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偷情

作者:lioouup

圓圓盤著腳坐在沙發上,電腦放在腿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做PPT,她抬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座鐘,大聲喊道:「親愛的,你動作快點,馬上六點了,和雨綺約的六點半,別遲到了。」

阿溪懶懶散散的從書房走出來:「那是你閨蜜又不是我閨蜜,你都不去,我也懶得去。」

圓圓把電腦往旁邊一放,三兩步就跑到阿溪面前,用力一蹦,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他的身上,親昵的用牙齒輕咬他的鼻尖:「哎呀,親愛的少爺大人,你就去嘛……說好了請她吃飯,我實在走不開,要趕明天的文件,你就替我去嘛。」

阿溪平時在人前的談吐舉止皆很講體面,但在這個女朋友面前,屢次都被她的撒嬌磨得沒了脾氣。

圓圓人如其名,又大又圓的眼睛,圓潤挺拔的豐乳,渾圓挺翹的屁股,是個難得的尤物,和阿溪是公認的金童玉女。

阿溪雙手托著圓圓的臀部,感受著女友的乳房隔著薄薄的衣服在自己胸膛磨蹭,忍不住竄起一股邪火,手上開始用力,揉著女友的屁股:「我替你請朋友吃飯,那有什麼好處?!」

圓圓緊緊摟著阿溪的脖子,舌尖在阿溪的耳朵上輕輕掃動:「晚上回來再給你好處咯!你是想讓漂亮秘書陪你加班,還是想讓護士小姐給你檢查身體,都沒問題喲!」

阿溪被圓圓一句話撩撥得欲火高漲,把女朋友往沙發上一放,就準備動真格的,卻被圓圓伸手按住了嘴唇:「時間來不及啦,快出門吧……等你回來人家任你擺佈,好不好嘛,少爺爸爸……」

阿溪無奈的笑笑,在圓圓額頭上一吻:「那你自己把湯熱一下,然後把醃好的牛排煎了,吃了飯再忙。」

「遵命!」

阿溪隨手拿了一件T恤就準備出門,卻被圓圓阻止了:「等一下啦,你能不能穿得帥一點。」

阿溪瞪了她一眼:「好啦好啦!穿什麼你說了算!我現在只想速度出門速度吃飯速度回家,然後速度強姦你!」

圓圓甜甜一笑,就開始打扮自己的男朋友,然後跑進書房一陣翻箱倒櫃,拿著個東西就跑了出來。

阿溪看到圓圓手上的東西,差點跳起來:「大小姐,這塊雙翼是我的壓箱底好麼,又不是跟你爸媽吃飯,至不至於!」

圓圓根本不給阿溪廢話的機會,直接摘掉他手上的表,把這塊表戴了上去,然後把阿溪轟出了門。

…………

阿溪坐在計程車上,整個人卻沒有剛才在家那種溫和的樣子,反而將眉頭皺起,顯得有些憂慮。

他和雨綺的關係遠比圓圓所瞭解的更親近,兩個人經常在微信上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會開些打擦邊球的曖昧玩笑。平時相見,因為圓圓的存在,兩個人還能保持基本的距離感。今天圓圓不在,他總有種不是太好的預感……或者說,莫名的期盼。

…………

阿溪到了的時候,雨綺已經站在路口等著了。

雨綺人如其名,長得和張雨綺七八分神似,大氣的五官,豐腴且凹凸有致的身材,canovel.com平日裡身邊那些狂蜂浪蝶不比圓圓身邊的少,甚至猶有過之。

今天雨綺穿了一條DVF的黑白相間裹身裙,裙子包裹下的身材格外曼妙,大大的V領也將胸口的雪白和和深深的乳溝隱隱約約的露了出來。這若隱若現的風情,甚至比直接的暴露更加誘人,路過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將視線放在雨綺身上。

阿溪也是忍不住心頭一跳,面上卻波瀾不興,一副很自然的樣子的走到了雨綺面前:「喲,雨綺兄,抱歉抱歉,久等了!」

雨綺見到阿溪獨自一人,眼裡的笑意總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阿溪兄今天很帥嘛!走吧,我已經定好位置了。」

