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3P的嬌妻

我重新認識了我的老婆

因為門沒鎖的原因,阿山打開了門,聽到這個聲音,我立刻轉頭看著阿山。雖然昨晚阿山摸了我老婆的奶子是經過我同意的,但今天我沒同意他過來,所以我還是很吃驚。更讓我想不到的是,騷得浪叫的老婆見我停下來便自己扭動著屁股,來回地用屄套弄著我的雞巴,繼續忘情地浪叫著。她根本不知道這個時候有人進來了,老婆確實醉了。

阿山走近我們,淫笑著看我操著老婆。我不斷給阿山使顏色,意思告訴他,万一我老婆發現了怎麼辦?阿山用表情回答我:沒事。老婆還在浪叫著,我知道騷屄老婆這時候神志不清,也就抱起老婆的屁股狠狠地操著她的屄。慢慢地,我也對著阿山微笑,我注意到阿山的雞巴早就頂著他的牛仔褲了。

自己老婆的裸体被別人看到,這反而令我更加興奮。老婆手撐著床,頭低著跪在床上,兩顆雪白的大乳房被做愛的節奏弄得前後搖晃,完美的身材在阿山面前全部展露。我有預感,今晚老婆的屄,將不再只屬於我一個人。

獸性大發的我示意阿山脫了衣服,阿山二話不說就把自己脫得光光的。阿山的肉棒比起我的一點也不遜色,而且看起來很烏黑,他的毛發相當發達,陽具上的毛一直連到胸口。大雞巴挺得高高的,自己在那里用手套弄著,看得出來,他對我老婆早就迫不及待了。

騷貨老婆被我干得正浪叫著,哪儿注意到旁邊還有人。我腰用力一頂,雞巴離開了老婆的騷穴,淫水早就濕透了我的雞巴和床單。老婆趴在床上,淫靡放蕩的叫著:「老公,把我翻過來再干我,好不好?」這時我並沒有說話,而是示意阿山,告訴他:你可以插我的老婆了。

我下了床,坐在床邊的沙發上。阿山溜到了床上,色性大發的他早就對我老婆垂涎三尺,面對著我給的機會,阿山迫不及待,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麼去享受這個大美人。

他把我老婆翻了過來,老婆兩條雪白大腿叉開,叉得大大的,整個屄都展現在阿山面前,嘴里還不停地說:「操我,老公操我……」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老公早就把她出賣了,在她淫蕩的屄面前的是一個新疆人–阿山。

阿山再也受不了,扶著他的大雞巴在老婆的淫穴口摩擦了几下就捅進去。老婆的淫水太多了,所以阿山沒費多少力就把雞巴全插進去了。阿山很粗魯,死命地操著老婆的屄,可是這個混蛋居然大叫著:「嫂子,你的屄好舒服!」

老婆只是半醉,並不是完全醉了,原本在浪叫的老婆聽了這話,一下子把眼睛睜開,發現騷屄里的大雞巴原來是阿山的,出於本能的大叫一生:「啊!」然後面帶恐懼,並開始掙扎。但是阿山整個人都壓在老婆身上,再加上老婆兩腿叉得那麼大,根本沒法逃脫。

老婆緊張了,不安了,恐慌了,她完全失去了原本風騷的狀態,騷穴里的淫水也很快乾了。她知道,自己被qiang奸了,但她根本不知道,坐在灰暗燈光下還有個人,就是她的老公。

老婆哭著說:「求求你放過我,不要啊……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放過我吧!」看到老婆這樣,我有點舍不得,想上前阻止阿山,但是這樣阻止他,老婆就會知道我是教唆阿山的。我心里是一團糟。

