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差17歲的姐弟戀

8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天下著細雨。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站在路邊,沒有打著傘,頭髮被淋濕,臉上、眼鏡也掛著水珠。

只見他拿出手機,不停在說:「我在橋頭,你在哪裡?」

過一會,一輛藍色的小汽車開過來,停在了年輕人的身邊,車窗搖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朝著表年輕人問:「你是長河嗎?」

年輕人點點頭,連忙打開車門,鑽了進去,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女人盯著年輕人上下打量,面無表情。年輕人也看了女人幾眼,長頭髮,黃色的短袖休閒衣,非常幹練。淡淡的香水味傳過來,甚是好聞。

女人開著車,漫無目的,問:「咱們幹什麼去?下這麼大的雨,不如我把你送回去吧。」

年輕人說:「你不是在網上說一起去喝咖啡嗎?」

女人說好吧,然後找到一家離家比較近的咖啡館。

停好車,雨也小了。女人下車,穿了一件松蓬蓬的9分褲,穿著索康尼的運動鞋和年輕人一前一後進了咖啡館。

兩個人面對面坐下,分別點了自己的飲品。這時,才知道兩個人是網友,在網上已經認識幾天了,今天晚上是第一次見面。氣氛好像還有點尷尬,女人說她的名字是紅,年輕人的名字是偉。

像所有陌生的男女一樣,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起來。女人聊自己的工作、生活。年輕人聊自己的學業、知識。不知不覺,兩個多小時過去了。

紅要結帳,偉說:「我來請你吧。」

紅不答應,說到:「說好了我請你,你的錢留著回去打的用吧。」

這時,偉面露難色說:「這麼晚,回去都開不了門了,如果你那方便,能不能借宿一晚呢?」

紅有點遲疑,說:「我那就一個單間。」

偉說我睡客廳都可以,紅看了看他,同意了。

兩個人一起回到了紅的家裡。一進門,紅就去打開窗戶。說:「我只有週末才回來住,平時是不回來的。」偉看了看房間,典型的一室一廳的結構,房間比較小,但也比較溫馨。

紅趕忙找了床單、枕頭和毛巾被,給偉說,你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對付一個晚上吧。然後幫忙把沙發放下,把床單鋪上。

紅進房間,拿了衣服說:「天氣太熱了,我先去沖個涼,canovel.com你看看電視吧。」紅走進衛生間,關上門,打開水龍頭開始沖涼。

偉打開電視,一個台一個台的換著,看什麼也看不下去。浴室裡傳來的水流聲,擾動著他的神經,讓他無法專心,也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紅打開門。用毛巾包著頭,穿著一件齊P吊帶的絲綢睡裙。胸前時隱時現,一雙渾圓有力的長腿,在燈光下散發著光澤。特別是一彎下腰,飽滿的臀部仿佛呼之欲出。

偉咽了咽口水,心想:這個女人穿成這樣,什麼用意,難道想勾引我?女人找了浴巾和牙刷給偉,催促偉也趕快洗了休息。偉走進浴室,脫的光光的,刷完牙。

等到去開淋浴時,不知道哪個是熱水哪個是冷水。便隔著門,大聲的問紅。紅解釋不清楚,推門就進來了。偉趕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身。

紅好像看見空氣一樣,沒有一絲扭捏或者不好意思,幫偉把水調好又退了出去。偉一邊洗一邊想,她怎麼這麼開放呢,看來肯定是大風大浪都見過了。

剛洗完澡,還沒等出門。突然燈滅了,停電了。已經接近午夜,紅也說不好自己的電表箱在哪,只好找了一根蠟燭,勉強照照亮。

紅走進屋裡,說我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但門沒有關上。偉也躺在沙發上,久久不能入眠。

紅在裡屋繼續的和偉說著話,要不時的提高聲音才聽的清楚。她說,這樣太費勁了,你到裡屋來,咱們躺著聊天嘛。偉說:「我已經脫了衣服,不好意思。」

紅說:「你沒有穿內褲嗎?就穿著內褲就可以了。」

偉只好穿著三角內褲,走進裡屋躺到紅的旁邊。

屋子裡漆黑一片,誰也看不清楚誰。兩個人聊著八卦,紅說:「我困了,可睡不著,你撓著我的手心,我就容易睡。」

偉只好輕輕的撓著紅的手心,也撩撥著她的早已躁動的心。

過了一會,紅轉過身背對著偉,一會又轉過來,她就這樣不停的翻身,而偉直條條的躺著,不敢動。突然,紅神出手,一下抓到偉的早已滾燙梆硬的下身,不停的撫摸,輕輕說:「你是不是想做愛啊?」

