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奇

作者:毛毛

(一)艷友相遇

喧鬧的都市人來人往的,我又回到了我可愛的家。這一別就是四年,看看如今這座城市確實有太大的變化,門前的樹長高了,記得我走時它剛剛種上,古老的台階有些鬆動,當年樓中的叔叔阿姨也變得蒼老了許多,哥哥姐姐也都全成家了。我向他們打招呼,他們只是點頭笑應,並沒有認出我究竟是誰,331這個門牌便是我家了……

轉眼我已經回家兩天了,這天我閒著無聊便乘車去舊校玩。這裡變了,樓裝修新了,我慢慢地上了樓,細細的回味著當年的情景,那令人難忘的一幕幕不時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覺得好笑……

「韓輝」

誰在叫我?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我抬起頭,是個女人,好面熟啊,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不一會兒,那女人跑到了我面前,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風衣,留著齊肩的頭髮,長相屬於中上等,眼睛大大的,只是皮膚有些黑。

「我叫你,你怎麼不吭聲啊?」那女人疑惑地問。

「我……你是……?」我吱吱唔唔地說。

「怎麼,你連我都忘了是誰,我是王珊啊」她有些不大高興。

「噢,原來是你,哎喲,你的變化可太大了。」

「你不也一樣嗎」我費了好大勁才認出來。

我倆席地而坐聊了起來,我問她怎麼會來這的,她說是閒著沒事來玩玩,倒和我不謀而合了。她又問我現在在哪裡發財,我說我現在在海南一家公司當按摩師,緊接著又問她,她搖搖頭說:「你比我強多了,我現在沒工作,先靠老公養著。」

「啊!你都已經結婚了。」

她對我笑了笑沒說什麼,我們又聊了一陣兒,王珊拉起我的手說:「走,到我家去玩吧。」

「這合適嗎?你丈夫會不會……」

「沒事,他那人整天不著家。」

我心想:「也好,反正也沒事幹。」

的士把我帶到了她家,她家挺有錢的,四室一廳,她給我拿了些飲料,我們邊喝邊聊了起來。

「天氣可真熱啊」王珊說著脫去了外面的襯衣,裡邊只穿著一件白綢子的小衫,可以很清晰地看見她裡面穿的深黑色的奶罩,這時我才發現我的這位老同學的身材早已是豐滿了起來:她的胸脯鼓鼓的;腰枝纖細;曲線優美的肥臀微微上翹。

「你不熱嗎?」她問。

「還行啦。」她接著又問:「對了,你在海南學了那麼多年的按摩,手法一定不錯,canovel.com願不願意給我也服務一回呢」她淫穢著望著我。

「這個嘛……礙…可是……」

「怎麼,怕我不給你工錢嗎。」說著從抽屜裡取出了200元遞給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如果你老公突然回來撞見了怎麼辦?」

她笑著說:「不會的,我老公他自己還經常出去拈花弄草呢,料他也不敢管我,快點開始吧」接著她背過身去,脫去了胸前的小衫,解下黑色的奶罩,褪下了長褲,身上只留了一條透明的針絲褲頭,勉強遮住了私處,趴在了沙發上,回頭對我說:「快點來啊」

「好的,好的。」我趕忙脫掉大衣來到她跟前。

此時她已似裸體一般,週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股誘人的香氣。我心想:「今天可真是沒有白來。」我開始在她身上進行按摩,雙手在她的背部、腰部、頸部、大腿,臀部上用力地滑動著,她的肌膚相當的滑膩。

她晃著頭呻吟著:「哎喲……好舒服,嗯……礙…往下一點兒,對了,就是那兒……好爽,哎……」

忽然她轉過身來,雙手勾住我的脖子,臉帖在我耳邊說:「我的前面也要按摩一下嘛」

「當然行了,不過嗎……前面可要用嘴才行噢」說著我的手已經撫向了她的小腹。

她吻著我的臉,嬌裡嬌氣地說:「小色鬼,就依你說的,快點動嘛」

我脫去了上衣,光了膀子,下身只留一條小褲衩,由於剛才受到了刺激,我的那根大雞巴早已挺得豎直了,把個王珊看得直嚥口水。我飛速撲到了她身上,狂吻著她緋紅的臉蛋、性感的嘴唇,她的雙手也擁住了我的臂膀。我順著她的脖頸往下吻,吻到了她的胸脯、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豐滿而富有彈性,兩粒褐色的乳頭已高高地挺起,我興奮的把臉緊貼在她的乳峰上,把兩個肥大的奶子擠得凹凸不平,我又用嘴猛烈地拱著,用口吮吸著它們,長長的舌頭舔著那顫動著的乳頭,用牙齒咬著,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將要渴死的人找到了源泉一般。

