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虐母女

我叫楊青雅,是住在大安區某區的女生,我才高中三年級,每天搭捷運上下課,我與我的媽媽一起同住也已經五年了,從爸爸五年前過世後,我和媽媽也就相依為命了

這天,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天,我一如往常的前往補習班準備做大學考試的準備,但今天的補習班卻因為停電而無法繼續上課,我只好提前回家了。

我跟以前一樣的從包包內拿出鑰匙開門進屋,但客廳卻是一遍昏暗,只剩媽媽的房間有透出光來,我走向媽媽的房間。

「媽今天比較早回來?」

我心底自己這樣問,我走向前去,打開這扇沒關緊的木門,眼前的畫面卻令我永生難忘,我宛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媽媽,全身赤裸,脖子上戴著鮮紅色的大型犬項圈,乳頭上夾著發出聲響的鈴鐺,下體用麻繩做成的丁字褲,媽媽的雙手戴著手銬,腳上也戴著鐵鍊做成的腳鐐,而遠處的地板上,放著一個臉盆,臉盆裡放著一塊正方型的冰塊,冰塊裡冰著兩支鑰匙。

媽媽看見我像看見鬼一樣,拼命的尖叫,想掙扎逃開卻被鐵練所束縛。

「媽~你怎麼了?誰給你用成這樣的?」

我只記得我瘋狂的大叫著我迅速的打破冰塊,拿出鑰匙,幫媽媽解開腳鐐跟手銬後,讓媽媽穿好衣服。

媽媽這時候深呼吸了幾口氣後,轉身坐在床上,一言不發。

「媽?你不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我問著媽媽「如果媽媽告訴你~canovel.com這一切是我自己弄的,小雅你會不會討厭媽媽呢?」

