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護士的性服務

敏欣是一個23歲修讀護士的學生, 為了改善生活條件和積累臨床經驗,敏欣業餘找了一份私家護士的工作,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屈才,但她毫不在意,她認為自己在畢業前一定要把最基本的東西掌握好。

很快,她的職業水準和高度的敬業精神得到了校方和患者的認可,她的美麗和周到的服務更讓許多男患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她依然保持『冰山』本色,凡涉及到感情糾纏的,一律拒之不理。

「敏欣小姐你好,我是陳家南的母親。我非常欣賞你的專業水準和服務態度,我想聘請你到我們家做家南的特別護理。家南患有自閉症,加上這次的手術,他非常需要幫助,希望你能接受我們的請求!」敏欣記起這個叫陳家南的患者,是個19歲的大男生,整天憂猶鬱鬱,不愛講話,這次由於車禍受了外傷,作了接骨手術。她對家南非常同情,欣然接受請求。

她對家南越來越有興趣,從專業角度來看,家南的外傷並不嚴重,只需時間上的調理,嚴重的是他的自閉症,已經到了相當程度。

敏欣本著對職業的執著,決心一定要治好他的自閉症。一般情況下,自閉症的病源是心理上受過什麼打擊或傷害,敏欣本身就是這樣,她決定先找到病源。

很快敏欣發現一個現象,當她為家南擦洗身子時,只要接近他的下體,他就會變得很緊張很害羞。經過幾番斟酌,她決定大膽嘗試。

「家南!你的下身很久沒有洗了,這樣很不衛生,canovel.com讓敏欣姐姐幫你清洗一下好嗎?」「不,不要……」家南緊張的樣子。

「不要怕!敏欣姐姐是專業的護理人員,經常幫別人清洗,這是姐姐的職業,沒什麼害羞的!」敏欣溫柔的說:「來!敏欣姐姐幫你……」敏欣體貼的褪下家南的褲子和內褲,用溫濕的手巾輕輕擦拭著家南的陽具,家南呆呆的看著。她擦的非常仔細,棒身、陰囊、肛門還有茂盛的恥毛,溫柔細緻的清理乾淨,一切完成後再幫家南把褲子提好。

「現在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們到屋外活動活動!」她微笑著說。

敏欣已經確定家南患有陽痿,因為她試過套弄家南的陽具, 它竟然無反應, 以前好多血氣分剛的男孩或70歲老伯, 都定唔順敏欣的溫柔玉手的手淫活動, 要一洩如注, 自閉症可能與此有關,她決定繼續探究。下午,敏欣推著家南在院裡散步。

「家南!你心裡是不是隱藏了什麼事情不願講,能說給敏欣姐姐聽嗎?其實敏欣姐姐也有不願講的心事……」接著,敏欣講述了自己過去的經歷。

家南聽了非常激動,他終於向敏欣傾吐了心中的隱私……原來,在家南上中學的時候,養成了手淫的習慣,一次在學校廁所手淫時被同學發現,消息傳開,他成了大家嘲笑的對象,尤其是女生對他更是敬而遠之。久而久之,他和所有的人都疏遠了,養成了孤獨的習慣,後來他發現小弟弟再也挺不起來了,他的性格變的更加孤僻。

瞭解病源後,敏欣覺得解決陽痿是治療自閉症的關鍵,她制定了從生理、心理同時下手的治療方案。她開始有步驟的給家南服用一些壯陽的藥物,時不時的讓家南看一些色情雜誌 Playboy,然而不見成效,敏欣耐心的堅持著。

家南的身體很快復原了,但他捨不得敏欣離開,敏欣為了治療家南的自閉症,所以留了下來。

「家南!給敏欣姐姐拿條浴巾來!」敏欣在衛生間裡喊著。

「喔!」家南拿著浴巾打開衛生間的門,見到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不禁呆住了!

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頓止的美艷絕倫、冰雕玉琢般晶瑩柔嫩、雪白嬌滑得毫無一點微瑕、線條流暢優美至極的聖女般的玉體一絲不掛、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頓時室內春光無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瑩雪白中,一雙顫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對嬌軟可愛、含苞欲放般嬌羞嫣鶞爾X嫩乳頭,羞赧地向他硬挺。一具盈盈一握、嬌柔無骨的纖纖細腰,豐潤渾圓的玉臀、嬌滑平軟的潔白小腹,淡黑柔鬈的絨絨陰毛。一雙雪藕般的玉臂和一雙雪白嬌滑、優美修長的玉腿再配上敏欣那秀麗絕倫、美若天仙的絕色花靨,真的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令人怦然心動。

