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他

因為看不到老婆跟阿成的畫面,我開始有點閒得發荒,開始回想剛剛老婆跟阿成在床上的交合畫面,我到底是在幹嘛啊?老婆被人上,還是最討厭的那個阿成……我竟然還平心氣和的看完?我……我是不是在內心深處也期待這種事?看老婆被上以換取另外的感官刺激?我,真的不知道。

時間過了半小時左右,樓下傳來車聲,我想起剛剛聽到阿成說的,偷偷摸摸的探出頭看看是誰,下車的是個女人,短髮,戴著墨鏡,穿著無肩帶的緊身小可愛搭著一件短到不行的裙子,手上還提著個大包包,看不出來是誰,是阿成的朋友嗎?

女人按了電鈴,是阿成開的門,那傢伙……把我家當他家啦?還全裸的去開門。

「操!真是熱死了,總有一天我要換掉那台老爺車……」女人摘下了墨鏡,從客廳的監視器看起來約20-23歲左右,用手扇著風,說著與漂亮外表不搭嘎的話。

「嗯~~冰水?」阿成倒了杯冰水給她,她接過後沒兩下就喝完了。

這時老婆包了條浴巾也到客廳來了,「阿麗~~哇~~好久不見了!」老婆開心的抱住對方,似乎認識了很久。

「死鬼~~你變漂亮了!越來越辣啦!」阿麗調皮地扯著老婆的浴巾,想看看老婆的身體。

「阿麗,你要不要洗個澡?看你汗流的勒……」阿成用食指在阿麗的脖子畫了一下,看來好像真的流了不少汗。

「好啊!好啊~~天氣熱到哭爸,我先洗一下好了,你們呢?」

「不了,我們洗好了,洗好就開始吧!」催促阿麗後,阿成摟著老婆回到了房間,然後拿著阿麗的包包似乎在檢查什麼。

十五分鐘後,阿麗全裸的從浴室出來了,乖乖~~沒想到這個阿麗脫光後這麼妖豔,小麥色的健康肌膚,一對不小的豪乳,似乎跟老婆有得拼喔!還有……

咦!?是只白虎啊?因為鏡頭解析度的關係,看不出是刮掉的還是天生無毛。

「正等你呢,還不快點~~」阿成催著阿麗,手裡還拿著她帶來的包包,然後一口氣的倒在床上。

哇哩勒……你們是準備開什麼性愛派對是吧?阿成倒出一堆情趣玩具,有跳蛋、按摩棒、眼罩、口塞、項圈……現在是什麼情形?老婆喜歡的是這個嗎?

阿麗來到床上,抱著老婆後兩人就吻了起來。耶~~什麼!?老婆跟女人也可以嗎!?我的天啊……怎麼會這樣?那個真的是我老婆嗎?

除了攪弄著老婆的舌頭外,阿麗的手已長驅直入的來到老婆下體,用手指摳著她的陰戶,老婆被這麼一摳,身體似觸電般微微的抖著,嘴巴顧不得還吸吮著阿麗的舌尖,發出了呻吟聲。

「呵呵~~你還是一樣敏感啊~~」阿麗縮回了手,舔著沾滿老婆淫水的指尖。

「討厭啦……不要停下來嘛……」老婆嬌羞的喘著,拉著阿麗繼續。

「別急,我們多的是時間呢!」

接著,阿麗拿起了一件像丁字褲的東西,只不過,上面還多了根假屌。

「不、不會吧……」我壓抑著自己亢奮的情緒,雙眼直直的盯著螢幕。

穿戴好了後,阿麗先是跪在老婆大開的雙腿前,用指尖撈了點淫水塗抹在假屌的前端,然後對準了老婆的陰戶,插入。就這樣,阿麗的黑及老婆的白交合在一起,形成難以形容的詭異淫靡的景像。而正當我還納悶阿成上哪去時,這傢伙竟拿著相機,在一旁不斷拍攝著她們倆。