媽媽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從嘴巴裡吐出這幾句話來。

「什麼?這是媽媽你自己?」

我驚訝到快說不出話來「媽媽我是個被虐待狂,也就是M,我趁你不在時,自己在家用這些鐵鍊來束縛自己,媽媽才會得到解脫,才會快樂!」

媽媽說出了從小到大從未說清楚的事,難怪家裡總有許多麻繩與鐵練,問媽媽那是幹嘛的,媽媽總是叫我別問。

原來已經死去的爸爸是個虐待狂,也就是S主了,而爸爸的過世讓媽媽很難過,失去了一個丈夫也失去了一個主人。

「小雅,你會討厭這樣的媽媽嗎?」

媽媽問著我這幾句話老實說,我不知道會不會討厭,但我很驚訝,原來媽媽藏著這麼大的秘密。

「媽,我永遠會是你的女兒,我不會討厭你的,也許你用這種方式,來懷念爸爸對吧?」

我回答了媽媽「………………..」

媽媽沉默不語。

「媽,我肚子餓了」

我問著媽媽「哦!好,我去廚房幫你把菜熱一熱吧!」

媽媽起身要離開房間「等等媽媽,我有個提議」

我心中忽然想起一個想法來,一個有趣的想法。

「嗯?什麼事小雅」

媽媽疑惑著問著我「媽媽,你可以戴著腳鐐跟手銬幫我熱菜嗎?」

我問了媽媽「這….不要啊!乖女兒!媽不會再做這種事了」

媽媽果然是傳統的亞洲人,心中思考的東西老是被壓抑著。

「媽,我不要你在把這種事藏在心中好嗎?這件事就是我們母女倆的秘密嘛!」

「母女倆的秘密…..」

媽媽口中只說了這六個字。

「如何呢?」

我問著媽媽「…….好吧!這就是我們母女倆的秘密了哦!」

媽媽說著「好~那我在客廳等你幫我把晚餐熱好哦!」

我說完便走出房間到客廳去打開電視看著我喜歡的綜藝節目了。

約過了十來分鐘,我聽到了鐵練與磁磚底板摩擦的聲音,我忽然感覺到心跳加速了。

媽媽從房間裡走了出來,穿著平常的衣服,但卻多了手銬與腳鐐。

「這個…給你保管」

媽媽拿著兩支鑰匙放到我手上然後就走入廚房了。

媽媽腳上的腳鐐是用鐵練鎖住的,看起來好看極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好看。

「媽去熱菜了」

媽媽說完便拖著腳鐐到廚房去熱菜我在客廳哈哈大笑著,因為我覺得這一切有趣極了,我們母女倆拉進了許多距離,好像更親近些了。

媽媽熱完了菜,我走向前去,拉了拉她的手銬。

「媽,今晚你就演1個小時我的女僕吧!」

「不管演不演我都當你的女僕二十幾年了好嗎?」

媽媽笑著說我坐下後,媽媽站在旁邊,用被手銬銬住的雙手幫我夾菜。

我夾起了一塊丸子,心中卻有個有趣的想法。

「媽,這個丸子給你吃吧!」

我將丸子用筷子挾了起來,然後丟在地上去。

「啊!你們父女倆怎麼一個樣啊?」

說完媽媽就趴在地上去,用嘴巴把丸子吞進嘴裡了。

我看了覺得實在是太有趣了,接連著哈哈大笑起來。

媽媽的被虐狂真的很重。

媽媽熱完了菜,我拿出鑰匙,幫媽媽解開了腳鐐與手銬。

於是渡過了這可以說是尷尬的一晚,但也是我和媽媽拉近距離的一個重要的夜晚。

第二日我照樣上完了補習班回家,而家裡媽媽已經在熱菜了,但我卻一樣聽到鐵鍊摩擦地板發出的聲響,我先回到房間,我的書桌上卻放著兩支鑰匙與媽媽的字條。

「媽媽的鑰匙就交給你保管了,你想什麼時候解開就什麼時候解開吧!今晚,媽媽就演一回你的女奴吧!」

媽媽留著字條讓我不禁笑了出來,這遊戲真的太好玩了,我已經有點喜歡上這個遊戲了,女奴啊!我有女奴了。

我走出房間,往廚房的方向走去,媽媽知道我走了進來,卻不太敢面對我。

「有看到媽留著字條了嗎?」

媽媽說著「有啊!」

我回答著「那怎樣呢?」

媽媽繼續問著我一聽到媽媽故意這樣問,我就越有許多鬼靈精怪的想法出來。

「女奴啊!你有看見女奴穿衣服的嗎?起碼在這個空間裡,我們家的女奴是不能穿衣服的」。

「小雅主人,對不起,奴知道錯了,請主人允許奴用剪到把衣服都給剪開」

媽媽忽然說了一大串,還跪在地上說,我的心跳又加速了,我開始興奮起來。

「嗯!還不快把衣服給剪光」

我下了命令給我眼前的這個女人,哦不!是女奴。

媽媽站了起來,拿起廚房的剪到毫不猶豫的就剪開了身上的衣服與內衣褲。

