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性虐待

「……愛鏈, ……非法攜帶毒品入境罪成立,根據M國法律,判處愛鏈服身體實行手術改造刑,即日起押往服調教島的SM監獄執行,不得上訴。」

然後,我便被塞入一個籠子裡,過了一會兒,一輛專門用於押解的小型箱式貨車來了,警察把裝我的籠子裝上貨車中,前後都有警車押運,向島內開去。

警車在海濱公路上飛馳,我的淚水嘩嘩地流下來,為自己的命運而哭泣,我知道,自己這一去,失去的不僅僅是生命,還有我的清白,我的人格,還有我的貞操。讓我怎能不為自己的悲劇結果落淚?M國最長也不過五十公里,警車只用了不到十幾分鐘,便來到調教島的SM監獄。

我首先被送到接收室,那裡有專門的看守負責辦理入獄手續,不過不像其他其他其他其他其他地方的監獄需要犯人簽字,我們只不過是貨物,人家辦的是交接手續,同我的意願沒有任何關係。

手續簡單明瞭,幾張手續一簽就完,然後有四個看守過來把我帶向裡面的另一個房間。

房間裡可能是典獄長,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後問道:「年齡?」

「二十六歲。」我知道,必須回答。

「身高?」

「一百六十五公分。」

「三圍?」

「什麼?」

「三圍!混蛋!在這裡要對你的身體實行手術改造不懂麼?」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這樣對於我說話,感到十分委屈,眼淚不由得湧了出來:

「我是冤枉的,讓我出去1

「我問你三圍1那典獄長吼道:」到這兒的都說自己冤枉,你們都冤枉,難道是老子有罪?再不回答,就讓你嘗嘗警棍屄的滋味

「八十六,六十一,八十九。」我一聽,立刻嚇得不敢再哭,老老實實報出了自己的三圍。

「來人,把特犬008號帶到調教室進行調教幾天,再對她的身體實行手術改造成犬。我現在連名字都沒有了,只是一個動物加編號,我又想哭,但沒有哭出來。一進入「調教室」,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張附加手銬的椅子,另外在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刑具」,不但有粗麻繩、蠟燭,甚至還有各種尺寸、樣式的假陽具,讓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這對從小在正常環境中長大的我來說,是個非常恐怖的夢魘,不禁使我對將來的日子感到悲觀。

「進去吧,母狗!」接著倆個看守把我衣服剝光了,將我赤身裸體地捆綁在了一張寬大的椅子上:我的雙手被拉到椅子靠背後面用繩子緊緊捆住;兩條皮帶分別綁在我赤裸著的雙乳上下,將我的上身和雙臂緊貼著椅子靠背牢牢捆住;我赤裸著的雙腿被分別抬起搭在椅子的兩個扶手上,繩子將我的大腿緊緊地捆在扶手上,我的兩個腳踝也分別被繩子捆著,繩子的另一頭捆在椅子腿上,使我的雙腿完全不能動彈!

更令我感到羞憤不已的是,這種姿勢使我的大半個屁股懸到了椅子邊緣外,canovel.com從我被拉開捆綁在兩個扶手上的雙腿之間,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完全赤裸的下身!「來母狗把嘴張開。」一個看守拿來一個紅色的鉗口球,把我的嘴巴捏開,把鉗口球塞了進去,然後把皮帶在我的腦後繫牢!

鉗口球塞進嘴裡,我立刻變得只能發出低沉而含糊的嗚咽,而口水卻開始從鉗口球的小孔中滴出!瞬間,可怕的殘酷現實使我感到一陣眩暈,幾乎要暈了過去!