阿山面對著老婆已經乾澀的淫穴,還在抽插著,這時候老婆的聲音變得好痛苦。我知道,乾的陰道被插是很痛苦的,但是阿山完全不顧老婆的感受,繼續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老婆還在哀求阿山放過她,但是自己根本沒法逃脫。老婆的雙手開始擊打阿山的臉,阿山氣了,狠狠地把雞巴頂著老婆的騷穴,並按住老婆的雙手,老婆大叫一聲:「好痛!」阿山開始用嘴巴舔著老婆的腋下、脖子還有耳根,老婆的淚都快流乾了,可阿山還在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漸漸地,老婆也不反抗了,開始緊閉著自己的嘴巴,表情充滿痛苦和委屈。房間里變得只有雞巴和騷穴的碰撞聲,阿山的動作也開始變得溫柔起來,慢慢享受著一下一下抽插的感覺。

我知道,老婆的身体已經慢慢開始不受控制了,本性淫蕩的老婆還是努力地緊閉雙唇,我知道,這是想讓自己不叫出來,但是巨大的喘息出賣了她。老婆的呼吸越來越大,終於,嘴唇打開了,老婆「啊……」的叫了出來。不過老婆的頭還在拼命地搖著,秀發變得凌亂不堪,身体扭動著、反抗著,雙手還在掙扎。

「不要……啊……我老公看見了不好的,求你阿山,停吧……啊……」這時候老婆的說話已變得嬌聲細語,而且能聽見淫穴里傳出性器官摩擦的「噗哧、噗哧」水聲。我知道,老婆下面開始又分泌淫水了。

淫蕩的妻子

「啊……不要……嗯……求你……啊……求你……嗯……啊……嗯……」慢慢地,聲音從哀求變成了有點不好意思的呻吟:「啊……受不了了……啊……求你了……快停吧……啊……啊……嗯……嗯……嗯……」

阿山也辱罵著老婆:「騷嫂子,想叫就叫吧,大聲的叫出來吧!嗯?叫啊!告訴我,爽嗎?喜歡大雞巴嗎?」

「滾!滾!求你,下來……求你,不要再插了,求你,求求你了,啊……」

阿山又操了老婆几十下,終於停下了,他躺在床上,命令老婆騎在他身上,老婆嘴里還是喊著「不要」,但被阿山强行弄到了他身上。老婆雪白的腿分得開開的,屄毛早就被干得亂七八糟,眼睛哭到有點紅,但面色依然是那麼紅潤和淫蕩,疲乏的老婆頭發很凌亂。

阿山把大肉棒對著老婆的騷屄,老婆剛才一直被干,也沒注意到阿山有一條比我還要大的肉棍子,而且黑黑的,看起來讓人害怕卻很誘惑。早已經被干得淫水四濺的老婆現在基本不反抗了,面對這條大雞巴,老婆只是看著。

阿山見到老婆不動,便抱著老婆的腰狠狠地往下一按,整個淫穴和阿山的肉棒再次完全結合了。這個動作使得阿山的肉棒頂到老婆騷屄的最里面,能明顯看到老婆的小腹鼓了起來,估計龜頭已經頂到老婆的子宮口了。

老婆痛苦的長叫了一聲:「啊……」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阿山有規律地挺動著腰。老婆雙腳踮著半蹲在阿山身上,老婆被弄得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腰也趴著,手撐在床上,秀發擋住了老婆淫蕩的臉。

我知道,這個動作是老婆最受不了的,果然,老婆內心的淫蕩在一點一點的被激發出來,「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嬌聲的反抗完全消失了,變成了害羞的呻吟。

阿山一邊繼續挺聳著下身,一邊嘲笑的問著騷貨老婆:「嫂子,爽嗎?」

老婆想說爽,卻始終不好開口,繼續呻吟著:「哦……啊……嗯……喔……啊……啊……」

老婆雪白的奶子被弄得上下拋蕩著,乳頭變得脹脹的,她的手也不知所措,開始在阿山的胸口亂抓,整個下半身成一個M型展現在阿山的面前。

慢慢地,老婆的身体開始迎合阿山的動作,阿山的腰也慢慢地停了下來,老婆變得主動起來,開始熟練地在阿山的身体上上下的扭動著。阿山完全停止了動作,完全變成了老婆在扭動,用她的陰道去套弄阿山的雞巴。

