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兩個表妹

我老婆叫樂怡,跟我結婚已經四年了,是一個還算漂亮的女人吧。其實她們整個家族的女人長得都還不錯,最漂亮的是她大表姐,但已經嫁人20年了,如今都有了15歲的女兒了。還有就是她那兩個還沒有出嫁的表妹。

熟語說,女人胸大無腦,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老婆家族的女人是很漂亮,但智商都不是很高,沒有一個考上大學的,所以對我這個擁有博士學位的人是崇拜的不得了。尤其是她小姨家的那對雙胞胎表妹,十八歲了,讀高二,成績是一塌糊塗,整天只知道打扮,還被評為學校的狗屁校花呢。真是胸大無腦。

「老公,樂茹和樂茜暑假想過來完,行不行?」

「有什麼不行,正好暑假你也有時間,就讓她們過來吧。把我的書房收拾一下,給她們睡好了。」

「她們早就想過來玩了,害怕你不答應,也不知道她們怎麼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對你這個三姐夫,害怕得像對小老鼠。我答應她們還不行,必須要你發話,她們才敢過來。」

「那兩個傢伙,還說怕我,上次到你家去,你沒在的時候,老要我請她們看電影、小吃的,把我的私房錢都用光了,這次來了可得從你那裡出,或者從家用裡面出,就算增加家用好了。」

七月初她們就來了,晚上十點的火車到站,老婆讓我去接,她沒有去,害怕人多了,出租車上沒地方放東西。

「姐夫姐夫,我們在這裡」,就看到兩個穿著掉帶裙的美女朝我招手,頓時吸引了周圍很多人羨慕的目光。

「到了很久了,你是樂茹,對不對?」

「我是樂茜,姐姐才是樂茹。」

兩個小美女一人抱住我一隻胳膊,緊身掉帶裙包裹下的乳房就緊緊地頂在上面,還扭動身體撒嬌,四隻乳房同時摩擦著我,真她媽刺激。

「姐夫,我們坐了八個小時的火車,累死了,所以你一個人提包。」原來任何好處都是有代價的,被四隻乳房摩擦了幾下,就要提兩個大包。

上了出租車,兩個小美女把我夾在中間,問東問西,當然是我這裡有什麼好玩的,有沒有什麼特色菜啊。也不知為什麼,兩個傢伙都有個習慣,說話的時候總要把我拉近些,所以我是一會被拉過來,一會被拉過去,這不是折磨人嗎?

一點也沒有感到受折磨,一會左邊的胳膊靠在樂茹的胸部上,canovel.com一會又是右邊的胳膊頂在樂茜的乳房上,尤其是小美女撒嬌的時候,身體一扭一扭地,兩對乳房就在我胳膊上不停地摩擦,竟然讓我快感連連。

更加惹火的是,從小美女掉帶裙的領口,可以看到她們深深的乳溝,豐滿的左右半球,在掉帶裙和胸罩的束縛下,圓潤圓潤的。

小弟弟竟然聳立起來,兩隻手分別被兩個小美女給抓著,連掩蓋的可能都沒有,只祈求她們沒有注意到。可是她們四隻眼睛偏偏盯著那裡看,媽的,這不是讓我原形畢露嗎,千萬別跟你們表姐講,否則就麻煩了。

看到我高高挺起的小弟弟,兩個小美女倒安靜了下來,也許是累了,都把頭靠在我肩膀上,大家一句話都沒有。

下了出租車,當我付錢的時候,出租車司機湊到我耳邊,「大哥,你她媽真爽,兩個大美女,那麼粘著你。」

「去你的,是我妹妹。」

「這個年代,相好的都叫妹妹,我也要去找幾個這樣的漂亮妹妹。大哥,慢慢享受吧,我還要去奔波,養活家裡的那個老妹妹。」

「姐夫,你們剛才說什麼呢,妹妹妹妹的,是不是說我的壞話,」說話的應當是樂茜,她要俏皮一些,但是兩個小美女長得實在太像了,連我老婆有時候都分不清,何況是我這個相處很短的表姐夫呢。

