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無價

這一吻彷彿點燃了火藥的引線一般,快速引爆了兩人的熱情。家育一邊吻著曉郁的唇 ,一邊伸手拉起她的T恤,曉郁也不甘示弱的扯下家育的衣服。

很快的,兩人身上就變的一絲不掛了。

家育和曉郁交互的允著彼此的舌頭,雙手不停的在彼此身上遊走,努力的發洩著心中 的不耐。家育早已堅挺的肉棒壓在曉郁的門外滑動著,彼此分泌的愛液被肉棒刮的四處 蔓延。肉棒硬的發痛的家育撐起身子,扶好肉棒,讓龜頭抵住陰戶慢慢往前送。曉郁感 覺到龜頭的入侵,連忙阻止。

「等一下…」

「…姐…怎麼了…?你不願意給我嗎?」

「不是…我…我想清楚的知道……」

「知道什麼?」

「…反正拉我起來啦!」

家育拉起她的上身,讓她自己用手撐住身體。就定位後家育立即繼續剛才的動作,龜 頭撐開了陰唇,兩人期待著結合一刻的來臨。可是因為曉郁珽起身體的關係,陰戶的位 置太低了,反而不方便陰莖的進入。挺進了老半天,龜頭都只能滑過陰戶而無法深入。

「姐,這樣我進不去啦!你躺下來好不好?」

「不要,這樣我就看不到了!」

「可是這樣我進不去啊!」

曉郁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媽媽和爸爸做愛時的姿勢,於是掙扎的爬起來,蹲到家育的身上。想用女上男下的姿勢破處,她扶著肉棒,讓龜頭頂著陰戶,低著頭想看清楚進入的
過程。

「姐,你的頭會擋到我,這樣我就看不到了。」

「那要怎麼辦嘛!」

家育靈光一閃,扶著曉郁的粉臀轉了半圈,讓她背對著自己。

「這樣我們都看的到了。」

經過這麼多波折,龜頭終於又再一次的接觸到陰戶,兩人聚精會神的監視著。曉郁慢 慢往下坐,陰戶感到龜頭的入侵,分泌著幫助潤滑的淫液。接著陰唇順著龜頭的弧度慢 慢張開,蓋住入侵的龜頭。家育覺得阻力越來越強,從龜頭尖端傳來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相同的感覺也侵襲著曉郁,而且她還多了另外一個感覺,那就是…

「痛……」

自己坐的越低,下體傳來的痛楚也越強。她需要更大的勇氣才能繼續,她需要心愛的 人的安慰。於是她失去了觀察的好奇心,她好想讓她身後的家育吻她、抱她。

「……你在上面好嗎?」

看著兩眼好像要淌出淚水的姐姐,心中憐惜不已。他沒有說話,只是起身吻著她讓她 躺在自己身下,她楚楚可憐的抱著他,感受著他的溫柔。

「…姐……」

「…不要說話…」

她吻著他,然後騰出一隻手握著他的肉棒,引領著它來到穴口。龜頭順著她的手,順 利的撐開穴口。

她放開手,抱著他。

「…我會忍著痛…進來吧…」

「…嗯……」

於是他開始挺進,讓龜頭深入穴內,在整個龜頭探入穴內時他再度感覺到那股阻力, 她皺著眉承受著初次的痛楚。忽然,阻力消失,整根肉棒順著陰道完全侵入她的體內。

「姐…我進來了…」

「嗯………好痛…」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跟人家做愛還說不是故意的……」

「沒有啦!我是說不是故意弄痛你的啦!」

「……傻瓜…我開玩笑的!…」

曉郁吻了他一下以後說「比較不痛了…你可以開始動了…」

家育一聽,連忙開始搖擺臀部,讓夾在穴裡的肉棒來回的探索。雖然家育的抽插動作 又帶起了剛破處的疼痛,但感覺著愛人的肉棒在體內活動探索著。

疼痛的感覺被一股甜蜜的滿足感給中和了。

「啊…啊…」

「姐…你裡面好燙…」

「嗯……嗯………痛…………」

「還會痛嗎?…要不要輕一點?」

「嗯…沒關係…啊……不用……啊…」

「啊……家育……愛我…啊啊……」

家育努力的動著,他看著眼前的姐姐,看著她微微晃動的胸部,和在她穴內進出的肉 棒,一切就像夢一樣不真實。他吻著她,允著她的唇,舐著她的舌,肉棒在她體內一下 一下的搗著。為了確定真實或幻夢,他變的有點粗暴,他想從感官上的刺激獲得證實。初經人事的她怎麼承受得了這種攻勢,沒多久就經歷了初次的高潮了。