阿山欣賞著老婆在他身上抬動屁股,兩只手開始蹂躪老婆兩顆雪白的奶子並且辱罵著老婆:「婊子,爽嗎?騷婊子,賤貨,蕩婦,嫂子,告訴我,爽嗎?」老婆還是不回答,自顧自用淫穴套弄著阿山的肉棒,只聽見老婆的浪叫聲和騷穴與阿山小腹碰撞的聲音。

慢慢地老婆的頭抬了起來,露出了她的臉,老婆眼睛閉著,嘴唇有點乾。也不知道是被干醒了,還是無意中抬頭看見了,老婆終於發現我坐在沙發上。老婆看到了我,驚嚇壞了,面帶恐懼恐慌,她連忙說:「老公,我……老公……不是你想的這樣,我……」

緊張的老婆不知道說什麼好,尷尬的面對著我。可是,性慾高漲、本性淫蕩的她居然還在繼續抬動屁股吞吐著阿山的大肉棒,而且仍嬌滴滴的呻吟著:「老公……我……喔……啊……老公……求你……不要怪我……求你……讓阿山停下來……」

「讓阿山停下來?騷貨,眼前我明明看到是你在qiang奸阿山!」我假裝生氣的大叫著:「你個騷婊子,現在阿山動還是你動?你讓誰停?」

老婆此刻早就被阿山干得慾火高漲,根本停不下自己的腰,仍然在呻吟著:「老公……我錯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肉棒撞擊著老婆的淫穴,老婆高高的抬著頭,腰拼命地上下移動,什麼都顧不著了。這就是女人,飢渴的女人,只要能讓她爽,就算要了她的命也不會停。

阿山恢復了体力,也感覺老婆的騷穴越來越緊了,他再次扶著老婆的腰,我也站到了床邊,欣賞老婆的淫蕩的表情。老婆風騷並且可憐的看著我,我對老婆淫邪的笑著。

阿山開始再次猛烈地撞擊老婆的騷穴,頻率快得只聽見老婆吐出一連串「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老婆的頭拼命地搖著,想說爽卻始終開不了口。

阿山的動作越來越快,老婆終於受不了了:「啊……舒服,太舒服了,受不了了……對不起,老公,我好舒服……」真沒想到這騷貨這個時候還能想到我,也沒想到在我的面前老婆被別人干得不能自拔。

「騷貨,在我面前被別人干還叫爽,真是個婊子!騷婊子,舒服嗎?」我大聲的說道。

「舒服,太舒服了……啊……阿山把我弄得……舒服……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喔……哦……喔……嗯……哦……」

阿山的速度還在加快。

「舒服死了……老公,阿山哥哥,用大雞巴干我……啊……太爽了,我要升天了……啊……太舒服了……爽,爽……我是婊子,我是騷貨,我是賤貨,我要大雞巴干我的騷穴,我要高潮了!」

見到老婆這樣,我站立在她旁邊,扶著老婆的頭,把我的大雞巴放在老婆的嘴巴,老婆一只手抱著我的大腿,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巴里瘋狂的吞吐著。

阿山越插越快,似乎要射了。此刻的老婆也眉毛一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於是把雞巴從老婆嘴里拿出,欣賞老婆高潮的樣子。

「啊……嗯……嗯……嗯……嗯……嗯啊……啊……真的不行了,大雞巴阿山哥……嗯……讓騷婊子嫂子太爽了……啊……丟了,丟了,啊……」

一聲長長的呻吟聲,老婆癱瘓在床上。老婆高潮了,在自己的老公面前,被一個認識不久的網友干得高潮了,老婆還在微微的浪叫著。阿山在老婆高潮的時候也射了,並且把大股精液射在老婆的淫穴里,精液順著老婆的大腿從她的騷穴里流了出來。