「嘿嘿,還要修理一下這裡,這樣才像個犬奴隸的樣子!」

看守獰笑著,在捆綁我的椅子前蹲下來,用手撫摸著我淒慘地裸露著的迷人肉穴和因為被冷水打濕而顯得有些凌亂的陰毛。

我看到一個看守拿著剃刀和剃鬚液,接著是大量的剃鬚液被搓成泡沫塗抹上自己下身的感覺,我羞恥地扭動著赤裸的身體,發出絕望而含混的哀號。

冰涼的剃刀開始仔細而緩慢地在我赤裸著的下身游動,那種鋒利的剃刀接觸身體帶來的戰慄感和即將被剃光陰毛的恥辱,使我被鉗口球塞住的嘴裡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嗚咽,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看守仔細地完全剃去我下身的恥毛,然後用冷水清洗乾淨,接著站了起來。

現在我的下身已經變得好像初生的嬰兒一樣雪白乾淨,完全被剃光了恥毛之後,暗紅迷人的肉穴和豐潤的恥丘徹底暴露出來,甚至連肉穴口那粒嬌小紫紅的陰蒂都隱隱可見!遭到如此的凌辱,已經使我的意志漸漸開始崩潰。我已經不再試圖做徒勞的抵抗,而是羞恥不堪地閉著眼睛,低聲地抽泣起來。

可是,就在這時我馬上就感到一個堅硬的東西粗暴地塞進了自己的肛門!驚恐和疼痛使我還是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看守手上正拿著一個巨大的注射器,注射器前端堅硬冰涼的玻璃嘴已經深深地插進了我屁股後面的那個肉洞裡!

「嗚!嗚!不……嗚嗚……」

我發出羞恥的含糊哀號,但隨即感到大量冰涼的液體猛烈地順著自己的屁眼灌了進來,無情地噴湧進她的直腸!

「母狗,讓我們先來清洗一下你的大屁股!」

看守獰笑著,把大量混合了麻藥的浣腸液注射進悲慘的我的屁股裡,他足足向我的肛門裡注射了兩升的浣腸液,這才停止下來。

此刻我赤裸著雪白的小腹已經明顯地膨脹隆起,而混合了麻藥的浣腸液在屁股裡的那種又漲又麻又癢的滋味,和在眾多看守目光注視下被赤身裸體地捆綁虐待和浣腸的強烈羞恥感,更使我感到說不出的屈辱和痛苦。

難以克制的排泄感和受虐的羞辱感,使我開始不斷地抽泣呻吟起來,幾乎懸在椅子邊緣外的雪白豐滿的屁股也開始不安地搖擺和蠕動。

更使我感到驚慌的是,因為浣腸液中混合的麻藥的作用,我開始漸漸感覺自己的屁股裡面充滿了一種難以啟齒的麻痺和酸漲的快感?!

「不要……嗚、嗚嗚……不……」

排泄感和麻痺的快感越來越強烈,我甚至感覺自己被赤裸捆綁的肉體都開始燥熱起來,我的意識開始混亂和崩潰,被鉗口球塞住的嘴裡不斷發出含糊的嗚咽和柔弱的哀號。

看守看出被殘酷虐待的我的身體的異樣變化,臉上露出殘忍的獰笑。

他找來繩子,把我的頭髮紮起來向後來,固定在椅子靠背後捆綁我雙手的繩子上,使我的頭被迫向上仰起來,清楚地欣賞到我臉上那種恐懼、羞恥和痛苦混合的表情。

「母狗,你下賤的屁股是不是感覺很好啊?不要強忍著了,哈哈!」

看守們羞辱著被複雜的感覺折磨著的我。他忽然用手輕輕地按了一下我因為被灌進大量浣腸液而明顯隆起的小腹!

「啊!!不……啊!」

我立刻感到一陣強烈的排泄感,我徹底暴露在看守眼前的那個淺褐色的肉洞一陣激烈的翕動,大量混合了排泄物的浣腸液猛地噴濺出來!

