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師重搗

作者:拓跋狗剩

第一章 幹暈老師

谷雨纖細柔軟的腰肢被男人握著,那個男人眼裡全是急不可耐的欲火,灼熱的視線正在他身上一寸寸的掃過,谷雨的胸腔裡猛烈的跳動著。他渴望這個男人,渴望到只是這樣被看著就已經難以忍受。

「給我好嗎?」那個男人喘著粗氣,把臉湊到他耳邊問道。

「我們不能這樣……」谷雨只是想推開男人,害怕下一秒鐘他就會吻住這個男人,內心隱隱的期待著被撕開身上單薄的襯衣,期待著自己被壓在對方健壯的身軀下,然後被對方徹底的佔有。只是卻咬著牙拒絕了這個男人對自己的邀請,他不能跟自己的學生做這種事情。

「為什麼不能……老師不是也喜歡我嗎……老師我好想要你……」男人把頭埋在細白的頸窩上,緩慢的磨蹭,低沉性感的聲音呢喃著,挑戰著谷雨薄弱的意志力。

「啊……」無法回答,噴灑在他白皙細嫩的脖子上的熱烈呼吸讓谷雨嬌喘出聲。推拒著男人的雙手也沒了力氣,只能軟軟的搭在男人的肩膀上。

「不……」男人已經緩緩的解開了衣服上的扣子,襯衣滑倒了腰上,他現在兩隻手勉強的掛著上衣,褲子被扔到一旁,修長白嫩的腿暴露在外面,豐滿挺翹的臀瓣被男人握在手裡揉捏,臀縫中間媚紅色的穴肉饑渴的蠕動著。

「怕被男朋友知道嗎?」男人見他還在下意識的躲閃,故意在他耳邊吹著氣。

「你放開我……不要這樣子……」聽到男朋友,谷雨柔弱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從剛才的迷亂中清醒了過來,明明有了戀人,卻跟自己的學生在教室裡面做著這樣淫亂的事情,而且他的內心卻並不抗拒,甚至主動迎合著。

「可是明明是老師勾引我的,不是自己坐在了我身上麼?」男人的鼻尖在嫩白的胸口上移動,深深的嗅著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沉醉在那誘人的體香之中。

「不是的……不是的……我……」想起剛才那一幕,谷雨明豔的臉上害羞的快要燒起來了,看著男人英俊的臉時不知為什麼竟坐在了他身上,柔軟的屁股摩擦著男人健碩的大腿,男人挺立的肉棒隔著褲子頂在他的臀縫裡讓他燃燒了最後一絲理智。

男人正挑逗著谷雨,這時扔在一旁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老師,接電話。」男人伸手把手機拿了過來,canovel.com看了看來電顯示,嘴角露出一抹帶著邪氣的笑,把手機湊到了他的耳邊。

「不行……不要……」也看清了是誰打來的電話,只好重複著拒絕的話,掙紮更加激烈了。他不能這時候接男朋友的電話,尤其是自己這樣淫蕩的姿態,心裡極為抗拒。

「那我接了?」男人悄悄的在他耳邊建議。

「給我!我接……」谷雨看男人竟真的要按下接聽鍵的樣子,忙拿過手機按了接聽鍵。

「小雨,在家嗎?」電話那頭的人十分溫柔的問詢道。

「我……啊……」他正要回答,誰知道男人把他抱著讓谷雨坐到了講臺上,整個人擠進雙腿間,嘴唇貼在他敏感的乳頭上開始舔了起來。

「怎麼了麼?」

「沒,沒有。我不小心磕到了……」努力的壓抑著急促的呼吸,看著男人的頭在自己胸前陶醉的舔著,粗糙的味蕾緩緩的滑過他的乳暈,刺激的他另一隻手緊緊的抓著男人的頭髮,上下起伏的胸膛也往男人嘴裡送過去,想要更多一些唇舌的撫慰。皮膚每一寸都像又細微的電流竄過,又麻又癢,興奮感愈加強烈起來。