現在在我眼前的媽媽是全身赤裸,只戴著鮮紅色的項圈與手銬和腳鐐而已。

今晚…..媽媽就是我的女奴了。

當然,滿腦子鬼主意的我,總有想不完的東西,原來這就是SM嗎?真的很有趣呢?看著媽媽現在的樣子,真的有趣極了。

當然!平常時的媽媽還是媽媽,只有在特殊時間才會是我的女奴。

媽媽赤裸著身體在家裡走來走去,還鎖著腳鐐與手銬,但媽媽似乎樂在其中,還不斷要求要加長時間,有點越玩越過火了。

但做女兒的我也無可奈何啊,誰叫媽媽喜歡呢!我開始上網查各種SM的小說、圖片、影片等等資訊,開始認識這樣玩意兒,沒錯!我叫他這玩意兒。

我決定給媽媽「升級」,開始進行精神上的虐待。

一月的台北是很冷的,媽媽換上了高領的毛衣,準備出門買菜,卻被我叫住,我拿了項圈給她,命令她戴著,用高領毛衣遮住項圈,原本預定媽媽會因為不好意思而拒絕的,但媽媽只是笑了一笑就戴上項圈,拉高衣領,俐落的出門去了,留下一臉驚訝的我站在玄關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翌日,我起了一大早準備出門,卻發現我的桌上又留下一張紙條,我一看果然是媽媽的留言,上面寫著:「小雅,媽媽今天也當你的女奴好嗎?媽媽在房間等待你的責罰…」

紙條上還附上了時間,一個小時前留的。

我起身整好理我身上的衣服後,來到媽媽的房間,媽媽已經戴好項圈,跪坐在地毯上等我許久了。

「等我很久了嗎?」

我問媽媽「奴隸等待主人的命令是天經地義的」

跪坐在我眼前的這個女人還是我的媽媽嗎?我想已經不是了,跪坐在我眼前的這個女人,只是跪在一個女人旁的一個女奴罷了。

「嘴巴打開」

我說著媽媽緩慢的把嘴巴打開,我穿著裙子,脫下了我穿了一夜的內褲,揉成一團後塞到她的嘴巴裡,然後拿了膠帶封住了媽媽的嘴巴。

「沒我的允許,不準拿下來知道嗎?」

此時的媽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能點點頭。

我蹲了下來,拿來了放在地毯上的麻繩,隨手將媽媽綁了起來,媽媽的雙手被我綁在床頭,雙腳被我用麻繩綑綁後拉開,媽媽沒穿內褲,露出了她的恥丘,與她的小小肉縫,我從未這樣看過另一個女人的私處,尤其是自己媽媽的私處。

雖然我自己也看過自己的,但看媽媽的還是第一次呢!我四處張望,開始翻媽媽的抽屜,我期待可以找到一樣東西,而媽媽的房間也沒讓我這個孝順的女兒失望,媽媽的抽屜裡果然放著跳蛋。

「果然是個淫蕩的女人啊!」

我自己說著,然後拿著跳蛋,走向媽媽那裡,將跳蛋塞到了媽媽的私處裡,在用膠待封住了跳蛋,不要讓它跑了出來,我在媽媽的眼前,打開了開關,媽媽的私處傳來了震動的聲響,也從媽媽被封住的嘴巴裡傳來了一些嬌喘聲。

「你女兒我上街去跟同學吃飯,你好好在家享受吧!」

說完,我便丟下私處裡被塞了跳蛋的媽媽,出門去了。

約過了兩個小時,我回到家了,終於把一些瑣事給辦完,還順道到寵物店買了些東西準備回來給媽媽,因為我準備給媽媽一個新的身份-「母狗」,希望媽媽會愛上這個新的身份,哦!不~是她必須接受她的新身份也就是母狗了,不管她喜歡不喜歡。

我期待著牽著狗繩,在大街上溜狗呢!我打開媽媽的房門,媽早已經滿身汗,看她的樣子,應該被跳蛋攻擊的毫無招架之力了啊。

我拿出了塞在她嘴巴裡的內褲,只見我眼前這個女人不知道已經高潮過幾次,嬌喘的看著我的眼睛。

「媽,女兒我希望你能當我的母狗,你願意嗎?」

我問著「小雅?什麼母狗,媽媽不要」

媽媽有點反抗著「不管你喜不喜歡,從現在開始,你的身份就是母狗了知道嗎?」

我繼續說著媽媽卻搖搖頭,似乎是不太願意。

「小雅,不要,你的爸爸之前也沒這樣對我,什麼母狗的,我不要啊!」

媽媽說著「爸爸沒這樣對你,那你的女兒我現在就這樣對你啊!」

我用嚴厲的語氣對我眼前的這個女人說著「這……母狗?我…………….」

媽媽這才羞愧的點點頭。

媽媽雙手的麻繩我也不急著鬆綁了,我拿了兩個大蝴蝶結髮帶,幫媽媽把頭髮綁成了兩個可愛的包頭,然後夾上蝴蝶結,接著拿出有狗骨頭牌子的項圈,換下了她原本戴在脖子上的項圈,這個項圈還有個牌子呢~上面寫了大大的「犬」字。

