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母子

作者:言情

劉滿,今年已十六歲了,長得並不英俊,但很酷、很有性格。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巨大的鼻子,據說鼻子大的人通常雞巴也大,傳說是有一定道理的,他確實是有一條巨大的雞巴,雖然他還未完全成熟,但是他的雞巴卻比大多數的成年人大得多,足有二十多厘米。正因為這樣他特別早熟,十一、二歲就開始手淫,不過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幹過女人,他對女人充滿了好奇和慾望。

劉滿的父母是開店的,經過他們的苦心經營,使原本一間不起眼的小百貨,變成有五、六個分店的連鎖店。他的父親劉鎮和他相貌很像,今年已有五十多歲了,由於年青時過度的縱慾過度,以至於現在遠遠不能滿足現在正是狼虎之年的妻子。

劉滿的母親柳菲菲年輕時就異常風騷,當時就是因為被劉鎮巨大的雞巴和高超的床技征服,才嫁給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劉鎮。現在只有三十六歲,她看起來像是個二十六、七歲的少婦,有著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為風韻燎人,面如秋月,體態豐膠,眉不畫而翠,唇不點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纖纖,雲髮後攏,素顏映雪,一雙皓□,圓膩皎潔,兩條藕臂,軟不露骨,帶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意味。在劉滿的眼裡,覺得她充滿性感和魅力。

有一天,劉鎮一大早就出門,說是要去辦貨,因為他們的生意以有一定的規模,所以柳菲菲現在不一定每天都要去公司。菲菲睡到快十一點才起床,她站在的梳妝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在她身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個十六歲的兒子的母親。碩大的乳房,形狀佼好,乳頭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肥臀,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未損及身材,反而比過去更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艷容。

就這樣檢查自己的裸體的柳菲菲,突然產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癢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她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肉體,已被閑置二、三個月了,在這種情形下,感到迫切的性需要。這時她不由得想起了她的老公,以前老公是多麼英勇善戰,每回都把自己幹得高潮迭起,可恨現在卻……她越想越覺得渾身騷癢難當,口中不由地發出呻吟聲。

這時劉滿剛好經過父母的臥室,劉滿今天又裝病不去上課,也是現在才起床吃飯。劉滿忽然聽到媽媽的呻吟聲,心想:「媽媽怎麼了,不會病了吧?」想著他輕輕的打開臥室的門,一看之下可大大的出劉滿的意料之外,原來這呻吟聲是……劉滿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一時呆在門口。

只見媽媽的衣裳半卸,玉乳微露,雙手一上一下探入半開的衣內,迅急的動作著,劉滿這下可明白了,原來媽媽在「自摸」啦!心中微一琢磨,心想還是不要現身撞破的好,雖然劉滿心中實在是非常想現身一解媽媽的飢渴,但是他卻不敢,況且他也想看看,一個女人是如何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媽媽繼續忘情的撫慰著下體,揉捏著挺起的乳頭,劉滿也目不轉瞬的瞧著。忽然媽媽陡一轉身,身上那半開的衣裳忽的滑下來,那幾近完美的軀體,惹得劉滿的小弟高高脹起,劉滿完全忘記眼前的著人是媽媽了,此時他眼中的媽媽只是一個在「自摸」的大美女,什麼倫理道德觀念全拋到九霄雲外了。

由於衣服已經滑下,劉滿可以很清楚的觀察媽媽的每一絲動作,媽媽的右手指頭輕輕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陰唇,間歇地將手指頭插入小穴中,不過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劃圓圈的撫摩著陰核,每一次指尖滑過陰核,都可以明顯的看到媽媽下腹的收縮;左手也沒閑著,如同豺狼攫取獵物似的,不斷的咬著雙峰,乳尖高高聳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燈塔,引領著指尖探尋歡愉的源頭。

指尖的動作有如在彈奏樂器一般,輕盈優雅,有著特殊的節奏,任何一個微小的變化,都會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媽媽顯然是箇中高手,對於自己的身體相當的熟悉,因此每一個音符都能勾出最深層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連連,而身體正是最好的聽眾,每當有佳音流瀉身體便忠實反應,產生共鳴。

