒多久,所以廁所、洗澡間是每個房間都有,所以設備算是相當現代化,不久,收音機流洩出醉人的音樂來。

因為接近都市中心,可由窗子欣賞外面的美景,環境相當不錯,二樓的六個房間,除了他以外,全是住著一些單身女人。五個女人當中,有四個都是幹特殊行業的,從她們的水準與仍穿豪華內衣褲看來,就能一目了然。

咖啡廳的女侍,或是舞廳的舞女,或是小酒吧的老板娘,每天晚上夜歸時,都有男人送她們回來。

有的男人送到門口就回去的,但也有進入房中作交易的,甚至於過夜的。

因此,每晚都有女人在演出愛慾狂想曲,對於年輕的一也而言,是一個令人煩惱的刺激。

他每天幾乎都無法入睡,搬來才一個月,但是他人已消瘦,眼睛深陷,看起來真的是一臉可憐相。

今天一定又有一場肉之饗宴了。

「今夜又要開始了。」

他抱著自己的頭。但是,他愈不想聽,但人類的聽覺很奇妙,反而聽得愈清楚。

「已經受不了了,我實在慚愧,隔壁的也許全都聽見了呢?」

「隔壁的人可能還沒有回來吧!」

「可是我剛才有聽到腳步聲…嗯…快點走吧…隔壁的只有一個人而已。」

「哼!可以常過來對不對?」

「什麼話…嘻嘻,嫉妒了?啊!真的該走了…」

「怎麼真的不願意?」

「以後我們再慢慢玩好了。」

聽到玉枝和他先生撒嬌的情形,一也再也受不了了,他偷偷地打開房門,溜了出去。

住在隔壁的玉枝是藥品商人原田千助的姨太太,他們正在喝著威士忌。

「玉枝,怎麼啦?是不是醉了?」

千助把玉枝那肥肥嫩嫩的臀部抱到自己的膝蓋上,偷看她臉上的表情。canovel.com玉枝看來已經醉得很厲害了,臉頰已經染為桃紅色了,她用露出圓圓的手臂抱住千助的背部。

「嗯!親愛的,嘴巴移過來。」

玉枝將雙唇移向男人。

「只有嘴嗎?」

男人順勢抱著女人的頸項。「嗚嗚嗚!」將那熱烈的威士忌灌入她的口中,而玉枝也將酒全吞了進去。

愈醉,二人玩的遊戲愈來愈露骨。

「玉枝,今晚我們改變方式吧!我當婦產科醫生,妳充當可愛的病人,先橫躺好。」

「哇啊!不得了,醫生…沒事吧?醫生,嗯…這種稱呼不錯。」

玉枝躺在二個相併在一起的椅墊上。

「啊!對對!把腳再張開一點。」

「你可別亂來哦!」

「不會的,嗯!妳已經不是處女了。」

「啊!對不起…嘻嘻…討厭的醫生,我當然不是囉……現在誰也不是處女了。」

「這個我可不知道。」

「嗯!好可惜。來,打聲招呼,我是以前和妳發生過關係的男人。」

「嗯!是嗎?」

「我有自信,為什麼?」

「妳的那個方法,太棒了。」

「啊!討厭!」

說完,玉枝假裝要歐打男人似的起了身,千助一直用二根指頭當作診瘵器在診視著,此時,他已增加到四根指頭,把大陰唇完全分開,插入裡面,不停地攪動著。

「啊…討厭,你欺侮人…啊…嗚…嗚…我再也受不了了。」

「妳去看醫生時,也是如此使用腰力嗎?」

「嗯!討厭,已經受不了了,把手拿開…快點…快點進入。」

玉枝被剝光的下體彷彿蛇一樣扭動著,二片肉正扭來扭去,男人的手指不光是撫摸她的陰門而已,現在更是加快手指的動作。

而女的則緊緊地抱住男人的脖子,不停地喘息著,不久脖子上的手臂愈抱愈緊,達到極點時,她的雙手突然伸向自己的股間,將在自己陰門內攪動的男人的手腕一把抓住,拔了出來。

並讓他的手往上滑,讓他愛撫她那震動著,漂亮的肌膚,當手摸到任何一個部位,她都會哈啊哈啊,配合著扭動腰枝,終於忍不了了。

「親愛的,快點、快點進入…啊…快點…」她開始哭了出來。

女人如此嬌態,正是千助所想要的,他反而想讓她更焦躁不安。

所以男人反而愈來愈冷靜,抓住他那黑黑勃起的陰莖,對準那被淫水大量潤溼的陰門,輕輕地在玉枝的陰丘上撞了二、三下,但就是不進入陰門中,而且用陰莖在她上面撫弄著。

她使自己不停地往上舉,希望千助能一口氣地將陰莖刺入。

「玉枝,玉枝,如此快感嗎?」

「親愛的,你好討厭哦…」

「為什麼…會如此快感呢?」

「因為…因為…我已經高潮了…啊…太棒了,如果進入的話會更過癮。」

千助好像似作夢般的心情看著扭動的玉枝,他知道女人的熱汁已經大量滲出,而那陰門上的秘肉正不停地收縮著,她早已失去意識了。

尤其是玉枝拼命地將腰往上挺起,更加快感,這種快感是他從未有過的,它是如此地激烈。

無論如何玉枝的陰部,對於千助的肉棒,特別喜歡,千助自己再也忍受不住,看著玉枝扭動的腰枝,他一口氣將陰莖刺入裡面。

「啊…嗚…已經高潮了…」

在殷切等待陰莖刺入的子宮口,當肉棒刺入的同時,玉枝不由得全身發顫,而發出嬌嗔聲。

啾啾啾啾的聲音,是男人的肉棒,拼命在玉枝的身上運動所發出來的聲音。

「哈啊哈啊…那個地方好爽…嗯…嗯…」

她好像在作夢似的,承受那腰部激烈的上下運動,而她所躺的椅子也動了起來。

千助本來是想激起女人無上的性慾,但漸漸的自己也性慾高漲,全身是汗,遂將他那雄糾糾的陰莖不停地刺入陰門的深處。

「嗯嗯嗯!」

呼吸愈來愈急促。

「我快要死了,啊…簡直太棒了…啊…親愛的怎麼會如此過癮…整個人彷彿要癱了一樣…啊…」

「玉枝…玉枝,和我一起高潮吧!等一下!再等一下好嗎?」

「快點,我們一起獲得高潮。」

千助也達到高潮邊緣,而玉枝更是。

「啊,妳的動作要激烈一點…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們一起高潮,快…」

她嬌嗔的說完,身體像蝦子一樣地弓了起來。

「啊!已經受不了了,高潮了!高潮了!」

她腰彎了起來,而千助也絞盡全身力氣在那裂縫中拼命用力。

「啊…啊…出來了…嗯嗯嗯!」

好像要刺破子宮那般深入,兩人同時大聲地呻吟著,肉與肉相擠時,迸出大量地淫水,二人終於平靜了下來。

「啊!親愛的,真是太過癮了,我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嚐到。」

玉枝喘息著看著千助的臉,微笑地說道,而且很滿足地抱住他。

頁: 1 2 3 4 5 6 7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