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同樂(大亂倫)

劉海雙手還捏著王嫂的木瓜大乳房,嘿嘿笑道:“哦……你們都來了。我們兩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來,還望夫人您見諒啊!”王嫂的陰道的淫水還流著,順著插在裡面的雞巴滴在地板上,大家見了都忍不住了,也沒說什麼了。

李花見了也不禁淫笑:“我們一進門就聽到有人叫‘哎喲老公啊……我的陰精出來啊……’是誰啊?”

王嫂笑道:“太太你就不要笑我了,待會兒啊,我們少爺還不是要操你的大肉穴?到時候我想你叫得還比我淫啊!”

李花一笑,上去抓住塑料雞巴:“好你個王嫂,和我老公操了穴還敢說老娘啊,看我弄死你!”說完狠狠地往王嫂的陰道裡抽插起來,自己還伸出舌頭舔著兩片粗大紫黑的陰唇片:“唔……這陰唇媽的比我的還大啊!唔……老公你也別停啊,咱們玩死這淫貨。”

劉海淫笑向呂紅道:“小紅啊,來讓公公親親啊……小波你也別閑著啊,看你媽那淫樣……來一起玩啊!”

呂紅笑著扒光了衣服坐在劉海的身邊,兩人摟著親吻起來。劉海捏著呂紅的奶頭笑說:“哦……還是咱們媳婦的乳房好啊!真嫩!好滑啊……”

劉波從後面扒了母親李花的衣服,跪著舔起了母親的大肥穴;劉海的雞巴操著王嫂的屁眼,手卻摳著媳婦呂紅的肉穴;李花幫王嫂抽插著陰道,兒子還舔著自己的肥穴,不時還用手指狠狠的摳幾下,一家人真是淫亂至極。

這個時候,連劉海的女兒劉芳和他丈夫呂強也進了屋。這呂強不是別人,正是呂紅的大哥,也是劉海這個銀行行長一手提拔的辦公室主任,是大家亂倫的成員。

劉芳和呂強見了哈哈大笑:“哎喲啊……看咱們家都成什麼了?亂倫操穴大會啊!”

李花回過頭淫笑:“死丫頭,還笑!你的穴也不也是讓你爸爸和大哥給操爛了嗎?嘿嘿……”

呂強淫笑道:“媽啊,今個我讓小芳給爸操,你的大肉穴也讓我來操操啊!小波,怎麼樣?”

劉波一笑:“沒問題,我也好久沒操咱們小芳的嫩穴了。”

劉海笑說:“還嫩穴啊?還不給呂強這小子給操闊了!”

劉芳淫笑:“爸爸你壞……來,女兒讓你摸摸我的嫩穴……”說著就走了過去,扒了衣服張開腿露出可愛的嫩穴,兩片小陰唇早就濕潤了,粉紅的陰道裡也流著淫水。劉海伸手摸了摸,笑說:“哎喲……還是咱們女兒的淫穴嫩啊!可真滑。”

呂強也扒光了衣服,和劉波一起抱著李花捏乳房、摳肉穴。李花淫笑:“好了,人都齊了,我看大家就開始淫亂吧!走,上咱們家的‘擂台’去。”大家都大笑起來。劉海從王嫂的屁眼裡抽出自己的大雞巴,雞巴紅紅的,全是屁眼裡的肛液,自己見了也淫笑:“媽的,王嫂的屁眼裡的水也不少啊!”說完還狠狠地捏了一把王嫂的大奶頭。王嫂更是淫,雞巴還插在肉穴裡,連拔也不拔了,夾住就起來。

大家一起上了二樓,開了一間房,看見一張至少是用十張大床合的超級大床,還真挺像是擂台呢!大家一開始就亂了,劉海抱著自己的女兒親吻著,手指挖著呂紅的陰道:劉波和呂強一起抱著母親李花,一人猛吮一邊大乳房,手也狠狠的挖著肉穴;王嫂用力擼著兩人的大雞巴……

李花這時候坐起來淫笑說:“好了,大家就開始操穴了吧!”劉海嘿嘿淫笑道:“好,我操咱們的寶貝女兒。”劉波:“不行!爸,您還是先操我老婆吧,讓我先操妹妹。”他馬上拉過劉芳在肉穴上舔了起來。劉海:“媽的!好,老子就把小紅給操翻了穴……”他也把小紅拉入懷裡。

呂強笑道:“嶽母大人,你的大騷穴我就來操哦!王嫂,你也來玩嘛!”說完,抱著李花親吻起來。

王嫂淫笑著說:“我啊,早就想和姑爺你操穴了……啊……啊……哎喲!這雞巴可真大啊!操進穴裡還不爽死了?唔……龜頭也這麼大……”她邊吮吸著雞巴,邊用手挖著李花的淫穴,把李花的淫水挖得是“嘩嘩”的流:“哎喲……王嫂這淫貨可真會玩穴啊……用力往裡面摳啊……陰蒂啊……啊……”