這真是上帝完美的傑作,那高挑勻稱、纖秀柔美的苗條胴體上,玲瓏浮凸,該瘦的地方瘦,該凸的地方凸。那有如詩韻般清純、夢幻般神秘的溫柔婉約的氣質讓每個男人都為之瘋狂。

「家南!以前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敏欣姐姐的身體怎麼樣?」敏欣觀察著家南的反應,這是她治療計畫的一部分。

「太美了!」家南舔著嘴唇說。

「是嗎?你認為什麼部位最美?」「乳房和屁股」「嗯!眼光不錯!可是最美的地方你還沒有看到。好了!把浴巾給我吧!」敏欣照著鏡子撫摩著自己的乳房和屁股。

敏欣對今天的成績很滿意。晚上,她睡到了家南的床上。

「敏欣姐姐!你……」「家南!如果你想瞭解女人,敏欣姐姐讓你瞭解。」家南顫抖的手覆在敏欣光滑、雪白、嬌嫩的肌膚上,反覆的撫摩著,眼中放著奇異的光澤。

敏欣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嬌嫩而彈力十足的乳房上。家南握住那嬌軟盈盈的柔嫩玉乳,撫捏、揉搓,手指更是輕輕捏住一粒柔嫩無比的嬌美乳頭搓弄起來……「啊……家南!你弄的敏欣姐姐好舒服!」從敏感地帶的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弄得敏欣渾身如被蟲噬。

聽到敏欣迷人的嬌語,家南更加使勁的揉搓起來。敏欣的手伸到家南的襠部,發現雞巴硬了少許。

「家南!敏欣姐姐最美的地方在這裡,來徹底的瞭解女人吧!」敏欣張開了雙腿。

家南把頭靠近敏欣的雙腿之間,驚異的看著這神秘未知的世界。小腹光潔玉白、平滑柔軟,下端一蓬淡淡的絨毛,她的陰毛並不多,那叢淡黑柔卷的陰毛下,細白柔軟的少女陰阜微隆而起,陰阜下端,一條鮮紅嬌艷、柔滑緊閉的玉色肉縫,將一片春色盡掩其中。

家南撫摩著捲曲的陰毛,在裂縫的邊緣滑動,指尖摸到軟綿綿的東西。雙丘之間的溪谷,有無法形容的景色,略帶肉色的淺紅色。用手指分開陰唇,露出深紅色的內部,已經有露珠從裡面流出來。

家南伸出兩指探入小屄攪動起來,敏欣擺動頭部,開始喘著粗氣。小屄異常的濕熱,讓人流連忘返,家南忍不住輕摳起來,屄肉緊緊包住他的手指,他感覺敏欣屄肉的內壁在收縮。

敏欣緩緩隨著他的摳弄而搖擺屁股,淫水越來越多,小屄弄出一聲聲『起湊!起湊!』的浪聲。家南用力摳挖,抖動侵入的中指,沒有多久,她哆嗦起來。

「啊……啊……」她全身緊繃,腰一挺,瀉出一股洪流,達到快樂極點。

「怎麼啦?敏欣姐姐!」家南奇怪的問。

「瞧你幹的好事!」敏欣用紙巾擦著下身嬌羞的說。「女人高潮時就是這樣!你讓敏欣姐姐高潮了!敏欣姐姐也讓你享受一下。」她褪掉家南的內褲,抓住疲軟的雞巴,含在嘴裡吸吮起來。

「啊……」家南漲紅著臉,舒服的叫了一聲。敏欣用力的舔吸著,感覺肉棒半硬起來。

「敏欣姐姐!我……我想和你肏屄,要肏你……」家南激動起來。

「家南!別著急,現在還不行,等你好了再……」「我要……」家南已經把敏欣壓在身下。

「……好吧!如果你覺得可以……」敏欣猶豫著。

家南急躁的挺動下身,突然,他頹喪地倒在床上,小弟弟完全疲軟了!「別著急!你已經讓敏欣姐姐好舒服了!慢慢來……」敏欣溫柔的親吻著家南,心中暗自責怪自己急於求成。

敏欣繼續按計畫給家南服藥,晚上和家南做撫摩練習,日子一天天過去……這天晚上,他們依然做著撫愛的性遊戲,家南雙手握住乳房愛撫,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舔,敏欣的身體立刻產生甜美的電流。家南的舌頭從乳房下向腋窩,從側腹到腰骨滑動時,她緊咬嘴唇,發出甜美的哼聲。家南的舌頭舔向下腹部,敏欣主動將赤裸的大腿向左右分開到最大限。

家南用舌頭舔露出來的花瓣,從舌尖接觸到花蕊的剎那,她赤裸的身體開始顫抖。

「啊……啊……」敏欣溢出大量蜜汁。

家南發揮巧妙的舌技,首先用舌頭和兩片嘴唇夾住花瓣舔,再用舌尖找到嫩芽摩擦。那種舔的方式不是用力舔,而是用舌尖輕觸,這樣不停的刺激。然後在肉洞的周邊由下向左上,反覆的舔,但並沒有進入小屄的肉洞裡。敏欣漸漸產生迫不及待的急躁感,花蕊也濕潤到最大限。

