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姊夫訓練成性愛娃娃

她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姐姐的婚禮上,而她對他一見鍾情。

婚禮之夜,她為自己第一次的陷入愛戀,和第一次失戀心痛得無法自己,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一個晚上,本該和新娘子共度新婚之夜的新郎,卻跑到了她的床上,蠻橫的佔有了她,也逼得她許下了誓言,此生對他服從到底。

漆黑的室內,她默默哭泣著縮在床上,為著隔壁房裡的那對新人而妒忌不已。

因為雙方家族的闊氣,除了新婚夫妻,各家的年輕輩分皆為了狂歡而在新郎家族擁有的飯店裡訂有各自的房間。

此刻的她,反而希望自己可以回家,躲到自己的房間裡去舔傷口。

她愛她的姐姐,可她無法忍受與他有肌膚之親,甚至結婚的人是姐姐!噢,她好心疼,好難過,當想到他們在床上廝磨纏綿,她全身都嫉妒得顫抖。

眼淚不停的流,直到寬大屋內的燈火突然通明,她才驚訝無比的掀開淚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低沉渾厚的嗓音性感得叫所有女人都會尖叫,「好可憐哪,哭得眼兒都紅了。」高大健美的身軀立在大床旁邊,低頭俯視著龜縮在床上嬌小的人兒。

她驚訝得忘了哭泣,「……姐夫?」那張邪魅俊美得過分的面容,是她一見鍾情的男人,可他不是應該在新房裡陪著姐姐麼?

「啊!嗯……姐夫……不要……住手……啊——啊——嗯哼……」她無力的抗衡著他邪惡又熱情的侵襲,痛苦的扭曲著小臉,發出一連串聽似求饒實則亢奮的悲鳴。

「叫得好動聽,再大聲點兒。」他繼續用語言輕薄的調侃著她,「我瞧瞧你那兒濕了沒有。」

「不——」她羞愧的挪動玉指掩住她濕潤的核心。

但他速度更快的粗暴的扳開她的兩腿,魔掌直接向女性的神秘地帶。「小騙子。」一接觸她濕潤的小浪穴,他喉間粗嘎的發出一聲輕笑。

「你的浪穴真是濕的不像話,真該好好懲罰一下。」他暗啞著嗓子得意道。捻起小核,撥開私唇,中指猛然刺入她的小穴之中。

「啊——不……嗯——」她感覺到自己緊窒的甬道被一根粗長的東西穿刺而入,那感覺陌生又刺激,可擴開下體花瓣的細微疼痛讓她忍不住的呻吟出聲。

「是不是又疼又癢又舒服呢?」他的指頭抵著那濕滑的小穴,雖放肆卻也溫柔的一抽一送起來。

「嗚……」她被他的言行一挑逗,意志立即變得迷亂起來,canovel.com慾念莫名的高漲起來。她閉上眼睛,不由自主地將小臉往上仰,忍不住吟哦出聲。溫暖的愛液不知羞恥的大量流淌出來,她感覺自己興奮的簡直快虛脫了——啊,真是好羞、好羞啊!她覺得自己好淫蕩,她不想如此,真的不想。

「再把腿張開一點。」他命令道,邪惡的手指在她濕潤的體內不停的抽送。

「天哪——啊……嗯——姐夫,求你饒了我吧……」她吐出了屈服的字眼來,她阻止不了他野獸般的威逼行為,他的抽送帶給她一種無比舒暢的亢備感。

他哼了一聲,將頭埋入她的下體,讓靈活的小舌機靈的爬上濕漉漉的小穴。

「哼嗯——嗯……好癢啊……啊——」她心神已經完全迷亂了,像小貓般吐露出性感的氣息。

他細細的舔弄、吸吮著她的小核,小舌靈活的拍捲著,淫蕩的愛液流入他的口中,他將舌頭深探進去,卷圈的舌頭深入淺出的抽送起來,徹底的佔有她完美無瑕的身子。

「你的舌頭……嗯……我……啊——好舒服啊……啊……」她整個人忽地像發了狂似的,愉快的呻吟,享受著。再也不在乎他對她的任何舉動,她已完全被征服且還順從的、愉悅的全拋開所有的羞恥心。