剛一坐下,雨綺就指著阿溪的手腕贊道:「挺有品位啊!積家的雙翼系列。」

阿溪也是一笑:「還是你比較懂,圓圓連歐米茄和卡西歐都分不清楚!」

雨綺得意的揚了揚下巴:「那是,不然我們怎麼是兄弟!」

…………

不知不覺就吃了一個多小時,兩個人也喝下了一瓶半紅酒。阿溪酒量極好,倒是沒什麼感覺,雨綺已然微醺,眼神變得有些迷離,粉面微紅,比剛才相見之時更加迷人。

雨綺手托著腮,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阿溪:「你酒量怎麼這麼好,一點都沒有喝了酒的樣子。」

這句話恰好碰到阿溪的癢處,他忍不住哈哈一笑:「別人都覺得我會念書又會賺錢,其實我自己一直都覺得,從小到大,我最厲害的兩件事應該是打架和喝酒。」

雨綺也忍不住笑起來:「對啊,那些讀書好的人,不是蠢呆呆的就是假惺惺的,看著都討厭。就喜歡你這種,明明很有學問,卻依然一副爽利直接的性子。

上次你在夜店,一個人就敢去跟人家一桌人動手,超男人的!」

人都喜歡被讚美,尤其喜歡被自己欣賞的異性讚美。阿溪也忍不住有些飄飄然:「人嘛,多少得有點俠氣。太多不行,會顯得莽撞和不合時宜;太少也不行,會顯得畏縮和不近人情。」

雨綺起身,從阿溪對面坐到了他旁邊,用手拈起一片牛油果喂到他嘴裡,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他:「你說,我算不算你的紅顏知己。」

阿溪看著雨綺吮吸手指的樣子,一股邪火直往小腹下面竄,好在並未喝多,尚能克制,語調依然保持了平穩和輕鬆:「算,當然算。我和圓圓說情話,和你呢,除了情話什麼都說。」

雨綺的手指輕輕在阿溪手背上劃來劃去:「最後半瓶,我們分了吧,一口喝掉它,然後送我回家。」

「好!」

…………

剛出了餐廳就發現下雨了,阿溪正準備叫車,就被雨綺攔住了:「我開了車的。」

阿溪頓時一愣:「要喝酒你還開車?」

「哎呀,趕時間嘛,下班我就直接開過來了。」

「咦?!也就是說你今天上班就穿成這樣?你的同事也太飽眼福了吧」

雨綺頓時擰了阿溪一把:「我是帶著衣服的,下班才換上的,飽眼福的就你一個!哼!」

兩人頂著小雨邊走邊說,阿溪剛拉開駕駛位的門就被雨綺拉住了手:「陪我在後排坐坐,我散會兒酒氣。」

兩個人就這麼自然而然的緊緊挨在了一起,阿溪摟著雨綺的腰,雨綺半個身子都靠在阿溪懷裡。

雨綺偏著頭,直勾勾的看著阿溪。阿溪笑了笑,正準備說話,雨綺忽然往前一湊,吻住了他的嘴。阿溪還沒反應過來,雨綺就已經退了回去。

阿溪頓時啞然失笑:「兄弟你也親,這是搞基麼。」

雨綺抿著嘴直笑,就是不接話。

阿溪腦子裡猛的一股火竄上來,想也沒想,捧著雨綺的臉蛋就吻了下去。

「唔!」雨綺並未反抗,也沒迎合,只是緊緊閉著嘴唇,阿溪的舌頭怎麼也撬不開。

阿溪將手放到了雨綺的乳房上,很輕易就找到了乳頭的位置,隔著衣服往下一按!

「啊!」雨綺一聲驚呼,打開了嘴巴,阿溪的舌頭立刻長驅直入,和她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阿溪毫不猶豫就將手從雨綺的領口伸了進去,握住雨綺乳房的一瞬間,阿溪忍不住從鼻腔裡發出一聲悶哼:「唔!」