「啊…好癢………啊啊………」

「啊…好…難過……啊…不行……啊…」

「…………………」

家育的肉棒被高潮的肉壁夾的舒服,忍不住加強了抽插的力道。

「啊…不要…了………啊…啊……」

「我…不行……啊…啊…啊…」

插的正舒爽的家育完全聽不進曉郁的求饒,依然故我的繼續他的抽插。後來家育覺得 龜頭抵到穴底的感覺特別舒服,就將肉棒插進身處後停止抽插,改成抵在穴底前後左右 的刮著穴壁。

龜頭在體內四處亂滑,有時刮過子宮口,高潮的餘韻尚未結束,另一波又襲向她。偶 而刮到子宮口的美感讓他努力的朝那方向前進,終於,他要射精了。

「姐…這邊…好舒服…」

「啊…啊…我又要……啊…」

「噢…我不行了…姐………我要出來了…」

「我…也………啊…啊………」

家育努力往前一頂,龜頭撐開子宮口,塞進子宮頸裡,開始對曉郁發射出愛的種子。

曉郁用力的抱著家育,用第二次的高潮迎接著熱燙的精液。家育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 入曉郁的體內,兩人抱著對方,靜靜的感受著體內的運動。

第四回 解壓

初嘗性愛甜美的人會特別熱衷於性愛的滋味,一天不做個幾次心裡就會覺得怪怪的, 相信有過經驗的人一定有著相同的體會。家育和曉郁就有相同的情形,自從那天初試雲 雨之後,沒有性愛的日子可說是度日如年啊!可是他們身處的環境是在一個六人家庭裡 ,加上因為他們家是個三房兩廳的小單位,不但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可以讓他們為所 欲為。在這種困難的環境下,也只有犧牲睡眠時間,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姊弟兩人相約 在廁所裡辦事,如此一來只要小弟和大姊不要同時起床如廁,就不會有穿幫的機會。

今天爸爸如常在外工作還沒回家,吃過飯後家育藉著收碗盤的時候和曉郁咬耳朵。

「二姐,三點到廁所來好不好?」家育貼著曉郁的耳朵。

曉郁對著手上的碗盤點了點頭,家育看到她的耳朵變成了可愛的橘紅色,忍不住吻了 一下曉郁可愛的耳垂,曉郁的臉更紅了,家育甚至可以感覺到柔軟的耳垂在唇間慢慢變 熱,曉郁怕被媽媽發現輕輕的掙扎開來。

「別這樣啦!會被媽媽看見的!」

「只是親一下耳垂而已,就算被媽媽看到也沒關係的啦!」

「可是如果被小弟看到一定會懷疑的啦!」

「吃完飯是媽媽的訓話時間,小弟是脫不了身的!」

家育從後面抱住曉郁,一雙怪手隔著T恤按在二姐豐滿的胸部上柔捏著,透過單薄的兩層布料,家育用手指找到了二姐微翹的奶頭後開始對二姐進行重點攻擊。奶頭是二姐的性感帶之一,受到家育的攻擊後曉郁的思路開始混雜了起來。家育放開口中的耳垂,改用舌頭來對二姐的左耳進行攻擊,左手向下移動撐開二姐的褲頭直奔三角要塞,手指一接觸到重點立刻發現已經有些泉水露出來了,為了爭取時間家育決定使用快攻,手指摸到泉源處稍微沾濕後立刻長軍直入,將中指探進穴裡進行探鑽動作,二姐這時完全無法繼續洗碗的工作,低頭看著家育將右手從領口伸進胸口,撥開胸罩對左乳進行接觸攻擊,感受著下體直衝大腦的陣陣快感,很快的曉郁的大腦已經完全被快感淹沒,家育看著二姐的媚態感受著二姐的體溫,肉棒早就硬的不成樣了。

下體的漲痛感一直在向他的大腦傳送著緊急訊號,這段無止盡的緊急訊號經過大腦的轉譯變成了一種需求,聰明的讀者一定早就猜到了!沒錯!就是和女體交合的需求!

