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香港旺角的某茶雙廳內,人頭湧湧,好不熱鬧,突然人群之中,傳來一聲驚叫,大家給嚇得鴉雀無聲,目光都落在角落卡位上的一個年青人身上,因為那聲驚叫就是他發出的!

他也不理眾人異樣的目光,匆匆離座結賬,地上遺留下一份報紙,上面大字標題,寫著:「弱智少女,疑遭色魔強姦,今晨發現墮樓,送院途中不治……!」

那個青年叫阿強,他現正走在熱鬧的大街上,但腦海中仍徨繞著那個墮樓斃命的弱智少女身上,她叫阿燕。

那天是星期日,阿強所住的屋郎,多數人都已外出他往,找尋節目,但他卻因身無分文,只好留在家中,突然門前一個少女走過,他認得她是住在樓下的阿燕,人人都說她是弱智,甚至有人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癡妹妹」。

平時的阿燕天天都給家人關在家中,今天可能家人一時疏忽,讓她走了出來,他恐怕她有意外,連忙開門跑出走廊,誰知他已經只見到阿燕的背影。

她只穿了一件背心和一條三角褲,那條三角褲是很迷你的那種,將她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看來她是曾經去廁所如廁,忘了穿回裙子,但那個又圓又大的屁股已令他色心大起,看了後面,豈可不看看前面!

「阿燕!」阿強大叫:「你去甚麼地方!快回來!」

她聞聲轉身,動作非常返緩,雙眼茫然的看著阿強,阿強也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那件背心下面,肯定是沒有著胸圍了,因為兩顆又圓又尖的乳頭,都突了出來,脹鼓鼓的乳房,有三分一也在背心吊帶兩旁走了出來。

再看下面,那條白色的三角褲,中央是一大叢黑色,一絲毛毛也穿了出來。

「阿燕乖!」阿強涎著臉說:「來哥哥這邊,我給你糖吃!」

她果然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更跟了阿燕進屋,他連忙關上大門,心裹 有一個念頭,想不到這個「癡妹妹」的身材,竟然這麼標青,今天一定要看個一清二楚!

「你看你,全身臭汗,回家一定給你媽罵個狗血淋頭,canovel.com來吧,讓我給你脫去這些濕衣服,涼快一下吧!」

阿強一邊說,一邊已動手將她的背心褪了下來,而她仍懵然不覺,任他為所欲為,背心脫去,一封大乳房便毫無遮掩的彈了出來。

又圓又白,尖端是兩顆紅色的車屋子,腰肢致幼,小腹平坦,他動手來脫她的三角褲,她並沒有掙扎,輕易的便給他得手了,那一大叢如亂草似的陰毛,生長在那賁起的小丘上,加上一雙長長的腿,可說是十分標準!

阿強也不再說話,雙手便已按在她兩個乳房上,觸手是充滿彈性的兩口肉,令他愛不惜手,不斷的搓捏著,又用手指夾著兩個乳頭來玩弄,而阿燕則只懂得在吃吃傻笑。

見此光景,阿強已是不理一切,揮手到她下體,撫摸那賁起的小丘,那裹和別的女人一樣,都是溫暖而潮濕的,他的手指已越過小丘,預備探進那開始潮濕的仙人洞內!

「哎呀……!」阿燕發出呻吟,略為掙扎說:「那裹齷齪,不要摸,媽媽知道,會打我的!」

「不要怕!」阿強已不理那麼多了:「我不告訴你媽媽,那你不用怕,來,放鬆一點,好好玩的!」

他的手指已探了進去,阿燕雙腿不斷顫抖,但也沒有拒絕,就這麼令他將手指全插了進去,而旦更加濕了,阿強發覺暢通無阻,看來她已早經人手。

既然自己不是第一個,那麼便可為所欲為了!

他一邊捏弄她的下體,一邊脫下褲子,掏出那半軟不硬的陽具!

「阿燕,你餓了吧!」阿強將她的頭按向自己小腹:「這裹有根又熱又香的香腸,你吃嗎?吃便張開嘴!

他輕易的將陽具伸入她的小嘴內,只感到一陣溫暖和潮濕,她已在替他吸吮了,又用舌頭舐那陽具!

