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妹糖糖的不倫之戀

(一)

漢曆2010年末,我從C市返回了我的家鄉,正式宣告了我從繁忙,枯燥的工作生活中暫時解放出來了。

在和兒時一起玩到大的小夥伴們去瘋狂了幾天後,除夕夜悄然而至。

除夕夜當天,每家每戶都洋溢著喜慶的氣氛。貼對聯,放鞭炮,殺雞宰鵝,祭祀先祖,祭祀神靈。

而我家不會例外,或者說比其他家庭還更加之熱鬧,因為我爸有四兄弟,個個都一成家,除夕夜當晚都會齊聚一堂,全家大大小小差不多有20口人,又怎麼會不熱鬧?

美好的時間總是在你不經意間就已經消逝,轉眼已經大年初二。按照我們家裡的習慣,這天是去探望外婆的日子。

而這天,也是我期待已久的日子。因為我在讀高中的表妹和她家人也會在這天去探望外婆。

表妹名叫「糖糖」人如其名,長得嬌美可愛,甜美動人。記得小時候,每次去外婆家,她總會跟在我背後,左一聲表哥,又一聲表哥,不厭其煩的叫我帶她出玩。

而現如今見到她,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無所拘束。見面的時候,也只是羞答答的叫了我一聲表哥,而後自己就走開了。

夜色如水,懶洋洋的飄灑在大地之間。

今年的春節的天氣異常暖和,遠離了工業汙染村子上空的星星也是異常明亮。

吃完晚飯,我和小表弟們上到樓房的天臺上放煙花,糖糖也跟著上來了。

絢麗的煙花在黑暗的夜空中綻放,就彷彿天上仙人居住的宮闕般壯觀,驚豔。五彩斑斕的煙花映射在糖糖的臉上,看著她歡快的笑聲,我心裡感覺到甜甜的。

不多時,煙花的絢麗落下帷幕,天臺從新回歸黑夜,只有淡淡的夜華還在和黑暗巨人抗衡著,小表弟們都還身處童年,在煙火燃盡的時,他們也往樓下跑去,尋早著別的歡樂。

霎那間,天臺就只剩我和糖糖了。

「糖糖,今年考試好麼?」我拉近和她相隔本就不遠的距離,站在她身邊。

沒想到我會突然發問,糖糖有些不知所措,扭捏著嬌嫩的身軀,羞答答道,「嗯,還行吧。」

「哈哈,怕我吃了你麼。」看倒這幕,我開心的笑了起來。

「不,不是啊。」似乎覺得不夠理直氣壯,糖糖挺起已頗具規模的胸部示意「只是,太久沒見面,我不好意思而已。」說到後面,聲音幾乎微弱不可聞。

話夾子一打開,我和糖糖又彷彿回到了童年的時光,無所canovel.com不談。兩個人的關係恢復到了以往的親近。

一個微妙的動作,我的手肘不小心觸碰到了糖糖的胸部。瞬間,月華也配合的擊退了黑暗巨人,我藉著月華的光亮,看到了她俏皮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對,對不起!」我尷尬的說了句抱歉。

一陣少女的幽香進入我的鼻息之間,糖糖突兀的抱著我,「表哥,再抱抱我好麼?」未經人事的胸部緊緊貼著,我感覺到,糖糖的心跳極速的跳動著,而我而旁也聽到了她急促的呼吸聲。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得一愣,然後拉著她快步走到天臺的視野死角說:「怎麼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糖糖用溫柔的目光和我對視著,沒有說話。異常的氛圍就這樣被營造出來了。

無比亢奮的情緒戰勝了理智。緊緊的抱著她,吻向了糖糖的小嘴,舌頭用力的撬開她的銀牙,糾纏著她的香舌。

在兩片嘴唇接觸的瞬間,糖糖的嬌軀顫抖了一下,而後也緊緊的抱著我,笨拙的香舌害羞的在她口內四處躲藏,似不敢迎接我的熱情。

而她卻不知,這樣欲拒欲還得舉動卻使我更加貪婪的吮吸著她嘴裡的一切。

一吻似千年,千年恍若夢,滑指即過。

猛地掙脫我的糾纏,糖糖胸部跌宕起伏的的呼吸著濕潤的空氣,「我都快窒息了,你還不放。」

話語像是在責怪,可語氣卻深深的出賣了她。

「我想你了。」我凝視著糖糖,胯下早已躁動不已的陽具隔著褲子,頂在了糖糖的小腹上。

纖薄的布料阻擋不了我陽具傳出的溫度,糖糖俏皮的掙脫我的懷抱,「討厭的表哥,欺負我。」

入戲太深,使我不可自拔,恬不知恥的說道,「我哪有欺負你。」

「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動了壞心思。」糖糖舉起拳頭,對我比劃道。「我要去告狀,你這次死定了。」