媽媽的動作愈來愈快、愈來愈大,豐滿的秘穴已經吐露出渴望的汁液,canovel.com沾在指頭上,陰唇上閃亮著,口中發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陣陣急促的喘息;胸口、雙頰已經現出紅潮,雙乳也脹得微微發亮,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調,媽媽已經彈到最緊要的一節,十指如珠雨般灑落全身,匯聚到快樂的巢穴,珠雨激起的漣漪,層層疊疊,慢慢的疊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

終於,在一聲驚雷後,媽媽忘情的吶喊,四肢有如滿弦的弓箭般繃緊著,夾雜著一陣一陣的顫抖。劉滿看得目瞪口呆,他從未看過,一個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暢快淋漓,無與倫比。

約莫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媽媽才慢慢的回過神來,將洩了一身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劉滿忙輕輕的關上門回到房間,才踢踢踏踏的走回來,走到媽媽房間門口,恰巧媽媽整理好走了出來,劉滿裝傻的打過招呼,走到飯廳去,其實媽媽滿臉紅潮和一臉驚疑都一一進入劉滿的眼中。

媽媽見到劉滿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見剛才的好事,不過劉滿臉色如常,心中雖有點懷疑,不過既然劉滿不提,她當然也不可能問嘍。

柳菲菲也走進飯廳,倒了一杯牛奶,坐到劉滿的對面,仔細的打量著正狼吞虎咽的吃三明治的兒子,心中還在想剛剛兒子到底有沒有看到自己的醜態。當她看到兒子巨大的鼻子時,心中一蕩,不自覺的想到兒子的雞巴:「這小鬼的雞巴恐怕也很大吧?」一想到雞巴,她的全身又熱起來,使臉上原本還未消退的紅潮變得更明顯了。

這時劉滿抬起頭來,看見媽媽一臉的春意,忍不住又想起剛才的一幕,「媽媽,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病了?」劉滿故意問道。

聽到兒子這樣問,柳菲菲的臉更紅了,她狠狠的白了兒子一眼,脫口而出:「還不是因為你……」話一出口,連柳菲菲自己也嚇了一跳。

「我……?」劉滿茫然的看著媽媽問道。

「你吃你的飯,囉囉唆唆的。」說完就回房去了。

劉滿以為媽媽生氣了,嚇了一跳,忙低下頭繼續吃飯。

劉滿吃完飯就到大廳去看電視,不久他就睡著了。可是他睡著了還是想著媽媽的樣子,他夢到了媽媽全身赤裸裸的,夢到他在摸媽媽那對肥大的奶子,甚至還夢到他在用力的搓揉媽媽豐滿的陰戶。他一直在亂夢著,把他那根巨大的雞巴夢得更加堅挺、更加粗大,整根雞巴都跳出了他的短褲,在短褲外高高的舉著。

柳菲菲吃飯時看到兒子臉上那巨大的鼻子,以她以前與男人插穴的經驗,知道兒子那根雞巴一定非比尋常。她回到房間後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當她再走出房間時,一到大廳就見到了兒子那根大雞巴,果然不出所料!她欣喜若狂,想不到兒子小小年紀就有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尤其是那顆大龜頭,像雞蛋那麼大,真不知被那大龜頭撞到穴心是什麼滋味?

劉滿也許正夢得起勁,那根大雞巴似鐵棒一樣聳立著,並且還一抖一抖的,柳菲菲的心房也跟著一跳一跳的。

柳菲菲的心跳帶動了周身的神經一起興奮,柳菲菲從未看過這麼大的雞巴,真想伸出玉手去撫摸那根可愛的大雞巴,興奮的小穴騷癢起來,堅挺的乳峰脹得讓人受不了,她忍不住解開上衣的兩個扣子,將纖細的玉手伸入,隔著胸罩撫摸自己肥大的奶子。

兩粒艷紅的奶頭被捏得又大又熱,可是慾火並沒有消除,下邊的小穴更是癢得厲害,於是她的手不知不覺中探進三角褲內,手指按在肉片交匯處的陰蒂上粗狂的揉動,淫水越流越多。

看著兒子的大雞巴手淫,使她興奮得發狂,心中呼喊著:「好兒子,你的雞巴好可愛,害得媽媽的小穴這麼難受,快來幹媽媽的小穴吧……」當她伸出玉手準備去摸兒子那可愛的大雞巴時,又縮了回來。

