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宜禎的煩惱

作者:愛玉

某天早晨。。。

「宜禎,我那條有條紋的藍色領帶放哪去了?」

老公文雄跑來廚房,一臉焦急的問著。

我急忙放下手中正在洗的碗說:「喔,不好意思,昨晚我燙完後收到衣櫥裡了!我去拿。」

我將濕濕的手在圍裙上擦了又擦,正要動作時,文雄說:「算了、算了,你忙,我自己去拿。」

看著文雄離開廚房的背影,我有點懊惱,明明文雄昨晚睡前告訴自己今天要戴那條領帶,我燙完後卻忘了,而將領帶給收了起來。

我嘆了一口大氣,轉身繼續洗著碗。

一旁婆婆似乎聽見了我的嘆氣,安慰著我說:「宜禎啊,妳嫁來我家雖然快半年了,但要從一個職業婦女轉換角色變為一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是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去適應的,別急慢慢來。」

我邊洗著碗邊點頭:「我知道,謝謝媽。」

聽完婆婆的話,頓時我心中的懊惱稍稍減緩了一些。

「爸、媽、宜禎,我去上班囉!」

沒多久,文雄拎著公事包倉促的往家門口方向去。

我急忙跑出廚房大聲的說:「小心開車喔!」

然後目送著老公出了門。

回到廚房後,我將剩餘的碗筷洗完,放到烘碗機裡後,準備去洗衣服。

這時婆婆將剛洗好的一大袋空心菜拿到我面前說:「宜禎啊,等等鄰居的阿巧婆婆會過來,你將這袋空心菜交給她。」

說完,婆婆將空心菜放在了桌上。

「喔,好。」

我應了一聲後,正準備去洗衣服時,婆婆又拉住了我:「宜禎,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接著,我和婆婆來到了客廳。

婆婆:「宜禎,媽我也不是要催你們,只是…你和文雄結婚半年了,這肚皮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聽到婆婆這一說,我尷尬的不知該說什麼,因為文雄雖然工作忙,canovel.com但我們都有『按表操課』,只是無奈這半年來我的肚子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婆婆見我低頭不說話,疑問說:「會不會妳或文雄身體有問題?要不要去醫院檢查看看?」

我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和文雄婚前的健康檢查都很正常阿!」

「我看你們兩個有空的話,去醫院再詳細檢查看看好了。」

婆婆焦慮的說。

「妳阿,也不要給他們夫妻太大的壓力!生孩子這事,慢慢來不急。」

這時公公來到客廳緩頰的說。

公公:「他們夫妻還年輕,也不急於一時阿!」

婆婆:「我怎麼能不急阿,咱們兩個也就文雄一個獨子,萬一咱們徐家就此絕後,我怎麼對得起徐家列祖列宗阿!」

「我說阿,妳也太杞人憂天了吧!都說他們夫妻還年輕有的是時間,我這個大家長都不急了,妳急什麼?」

公公搖頭笑著說。

婆婆:「不行!等文雄放假時,你們夫妻一定要去做個檢查,知道嗎?」

「嗯,好啦,媽,我知道!」

我無奈的笑著說。

「好了,那我去市場買菜了。」

說完婆婆拎著菜籃子出門去了。

「宜禎,妳就別太在意妳媽說的話,爸我雖然也想趕快抱抱孫子,但是我不會催你們的,慢慢來不急,生孩子這事不必急!」

公公邊說邊拍了拍我的腿,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嚇了一跳。

我不經意的縮了縮腿。

公公:「對了,你們夫妻有什麼困難,可以跟爸爸商量,知道嗎?」

「喔…嗯…」

這時我臉頰燙的跟什麼似的,心想生孩子這事是能跟爸爸商量什麼?公公:「宜禎,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臉跟耳朵怎麼這麼紅?」

