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的愛慾交響曲

二十八歲的新婚少婦珮怡,是個高挑健美、身材惹火的性感尤物,除了嫵媚動人的豔麗臉蛋,胸前那對碩大渾圓、堅挺而充滿彈性的傲人雙峰,更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眼光。

今天她穿著一件鵝黃色的窄裙,搭配著絲質的白襯衫,修長、白皙的雙腳踩蹬著鵝黃色的高跟鞋,正從百貨公司的大門走出來,由於是週末再加上年終大特賣,搶著要搭計程車的人群讓她望而卻步,所以她決定走到下一個路口再攔計程車,不過在初冬的台北街頭,略顯冰涼的寒風還是讓珮怡把一直掛在手肘上的短大衣穿上了身。

她邊走邊繫著大衣的腰帶,雖然寒風吹亂了她波浪形的長髮,但她那頎長曼妙、風姿綽約的體態,依舊使許多路人對她行著注目禮,尤其是當她螓首輕輕一甩、便將滿頭秀髮飄逸而準確的甩蕩到右肩後面,霎時那充滿撩人風味的髮型和她那彷如精彫細琢過的姣美臉蛋,立刻讓好幾個男人看直了眼睛。

不過珮怡似乎已經習慣了那種猛盯著她瞧的眼光,她神色自若地瀏覽著商店的櫥窗,在經過一家專賣女性內衣的精品店時,她還進去觀賞了好一陣子才走出來,只是她的雙手依然空空如也,好像還是沒有買到她想要的款式。

熙來攘往、車水馬龍的街頭,除了那些對珮怡的姿色大感驚豔的眼光以外,還有兩個男人若即若離的一直尾隨著她,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背後閒逛,除了偶爾交換一下眼神之外,那兩個外型猥瑣的中年男子,看起來就像毫無關聯的陌生人一般,別說珮怡沒有注意到他們倆的存在,其實就算她看到那兩個人,她壓根兒也不可能發覺會有什麼危機存在。

所以心情輕鬆的珮怡,甚至還想走到別家百貨公司去逛逛,因為她一直想買套超級暴露與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衣,準備在她老公生日那天穿來叫他驚喜一番,只是她在看完所有的專櫃以後,卻還是挑不到一套能讓她滿意的。

而剛才那家精品店的店員跟她說的那句話:「妳想要的款式恐怕只有情趣用品店才買得到。」

她一想到這句話便不自覺的莞爾起來,心想自己要是真的獨自跑進情趣商店買東西,天曉得別人會怎麼看她?

就在她邊走邊兀自發笑的當際,不知不覺的又已站在十字路口,她望著灰濛濛的天空,決定趕在下雨之前攔輛計程車坐回家,但是從她眼前駛過的並沒有空車,所以她只好站在轉角處四處張望,期盼著能儘快有空計程車開過來。

尾隨她的那兩個男人,仍然分立在她背後的騎樓下,其中那個比較高壯的傢夥,正在講著手機,不過他的眼睛卻始終未曾離開珮怡的背影;而另外那個矮胖的傢夥,兩手插在夾克口袋裡,那瞇成一條縫的眼睛,像是漫不經心的在東看西瞧,其實他眼光的焦點,幾乎都集中在珮怡裸露在短大衣下的那雙白皙小腿。

一輛計程車緩慢的滑行到珮怡面前,一個男人抓著黑色背包走下了車,而那敞開的車門就像在歡迎珮怡似的,所以她毫不猶豫的就躦進了後座,當她關上車門把濕冷的空氣阻絕在車外以後,便告訴司機說:「到景美。」

車子駛進了車流裡,司機從後視鏡中打量著珮怡:「外面很冷喔?小姐。」

珮怡向來就不喜歡計程車司機的搭訕和那種看人的眼光,但是因為自己的愛車三天前烤漆遭人惡意刮傷,已經送回原廠維修,所以這幾天出門她只好搭計程車,不過她並未忘記自己不隨便和人哈啦的原則,因此她只是淡淡的應道:「是有點冷,而且可能快要下雨了,所以請你還是不要講話,專心開車比較重要。」

在碰了個軟釘子以後,司機並沒有再說話,他只是從後視鏡裡深深地看了珮怡兩眼,canovel.com而珮怡也知道司機在看她,不過她並沒看到司機嘴角那抹詭譎而陰狠的冷笑,否則她應該會發現一些危險的徵兆,然而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坐上賊車的珮怡,還刻意轉頭望著車窗外的景致,想藉此阻斷司機的繼續攀談。