曾經在風月場大滾過的柳菲菲,此刻突然間想到兒子未經人事,如此貿然去撫摸他的大雞巴,他醒來一定會被媽媽這突然的舉動嚇壞的。熟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柳菲菲不愧是女中色鬼,雖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讓那大雞巴插插,可她為了達到最高的享受,強忍著心中熊熊的慾火,心想:「等到兒子睡飽精力充沛,然後再去誘惑他,讓兒子主動來插自己的小穴,那樣幹起穴來才夠味。」

她無力的回到房間,想著怎麼樣勾引兒子來幹自己小穴。當柳菲菲想出辦法時,已是中午一點了,劉滿這時也醒過來了。劉滿一醒過來,看見自己的樣子嚇一跳,趕緊坐起來,整理好褲子繼續看電視。

正看得起勁時,忽然聽到媽媽在房中叫他:「小滿,你過來一下。」

「喔,來拉。」劉滿應了一聲,就朝媽媽的臥房走去。

走進房中發現房中沒人,正納悶間,又聽到媽媽的叫聲:「小滿,你幫媽媽把衣服拿過來一下,媽媽在洗澡,忘了把衣服拿進來了。」

「在哪裡?」

「可能在床上。」

「嗯,看到了。」劉滿走到床邊拿起放在上面的一團衣服,向浴室走去。他發覺腳下有異物,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的胸罩……他屈身拾取,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向鼻子湧來!他用手輕慢撫弄著蕾絲花邊,將胸罩用手托住,捂著鼻子,靜靜享受著這奇妙感受,「呼~~」他深深的吐一口氣,但又怕這香氣會逸失,連忙將「它」擁在胸口,心中充滿著無數的暇思……

此時他忽然感到兩腿之間的雞巴又不安於室,這時忽然想起在浴室的媽媽,他偷偷摸摸的走到浴室門口,發現浴室的門是虛掩著,他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往裡看,只見媽媽正背對著他舒服地塗抹著沐浴乳,她全身已被泡沫給遮蓋住,但隱隱約約的露出那光滑細致的肌膚。

劉滿的眼神早已被媽媽的纖手勾去了,看著那一雙手在誘人的香肌上游動、起伏,他魂也被勾走了,忘記自己是來送衣服的。正值媽媽轉開蓮蓬頭的水,媽媽扭著那好似水蛇的腰肢,只見那泡沫像衣服般從身上褪去,從頸子到嬌小的雙肩、光滑動人的背部、那一雙粉白的膀子……那泡沫正緩緩下滑到她那小蠻腰,但久久不肯離去,真教人心急呀!

終於,好不容易露出那雌性動物最誘人的雙臀,使人想去輕咬一口!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裡,這時掉轉身來,把兩顆大奶、一口陰戶,正對著門口,那媚眼似有意無意的朝門口瞄了一眼。

忽然,她將一隻腳踏在浴缸邊,由於雙腳張開,使那陰戶、陰毛顯露無遺,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陰戶,自己看了一會兒,便用手指捻摳起來,又微微的嘆了口氣,好似奇癢難耐,那模樣真是風騷到了極點、淫到極點。

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雞巴快頂破內褲鑽出來了,他告訴自己不能對自己的媽媽有這樣淫穢的念頭,但他沒辦法,他小心翼翼的把門稍微再打開一點,以便看得更清楚,他的手慢慢的伸到內褲裡,撫摸著那硬梆梆的大雞巴。

柳菲菲早就發現兒子在門口偷窺,她原本就是故意製造機會讓兒子欣賞自己的玉體,心想血氣方剛的兒子,見了這個光景,自然慾火上升、不可遏止,最好是不顧一切破門而入強姦自己。