偉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紅抱緊。然後撲上去開始瘋狂的親吻紅。紅也熱烈的回應著偉。兩個人疊在一起,仿佛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偉一件一件把紅的衣服脫下來。紅就像一隻赤裸的小羊,露在偉的面前。偉趴到紅的身上,開始親吻她的脖子,她的胸。紅的胸不大,但是兩個乳頭服務是兩個櫻桃,一口含下去,紅就嚶的一聲,隨著偉的舌頭在乳頭上打轉,紅的聲音開始時斷時續,抑揚頓挫。換了另一個頭頭,也是如此。

慢慢的,偉開始向下探索幽密的叢林。剛剛用手摸了一下,感覺粘滑滑的,早已洪水氾濫,水流成河了。可見紅早已經做好了挨操的準備。

偉埋下頭,一絲絲特有的腥味傳來,刺激著他的嗅覺,讓他更加興奮。當偉的舌頭滑過紅的蜜豆,紅再也矜持不住了,「啊……」的一聲,偉聽到聲音,一下子把這個肥美多汁的鮑魚含在嘴裡,不停的吸允這世間最美味的汁液,也不斷的用柔舌探索著紅的未知領地。

紅就像變了一個人,嘴裡面已經發不出完整的聲音,「嗚嗚嗚,啊啊啊,嗯嗯嗯」不成曲調,沒有矜持。兩隻腿把偉的頭夾緊,不停的蠕動著下身,仿佛千萬隻螞蟻在她身上爬,她迫切的需要自己的水洞,被不停的抽插。

偉看到時間已經成熟,趕忙把滾熱堅硬的陰棒,插入紅那水淋淋,熱乎乎的仙人洞中。紅大聲的叫喚,偉聽到之後,仿佛充電的馬達,不斷的抽插。不過有一分鐘,就趴在紅的身上不在動彈。

紅還沒有反應過來,問:「你都射了?」

偉羞澀的點點頭。紅說沒事的,處男就是這麼快的。

之後很多年,紅對偉說,其實第一次她很滿足,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滿足。因為第一次有一個處男把他寶貴的精液注入她的身體。

雲雨過後的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光溜溜的身體互相摩擦著,偉的兩隻手不停地在紅的後背、乳房、臀部遊走,時不時的還要輕輕觸碰那黑暗的森林。紅享受著這一切,閉上眼睛,喃喃的說著悄悄話。

紅的內心是激動的,她從來沒有想過,會被一個小十幾歲的年輕小夥子,壓在身體下,狠狠的操著。

雖然沒有到高潮,但是內心還是有一點滿足,有一點激動。畢竟,和上一個男友分開有半年的時間,這半年來,沒有被男人碰過。多少個夜晚,孤枕難眠,有時還要靠看一些淫書黃片來止渴,哪及的上這麼樣一個年輕人來的熾烈和刺激呢。

回想著剛才的一幕一幕,感受著偉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內心的火再次被點燃,小洞又開始不由自主的流出那晶瑩、神秘的愛水。

紅把偉的手拉住,一點點的往下探去。偉心有靈犀,摸到剛剛飽受摧殘的美鮑魚,粘滑滑的,知道紅的春心又蕩漾了。不由得身軀一震。開始用手揉著紅的櫻桃乳頭說:「你又想了?」

雖然天黑看不清楚紅的臉,但是能感到她臉上的彩霞。她輕喘著說:「嗯,還想要。我都好久沒有嘗過男人的味道了,也沒有嘗過雞巴的味道了。」

偉心領神會,又一次把嘴堵上了紅的嘴,兩個舌頭在一起糾纏互動,時而你挑逗我,時而我挑逗你。而偉的手早已經順著紅光滑的小腹,滑到紅的密林,輕撫著紅的毛毛,探尋著紅的小珍珠。