然後,阿麗伏在老婆身上,兩對豪乳推擠在一塊,兩人伸著舌頭彼此互相的攪動著,當然,阿麗的下半身也沒停著,用著比男人還熟練的技巧操著老婆的淫穴。

「成哥,拍夠了吧?還不一起上?」阿麗轉頭看著阿成,阿成的肉棒不知何時又翹了起來,感覺比第一次看到時更大了。

阿成放下手中的相機後,加入了兩女的戰局,他貼著老婆的後背,在自己肉棒上抹了些潤滑油後,又插入了老婆的肛門中,這時的老婆被他倆前後夾攻,臉部表情嚴重的扭曲著,不知道到底是痛苦還是歡愉。

「啊……啊……好漲……兩邊都塞得滿滿的……呼……唔……」老婆還在呻吟,嘴又被阿麗給親上了,兩人擁在一起,讓想摸老婆胸部的阿成沒有出手的空間。

「啊唔……不行,要到了……呀……」沒多久,被兩人前後夾攻的老婆到了高潮,發出尖銳的叫聲,雙手緊緊地掐著阿麗的背,連她也尖叫著:「靠!痛、痛啦……小力一點啦……」

「呼……呼……對不起嘛……不過……真的好舒服喔……」老婆幫阿麗揉了一下背,俏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成哥,我休息一下,哇勒……又一身汗了……」阿麗從老婆身上離開,脫下了丁字褲,褲頭的假屌沾滿了老婆的淫水,透著詭異的光芒。

阿成改用後背式插著老婆的肛門,阿麗稍微擦了一下汗後躺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也懂她的意思,臉伏在她的陰戶上開始舔了起來。

這時的房內,呻吟聲、性器交合聲、舔舐聲不斷,像個小小淫穢樂團,演奏著人性最深沉的原始慾望。

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是該到「目的地」了,我拿起手機打給老婆,眼睛緊盯著螢幕。當我這端響起「嘟嘟」聲時,畫面中也傳來《背叛》的音樂,想想,還真夠諷刺的。

「喂~~老公?」

老婆接了電話!?這可真出乎我的意料,的確,阿成跟老婆還呈現「合體」

的狀態,她竟然還有辦法接!

「嗯~~怎麼樣?今天忙不忙啊?老公到囉~~」我克制著情緒,帶點愉快的口吻說著。

「嗯,好忙喔~~今天也是一堆事呢!唔……」電話那頭傳來呻吟聲。我看著螢幕,阿成仍在抽插著老婆,阿麗也調皮地擰著老婆的奶頭。

「怎麼啦?還好吧?」我假意關心的問。

「嗯……老婆踢到腳了……唔……好痛喔……」我差點大笑出來,沒想到她竟然這麼會裝。

「這樣喔~~老公疼喔~~不痛不痛~~」

「嗯……謝……謝謝老公!好了啦,老婆還要忙……愛你喔~~啾~~」說完,老婆就急忙掛斷電話,螢幕那端看到老婆沒好氣的打了阿成及阿麗。

我繼續盯著螢幕,不知何時胯下的肉棒又翹了起來,手也不自覺地開始套弄著,心情似乎……也慢慢轉變了。

「對……就是這樣……操死她……嘿嘿……哈哈哈……」

「糟糕……要射了……來,接好喔!」阿成似乎也到極限了,賣力地用著全身力氣衝刺,老婆也停止舔阿麗,扭動著腰部迎合。

最後,阿成拔出了肉棒,射精在等待已久的兩女臉上,兩人瘋狂地舔舐著阿成的精液,阿麗似乎還嫌不夠,連忙把肉棒吞入口中用力地吸吮著。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半夜,老婆被阿成及阿麗兩人不停地玩弄著。我看著累倒在床上的老婆,我摸著螢幕,彷彿在安慰她般,順著頭一路到腳,我想,這時老婆的小穴及肛門一定是又紅又腫吧?

「嗡、嗡、嗡……」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怕聲音傳出去,我特地改成震動,看了一下來電後,我大吃一驚!老婆!?怎麼會!?

我再次看著螢幕確認,沒錯啊,老婆倒在床上熟睡,到底是誰?

「……喂?」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看得高興嗎?嘿嘿嘿嘿……」

第四章

「有人嗎?喂~~」電話那頭傳來阿成的聲音,我看著螢幕,他拿著老婆的手機在客廳打給我。

「有……有什麼事嗎?」我竟然緊張得結巴,先罵他個祖宗十八代也好啊!