「還在加班嗎?有沒有好好吃飯?」電話那頭似乎放心了一些,只是關心的問道。

「嗯嗯……我,我吃過了。」男人卻並不打算讓他好好回答,在滋潤過一個被舔成豔紅色的乳頭之後,男人的舌頭就漸漸的下滑,在腰腹間留下了一道溫熱的濕痕,這若有似無的觸碰讓谷雨又倒抽了一口氣,不過他並不能放任自己沉淪在情欲之中,他必須要讓自己清醒的接完這通電話,可是這卻不是他可以控制的,滑膩的腿根已經緊緊的夾著男人精壯的腰在無法控制的摩擦著,眼裡帶著潮濕的水光看著這個在自己身上不斷撩撥的男人,原本白嫩的身體泛著淡淡的粉色。

「你一工作起來就總是馬馬虎虎的,什麼時候到家?」

「嗯……」谷雨顧不上那頭的提問,光是抑制自己想要呻吟叫喊的衝動就已經花光了所有力氣,男人卻更為大膽的拉開了自己的雙腿並舉了了起來,只剩下尾骨頂在講臺上,他不得不用一隻手支撐住自己才能不倒下去。天色已經很晚了,外面只有黯淡的路燈照進來,讓他隱約看見男人把頭低了下去。

突然那剛才帶給他無比躁動的舌頭帶著潮熱的氣息塞進了他的臀縫中,他不經驚叫了一聲,飽含著濃濃的情欲,嬌嫩的穴口蠕動的更加急促,還想索求更多來自男人的刺激。

「怎麼了?」電話裡傳來詢問聲。谷雨這才想起他還沒有掛電話,只好強打精神繼續應付著。

「沒有,剛才,電燈閃了一下。」男人粗糙的手掌貼在滑膩的大腿上揉捏著,舌頭卻在他嬌嫩的後穴入口處像羽毛似的打著轉,順著穴口的褶皺一點點的滑過。

「嚇到了?」

「嗯……」感覺自己已經快要到極限了,後穴傳來的刺激幾乎要讓他瘋狂一樣折磨著他,谷雨想哀求現在這個在自己下身的男人用那根粗熱的肉棒狠狠的貫穿自己。

「沒事的,不過閃了一下而已。需不需要我來接你。」電話裡徵詢他的意見,又帶著無限的溫情。

完全沒有餘力去注意這些細枝末節的谷雨,只是在抵抗著這滅頂的快感,維持最後一絲理智。男人卻故意不讓他如願,在那輕柔的舔弄之後,男人更多的掰開他豐滿的臀瓣,把舌頭頂進了他豔紅的穴肉裡,他早已分泌出腸液的後穴在靈巧的舌尖上收縮著,卻只是把男人的舌頭夾進了更深的地方又滑出來,舌尖上粗糙的味蕾帶來高漲的情潮,他應該把雙腿併攏來抵禦這一切,只是誠實的身體卻還想得到男人更多的挑逗,不自覺的把腰往前送了過去。

「不用了。一會……就好……」咬著牙說出這句話之後發現男人又開始用柔軟的嘴唇包裹住了他的後穴,慢慢的吮吸著,後穴裡柔嫩的媚肉在感受到了那股吸力之後分泌出更多的腸液,在靜謐的教室裡發出淫靡的水聲,聽起來格外的刺耳。

