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一次

3年前梅雨季時爸媽的主臥房天花板漏水嚴重,他們房間要重新大裝修,家裡只有兩房,那段時間我爸睡就客廳,媽媽則是來我房間打地舖,而她上下班換衣服也豪不介意改在我房內弄,有時候賴床晚點起來時,滿常就看到在眼前母親身上只有內衣褲的時刻。

自己的親生母親哪有甚麼好看,最早也是這樣跟自己說,我知道媽有不少紗質三角褲,就是肉臀若隱若現而厚布料有掩一下重點的有點小性感那種,某次就那麼恰巧她穿成套的紅色內衣紗質內褲又配上偏白膚色的長筒大腿絲襪,靠,有騷!!整個搔到我會心癢的點,第一次對我媽會硬起來就是那天了。

原來我媽正經的外表下也有這麼色氣滿滿的時候,令我暗爽又興奮,開始引起我留意或關注我媽當天是內在美是穿甚麼,而且母親跟我同房時總不太方便隨意打手槍,躲廁所打又不盡興,那時候女友空窗期,人可以說滿常處於精蟲衝腦的狀態,也從偶爾會閃過想幹一次母親的念頭,變成常常意淫她。

媽是在銀行上班,所以都幻想幹著穿著有制服的母親,增添OL的氣息讓我更能盡情發洩獸性,可能是我的意念壓過了家母的運氣,有天裝潢師傅跟家人說大概再施工一個月就可以完工了,想到後來媽媽就要回去主臥房了,心裡竟然一整個又急又慌,同時也萬念俱灰。但真是淫魔保佑,某天的施工項目,家裡需要有人看著師傅,母親只請了下午的假,但留我媽一人我爸不放心,我就請了一整天在待家裡。

她中午回來,電視沒能看,客廳都是裝潢敲打吵雜聲,跟我一起房間裡,吃午餐時滿腦子想怎樣撲倒眼前的媽媽,若她能睡死最好,但這麼吵要嘛睡不好要嘛容易醒,用完餐時見我媽從包包拿出分裝在藥盒裡,裡面是保健食品,靈光一閃,胡扯個爛藉口盧我媽去廚房拿東西,沒想到她也真的照做了。

我房內有一盒安眠藥,這是我媽帶到我房間的,原本是怕我半夜打呼跟我爸一樣吵她睡不著可用,效果怎樣不清楚希望很強,快速把藥盒中長得像的藥丸偷天換日了一下,真的怕被我媽抓包,抓到可是解釋不清,所以我媽回來,準備拿藥盒中保健食品的時候我就跟她聊天成功引開了注意力。

當她吃下去後,我心裡開始又急又癢但也只能等,見到母親看雜誌開始點頭打瞌睡,我就知道快了快了,但媽認為中午吃太油才昏成這樣,所以又要拿保健食品來吃,當然也是我拿給她,所以一共給她吃了兩顆的安眠藥,現在要感謝沒出事,事後想起來這真的對身體很不好。

當然看我媽配水喝下時,也知道我媽幾乎注定逃不掉了,canovel.com只是能跟母親做到哪種程度而已,眼見我媽在我把房門打開那種極度吵雜的情況下都沒醒,我就關門動手了,母親回來還沒換下制服,我就把西裝裙往上翻,她有微微的小腹所以就把裙子擠在小腹上,比較可惜那天穿的是肉色褲襪而不是大腿絲襪,所以就只好連同內褲一下往下拉到膝蓋。

看到黑色捲毛遮不太住的粉紅私處,實在忍不住下去用鼻子一嗅再嗅,有種微酸的悶味,是屬於母親的女人味,不難聞更讓人興奮,雖然極度想猛幹母親但又怕用力過猛她醒來覺得有下體有異樣肯定會東窗事發,想了一下,我決定用食指戳入媽媽的肉穴內,用又輕又微的力道刮搔軟濕又皺摺的陰道肉壁,漸漸地感受到裡面開始濕潤。