陪著兩個小美女讓我有很爽的感覺,但有很不舒服,又不能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倒是她們經常有一些挑逗的動作,比如抓住我的手、在我背上捏幾下、拍我的屁股,甚至樂茜有一次還撫摸了一下我大腿的內側,當然還沒有膽大到直接去摸我的雞巴。

當然所有的動作都是在老婆樂怡看不到的時候進行的,這一點兩個小美女倒是為我考慮了不少,知道我還是很怕老婆的。

樂怡在機關工作,我在實驗室工作,暑假期間她放假,我還要經常值班,而且有些試驗需要加班。兩個美女來了,當然只會增加麻煩,除了洗自己的衣服外,連一點家務都幫不上忙,還給樂怡增加了很多家務。

某個星期日,是我值班,我正在辦公室整理數據,兩個小美女閒著無事,就跑到我辦公玩了。

「姐夫,天氣好熱啊!」樂茜比較厲害,進來就把外套脫掉了,裡面是半截小襯衫,竟然沒有穿胸罩,雖然小襯衫在乳房那個地方有夾層,還是隱約看到比乳房其他地方顏色要深的乳頭,而且飽滿的乳房和挺立的乳頭把小襯衫頂得高高的,簡直是誘惑死人嗎。

樂茹也很納悶,「姐夫,怎麼不開空調呢?」看到妹妹把外套脫了,她也跟著脫了,樂茹相對要保守點吧,還是穿著胸罩,但是傲人的雙乳是絲毫不輸妹妹樂茜。

「吹了太久了,感到頭暈暈的,就關掉開窗了,透透氣,放點汗,人反而舒服多了,不要老是吹空調,記住沒有?」

「姐夫,又在教訓我們,我告訴姐姐你對我們不好,看姐姐怎麼對付你。」

媽的,一句話,我就沒有反擊的餘地了。

「姐夫,有沒有喝的?」

「你自己看看小冰箱裡有沒有?」我辦公室放了一個小冰箱,都是放吃的、喝的,由於暑假不經常上班,所以大概沒什麼多少東西。

「姐夫,連礦泉水都沒有,只有啤酒,你是不是經常躲在這裡喝啤酒?」

「我幹嗎要躲,你們不能喝啤酒,以前喝過沒有?」

「怎麼沒有喝過,厲害著呢,是吧,姐姐?」

樂茹遲疑了一下,也附和道:「我們以前喝過,沒有問題。」

「那你們兩個喝一瓶吧。」

「去,我才不跟姐姐分呢,我喝兩瓶都沒有問題,姐姐你行不行,要不你喝半瓶,我喝一瓶半,照顧照顧你。」

這兩個姐妹從小就相互爭強好勝,互不相讓的,所以樂茹被樂茜一激,馬上回擊道:「我才不怕,一人一瓶好了。」

讓她們姐妹兩個去吵,我已經習慣於她們的相互爭鬥了,看來一人一瓶沒有問題,她們的表姐我老婆樂怡,可以喝四瓶呢。

誰知道這兩個傢伙都在死要面子,兩個人連半瓶都喝不了。結果是兩個人,你看我喝了一口,另一個就不服氣地喝一口,而且多喝點,兩個人不知不覺就將滿瓶的就干光了。

「姐姐,我先喝完了,啊!好熱啊。」接著樂茜竟然拉起自己的長裙扇風,潔白的大腿隨著她的扇風動作時隱時現,已經能夠看到小屁股的邊緣了。

樂茹穿的是短褲,沒有東西比了,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姐夫,頭好暈啊,你能幫我揉揉太陽穴嗎?」