紅被偉堵著嘴,下身被偉輕輕摩擦著蜜豆,只能「嗯嗯嗯」的發著悶聲。而洞口的水已如汪洋大海,流到偉的手上,流到床單上。

偉見狀,忙的要去吃紅的大補液,紅啊啊的說到:「不要了,不要了,我受不了,快操我吧,操我的騷批吧。」

偉哪裡受過這些,哪裡聽到這樣淫蕩的叫喊。忙扶著早已脹起的陰莖,刺溜一下滑入那深不可測的密洞。

紅喑嗚著,說著一些含糊不清的話語。偉趴在紅的身上,把紅壓的死死的,陰莖規律的在紅的陰戶抽插,搖擺。紅的雙手把偉抱緊,雙腿叉開又把偉纏住,仿佛想把偉整個塞入自己的陰道才能滿足。

畢竟偉的性經驗不過,哪裡見過如此的陣仗,心裡就有幾分忐忑,這個女人欲望這麼強,滿足不了她可怎辦呢,越這樣想,越覺得精門難守,只好大聲說,我不行了。然後一泄如注,把慫射到紅的屄裡。紅還在那裡喊,不要射啊。可一切又結束了。

紅的臉上還泛著春潮,卻又這樣半途結束,自然十分掃氣。可她覺得,處男嘛,就這樣,得耐心點。於是只好安慰偉,說沒有關係,慢慢來。然後兩個人又摟到一起,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折騰了兩次的人都很疲倦了,就這樣抱著睡著了。

突然,偉醒了。天還沒有亮,覺得這一切好像那麼不真實,可紅卻實實在在躺在自己的旁邊。

這時,偉的雞巴又蠢蠢欲動了,然後趴到紅的身上。紅還在半睡半醒,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偉又一次插入紅的屄裡,在紅的半夢半醒間,又一次把紅日了。

這樣赤裸的男女,抱在一起,一直睡到早上九點過才醒來。兩個人可以看清對方,反而覺得有點點不自然了。然而紅的心理卻在想:被這個小夥子連著操了好幾次,水都流了那麼多,卻還沒有到,太難受了。便開口對偉說:「男女之間的事情,不能總是一個人到,如果總是一個人到的話,是不能長久的。」

偉的心理很明白,紅的意思就是說,你把我操了好幾次,我卻還沒有到呢。如果總這樣,兩個人只有拜拜了。頓時覺得壓力山大,心想可別砸鍋啊。

兩個人去洗澡漱口,又回到房間。雖然拉著窗簾,但屋裡的光線也比較強了,兩個人都是可以互相的看著對方,對方的身體全部落入對方的眼裡。

偉心裡想:這個女人,乳房雖然不大,但身材不錯,小腹也沒有贅肉,雙腿光滑修長有力,看不出是快四十歲的女人。

而紅卻在想:這個男人怎麼這麼瘦啊,身上都沒有肉。還有他的雞巴也不大,我前幾個男友可比他粗大多了。不過,有總比沒有強啊。

兩個人互相看著,卻是各懷心思。紅伸出手,把偉拉住,貼到她的身體,兩個人挨到一起。

肉貼著肉,臉貼著臉。兩個人又一次,開始釋放性的荷爾蒙。整間屋子都充斥著淫蕩的味道。偉翻身把紅壓住,又把舌頭伸入紅的嘴裡,兩個人睜著眼,你看我我看你,漸漸地,都把眼閉上,享受著美妙的濕吻。紅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期待著偉的進一步行動。

而偉其實這個時候,心裡壓力是很大的,怕把事情搞砸,就是在這樣複雜矛盾的心理下。又一次把紅的乳頭含到嘴了。借著光,看到紅的乳頭,紅中帶紫,含在嘴裡,有一種滿足感,想像著這樣一個女人,居然被我吃著乳頭,在哪裡呻吟著,哼出淫蕩的聲音,就吸的更賣力了。

紅的乳頭相當敏感,覺得就有無數的螞蟻在乳頭、在心裡爬,既癢癢又舒服。不由的咿咿呀呀,毫無節奏的呻吟歡愉著。陰戶又一次濕潤了,不受控制的濕潤了。水順著小鳳,不斷的流下來,流到大腿內側,流到床單上。

偉用舌頭舔著乳頭,然後開始舔著紅的小腹,一直舔到紅的森林。這是偉第一次清清楚楚看到紅的私處,前幾次由於光線根本看不清,只有用陰莖感受了紅的批的溫潤、刺激。

慢慢的,偉把頭埋到紅的鮑魚前,用雙手輕輕把紅的雙腿分開。完整的鮑魚暴露在偉的面前。兩個大陰唇緊緊的把陰道擋著,但是愛水已經把陰唇浸濕,已經流到屁眼。

偉慢慢的把紅的兩片陰唇分開,露出裡面紅色的鮑魚肉。心裡又忐忑起來:看紅的陰唇,已經黑的發紫了,明顯身經百戰,摩擦無數。我這次能不能把她操到呢?