可是小弟和媽媽就在隔壁客廳啊!雖然廚房和客廳隔著一面牆,可是並沒有門的存在,只要經過就會一覽無遺。家育雙手一邊對曉郁的肉體進行攻擊,腦袋裡的理性和慾念也在進行著激烈的交戰,理性即將戰勝慾念的時候,家育的耳朵傳來客廳媽媽對小弟的訓話。

(飯後是媽媽對小弟的訓話時間)家育拔出插在曉郁穴裡的手指(媽媽在訓話所以不會離開客廳)家育從拉開運動短褲褲腳掏出漲到不行的肉棒(小弟被訓話所以不會離開客廳)家育撥開曉郁的運動短褲褲腳(媽媽不離開客廳小弟就不會離開客廳)家育的龜頭抵住曉郁的穴口(沒人離開客廳就不會被發現)肉棒長驅直入開始抽送

曉郁雖然被快感淹沒,不過他還是記得媽媽和小弟在客廳的事,害怕被發現的緊張感大大的增幅了身體所得到的快感,就在他高潮即將來臨的緊要時刻,家育居然將手指抽出,下體的那片需要被填滿空虛感也大大的增幅,令他下意識的移動臀部找尋填補空虛的東西,忽然他感到下體一涼,原來是運動短褲的褲腳和內褲都一併被家育給撥開了!接著穴口一緊,一個炙熱的東西滑過陰蒂底在穴口上!喔,這感覺並不是手指,是他內心深處所真正需要的東西!他發現家育居然要在廚房和自己做愛,而且是在媽媽和小弟在隔壁的這個時候!還沒來得及思考要不要阻止家育的時候,龜頭早就已經撐開穴口進入了曉郁的體內!剛剛備暫停的高潮就隨著家育肉棒的進入,撐開穴口、刮過陰道衝擊著子宮頸,加上心理及環境的增幅強烈的在他的體內爆發了!

曉郁怕發出聲音,緊緊的咬住下唇!可惜家育是從背後進入曉郁的體內看不見曉郁的表情,不然單靠曉郁那種強人著高潮的羞澀性感兼可愛的媚態,就可以讓他直接捐出精子來了!

曉郁趴在流理台邊緣,不知道是在享受還是忍耐著高潮的來襲緊握著雙拳,背後家育半趴在他的背上,家育雙手伸進T恤下擺和胸罩,直接對二姐的雙乳進行愛撫,並且死命的挺送著下體,讓肉棒快速的在二姐體內進行活塞運動!家育覺得二姐的陰道異常的緊窄,比處女破身當時還要緊,令他的肉棒難以抽送,要不是在二姐子宮深處有一股一股強力的吸力在吸引著他的肉棒,他可以說是寸步難行。

強烈高潮雖然沒有繼續加強,可是卻持續不斷!曉郁覺得全身緊繃的快要爆炸了!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下唇也咬破了,可是他覺得好快樂!有種被愛到快爆炸的快樂!

家育也接近高潮了,二姐整個陰道緊緊的箍住他的肉棒,每一次抽送都有平常五倍的快感,加上陰道深處的那一股股的吸吮力幾乎要將他的靈魂吸出來和他二姐的靈魂合而為一!於是很快的家育就快要射精了,他的肉棒越來越粗長,龜頭也越來越漲大,家育受到一股強烈吸力的接引,改抽送為抵弄,龜頭在陰道底部四處推揉滑動!龜頭很快的就找到了吸力的源頭子宮頸,死命的抵著子宮頸!就在接下來的一股吸力的接引下龜頭穿過了子宮頸進入二姐的子宮裡!由於龜頭已經漲的很大,加上子宮頸比陰道更緊窄,肉棒完全被勾住無法抽出,家育不行了!他已經瀕臨爆炸!他緊掐著二姐的雙乳,下體拚命的往二姐深處頂,彷彿要將靈魂注入二姐體內般的射出了!濃稠的精液藉由肉棒穿入經過二姐的陰道撐開子宮頸,從家育的馬眼疾射而出,衝擊著子宮壁!