等這些都戴好後,我才慢慢解開媽媽雙手的麻繩。

她的手有點麻了,我讓她休息一下後,替她戴上包裹式的狗掌,這可不是啥寵物店買的了,這也是從媽媽的抽屜裡找到的,這個女人本來就愛當狗,剛剛還在那裡假惺惺的。

戴上狗掌後,再鎖上一段不長的鐵鍊。

雙腳也被我上完鐵鍊了,基本上讓媽媽維持行走的能力,但只能行走沒辦法再拿東西。

「今天你只能在地上爬行哦!知道嗎?別忘了你的身份」

媽媽點點頭,只能趴在地上,我拿了一個落地鏡給媽媽照,她看的驚訝不已,眼前的這個女人怎麼會如此淫蕩,活脫脫就是一個下賤的女人,才會有這樣的裝扮,而且還是被自己的女兒弄成這樣的,於是我的媽媽………變成了我的母狗了。

今天的媽媽,哦~不!是我的母狗,我給她的任務是「鞋櫃裡的囚禁」,我家的鞋櫃比較大,我拆掉了下面三層後,將母狗關進鞋櫃中,然後看我的電視去了,等我看到半夜時,我才將母狗給放出來。

此時的她早已經滿身汗,我拉著母狗進了浴室,用剪刀剪開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因為我不想解開她身上的束縛,包括她脖子上的項圈與腳上的腳鐐,看著她被囚禁痛苦的樣子,我有一種快感呢!但母狗已經苦苦哀求讓我解開她的雙手與雙腳,我挨不過她的請求只好解開母狗的腳鐐,讓她暫時的恢復我母親的身份吧!「小雅,你就都不會想體驗看看,雙腳上腳鐐的感覺是怎樣嗎?」

媽媽問著我我心中不禁開始好奇,被束縛的感覺究竟如何呢?「嗯….是有點想啦!」

我點點頭的回答「那…小雅要不要試看看呢?」

媽媽繼續的追問著「好吧!」

我點點頭「那….小雅你就當一天小母狗吧!如何?」

媽媽興奮的說著「嗯嗯…」

我有點猶豫的答應了。

在媽媽的要求下,我脫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赤裸的站在我自己的母親前面,我有點害羞,低著頭不太敢看她,畢竟之前都是我在綁她,現在輪到我被束縛了!我心中有點興奮,因為不知道感覺會如何呢?媽媽從衣櫃中拿出了我從沒看過的木箱,再從木箱中拿出不鏽鋼製的項圈,我吞了口口水,看著這個漂亮的金屬物體在我眼前晃啊晃的,媽媽打開項圈,走到我的背後,溫柔的套在我的脖子上,再扣上鎖頭,喀擦的一聲,驚走了一夜的靜,再拿出手鍊,套在我的手腕上,最後再繫上一條鐵鍊,同樣都用鎖頭給鎖上,最後媽媽拿出了腳鐐,因為是一整組的,直接鎖在我的雙腳上,重的很,我的腳只能緩慢的前進。

「好了!小母狗,很適合你呢!」

媽媽笑著說「我….」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先去把廚房的碗都洗乾淨吧!然後把地掃乾淨,再用吸塵氣吸過,知道嗎?奴隸」

媽媽說當奴隸二字傳到我耳裡時,我的心不禁震動了一下,整個興奮了起來,從不做家事的我,緩慢走往廚房,看著這幾天我搗亂後的地方,沒想到是自己嘗到苦果了!沒辦法!誰叫我現在是奴隸呢?我開始洗碗、掃地、吸地,我開始習慣身上這些束縛用具。