我:「沒…沒事!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對…對了,我先去洗衣服了。」

說完,我急急忙忙離開了客廳。

*** *** *** ***

某天夜裡房間裡

「文雄,因為我一直沒有懷孕,媽要我們去醫院檢查身體,看看我們兩個是不是身體某方面有問題,我已經跟醫院預約掛號了,明天我們就去醫院一趟吧。」

我邊吹著頭髮邊無奈的說著。

文雄關掉電視:「不行阿!明天雖然是假日,但是我要去南部出公差見一個客戶,可能沒辦法跟你去醫院阿。」

我關掉吹風機焦急的問:「可是我已經預約明天早上九點的門診了,怎麼辦?」

文雄:「妳是說明早九點?如果是九點的話,我們快去快回,我應該趕得及早上十一點的高鐵班次吧!」

我鬆了一口氣:「嗯,那我們明天就早點出發去醫院吧。」

說完我打開吹風機繼續吹頭髮。

「話說,我媽也太急著抱孫子了吧,我們都還年輕,不用這麼急著生孩子吧!」

文雄抱怨的說著。

我緩頰的說:「媽也是因為徐家只有你這麼一個兒子,有傳宗接代的壓力,才這麼著急阿。」

我關掉吹風機接著說:「反正我們就去醫院檢查看看嘛,然後看情況怎樣,再作打算吧。」

文雄拉開棉被倒頭就睡:「好、好!都聽妳的!我要睡了。」

*** *** *** ***

某天早晨

文雄邊吃早餐邊看著報紙:「宜禎,上次我們去醫院檢查身體的報告應該今天就出來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這件事:「阿!對喔,我忘了!!」

同時我手裡正抹著果醬的麵包掉到了地上。

「阿!」

文雄:「妳看看妳,一恍神,麵包也掉了。」

我慌張的趕緊撿起麵包:「嗯…那我今天就去醫院看報告,媽,今天菜就交給妳買了,不好意思!」

婆婆:「沒關係,買菜是小事,去醫院看報告要緊。對了,讓妳爸開車載妳去吧。」

文雄:「咦?爸今天不用去健身房教課嗎?」

公公:「嗯,今天健身房因為整修的關係,所以休一天。宜禎,我吃完早餐就在客廳看電視,妳忙完家事跟我說一聲,我開車載妳去。」

我:「嗯,謝謝爸!」

文雄吃完早餐後準備去上班。

我幫他打領帶時,他說:「對了,我差點忘了,昨天妳姐在公司拿了一個大紙袋給我,說是上次妳生日時忘了送妳的禮物,我昨晚忘了告訴妳了,我放在房間床邊的櫃子下,妳等下去看看吧。」

我:「是喔!姐也真是的,我生日都過了一個禮拜了,現在才送我禮物!你有幫我謝謝她嗎?」

文雄:「有啦~好啦!我去上班了。爸你和宜禎去醫院時要小心開車喔!我走囉!」

公公:「好,你也小心開車喔。」

送文雄出門後,我把廚房清理了一下,脫了圍裙來到客廳。

「爸,你等我一下,我上樓去換個衣服。」

公公邊按著遙控器轉台邊說:「喔,好!」

來到房間後,本來要換衣服的我,突然想起文雄說的禮物。

我走到櫃子邊看見地上有一個白色的紙袋,拿起那個紙袋打開一看,沒想到裡面是一件黑色洋裝,以雪紡拼接的方式剪裁,前後雙V領的設計不但會讓背部幾乎有一半露在外面,更扯的是前胸的設計雖然遮住了大部分的胸部,但是幾乎開到腰部的V領讓我光看就臉紅心跳,裙襬更是短到膝蓋以上約30公分的位置。

我:「姐真是的,怎麼會送我這樣的衣服,我根本不敢穿啊。」

我放下那件洋裝,馬上撥了通電話給我姐。

「喂,姐,是我啦!」

姐:「喔,是宜禎啊!怎麼啦,一大早就打電話給我!對了,我昨天有拿了一袋禮物給妳老公請他拿給妳,收到了嗎?」

我:「我就是要跟妳說這件事啦!妳送我的那件洋裝怎麼那麼露,這我怎麼敢穿啊?!」

姐:「是喔,會很露嗎?我買的時候覺得還好啊!因為我覺得很好看,很適合妳穿的樣子,所以當下就想說送給妳當禮物應該不錯說。」

我:「這我不敢穿啦!不然姐妳拿去穿好了!我真的不敢穿。」

姐:「是喔!好吧,本想說補送妳生日禮物的說。那妳叫妳老公明天再拿到公司給我好了,我還有工作要忙,先這樣了喔!」

嘟嘟嘟--我還來不及說好,我姐就把電話掛掉了。

放下話筒後,我再把那件洋裝拿起來看了看。

「這種衣服真的會有人敢穿嗎?」

不知怎麼的,我看著那件洋裝良久。

心想:「要不…在這裡穿穿看好了,反正房裡沒有別人,不然姐一番心意送我的禮物就這樣還給她也可惜,至少有穿過,也不會白費姐的心意。」

於是我把原本的衣服脫掉,換上了那件洋裝,往鏡子一照,差點沒昏倒!我:「這…這洋裝果然很露!」

看著鏡中的自己,我臉頰發燙,瞬間紅通了臉。

我強壓著那股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不安感,更仔細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前面V領幾乎敞開到腰部位置,鎖骨部份整個顯露出來,胸部的部份則很巧妙的都遮住了,轉身往後看,背部的上半部也都整個露了出來,再轉回正面看了看,我呆了幾秒鐘。