其實珮怡如果在上車以後能回頭多看一眼,便會發現剛才拿著背包下車的那個男人,不但巧妙地替她擋掉另一位想要搶著上車的路人,而且那個男人還立刻與尾隨著她的那兩個人坐進了另一輛計程車裡,他們大約隔著十輛車的距離,緊緊地跟蹤著她。

當然,珮怡完全不知道這一切、所以也毫無警覺,她根本沒料到自己會成為一群惡狼正在圍捕的獵物。

而看起來已經超過五十歲的司機,好像也不想再理睬珮怡,他沈默的開著車子,除了偶爾看看照後鏡以外,就只有在天空開始飄起雨絲的時候咕噥了一句:「開始下雨了……希望別下的太大……」

但是天並不從人願,司機才咕噥完沒多久,傾盆大雨便從天而降,珮怡望著車窗外的滂沱雨勢,發覺整個天空不但比之前更加昏暗、整個街道也瞬間變成了水鄉澤國,有許多車輛都打開了頭燈,加上閃爍不定的霓虹燈與交通號誌,一時之間讓珮怡產生了已經入夜的錯覺,事實上她望了望手上的腕錶,現在不過才午後三點而已。

將眼光由濕淋淋的車窗收回以後,珮怡有些意興闌珊的隨手從前座的背袋中抽出一本雜誌,她看了看封面,還好不是那種無聊的八卦週刊,而是印刷相當精美的旅遊雜誌,這使原本就喜歡遊山玩水和出國觀光的珮怡,很快地就沈浸在那描述著異國風光的文字和圖畫裡。

由於專注在閱讀上,所以當司機問她要在那裡下車時,珮怡連頭都沒擡起來的漫聲應道:「等一下從國小旁邊開上山、然後在綠野山莊停車。」

司機從後視鏡裡看著她說:「知道了。」那聽似平靜的聲音,其實隱約透露著一股興奮和緊張,只可惜珮怡既聽不出來、也沒發現司機那不自覺舔著嘴巴的淫穢表情,所以她只是偏頭望了一眼窗外依然濕糊糊的街景,然後便繼續埋首在她的幻遊世界裡,不過從剛才映入眼簾的那塊24小時營業的超商招牌,她知道再過個七、八分鐘就會到家了。

車子開始沿著蜿蜒的山路爬行而上,滂沱的雨勢未曾稍歇,珮怡閤上書本,忍不住輕輕皺了下眉頭,因為這麼大的雨勢,待會兒下車時,儘管離山莊入口只有幾步之遙,但也肯定會被淋濕,想到這裡,她不禁又暗自埋怨起那個將她車子刮傷的渾蛋。

車子顛簸了一下,好像是司機突然轉了個大彎,珮怡朝車外望去,兩旁綠油油的樹木和竹林都眼熟得很,確實是在她回家的路上。然而就在這時,車身又急遽而激烈的彈跳了一下,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震盪,讓珮怡整個人差點被拋離了座位,她有些惱怒的一邊趕緊抓住扶手穩住嬌軀、一邊向司機吪斥道:「你開慢點好不好?」

司機並沒搭理她,只是從後視鏡裡冷笑的看著她,然後腳下油門用力一踩,在轟然乍響的引擎聲中,整輛計程車就如脫韁野馬般的往前直竄而去,這下子別說珮怡已發覺情況有異,就在她緊張地驚呼出聲時,她又發現了一件更令她頭皮發麻的事──這裡並不是她要回家的路!

她終於知道車子是行駛在一座幽深而茂盛的竹林內,而前方的道路根本不是柏油路,那是一條長滿了雜草的石頭路面,珮怡心裡明白,這若非是一條已廢棄多年的小路、便是一條早就無人使用的產業道路,而司機將她載到這種地方,黃鼠狼之心已是昭然若揭,只是已上了賊船的珮怡現在又能怎麼辦?