雨綺的乳房格外誘人,飽滿且富有彈性,和圓圓不相上下,在皮膚的細膩嫩滑方面,甚至比圓圓更勝一籌。

阿溪的手法格外老到,時快時慢,時輕時重,雨綺一邊熱烈的回吻阿溪,一邊情不自禁的高高挺起胸膛,嘴裡也發出一陣陣銷魂的聲音:「唔…嗯…嗯…」

兩人足足吻了好幾分鐘才分開,阿溪不僅沒有停手,還變本加厲,捏著雨綺的乳頭,不停的撚動,拉扯。

雨綺撫摸著阿溪的臉,意亂情迷的看著他:「你的手好壞!嗯…嗯…唔~」

阿溪抓住雨綺的手,含住她的手指一邊吮吸一邊舔,壞壞的笑著:「還有更壞的,要不要感受一下!」

雨綺咬著嘴唇,拼命搖頭:「嗯…不要,會被…看到的!」

阿溪咬著雨綺的耳朵,舌頭在她的耳洞裡不停的鑽:「笨蛋,都不注意外面的麼,雨都下得這麼響了,誰還有空管你這輛車。」

一句話仿佛引爆了炸彈,雨綺的手從阿溪的衣領伸了進去,撫摸著他的後背,大聲喊了出來:「阿溪,要我!」

裹身裙的設計本就跟浴袍一樣,阿溪將帶子一解,雨綺的完美身體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雨綺的身體不像圓圓經常鍛煉那樣的勻稱結實,反而像維納斯雕像一樣,豐腴而富有曲線,充滿了女性的柔美。阿溪的腦海裡瞬間就閃現出了那個芳華絕代的名字——瑪麗蓮夢露。

雨綺穿著一套深色的緞面蕾絲邊內衣,雖然光線昏暗看不清顏色,但阿溪依然感覺到了那致命的吸引力。

阿溪的手輕輕撫摸著雨綺的小腹:「你真是我見過的皮膚最好的女人。」

雨綺害羞的按著阿溪的手:「不要摸,好多肉啊!」

阿溪輕輕掙開雨綺的手,中指繞著她的肚臍慢慢打轉:「你們女人就是這樣,永遠覺得自己多了三兩肉。你的身材豐腴而不肥胖,圓圓的身材勻稱結實,都是很美的!非得把自己弄成柴火棍或者一身腱子肉才開心麼……說到腱子肉,我都不明白現在怎麼那麼多人吹捧那些什麼健身女神,渾身這麼扎實,晚上回家是打啵兒還是打架呢?!」

雨綺被阿溪的俏皮話逗得哈哈大笑:「你這張嘴,簡直了!」

「厲害的還在後面!」阿溪邊說邊拉下了雨綺的胸罩,張嘴就含住了雨綺的乳頭。

「啊…唔…嗯…唔…疼…嗯…嗯…嗯…」

阿溪的舌頭也極富技巧,一會兒繞著乳頭打轉,一會兒來回撥弄乳頭,時而大口吮吸,時而用牙齒輕輕咬住摩擦……雖然看不到雨綺的表情,但阿溪一直在通過雨綺的呼吸和呻吟聲調整技巧和節奏,不一會兒雨綺的呻吟聲就越發的高亢而誘人。

「嗯…嗯…嗯…啊!嗯…啊…啊…」雨綺情不自禁的把手插進阿溪的頭髮裡,胸口使勁的向上迎合阿溪。

等到阿溪停下來的時候,雨綺的雙眼已經像蒙了一層水霧一樣,她緊緊抓著阿溪的頭髮,瘋狂的吻他的臉和脖子,嘴裡還不停的親昵的罵著阿溪:「壞蛋…

大壞蛋…你壞死了…討厭…討厭!壞死了!「

阿溪一邊閉著眼享受雨綺的親吻,一邊忍不住笑了出來:「哈!這話可沒對啊,剛才我吻你的乳房,一點汗味兒沒聞到,除了香水味就是沐浴露的味道……

好像你也挺壞的!「

雨綺頓時停下了動作,額頭抵著阿溪的額頭,不停的喘息著:「壞蛋!你怎麼這麼聰明!下午圓圓跟我說她來不了,我就提前回家洗了澡換了衣服,我……

我老是覺得今天會發生點什麼!「

阿溪從來都是個清醒理智的人,時時刻刻都會保留一分基本的克制,剛才漸漸變大的雨聲,此刻雨綺身上的味道,都沒有逃過他的感官。正是這種欲火中燒下的理智,讓阿溪隱隱覺得事情已經失控,但又十分享受這種偷情的快感。