門外的劉滿努力地恢復理性,連忙丟下衣服跑開,他深信再這樣下去便會無法控制自己! 劉滿出來後不敢再在大廳,怕媽媽洗完澡出來會看到自己高高聳起的褲襠,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心中滿是媽媽那豐滿的肉體,神經傳來一陣又一陣說不上來的感覺。他,十六歲卻還未享受男女魚水交融之歡,他正想:做愛的感覺是什麼呢?雖然有時在錄影帶、報導中間接獲得性知識,可是自己最想有實戰經驗!真是的,近在咫尺就有一個活生生、香噴噴的「實驗品」,他現在手上還殘留那清香,可她是自己的媽媽。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侯,房門被打開了,劉滿一看,是媽媽進來了。劉滿仔細的一看,只見媽媽穿著一件薄薄的連衣裙,緊裹著她豐腴的身體,胸前兩個扣子沒有扣,高高的乳峰顯而易見,很惹人注目,認真看可以看出媽媽沒戴乳罩,她兩側隆起的部位上的奶頭像受到挑逗一樣,緊緊貼在柔軟的裙衣上。走起路來,她的大腿和屁股都緩慢似流水般地顫動,帶有一種肉感的誘惑,高高的乳房在蟬翼般的裙衣下,以性感的節奏急劇地起伏著。

柳菲菲走到劉滿的桌前說:「小滿,上午媽心情不好,你沒生媽的氣吧?」

「沒……沒有,我怎麼會生媽媽的氣呢?」劉滿連忙答道。

「真是媽媽的好孩子。」柳菲菲用手撫摸著劉滿的頭說。接著她又甜甜地笑著指著桌上的照片說:「小滿,這是你女朋友的相片嗎?長得好可愛喔!」

劉滿摸摸頭,嘿嘿地傻笑著。

柳菲菲問他:「進展到什麼地步啦?」柳菲菲沒有穿絲襪,大腿和劉滿的手肘微微地接觸著,手肘放在劉滿的肩上,手指輕輕搓揉起劉滿的耳垂來。

劉滿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美艷動人的媽媽身體好香喔!她的裙子那麼薄,大腿好光滑喔,好像很有彈性,看媽媽一副風騷樣,和耳垂受到的刺激,搞得劉滿的雞巴又硬了起來,「被媽媽發現,就糗大啦!」劉滿心想。

柳菲菲將嘴湊近劉滿的耳朵,說話的時候,熱呼呼的氣不斷哈到劉滿的耳朵裡。

「有沒有摸過她的胸部呀?」劉滿一轉頭,想要回答媽媽,嘴唇竟碰上柳菲菲貼過來的乳房,「哇呀!好溫暖,好有彈性呀!」劉滿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柳菲菲嬌笑著,伸出手來搓搓劉滿的脖子和臉頰,嬌嗔地說:「好啊!竟敢吃媽媽的豆腐!」

劉滿頓時臉紅耳赤,慌張地想要解釋:「媽媽,我……」心一急,更是結結巴巴。

柳菲菲不放過他,繼續追問:「她的乳房摸起來舒服嗎?」

劉滿紅著臉,點點頭。

「吃過她的乳頭嗎?」媽媽豐滿的乳房就緊緊靠在他的臉旁,劉滿視線直視著桌上的書本,不敢去看柳菲菲的胸部。柳菲菲用柔軟嫩滑的手掌捧著劉滿的臉龐,將他的下巴抬起來,逼劉滿看著自己的眼睛:「她的乳頭好吃嗎?」

劉滿既不敢接觸這位年輕貌美的媽媽,又不敢接觸柳菲菲的目光,視線只好落到她的胸部。

柳菲菲看到劉滿手足無措的樣子,格格地嬌笑起來,胸部誇張地一起一伏,存心要把劉滿誘惑死。站著的柳菲菲,將坐著的劉滿的臉摟在懷裡,用彈性十足的胸部溫暖他的頭,手指玩弄著劉滿的耳垂,問他說:「舔過她的耳垂嗎?」

劉滿手心發汗,從鼻子發出聲音:「嗯……」

「做過愛嗎?」

劉滿搖搖頭,臉漲得更紅了!