「小雅,要拿下來休息一下嗎?你已經戴著2個小時了」

「不用!」

我搖搖頭,繼續掃著客廳,而媽媽呢?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連續劇呢!終於把客廳的地板都掃完了,我慢慢走向倉庫,拿出吸塵器,開始吸地板,我把地板吸的乾乾淨淨的。

「很好很好!小雅表現的很好,想要什麼樣的獎勵呢?」

媽媽問著我「我要的獎勵就是,繼續讓我戴著這些束縛我的工具吧!挺舒服的」

「….嗯嗯我知道了!」

媽媽說著「嗯嗯」

「小雅我想你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媽媽說著「下一個階段?」

我疑惑的問著「嗯嗯!!成為我的貼身奴隸、性奴隸!」

媽媽繼續說著,便脫下了她的內褲,露出了我前幾天才看過的私處。

「奴隸女兒,爬過來,好好的舔它,這就是我給你的獎勵!」

媽媽坐在沙發的椅子上,撩起裙子,拉下了內褲,張開了雙腿,就在我的眼前,我的雙腿一軟,跪爬了下去,我慢慢接近了媽媽的私處,一股味道馬上傳了過來,但我卻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媽媽的陰唇,再繼續更深入的舔了進去,媽媽也發出了嬌喘的聲音,媽媽伸出了她的右手,壓著我的頭,示意我要再舔的更深入一點,我照做了…..。

我的奴隸生涯已經開始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看來是不會結束了,先前做為媽媽的主人,現在做媽媽的奴隸,我卻是樂在其中,我發現了我越來越淫蕩了,為了要媽媽主人不斷的懲罰我,我會故意在媽媽的面前做出淫穢的事,媽媽也為了要懲罰我,想出許多變態的手法,原來…..女人也可以這樣變態,一旦玩起來,比起男人更色、更無恥。

媽媽的手法為:

1.私人廁所:先全裸拘束,早已經無權穿衣服的我,被一條條麻繩綑綁後,就丟在廁所裡,全身都被綁的緊緊的我,唯一可以活動的只有我的嘴巴,因為媽媽會進來上廁所,而我的嘴巴就是她的私人廁所。

2.無恥犬奴:下賤到只能當狗的我,狗項圈會是我身上唯一的飾品,也是我最喜歡的飾品,媽媽牽著我到處爬來爬去,我的房間現在是在陽台,陽台的狗籠才是我現在的房間,有時候陽光曬了進來,我被關在籠子裡卻百般溫暖,且滿足極了,腳上的腳鐐隨著撞擊到鐵籠而發出聲響,我因為這聲響而興奮,媽媽會拿出昨晚的剩菜與殘羹,倒在狗碗裡,做為一隻母狗,這就是我最美味的一餐。

3.淫蕩的女僕:下體塞著按摩棒的我,全裸在廚房切菜,其實也不算全裸,因為還有很多鐵鍊,手腳都被鐵鍊束縛著,手與腳都有鎖頭鎖著,讓我無法自由行動,但自由行動剛好是我最無權得到的,所以我知道這些拘束對我來說都是應該的,媽媽喜歡聽我戴著腳鐐鐵鍊摩擦地板的聲音,我會站在她的身邊,為她倒上一杯紅酒,然後等著她丟下一塊骨頭,讓我趴在地上嘗嘗味道,我興奮極了,這是媽媽對我的賞賜。

這天,媽媽問我:「小雅,想恢復原來的生活嗎?」

我搖搖頭,告訴媽媽:「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女兒我要最為媽媽的犬奴、奴隸、女僕繼續生活下去啊!」

媽媽笑了笑摸摸我的頭,告訴我:「嗯,媽媽也是…」

我們母女倆對看了一眼,兩個都笑了出來,這就是幸福啊!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