看到我最後的一絲抵抗也被打垮,在殘忍羞辱下失禁排泄的樣子,看守們發出得意的狂笑。

而徹底對自己的身體失去控制的我則發出含糊淒慘的悲鳴,雪白豐滿的屁股一陣陣激烈的抽搐顫抖著,一股又一股帶著惡臭的褐色濁液從我的屁眼裡噴射出來!

等到我豐滿的屁股停止了抽搐,看守提來水,清洗感覺捆綁我的椅子前的地面,同時擦拭乾淨我因為被迫排泄而留在下身的污穢。不知為什麼,我此刻忽然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在如此殘酷的羞辱虐待下,慢慢出現變化!一種令我難以啟齒的快感在漸漸從剛剛遭到浣腸凌辱的屁眼周圍湧起,甚至前面的小穴也漸漸變熱不安起來!我開始羞辱地哭泣,自己的身體在如此殘酷的凌辱虐待下出現的變化使我感到驚慌和羞愧,而更令我恐懼的是:我發現自己想克制自己的身體的變化居然是如此的困難!我堅強的意志已經開始鬆動!

但是看守們還不想這麼快就佔有面前這個美妙迷人的肉體,他們要用更殘酷的手段使我慢慢崩潰,要把折磨我的過程變得漫長而殘酷!

看守又拿來兩個粗大的電動按摩棒。閉著眼睛低聲抽泣著我忽然感到一根堅硬粗大的東西粗暴地插進了自己略

微有些濕潤的肉穴,我驚恐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看守已經把一根粗大的黑色假陽具插進了自己雙腿之間的小穴!

我發出一聲短促的哀號,但隨即感覺又一根同樣粗大的電動假陽具野蠻地撐開自己屁股後面剛剛遭到浣腸的肉洞,接著深深地插進了自己的屁股裡面!

前後兩個肉洞都被假陽具插進帶來的酸漲和摩擦感,使我立刻含糊而大聲地哀號起來!

「哈哈,特犬008號怎麼了?對你這個犬奴隸的調教,這才是剛剛開始!」

看守們狂笑著,把插進我肉穴和屁眼裡的假陽具用皮帶固定在我的雙腿和屁股上,然後按動了電動假陽具的開關。

立刻,插進我前後兩個肉洞裡的粗大烏黑的假陽具劇烈顫動起來!

「啊!!啊……嗚、嗚……啊……」

肉穴和肛門中傳來的強烈的震動摩擦使我立刻不斷地嗚咽悲鳴起來,我暴露在看守們的視線之下的赤裸雪白的肉體漸漸失去控制地顫抖起來,雪白渾圓的屁股也開始隨著電動假陽具的節奏淒慘地扭動著,樣子無比狼狽和悲慘。

「再給你這母狗來點更刺激的吧!」

看守又拿來兩個細繩子,然後動作熟練地捏起我雙乳上已經漸漸充血腫脹起來的乳頭,把兩個乳頭分別從根部捆紮起來,接著把兩個繩子的另一頭捆在插進我小穴裡不斷震動著的假陽具上固定住!

我胸前赤裸著的豐滿渾圓的雙乳立刻被繩子拉得墜了下來,同時兩個充血挺立的乳頭更是被殘酷地拉長起來!

雙乳傳來的疼痛使我忍不住發出尖銳的哀號,而被兩根按摩棒插入蹂躪著的肉穴和肛門,卻感到一陣陣令我羞辱不堪的強烈快感,加上被以難堪的姿勢赤身裸體地捆綁的羞恥,使我的意識漸漸陷入了混亂之中!

「嗚……嗚、嗚!……啊……嗚……」

我開始發出一陣陣的呻吟、嗚咽和哀鳴,被張開雙腿暴露下體捆綁在椅子上的雪白迷人的肉體有節奏地扭動抽搐著,顯得既悲慘又淫蕩!

