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愛系列~淫墮的美人妻

女主角 篠田繪里奈 31歲 165cm 51公斤 38G 23 33

*** ** *** ***

繪里奈打開門,探頭望向隔壁的單位,就見阿猛站在那裡,提著大小包,正從褲帶掏著鑰匙。

她趕緊走出家門,過去和這位即將成為她隔壁鄰居的新住戶問好。

「你好!你就是今天入夥的張先生嗎?」

阿猛一見一位美麗的婦人靠過來向自己打招呼,有點尷尬的微笑回應著。

「嗯,你好…」

繪里奈覺得這個男人長得也未免太高大了,虎背熊腰的,而且長相有點陰森,臉上還有一條疤,看起來好像是從事不正當事業的感覺。

「你好,我的名字是篠田繪里奈,就住在你隔壁,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就和我說吧。」

她露出絲絲親切的笑容,彎腰鞠躬說道。

「謝謝你,篠田小姐…嗯,你就叫我阿猛吧,大家都這樣稱呼我的。」

阿猛有點機械式的話音回答著,看著這位曼妙惹火的女人,不禁吞了一下口水。

繪里奈今年三十一歲了,兩年前從日本嫁了過來,原本過著幸福滿溢的日子,可是就在半年前,她的丈夫就不幸在工地發生意外喪生了。

丈夫離開過後整整半年,她天天幾乎足不出門,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直到最近,她才能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告訴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還有個遺憾,就是沒能為自己和丈夫生下小孩。

當她終於能夠卸下心痛的煎熬,勇於面對人生的時候,canovel.com同時也倍感茫然,一間豪華的居住單位空蕩蕩的,家裡的母親也希望她搬回去老家,可是繪里奈遲遲都還沒能下決定。

她不想離開這間有著她與丈夫那美好記憶的屋子,說白了一句,她並沒有放下。

總覺得有一天自己會憂鬱,會發瘋。

她本來就是一個個性十分開朗的人,所以她覺得,隔壁家來了新鄰居,過去和對方打聲招呼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畢竟她一個人在這裡也沒幾個朋友,她居住的這棟高級公寓,家家戶戶平時都大門深鎖,整棟樓陰陰沉沉的,和她熱鬧的老家街道比起來,不免讓她有點空虛。

所以今天她知道了隔壁那空了許久的單位會有人搬進來,就熱情的過去給對方打聲招呼。

今天也一如既往,在家做了自己分量的飯菜,吃個飽後就坐在沙發上看看電視,偶爾對著天花板發楞。

這個時候門鈴響起,她正好奇會是誰,就聽到門外傳來了阿猛的聲音。

「篠田小姐!你在嗎?」

她猶豫了一下,這才走過去開門,門一打開,就看見那高大得很不像話的阿猛站在那兒。

「張先生…有什麼事嗎?」

「我是想問問看,你有沒有平底鍋?我正想做飯,可是我的鍋柄居然斷了…」

阿猛稍微彎下腰,一手撫摸著自己的後頸,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當然有,你等一下哦,我拿給你…」

繪里奈趕快走向廚房,這個時候阿猛瞄到了她家裡的餐桌上擺著碗筷。

「吶,這個我剛用完洗乾淨了。」

繪里奈把鍋子交給阿猛,微笑著說道。

「篠田小姐…你一個人用餐?」

她一下子不知該如何回應阿猛,而對方的察覺自己有點多管閒事,於是就趕緊告辭了。

「不好意思…我先回去,家裡的瓦斯還開著呢。」

「哦…嗯…」

繪里奈把門關上後,心跳變得很快,臉蛋也發燙起來。

因為她剛剛一不留意往下看,阿猛穿著一條運動褲,他的腿間那男性的私處漲鼓鼓的隆起超大一團,猶如一隻龐大的野獸,不甘心的被褲子束縛著…慢著,他可不會沒有穿內褲吧?