我如同被一桶涼水從頭灌下,澆滅了我剛才的熱情,直涼到心扉。我不知所措的看著糖糖,想說點什麼,可又不知道說什麼。在這一秒,我體會到了又天堂到地獄這巨大落差所帶了的折磨,「嘎嘎,騙你的啦,笨蛋表哥。」看到我的囧樣,糖糖得意的笑道:「從小到大都欺負我,這次終於讓我找回場子了吧。」

由天堂到地獄,又從地獄到天堂,即使折磨,同時也是一種享受。

「敢耍我,看你是忘記了屁股挨揍的滋味了。」我故作陰森的笑了一聲。

剛剛接吻的紅暈本就還未消散,聽我這麼一說,糖糖似想起了兒時被我打屁股的情景,臉上的紅暈更盛了「抓到我再說」。

說完糖糖轉身就往樓下跑去,我當然也配合的去追她啦。

「咚動」 「咚咚」

緊湊的腳步聲在樓道理響起。糖糖很快就跑到了樓下,步入了一樓的客廳之中。

「你們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啊。」我剛跑到客廳門口,就聽到了糖糖媽媽的笑駡聲。在她的記憶裡,我和她女兒從小就是很要好的兄妹,可她卻不知,剛剛在天臺上,我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質變。

「是他自己說,如果我比他先跑到樓下,他就給我新年紅包的。」糖糖似不服的說道。

啊!我尷尬的杵在客廳門口,而糖糖對著我投來了得意的目光。

第二天,糖糖說要帶我去玩。看她神秘的樣子,我心裡也是滿懷期待步行半個小時,終於接近了目的地。我在小溪的石橋上往不去遠處的的半山坳看去,入眼的是漫山遍野的通紅。

「哇,好壯觀的桃花林啊,我以前怎麼不知道有這個地方啊。」看倒如此景觀,我不由得驚呼道。

「沒見識的笨蛋表哥,誰說那是桃花的。」糖糖眸裡透玩昧的眼神,「越大越糊塗嘍,這明明就是櫻花好吧?」

額頭冒出黑線,「那是番外品種,我又沒親眼見過,怎麼曉得啊。」

一整銀鈴般的笑聲傳來,糖糖像輕快的奔跑著,「不逗你了,快走啦。」

正所謂看山跑死馬,今天我終於體會到了這種意境,明明已經看到了遠方的景物近在眼前,可我們還是足足走了二十分鐘才到達櫻花林的山門。

終究是在外面漂泊的人,我竟不知家鄉已經發展的那麼迅猛。同時也很詫異,糖糖為什麼會要求步行那麼遠的距離來這地方。

一條六車道的馬路橫穿山門,猶如蒼龍般橫誇到了種植了櫻花的半山坳,山腳下大片宋代風格的的建築映照在眼裡。

「瀝青馬路,加仿宋代建築,再加扶桑的櫻花,這都成什麼樣了?」我心裡湧現出無論是人文歷史,還是景物都不協調的想法。

似看穿了我的心情,糖糖說道:「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歷史盲?」

「不是奇怪,是不倫不類。」我看著喧鬧的人群說道。

「你可知道,被人們認為弱宋的朝代,其實在我華夏曆史上是最富裕的朝代。櫻花,摺扇,武士刀被那時候的人們稱為扶桑三絕。一個有自信,有深厚底蘊的民族,是很包容的,所以這些富含扶桑元素文化的東西被引進了華夏,而這裡的櫻花和仿宋代建築還算是挺映景的。」糖糖認真的為我解說到。

心裡明悟,我想到,「扶桑曾經也為我華夏的大唐文化為之傾倒,最終發展成今日的扶桑文化,這就好比現在。一個有自信的民族,是不會排斥其他名族的東西的,只是要以欣賞和學習的心態去對待,而不是依賴。」

「嗯,不錯,一點就通。」糖糖得意的踮起腳尖,摸了摸我的頭髮。

這一舉動,讓我都快發狂了,怎麼比我小五歲的丫頭反而用長輩的語氣來說我?要不是旁邊人多,我絕對對上去揍他屁股。

櫻花雖然燦爛,但是沒有花香。不知是原本就是這樣,還是南橘北枳的原因。這讓我頗感失望。

柔和的暖風把成熟的印花吹落,似漫天蝴蝶在飛舞。

她今天穿了一條粉淡紅色碎花圖案的連衣裙,似森林中的精靈般靈動,跳躍在這片櫻花林之間。她怒放的青春氣息,花樣的年華,讓我看的如痴如醉。

內心的躁動,我決定作弄她一下。

我走到她身邊,輕輕說道:「你跳的那麼歡,把你的裙子都掀起來了,我都看到了你的小內內。」

聽我這麼一說,糖糖猛地盯著我一看,眸裡射的眼神讓我想起了櫻花的傳說。櫻花是無情的花,樹下每倒下一具軀殼,它就會開的更加豔麗!

