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弟弟的樂趣

冬天到了,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于,我中招了。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后居然病情惡化住院了。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游。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我還要好!雖然他們對我非常好。不過與弟弟一比又比不上了。

其實我的父母,甚至希望我嫁給弟弟,因為弟弟是知道他的出身的。而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從小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直到我20歲參加工作。今年我已經23了。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發現居然是弟弟來了。但是虛弱的我沒辦法起來。只能病懨懨的對他笑。弟弟很英俊,或許是吃了我們的口水,雖然沒有血源關係,但是他和我都跟老媽一樣長了一張瓜子臉。並且天生白虎。他長得和爸爸很相似,雖然大家知道他是領養的,但還是不住的誇他們長的一樣。:姐,你肯定又是不穿衣服!不然怎麼會病成這樣!弟弟生氣的訓斥我。沒錯,弟弟是唯一一個知道我是個暴露狂的人。我和他無話不說。我的第一次性經歷也跟他說了。他第一次射精也是靠我的手完成。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尿急。於是便爬起來。弟弟急忙攙扶我,問我怎麼了,我說:「姐姐我尿急,要上廁所」

掀開被子我就打算下床,弟弟急忙拿出一件大衣給我披著。當我下床了他才發現我居然只有上身穿了一件長T 恤。下身光禿禿的不著片縷。弟弟又生氣又害羞。我急忙解釋:「這不是住院麼,反正是單人病房。我自己一個人上廁所也方便阿!老姐可不是隨便的人!」

弟弟也無語了。幫我拿著藥瓶子舉的老高和我進廁所。我這才想起來要拿支架。但尿急來不及了。蹲下就稀裡嘩啦的撒出來了。弟弟看的臉紅,不想看又老是忍不住看過來。我笑眯眯的拿紙。然後放下馬桶蓋。並且一屁股坐上去。我打算好好調戲調戲弟弟了。

我說:「弟弟阿,你等等姐姐阿。姐姐教教你女性的生理結構吧!」

弟弟慌忙說不用,想跑但是手裡拿著靜脈注射的藥瓶。我就坐在馬桶上岔開雙腿,用紙擦拭陰部。紙巾粗糙的感覺讓我頓生慾望。陰蒂掙脫了包皮的環繞,凸顯了出來。弟弟臉都憋紅了。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我的陰部。但以前都是“無意間”看見的。看的並不清楚。而這次我是岔開了腿讓他看。而且,我已經覺得自己一個人暴露一點也不好玩了。真希望有一個人可以在我暴露時為我保駕護航,順便拍照留念。

寒意再次襲來。廁所裡沒有病房裡的暖和。我匆匆擦乾淨就要回病房了。弟弟臉上閃過一絲遺憾。

我邪邪一笑。上了床就躺下休息了。弟弟匆匆忙忙的從學校趕來。夜很累了。便在旁邊的小床上休息了。

過了一會,藥終于打完了。我按下護士鈴叫護士來拔了針,也抵擋不了睡意去跳脫衣舞給周公看了。

第二天,早上。

我醒來時弟弟已經不見了。今天天氣格外好。canovel.com太陽照進來暖洋洋的。我上了廁所就這樣披著大衣,下身赤裸裸的坐在陽台上。幸好這裡是最高的樓層。否則j 就被人看光了!

不一會兒,弟弟就回來了。我看見他回來就起身迎接。弟弟叫我穿條褲子。說醫生等等要來查房了。我吐了吐舌頭。翻出一條黑絲襪套上了。弟弟無可奈何。便與我吃了早餐。醫生查房後說我大概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看見弟弟無所事事,就起身去反鎖了門。然後坐在床沿面對著他。這條特殊的絲襪就是那天旅游穿的那種。事後我去多買了兩條呢!

絲襪開襠,我又故意不遮擋。美麗透著水漬的密穴就這樣展露出來。弟弟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我微笑著脫下上衣。天氣轉暖已經不會寒冷了。完美的乳房微微顫栗。弟弟的褲子都被頂起一個包。

我笑著說:「弟弟阿,解決繼續昨天晚上的課程哦!」

弟弟呆呆的恩了一聲,然後就認真了起來。

我指著兩片潔白合攏的大陰唇介紹起來,然後掰開大陰唇介紹小陰唇、陰蒂、尿道口、陰道和屁眼。弟弟指著尿道口問:怎麼那麼小?