帶著忐忑,偉把舌頭伸到紅的陰道。紅早已不顧矜持,大聲的「啊啊啊哎哎哎」的叫起來。偉心裡想,只有把前戲做足了,才有可能操到。便施展十八班武藝。在紅的蜜豆和陰道,還有會陰和菊花間瘋狂的吮吸,挑逗、摩擦。

紅已經潰不成軍,水流的哪裡都是。偉不斷的把紅的淫水吃下,不斷的刺激紅的最私密的地方。

這個時候,誰都難以想像,平時端莊嚴厲的紅,居然像這樣一個八爪魚,瘋狂的扭動身體,頭髮亂蓬蓬的,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叫喊聲。紅用雙手把偉的頭抱住,說:「我不行啦,我受不了了,別舔了,快操我吧。快操我吧。」

偉還在不斷的用舌頭把玩著紅的蜜豆,吃著紅的愛水。嘴上,嘴唇都是紅的淫液。

紅哀求道:「快操我吧,我的騷批要雞巴操啊,求你了啊。」

偉看到時機差不多了,趕忙挺起身來,把雞巴插入那早已濕漉漉的騷批裡,紅仿佛吃瞭解藥,一下子就舒服了。只是嘴裡說:「使勁操我啊,別捨不得用力啊,把我的騷批操紅操爛。」

偉聽到後,賣力的在紅的批裡進進出出,感覺毫無抵擋。心想:三十如狼,這批確實寬鬆了,操起來毫不費力。

過了一會,紅說:「翻過來,翻過來」

偉趕忙拔出雞巴,只見雞巴被水泡的發亮,上面全是紅的騷水、淫水、愛水。紅趕忙翻過身,把她的飽滿的臀部高高翹起,把頭埋在枕頭上,等待著偉的狂風暴雨。

這時候,偉早已看清,紅的屁股是那麼的豐滿,那麼的圓潤,那麼的光滑。配合紅纖細的腰肢,完全是一副視覺盛宴。如此美貌的身材,如此高聳的豐臀,就是再等我去操啊。

偉按耐不住,把嘴湊到紅的屄上,伸出舌頭,在紅剛剛被操了的屄上瘋狂的舔起來,紅冷不防被這樣一舔,更是如墜雲裡。嗯啊不停,然後喊到:「快操,快操,快操!」

偉停下來,扶著陰莖,在紅高聳的豐臀後面摩擦著,找著紅的水洞,然後毫無阻力的伸入到紅的批了。

這時紅的批完全是汪洋大海,溫暖,滑潤。雞巴在紅的陰道裡就那樣一下一下的,撲哧撲哧的插著。時而用力頂住紅的陰戶,用力的摩擦。紅的乳房不斷的上下甩著,屁股也不停的聳動著,雙腿也不停的夾著。

正當偉插到花心深處,紅突然聲音提高了幾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把偉嚇了一跳,不敢動了。

過了一會,紅才恢復了聲音。偉忙問她,你怎麼了。

紅滿臉潮紅的說:「我到了,好舒服啊。」

偉心裡想:原來這就是女人的高潮啊,從來沒有經歷過,不知道女人的高潮是這麼強烈呢。既然紅已經到了,偉的心理壓力小了許多。開始在紅肥大的屁股上使勁的抽擦,每一次都伸入陰戶深處,配合紅的規律的嗯嗯聲,聽著撞擊紅的啪啪啪的聲音,偉又一次把精液留在紅那黝黑而又神秘溫潤的批裡。

兩個人滿足的摟著,互相撫摸著,感受著剛才的一切。

過了好一會,偉才問道:「你高潮叫的聲音好大啊。」

紅吃吃的笑著說:「也不知道怎麼了。以前的時候怎麼操,我也不能到高潮。後來看了黃片,學了很多招數。各種體位都試驗了,最終在我翻過來,被男人老漢推車的操,我才第一次知道了高潮的滋味。然後好像固定了一樣,每次操我都要翻過來,被後面插入的雞巴操到高潮。」

兩個人一直纏綿到中午,然後才起床吃飯。世間的事情就是這麼奇妙,這樣特殊的兩個人,以為不過萍水相逢,男女饑渴難耐,互相滿足一下。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