柳菲菲把臀部依偎在劉滿身上,繼續問:「多久手淫一次?嗯?」

劉滿早已招架不住了,求饒的說:「媽媽……」

柳菲菲說:「你可以把手環著媽媽的大腿,沒關係的,我不會生氣。」

劉滿乖乖地摟住柳菲菲的大腿,漸漸主動地把臉貼著柳菲菲的乳房,享受著美麗的媽媽溫暖和芳香。

柳菲菲假裝生氣:「你還沒有回答媽媽呢!」

劉滿漸漸放開了心情,不那麼緊張了,因為爽嘛,手本能地越摟越緊,嘴裡嚅嚅地說:「每天都要打手槍才受得了,有時候一天兩、三次……」

柳菲菲給他摟得舒服極了:「喲,這麼厲害啊!等一下打一次給媽媽看看好嗎?」

劉滿轉問柳菲菲:「媽媽,你會不會手淫?」

柳菲菲笑罵道:「死小子,怎麼這樣和媽媽說話!」

「會不會嘛?」

「會啦~~」

劉滿說:「真的?那你也要做一次給我看才公平!」

「你喔!你喔!小弟弟都硬起來了!喂!你打手槍的時候都是幻想和誰在一起呢?」

「電視、電影明星啊,學校的同學啊,還有學校漂亮的女老師啊!」

柳菲菲問:「有沒有幻想和媽媽呢?」

劉滿抬頭看了柳菲菲一眼,點點頭:「我老實說,媽媽不要生氣喔!媽媽你長得那麼美,當然有囉!而且是常常呢!」

「說給媽媽聽聽看,你都幻想些什麼情節?」

劉滿不回答,轉了個話題:「媽媽,你知不知著麼分辨處女啊?」

柳菲菲格格地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乳房上下跳動,臀部也左右搖擺,「劉滿啊!媽媽教你怎麼檢查女孩子是不是處女。你用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摸摸媽媽的大腿看看!」

劉滿又興奮又遲疑:「媽媽,可以嗎?」

柳菲菲媚笑著鼓勵他:「別怕,摸摸看有什麼感覺。」

劉滿坐在椅子上,張開雙腿,把柳菲菲的下半身摟進他的兩腿之間,左手從後面伸進裙子裡去撫摸臀部,右手則從前面伸進去,在柳菲菲的大腿內側來回摩挲。

柳菲菲雙手揉著劉滿的臉頰、耳朵,問他說:「感覺怎樣?」

劉滿說:「Great!」

柳菲菲問:「和你那位可愛的女朋友相比,怎麼樣啊?」

「媽媽啊!你的腿比她有彈性多了,她大概是缺乏運動吧,軟綿綿的!」劉滿說著摸著,手指接觸到私處了。柳菲菲抖了一下,夾緊腿,扭扭劉滿的耳朵,嬌嗔地說:「喂,壞孩子,那裡不可以摸!」

劉滿嚇了一跳,乖乖地停住了,不敢越雷池一步。柳菲菲怕嚇著了他,趕快安撫他:「看乳頭的顏色,就八九不離十了!」

劉滿抬頭看了柳菲菲一眼,眼裡充滿疑惑:「什麼?」

柳菲菲笑得好甜:「傻瓜!你不是要知道媽媽教你分辨是不是處女嗎?」

劉滿光沉浸在享受柳菲菲的大腿和臀部的肉慾中,早忘記為什麼摸她了,被她一提醒,劉滿立刻去解媽媽的鈕扣兒。柳菲菲存心誘惑劉滿,但這種進展和變化,她故意掙扎,「哼!你是幹什麼嘛?」柳菲菲騷蕩無比的說。

「看看媽媽的奶頭。」劉滿回答著她,一面仍然行動著:「我想媽媽一定有一對很美的肉球兒。」

「媽媽又不是處女,看了對你有什好處呢?」柳菲菲飛了他個媚眼問。

「媽媽,讓我看看嘛,我的好媽媽。」劉滿央求著。

「好啦,好啦。不過你看歸看,可不能亂來啊?」柳菲菲故意裝著羞答答的說。

「好,我一定不亂來,只是看一看。」劉滿說。

「那你自己說話要算數。」說完,柳菲菲閉上眼睛任兒子擺佈。

劉滿迫不及待的解開了柳菲菲的鈕扣兒,露出了一對高高聳起的乳房,上面頂著兩個鮮紅透明的小肉球兒。劉滿忍不住輕輕地握一握,覺得好軟好有彈性,又稍微用了點力,柳菲菲一陣顫抖,她的乳房像魔術一般脹大起來,白白的、渾圓的,乳頭尖挺,已經開始由於性慾的高漲而變硬,向前挺著,像在呼喚著男人們去擰、捏,去揉搓。