想著想著,繪里奈趕緊跑進睡房,一頭栽向軟綿綿的大床上。

「天啊…」

她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私處,然後問問自己,有多久沒有和男人性愛了。

她守了半年的寡,現在的她不僅是對已故的丈夫懷有徹心之痛,同時也變得一個怨婦一樣,有時候晚上睡得沉,還會夢見丈夫那溫柔的大手觸摸著自己的身體…

起來時下身都會濕成一團。

「親愛的……」

之前她一想起丈夫,就會忍不住流淚,不過她現在只是發楞著,當時過度的傷心讓她有點麻痺了。

她走進了浴室,開了熱水。

沐浴後的她赤裸裸的站在一面鏡子前。

鏡子反映出來的是個年過三十卻依然長得國色天香,風韻十足的美女人。

一頭烏黑濃密及腰的秀發,鵝蛋臉上五官清秀,柳月修長濃密的眉毛,修長細膩的睫毛下,是一雙水溜溜,黑白分明的美眸,小巧高挺的鼻子,晧齒美唇,兩片唇緊閉著,線條細如一片葉舟。

雖然潔白的臉頰點綴著些許雀斑,卻不失美觀,盡顯樸實的美麗。

白裡透紅,緊實而滑嫩的一身柔肌幾乎沒有瑕疵般的完美。

她那僅有23寸水蛇蠻腰,纖細的四肢和玉體上長著一對絕色的38寸G罩杯的豐碩豪乳,這雙天然豪乳分量極大,圓滾滾的像兩顆籃球一樣線條極度優美,沉甸甸的下垂著,形狀更是令人嘆為觀止。

因為她這雙乳量超大而巍巍下垂的乳房的乳尖居然難得的向上翹著,乳尖上一雙乳暈很大,乳頭更是像葡萄一樣一大顆,色澤卻是少女般的粉嫩殷紅。

她的下身也是令人垂涎萬分,結實而豐滿的圓滾豐臀,搭著一雙均勻白皙,帶有絲絲贅肉的美腿,腿間那修剪整齊的陰毛,和那粉嫩豐潤的兩片陰唇,她的美艷簡直是是不可方物。

赤著身體在房裡走動著,她那雙豪乳就會隨之晃動。

繪里奈就是這樣一個美麗動人的女人。

她天生就是一個小波霸,中學時就因為過度發育而遭他人取笑和戲弄讓她過著不是很開心的日子,長大了更是長長為了買不到合適的胸罩而苦惱不斷。

她也知道自己是個天生的美麗尤物,接近她的,想追求她的男人也不計其數,可她就偏偏愛上了她的丈夫,離鄉背井的跟隨自己喜歡的人而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城市。

卻不知幸福的日子居然如此短暫,惡魔狠狠的,剝奪了她的快樂,讓她終日以淚洗臉,原本個性開朗靚麗的她,變得沉默不語,鬱鬱寡歡的怨婦了。

接下來的幾天,她偶爾會在電梯處碰見阿猛,兩人只是互相打個招呼問好。

就在那個晚上,她那宛如一灘死水,沉悶無趣的日子給阿猛掀起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 ** *** ***

接近傍晚的時候,阿猛又來按門鈴,繪里奈她走去開門,就見到阿猛手上拿著一疊香噴噴的梅菜扣肉。

他穿著一件白色的汗衫,和一條蓬鬆的短褲,一整個健美的肌肉全部展現出來,十分養眼。

「篠田小姐,你好,這個…我剛剛一個不留神做了一大份,我一個人吃不完,不想浪費所以就拿來給你…」

她有點不好意思,可是她還有點意外,這個看起來又高又大一個,手腳長滿濃密的體毛,長相宛如一個野人般的男人居然能做得一手好菜,而且這個中國菜看起來相當有水準,單單那撲鼻的香味,不用吃就知道味道很好了。

「哦,哈哈…這怎麼好意思…對了,我也在做飯呢,你要不要過來一起吃?」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主動邀請對方一起用餐,等話一說出口了,她突然覺得自己做了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可以啊,那我就去把我的菜拿過來吧…」