「老師好甜……」男人在咽下谷雨分泌出的黏液之後,咬著他的臀瓣說道。

「那你先去忙,一定要注意休息。明晚再一起吃個飯吧。」電話那頭雖然有些不舍還是說出了道別。

「嗯。」谷雨顫抖著手掛了電話,剛才緊繃的身體在這一刻鬆懈了下來,手機瞬間掉在了地上。

「快停……啊……」和戀人通電話的時候,令人難以啟齒的地方卻在被學生用舌頭戲弄,巨大的羞恥感湧了上來讓他下意識的阻止男人的舉動,雖說體內的酥癢已經越來越強烈。

「可是老師這裡都快射了。」男人似乎已經知道他這些拒絕全部都是口是心非的掩飾,反而用手握住了他的陰莖。

「啊啊……哈啊……」男人不僅用手握住,還把他的陰莖放在手裡擼動著,媚穴裡還停留著男人靈活的舌尖,前端也被男人掌握在手中,雙重的快感讓他大腦一片空白,一股熱血直沖他的腦門,一時間射了出來。

濃郁的精液味道在兩人之間彌漫開來,男人的手上已經佈滿了白色的粘稠濁液。

「老師還說不想要嗎?只是被我舔了幾下就射出來了。」

「嗚嗯……」他在大腦持續的空白消失之後,又受到了男人的調戲,眼眶已經濕潤了,眼裡迅速的蓄滿了淚水,滑落下來,只是那嬌柔的嗚咽聲更加引起了男人的施虐欲。

「如果老師這麼不情願,那我也不會勉強的。」誰知道男人並沒有進一步的做些什麼,居然站到一旁。

「別走……」身體沒有了男人的觸碰和撫慰,谷雨還來不及想些什麼,就脫口而出了挽留的話。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之後他捂住了自己的嘴,淚水更加洶湧的濕了滿臉。

「老師是不是應該更有誠意一點呢?」男人早就料到已經被自己撩撥的無比饑渴的谷雨不會輕易讓自己走掉,可是卻也想讓谷雨心甘情願的被自己壓在身下,而不是一直口是心非的拒絕自己。

「求你……別走……我想要……要你……」他沉吟了許久,媚穴裡傳來的噬人渴望催促著他,心裡已經沒有了任何束縛。

「自慰給我看。」男人打開了燈,明亮的白熾燈瞬間亮了,刺眼的光線讓谷雨緊緊的閉上了眼睛。適應了之後,看見男人好整以暇的在他旁邊看著自己,等著自己的動作。

「嗯……」雖然無比的羞恥,可是想要的欲望已經戰勝了一切,谷雨只好翻身跪趴在了他平時講課的講臺上,一隻手支撐著身體,另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的胸前揉弄著剛才被男人舔過的乳頭,那豔紅色在他的搓揉下很快變得更加紅腫了,像一顆紅潤瑩亮的櫻桃挺在胸口,接著他又把手滑到了自己白嫩滑膩的翹臀上,纖細修長的手指無力的揉弄著早已濕滑黏膩的豐滿臀肉,順著已經被男人舔的松軟的穴口探進了一根手指,淺淺的在裡面聳動著,只是這樣卻完全不能讓谷雨得到滿足,嫩穴反而更加空虛的收縮著,谷雨側過頭看著呼吸更加粗重的男人,惺忪迷離的眼睛裡盛滿了濃烈的渴求,不顧羞恥的張嘴說道:「幫幫老師……好想要……啊……」

「你平時做愛都叫你男朋友什麼?」男人的呼吸粗重了許多,他現在就想沖上去把這個妖豔誘人的騷貨操到暈過去。

「老公……我想要……快用你的……你的大肉棒插進來……」他擺動著水蛇一樣的腰,另一根手指也伸進了嫩穴裡,軟嫩的穴肉裹著在裡面攪動的手指饑渴的收縮著,已經被他擴張好的嫩穴此刻早已做好了所有迎接男人肉棒的準備,腸液隨他手裡的動作貼著他嫩白的大腿流到了桌面上,手指的深入傳來咕唧的抽插聲,閃著淫媚光澤的穴肉和他軟糯放浪的嬌嗔早已經壓垮了男人的神經,男人一把扯過他,把他揉進懷裡親吻著他嬌豔欲滴的柔軟唇瓣。