換了加藤鷹的兩指手勢插入媽媽再努力摳挖一下,母親的穴開始有飽足的噗滋噗滋聲,熟女果然敏感,連昏睡時肉體仍相當努力分泌愛液,這時候我滿手的母親淫水拼命往我肉棒上抹,如果父母親友在外面亂搞染病,我想我也躲不掉了。沒多久我的陽具上已濕滑油亮,都是媽媽的水,採母親的蜜這段時間整個人真是興奮到不行,馬眼早已滲出不少分泌物,肉棒甚至腫脹到有爆青筋的錯覺。

眼見應該應該夠潤滑了,我把母親的雙腳併攏抱起,穿在小腿上的絲襪在我臉上刮搔,芬芳的丹寧味,依循男性本能看都不用看就讓龜頭輕易的頂到的母親肉穴位置,就那麼一瞬間,我心臟快從嘴裡跳出,溼熱搔癢的氣息從肉棒上狂襲而來,因為是禁忌、因為得償所望,我沒辦法忍住,一插進去到底就狂射而出。

媽媽被我內射了,懷孕了更好,這是當下我滿腦男人獸性時對自己說的話,這當然也是烏鴉嘴之一,可能是因為機會難得,我也清楚可能沒有下一次,所以射完了沒有消,仍是一柱擎天插緊緊插進母親深處,可惜沒可能看到是醒著的媽媽在嬌喘或叫春,但也真夠爽的了。

我不敢猛力抽插,就怕弄破皮或弄傷她裡面,所以就如同交尾字面意思一樣,兩人下體緊緊貼再一起,做小幅度的頂弄,期間我用臉好好體會母親腿上的肌膚,摳挖媽媽絲襪腳趾的指縫,又聞又吸,幾乎是在玩弄媽媽腹部以下的部位,侵犯了10多分鐘後又頂著母親在她體內射了第二炮,真爽。

第二砲,我是從上而下的體位猛灌進去的,可能也是雄性本能之一,就是想要射到雌性的最裡面,確保能傳宗接代,要我第三發我是想但沒轍,第一時間也晚了,師傅下班會來打招呼,二來老爸有可能提早回來也說不定,第三還要稍微清理媽媽。

眼看從媽媽又紅又濕的肉穴緩緩滲出我的精液,濃稠到不行就像剛出爐的PIZZA芝心斷面秀一樣,只不過如同拿粉紅培根捲著芝心流出的樣子一樣,暗爽感遠遠壓過了罪惡感,欣賞了幾分鐘,拿手機偷拍下後,就拿衛生紙稍微挖摳清理一下,確保沒在流出後,不捨的將母親的內褲跟褲襪緩緩拉上,最後給母親的小腹偷偷一吻,證明我的征服了生母的子宮,也將西裝裙放下拉好。

因為藥的關係當天我媽睡到晚上快10點才昏昏沉沉的半醒,晚餐也沒吃,我爸媽都以為那是感冒,也恰好讓我媽那天洗澡洗很快就去睡,有啥異樣大概也不會特別去察覺特別去想,還是那句真的是淫魔保佑。

我媽當年42歲,楊采妮也是這歲數受孕,所以這種事真的是很難說,當然後續爸媽為了這事大吵後來就分居了,我媽發毒誓沒可能出過軌,同時才知道我爸早已沒我跟媽做了,怪不得我媽會穿性感一點原來是在暗示跟引誘,若要用推算日期肯定我嫌疑最大,但從吵架內容父母他們壓根沒認為會是我,只苦到裝潢師傅,相信母親保守觀念她更不敢去想會那是我的種,所以孩子的爹不知道是誰的讓媽媽精神打擊很大,這倒是我始料未及,心理面我是滿內疚的,所以分居後較常去找她陪她,而母親似乎也變得有點依賴我這兒子,大概是幹過母親她一次,所以多少還會帶著色色的意圖看待我媽跟我的互動,甚至就希望這樣的近水樓臺下去;三年來來唯一再一次的親密接觸就是我媽跟我去表姊婚禮後喝茫,我扶她進房時的摸奶跟偷舌吻我媽一下,但不一樣的是親完後才發現母親是瞇瞇著眼的…。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