「礙…小乖乖,輕點,噢……奶頭都快被你咬掉了,快,我要……我要嘛……快讓我也爽爽吧!嗯……哎……我受不了」她亂扭著屁股,狂擺著頭。

我繼續吻著,小腹、大腿,最後該是她誘人的「仙洞」了。我慌亂地扯掉她的內褲,擗開了她的雙腿,剎時,她那迷一般的「仙洞」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烏黑的陰毛像一簇簇戎草生長在兩腿間,那泛著紅潤的大小陰唇微微外張,似乎還在冒著熱氣,鮮紅的陰蒂充血後鼓脹,一條溪水由穴口緩緩流出。

我被這奇異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住了,我再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慾望,把頭探到了她叉開的雙腿間,貪婪地吮吸著小溪,舌頭很努力地伸入小屄中,又用牙齒輕輕咬住她的陰蒂。

此時她已是汗如雨下了,吟聲震天:「礙…要死了,再深點,用勁兒,好哥哥……我快受不住了,快把你的也給我玩玩吧!爽死了……」

又呆了一會兒,我站起身來,脫掉了褲衩,把那根早已挺得漲緊的大雞巴伸向她面前,王珊就像個沒奶吃的孩子見到了奶瓶一樣,雙手死死握住,大口地吮吸起來,一會兒又吐出來用牙咬,用舌舔,有時還拿著雞巴往臉上亂塗。

「噢……好妹妹再快點,再用點勁兒,爽死哥哥了……」

過了一陣兒,我又言道:「行了,該幹正事了。」

王珊叉開了雙腿,小腿架在我的肩上,我把雞巴對準她的穴口,臀部向前一挺,「噌」的一聲插了進去。王珊的身體立時一抖,淫喊道:「礙…礙…好大喔……好壯!快,快,快動礙…」

我雙手抱住她的腰,飛快地抽插起來,每插入一下都使她激動不已,吟聲不斷,我先使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戰術,爽得她淚眼汪汪,但仍拚命地狂叫著:「再用點勁兒,把我幹死好了,嗯……哎喲……」

過會兒我又改用根根到底的棍術,她更瘋狂了,兩隻手狠勁兒地揉挫自己的豐乳,擰著乳頭,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這樣子的做愛大概持續了十分鐘,我示意讓她起來換個姿勢,她卻誤以為我沒興趣了,抱著我的腿說:「好哥哥,別停下來,接著幹嘛!妹還要,妹還不夠呢」

我告訴她是要換姿勢,她這才鬆開手,我讓她雙手扶著沙發,成直角90度站著,我站到她身後,撫摸起她的臀部來,她的屁股豐滿渾圓,我在那豐滿的屁股上輕輕地拍打了幾下,接著又吻起來,王珊笑吟道:「好哥哥,請快一點嘛,別再折磨小妹了……啊」她晃動著屁股。

我扶正了雞巴,在她的穴口上蹭了蹭,使勁兒往穴裡一頂,便全根沒入了,我扶著她的腰肢,屁股不停的前後移動,使雞巴均速在她小屄中出出進進,毫不停歇。

「韓大哥,你好棒喔!花樣可真多,我老公可從來都不會這些的。」

「我會的還多著哩,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給你演試吧。」

已經半個多小時了,雞巴的狂操與王珊的呻吟仍舊持續著,從她那扭曲的面孔上可以看的出她的淫蕩與慾望是多麼的瘋狂。

「再深點兒,礙…好爽,哥你的雞巴真歷害,小妹的屄都快被它插穿了,哎……喲……哥,小妹受不了了,我要……」

話還沒說完,我就感到屄裡一股熱流直衝龜頭,一種觸電的感覺讓我再難以控制,要射了!我抽回雞巴,對著王珊的圓臀使勁兒擼著,大股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屁股上,我用手把精液塗均勻後,便倒在了沙發上。