心想:「這衣服雖然露,不過確實如姐所說蠻好看的。」

這時我發現因為衣服設計的關係,讓我的胸罩露了出來,這反而破壞了這件衣服的美感和設計。

於是我脫下洋裝,把胸罩也脫掉了,然後再穿上洋裝。

我心跳加速的照著鏡子:「這樣果然好看多了!只是…我還是不敢穿出去。」

就在我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穿著這件洋裝的模樣時,突然有人敲了房門。

「叩叩叩!」

隨即門被打了開來!公公:「宜禎!怎麼換衣服換這麼久?還沒好嗎?」

一看到是公公進來,我像是做了壞事的小孩般,驚慌失措的說:「爸…爸爸,你…你怎麼直接就進來了?也不等我回應,萬…萬一我正在換衣服怎麼辦?」

公公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啊!抱歉、抱歉,我沒想到。因為我想說你怎麼換衣服換這麼久,想說妳是不是怎麼了才上來看看的,抱歉!」

我:「喔,原…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我馬上就好!」

只見公公突然瞪直了眼睛盯著我,一副不敢置信的眼神說:「宜…宜禎,原來妳換好了啊,這衣服…真好看…」

我回過神來:「啊,這?不…不是…這件是…」

不等我說完,公公立即拉著我的手說:「既然換好了就快點走吧,預約的時間快到了。」

我被公公拉著手走出房間,但我思緒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出房門時,我順手拿起了梳妝台上的包包。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的穿著這件洋裝出門了。

一路上,在車裡我感覺到公公的眼神時不時向我這邊飄過來,整個車內的氣氛也很尷尬,畢竟我穿著這件這麼露的洋裝,我自己覺得害羞不說,可能公公也覺得不自在。

從家裡出發到現在,我們一路上都沒說話,沒多久,公公終於先開口了。

公公:「宜禎,妳穿這件衣服,真…真是好看,是文雄送妳的嗎?」

公公說完,眼神飄向我露出一大半的大腿看了看。

感受到公公的視線,我臉頰發燙了起來,並且不自覺的拉了拉裙襬說:「不…不是啦,這是我姐送我的生日禮物。」

公公:「是…是喔!宜琳挑衣服還真是有眼光啊,哈哈…」

說完公公眼神又飄向我胸部的位置,這讓我又不自覺的拉了拉前領,幾乎要把衣服拉壞似的。

公公似乎發覺了我的異樣。

「怎麼啦?」

「沒…沒事!」

我故作鎮定的回答,並試圖想把自己急促的呼吸調整一下。

但車內整個氣氛真的尷尬、曖昧極了,我感覺我整個身體都要燒起來了,並且心想我的臉和耳朵現在一定很紅吧?我試圖想做點什麼事,好緩和我緊張、害羞的情緒,於是拿起包包裡的小化妝盒打開,假裝在補妝,並用裡面的鏡子照了照,果然我整個臉和耳朵紅到不像話。

此時公公似乎也發現了,關心的問:「怎麼啦?是不是發燒了?」

說完同時,用他的手往我的額頭摸了摸。

額頭上傳來了冰冷的觸感,讓我身體顫動了一下。

「我…我沒事啦!」

公公:「真的沒事嗎?要不要我把冷氣開小一點?」

「真的沒事啦,我穿這樣感覺好熱,哈…哈哈…」

我覺得自己講出來的話有點語無倫次。

此後,車內又一片尷尬無聲。

「這…這件衣服,我剛本來只是要試穿而已,沒想到…就被爸直接拉出門了…哈…哈。」

我受不了這種尷尬無聲的氣氛,趕緊找了個話題說。

公公:「是…是喔,抱歉,我以為妳是換好衣服了,想說時間快到了,就趕緊拉妳出門了,哈…哈哈…」

「沒…沒關係啦,反正時間好像也快到了。」

為了維持對話,我勉強的擠出了這句話。

我說完無意中往公公的方向看去,卻讓我看到了無法置信的景象。

公公的西裝褲,褲襠上竟隆起了一大沱明顯的形狀。

瞬間我想到了什麼,但我不敢細想,我下意識的往窗外看過去,想把剛剛眼睛看到的景象從我腦海中刪去。

但越想忘記,卻越記憶清晰了起來,公公勃起的景象完全呈現在我的腦中。

這個時候,我身體顫動了一下!公公似乎發現了我的異樣:「宜禎,妳怎麼了啊?」

「沒…沒事!可能被安全帶後面的帶釦墊了一下。」

我故作鎮定的說著,並心想:「我剛剛該不會…」

這時我感受到底褲傳來的一絲濕潤感。

「我怎麼會這樣呢?我是怎麼了?難道是看到爸的…」

我心裡一邊懊惱著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生理反應,一邊想找個洞躲起來,好逃離目前的窘境。

