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墮落小嬌妻

曾幾何時,我看著薇薇略帶疲倦卻沈靜恬美的睡臉,一遍遍的反問自己,如果當初我沒有去拆穿那個謊言,是否對我們來說會有一個不同的結局?回過頭來想一想,也許沒有謊言的日子,才是更加適合我們的。

也許,左轉是天堂,右轉是地獄,但當你站在那個十字路口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你選擇的那條路,到底是通往天堂還是地獄。

哪怕是雲端的天使,都會有一些願意撕開翅膀,墮落凡塵的異類吧,我這樣安慰自己,看著薇薇的睡臉,一如看著那個曾經只屬於我的天使。

*** 正文 ***

我大學畢業後來到了H市工作,經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婆薇薇,她是一名高中的美術老師,從我見她第一眼開始就深深的迷上了她,姣好的面容、披肩髮、白皙的皮膚、高聳的胸部、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無一不讓她成為男人眼中的焦點,更令我難忘的是她那微帶柔弱卻隱隱顯出一種高貴的知書達理的氣質,讓我感覺,一個天使來到了人間,來到了我的面前。

也許真的緣份天定,第一次見面,我們就感覺到自己對對方都很滿意,留下了通訊方式,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約會。一年過後,我牽著她的手走進了婚姻的禮堂,定下了永世相愛的誓言。

婚後的生活是幸福的,雖然她嫁給我的時候已不是處女,但這並沒有影響我對她的愛意,而當某次我無意間提起她的初戀這個話題的時候,她眼中流露出的傷感,讓我決定用一生來守護她,不離不棄。

那是一個夏天的中午,她和我說下午學校要開一個重要的會議,很多外省的專家會來審查,所以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離開了家去了學校。看著她的靚麗背影在陽光下的跳動,我的心裡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四點多的時候,一個女生打電話和我說薇薇讓我五點半去接她下班,當時我正在開會,沒考慮什麼,低聲應了幾聲就掛斷了電話。

老闆在上面開著會,我的思緒卻不知道飄到了哪裡。

老婆今天穿得那麼漂亮,應該很吸引男人的眼球吧?那些高中的男生,正是青春期,不會對薇薇產生什麼不好的幻想吧?不過管他們呢,薇薇已經是我老婆了,就讓他們滿足滿足眼福吧!

思緒一轉,我卻想到了之前某些不開心的事情,我努力搖了搖頭,把那些事情扔到了腦後,薇薇說事情已經過去了,還想來幹嘛?不過想到這裡我才發覺,自從這邊趕工作進度,我都好久沒去接送過薇薇了。

「喂,想什麼呢?這麼出神,又想你老婆了吧?」一個文件夾敲在了我的頭上。

「去你的!」我轉過頭,發現會議室裡只剩下我和文件夾的主人--阿成,這段時間他和我一起做過一個項目,所以對彼此都很熟悉了。

我看了看錶,才四點半,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哇!今天老闆怎麼廢話這麼少?四點半就結束了會議了啊!」

「你個豬啊,沒看到老闆今天心情不錯啊?老闆說了這次大家都做得不錯,canovel.com下面幾個月應該都沒那麼忙了,所以我們以後工作就輕鬆多了,哈哈!」

「行,我去接薇薇下班了。」我又看了看錶,五點半,早點去也沒事吧,她沒下班我就在學校裡轉轉麼!

「喲!工作剛輕鬆下來就忙著去接嫂子下班,挺恩愛的嘛!」阿成調侃著。

「不是我說你,別老去那些什麼KTV啥的找小姐了,正正經經找個女友算了。」我有點好笑的看著他。

「打住,又說教了。你去接嫂子,我先撤了。」阿成做出不敢領教的神情,往外走去。

「你小子,不會又去找小姐吧?」我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他。他頭也不回的擺擺手,走了。

我有點無可奈何的看著他離開了,收拾下下東西,往老婆的學校趕去。

停好車,我走進了薇薇的學校,卻發現一個問題,根本不像有外省老師來檢查的樣子啊!我拉過一個學生問了問,他說他根本沒聽說檢查這回事。我仔細回憶了下那個電話,感覺電話裡那女生的聲音似乎是薇薇班上某個女生的,名字叫啥記不清了。

我找到薇薇的辦公室,裡面幾個老師都在。

「喲!小徐,來找薇薇啊?」一個女老師看到了我,笑著打招呼。我笑著回應了一句,卻發覺辦公室裡幾個老師都笑著看著我,笑容說不出的詭異,似乎,還帶著某種鄙視。

「你們知道薇薇在哪裡不?」我有點忐忑不安的問。

「不知道啊,你去她班上問一下吧!」

這時一個平時和我們夫妻關係較好的年輕女老師走過來把我拉了出去:「你怎麼來了?」

「我來接薇薇下班啊!」我有點奇怪的看著她。看著她變換的臉色,我直覺的感覺到了某些事情:「小莉,你和我說實話,薇薇到底在哪?」

「你,哎,你還是先回去吧!」小莉猶豫著:「回去你自己問問薇姐吧!」

「一個女學生打電話說薇薇叫我來接她的啊!」我有點不耐煩的問:「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們?我就問薇薇在哪裡。」