「唔嗯……嗯……」谷雨再次感受到男人的體溫時,那種熨貼在自己身上的溫度讓他愉悅的一陣輕顫。雙手在男人精壯的後背上撫摸著,感受著男人結實的肉體。

「想不想要老公操你,嗯?」男人鬆開了他紅潤的嘴唇說道。

「想……想讓老公用大肉棒操我……狠狠的操我……」沒有了顧慮和矜持,把最原始的欲望在男人耳邊傳達了出來,軟嫩修長的腿已經攀在了男人的後背上,腳跟抵著男人想讓他更加貼近自己。

「我就說老師是個騷貨……」男人極為滿意自己的調教成果,抱起了谷雨,讓他只能緊緊的抱住自己。

「啊……老師是騷貨……老師裡面好癢……快進來……」谷雨難耐的在男人懷裡扭動著身體。

男人火熱硬挺的肉棒順著他早已一片狼藉的媚穴插了進去。兇狠的在媚穴裡衝撞著,在頂到全身顫抖的一點時,男人更加賣力的朝那一點研磨抽插,讓懷中的人嘴裡一直高聲浪叫著。

「啊啊……老公……老公好會插……哈啊……還要……」

「嗯……啊……好快……老公好厲害……」

「啊……操到……操到那裡……啊……用力……」

「要射了……啊……」谷雨感覺到鈴口一陣酥麻時,後穴緊緊的夾住了男人的肉棒拼命的往裡收縮著。

「要不要老公射在裡面……」

「要……要老公射在裡面……」谷雨附和著男人隨後再次射了出來。

一陣微涼的黏液噴灑在了體內,那液體貼著火熱的壁肉上帶來一絲高潮後的快感。

「把自己射的吃了。」男人沙啞著嗓子命令道。

「唔嗯……」谷雨順從的用手指抹著身上的精液,津津有味的舔了起來,嬌豔的紅唇含著白皙的手指,從指根舔到指尖,又把手指放在嘴裡模仿著抽插的動作吞吐起來,眼神裡帶著魅惑的的欲望看著男人,這一切都衝擊著男人的視覺。

「真騷。」男人愉悅的把谷雨推倒在離講臺最近的課桌上,雙手舉過頭頂,壓著他的手腕,下身還沒拔出來就再一次在他身體裡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頂的他浪叫不已。

「老公……啊……」

「好深……哈啊……嗯……」

「啊……老公……我還要……嗯……」

男人享受著他的迎合,快速有力的操著他,白嫩的屁股被拍打成了嫣紅色。可是一波接著一波的強烈快感卻讓谷雨幾乎瘋狂。就在他沉淪在情欲當中時,男人卻突然把肉棒拔了出來,谷雨不解的看著男人,眼裡滿是焦急和渴望。

「老公……」谷雨委屈的帶著哭腔說道道,屁股因為突如其來的空虛在課桌上磨蹭著。

男人卻並不回應,只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粗大雄壯的肉棒挺立在胯間,暗色的眸子看著他。

意識到男人的目的,只好強忍著體內叫囂著的欲火,跪在了男人的腿間,蔥白的手指捧著男人的碩大來回摩擦著。男人並不止想要這樣,他沙啞著說:「含著,舔舒服了再操你。」

「唔嗯……」谷雨乖順的低下頭,嬌豔的紅唇在龜頭上輕柔的吻著,舌頭在鈴口處劃著圈,並不時用他瀲灩水光的眸子抬眼去看男人。剛剛還在體內衝撞的肉棒帶著谷雨體內的黏液,混合著男人自身精液的味道,一股腥臊的味道充斥著他的口腔,讓他心癢不已,下身的水再次溢了出來,自己前端的肉棒也已經滲出了些許前液。佈滿了青筋的壯碩肉棒在他唇舌的舔弄下泛著水潤的光澤,谷雨帶著無比享受的表情陶醉在男人的氣息當中。兩隻手握著男人沉甸甸的囊袋撫摸著,在他口中的肉棒似乎又膨脹了一些。男人的龜頭頂在他的喉嚨口時也只含進去了一半,男人的肉棒隨著他頭的擺動在他嘴裡進出著。