雨綺見阿溪有些走神,直接咬住了他的嘴唇,一邊輕輕舔著,一邊脫掉了阿溪的上衣。慢慢的向下吻,脖子,鎖骨,胸膛,然後含住了阿溪的乳頭,輕輕的打轉。

「呼……」阿溪舒服得忍不住長長出了一口氣,手也插進了雨綺的頭髮裡。

雨綺一邊舔著阿溪的乳頭,一邊解開了阿溪的皮帶,阿溪也很配合的脫下了褲子。

雨綺伸手握住了早已堅硬發燙的陰莖,上下套動著,一邊套動一邊舔阿溪的耳朵:「都這麼硬了,是不是好想佔有我呀?」

阿溪忍不住笑出聲來:「我說我不想,你信不信?」

「壞蛋,討厭!」雨綺一邊撒嬌,一邊低頭含住了阿溪的陰莖。

「嘶…」阿溪舒服得倒吸一口冷氣,正要說話,電話突然響了,一看竟然是圓圓。

阿溪輕輕按住雨綺的後腦勺不要她動,然後接起了電話:「喂,少奶奶有什麼吩咐。」

「你們還沒吃完飯麼?」

「吃完了,這會兒雨大,叫不到代駕,我坐著散散酒氣,等下送雨綺回家,然後就回來。」

「好的!那你路上慢點開喲。」

「嗯,拜拜。」

阿溪在打電話,雨綺的嘴也沒閑著,含住阿溪的陰莖不停的吞吐,使勁的往自己喉嚨裡插,還好阿溪繃得住,不然在電話裡就露餡了。

剛一掛電話,阿溪就扯著雨綺的頭髮將她拉了起來,狠狠吻住了她,半晌才分開:「小騷貨,成心想讓我出醜是吧。」

雨綺貼著阿溪的臉輕輕磨蹭:「那麼美味,人家哪裡忍得住嘛。」

「哈!那好吃嘛。」

「嗯,嘴巴都被塞滿了,頂到喉嚨裡都還有一截吞不進去,超棒的!」

阿溪狠狠吻住雨綺,兩個人的舌頭不停的相互糾纏。然後阿溪將手伸進了雨綺的內褲裡,裡面早已濕的不成樣子。阿溪按住雨綺的陰蒂,輕輕的揉動。

雨綺身子一僵,放在阿溪肩膀上的手緊緊的抓住了他,情不自禁的大聲呻吟起來:「啊…啊…壞蛋…嗯…要被你…被你玩死了…壞蛋…啊…」

阿溪直接將兩根手指插進了雨綺的陰道,時而攪動,時而用力摳挖。

「啊…啊…啊…壞蛋…啊…啊…」雨綺舒服得忘情的呻吟著,放在阿溪肩膀上的手也死死掐了進去。

阿溪感覺到肩膀上傳來的刺痛,快速用力的摳挖著,不一會兒就聽見雨綺的陰道裡傳來「嘰咕嘰咕」的水聲,然後愈發的加快速度。雨綺一邊大聲的呻吟,一邊緊緊的繃緊了身體,突然間就噴了出來,阿溪的手並未停下,水濺得兩人身上到處都是。

雨綺渾身無力,緊緊摟著阿溪,大口喘息著。阿溪抽出手指,輕輕甩動著,語氣輕佻的調侃著雨綺:「怎麼樣,雨綺兄,為兄這手藝可還過得去?」

雨綺一邊喘息一邊咬阿溪的下巴:「壞蛋,這就是潮吹麼。」

「誒?!你以前沒試過?那我豈不是打開了你人生的新大門!早知道今天這頓該你請。」

雨綺被阿溪調侃得害羞不已,把他往後一推,直接就跨到了他的身上。握住阿溪的陰莖,慢慢的坐了下去,皺著眉頭,輕輕的呻吟著:「啊…啊…唔!」

阿溪扶著她的腰,正要用力,卻被雨綺按住了胸膛,吻住了他:「壞蛋別動,太粗了,撐得有點痛,等一下。」

阿溪抓住雨綺的屁股,不停的搓揉,兩人忘情的吻在了一起,沒多久,雨綺就情不自禁的開始扭動屁股。阿溪也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搓揉,一邊搓揉一邊拉扯她的乳頭。

雨綺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壞蛋,吻我,吻我的乳頭。」

阿溪一邊大口咬雨綺的乳房,一邊含住她的乳頭不停吸吮撕咬,緊緊摟住她的腰,配合著她的節奏用力的向上頂。

雨綺的抓住阿溪的頭髮,身體拼命的後仰,瘋狂的呻吟著:「幹我…啊…老公…幹我…啊…啊…啊…老公…老公…啊~~~」

阿溪感覺到雨綺的陰道收縮越來越強,一股熱流湧出,然後緊緊夾住了他的陰莖。雨綺身體一僵,然後緊緊摟著阿溪,渾身無力的靠著他,不停喘息著。

阿溪勾起雨綺的下巴,溫柔的吻著她,雨綺機械的回應了一陣,才慢慢恢復過來:「老公你好厲害,我好喜歡被你幹。」

阿溪輕輕捏了捏她的臉:「你這稱呼跳得也太快了,剛才吃飯還是阿溪兄,現在就變老公了。」

雨綺撒嬌似的扭動著身體:「我就要叫你老公,我就喜歡被你幹,老公我還要嘛!」

阿溪有些摸不透她的意圖,瞬間垮了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還是說,你覺得這麼來一出,我就會放棄圓圓?」