「一個女生打電話給你的?」小莉的語氣突然變了,有點驚慌的問。

「對啊!到底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你知道德少麼?」小莉低聲問我,聲音甚至有點顫抖。

德少!?我怎麼會不知道這個人,就是他,帶來了半年前的那些噩夢,難道薇薇現在還和他有著什麼瓜葛!?

「算了,看你的樣子,你是知道的,既然他們都打電話叫你了……」小莉咬了咬牙,說:「你去籃球館看看吧,可能薇薇在籃球館那。」

籃球館,又是籃球館!

我還記得那次薇薇被迫去籃球館找德少道歉的事情,雖然事後薇薇一直說並沒有發生什麼,但是……

我顧不上和小莉說再見,急忙跑出了辦公樓,往籃球館衝去。

薇薇,薇薇,求你,千萬不要有事!

到了籃球館面前,正好裡面打開了門,走出了一群人,我很快的躲到樹蔭裡面看著他們,卻看到了薇薇也在裡面,我的心碎了。

薇薇被幾個男生簇擁著走了出來,其中一個男生根本不顧影響,摟著薇薇,手直接在薇薇胸前摸索著,薇薇竟然笑著把胸往前挺著,迎合著他的大手。另外幾個男生的手也是不停地在薇薇身上摸索著。那個德少則摟著一個嬌小的女生,那女生正笑著說話:「這母狗這麼賤,下次別在籃球館裡操她了,直接去操場,省得還要打掃。」從聲音聽出來,就是打電話的那個女生!

旁邊一個女生笑著說:「玥姐,反正最後不都是叫這母狗用自己的內衣擦乾淨,不過去操場上操她這個主意真不錯,是吧?薇薇母狗。」

薇薇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卻很快恢復了那種諂媚的討好笑容,轉過頭說:「隨便主人們喜歡在哪操薇薇,薇薇都願意、都喜歡。」

我的心像被刀劃過一般,這還是我的那個天使麼?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男生隨便亂摸,還用母狗的身份說喜歡被輪姦!

「賤貨,聽到要輪姦,你下面就癢是吧?」

「是,是,主人,母狗下賤,母狗下面好癢。」薇薇賤笑著回應他。

「媽的!這麼多人剛操完你,還這麼不滿足。」德少懷裡那個名字叫孫玥的女生罵著,卻突然笑了出來:「哈!母狗,剛才你被操的時候我打電話和你老公說,讓他五點半來接你下班了哦!」

「什麼?」薇薇嚇了一跳:「不要,我這樣怎麼見老公?我……我……」

「怕什麼?不就是你騷屄和胃裡多了點精液嘛!」小玥笑著說:「哦,我忘了,你的內衣剛才擦過地板,全是精液呢,頭髮上也沾著不少呢!」

我仔細看了看,薇薇的頭髮上果然留有精液的痕跡!

「你們這些男生,剛操完就發情,她身上都是精液還亂摸,髒死了!」小玥對著那幾個在薇薇身上亂摸的男生罵著,那幾個男生髮出幾聲難聽的笑聲,沒說話。

「主人,求求你,讓我去清洗一下吧,被我老公看到我就完了。」薇薇哀求著。

「小浪屄,剛才被我們操的時候不是說願意我們當著你老公面操你麼,怎麼這會又要在老公面前裝清純了?」

「那個,那個……」

「算了算了,你們讓她去洗洗吧,這樣子噁心死了!」小玥剛走近薇薇就捂著鼻子閃開了:「全是你們的精液臭味。」

幾個男生壞笑著放開薇薇,然後拍打著薇薇的屁股:「去吧,母狗,去洗乾淨自己,繼續做你老公的清純小老婆。」薇薇紅著臉從小路快步走開了。

我等他們走了後,暈暈沈沈的回到車上,我的薇薇,我的天使,竟然……竟然……而且看那些老師的神情,他們似乎都是知道的。

我就這樣坐在車裡,直到手機響了,是薇薇的電話。

「喂,老公,你來接我了麼?」薇薇歡快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強行打起精神:「就快到了。你在哪?」