「開,開玩笑的。」我聳聳肩,故作鎮定的往後退。

「我吃了你。」糖糖雙手握成爪,像只小老虎般往我撲來。

這或許就是她能想到最凶恨的動作了吧,然她不知。無論她裝的多凶,可她清純的氣質,蘿莉的臉頰註定她這一舉動只會挑逗出男人想傾盡所能去保護她的慾望。

糖糖向我撲來的時候。我張開雙手,把她納入懷抱,挺拔,有彈性的胸部再次把我的心撞擊的蕩漾起來,「糖糖,讓我來保護你好麼?」

每次我真情流露的時候,糖糖總是羞答答的,「我一直都渴望你能保護我。」

嘴唇在糖糖的額頭印了一下。這一刻,我明悟,我們之間的心靈也同時印上了對方的影子。

拋棄了世俗眼光,兩個人的心靈得以解放,我和糖糖就像櫻花林裡的其他情侶一樣,牽著手,甜蜜的在櫻花樹中穿梭。唯一不同是,我感覺我和糖糖比其他情侶都要幸福,甜蜜。

從櫻花林出來,已經是傍晚。在這說明一下,櫻花林立是有生活設備的,所以我們不是餓著肚子,傻乎乎的在裡面瞎逛了一整天。

在和家人打了聲招呼,說我要和糖糖去參加同學會後,我們沒有回去外婆家裡。

出了櫻花林,我和糖糖回到了我自己的家裡。這是我家剛買沒多久的套間。雖然過年的時候收拾好了,但是老爸老媽們都是住在爺爺家。

回到家後,糖糖說要洗個澡。玩了一整天,身體有些許的汗味。

我故作不以為意的說道:「自便吧,這裡你也來過,就不用我帶你去了吧。」

其實我此時的內心竊喜,試問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的要洗澡,男的難道沒別的想法?別逗了,鬼都不會相信。

浴室裡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我心情也隨著澎湃起來。一個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裡浮現,「我要去偷窺。」

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我發現門並沒有關好,只是虛掩著。我不知道糖糖是故意為未知,還是忘記了關門。不可否認的是,這給了我一個絕佳偷窺的好機會。

透過門縫,一個曼妙多姿的身形,雪白如羊脂肌膚的胴體出現在我眼前。瞬間,下身的海綿體血脈噴漲可起來,不過我並沒有衝動,因為這具接近完美的胴體今晚,以後都會是屬於我的。偷窺也只不過是滿足我內心的邪念罷了。

不多時,糖糖差已經洗乾淨了。看著她仔細的擦拭著胴體,特別是下體的時候,我幾乎要失控的衝進浴室,把她就地正法。

在她穿衣服的時候,她雪白的嬌軀一愣,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微皺的拿起那條天藍色的內內聞了聞,而後穿了上去。我不由的想到,即使清純如她的女孩,在無人的時候也是挺猥瑣的嘛。

糖糖差不多穿好衣裳的時候,我悄然退至客廳,假裝認真的看電視。

從浴室出來,糖糖一臉尷尬。

看她扭扭捏捏的樣子,我輕聲問道:「怎麼了。」

「我,我忘記拿換洗的衣裳了。」糖糖低下頭顱,小聲的說道。

我恍然大悟,為什麼剛剛她會在浴室聞內褲了,原來是想看有沒異味。

「我有男士的衣服,你要穿不?」我故意挑逗著糖糖。

「你們臭男人的東西,我才不用了。」

一把摟過她,「是嗎?今晚過後,我想你就離不開我這臭男人了。」

話音剛落,我吻下了她的嬌唇。有過昨晚的經歷,糖糖這次顯得很淡定了。

「小樣,看我怎樣收拾你。」她的淡定,把我的征服她的慾望給激發出來。

嘴唇轉吻向她的耳根。手不安穩的遊走在糖糖的嬌軀之上,「我會傾盡所能的保護你,給你想要的一切。」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