可是他卻並不能僅僅滿足于給男人口交,男人也並沒有讓他停下來的意思,谷雨只好鬆開已經酸痛的嘴,開始討好的去舔男人的手指,含糊的哀求道:「老公……後面癢……操我……」

「自己來。」男人的聲音充滿著誘惑,谷雨跨坐在男人的腿上,那根肉棒重新頂進後穴裡時,谷雨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喟歎,他自己上下聳動著身體,剛才谷雨已經射了兩次,現在情欲也沒有得到紓解,全身都是軟綿綿的,那根肉棒只是在他身體裡淺淺的研磨著,並不能緩解體內的酥癢,這種感覺快要把他逼瘋了。

「嗚……求你……操我……操我……」無力的動著身體,谷雨撒著嬌說道。

「操你哪裡……」男人看著谷雨飽受情欲折磨的可憐樣子,下身往上頂了頂。只是這瞬間的力氣就讓他迅速的射了出來。

「啊……老公……用肉棒……操……操我的騷穴……」谷雨後穴因為射精緊緊的夾著男人的肉棒,那已經變得稀薄的透明精液噴在了男人的下巴和胸口上,一邊說著一邊用嘴去舔,下身也還是前後磨蹭著。

男人在他這一些列的舉動之後也不再逗他,搓揉著軟嫩的屁股,肉棒開始在後穴裡激烈的抽插著,讓他尖聲浪叫著,雙手緊緊的環住男人,嘴唇也在男人的肩頸上胡亂的啃咬著,發洩著無與倫比的快感。

直到谷雨意識早已模糊的時候才感覺到男人把肉棒拔了出來,後穴裡的腸液混著精液從紅腫的穴口湧了出來。

剛才激烈的性愛讓他縮在男人懷裡回味不已,感覺到男人抱起他,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第二章 善用廁所

谷雨鎮定的走上了講臺,只是心裡卻無比的慌亂,他能感覺到那個男人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又想起昨天在這個地方縱情的和自己的學生沉浸在性愛當中,谷雨覺得身上竄過一陣電流一樣,連忙低下了頭。手碰到的地方仿佛還殘留著倆人滴下的汗水和精液,嚇得忙抽回了手。見下面的學生們都沒有察覺出一樣,讓前排的同學把試卷發了下去,幸好今天是考試,不然真的沒辦法這種狀態下講課。

可是當教室裡一片寂靜的時候,那個男人卻並沒有跟其他人一樣低下頭做卷子,而是仍舊直勾勾的盯著谷雨,那灼熱的視線像是要把他扒光一樣,谷雨只覺得後穴開始收縮起來,再一次回憶起昨夜的瘋狂行徑,谷雨換了姿勢坐好,雙手卻情不自禁的夾在了大腿間。

男人的舌頭情色的舔過了他的腿根,粗糙的指尖在他的乳頭上揉捏著,還有健碩的胳膊緊緊箍著自己纖細軟嫩的腰肢。這些回憶就像潮水一樣鋪天蓋地的湧過來,幾乎要把他淹沒。谷雨現在就想讓男人把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操他,用那根碩大的肉棒貫穿他泛著濕意的鬆軟後穴,他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不再去看那個男人投來的目光,可是身體卻無比誠實的有了反應,雙腿緊夾著摩擦,挺翹的屁股也不自覺的輕輕扭動著。

谷雨只好匆忙的走了出去強撐的讓一個老師幫他看著以有事為由匆忙走進了廁所裡,關上門之後他才不再緊繃自己,放鬆下來。

顫抖著雙手拉下褲子拉鍊,不出意料的看見自己的那根已經硬了,把粉紅色的女式丁字褲頂了起來。這條內褲是今天早上男人讓他穿上的,他滿臉通紅的穿上了這條幾乎只有兩根細帶的粉色內褲,隨時都能感覺後面那根布條在他後穴上緊緊的勒著摩擦。脫了自己的褲子,一隻手撐著牆,一隻手顫顫巍巍的撫摸著自己柔嫩渾圓的臀瓣,想像著男人粗暴的揉捏著自己,把臉陷在自己敏感的臀縫中間吮吸舔舐著,只是這樣想著,他渾身一個顫抖,前端就激動的射了出來。