「沒有,是要問你看別人操你老婆開不開心?因為你裝的針孔露餡啦~~哈哈哈哈……」這個死阿成,不但上我老婆,還給我嘻皮笑臉的。

「你、你……怎麼知道的?」哎呦~~氣勢都沒了。

「老弟,哥哥我就是偷拍的高手啊~~想在我面前賣弄?哈哈哈……」

「那小鈴她……知道了嗎?」

「放心,只有我發現,她還不知道。」

「那……你想怎麼樣?」

阿成說:「不怎麼樣啊!房子是你的,老婆是你的,我只是來驗收以前的成果罷了。」

「驗收!?這樣叫驗收?信不信我砍了你!?」對,就是這樣,先嚇嚇他。

「哈~~要的話,你早衝進來了,還看到現在?」

阿成的話讓我一下就洩了氣。他說得對,他們倆從早玩弄著老婆到現在,我有太多時間可以制止,為什麼不這麼做呢?我不知道……

「喂~~說話啊!」阿成的聲音又讓我回到了現實。

「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是要問你要不要加入我們?大家一起開心啊!」

「加入!?有沒有搞錯!?我還要跟你一起分享我老婆啊!?」

「誒……別激動嘛……多P、換妻的事早就不是新聞了。再說……你老婆覺得我技巧比你好啊,我來指導你們增進夫妻情趣不是更好?」

「這……她答應嗎?」

「我想是不會啦!你應該也聽到了,被你知道的話,她要死給我看哩!」

「……那你要怎麼做?」

「看你用的器具嘛~~你應該就在這附近吧?交給我吧,看我的暗號就出現吧!」

「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我拿著電話敲著自己的頭。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啊!?不是要砍他嗎?他上了自己的老婆耶!我都不生氣嗎?

「也許……我期待著這種事也說不定……」

房間內,老婆悠悠的醒了過來,拉了被單遮著赤裸的全身,見阿成進房後開口問了。

「我聽到聲音,你在跟誰講電話嗎?」

「嗯,是我一個朋友,等會要過來,他也想上你,可以嗎?」

「厚~~你當我是什麼啊?真拿你沒辦法。嘻……」老婆似乎很期待阿成所說的「朋友」出現,開心地擁吻阿成。

「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把眼睛幪起來。」

「呵呵~~花樣還真多呢!我知道了。」

阿成跟老婆進了房間,他拿了眼罩幪住老婆雙眼後,要她就這麼坐在床邊等待,然後阿成走向鏡頭比了比手勢,示意OK了。

我悄悄的下樓,拿了鑰匙開了門。房內沒有開燈,到處充斥著性愛的味道,想也知道,是他們在這整整搞了我老婆一天所造成的。

房間內走出一對赤裸的男女,是阿成及阿麗,阿麗稍微打量了我一下後,雙手環著我的脖子然後輕輕的舔了我的嘴唇。

「再來就看你的表現囉!帥哥~~」說完,阿麗開始幫我脫去全身的衣物。

「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如果你不願意這麼做,那我們就這樣離開;但如果願意,你知道小鈴是愛你的。嗚~~」阿成還搞笑的趴在阿麗肩上。我的天!我都快緊張死了,他還有心情搞笑!

我戰戰兢兢的開了房間的門,看到坐在床邊的老婆,靠著窗外淡淡的月光,可以辨識著老婆那白皙又玲瓏有緻的身材,及腰的秀髮被放在胸前遮著高聳的雙峰,隨著老婆每一次的呼吸規律地起伏著。

「是阿成的朋友嗎?」老婆朝門口處看了過來,不過,當然是看不到,純粹是反射動作。

我沒有出聲,來到床邊坐下,伸手撫摸了老婆的臉頰,很燙,看來是因為身體全暴露在陌生人眼中的關係。

我順著老婆的臉頰、脖子、鎖骨,一路來到了老婆的胸前,然後將手停在乳房上溫柔地搓揉起來,真可憐……被玩弄到有點紅腫了。

「呵呵,好癢喔!不要啦~~」老婆聳聳肩想躲開我的手,但是身體卻慢慢靠了過來,手在我的大腿上游移著,然後握著我的肉棒。

「誒……你的也不小喔!呵呵~~」

老婆一邊套弄著我的雞雞,一邊主動將臉靠了過來索吻,我也靠了過去,我們彼此用力地吸吮著對方的舌頭,彷彿是隔了多年未見般,我吻得異常亢奮。

我把老婆放倒在床上,繼續吻著,然後從雙唇一路半舔著到乳尖,並用舌頭來回地撥動乳頭,老婆一下就受不了,癢得扭動著身體,但是沒有拒絕的意思,我知道,這是老婆的敏感帶。