雨綺見阿溪似乎生氣了,捧著他的臉,不停吻他的嘴唇:「才不要破壞你和圓圓的關係呢,我和她高中就是同學,十來年的感情了,我才捨不得失去這個閨蜜呢。我只是喜歡你,喜歡被你佔有!」

「一邊捨不得友誼,一邊還勾搭閨蜜的男朋友?你們女人的交情老子真是看不懂。」阿溪心中念頭這麼一閃,就恢復了溫和的面孔。

確定雨綺沒有別的想法,阿溪的欲火又竄了起來。感覺到阿溪的陰莖突然跳了兩下,雨綺也扭動起了屁股:「老公,我還要。」

阿溪拍了拍雨綺的屁股:「下來,自己趴好,把屁股撅起來。」

雨綺甜甜一笑,就趴在了座位上,撅起了屁股。阿溪一隻腳跪在座椅上,一只腳站著,狠狠的便一插到底。

雨綺頓時發出一聲長長的嬌吟:「啊~~頂到裡面了!老公,人家受不了!」

阿溪抓著雨綺的屁股,快速用力的幹著,一邊幹一邊拍打著雨綺白嫩渾圓的翹臀,雨綺也發出一陣又一陣的瘋狂呻吟。

在機械的做著運動的同時,阿溪的思維卻有些發散:「SUV果然很敞亮,要不要給圓圓換個車,方便出門車震。」

阿溪體能出眾,這種機械的運動持續了二三十分鐘,期間雨綺又高潮了三次,最後射在了雨綺的嘴裡,才算結束了今晚的偷情。

…………

送雨綺回了家,阿溪坐在計程車上,感受著肩膀上隱隱的痛感,還有身上濃烈的「毒藥」香味,阿溪忍不住長歎一口氣……

讓司機在路口就停了車,阿溪不緊不慢的去便利店買了包煙,然後頂著傾盆大雨慢悠悠的走回了家。

站在電梯裡,阿溪聞了聞身上,香水味已經微不可察了,低頭看著完全被雨水打濕的鞋,阿溪忍不住自嘲起來:「吃了一頓飯,還順帶報廢了一雙鞋,這成本比睡個週邊還要高,哈!」

剛一開門,圓圓就興高采烈的蹦了過來,身上已經換上了性感誘人的護士制服:「親愛的,怎麼淋得這麼濕,快去洗個澡,護士小姐來給你檢查身體。」

阿溪將未拆封的煙扔在鞋櫃上,朝著圓圓笑了笑:「下了車才想起來沒買煙,又急急忙忙跑去便利店買煙。」

「哈哈,笨蛋老公!快去洗澡。」說著就把阿溪往浴室推。

阿溪一把抱起圓圓就往浴室走:「護士小姐,風大雨大的,午夜奸魔已經上線,準備好了麼?!」

「啊!救命啊!」圓圓一邊大笑,一邊在阿溪懷裡撲騰。

…………

風停雨歇,圓圓慵懶的躺在床上,阿溪背對著她坐在床邊,正在抽事後煙。

圓圓坐起來從後面抱著阿溪,輕輕吻他的肩膀:「親愛的,對不起噢,剛才太瘋了,肩膀都給你掐出指甲印了。」

阿溪轉過頭輕輕吻了一下她,一臉的戲謔:「這有什麼可抱歉的,說明我工作很到位嘛。」

圓圓也忍不住大笑起來:「奸魔先生威武,明天讓女警來抓你,哈哈哈哈!」

兩個人一陣調笑,便如同往常一般,關上燈相擁而眠。

…………

阿溪這兩天的心情就像頭回吸毒的人一樣,事後充滿了悔恨自責的情緒,但也在時刻回味那種快感。

至於後事如何?阿溪自己也不知道!哈哈哈哈!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