「我在學校門口呢!等你,親下,唔~~」

我繞到學校門口,看到換了一身連衣裙的薇薇,忍住心中的痛楚,強笑著問她:「老婆,怎麼換了套衣服?」

「哎,先讓我上車。」薇薇跳上車,坐在我旁邊,摟住了我的胳膊說:「別提了,今天上當了,專家們都沒來,我看那套衣服有點太暴露了,就換了這件連衣裙,好看麼?」

「好看,好看,薇薇穿什麼都好看。」我嘴裡答應著,腦海裡卻浮現出她光著身子,一邊被男生操著,一邊用下午穿來的衣服擦拭著身上精液的情景。

一路上,薇薇在我耳邊吱吱喳喳的說著話,我卻沒有聽進去任何東西,只是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我的天使,我的老婆,我的薇薇,被她學生當母狗一樣輪姦了,還是她自願的!』

吃晚飯的時候,薇薇手機響了,她看了看屏幕,臉色一變說:「同事電話,我去接下。」離開餐桌,走去了陽台。

我悄悄跟了過去,卻只斷斷續續的聽見幾個詞,那幾個詞是「主人」、「母狗」、「輪姦」、「舒服」。

我茫然的回到桌前,坐在那,薇薇回來了,看到我這樣,趕緊撲了過來問:「老公,怎麼了?怎麼眼睛都紅了?」

「啊,沒事,剛才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濺了點湯汁到眼睛裡了。你先吃,我去衛生間洗洗。」我推開薇薇,走進了衛生間,鎖上了門,背靠著牆,眼淚終於流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薇薇會變成這樣?我一遍遍的問著自己,卻找不到答案!

一定是德少他們逼薇薇的,我這樣告訴自己,可是看薇薇當時的表現,根本不像是被逼迫的樣子。

「喂,老公,老公,你在裡面麼?你到底在幹什麼?你別嚇薇薇啊!」薇薇在外面敲著門。

我擦乾淨眼淚,用水洗了洗臉,走了出去:「傻薇薇,亂想什麼呢?我就洗了洗眼睛。」

薇薇一把抱住了我:「老公,我好怕失去你,真的好怕。」

「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我抱住她,想聽她親口告訴我事實。

薇薇靜了一會,卻笑著推開我:「傻瓜,和你開玩笑的啦!」說完轉身走回了餐桌,我卻在那一剎那,看到了她眼中隱含的淚光和無奈。

之後的日子,我一直留意著薇薇的舉動,直到三天後的一個晚上,她正在洗碗,手機響了,我拿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想了想,把手機放回了原處,假裝接續看著報紙。

薇薇快步走了出來:「誰啊,現在打電話給我。」

我裝作沈迷在報紙裡一樣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薇薇看了看頭埋在報紙後面的我一眼,拿起了手機。

「誰啊?」我問她。

她笑了笑:「同事,小莉,我去接下。」

很快她回來了,依著我說:「老公,小莉叫我現在出去陪她逛街,我很快就回來,你乖乖在家。」說完親了我一下,換上衣服,出門了。

小莉?小莉的電話我會不知道麼?

我隨即跟著她走了出去,剛到樓下不遠處,就看到幾個男生圍住了她,手也不規矩的亂摸著,她嬌笑著迎合著他們的手,根本沒有去反抗。

我悄悄走上前,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騷貨,你下午打電話給德少說想給他操了?」

薇薇紅著臉答應了一聲。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薇薇,她竟然主動打電話給德少!

「那你知道想德少操你的話,該怎麼做麼?」一個男生笑著問,手慢慢地摸著薇薇的屁股。

「母狗知道。」薇薇低聲回答著:「要想德少操母狗,母狗必須先給你們輪姦。」

她,她竟然主動要求輪姦!我眼前一片模糊。

他們簇擁著薇薇上了一輛計程車,我再沒有心思去跟蹤,恍惚著回到家裡,癱軟在沙發上。

快半夜的時候,薇薇回來了,我看著她,一言不發。

「老公,怎麼還沒睡?」薇薇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說:「我累死了,先去洗個澡。」說完,跑進了衛生間。

我聽著她還在騙我,不知道怎麼想的,就這麼衝進了衛生間,卻看到了讓我更為心碎的一幕。

薇薇,微叉著雙腿,從她那個嫩嫩的小穴里拉出了一團黑色的東西扔在了地上,我定神一看,竟然是一隻黑色的長筒絲襪。隨後,從薇薇的小穴裡像一條小溪流一樣,流出了大量的白色液體,場面說不出的淫穢刺激,但是在我這個當老公的看來,卻是那樣的噁心和無助。

難道沒有憤怒麼?我感覺我已經無力再憤怒了。

薇薇慌張的擡起頭,正迎上了我絕望的雙眼,「老公,出去,別看我,別看我……」薇薇一下子哭了出來,蹲下身子,摀住了下體。

頁: 1 2 3 4 5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