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暴的無奈女騎士

我全力迸出體內所剩不多的能量,揮舞著長槍橫掃身前的異性們,銀色的光芒畫出一道道帶著血色的豔麗圓弧,身處無數圓心的我,亦被反震力震向山崖邊綠。我自信而冰冷的眼神,使他們不敢再進一步,但是,只有我知道,自己再無半點力量剌出這把簡僕的銀色長槍。

鮮紅的血液,順著銀白的槍尖滴入無底深淵,我單手將染紅的銀槍負在身後,而身上的女用銀白盔甲也染成了紅色,盔甲的破損處,正緩緩湧出暗紅液體,身上唯一還算完整的裝備,只剩騎士靴了。

低頭望向自己纖細修長的影子。想必身後的滿月極為明亮吧?不然為何自己的影子如此漆黑?線條如此清晰?害我被這麼多男人追殺的原因,也許並非是這把能強化持久力的神遊槍,而是因為這完美的曲線。

我轉過槍頭,將槍尾撐在地上,以支持傷痕累累的身軀能夠站得筆直,並盡力讓血跡班班的臉上帶著驕傲的微笑,這是用盡力氣的我唯一能做的。擡頭,望向懸崖四周那數不盡的人頭,實在很想再退一步,就此落入身後那無盡的黑暗中,但又不甘心就這樣敗給這群沒用的東西。

夜風吹過,及腰長髮滑過我嫩白的肌膚,為我帶來一陣陣寒意,殘破的盔甲與濕透的薄紗,抵不住這點微風;一雙雙閃動著獸性光芒的眼睛,越過同伴們的屍體,離我愈來愈近,令我有種不能抗拒的無力感。

好想再舉起神遊槍,殺光眼前這些色狼們,但就算我的體力被神遊槍強化過,也有用完的一刻,而色狼卻是永遠殺不完的。……此時的我,再使不出半點力氣了!

放軟身體吧!往後一躺便什麼事都沒了……

就在我閉上眼睛,放開銀槍,讓身體隨著心思動作時,忽然間狂風大作,一隻有力的手摟住我僅盈一握的腰肢。我費力地睜開無神的眼,看到了--擁我入懷的你。

你抱著我,轉過身,用感性的聲音快速地對那些人們低吟:「無明之月……無聲之夜……無盡時空中的無限神祇,請為我化為無心之刃,屠盡眼前所有無恥之徒吧!」

你伸出另一隻手,掌心對著自己並握成拳狀,再探出最長的那根手指大喝道:「無.神.論.神.諭!!!」

一波波液態的能量,從你那根好長好長的……指頭噴向四周,強烈的白光,canovel.com讓我再次閉上了眼。黑暗中,男人們的哀嚎聲不停地剌痛著我的耳膜……而那些液態能量好溫柔好溫柔地撫慰著我的傷口,為我驅走疼痛的感覺。

直到一切歸於平靜,我仍閉著眼睛,感受著你的體溫,無力,也無意掙脫……也許,你將持著神遊槍長時間地姦淫我吧?確知自己無力反抗,我只當被狗咬了一口便是了,反正,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

依你剛才表現出來的魔法力,身為騎士的我,就算在最佳狀態下也只能束手就擒……更何況,用盡力氣的我,幾乎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現在的我,要是被持有神遊槍的男人幹進來,一定會死掉吧……呵!這種死法對聖殿騎士來說,可真是諷剌呢!

你輕輕地褪去我身上所有的盔甲、衣物,拭去我臉上的血跡,將我平置於地……地面似乎有著厚厚的布料一類物品,讓我感覺不到任何不適;然後,溫熱的觸感貼上了我的胸前。果然……男人都是一個樣兒,即使你還記得在地上鋪些布料。

「妳真美……」

揉著我的乳房的,是你的手吧?雖然打從心底厭惡你,但不知怎的,肉體的溫度卻不自覺的上升……為了甩開這惱人的感覺,我睜開眼睛望著你,盡力平靜地說:「你要做什麼便做吧!我不會反抗你,也不會迎合你,更不會把神遊槍的用法教你。」

你一腳將神遊槍踢下懸崖,悠閒地側躺在我的身邊,一手撐著頭,一手撚著我的乳頭說:「妳還有力氣迎合我嗎?若妳能坐起身來,我便任妳帶著神油槍離去。」

「……」最恨男人看不起我了,我努力地想移動雙手撐地起身,可恨卻怎麼也使不出力氣……剩餘不多的力氣,似乎全被你的手指吸到乳頭上去了。

你坐起身,將我抱入你的懷中,在我的耳邊輕聲說:「聖殿騎士長.憶丹,聽說是個很有智慧的女子,怎麼一直做些徒勞無功的笨事呢?」話落你咬了咬我的耳垂。

我感受著背後的結實,任你吻過修長的頸子,搓揉豐滿的雙峰,撫摸細嫩的大腿,不出任何聲音,不做任何表情;雖然我的呼吸不再平穩,下體也漸漸濕潤,但絕不想讓自己任你擺佈。