慢慢的,曉郁從緊繃中漸漸放送眼前的景物也從一片白茫中漸漸浮現,他感到雙乳有些疼痛,家育的雙手還緊握在雙乳之上,接著是下體傳來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和炙熱的溫暖!接著是雙乳的疼痛和下體的充實感漸漸減弱,他感覺到家育的龜頭縮小後忽然滑出子宮頸,回到他的陰道裡。家育慢慢將肉棒抽出陰道,起身扶起曉郁,他緊緊的抱著曉郁,給他充滿愛意的深吻。曉郁感到被融化了,全身無力的讓家育抱著。

家育鬆開曉郁的雙唇「二姐,我愛死你了!」

曉郁好一會兒才慢慢回神,期間又讓家育多吻了好幾口

「…討厭啦!你怎麼可以在…這裡…」

「放心吧!媽媽還在訓話呢!」客廳果然還持續可以聽見媽媽的說話聲

「不是說好晚上三點嗎?你好急色喔!」

「誰叫二姐這麼可愛誘人!」

「那今晚是不是就不用了?」

「不行!姐這麼誘人!才這麼一次怎麼夠!我晚上還要!」

曉郁拗不過家育的哀求,紅著臉重新答應家育的請求。家育滿意的離開廚房到客廳和家人們看電視去了。曉郁洗好碗盤以後也加入看電視的行列。

「卓名啊!暑期輔導要努力用功知不知道?不然暑假我們家要去墾丁玩的時候就罰你到奶奶家唸書!」媽媽趁著廣告的時候督促著小弟

「知道了啦!你都已經講過幾百次了!」

「媽是為你好!你爸工作這麼忙,難得有機會連休帶我們出去,你可別錯過啊!」

「好啦!好啦!光會說我…」小弟抱怨的說

「誰叫你這次的期末考成績這麼差!就算你不像嘉雯那麼優秀,至少也要像家育一樣成績好看一點嘛!」

大姊嘉雯是著名女高的高材生,畢業旅行回來以後接下來就是要準備大學的入學考了。為了準備考試,大姊每天都和同學到圖書館唸書,媽媽常跟我們說大姊真的是我們的好榜樣,要我們和大姊看齊,還好家育雖然天生懶惰卻有一個好腦袋,成績都在中上階段,雖然無法看齊大姊,不過至少還算不錯,沒有淪落到和小弟一樣,老是被媽媽關切成績的問題。

「我回來了!」看完八點檔以後不久大姊才剛回來

「回來啦!晚餐吃過沒?要不要媽幫你熱一下飯菜?」

「不用了,我和同學吃過飯才去圖書館的。」

「東西放一放一起過來看電視吧!」

「外面好熱,我想先洗澡,你們看吧。」話一說完就進房間去了

放下包包,嘉雯帶著換洗的衣服走進浴室。品學兼優的學生除非是神經特別大條,不然一定都肩負著相當的壓力,要是沒有適當的疏壓方式,很容易讓人精神崩潰。嘉雯是個很纖細的女生,雖然外表看起來似乎游刃有餘,但是實際上她經常受到精神壓力的困擾。尤其是大考將近,她更感到壓力倍增。

嘉雯很快的脫去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的面對著洗臉盆上的鏡子,鏡子裡的她表情有點疲憊,白玉般的肌膚散發著處子的光芒,十八歲的她因為專注在學業上,加上她就讀的是女校,使她完全沒有和男生接觸的機會,更別說交男朋友了。看著成雙成對的男女,她雖然有些羨慕,但是她並不後悔將青春投入學業裡。因為她考入了著名的升學女校,更以名列前茅的成績在該校畢業。下一個階段即將到來,以她的底子她知道考上第一志願並不困難,做事一向謹慎的她還是很努力在準備著考試,她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發生。就因為這樣,在畢業後的這段期間的壓力更是與日俱增,而她紓解壓力的次數也隨之增加了。

她打開水龍頭,等溫度適中以後讓水從蓮蓬頭噴灑而出,她就著水讓水打濕身體,閉著眼睛接受著熱水對皮膚的滋潤。接著她雙手托著那對豐滿的乳房,用食指和中指捏住櫻花色的乳頭來回的按麼著。

雙乳所受到的刺激令她發出輕聲的嬌歎,體內一股熱流慢慢由雙乳延伸至下腹部。

嘉雯的左手依然按摩著她的左乳,右手向下滑進雙腿之間,她的手掌覆蓋著下體,中指和無名指壓著陰戶前後的揉著穴口。

胸口的熱流和下體的熱流連成一條熱線開始向全身擴張,嘉雯的雙腳已經無力支撐她的身體,於是她放開按摩著陰戶的手跨坐在浴缸的側邊,利用手腕粗細的側邊直接按摩壓迫著小穴。