她可以感受到他舌頭的功夫已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她幾乎已可以完完全全的接受他的對待與侵襲……

他運用熟練的技巧,唇舌並用繼續深入的對待她的身子,她因亢奮而渾身顫慄不止……

肉棒一起一落,毫不留情的侵入她的嘴裡,那股勁道令她覺得有點難受,卻也只能任由擺佈,小嘴上上下下的吞吐,並且開始慢慢的吸吮,蠕動起來。

「這麼淫蕩,你會是最棒的性奴隸。」他勾起滿意的微笑。

她的小穴經過愛液的潤滑之後,他再將食指擠入,併攏食指及中指狂狷的在她體內抽送。

她一邊發出既痛苦又亢奮的呻吟聲,一邊又不斷的吸吮著肉棒。霍地,肉棒抽離她的嘴——反身將她壓制在他的身下,以強硬的態勢撐開她兩條玉腿。

「寶貝,我要騎你了。」

「啊——嗯——」她只能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但他的掌心緊貼著她的胸脯,在他用力的擠壓之下,讓她沒法盡情的吶喊出來。

「很舒服?」他情緒亢奮的嘶吼著,肉棒更是加快了抽穴的速度,奮力的插著密壺。

「姐夫——嗚……啊——嗚——啊……」她尖叫著,卻引發男人的獸性。

「再忍忍,我一定會把你調教成蕩婦,讓你求我要你。」他神情邪惡的說著。

初嘗雲雨的身體被兇猛欲獸大肆侵犯,她的腰臀及私密處都傳來從未有過的酸疼,然後……她的身體竟開始產生了變化,深處蕩漾著一絲絲說不出口的快感,一種無法滿足的快感漸漸的產生快意,抗拒的尖叫也化成一聲聲輕喘呻吟。

「開始喜歡了?」他得意地笑著,熱杵在窄穴內的擺動突地加大、加重,他緊緊地壓著她的雙腿、讓自己的慾望更能深「嗯啊——」她感覺下一波的高潮已經來臨。

「啊……真棒!」他低啞地怒吼,分身抽撤得更加狂放大膽。

幾乎在同一時間,他們雙雙顫抖,始終硬挺的慾望終於獲得宣洩,在她的體內釋放出溫暖的精華。

「夠了……夠了吧……」夾在他腰際的雙腿虛軟地放下,她這才稍稍從激情中清醒過來。

「還沒有。」粗嗄的男聲宣告著下一波的激情。

不一會兒,虛軟的嬌軀被翻轉過來,厚實的雙掌撫上雪白的玉乳,結實的雙腿也在同時包圍住小巧的臀部,灼熱的慾望毫無預警地衝進花穴。

「不要——嗯啊——」突如其來的撞擊讓她失聲嬌喘,十指更是用力抓緊早已皺巴巴的床單。

才一會兒工夫,她又再次淪陷在他熟練的技巧之下,從不示人的清純身子染上媚惑的色彩,無意識地迎合他的侵略。

她的俏臀高高拱起,雪白的臀瓣間是不斷抽動的男根,伴隨著淫靡催情的聲響,渾然忘我地進行著原始的律動。

「不要了……好深……」初嘗禁果的身子根本經不起這樣的需索,沒多久,她就又已淚流滿面。

男人的大手扶上身前女子的纖腰,讓她更靠近自己一些,硬挺的欲獸在同時深深埋入兩股之間。

「嗚……」她受不了地哭叫,感覺他已經刺入體內深處。

「啊……好舒服!」他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原本放在她雙乳上的大掌轉而扶住纖腰的兩側,讓分身可以在她體內展開更狂野的抽送,這樣的舉動更是讓雙腿虛軟的她頻頻求饒。