沒想到這時公公又開口了:「宜禎,妳的腿保養的真好啊,又白又修長的,皮膚感覺很滑嫩的樣子,摸起來一定很好摸,哈哈…」

「喔…喔,謝謝爸。」

我其實不知道公公在講什麼,只是順著公公的話來回應。

因為我自己的腦袋已一片混亂無法思考,我只想趕快平息心裡的一股異樣感覺,那股既不知是興奮還是羞恥,但又像兩者交雜在一起的奇妙感覺。

突然我腦袋好像回到正軌,清晰起了剛剛公公講的話是什麼。

「爸…爸爸,你…你剛剛在說什麼啊!?」

我發覺了不對勁,羞憤的質問公公。

公公緊張的回應:「啊,抱歉、抱歉,我剛只是開玩笑的!」

看著公公說完這句話,我卻發現公公的褲襠又起了細微的變化,似乎比剛才又更凸起了。

我迅速別過頭,此時我心跳又加速了起來,並且右手用力緊緊抓著車門上方的拉環不放,而心裡的那股異樣感也越來越強烈。

就在我心緒極度混亂之時,突然感覺到有人碰了碰我。

公公:「宜禎…宜禎,妳怎麼了?醫院到了喔!」

我回過神來,身體自然反應的向車門方向縮過去。

然後看了看車外的景象。

我:「喔,到…到了啊!」

*** *** *** ***

回程的路上

「怎麼會這樣…」

我邊看著手裡的報告邊哭著說。

公公:「這也沒辦法啊,文雄的精子數過少,且活動力差,醫生說妳要懷孕的機率非常低。」

我:「這件事要怎麼跟文雄說,他一定會很懊惱,而且媽那邊要怎麼交代,畢竟文雄是獨子,這件事對媽的打擊一定很大!」

公公:「我看這件事先別跟你媽和文雄說,我們先想想要怎麼跟他們說比較好,或者看這件事能怎麼解決。」

我:「醫生說只能跟別人借精了,可是人工受孕費用不便宜,而且這樣得來的孩子也不是徐家的骨肉啊,我想媽不會同意的。」

公公:「妳先別想太多,事情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爸,你一定感到很失望吧!文雄沒辦法延續徐家的香火。」

我難過的說。

公公:「好啦!妳先別難過,爸會想辦法的!記得,回到家先別跟他們說這件事喔,免得他們擔心。」

「嗯!」

我擦了擦眼淚,點了點頭。

*** *** *** ***

回到家裡 傍晚

文雄:「我回來了!」

剛聽到聲音,只見文雄從客廳走到廚房來。

婆婆:「今天這麼早下班啊!」

文雄:「是阿!嗯~好香啊,今天怎麼煮這麼豐盛啊?」

婆婆:「對阿,因為你們體檢的結果是沒問題的,為了慶祝,所以今天我就煮豐盛一點啊。」

文雄高興的問:「真的嗎?宜禎,是真的嗎?」

我:「嗯…嗯…對阿…」

我邊洗菜邊心虛的回應。

文雄:「宜禎,怎麼啦?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婆婆:「對阿!宜禎,我看妳今天回到家後就一直精神不太好的樣子,沒事吧?」

我:「喔…可能今天去醫院的關係,醫院病菌多,可能稍微感染到感冒了。」

婆婆:「是喔,那你休息一下好了,這裡交給媽就好,我看妳先去泡個熱水澡,流流汗應該就好多了。」

文雄:「是阿,妳就去泡個澡吧,我來幫媽就好。」

「嗯…嗯…」

我怕文雄和婆婆發現異樣,就順應了他們。

來到浴室,我越想心情越沈重:「唉~到底該怎麼辦?」

我脫了衣服,打開水龍頭,熱水從蓮蓬頭不斷湧出,淋上了我的頭髮,然後也淋上了我的身體,熱水的澆淋讓我心情頓時放鬆了起來。

我用手按了按沐浴乳,雙手搓弄了幾下,然後從脖子開始搓洗,一路到身體、手、胸部、下體、腳底,彷彿要將所有的煩惱都洗掉一樣。

「呼,好舒服!」

我享受著淋浴所帶來的放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