極度緊張而害怕的珮怡,在努力的壓抑住自己心頭的駭然以後,開始一面嚷著要司機停車、一面不斷地想要打開車門或降下車窗,但是一切都是徒然,整個主導權全都控制在司機手裡,他對珮怡的所有舉動都視若無睹、充耳不聞,在足足又開了二、三分鐘的車程之後,他才緩緩地停住車子,然後回頭慢條斯理的告訴珮怡說:「嘿嘿……美人兒,妳不必害怕,只要妳乖乖的聽話,沒有人會傷害妳的。呵呵……妳聽懂了吧?」

瑟縮的珮怡將身軀緊緊地往後倚靠在後座的角落,她雙手交叉護在胸前,望著司機那越來越接近她的猙獰面孔,她只覺得自己緊縮的四肢都開始僵硬起來,就連心臟也似乎在那一瞬間糾成了一團,她緊張萬分的瞪著司機說:「你……你別過來……要不然我要大叫了……」

但那司機依舊涎著那張老臉陰笑道:「嘿嘿……想叫妳就叫吧,我最愛聽女人叫床了……哈哈……尤其是像妳這麼美麗的尤物!」

話一說完,他便伸手想要抓住珮怡的右手腕,但珮怡立即甩開他的魔爪,同時轉身拼命想要打開車門,然而那片門把拉掣依舊絲毫不起作用,無論珮怡怎麼扳拉拍扯,它就是完全失去了功能;而這時司機已經連滾帶爬的由駕駛座鑽向後座,雖然在狹窄的空間裡讓他臃腫的身材行動起來顯得有點笨拙,但他還是很快便擺脫椅背的羈絆,整個人如餓虎撲羊般的壓到了珮怡身上。

原本一心只盼能夠趕快脫身的珮怡,這時已經顧不得要去推開車門,因為司機的祿山之爪正在襲擊她的胸部,那強力的擠壓和抓捏,馬上讓珮怡驚叫起來,但她被緊密側壓住的上半身根本無法閃避,因此司機的左手幾乎毫無阻礙地便伸入她的衣領裡面,那粗糙而有力的手掌一觸及珮怡那充滿彈性的酥胸,便迫不及待想鑽進胸罩裡去肆虐,但是也由於這粗魯而下流的攻擊,反而激發了珮怡的本能,儘管她還是嚇得渾身哆嗦,卻不知從哪兒爆出了一股驚人的力氣,只見她猛然一個掙扎轉身,不僅雙手將司機的身體整個推開,並且還順勢用右膝頂了一下司機的小腹。

完全沒料到珮怡的反抗會如此激烈的司機,神情顯得有些錯愕,但他在楞了楞之後,馬上又嘿嘿淫笑著說:「好!真帶勁,老子就是喜歡妳這種類型的,呵呵……奶子摸起來真是舒服透了!來,快把衣服脫了讓我摸個夠。」

話一說完他便又挨向珮怡,而這次珮怡已經沒時間去抵抗他,因為珮怡知道最重要的是必須趕快推開車門,所以她連忙轉身再去扳動車門拉掣,但是業已被中控鎖鎖住的車門,根本是無法利用拉掣打開的,不過慌亂中的珮怡完全忘了這一點,她只是一逕地搖撼和拍打著車門,希望奇蹟能夠發生,好讓她有一扇逃生之門。

只顧著在作困獸之鬥的珮怡,整個防禦已經形同真空,因此司機毫無困難地便從後面摟抱住了她,那雙魔爪肆無忌憚地遊走在珮怡巍峨的雙峰上,他邊搓邊揉、有時候還由下方捧住,似乎是在掂量那兩個大肉球的斤兩。

而珮怡的閃避方式只是拼命的將上半身往前傾,雖然明知這樣不可能甩掉司機的那雙魔爪,但是她心裡也明白,只要無法打開車門,再怎麼抵抗也是徒然,所以她只好拼著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方法,任憑司機把玩著她傲人的雙峰,而在她的心底依然在期盼著奇蹟的發生。

然而她這種狀似不抵抗的態度立即助長了司機的淫興,隔著絲襯衫摸索已難以令他滿足,他用力一扯,使珮怡的襯衫暗釦馬上迸了開來,然後他一面單腳跪立在椅座上、一面雙手交叉握住珮怡的乳峰下方說:「喔,好挺、好有彈性!」

雖然隔著層半罩杯式的蕾絲胸罩,但司機那熱呼呼的手掌還是讓珮怡忍不住渾身一顫,她伸手想要拉開那雙開始蠢動的手,然而在拘束的空間裡,她那雙柔荑壓根兒就使不上力,而司機這時已經由一路擠壓摸索,變成在她半裸的胸膛上輕撫慢觸,就像是在細細聆賞某種人間極品一般。