只見兩個小美女都滿臉通紅,尤其是樂茹,看來她的酒量真比樂茜小。

「姐夫,幫我揉揉嗎?」樂茹撒嬌地拉著我的手。

看來真是喝得多了,還是幫她揉揉吧。

「姐夫,我也要。」樂茜可不願意輸給樂茹,也坐到沙發上,拉著我另一隻手。媽的,我就兩隻手,怎麼同時給你們服務啊。

「啊!好熱啊!」乘我還沒有注意,樂茹竟然大膽地把襯衫脫掉了,呈現在我面前的是胸罩包裹的傲人雙乳。

這下樂茜輸了,但她是從來不服輸的,遲疑著不敢脫她的半截小襯衫,可是大膽的動作還是出現了,她竟然把自己的長裙脫了下來,呈現在面前的是小內褲緊裹的白嫩的渾圓的屁股,每片都有大部分露在外面,真是很刺激,看看樂茹半裸的乳房,再看看樂茜半裸的屁股,我真想在每個上面撫摸、揉搓幾下。

在樂茜的刺激下,更加是由於酒精的作用,樂茹麻利地解開了短褲的扣子,將短褲脫了下來。沒想到樂茹比樂茜還厲害,裡面竟然穿的是丁字庫,雪白的屁股完全露在外面,甚至還露出了陰毛。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樂茜的動作就開始了,她竟然想都沒想就從頭上把半截小襯衫給脫掉了,脫離衣服舒服的一對小玉兔,隨著樂茜脫衣的動作,上下顫抖著,我突然有一種看跳脫衣舞的感覺,竟然沒有阻止她們的想法。

樂茹不甘示弱,解開了自己的胸罩,同時解開了丁字庫的帶子,挺立的雙乳、白嫩大腿襯托下的一團陰毛,立即凝聚了我的眼球。

「哼!」我的注意力被樂茜一句叫喊拉了過去,她當然不會輸給她姐姐,麻利的動作立即讓樂茜黑毛茸茸的下體呈現在我面前。樂茜還故意把腿岔開一點,那個動作,如果是樂怡這樣,我會立即撲上去,將硬硬的肉棒直接插入,深深地插入。

可是現在不行,雖然有兩個光著的美女,四隻傲人的乳房,四條雪白的大腿,兩個毛茸茸的小穴,還有我自己挺立的雞巴,但我不敢有相同的動作,而且忘了一切動作,目光在兩具赤裸的身體上流轉。

「啊!」眼睛的餘光發現門窗都是開著,我沒有立即讓她們穿上衣服,而是敏捷地關上門窗,然後再獨自欣賞這無邊的春色。是不是 很卑鄙。

樂茜可不願意跟她姐姐平分秋色,每次兩個人鬥爭,都是她最後佔上風,有可能是因為樂茹是姐姐,老是讓著她。

看到我從關門後回來,樂茜一下站一起就抱住了我的一邊手臂,兩個鼓脹的乳房就赤裸裸地頂在我的胳膊上,由於是夏天,我也只有穿短袖襯衫和短褲,所以此時我與樂茜已經是完全的肉體接觸了,而且直接接觸的是豐滿的雙乳,我都快顫抖了。

被酒精刺激的樂茹,此時對妹妹的攻擊時絲毫不讓,比妹妹要大一號的雙乳同樣頂在我另一邊的胳膊上,一隻手竟然就放到我的檔部,「姐夫,我是不是比小茜成熟一些?至少我的乳房要比她的大,她還每次都不承認呢。」

神吶,你怎麼折磨懲罰我啊!我會忍不住的,這樣的刺激如果還能忍得住,那還是男人嗎?

樂茹的小手就隔著短褲和內褲撫摸我的雞巴,沒有經驗的小姑娘的愛撫,雖然不是讓人很滿意,但正是她的不熟練,讓我更加興奮,所以目光就全部集中到了樂茹身上。

這一下,樂茜可不高興了,猛地就將我的短褲拉了下去,硬邦邦的雞巴被短褲拉下去的動作帶動著,隔著內褲上下劇烈抖動。當然樂茜的目的還是達到了,樂茹撫摸在短褲外面的小手也被樂茜擋開了,然後樂茜隔著內褲就抓住了我的雞巴,開始左右上下搖動,看來小姑娘真是沒有什麼經驗。

「姐夫,我可不比茹茹小多少,不就比她晚半個小時出生嗎。你摸摸我的乳房,是不是跟她的一樣大?」說著就拉著我的手去摸她的一對鼓脹的乳房,我已經徹底將老婆樂怡暫時忘記了,手掌放在樂茜乳房上,輕輕地撫摸著。