你撫摸大腿的右手忽然侵入我的下體,「呀……」我不自覺地驚呼出聲。

「性愛是件很快樂的事,妳就別再抗拒了好嗎?我的技術很好的……如果妳還是不想要,只要說聲不,我不會強迫女人作愛的,因為那樣實在沒味道!」

「……」我竟說不出「不」這個字……也許,明知道說了也沒用,所以才說不出口。

你將我的身體轉為右側對著你,左手偏過我的臉,吻上我的唇。我……我連緊閉雙唇的力量也沒有,只能任你可惡的舌頭長驅直入,挑動我的一切……而你的的右手更可惡,竟讓我的下體不能自制地湧出大量愛液……

唇分,我的眼淚不可抑制地滑過熱辣辣的臉頰,有些悲哀,有些羞憤,最多的卻是一種難以言諭的愉悅……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

無力地垂下頭,模糊的視線中,你的右手仍在我的下體活動;姆指磨著陰核,食指、無名指推動大小陰唇,中指更是一勾一勾地,摳出半透明的濃稠淫水……肛門上的觸感,該是你的小指吧?

我再也抵禦不了這令人瘋狂的快感,腦中只想讓自己獲得更好的感覺……可是,我依然無力活動自己的身體,只好小小聲地說:「你、你能不能……進……來……」

你輕柔地啃著我的乳頭,啃完後說:「我會給妳的,不要對我示弱,那不像傳聞中的妳。」

你將我面對面的抱著,硬直的懶覺不用任何輔助,便準確地插入我的陰道。

「喔∼∼好舒服!」我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

你緩慢的抽插了幾下,愕然問:「妳、妳不是處女?!」

你的話,讓我混鈍的心緒沈靜下來,我冷笑著說:「我早就被那些神官們幹過幾百次了,你以為有實力便能成為聖殿騎士嗎?更何況是一個女人。」

你回了我一個抱歉的眼神,雙手更為輕柔地撫著我的背和臀部,懶覺仍不間斷地淺淺抽插著說:「對不起……我早該想到的……不管他們怎麼做,請相信我,我會用心愛妳的。」

「……」沒想到,你會這樣回應……我有點迷惘,你何必向一個可以任你欺淩的女子道歉呢?但……這的確是我第一次在性行為中感到被愛,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你將手穿過我的大腿下方,摟著我的背站起身來,開始加速地幹著。隨著性感的提升,我發覺身體的力量漸漸回復,而來源似乎是你的懶覺……我反抱著你的背,盡力讓胸前的雙丸貼緊你,以求獲得更大的快感。

「啊!原來……做愛是可以……這麼快活的……嗯……用力些……用你的懶覺……幹死我吧!呀……」

你再次吻上我的唇,但這次是我主動將香舌伸入你的嘴中,品嚐你的溫柔;你的速度再次加快,每下都猛烈地撞入我的深處;我那被你吻著的小嘴,嗚咽地發出嬌媚聲音,隨著我倆混合的唾液,拉著長長的銀線滴落乳房,我尖叫了一聲,達到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我的小穴陣陣抽搐,吸充著你的懶覺,我再次無力地靠著你,新生的力量隨著狂噴的淫水洩得一乾二淨。

你並未射精,懶覺仍然堅硬,雖然不再抽動,卻依然固執地將牠停留在我的陰道深處;你以舌頭舔了舔我微微紅腫的唇,並將我放回地面,伏在我的身上邊愛撫邊問:「感覺好嗎?」

我瞇著眼睛再次落淚,是感動的淚水:「感覺……很好……」

「我還想要,妳可以再給我一次嗎?」你的聲音永遠那麼溫柔。

我害羞地點點頭。我知道,你明知道我還想要的,卻仍然詢問我,真令我有種衝動,將你的懶覺當成我信仰的宗教;當然……這種羞人的話我是說不出口的,何況是初遇的你。

初遇?!對啊!我和你不是第一次見面嗎?還被你強迫性交……我該是很討厭男人的,怎麼現在……

還有,你不是為了神遊槍能強化持久力才來奪槍的嗎?怎麼你竟將它踢下縣崖……

你再次輕輕抽動懶覺,抽走我的疑問,插出我的淫水,我輕輕地呻吟著……

你揉著我的雙乳說:「要我怎麼做放心說出來,性愛的愉悅,是建立在我們的良好搆通上的。」

狂亂的性感再次衝散我的理性思維,你的言語,彷彿有著不知名的魔力,將我催眠,我捏著自己的陰戶上的凸起叫著:「嗯……幹深一點……再狂暴些……啊!就是那兒……」

你轉為跪姿,讓我側對著你,高高舉起我的長腿,邊做著活塞運動邊以手指將淫水塗入我的屁眼裡……那似乎是我的敏感地帶:「喔……那裡、那裡不乾淨啦……可、可是感覺好奇怪……啊……」