他當然不會退縮,撲了上去,每隻手握住一隻乳房,擠壓、扭動,像是要把它們揪下來。他的舌頭在她的兩個乳峰間舔著,又開始吮乳頭,先是左乳頭,他的嘴含著她的乳房,舌頭在乳頭周圍轉動著,「媽媽,你的奶真好!」劉滿握住乳房說。

「死小鬼,你怎麼騙媽媽?你這哪是在看媽媽的奶,簡直是在吃媽媽的奶奶嘛!」柳菲菲紅著臉,嬌聲嬌氣的說。

劉滿在媽媽的乳房上使勁的來回不斷的揉搓著,不一會兒在他的挑逗下,那對奶子漲得像麵包浸滿水裡一樣又大又肥,尤其是那兩顆小乳頭,經他一捏,頓時像兩粒葡萄似的。於是他身子往下微縮左手分開媽媽的衣服,一頭就埋在高挺的乳房上口裡含住乳頭瘋狂的吸又咬;另一隻手往下滑到媽媽的大腿,掀起她的裙子,往她最隱密的私處探去,在媽媽長滿芳草而豐實的陰戶輕輕磨擦著。

柳菲菲再也忍不住了,渾身上不住的顫抖起來,嘴裡輕輕的低聲說:「你好壞,快快放手,你怎麼能摸媽媽的那裡。」說時豐臀腰肢不時亂扭。

劉滿說:「媽媽,再讓我看一看你的小穴好不好?」

「不行啦,你還想騙媽媽,等一下你又像這樣亂來,我怎麼辦?哦……你快把你的手拿出來。」柳菲菲的陰戶被他揉摸得又酥又麻,不住扭擺著!

劉滿的手仍輕輕地在小穴上撫摸著:「我這回一定不亂來,就讓我看一看媽媽的小穴嘛!」說著用嘴含住了她的一隻乳房,一口就將那粒透亮的紅葡萄以及葡萄下面的香菇和半座玉峰含了個滿口,用力的吸住,由峰腰往上慢慢的猛蹭著往外退。

這一下只吸得柳菲菲一邊顫抖渾身發酥,一陣癱瘓靈魂兒出殼,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喔~~~~」,下面的小穴緊跟著把持不住,一洩如注的流了出來。

劉滿含著乳房的嘴退吐到峰頂,用牙齒扣住了媽媽那粒透亮的紅葡萄,就開始咬了起來。每咬一下,柳菲菲就顫抖一陣,雙股扭動,玉門一陣開合,桃源洞裡就冒出一股子白漿來。肩膀前後搖擺,口中不住發出「喔……喔……」的呻吟聲。

劉滿見媽媽下身扭得利害,劉滿以中指插進媽媽的小穴裡去試探了下子,已經是汪洋一片了,故意說:「媽媽,你怎麼尿尿了?」

「嗯……喔……嗯……哎……死小子,你敢這樣欺負媽媽。」柳菲菲呻吟。

「媽媽尿了我一手都是,還說我欺負你。」劉滿邊說邊用手再順著水源前進探入潭底,跳躍著的子宮門口在一伸一縮的亂蹦亂跳,碰到他的中指時就如嬰兒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他的中指在潭底跟它們纏鬥起來,如上演《周處海底斬蛟》一樣,互不相讓地纏鬥不休。

柳菲菲忍不住大聲叫起來:「啊……啊……快……快把你的手拿出來,你越來越不像話了。」

「媽媽你的小穴把我的手咬住了,我拿不出來。」劉滿說話時手可沒閑著,他的拇食二指雖在外面,也採取了行動,捏住了媽媽那最敏感的陰核。那陰核已經充血,堅硬的挺立著,經他兩指一捏,她渾身的浪肉都不住的在跳動,捏得越快,顫得越厲害。 洞底是演的《周處斬蛟》,洞外演的《二龍戲珠》,他的嘴仍吸著乳房。這一來別說是久曠的柳菲菲,就是再騷蕩的女人也保險死去活來叫娘叫爹了。