李花再也忍不住了,把呂強推倒便蹲了上去,王嫂笞÷狼康拇蠊暉誹蛄思?下,把自己的口水吐在李花那黑紅的陰道口上,然後塞進龜頭,淫笑著道:“好了,夫人,你們就好好的干穴吧!”李花大屁股“噗滋”一沈,覺得自己的陰道一漲,一根火熱的雞巴插進了自己的穴裡,大龜頭頂在子宮上,不禁大叫:“哎喲……好女婿啊……你的雞巴可好大啊……把媽的肉穴撐裂了……用力頂吧……媽要你狠狠的操穴啊……啊……”

劉波和妹妹劉芳聽了直笑,劉波說:“大家看咱媽多淫啊,canovel.com和小芳的丈夫操上穴了啊!”劉芳抓著大哥的雞巴也淫笑:“咱家的人不都這樣嘛,看,咱爸還和你老婆操上了呢!就咱們還沒有對上雞巴肉穴了……哥哥,你快操妹妹的淫穴吧!”

劉海的雞巴“噗滋、噗滋”的邊在媳婦的陰道裡抽插著,邊笑著說:“就是啊!小波,你就快操你妹妹的淫穴吧!看,爸都把你老婆操出那麼多水來了……嘿嘿!小紅的還真的嫩啊……啊……啊……”

小紅邊挺著陰戶,邊淫笑道:“看你說的,還不是咱爸的雞巴粗,把我淫穴裡的淫水給抽出來啊……啊哎喲……爸,用力操我的騷穴啊……啊……”劉海捏住小紅的乳房,雞巴就像是拉風箱似的“咕滋咕滋”直響。

劉波見了也不舔小芳的穴了,把妹妹的屁股抱起來,用龜頭在陰唇上磨了幾下就是一頂,“噗滋”雞巴直插入了小芳的陰道裡,“咕滋咕滋”的抽插起來。手也不閑著,伸過去撈住劉芳那兩個有著李花母親遺傳的大乳房,狠狠地捏著:“啊……還是咱們小芳的淫穴嫩啊……操著爽啊……這奶房也夠粗的,和咱媽的有得比呢……嘿嘿……啊……”

劉芳把大屁股往後頂,也叫著:“哎喲……哥,你的雞巴也大啊!把妹的肉穴都擠滿了……龜頭又操進子宮口裡去了……媽媽你看,哥哥他操死我了……”

李花淫叫答道:“啊……哎喲……小芳啊……你老公的雞巴還把媽媽的陰道給操壞了……啊……好女婿啊……媽的陰精快讓你這大雞巴女婿操出來了啊……啊……”

呂強從下面頂著李花的穴,手狠狠地捏弄著兩個巨乳,笑說:“劉波……你干我老婆,我干你媽……嘿嘿……嶽母大人的穴水真是多啊……滑得雞巴都使不上勁了……”

李花笑著打了下呂強:“你小子盡顧說,快操啊!啊……哦……把我子宮給操開了,你還操啊……啊……”

王嫂在三對淫亂的男女之間不時舔舔李花和呂強的淫穴、雞巴,不時又用自己的大陰戶幫著劉波頂撞屁股,還爬到劉海身邊讓他邊操呂紅的穴邊摳自己的陰道。這騷貨可淫了,她趴在李花的陰戶前,看著呂強的雞巴在陰道裡一進一出的把李花兩片紫黑的大陰唇弄得是一翻一合,連陰道裡的嫩肉也給帶出了一截。

王嫂一手用假雞巴在肉穴裡抽插,又伸出舌頭在李花和呂強的性器上舔著:“唔……啊……夫人你的淫水可真騷啊……又出了……”她抓住了呂強的大卵泡揉著,弄得呂強呀叫著:“哎喲……王嫂你可真好啊……爽死我了……我操……操……”自己的雞巴更加賣力地在李花的陰道裡抽插著,龜頭次次頂進了李花的子宮裡,又狠狠地轉幾下。

李花:“媽啊……這阿強的龜頭太厲害了……啊……媽的陰精液來了啊……用力啊……對,往子宮裡操……不行了……來了……哦……”呂強覺得李花的子宮不住地收縮著緊吮吸著自己的龜頭,他叫道:“啊……媽啊……好爽啊……把我龜頭吸住了……啊……”用力頂住李花的子宮口,李花的陰精“咕滋咕滋”的噴出了,濃濃的燙得呂強一抖,他趕緊收縮肛門定住。

李花:“啊……出精水了……我來了……啊……爽啊……哦……好女婿,把我的陰精水給插出了……哦……”邊淫叫邊打著擺子,呂強用手頂著李花不讓她躺下。王嫂見從兩人的性器間流下了白濃的陰精,自己一邊加快手裡假雞巴的抽插速度,一邊把流下的淫水陰精舔吃了,“唔……夫人,你們兩人的淫水精液還真騷啊……好多哦……”自己的高潮也來了,癱倒在床上,陰道裡不住地流出淫水。