「哎呀!」阿強發出慘叫,但連忙掩著口,小聲說道:「阿燕,你不要用牙咬呀!你要慢慢的啜便成了!」

他痛得大力將陽具從她口中拉了出來,看濃密陰毛覆蓋小洞到上面有幾個牙印,險些便皮破血流,阿燕仰望那陽具在吃吃傻笑!

阿強看沒有時間了,便將她按在床上粗魯的分開她雙腿,看準了那濡濕的洞口,一挺腰,便將陽具搗了進去,她那小洞並不十分狹窄,看來她給人幹了多次,至於是誰,他也沒時間去理會了,只顧得埋頭苦幹,一下一下的,在那小洞內拚命進出。

而躺在地下面的阿燕,像沒事人似的,只懂四圍望,發出傻笑,但她的下體卻越來越濕,證明她的生理反應和一般正常女人差不多,阿強挺動了十多二十下,便已到達高潮,在她體內一 如注了!

阿強記得事後替她穿回衣服,再帶她到樓下的走廊,便匆匆趕回家清理現場,至於她是否給家人發現,或有甚麼意外,他就完全不知了!

他怕得要命,不敢回家,但人海茫茫,總要找個棲身之所,他卒之想到了,在離島他有一個表姐叫阿萍的,已有多年末見,記得少時候,經常到她那裹玩耍,今次正好去她那裹避一避難!

兩人見面之下,差點不能相認,

因為上次見面,已是十年前的事!兩人還都是小孩子,十年之間,兩人面貌、身形都已和已往不同,阿萍已是一個成熟的少女,看到她那裹在衣服下面的身體,他不禁拿來和阿燕相比,二人竟是各有高下,至於衣服內面,那就要看過才知道了!

阿萍對他的來臨是愕然,但更多的是開心,因為她太孤獨了,除了工作,整間屋便只得自己一個,現在有人來陪她,那是求之不得的事,至於男女有別這回事,她根本就沒有想到,因為在她心目中,眼前人就是十年前那調皮搗蛋的小孩罷了!

二人吃過晚飯,一邊呷著冰凍的啤酒,一邊回憶兒童時的快樂往事,不經不覺已是夜深!

「啊!原來這麼晚了!」阿萍看一看表,失聲的說:「你大概也累了,來吧,我替你洗澡,然後上床!」

她真的為他準備了一大缸熱水,然後等他洗澡。

阿強心想,看來她是騷得忍不住了,要一個男人的慰藉,但他想不到她還當他是小孩子,而不是一個成年男子!

於是他開開心心的走進浴室,快手快腳的脫光衣服,他的陽具,已因心情興奮,已硬了起來,當阿萍轉身,看到眼前赤裸的男子身體時,視線落在那跳躍的陽具上,頭腦一陣暈眩,霎時間醒起,這個男人,已不是十年前的小孩子!

正想退出浴室時,但已太遲,阿強已將她擁入懷裹!

「表姐!」他在她耳邊喃喃的說:「你要吧,我全給了你,我知道你在這裹是很寂寞,我來陪你,來啦……!」

阿萍的耳朵,給他弄得癢癢的,全身發軟,兩個身體便跌進浴缸之內,她已全身濕透,想叫又叫不出口,因為她的嘴已給他的嘴封住了,舌頭也伸進她口腔內,和她的舌頭糾纏著,他的手已透過她那濕透的T恤,直達她胸前,將那薄薄的胸圍推高,握著那溫暖的肉團,充滿彈性的竹筍型的豪乳,完全落入他掌握之中。

當他的手指夾著那茁壯起來的乳頭時,她呼吸更急促了,身體變得像棉花那麼軟,整個靠在阿強懷中,上衣已給脫光,一對白如凝脂的乳房,映入眼 ,最觸目的是兩點粉紅色,是那麼嬌嫩,令他捨棄她的小嘴,轉而吻在那兩點上,他輕輕的咬嘗著,舐動著,令她的身體難耐的在不停抖動,口裹發出像哭泣似的聲音。

他的手來到他的短褲上,從褲管伸了進去,摸到了一條濕透的三角褲,還有褲邊走出來的毛髮,他的手按在那賁起的中央,和那凹了下去的洞口。

她拚命的合上雙腿來抵抗他的突襲,但怎奈他的氣力更大,一手已將她內外兩條褲子扯了下來,她已變為全裸!