他原本粗魯而燥進的手掌,忽然溫柔無比的將兩隻乳房仔細地愛撫了一遍,接著就在珮怡終於發出第一聲呻吟的時候,他的十根手指頭便一起伸入了胸罩裡面。

當那指尖滑過奶頭的瞬間,珮怡再也無法保持住沈默,她先是嚶嚀一聲,然後便雙手拉扯著司機的手臂,低呼道:「啊……你不要這樣……快把手拿開呀!喂……你……你快放手……唉……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可怕……」

珮怡柔弱無力的抵抗,反而讓司機更加放肆地搓揉著她的乳房,說:「怎麼樣?被我摸的很舒服吧?呵呵……乖一點,我會讓妳更舒服的。」

「拜託你……先生……請你放過我吧!求求你……我才剛結婚兩個多月……請你去找別的女人嘛!」珮怡開始軟語哀求,希望能夠逃出狼吻。

「剛結婚的更好……嘿嘿……既新鮮又懂事,玩起來一定很過癮。」說完那雙手便更為使勁的把玩起來。

年輕敏感又充滿活力的胴體,在司機的手掌下開始起了詭異的變化,那越來越急促的鼻息、以及起伏越來越激烈的胸膛,讓司機看出了端倪,他雙手緊捏著珮怡的乳房,然後嘴巴貼在她的耳邊說:「很喜歡喔?寶貝,來……喜歡就叫出來沒關係。」

像被說出了心裡的秘密似的,珮怡臉紅耳赤的嚅諾道:「哪有……不是……才沒有吶……」

「呵呵!」司機邪惡的笑著說:「是嗎?還不夠爽喔,那妳再嚐嚐這招。」

他一面說、一面加速去搓揉珮怡的乳房,珮怡只能試著要去拉開他的魔爪而不敢出聲抗議或求饒,因為她深怕自己只要一開口,便會忍不住的哼哦起來,所以她緊緊咬住牙關,努力想要壓抑住從乳房擴散開來的一波又一波、奇異而酥麻的快感。

但是就在她仰首挺腰,拼命想要忍住這番挑逗的時候,司機忽然迅速地用大拇指和食指夾住她的兩個小奶頭,緊接著他那兩隻手指頭用力的一夾,霎時一陣劇痛讓珮怡發出鬱悶的嬌啼,然而就在那份痛楚的感覺尚未完全退去以前,一股美妙而酥麻的奇特快感已經由奶頭竄起,它先是直沖腦門、隨即又遍佈全身,仰首閉目的珮怡發出了蕩人心弦的悶哼聲……

直到這一刻,司機才鬆開他的手指頭,但小奶頭甫獲釋放的珮怡才剛籲了一口氣,司機便又再度夾住她的小奶頭,不過這次他是夾住奶頭往前拉,就在像要即將拉斷奶頭的當下,他才兩手一鬆,讓那對可憐的小紅豆縮彈回去。

而這淩虐般的挑逗,卻讓珮怡的嬌軀連續抖了好幾下,她輕輕的呻吟起來,然後整個緊繃的身子一軟,螓首也往後仰靠在司機的肩膀上,然後星眸半掩、像夢囈般的望著那張醜陋的臉龐說道:「不要啊……司機先生,請你饒了我……」

司機看著她迷離而失神的夢幻表情,嘴角浮現了得意的微笑,他再次捧住珮怡那對沈甸甸的美乳,開始輕撚慢旋的賞玩起那對越來越堅硬、也越來越挺翹的小奶頭,而珮怡不安的蠕動了一下嬌軀,然後便又像嘆息般的輕喟道:「唉……你輕一點……不要這麼用力嘛!」

眼看美女即將被自己征服,司機的雙手便如魚得水般的更加靈活起來,他先是將珮怡那對完美無瑕、渾圓碩大的豐乳從胸罩裡解放出來,然後便一手依然把玩著雙峰、一手則往下滑向珮怡的小腹,但由於窄裙極為合身,他那隻想由腰部直接伸入窄裙內的魔爪一時之間難以得逞,但他並不著急,因為珮怡那濃濁的氣息、以及那雙不斷蹭蹬著的修長玉腿,在在都透露出珮怡已經被他撩撥起熊熊的慾火。

那雙動作不斷的粗糙手掌,讓珮怡陷入了恍惚的狀況中,她緊闔著眼簾,性感而豔麗的嘴唇微張著,不時還發出撩人的呻吟,而她原本是想拉開魔爪的那雙柔荑,現在已經變成交叉覆蓋在司機的手臂上,隨著男人的牽引,她甚至還像被催眠般的解開自己前開式胸罩的暗釦。