阿猛笑了起來,她這才發現這個看起來長相不怎麼討喜而且凶神惡煞的男人,微笑起來還真的蠻有一股難以抗拒的魅力。

沒多久,她家裡的飯廳多了一個人和她面對面坐著吃晚餐。

「篠田小姐,你真是做得一手好菜!這蒸魚味道好入味哦,還有這味增湯,嗯,還是日本人做的味道好。」

「哪裡,張先生你才是呢,你的菜也太好吃了,你該不會是個廚師吧?哈哈…」

面對阿猛的讚賞,繪里奈很是害羞,回應得有點無厘頭,才說完就覺得自己的笑話好像太過冷了,讓她更加不好意思。

「誒,我沒和你說過我是一名廚師嗎?」

「哦,天啊!你是廚師哦,不好意思了真是失禮了…」

「沒什麼,我這個樣子,應該沒有人會想到我的職業是廚師,這很正常…」

阿猛邊說邊留意著繪里奈,她一見對方一直看著她讓她不禁心跳緩緩加速起來。

兩人有著一段時間的沉默和尷尬。

「篠田小姐,你在這裡生活這裡很久了嗎?」

「嗯,三年了…」

繪里奈有點鬆了一口氣,好在對方打開話題了,要不然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好。

閒聊之中,她才知道阿猛的年齡小她三年,他今年二十八歲,工作是一間赫赫有名的五星級酒店的主廚,家裡有一個姐姐,父母都在遙遠的另外一座城市生活著。

「你是被調過來這邊工作的嗎?」

「嗯,這裡的分行最近跑了主廚,公司那邊才把我調過來的。」

「原來…真不愧是五星級的廚師,難怪你的菜這麼好吃。」

繪里奈還在回味著阿猛的梅菜扣肉,兩人已經吃飽了,也沒有離開過飯桌,聊了許多話題。

「謝謝誇獎了。」

「工作會辛苦嗎?聽說主廚的工作時間很長哦。」

「哈哈,別看我這樣,我是公司裡最得寵的,我的工作時間很放鬆的,通常是晚上我才會過去上班。」

「原來,那你今天休息了?」

繪里奈雙手握著水杯,好奇的看著阿猛問道。

她當時只是想知道對方更多的事情。

「嗯,今天可要好好休息一下。」

「你這麼年輕就當上了主廚,想必定你下了不少功夫吧。」

「哈哈,這沒什麼,篠田小姐你才是呢,能做得一手好菜,想必定你的丈夫一定很幸福了。」

「哦…我…我丈夫他……已經過世了…」

阿猛這一番話有點勾起了她傷心的回憶,臉色也沉了下來。

「哦,真的很對不起……」

「嗯……不要緊,你呢?你這麼大老遠遷職來這裡,應該會想念伴侶吧?」

繪里奈有點逞強的拋開不愉快的情緒,繼續和阿猛聊著。

「哈哈,篠田小姐你別開玩笑了,我這副模樣,哪裡會有女孩子喜歡?」

「你別這麼說,你是還沒有遇到罷了…」

說的也是,阿猛無論長相,體格都一個凶神惡煞的形容詞,還沒開口,估計都把不少女生給嚇跑了。

「那就承你貴言了…」

兩人聊了一陣子。

「嗯,也很晚了,我幫你洗碗碟吧。」

繪里奈看著阿猛收拾桌上的碗筷,她有點不知所措,趕緊跟著阿猛來到廚房處。

「不好意思的,我來就好!」

要一個陌生的客人洗碗碟,她當然會尷尬。

「不要緊,能和你一起吃飯,是我的榮幸,就讓我來幫你洗吧。」

「哈哈…不行啦…」

她怎麼也不肯,結果就站在阿猛的身旁,兩人一起洗著碗筷。

與其說是肩並肩的站在一起,可是她那165公分的身高就只到阿猛的手臂處,阿猛那足足有185公分高大,虎背熊腰的魁梧身型,整個像一頭龐大的猛獸一樣,和這個男人站在一起,感覺自己像個柔弱的小鹿,無時無刻都會被這個野獸給吞噬了。