阿強伏在她下體上,望著那濃密的叢林,和那粉紅色的小洞,狂吻如雨點般灑在她下體上。

她哭著、叫著,但已渾身無力,反抗只不過是象徵式,他的舌頭已伸進那隧道內,舐弄著那洶湧而至的分泌,她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給他按在浴缸邊上,屁股高高的蹺起,在那渾圓雪白的兩片股肉中間,是一道長滿毛毛的粉紅色的洞口,他一挺腰,陽具便己挺進那隧道內。

他的突入,命阿萍發出一聲慘呼,同時阿強也感到中間有一道障礙,她還是處女,但這時已騎虎難下,只得大力向前一挺,只聽「波」的一聲,他已突破障礙,直插到她體內深處,同時阿萍也全身因痛苦而扭動,口中發出連級不斷的呻吟。

但她的痛苦,只會刺激到阿強的獸性,令他不顧一切的、拚命在她的體內抽插,一下比一下大力,也一次比一次深入,他雙手也緊緊抓著她兩個大乳房,令它們染滿一道一道的抓印!那緊窄的下體,夾著他的陽具,令他活動了十多下,便已在她體內噴射!

事後看到她大腿盡頭那一絲絲血跡,令阿強心中有一絲內疚,但這念頭一閃即逝。

阿強無視坐在地上,因傷心啜泣而抖動的裸體,施施然的沖了一個熱水浴,穿回衣服,上床睡覺,他唯一做的事,是替阿萍穿回衣服,讓她臥在自己身邊!

睡到半夜,阿強忽然驚醒,因為發覺有人騷擾自己的下體。

睜眼一看,竟然是阿萍,她正埋首在他小腹上,褲子已給褪下,他的陽具已給她含在口中,大力的吸吮著,又用舌頭舐弄那袋子!

「哼!」阿強暗想:「果然是騷婆娘!給了一次還不夠,還想要第二次!哼,那剛才又為甚麼哭得那麼傷心呢?」

但她的口技,完全不像一個處女,她是那麼純熟,而且技巧很高,阿強覺得她含著他,好像似曾相識。

突然一陣劇痛,由下體傳來,他連忙將陽具從她口中扯了出來。

剎時間,他醒悟了,她就像那個「癡妹妹」阿燕,此時阿萍也抬頭望著他,雙目呆滯,口中發出吃吃的傻笑!

「啊!」阿強 呼道:「阿燕,你是阿燕!我……是我不對,但我是無心害你的,你……你不要來找我,放過我吧!」

但床邊的阿萍仍沒有動作,只是看著他傻笑,低頭又將他的陽具含著,大力吸啜,他拚命想將她推開,但只感到全身乏力,動也不能動,只有由得她繼續,他的陽具不斷在她口中脹大,直至忍無可忍,在她口中噴射,而她也將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入肚中。

阿強已非常疲倦,但誰知精神卻異常亢奮。

不知那來的力量,他又將阿萍擁入懷中,上下其手,阿強腦子非常清楚,自己是不想的,但卻控制不了自己,已替她將衣服脫光,埋首在她的下體,不停的舐弄,而她也將他的陽具含入口中。

不久,他的陽具又再度勃起,這次已是這一個晚上的第三次了!

阿萍趴在床上,屁股向著他,她反手捉著那堅硬的陽具,拉著它向著自己的屁眼前進,阿強只感到自己進入了一個緊窄異常的地方,將「它」牢牢的箍緊,但他卻拚命的在那緊窄的小洞口內,一進一出,大力抽插。

很快他便已到達高峰,一 如注,但這次的精液,卻是稀薄如水!

也不知這晚是怎樣過的,也不知幹了多少次,也不知噴射了多少次,天光的時候,阿強已只剩下半條人命,雙眼凹陷,面青唇白,想起床也沒有氣力,反而臥在他旁邊的阿萍,卻是一臉安詳的在酣睡著!

但阿萍醒來之後,一看到睡在旁邊的阿強,勾起了昨晚給強姦的記憶,立時大吵大鬧,但他卻只有躺在床上,因為他太累了,不能活動分毫,甚至她將警察召來,他也無力逃走,乖乖的給捉上警署!

阿強被控強姦,罪名成立!

至於她強姦阿燕的那件事,警方已查明,她是給他同屋的房客,連月來的強姦、非禮,引致她發生墮樓慘劇!

看來阿強是給自己的心魔害死了!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