看守們則帶著欣賞和滿足的獰笑,眼看著這個悲慘無助的我在肉體的快感、痛苦和精神的羞辱下哭泣呻吟,發出陣陣野獸般的獰笑……「母狗,今天就調教到這裡…」看守們解開了綁繩,給我赤裸著的雙腳戴上了一副烏黑沉重的腳鐐,我的雙手也被一副黑色的鐵手銬鎖著,我的脖子上被戴上一個金屬項圈,項圈下有一個金屬牌,上面清晰地用英文寫著:特犬008號!就在這時我覺得自己的屁股裡開始產生又熱又癢的感覺,為了要消除這樣的感覺,我不停的搖動屁股,摩擦著肛門的內部,可是這種感覺卻越來越強烈,我忍不住的發出「嗯……啊……嗯嗯……」的聲音。

「是不是很癢啊?試試用手指吧!」看守像催眠一樣,在我耳朵旁說。雙手還不停的搓揉我的乳房,刺激著我。

在無法獲得滿足的情況下,我開始用自己的手指插入屁股裡。我先用一隻手指插在屁股裡,不停的摩擦想要止住這種感覺,但是卻反而變本加厲的越來越熱,後來我就用兩隻手指,依舊無法改善。此時我已經全身發熱,陰戶也流出陣陣淫水。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不夠啊?屁股裡又熱又癢的感覺讓你很難過吧?」

我無意識的點點頭。

「我有辦法解決你的痛苦,不過你要先說你是自願的。」

聽到看守們這樣說,我已經想到剛才灌腸用藥物了,雖然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以,可是屁股裡的強烈刺激卻淹沒了理智的聲音。

「不要掙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你現在想讓自己舒服,不是嗎?」

再加上看守在一旁勸說,我的理智潰堤了,我不顧羞恥的說:「啊……給我吧!我好癢啊!」

「你要什麼啊?」看守們像貓戲弄老鼠一般,故意裝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要尾巴,我快受不了。」

「那你是成為母狗的喔?」

「是的,我是要成為母狗。」

聽到我的回答,看守滿意的拿出「尾巴」,在上面抹上潤滑膏,走到我搖晃的屁股旁,用雙手把原本密合的雙丘撐開,因為摩擦而顯得紅腫的肛門,此時隨著肌肉的收縮而蠕動著,慢慢的把前端球狀部分插入我的屁股裡。

「痛啊!」雖然自己的屁股又熱又癢,很難受,但是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因此屁股的肌肉顯得緊繃,再加上粗大的球狀部分突然進入,讓我痛的大叫。看守一邊把尾巴慢慢塞入我的屁股,一邊用手撫摸著我的身體,讓我心情舒緩一下,也趁機挑逗我的情慾:「放輕鬆點,等一下你就會很舒服了!」

我在看守的撫摸挑逗下,慢慢忘記屁股的疼痛,肛門的肌肉也放鬆許多。

「快了,就快進去了!是不是覺得舒服多了?」

隨著尾巴的插入,我也搖晃臀部,好讓它能夠順利進入,嘴巴也不停發出「嗯……」的淫聲。

「終於成功了,第一個狗奴隸出現了。哈……」看守看著搖晃屁股的我,心裡自豪的想著。

終於尾巴完全的進入了我的屁股裡,那種充實的感覺讓我的慾火稍微平息。

「怎麼樣?好色的母狗,舒服多了吧!看看你自己的陰戶吧,流出那麼多的淫水,還要否認你是被虐待狂的事實嗎?」

我看著自己的下體,從陰戶流出的淫水還不停流著。「啊!我真是一個好色的女人,被強迫當母狗還會興奮。」我自暴自棄的想法,反映了我現在的處境。現在的我身上沒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著狗環,四肢著地,再加上那條尾巴,簡直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母狗。看守們把狗鏈拿來扣在我的項圈狗環上,再拿出一個手銬跟腳鏈把我綁住。因為手銬跟腳鏈中間有一根鐵棒,剛好撐住我的身體,讓我無法站立,必須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或是半蹲著。

「特犬008號,爬回狗籠去!」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