徹底擺脫束縛的豪乳,這次是由司機抓著珮怡的雙手捧住,然後他的魔爪包覆在珮怡的手背上,開始帶領著珮怡愛撫起自己的雙峰。這種像是在自慰、又像是被歹徒強制淩辱的怪異感覺,使珮怡產生了一種既新鮮又刺激的全新體驗,她不但完全沒有抵抗,而且她還配合著男人的引導,不僅越來越用力的搓揉和擠壓自己的乳峰,最後甚至還學司機使勁地掐壓和拉扯自己的小奶頭。

而就在她淩虐著自己的時候,司機一面磨挲著她的乳房下沿、一面在她耳邊說道:「來,美人,讓我來幫妳一起彈奶頭。」

說完,司機便由奶頭下方用三根手指頭緊捏著乳暈邊緣的肉,接著他便用力往前拉扯,突如其來的疼痛讓珮怡悶哼出聲,同時蹙起了眉頭,但司機可不管這些,他只是有些急促的告訴珮怡說:「妳不要鬆手,趕快像我這樣用力拉妳的奶頭。」

本來正想鬆開手的珮怡,聽到司機這麼一說,連忙再加把勁捏夾住自己那已然徹底僵硬的奶頭。而司機這時又指示她說:「儘量把妳的奶頭往前拉,等到夾不住的時候再鬆手。」

珮怡順從的一直往前猛拉自己的奶頭,那業已被拉得變形而向前凸出的奶尖至少有五公分長,而在那種既疼痛又酥麻的感覺裡,似乎還參摻著一股莫名的快感,珮怡無法分辨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只是像告饒般的喘息道:「噢……我要放手了……我的奶頭都快斷掉了。」

司機一聽她想鬆手,連忙催促她說:「用力再拉一下,快!用力的連拉帶擰一下再放手。」

珮怡就如同一個完全被人操控的傀儡,她不但完全遵照司機的指示奮力拉夾著自己的奶頭,並且還雙手同時扭擰起來。而說也奇怪,就在她幾乎將奶頭扭轉了一圈,雙手猛然鬆開的時候,一股極度舒暢的電流由奶頭瞬間穿透她的全身,這股毫無預警的快感不僅直接衝擊她的腦門,更讓她渾身亂抖、兩腿猛蹬,只聽她像哭泣似的啞聲低叫道:「啊──啊──啊……喔……噢……天吶!這太刺激了呀!」

窄裙下修長白皙的雙腿緊密地絞在一起,蠕動的小腹一直都未靜止下來,而像虛脫般的美人癱軟在司機懷裡,她失焦的雙眼茫然的望著車頂,但精緻絕美的臉蛋卻泛現著嫣紅。

別說珮怡知道自己的下體已經潮濕,就連司機也看出了她正在努力地想壓制住生理的快感,因此,他兩手往前一滑,使珮怡那對剛被釋放的奶頭又落入他的手裡,不過這次他不再拉扯,而是用大拇指的指甲狠狠地掐進那對飽受摧殘的小肉球裡。

這個粗暴的舉動就宛如在火上加油一般,立刻讓珮怡再次全身打顫,她不只搖頭幌腦的哼哼呵呵,甚至於還拉住司機的夾克說道:「啊……求求你……不能再來了……喔……噢……輕點……這叫我怎麼吃得消呀?」

儘管聽見了珮怡如泣如訴的求饒,但司機並未馬上鬆手,他更加使勁的再掐壓了五、六秒鐘以後,才將雙手鬆開,那一直被拉成錐尖狀的奶頭部份,這才像裝了彈簧似的彈跳回來。

而珮怡的雙腿這時又再度不安的絞合起來,那宥於狹隘的空間而難以伸直的小腿,最後竟然像在跳踢踏舞似的發出急遽的踩踏聲,而她那輾轉反側的螓首、以及那像要斷氣般的哼哦,讓司機忍不住舔著她的耳輪說道:「爽出了很多淫水喔!?來,寶貝,躺下來,哥哥我今天會讓妳樂不思蜀。」

完全耽溺在快感中的珮怡非但沒有爭辯,並且還順服地讓司機把她放平在後座上,雖然她還顯得有點畏縮,微偏的臉孔也緊閉著雙眼,但當司機將她那雙護在胸前的手臂拉開時,她那倏地激聳而起的豐滿胸膛,叫人一眼便看出了她心裡的欲求和渴望。

頁: 1 2 3 4 5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