谷雨失神的望著牆上的濁液,手上的動作卻無法停下來,僅僅想著昨天男人對他所做的一切他就恨不得跪在地上懇求對方操自己。他忍著強烈的羞恥,想像對方命令自己吃掉自己的精液。伸出手蘸了一點自己的精液湊到嘴邊,癡迷的舔了進去。

可是自慰卻使他更加想念男人狠狠的抽插,後穴的黏液早已浸透了丁字褲,正濕濕的貼在自己的臀縫中,讓他更加不適。情欲的衝擊讓他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著,他幾乎要為自己心裡的渴求哭出來,淫蕩的身體只是在男人上過自己一次以後就再也無法停止。

正在沉浸在對男人的思念中時,門外突然傳來了響聲,谷雨驚慌的試圖拉上已經滑落的長褲,誰知他剛才並沒有關上門栓,門竟然從外面被打開了。谷雨正彎著腰時走進來的人已經從他背後抱住了他。火熱的氣息迅速包裹了他,卻也帶來了更為驚恐的感受,如果自己這副樣子被人看見的話。心臟似乎被緊緊的捏著,他連忙回頭,卻看見自己剛才正想著自慰的對像正笑著看他。谷雨緊繃的身體在看清男人的一刻立即放鬆了下來,幾乎是癱軟在身後的男人懷裡。

「老師在幹什麼。」男人語氣十分冷靜的問道,手卻已經在他的腰腹間摸索起來,他早已沒了剛才的慌亂,取而代之的是見到男人之後再次逐漸升騰起的欲望。

「我……」他剛想說自己沒幹什麼,只是看著男人的表情他知道必須取悅男人,對方才會滿意,他咬了咬下唇再次開口道:「我在……嗯……想你……自慰……」被男人摸的呼吸不穩的他,難耐的在男人懷裡扭動著。

「怎麼做的?」男人聽到他意外的坦誠,果然愉悅的放緩了語氣,薄唇湊近他的耳廓低沉的問道。

「我……摸自己的乳頭……啊……和,和屁股……想著你在舔我……就射出來了……」複述著自己剛才無比羞恥的行為,他感到更加難堪,只是卻又隱隱帶著令人興奮的極度快感。

「好乖。」男人更為愉悅了,看到懷裡的這個人已經徹底淪為欲望的奴隸,用牙輕咬著他的耳垂,舌頭探進了他的耳廓中。

「啊……」剛才還在想著男人的身體此刻被摟在對方懷裡撫慰著,他能感到男人的肉棒隔著長褲傳來的熱度,硬硬的頂在他挺翹渾圓的臀瓣間,他屁股往後迎合著,剛才早已滲出許多腸液的媚穴在感受到熟悉的熱度之後早已興奮了起來,他內壁裡的軟肉都在蠕動著,急不可耐的期待著男人的肉棒狠狠的插進來安撫他。他雙手掰開自己的臀瓣,嫣紅的媚肉裡淌著晶瑩的腸液,順著他白嫩的腿根滑了下來,迫不及待的想用自己的後穴去包裹住男人抵在穴口的熾熱肉棒。

男人看到他淫蕩的樣子毫不猶豫的扶住壯碩的肉棒頂進了他的穴裡。

「嗯……老公……」他心靈和身體上的空虛在這一刻被填滿了,極度歡愉的扭過頭去吻著男人的嘴唇。香滑的舌頭在男人嘴裡翻攪,雙手更加用力的掰著自己的臀肉,想讓那根肉棒更加深入的撞進他的身體。