我吻著她,有些疲倦,王珊對我說:「今晚就不要走了,再陪陪我。」我點了點頭。

晚飯後,我正在看電視節目,王珊又湊到我身邊說:「韓哥,你……」她有些害羞:「你不是還會好多種玩法嗎,再給我露兩手吧」

我笑了笑摟住她說:「當然行了,你現在先去沖個澡吧。」

「好吧。」她快活地跑去了浴室。

我心想:這個浪娘們,一會兒非把你給干穿了不可。想到這我便從大衣口袋裡掏出兩片藥,用水服下了,這是南非生產的一種壯陽藥,叫「克立尖」。

十分鐘後,王珊身披浴巾走了出來,我叫她先在床上等我,便也進了浴室,此時藥勁開始發作了,我的雞巴已在不知不覺之中挺了起來,緊緊帖在我的肚皮上,相當威武,體內一股無名之火直衝單田,我對自己的「傢伙」還是非常自信的,因為它挺起時可達到17。6cm,服藥後可達20cm,凡是被我玩過的女人都深知它的歷害。

「韓哥,你快點嘛。」王珊有點性急了。

「來了,來了。」我光著身子走了出來。

此時床上的王珊也是一絲不掛,在猩紅的燈光下更顯得妖媚動人。這時她也注意到了我勃起的雞巴,興奮地說:「想不到你這麼猴急。」

「為人民服務唄。」我爬上了床,躺在床上,對王珊說:「這回你也給我服務一下吧」

「色狼,竟欺負人家,嗯……」

她坐在我的肚子上,俯下身親吻我的眼,我的臉,一會兒又浮在我的胸膛上咬著我的乳頭……

「小妹,你真有勁兒啊!礙…舒服……哈……」

王珊開始吻我的雞巴,她先是把整根都含在口裡,像吃冰棒一樣含著,一會兒又用門牙輕輕地撕咬著龜頭,她的左手握住了我的雙睪,揉搓著、掐按著,而且手勁兒是愈來愈大……

「啊,好妹妹輕點,你把哥的卵蛋都掐碎了……啊」

我猛地把王珊按在身下,拉開她的雙腿,瘋一般地吮吸她的下身,右手同時伸向她的胸部,抓摸著雙乳。此時王珊的兩腿擗得大大的,右手按在我的頭上,左手指揮著我的右手在乳峰上游遷著,全身上下抖動著道:「輝哥,你饒了小妹吧,哎……喲,我好怕你喔」

「妹,好爽,再等等我就上。」

我倆側身躺好,面對面,我抬起王珊的左腿,把雞巴對準穴口,雙腿一蹬床欄,讓雞巴絲毫不剩的進入了她的騷屄中。

「啊!大了,哥,你的雞巴怎的變壯了?小妹的屄可吃不消了。」

我緊抱著她,右手托著她的屁股使勁兒推搖,我們胸對著胸,她的兩個大奶子被我的胸膛壓得扁扁的。大雞巴飛快地在屄中抽送著,像一台鑽井機,睪丸撞擊在王珊的屄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她雙手緊緊地抓著床單,滿臉淫痛的表情,大聲呻吟:「嗯……哎喲……啊礙…好哥哥,再用力一些,礙…干死我好了,嗯……再深點兒……咬我的奶子,快,使勁兒……礙…爽……」

聽了她的話,我立刻去咬她的奶子,我用手把她的兩個肉球攢起,在上面舔咬著,不大會兒的功夫,那雪白的乳房上便留下了一片紅潤和一排牙印,我順手又在她那肥大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就這樣又持續了4分鐘,王珊突然擁住我的頭,右手扯住我挺進的雞巴,嬌聲問道:「輝哥,還有沒有再好玩一點的啊?」