我笑吟吟的叫他脫下褲子。他扭捏了一會,我說你的雞雞我從小看到大了!然後他才脫下褲子。我翻下他的包皮。指著馬眼下面的那個小洞。然後又把陰道靠近陰莖。對比起來。似乎真的小了點。確完全沒有注意弟弟紅彤彤的臉。

接著,噗嗤一聲。弟弟突然用力的把陰莖向前一頂。整根陰莖都進入了陰道。短淺的蜜穴受不了那麼粗長的陽根。整個龜頭都鑲嵌進了宮頸裡面。

我頓時呆了,弟弟也清醒了過來。似乎想要拔出來。但是進入子宮後不用力哪裡出得去?弟弟慌張的連說對不起。我咬咬牙。撲倒弟弟,弟弟沒有任何準備就倒下樂。我就這樣騎著他緩緩的上下。

弟弟似乎不相信姐姐居然會主動。腰部不自覺的配合著扭動。我嫵媚的笑著:「弟弟,這是一場夢!」

弟弟呆滯了一下,緩緩點頭。反手把我抱起來貼在牆壁上。放下了我的左腳,然後高舉著我的右腳狠狠的衝刺頂撞。

我無力的張大嘴巴,發出無聲的呻吟。接受著來自這個名義上弟弟的人的入侵。當弟弟發出快要噴射的呻吟時,我在他耳朵邊說:「姐姐月經不調,最近都有吃孕葶呢。」

弟弟終于發出了低沉的怒吼。大量的精液噴發而出,不斷衝刷著子宮。弟弟趕緊抱著我,也不拔出陰莖就跑進了廁所……

十分鐘後,我們兩個就神清氣爽的走了出來。只是弟弟都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出院了,弟弟回學校了。而且弟弟還答應了帶我去他們學校裡玩。玩什麼?當然是裸奔了。弟弟雖然于我發生了關係。但依然是那麼羞澀。看見我在家裸體也是臉紅脖子粗的。我也沒有在和他做愛過。只是偶爾會幫他口交緩解壓力。

又過了三天。終于到了國慶了!弟弟傳來了一個好消息,他學校那裡除了門衛已經沒人了。長達5 天的假期所有人都回了家。連監控也沒有了。們也一直鎖著。

聽到這個消息,我當然歡呼雀躍。老早就想試試裸游校園了!

我沒有帶別的東西,因為只要在學校裡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就要回家了。所以我只穿了一件風衣和一條絲襪。

弟弟已經在等我了。因為放假所有的門都鎖上了。校園裡人都沒一個。除了主要位置的監控。其他位置的監控都關閉了。賊都不會來。

我和弟弟來到了一個牆邊。弟弟說只有這裡勉強進得去。於是就來這裡試試。我這次穿的是人字拖。脫下來就插在風衣的口袋裡。然後看見凹凸不平的牆,我就乾脆脫下了風衣,退下絲襪包在一起丟了過去。現在的我就是全裸的了!

弟弟果然很習慣我全裸了。手一托,我就踩著他的肩膀過去了。然後我就擔驚受怕的讓弟弟拉著慢慢降下去。晚上還是很冷的!我穿上了風衣,弟弟下來的時候當著他的面陰戶大開的穿上了絲襪。眼尖的我發現弟弟陰莖挺立。於是上前掏出弟弟的陰莖,湊在他耳朵旁邊說:「弟弟,今天晚上姐姐獎勵你哦!你可以乾我三次!恩……口交也有三次機會哦!」

弟弟的陰莖更加龐大了。他急忙收起來。我好奇的問他:不先用一次嗎?弟弟搖搖頭,說這裡髒。回教學樓去。

牆在操場的旁邊,一出去就是跑道和草地。我歡快的奔跑在草地上,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弟弟緊緊的跟著我。突然我就被一根草絆倒了。弟弟趕緊過來扶我。所幸草地柔軟沒事。

我爬起來,看見操場上前就是校門口了。門衛室裡還亮著燈。我緊了緊風衣。毫不畏懼的上前準備偷窺。弟弟已經被我感染了。挺著露在褲子外面的矗立的雞吧追了上來。

我停下腳步,探頭一看。門衛老伯正躺在床上睡覺。我想了一下,脫下風衣掛在門把手上。弟弟拉住我,搖頭示意我不要進去我反手退下了他的褲子。挺立的陰莖就這樣裸露出來。

我拉著他進了房間。然後爬上了門衛的床,就對著他的跨部。然後弟弟也爬了上來。在我的指揮下緩緩挺進了我濕潤的饅頭小B 中。隨著弟弟的抽插。啪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響起。混合門衛的呼嚕聲分外淫蕩。只看見一個老人躺在床上,而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岔開雙腳在他上面交媾。粗大的陰莖進出一個白嫩饅頭。女性不斷壓抑呻吟。淫水滴落在門衛的跨上。終于,一團白色的液體噴射在了老人的床邊。

我嬉笑著,岔開雙腿站在門衛前面。弟弟拿起手機給我拍照。

然後,我們拿起用於自己的東西離開門衛室。走向下一個目標。

整個夜晚,我與弟弟做了不下五次。第二天起來我還是昏昏沉沉的。不過,真的很刺激。久違的性交再次降臨,我的身心得到了充足的滿足。

事後,我們依然是普通的姐弟。只是比較開放拔了。我不會在找弟弟發泄。弟弟也把一切當作夢。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