「啊嗯……是阿成告訴你的對吧?我喜歡被舔奶頭。唔~~」

老婆壓著我的頭,我像個小嬰兒,貪婪地像想從老婆的乳房吸出奶水般賣力地吸著,老婆也享受著這感覺,輕輕的哼著淫聲。

我伸手到老婆胯下,越過稀疏的陰毛將手指貼在陰唇上,我還沒滑動幾下,就這麼完全地被老婆的陰道給吸入,簡直是濕滑得一塌糊塗。我用中指小心的摳了摳,拇指也按在老婆的陰核上輕輕轉動,不時地可以聽到像「啟抽啟抽」的聲音。

「唔……好厲害喔……人家好舒服……」老婆伸直了腰,雙手抓著床沿,似乎快到高潮了。

「啊唔……不行,要到了……嗚嗯……」最後老婆用力地拉著床單,隨著達到高潮挺直了腰,直到結束然後才慢慢地平復下來。

「呼、呼、呼……」老婆用力地喘息著,原本高聳的酥胸漲得更高了。我跪在老婆前面,握住早已漲得發痛的陰莖對準著她的洞口,一口氣直接插入。

「唔……好大!好燙!嗚……」

看著發出悲鳴的老婆,我不禁有點沾沾自喜,誰叫你要找阿成,是嫌我不夠好嗎?哼!

我開始抽插起老婆,抓著她的雙腿,似要貫穿她般的用力插著,老婆淫蕩地搓揉起自己的乳房,伸長著舌頭,不斷地發出淫穢的語言。

「幹我……塞爆我的小穴……嗚……對……啊嗯……」

受到老婆的鼓勵,我更用力地將肉棒在她的陰道中來回衝刺、翻攪,房間中老婆的呻吟聲、性器官撞擊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

「要到了……要到了……呀……」

不知過了多久,老婆的陰道壁突然緊縮了起來,緊緊地夾著我的肉棒,感覺裡面有大量的淫水正沖刷著馬眼。不行!我也受不了了……

「啊……」我仰頭大喊,並用力地捏住老婆的雙峰,配合老婆的高潮,將大量的精液全射入老婆的體內,但是,老婆卻停止了動作。

「老……老公……怎麼會……」老婆拿下眼罩,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沒關係的……老婆……我全都知道……」我摟著老婆,幫她擦著從眼眶中滑落的眼淚。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老婆像中邪一般,不斷地重複這句話,身體也抖得厲害。

「噓、噓、噓……沒事的,老公不會怪你,不要哭囉~~」

「嗚……你……我……嗚啊……老公……」

終於,老婆放聲大哭,緊緊地抱住我,口裡一直重複著對不起,花了我好一番工夫才讓她平靜下來。

然後,阿成跟阿麗也進了房間,我們四人坐在床上,沒有人先開口說話,一時間,氣氛尷尬到極點。

「我知道是我冷落了你,你跟他們的事我不會在意的。況且,阿成讓我知道你愛的還是我,對我來說,沒有比這更高興的事了。」我先開口打破僵局,牽著老婆的手說著。

「可是……我做了那麼多對不起你的事怎麼辦?」老婆仍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唉呦~~真令人捨不得。

「那讓你老公跟我多來幾次不就得了?」阿麗勾著我的肩,雙峰直接貼著我的背,唔~~真想捏一把。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不行!老公是我的!」老婆這才破涕為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咳……恭喜兩位重修舊好,我們可以開始下一回合了嗎?」我看了一下阿成,天!他的肉棒又翹了起來!不是都搞一天了嗎?精力還真好!

老婆紅著臉看著我,我苦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阿成又撲到老婆身上了……

那晚,不,那天凌晨起,我們四人除了吃飯、上廁所外,一直做愛著,反正,假都請好了。呵呵~~

後來,在阿成的介紹下,我跟老婆參加了多次的夫妻聯誼,我也漸漸地比以前開放了,我想,我們是最幸(性)福的一對夫妻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