「噯呀……哦……死小滿,你怎麼能這樣弄媽媽的小穴,啊……好癢啊。」柳菲菲忍不住浪叫起來,大腿把劉滿的手夾的緊緊的,不一回兒又洩出了陰精。

劉滿撤回手,把濕漉漉的手對著媽媽那紅得發亮的臉蛋,故意問著︰「媽媽你看,你尿了我一手怎麼辦?媽媽這麼大的人了,還隨地大小便。」

柳菲菲嬌艷無比的白了他一眼說:「死小子,那不是尿啦!」

「那是什麼?」邊說邊把手放到鼻子邊嗅一嗅:「哇!好騷……好騷!肯定是尿。」

「你……你……我不和你說了,你好壞!」說完柳菲菲掙脫了兒子的手,雙手掩面轉身作勢要走。

劉滿見狀,哈哈大笑,跨上一步,猛的把媽媽抱了起來,往她房裡走去,邊走邊吻著她美艷的小紅唇。柳菲菲縮在兒子的胸前,任由他擺佈,口中嬌哼道︰「壞小子,你想幹什麼……放開我……求求您……放開……我……喔……」

劉滿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衝擊著她全身的細胞,她心中多麼想兒子的大雞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潤、將要乾涸的小肥穴裡面去滋潤它,可是她又害怕母子通姦是傷風敗俗的亂倫行為,若被人發覺如何是好?但是小穴實在酸癢難忍,需要有條大雞巴插插她一頓,使她發洩掉心中如火的慾火才行。管他亂倫不亂倫,不然自己真會被慾火燒死,那才冤枉生在這個世界上呢!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能滿足我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貞在後。她想通後,就任由劉滿把她衣物脫個精光,痛快要緊呀!

劉滿像個飢渴的孩子,一邊抓住媽媽的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揉、左右的擺動著,跪到床上,雙手扳著媽媽的香肩翻轉過來,劉滿低低的對她說︰「好媽媽,讓小滿看看你的玉體小穴。」

「不要嘛,媽媽怕!」

「怕什麼?難道還怕我吃了你嗎?」

「就是怕你會吃了我……」媽媽的星眼一白,風騷的道。

「嘻嘻嘻,媽媽你放心啦!我只是看一看,不會吃的。」劉滿送給她一個熱吻。

看著媽媽一對直生生的奶子,緊依著媽媽的呼吸,顫抖抖的如雨海洋裡的萬頃波浪,劉滿喜極,伏身低頭,用口含著那一粒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

柳菲菲被吸舐的混身亂顫,叫道︰「小滿呀!我的好兒子,不要再舐了,媽媽癢得厲害。」

「把小穴給我看,我就不舔。」

柳菲菲那富有彈性的乳房上兩顆有如葡萄的乳頭被舔得硬如花生似的,她只好說:「你……你……哦……好……好,給你看,你這壞東西看歸看,可不能亂來!」

劉滿聽見媽媽答應了,欣喜若狂,他的手順著媽媽那修長的大腿撫摸上去。此時他下部那根勃起的棒似乎憋得難過欲衝破褲子跳出來似的,他迫不及待的解開媽媽的裙子,緊裹著她渾圓的屁股和布滿芳草的地方,兩邊高高的,中間有一道小溪。媽媽的三角褲已濕透了,緊緊的貼在陰戶上,那早已充血膨脹如饅頭般大小的陰戶清晰可見,在陰毛下若隱若現的細縫中正不斷地流出淫水。

劉滿哪能再按慾火,急急的褪下她已被濕透的三角褲,接著他就把手放在陰毛上輕輕揉著。在兒子不斷的揉弄之下,她的陰戶發熱,兩片陰唇不時的抖著,同時緊緊挾住雙腿,不住的蠕動。

劉滿故意把媽媽的雙腿分開,用食指伸進肉穴由下往上挑動,當手指觸到小陰唇時,她如同受到電擊一樣嬌軀不停的顛抖,把頭別了開去,嘴裡叫著:「嗯……啊……小滿……你不能這樣,快把拿出來,啊……不能用手……啊……」她陰戶裡的淫水禁不住的流出來,把劉滿的手又淋濕了。

她的淫慾快速上升,纖腰扭擺,心跳加速,小穴內奇癢無比,不斷的流出淫水來。劉滿說:「媽媽,你的淫水真多呀!」

「好兒子,別這樣,我是你媽媽呀!快把手拿開。」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