阿山曾告訴我,他做過結紮手术,所以不需要擔心老婆懷孕。此刻的老婆在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表情略帶微笑的躺著。我欣賞著老婆爽的樣子,老婆見到我對著她看,害羞得像個小鳥一樣投入到我的懷抱里,嬌滴滴的告訴我:「老公,對不起。」我沒說話,只撫摸著她的頭。

爽透了的阿山一把又槍過老婆,讓老婆撅起屁股幫他口交,把軟了的雞巴全部放進了老婆的嘴巴里。老婆一邊對著我看,一邊吸著阿山軟化了的肉棒。慢慢地,她也不對我看了,開始舔著剛才讓她高潮的肉棒。

面對這條黑黝黝的棒子,老婆愛不釋手,陶醉地舔舐著;阿山的手在蹂躪著老婆的大奶子,雞巴慢慢地又再硬起來。我也躺在阿山旁邊,兩條大雞巴樹立在老婆面前,老婆立刻幫我舔著肉棒,兩條雞巴不停地插著老婆的淫嘴。

這騷貨,我看了就來勁。我開始跪在老婆的屁股後面,把大雞巴一挺,面對著老婆淫水四濺的騷穴,抱著她的肥美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大肉棒插進了老婆的騷穴。老婆像個母狗般趴著,嘴巴里含著阿山的肉棒,騷穴被我在後面干著。

騷婊子的嘴被肉棒填得滿滿的,呻吟聲變成了「嗯……嗯……嗯……嗯……嗯……嗯……」,就看見她的口水順著阿山的肉棒淌著,嘴巴卻不肯吐出肉棒。

我抽插著老婆的騷屄,問她:「騷貨,我的雞巴和阿山的誰讓你更爽啊?」

老婆急忙回答:「老公的雞巴讓我最舒服!」

阿山也挑逗起老婆,輕輕的打了一下老婆耳光,說:「騷貨,剛才讓你爽的時候怎麼不這樣說?我的不爽,那我就不插你了!」

老婆聽了立刻說:「阿山哥哥,你的爽,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爽!」

我狠狠打了下老婆的屁股,老婆急忙又說:「不,還是老公的雞巴舒服!」

老婆被我和阿山弄得像個几年沒享受到大雞巴的寡婦一樣,半刻也不舍得我們任何一根雞巴離開她的身体。我們讓老婆把身体換個方向,換阿山插老婆,老婆又開始幫我舔肉棒。看得出來,老婆還是喜歡我的肉棒多一點,畢竟是自己的老公嘛,我的老婆很愛我。

這一夜我們做了很多次,老婆高潮了無數次,一直到凌晨三點才被我們放過去。阿山射了三次,實在沒力氣了,我射了四次。我們把精液射在老婆的臉上、騷穴里,老婆一夜里嘴巴和騷穴就沒停歇過,始終被兩根大雞巴操著。

睡覺的時候我要老婆趴在阿山的身上睡,阿山也不客氣的把雞巴放在老婆的淫穴里睡覺。老婆轉了轉身体,頭枕在我的肚子上,嘴里含著我的雞巴,我們就這樣睡著了。

老婆的淫蕩算是真的讓我見識了,真是個騷貨,不過阿山上了我老婆之後,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對我老婆是想操就操,完全不把我當外人了。美子的手术做好了之後,和阿山也要離開了,我們依依不舍,阿山更是舍不得我這個狼友和我的美麗嬌妻。老婆在送阿山走的時候,和阿山兩個人在車站的廁所里干了一炮,出來的時候老婆頭發還有點亂,一看就知道剛被干過。

阿山走了,我和老婆也上了車,回家去了。

車上我發現老婆的裙子下面沒有內褲,後來問問,才知道剛才在廁所里和阿山操屄的時候,內褲被阿山帶走了。我看著阿山的精液又順著老婆的大腿從騷穴里流出來,心里既嫉妒又興奮。

老婆還是嬌滴滴的對我說:「老公,以後不要把我的屄給別人操,好不好?討厭!」我笑著,狠狠地摸了摸老婆的騷屄,我知道,事情還剛開始!

(全文完)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