「啊啊……哈啊……騷穴要壞了……嗯……」因為男人激烈的衝擊,他放浪的呻吟一聲高過一聲的從嘴裡喊出來。身體完全沉淪在噬人的情欲當中。

「我要操爛你這個騷貨。」男人沙啞著聲音說道,下體重重的在他身體裡撞擊著,享受著平時一本正經的老師在自己的胯下的放浪形骸。看見他淫蕩魅惑的勾引自己不斷的在他的淫穴裡律動著,男人心中的欲火越燒越旺,只覺得不管怎麼樣都要不夠這個騷浪的老師。

不知男人在他身體裡射了多少次,直到他前面什麼也射不出來的時候男人才把肉棒從他已經紅腫的鬆軟媚穴裡拔出來,濃白的精液隨著腸液一點點的從顫抖的穴口滲出來,粉紅色的丁字褲早就濕的一塌糊塗,沾滿了兩人粘稠的體液,狹小的空間裡盡是情欲的味道。

他閉著眼,身體抖動著,還沉浸在剛才銷魂蝕骨的高潮之中,男人的侵佔讓他十分迷戀。

第三章 校長室

他惴惴不安的打開校長室的門,他剛來學校工作還不到一年,這次卻聽說校長找他談話,心裡確實有些慌。

剛關上門,就看見校長正坐在寬大的老闆椅上,諱莫如深的看著他,讓人猜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

「校長,您找我。」他問道。

「谷老師,你今天監考的時候出去了?」

「呃,嗯,有點事。」他聽見對方的問題,驚疑不定的答道,內心的不安感又加重了許多。

「那……」校長看他露出焦急的表情,更是扯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說道:「廁所裡的就是你了。」

「不是……」這句話在他聽來無異於在耳邊炸開了一道驚雷,只是臉色發白的否認道。

「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我……我會辭職的。」他囁喏著說,聲音都無法控制的顫抖著,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嚴重,勾引自己的學生跟自己做愛,對方還只是未成年。他不知道面前這個中年男人想要做什麼,從他進來開始對方的態度就十分難以捉摸。

「辭職?我沒打算讓你辭職,太浪費了。」校長還是保持著同一個語調,說出的話卻越來越讓他感到費解。

「您是什麼意思……」

「平時看你沉默寡言,私底下怎麼跟個欠操的婊子一樣。」

「不是的。」對方粗俗的言語讓他臉一紅,開口爭辯道。

「那昨天在廁所浪叫,求學生操的騷貨是誰。」校長反問他。

「沒……」明明應該排斥,可是聽到這些侮辱的詞語,他夾緊了雙腿,一種奇異的感覺在心裡蔓延開。

「你是不是下面那個洞沒男人捅就饑渴難耐,是不是想讓全校的男人都來滿足你,把你的騷穴操爛。」

「嗯……」聽著他說出越來越不堪的話,他只覺得快感更加強烈了。雙手只好緊緊的絞在一起,克制自己想撫摸自己的衝動。腦海中浮現出校長說出的場景,數不清的男人手在他身上撫摸著,還有濕潤的嘴唇和火熱的肉棒摩擦他的身體。他的下身已經悄悄的硬了起來。

「坐到我腿上來。」校長看出這個騷貨已經被自己的話撩的情動了,於是命令道。

「我……」他沒想到對方會提出這種要求,內心的渴望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卻下意識的搖著頭。

「那看來你想讓我用別的方法處理這件事咯?」

「不是的!」他抬起頭用那雙泛著春水的桃花眼看著校長,緩慢的走到了對方的面前。當他嬌軟的翹臀坐到校長的大腿上時,一股成熟男性特有的味道頓時包裹了他。他不自覺的伸出雙手環住了校長的脖子,身體依偎在對方懷裡。

「接下來怎麼做呢?谷老師。」校長低沉沙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是與學生不同的魅惑,引誘著他。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