「啊——慢點……」她不禁因陌生的快感而迸出眼淚。

她的求饒呻吟像是鼓勵般地,反而激起他更大的渴求,一心只想滿足慾望的他不但沒停下動作,甚至變本加厲增強抽動的力道。

這樣持續動作帶來的極致快感不禁讓他忘情呻吟,一陣激烈抽送之後,他終於再次將種子撒在溫暖的花徑內,而他身前的人兒早已昏迷過去……

「不必害羞,瞧你又濕了。」他溫柔的吻住她的小嘴,用硬挺廝磨著她濕潤的小穴。

他那雙不安分的大手開始不規矩的在她不著寸樓的肌膚上滑行,溫柔卻強而有力的大掌愛撫著她光滑的背脊。

「嗯……」兩片酡紅飛上她的粉頰,使她看來分外的嬌艷欲滴,她忍不住開啟唇辦,伸出貪婪的小舌去尋覓他的,意亂情迷的回應著。

他的大手緩緩滑至她的俏臀,修長的手指從臀後探進她溫熱的糊濕中,手指撥開她的恥毛,一觸及濕潤的小核,手指開始快速的攻城掠她。

室內的溫度再度如岩漿爆發般沸騰起來。

為何當他一觸及到她的身子,她的意念便會不由自主的陷入熾愛情狂般的深淵中?就因為心底對他有愛嗎?

「姐夫……嗯……」她整個人酥軟的癱靠在他胸膛上,半掩的眼眸益發嬌媚的凝視著他。

他托高她的嬌軀,將臉頰埋進她柔軟的玉乳裡,貪婪的唇舌時而舔弄那只已然堅挺的乳房,時而狂佞的納入唇間吸吮,而那不安分的指頭,突地邪惡的擠入她腫脹的秘核上,玩弄著她的柔嫩。

「啊——」她暈眩了,迷醉的靈魂正因他而更加狂亂不已。

她閉上美眸,嘴裡無意識的呻吟著,緊縮的下體正強烈的渴求一份來自情人的溫柔愛取,「好想要你……姐夫……好想……」

「想要?乖淫娃兒,想要就求我弄你……」他揚起剛毅的嘴唇。

「我……嗯……啊——不……」她不想如此卑微的懇求他的憐愛,因這不正被他料中,她總有一天定會卑微的放下自尊而去渴求性愛的滿足,可是,她卻抑制自己,她真是好想要他、好愛他的……

「真不要?」那深入她體內的中指狂野的抽送起來。

她感到自己簡直不可思議極了,竟說出如此令人臉紅心跳的話語來,但是,她內心的狂野慾念簡直快逼瘋她了,還渴求的愛撫起自己的胸脯,欲朝他的硬挺坐下去,可是他卻壞心的阻止了她的行動。

「我身上這麼多處硬硬的,我怎知你指的是哪兒?我的手指頭也硬硬的,說,究竟是哪兒呢?你不說,我怎會明白?」他忍住笑意,迷戀的眼眸捨不得從她狂亂的表情中移開。

「嗯……嗯——你那硬硬的肉棒嘛……啊!嗯哼——啊——啊……」

他突然奮力往上一頂,瞬間,他碩大的硬物強而有力的埋入她體內的最深處,讓柔嫩的領域和象徵男性的碩壯物結合為一,頃刻間便填滿了她的空虛。

「啊嗯,好大——你好棒!姐夫……嗯……」突來的充實感,叫她險些兒爆掉了心魂。

她再也逃避不了他感情的逼迫,意亂情迷的宣洩出強抑在心底對他的那份狂情熱潮,體內為他那雙強而有力的東西而亢奮,為他蠻橫的撞擊而愉悅。

他的狂野地控制著她柳腰旋轉、搖擺的律動,讓她的意識捲入伏惚裡,帶領著她走進欲仙欲死的人間天堂,讓她什麼都無法思考,慾望遠遠的凌駕了理智。

他突然將她的雙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健壯的胸膛不住往前壓擠,熱燙的慾望卻沒有離開半分,反而是重重地挺進又抽出,每一次的盡根埋人都刻意摩擦著她的敏感。

「啊啊……好深……夠了……」她搖著頭,想甩掉全身要命的熱意。

他撥開她額頭上微濕的頭髮,邪佞一笑後又是一陣激烈的抽送,看著嬌小的身軀在自己高大的體魄下擺盪,絕對是一種極致的視覺刺激。

重重搗弄了幾下,熟悉的顫抖又向兩人襲來,他腰身一挺,讓兩人私密的地方緊緊貼合,代表滿足的浪潮終於衝進她溫暖的體內。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