強化塑膠材質的表面裹上從穴裡泌出的淫液顯得更加的光亮、滑潤,讓嘉雯扭動的翹臀滑動的更加順暢。

嘉雯把蓮蓬頭的水調整成噴射水柱的方式,利用水柱噴灑自己的乳頭,一手扶著牆壁一手撐著身後的浴缸側邊,讓下半身可以更順利的前後滑動。

嘉雯的陰蒂已經完全充血翹起,在淫水的滋潤中接受著浴缸的愛撫,嘉雯的興奮度即將攀上高峰,原本雪白的肌膚,在熱水和興奮情緒的滋潤下透出一股血色,讓膚色呈現一種令人激盪的桃紅。

高峰前的激盪,讓小穴裡的搔癢感更加的強烈,那種搔癢感令她全身發麻,只是摩擦浴缸已經不夠了,她需要更直接更強烈的刺激!她拿下掛在牆上的蓮蓬頭對著自己的下體,用手指撐開陰唇讓強烈的水柱直接噴灑在陰道口,就在水柱的持續衝擊和手指在陰蒂的快速摩擦下,直奔高潮!

嘉雯緊皺著眉頭張著小嘴,她沒有喊出聲音,長期以來她都是在浴室中抒發自己的慾望,因為怕家人發現,所以每次高潮時她都克制自己不發出聲音,早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沒錯!自慰,就是嘉雯紓解壓力的方法。因為和妹妹同房,謹慎的她不敢在房間裡自慰,所以浴室就變成她自慰的唯一場所,從國中開始,浴室裡的浴缸可以算是她半個老公了。

休息了一會兒,嘉雯洗完澡以後就回到她和曉郁的房間休息睡覺了。一進房,發現曉郁已經就寢,心裡多少覺得有點奇怪,怎麼最近曉郁都這麼早就睡覺了?她當然不知道曉郁深夜還要和家育幽會,更不知道她早就先她一步品嚐了性愛的快感。

第五回 發現

「嗶嗶…嗶嗶…嗶…」

家育的手錶鬧鐘響起,還沒響幾聲就被家育給關掉了。現在是深夜三點,和二姐曉郁幽會的時間已經到了。

家育看看同房的小弟,確定他沒被吵醒以後就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躲進浴室裏。浴室裏沒有人,曉郁還沒脫身,家育一邊祈禱她能順利赴會一邊脫去身上的T恤和短褲。過了不久,有人敲門。

「誰啊?」家育輕聲的問

「我啦!開門!」曉郁催促著

家育打開浴室的門讓曉郁進來

「大姊沒醒吧?」

「大姊沒醒,討厭!你怎麼沒穿衣服啊?」曉郁紅著臉說

「時間寶貴,先脫好才不浪費時間啊!我來幫你脫!」

家育邊說邊脫曉郁的T恤

「討厭!這麼急色…」

雖然嘴裏這麼說,不過還是配合著家育,沒兩下兩人就赤裸相對了。

「二姐,你好美!」家育抱著赤裸的曉郁

「每天看,你看不膩啊?」

「不會!越看越美,越嚐越有味了!」

「討厭!油嘴滑舌的小色狼!」

家育正面環抱著曉郁,雙手放在豐臀上揉捏著,陰戶受到摩擦的刺激漸漸的濕潤了起來。家育吻著曉郁的雙唇,貪婪的吮著她的香舌,每一個角落都不肯放過般的細細的品味著,曉郁也熱情的回應著家育。

家育的肉棒很快就勃起了,堅挺的肉棒壓迫著曉郁的小腹,從馬眼分泌出來的淫液潤滑了兩人之間,隨著兩人的擠壓家育的肉棒在量人的小腹間左右滑動著,雖然肉棒曉在郁嬌嫩肌膚上的摩擦,令他感受到相當的快感,不過性急的家育並不因此而滿足。

家育稍微蹲低身子,曉郁配合著張開雙腿,家育的龜頭向下滑過陰唇,用手指探明入口後準備挺身直入。

「二姐…我要進來了哦。」

「討厭…想進來就進來嘛!每次都說一樣的話,我會不好意思啦!」

「當然要問一下啊!沒有二姐的同意,我又怎麼敢造次呢?」

話還沒說完,家育的肉棒早已深入禁地,這是兩人首次嘗試面對面站著結合,特別感到新鮮刺激。

「…啊…!你好…壞,又突然…」

「冤枉啊!我明明…有先提醒妳的!」

家育絲毫不肯浪費時間,肉棒一進入曉郁的體內隨即開始抽差的動作,不過因為立姿實在是很難使力,抽送的動作不是很順暢,很快的家育就想換個動作繼續了。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