「小妹,你好騷啊!這麼猛還不滿足?」

「哎啊,人家浪嘛!好哥哥再幫幫小妹嘛」

「好,好,好,你拿條被子到桌子上等著去。」

她把寫字檯上的東西全都推開,把一張毛毯鋪了上去,自己先爬上了桌子,把兩條腿叉得大大的,把整個豐潤的下身暴露給我。我走到她的面前,站在她兩腿間,雞巴頂在穴口,雙手勾住她的大腿向後一拉,把雞巴塞了進去。我盡力地推拉著她,讓那條「巨蟒」在她的屄中飛馳,使我和她都很快地進入了高潮。

王珊雙手扣住桌子,頭往後仰,兩個朝天挺著的大乳房劇烈地晃動著,不時發出尖叫:「輝哥,你好過分噢,把人家都弄痛了,哎喲喲……不好,小屄就要讓你給捅爛了,嗯……噢……」

「妹,怎麼樣?還爽吧」

「爽,爽死了,你再加點兒勁兒干吧,插死我好了……」

「咦,怎的又不怕痛了?」

「嗯嗯,討厭,你壞死了……」

她的嬌態使我更加有了勁兒。我繃直雞巴在她屄裡亂頂亂撞的,一下快似一下,一下猛似一下……她洩了。

但她的淫水並沒有讓我也洩掉,而是更讓我產生出一種勝者的自信。於是我騎在她的胸前,對她說:「妹,你用手按緊乳房使勁兒擠,明白嗎?」

「你是指胸交嗎,輝哥,你可真壞,這樣整人家。」

「來嘛,你一定會喜歡的。」說著我用雞巴在她胸口蹭了起來。

雞巴在雙乳間抽送著,這刺激更勝於陰道性交的快感,不多時,我便耐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下子噴了,精液射在了王珊的乳房上、脖頸上、嘴唇上,我用手把精液均勻地塗抹開,摟抱著赤裸的她一同睡去了。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王珊正在熟睡中,我撫摸著她赤裸的胴體,不禁想到了昨夜的激戰,雞巴又在不知不覺之中勃了起來,我伸頸去舔她的乳房。這時她醒了,看見我的樣子,生氣地說:「你這個淫魔,昨晚上還沒玩夠埃」說著一掌打向我的小腹,正好打在我挺起的雞巴上。

雖然並不很痛,但我卻故意失聲大叫:「哎呀,好痛啊,妹,你打到我的命根子了,呀礙…」

「怎麼樣,要緊嗎?誰叫你不老實的,活該。」

我雙手摀住下身,在床上翻滾著,口中不時呻吟著。王珊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有些怕了,連忙問道:「讓我看看吧,嗯,要不我幫你含含吧。」說著便俯下身去,銜住我的陰莖含了起來。

她的舌尖舔得我心頭直顫,渾身發癢,我順手撫摸起她垂下的一雙乳房說:「嗯,不錯嘛,好舒服」

「噢,原來你在騙我啊,哼,不理你了。」說著她就要轉身下床,我連忙拉住她的手說:「別生氣嘛,再給我含含嘛。」經我再三懇求,她才答應再給我吮三分鐘。

用過了早茶之後,我準備走了,王珊有點不捨得。安慰了她幾句並告訴她,我們以後還後再聯繫的,於是我們吻別了。

(二)以身相許

「媽,我回來了。」

「阿輝啊,你昨天晚上跑到哪去了?整晚都不回家,也不說打個電話回來。」媽不高興的說。

「噢,昨天見到幾個同學,和他們敘敘舊,怎麼,有事嗎?」

「可不,有個女的昨天給你打了好幾回電話呢,說找你有急事,叫你如果今天回來的話就去莎皇賓館304號找她,她說她叫寧寧。」

「知道嘍。」說著我就要走。

「阿輝啊,你中午回不回來吃飯,媽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咖喱飯。」

莎皇賓館是一家三星級的賓館。電梯把我送上了三層。走到304號門前,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梳了梳頭髮,便敲響了房門。

門開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她就是寧寧,我的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學,在我的學生時代,我們倆個曾是戀人,只是彼此喜歡的那種。

她渾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雪白的長衫,將將遮住臀部,那雙玉般的大腿暴露無遺,她的眼圈紅紅的,湧著淚花,突然她用力地擁抱住我失聲啼哭起來:「輝哥,我不想活了……嗚……」