而且這麼近距離接近他,他身上那一股強烈的雄性體味,讓她稍微一嗅,思緒一開,自己也控制不了,讓她不禁內心小鹿亂撞,臉部發燙起來。

「那我就先回去了,今晚打擾了…晚安。」

繪里奈突然間不想阿猛這樣快離開。

寂寞難耐,沉悶枯燥的日子,難得有個人陪著一起聊天,實在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嗯…那個……」

阿猛轉過身來,好奇的看著她。

「怎麼啦?」

「那個…時候還早…哦,我的意思是……」

繪里奈話一下子緊張得都說得不清不楚,不過阿猛馬上就知道眼前這個美婦人的意思了。

「篠田小姐…你會喝酒嗎?我家有一瓶成年紅酒,味道很不錯的,要不過去我那邊品嚐看?」

她一聽到阿猛這麼一說,咻的一聲嬌嫩的臉蛋都通紅了。

「啊…這個……我不怎麼會喝紅酒…」

她沒想到,自己那麼一點任性的要求,居然換來了對方的主動。

「沒關係,我就教你怎麼喝。」

她下意識的,心情七上八下的答應了。

阿猛的客廳佈置得有些簡陋,但整體來說還是挺舒服的,客廳上擺著一張很大張的雙用式沙發,是可以延伸出來成為一張小床的那種,牆上空空如也,就只有一個時鐘掛著。

「張先生,你的家好乾淨哦,還蠻舒適的…誒?你怎麼坐在地上了?真不好意思…」

她坐在沙發上,阿猛走過來一屁股的就坐在地上,對著她將紅酒倒入兩個杯中。

「哈哈…別介意,我習慣了,地板冷冷的也比較舒服。」

繪里奈笑了一下,不過她下意識的夾緊雙腿,雙手擺在膝頭上,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全叫阿猛看在眼裡。

客廳的音響播放著小小聲的音樂,不過她聽不出是哪裡的歌曲。

她看著酒杯裡那香醇濃郁的紅酒,舉起來禮貌的敬了阿猛一下,就喝了一大口,濃烈葡萄和酒精的液體一下子讓她很不適應,有點難過的被嗆到了。

「哈哈,紅酒是要慢慢一口一口喝的,來。」

阿猛看她一副狼狽樣,開心的笑了起來,並把遞了紙巾給她。

「對不起…咳咳……」

「慢慢喝,對了,篠田小姐你的中文說得真好,學了多久了?」

「嗯……因為我小時候有過這裡的藝術學院進修,說著說著也好久了。」

繪里奈再喝了一小口,然後說著。

她總覺得阿猛看她的眼神慢慢的灼熱起來,這讓她不敢再正視他。

「哈哈,你可別說到好像你很老啊…你怎樣也和我年齡相仿吧。」

她聽了忍不住笑了起來。

「哪有!…其實我大你三年呢…」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不過繪里奈也不怎麼介意告訴他人自己的年齡。

「真的看不出來哦,原來是姐姐啊…小弟失禮了。」

「不要叫我姐姐吖…哈哈…」

兩人很平靜的,有點掏心的互聊著,不知不覺一瓶紅酒已經喝了四分之一了。

許久沒喝酒的繪里奈,一下子抗拒不了剛剛喝下去的酒精分量,酒精迅速的在她體內躁動起來。

「我好像喝……喝多了……」

繪里奈感覺有點昏,心跳的頻率也跟著快起來。

「誒…你還好吧…你等我一下。」

阿猛走了開去把一條熱毛巾拿過來,她當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自己對阿猛使了誘惑的眼神,才能讓阿猛見了會如此衝動大膽的抱著她熱吻起來。