樂茹不甘示弱,當然是把我的另一隻手也拉著放在自己的乳房上,我也不能厚此薄彼吧,當然是同時撫摸著樂茹和樂茜的兩對乳房了。

看到樂茜已經抓住了我的雞巴,樂茹就伸手到下面,揉搓著我的兩個蛋蛋,「姐夫,我是不是真的比小茜厲害,那個摸得你更舒服啊?」

這叫我怎麼回答呢?雞巴和蛋蛋被屬於兩個小美女的兩隻手撫摸著,另外還有兩隻手在我背上和屁股上上下撫摸,媽的,現在就是老婆樂怡跟我離婚我也不怕。

我在兩對乳房上撫摸的動作開始加大,忘記心理負擔後,摸起來也輕鬆多了。

兩個小美女輕輕地開始呻吟了,扭動著身體,帶著黑黑陰毛的恥骨開始在我的兩邊大腿上輕輕地摩擦,四隻在我雞巴、蛋蛋、背上和屁股上撫摸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不知道是碰巧還是她們兩個故意的,突然樂茹猛地拉下了我的內褲,而樂茜連我襯衫紐扣都沒解,直接就把我的襯衫從身上扯下來,紐扣是一顆不剩了,簡直象搶劫的土匪。

一陣快感襲來,我不禁坐倒在沙發上。

兩個小美女也跟著倒了下來,但是並沒有在沙發上,而是一人跨坐著我一條腿,一個人雙手抓住我的雞巴開始套弄,而另一個雙手在我胸部和背上撫摸。

更為刺激的是,兩個小美女的肉穴都直接貼在我的大腿上,為了增加快感,兩個人在我大腿上就像騎馬一樣,不停地前後挪動屁股,頓時就感到兩個大腿都是濕漉漉的一片了。

幸好兩個小美女還不怎麼會叫床,只知道悶聲輕哼,要不然整棟樓都能聽見了。

突然四隻手都集中到雞巴和蛋蛋上,你可以想像那是怎樣的情景,突然兩個小美女都猛地拚命地夾緊雙腿,頓時就感到兩邊大腿都被一股股噴射的液體打在上面,原來兩個小美女都高潮了,處女的高潮是來得很快,但是噴射的力度決不下於熟女,至少不下於和老婆樂怡。

受到這樣的刺激,我已經忍受不住了,「啊」的叫了一聲,就這她們姐妹倆的手中發射了,幸好當時有一隻小手擋在龜頭上,要不然會把我的辦公室噴的到處都是。

兩個小美女就保持跨坐的姿勢,將頭靠在我肩膀上,也許他們太累了。雖然她們高潮已過,但小穴裡還是有淫水流出,順著我的大腿都流到沙發上了。那是布沙發,可不能沾上淫水,那樣味道會保留很久,會被敏感的樂怡聞出來的。

我連忙抱起兩個小美女,「茜茜,茹茹。」

兩個小美女這次可是很害羞了,只是「嗯」了一聲而已,但還是抓著我的胳膊不放。我讓她們鬆開手,然後拿來我的洗臉毛巾,然後蹲下去,給她們把小穴外面和腿上的淫水擦乾,看來兩個小美女流了不少,剛才還是半干的毛巾,現在竟然幾乎可以擰出水來了。

兩個小美女一直站著不動,頭埋的低低的,隨我把她們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去。然後我也穿好了衣服,但襯衫已經沒有扣子了,這可不好辦。

「姐夫,你會不會看不起我們?」

「不會的,你們永遠是我的好妹妹。」

兩個小美女竟然同時在我左右臉上吻了一下。

「茹茹,茜茜,要不你們先回去吧,我等一下就回去。」

「哦!」她們答應後,就準備出門,但走之前還是看到了我沒有扣子的襯衫,「姐夫,你等一會吧,我一會給你送一件襯衫過來。」還是茹茹比較細心。

老婆的兩個表妹2 (老婆離開前夕)