「寧寧怎麼了,誰欺負你了?跟輝哥講。」我扶著她走進了內室。

不一會兒她停止了哭泣對我說:「輝哥,明天我就要離開你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

「為什麼?你在這不是很好嗎?」我幫她擦去淚水。

「嗚嗚……我,我爸爸他賭錢輸了一大筆,連房子都賣了還是還不上,債主又逼的緊,如果再拿不出錢來就要對我們家不客氣了……嗚……」

「這麼說你是要跟我借錢吧」我想到這便說。

「不,你想錯了,其實錢已經還上了,只不過我爸把我賣給了一個山東佬,那人都五十多歲了,沒辦法,都是為了我爸媽,我也別無選擇了……嗚……」

「那你現在找我來是為了……?」

寧寧把臉帖在我的胸膛之上,一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說道:「輝哥,這次叫你來一是想在臨走前再看你一眼;二是,是……是我要……要把身子交給你。」說完她扭過臉去,粉嫩的臉蛋此時已變成了紅布。

「這怎麼能行呢,你就要嫁人了。」我說。

「怕什麼,難道你就忍心讓那個老東西毀了我不成!輝哥,當初就是你太保守,不然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哼。」

「這……這合適嗎?」我覺得自己說這話都有背良心。

「有什麼不合適的,有過這一回我就是你的人了,萬一再給你留下一脈香火呢」她說的倒是理直氣壯的,好像幹這事一點兒也不丟人,還有點光宗耀祖的勁頭呢!

「好,那咱們這就……」這會等不及的是我了。

她坐在床邊等我先脫了後才肯脫。待我脫去所有的衣褲後,才發現她已經一絲不掛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了,畢竟是個處子,雖不豐滿,但處處顯出了嬌嫩:她的雙乳還只有蘋果般大小,和王珊的巨乳經起來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乳暈很小,非常性感;她的肌膚雪白如霜,體形婀娜;她的私處陰毛不很濃密,隱約可見的是那桃園仙洞。

此時,她也看見了我魁梧的身體和那早以高挺的雞巴:它大而健美,充分顯示出了男人的威力,它青筋暴突,龜頭鮮紅硬朗,獨目圓睜;它是女人們夢寐以求能使她們的生活充滿刺激的東西;是男人們唯一戰勝女人的東西,只要是正常的女人都會喜愛它,想擁有它的粗暴與野性。

寧寧羞澀地低下頭,眼睛裡流露出慾望與貪婪。我一把拉過她的小手,讓她握住雞巴,命令道:「擼,使勁兒擼它。」

她望著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小手加勁兒飛快地擼起了雞巴。我親吻著她,擁抱她,我倆赤熱的舌頭交織在了一起,慢慢地我們移到了床上。我讓她停止了擼管,開始吻她的脖頸,乳房:我舔著那粉紅的乳頭,好似帶有一些甜味兒,讓我舔的興奮不以,口水把兩座玉峰浸濕了,這是由於我把這兩塊肉都含在嘴裡的緣故。

「嗯……哎喲,輝哥你咬的我奶子好痛呀!礙…你輕點兒……礙…你真行啊!我的屄裡面好癢,好空,哎……」

我開始吮吸著寧寧的小屄,由於她是處女的緣故,所以那鮮嫩的花蕊燦爛無比,好似百年尚未開封的美酒一般有味。我用舌頭像吃冰糕一樣從下到上地舔食著,騷屄好緊啊!舌頭幾次伸進去差點就收不回來,真不知道一會兒雞巴會不會折在裡面,不過從淫屄中流出的蜜汁倒是味道極佳。

寧寧雙手用力擁住我的頭吟聲道:「爽死了,嗯……哎喲……輝哥你行行好吧……啊礙…」

「一會兒我插入時你會很痛的,你可要挺住噢」我先給她墊個底,讓她心裡做好準備。

「放心啦,你只管用勁兒來吧,我能挺祝」她很自信。

她把雙腿辟得大大的,緊閉著雙眼,呼吸急促,身體微微的顫抖,靜靜地等待著破身時的那一剎那的到來。我一邊讓她放輕鬆,一邊搓揉著她的雙乳,同時調整丹田之氣,用龜頭摩擦她的穴口起點麻醉作用。此時她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噓噓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