你潤滑過後,將手指深深剌入我的菊花中,不停的轉動著,另一方面更是忽深忽淺地疾肏狂幹。我除了一波波肉體上的快感之外,心中更有著一股無法形容的感受,化為淫水泊泊流出……我能感覺到,我的下體充滿了血液,性慾由外而內,順著你的懶覺燒進我的陰道深處,每一次的摩擦,都由我的子宮帶出大量不知名液體,讓我有種分不清何謂高潮的感覺……明明已是高潮,卻總會在下一刻體會到更爽快的高潮……再沒有什麼地方是特別敏感的,因為只要被你的懶覺幹到的部分,全都帶來無盡的快感……

「我的愛人……你的懶覺好熱……好巨大……我的淫穴被你幹爆了……子宮被你抽離了……靈魂被你插碎了……如果能為……和你相幹的時間……訂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你讓我平躺回去,擡起我另一隻腳,將我的雙腿押到我的胸前,怒吼著爆幹我淫蕩的雞掰,每下都完全沒入其中,好似要將懶覺由人家的那裡插到喉嚨般……我再不能說出任何文字,只能發出一些顯示自己快感的吟哦聲。

我全身的水份都被你爆怒的懶覺由下體抽出,洶湧的淫水一波接著一波,永不止息……於是,我的裡面沁出了極濃極濃的白色體液,包住你的龜頭,隨著陰道一夾一夾的收縮,滲出陰戶。

我無法控制地任由淫穴猛咬你的懶覺,咬到你連進行活塞運動都非常困難;任由陰精燙你的龜頭,燙到你龜頭的神經敏感度成為百分之兩百……終於,你將滾燙的生命菁華一發又一發地打入我的子宮中,直到我可愛的小肚子微微鼓漲;在極度亢奮的甜美哀嚎聲中,我昏迷了……

*** *** *** ***

我醒來後,被一種淡藍色的結界守護著,眼光尋尋覓覓,卻找不著你的身影;我站起身來,伸出手指輕觸結界,結界中的元素瞬間集中在我的手上,化為兩張卡片,一塊金屬片,和一套奇特的服裝,同時,空間中傳來你那溫柔的聲音:

『請靜靜聽我說,因為我本人並不在這裡,這是錄音機留言:』

(這是什麼魔法?聽不懂!)

『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強暴了妳,不管妳是否原諒我,我都得說聲對不起。不知道妳相不相信一見鐘情這回事,我會那樣對妳,是因為第一眼看到妳,便愛上了妳。妳那時如果說聲:不!我是一定會放手的,既然妳沒說,那我就當成妳也喜歡我囉!』

(我、我是認為說了也沒用,所以懶得說啦!不過……我好像有點愛上你了呢!)

『我是時空旅行者,到妳的世界是為了兩性平等問題,聽我的老闆說,那個世界有一把淫魔槍,為男性專用,那把槍吸光了那個世界所有男性的持久力,讓那些力量全傳送到持有者身上,害得妳們世界的女性沒一個能享受性愛,唯一能享受的女性很可能會做愛致死……』

(那把銀魔槍……好像就是我由神殿寶庫偷出來的神遊槍……我就是看太多姊妹們升神官時被神殿之主幹死,自己又快要升神官了,才偷了神遊槍就跑的。)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在那個世界遊盪了半年,卻怎麼也找不到淫魔槍這樣東西,倒是神印槍、神度槍、神油槍一類的神槍探聽到了不少把……為了妳,我一定會努力地找出淫魔槍,並為了讓妳幸福而將它據為己有,』

(你不是把它踢飛了嗎?讓我幸福……)

『對了,妳現在的位置是我原來世界的家,那兩張卡一銀一綠,銀色的可以去銀行領錢,裡面的錢足夠我們倆夫妻花十輩子,綠色的是身分証明,那把鑰使可以開我家的門……該怎麼說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我們的語言是共通的,妳找人問問就是了。就這樣,乖乖等我回去唷!乖老婆。』

(銀綠卡?銀行?鑰使?老婆?!我,該怎麼做呢?……無語問蒼天。)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