家南將下身移到敏欣頭部上方,疲軟的陰莖觸到她的紅唇。敏欣伸出舌頭把肉棒含入嘴裡,一直吞入到喉頭深處,用舌尖圍繞龜頭舔,家南的肉棒在她的嘴裡開始勃起。

喉嚨感到痛苦,敏欣於是吐出雞巴,在勃起的雞巴背面用舌尖摩擦。家南嘴裡露出哼聲。她又把肉袋裡的球,一個一個的含在嘴裡吸吮,舌尖甚至觸到肛門附近。雞巴雖然還不到硬邦邦的程度,但對家南而言,算是驚人的向上聳立。

「敏欣姐姐!……」家南渴望地看著敏欣。

「好吧!想的話就做吧!慢慢來,敏欣姐姐幫你!你可以做到的!」敏欣猶豫了一會,鼓勵著家南說。

龜頭抵在敏欣的小屄肉洞口,她伸手撥開下面那兩片陰唇,儘量張大下面的小屄洞口。家南順勢將雞巴往肉洞內頂去。

「謝謝!我會帶給你一份驚喜的!」他輕輕地在敏欣耳旁道了聲。

他的雞巴已溫柔地進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雞巴全部搞了進去。

「喔……」敏欣輕叫一聲,感覺到他的雞巴把小屄塞得滿滿的。

家南一邊慢慢地抽插著他的雞巴,一邊將他的手在敏欣的兩個乳房上摸來摸去,一會兒又把她的乳頭捏來捏去。他的嘴唇在敏欣的面部和乳房上來回地親吻著,他的手不停地揉捏著那對雪白嬌嫩的乳房。

敏欣閉攏雙腿,用力夾他的雞巴。他抽插的動作倒很溫柔,很有節奏,一點也不急躁,他輕輕地拔出雞巴,然後又緩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舌頭在她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然後又含著乳頭溫柔地吮吸。經他這麼又吮又舔搞得敏欣渾身癢酥酥的。

家南的舌頭伸入敏欣的嘴裡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絲絲舒服的感覺,便由陰道和小屄的深處傳入她的大腦,她的小屄裡也潮濕了許多。

敏欣感覺到他的雞巴每一次深深地插進去時,他那龜頭好像把小屄最深處的一個什麼東西給碰著,好像觸電一樣,就會抖動一下,感覺舒服極了。她的呼吸急促起來,小屄裡的水越來越多,每當他的雞巴深深地插到底時,敏欣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不覺地伸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水也越來越多,並伴隨著那雞巴的抽插溢出來外面。

「啊……啊……」她顫抖著發出浪態的喊叫聲。

敏欣鬆開抓住家南手臂的雙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擡起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勁地插進去,她便擡起屁股迎上來。

「永遠記住!這根雞巴曾經肏過你!曾經讓你欲仙欲死!」家南看到敏欣的浪態,更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粗氣地說。

敏欣緊緊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她的快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再次加劇。敏欣呼吸越來越急促,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從肉洞內直瀉而出,流在床單上,她的屁股也濕了。

「啊……啊……」她發出甜美的嗚咽聲。

敏欣主動的扭動渾圓的屁股,同時使勁地夾緊雙腿勒緊家南的肉棒。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一陣陣舒服的快感由陰部深處傳遍她的全身。

倆人都大汗淋漓,家南插得越快,敏欣的屁股就扭動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麼有力地直闖她的花心,她的身體在顫抖,好像觸電一樣,真恨不得把他的肉棒連根放在裡面,永遠不要拔出來,家南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他的勁越來越大。

敏欣感覺像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分不清東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麼地方。

家南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樣,狂抽猛插,敏欣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舉,屁股就像篩糠一樣上下左右擺動,她的人就像飄了起來,好像突然從萬丈高空中直落而下,腦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觸摸了三百八十伏的電壓一樣,一殷強有力的熱流射入了她的洞裡,同時,一股最舒心的暖流從肉洞的最深處傳遍敏欣的全身。

「啊……」敏欣發出忘情的尖叫,她達到了高潮。

「我可以肏女人了!我可以肏女人了!Yeah……」家南有如一堆爛泥,壓在敏欣的身上不能動彈,口中不停的念叨。

敏欣看著家南癡迷的神態,心中充滿了成功的喜悅感,甚至覺得自己很偉大……敏欣治癒了家南的自閉症,決定辭去工作。她擺脫家南的糾纏,鄭重的告訴他,所做的一切是為了治療他的病,是工作的需要。臨走家南的母親給了她一張五萬元的支票,她沒有推辭。這是她創業的起始資金……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