「姐夫,我們給你送衣服來了。」

「一件襯衫,還要兩個人來送,跑來跑去累不累啊!」

樂茜小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只要我們其中一個來,是不是好方便你幹壞事啊!你是希望姐姐來呢,還是希望我來?」

「去去去,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趕緊換過襯衫,省得兩個小鬼搞怪,「哎呀,那這個襯衫的扣子怎麼辦哪,你們姐姐肯定會問的,誰扯掉我扣子的,肯定是小茜,對不對?」

「姐夫,你真不公平,你怎麼就會誣賴我呢,明明是姐姐扯壞的,姐姐對不對?」

「小茹,你是扯壞的?」只見樂茹把頭埋得很低,當然是默認了,「小茹,沒想到平時比小茜文靜,興奮起來比她可厲害多了,哈哈!」樂茹把頭埋得更低,滿臉通紅,沒想到小姑娘還這麼害羞。

可是把樂茜給高興壞了,「姐姐,還這麼害羞呢,我看到你扯的時候,可是一點都沒有遲疑啊,現在這樣是不是太晚了一些啊!」

兩個小鬼又要發動戰爭了,我連忙轉移目標,「你們誰會釘扣子,還是不要讓你們姐姐知道的好,我也懶得去找借口。」

「姐夫,我來吧,」樂茹接過我的衣服,掏出自己口袋裡面的扣子,原來她早就準備好了針線,看來她還是比樂茜懂事不少,而且看她釘扣子的動作,還是很熟練的,原來小姑娘還不是一無是處嗎。

「小茜,姐姐就是比你厲害一些,你會不會釘扣子啊,不會吧,這下可比不上小茹了。」

樂茜一臉的不高興,突然一對小嘴唇印在我的嘴唇上,一隻小手就抓住了我胯下的雞巴,「可是,我Kiss的水平比姐姐厲害,」說著跟我來了個長吻,「怎麼樣,厲害吧,老姐就不行。」

「誰說我不行」,樂茹把樂茜推到一邊,兩隻手抱住我的脖子,雙唇就印了上來,緊緊地跟我的嘴唇貼在一起,肯定有半分種以上,嫩嫩滑滑的嘴唇跟我摩擦,還真是舒服,樂茹還真是比樂茜要多些女人味。

雖然樂茹推開樂茜,佔據了我的嘴唇,但是樂茜並沒有放開我的雞巴,同時她還和姐姐爭搶我的嘴唇,兩個人跟我接吻的時間是越來越長,最後一次樂茹跟我足足貼在一起4-5分鐘,當樂茜要再次上馬的時候,我可憋不住了。

「慢著慢著,兩位大小姐,你們是輪流著來,我可是一個人啊,都快透不過氣來了,你們是不是想你們表姐這麼年輕就守寡啊!」

樂茹因為佔據了最後一次親吻,向妹妹努著嘴,意思是我時間長,我贏了。樂茜可不高興了,嘟著小嘴不說話,突然發現我的雞巴還在她手裡,「我抓住姐夫雞巴的時間比你長,這你比不上了吧?」

樂茹不服氣,就伸手來抓,我連忙調停戰爭,「喂喂喂,兩位大小姐,我可不是玩具,一會是嘴唇,一會又變成了雞巴,你們是不是想把我給分了才高興啊!停停停,咱們收拾東西回家。」

沒想到兩個小鬼竟然馬上連成一線,「呃,有什麼了不起的,給你面子才跟你接吻的,你那個軟雞巴,摸你兩下更是給你面子,是給表姐面子。」

懶得跟她們廢話,趕快收拾東西,像逃犯一樣後面跟著兩個解差,回家了。樂怡正一個在家裡看電視,「你們怎麼一起回來了?」

「哦!沒有,我們在樓下碰到的。」我和兩個表妹異口同聲地回答,好在老婆很信任我,也沒有覺得奇怪。

我還是很鎮定,兩個表妹可就滿臉通紅,還是被樂怡看出了異樣,「你們怎麼都滿臉通紅的,是不是很熱,我把空調開開吧!」

「不要」「不要」,樂茹和樂茜先後反對,「姐夫說不能老開空調。」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