呂強還不等李花回過神來,猛的一翻身把李花掀倒在床上,狠狠地在她陰道裡抽插起來。“哎喲……你這小子,媽的淫水還沒有流完呢……啊……操死老娘了……啊……這水又來了……”

劉波在母親和妹夫的淫叫聲裡把劉芳的嫩穴也干得是“噗滋、噗滋”直響,“嘿嘿……妹啊,你看你老公把咱媽的陰精給操出來了,我還沒有把你的水操出呢!我操……操死你這小嫩穴……”

劉芳聽了母親和丈夫的淫亂的話,也不禁來了:“哎喲……大哥啊……你就狠狠地操小妹的嫩穴吧……我也要出水了啊……啊……快啊……用力操吧……來了……哦……我死了……”劉波把雞巴頭狠狠地頂在妹妹的穴心上,手用力捏住奶房,享受著被熱陰精的衝洗:“哦……小芳啊……你的精水好燙啊……大哥我爽死了……還有啊……啊……”

劉芳出了陰精,竟然趴在了床上,劉波大叫:“哎喲!你把大哥的雞巴給折斷了啊!”大家聽了淫笑不住。

呂紅的騷穴給公公的大雞巴磨得火熱麻,淫水一個勁的流出陰道口:“啊……好公公啊……媳婦的陰精也來了……快操!操啊……我出了……來了……用力操死我吧……啊……啊啊……”自己的陰精也從跳動的子宮裡噴在了劉海的龜頭上,劉海“哎喲”一聲:“好燙的陰精啊!我操死你這淫貨……啊……”

大床上的七個人都抱著、淫叫著,大夥見呂強還干著李花的騷穴“噗滋、噗滋”的,自己的雞巴都又硬了起來。劉波把妹妹翻過了身,接著就操了起來;劉海也讓呂紅把大屁股翹起,自己抓著雞巴往肉穴抽插;呂強的雞巴在李花的陰道裡可是一下比一下狠啊,把李花的肉穴都給操翻了,兩人的陰毛都是淫水陰精,小腹的撞擊發出“啪啪”聲,大卵泡有力地打擊在李花的肛門上。

“啊……媽啊……咱們操得可真是爽啊……我的雞巴讓你的大肉穴給套死了……快夾我的龜頭啊……子宮……對……用力吮吸……啊……”

王嫂爬到了劉海和呂紅那邊,從後面抱住了劉海,用自己肥大光潔的陰戶狠狠地撞擊著他的屁股,劉海的雞巴可就操得更加深了,呂紅哪忍得住啊:“哎喲……怎麼那麼狠啊……公公,你把媳婦的穴給操裂了……哎喲……王嫂,你可玩死我的小騷穴了……”

劉海回頭和王嫂相對淫笑著親了一下,說:“小紅啊,王嫂也是為你爽啊,你就讓公公狠狠地操你的穴吧!嘿嘿……”

劉波和小芳操了一會,劉芳叫道:“不行了……哥,你的雞巴好大啊!妹妹的陰精水又要出來了……啊……哥,別停啊……妹妹要來了……快啊……啊……啊……啊……”劉波聽了,更加狠更加快地抽插著小芳的嫩穴。

小芳最後尖叫一聲:“來啊……精水出來了……啊……哥哥啊……小妹讓你操死了啊……”劉波也覺得自己的精水快來了:“小芳等我,咱們一起出啊……啊……來了……小妹,哥的精液射出了……啊……啊……唔……”劉波的龜頭一吐,把濃濃的熱精水射進了妹妹不住跳動的子宮裡,兩人的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到達了性愛的高潮,抱著不動親吻著。

劉海聽了,雞巴不禁也想射了,叫著:“好……媳婦啊……公公的精液也要出來了……你用力吮吸我的龜頭啊……啊……”呂紅馬上運力在子宮上狠狠地吸著龜頭,陰戶不住地往後頂,邊叫著:“別……我還沒有來呢……快插我的穴啊……快……王嫂你用力頂啊……”王嫂見呂紅那麼淫,便用自己的大陰戶猛頂劉海的屁股,“啪啪”直響,劉海的雞巴隨聲在小紅的子宮口狠狠地轉磨著。

呂強這邊也操到了高潮,雞巴把嶽母李花的陰道都操紅了,淫水“滋滋”的流出來,李花這時候也是含糊地淫叫著:“啊……死了……又來了……雞巴用力啊……媽的陰精水要出來了……啊……哦……天啊……來了……啊……”呂強被嶽母子宮裡衝出的陰精液一燙,自己的龜頭跳了幾下,他硬是把龜頭擠入了子宮裡才噴出了濃濃的精液。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