「嗯!!!嗯嗯!!!」

繪里奈嚇壞了,腦袋頓然清醒過來,阿猛濕漉漉的大舌在她的艷紅小嘴裡粗暴的攪和起來,讓她又驚又恐,想要反抗。

阿猛把她擁得如此之緊,她一個柔弱的女人怎麼能擺開他的擁抱,當她胡亂的蹭動四肢想要擺脫阿猛的強吻,卻沒幾下就被阿猛那高超的舌吻技巧給吻得心花怒放起來了。

阿猛強抱著她,啃噬舔吻她的小嘴好久好久,而且越來越劇烈,她的香舌不停的被他的舌頭攻擊衝撞著,讓她被這一番激情的濕吻給搞得頭昏腦漲。

兩人的唾沫互相攪拌著,摻雜著濃郁葡萄酒的味兒。

「撲!!」

「天……天啊…………」

這一吻,激起了繪里奈沉睡已久的慾望。

「篠田小姐…你真的好美…」

阿猛摟住她纖腰的雙手緩緩放鬆了,可是她再也不能動手反抗,過度的酥麻讓她只能癱在阿猛的擁抱裡劇烈的喘氣起來。

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她心中大喊不行,阿猛居然握住她的小手吻落她的手指來。

「張先生…不……不可以啊……」

阿猛沉默不語,輕輕的抱著她的玉體,那蒲扇般大的巨手一碰到她的胸部,繪里奈不禁呻呤起來。

她的那豐滿得過分的乳房刺激了阿猛,動作迅速的解開她那件前扣式襯衫,她揮動著虛弱的雙手,一直抓著阿猛那粗壯宛如樹幹的手臂,興奮和帶有難過的淚光,在她的美眸裡閃動起來了。

*** ** *** ***

因為她那如此巨大的乳房,平時在家她也不會特地去穿胸罩,束縛著兩團碩大的胸部,襯衫被阿猛往兩邊掰開,赤裸裸的玉體讓阿猛看得驚嘆了一聲。

繪里奈那性感得爆燈的白皙玉體,映入了阿猛的眼簾後,她驚覺阿猛看她的目光已經變得更加殘暴銳利。

她那引以為豪的一雙38G尺寸的爆炸巨乳,23寸纖細的腰身,衝擊了阿猛每一根腦神經,他從來也沒有想到她的乳房居然如此之大。

這兩團媚肉簡直是讓阿猛看得目露凶光,他從來也不曾見過如此美麗的乳房,兩團乳肉白皙光滑,青筋微微浮現著,他伸手抓了一把,繪里奈捂著嘴巴,忍不住發出了飢渴淫浪至極的浪叫聲。

「天啊…篠田小姐…你真的好美…你的奶子…也太大了吧…」

「嗚嗚……不…不要這樣…用力…捏啊……啊啊啊……」

阿猛粗魯的把她推倒在沙發上,撲上去壓在她身上劇烈的和她熱吻起來,胡亂的舔著她的脖子,性感深邃的鎖骨,再把嘴唇徘徊在她那雙大乳房上,幾乎刻不容緩的強佔她的身體。

「張先生……不……啊啊啊………天啊……」

許久沒有被男人疼愛的那種快感,搞得她當下理智全被肉體的慾望給焚燒成灰。

「篠田小姐……我可以叫你小奈嗎?」

阿猛俯視著她,熾烈的眼神吞噬了她的靈魂和理智,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

「張先生……我……我……」

「叫我阿猛吧……」

阿猛撲下去又是一陣強烈的激吻攻勢。

「你實在是太漂亮了…我想要和你做愛…可以嗎?」

阿猛放開了她,可眼睛卻炯炯有神的盯著她。

面對赤裸裸的求愛宣言,她聽了更是面紅耳赤。

一張長得清秀靚麗的臉蛋覆蓋上一層性奮魅惑的紅暈,她雙手擺在自己的雙乳上,劇烈不安的顫抖著。

「嗯嗯…阿猛……求求你…溫柔一…一點……」

「我會的…」

阿猛抓著她的碎花短裙,輕輕的解了下來。

米白色的碎花裙和內褲滑下她一雙白皙透紅的雙腿,她那早就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私處,全被阿猛看在眼裡。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