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愛

一、女孩

華燈初上,夜幕降臨,城裡的一切都被五彩的燈光所籠罩,勞累了一天的行人,終於肯稍停那匆匆的腳步,駐足觀賞下夜景了。當然了,這些觀賞的人,大部分是本地的一些朝九晚五的固定上班族,他們全家可以在六點之後,一起去夜市里逛逛,買買東西,聊聊天,看看熱鬧。此時的他們是最放鬆的,因為屬於他們的休閒才剛剛開始。

我是個遠離自己家鄉,來到這個城市的打工者,確切地說,是一個現在處於失業狀態的遊民。不是我不努力,而是競爭太激烈,很多的研究生、本科生都沒有找到工作,遊蕩在這個城市裡,用著家裡寄來的錢啃老,何況我這個荒廢了專業的大專生,我至少不會像他們一樣打電話讓家裡寄錢給我啃老。

每當這些上班族的休閒正開始時,我的工作也剛剛開始,他們來夜市是休閒的,我在夜市裡充當的卻是被休閒者,說直白些,就是晚上我擺擺夜市,來賺取我待在這個城市的一點微薄的資本。

我坐在一條小巷的巷口,一張簡單的小長條桌,一台外表看來很舊,配置卻是很高的電腦,這就像很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一樣,內心與外表有著一個最為強烈的反差。也正像一些外表看起來很安靜很老實,內心卻很狂野很悶騷的人一樣,只是我的電腦它剛好是屬於那種內裡很有才,外表卻不招人待見的特例。

一盞節能燈掛在我的頭前方四十五度角,剛好可以把我和整張桌子照亮,沒有啥言語,也不需要我扯開嗓子吆喝,我只要把音樂打開,然後靜靜地等待客戶上門就可以了。一應賺錢的工具擺好之後,我靜靜地在顯示器上,用滑鼠不斷地來回點擊著不同的文件夾,只有這樣,我才能掩飾我的無聊。

年輕人都喜歡熱鬧,白天工作沒時間玩,只有晚上出來休閒下,到處走走看看,去淘點自己喜歡的衣褲款式,滿足一下自己愛美的需要。這裡的東西不會讓她們咬著牙省吃儉用一、二個月才買得起,這裡的款式很多也是走在潮流的前面的,因為這裡有專門的工廠專門製造這些山寨的衣褲。甚至有很多名牌店裡的衣服,也是這裡一部分的加工廠加工出來的,只是它們被貼上了不同的牌子,換了個佛的金裝,所以得到的香火也不一樣。

年輕的打工女孩穿著仿冒的品牌走在街上,也不會太寒磣,更不會讓她們感到自我與社會潮流的脫節,也可以讓她們更有底氣挺胸面對著那些在大型商場打折時瘋狂搶購所謂名牌的本地同事。

亂七八糟的想著,偷偷看了一下時間,她就要來了,就要經過我的面前了,我把衣服整了整,用手把頭髮往後叉理,我自認為這樣可以讓我看起來更帥氣一些。都說才子佳人,我承認她一定是眾人眼中的佳人,而我卻不是人們眼中標準的才子。可我雖不是才子,但我桌上的這台電腦,卻是實實在在的大才子,此刻處於聯網狀態下的它,更是處於無敵的模式中,任何你想得到的問題和你想不到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

她很漂亮,以至於她第一次走過我的桌前時,我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當我揉好眼睛再仔細看清她時,我就覺得她是那天上的仙女,肯定是不小心犯了錯,比如說澆花時落了幾點水到人間,結果救了乾旱的某地,王母娘娘為此生氣了,把她貶下凡來。

我固執地認為,她這麼漂亮的人,就算是犯錯誤,犯的也是一種有大功德的錯誤。她雖然是落難的仙子,但我也知道對於我這個失業的遊民來說,她永遠是那麼的高不可攀,我根本就沒有去攀的那個可能,可每次她經過我的桌前,我都忍不住要看著她,一直看著她消失在我的視線裡,然後在心中不斷地想,這麼美麗的她,要多麼優秀的人才能配得上。

烏黑的秀髮紮成馬尾,長長的劉海斜搭在額頭眉角,canovel.com好似想向人們證明她是成熟的女性,但是那張青澀的秀臉,笑起時,雙頰上兩個淡淡的酒窩徹徹底底的出賣了她,十六歲?嗯!最多十八歲吧!

她來了,還是那麼的美麗,水藍色的吊帶衫,有些寬大的下擺將小小的熱褲包裹,只露出大腿根部兩指寬的一縷,讓人看的獸血沸騰,修長的玉腿邁動,腳步依然是那麼的矯健而不失優雅,我心中默默祈求著,不要這麼快從我眼前消失,多給我一點幻想的時間,畢竟這是我這個窮小子一天最快樂的時刻了。

今天她的臉上掛著笑容,快速地朝我這個方向走來,這讓我產生一個錯覺,她今天是不是在對著我笑?只是大庭廣眾之下,她一個女孩子,在眾目睽睽之中,不好意思表達她對我的深深的感情;那我是不是應該勇敢地迎上去,給她一個熱烈的擁抱,在她允許的情況下,給她一個深深的熱吻,以此來緩解她一天的辛苦。

正當我心跳加快,糾結於是不是應該鼓起勇氣,給她一個機會的時候,一個高個子坐在了我的桌子前,"老闆,給我下幾部電影。"

我沒有因為高個子打擾了我看她,而把他轟走,開玩笑,他是我的顧客,是我的衣食父母,我怎麼可以把他趕走呢?相反,我還笑臉相迎。

錢已賺到,她卻已經走過了我的面前,消失在了我視線的盡頭。

我沒有後悔自己賺錢,卻失去了看她的機會,我也不可能會後悔,如果把她和現實擺在一起讓我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現實。在現實面前,我就是要賺錢活下去;與現實相比,她再漂亮也沒用。而她,在現實面前只不過是我生存裡的一絲點綴,僅此而已。

直到收攤,我也沒有再見過她,我知道她不會再出現在我的面前,至少今晚不會,明晚會接著出現的,因為有了之前的依據,才有了我現在的底氣。她離去後,我還是照樣做我的生意,賺我該賺的錢。賺錢之餘,我還會抽空跑到炒貨店裡,買上一斤瓜子,無生意的時候就靜靜地坐在電腦前邊看資料邊磕。

一天天過去,我重複著我的賺錢,她也是按時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她的時間觀念很強,這一點我早就確知過了,要不她也不會每天都那麼準時走過我的眼前,然後又優雅地消失於我的視線中,我以為我們倆的生活,就只會限於此,限於我每天看她的這幾分鐘,限於她每天嬌分健的步伐不會再我的攤前停留的幾分鐘,至於別的奢望,我有去想過,但都只限於我一個人的內心活動,不可能有第二個人知道。

今天她與我的交集完全是我始料非及的,她淡淡一笑坐到我的桌子前面,我只得掩飾著心中的狂喜,並且不讓臉上有任何過激的表情讓她看出來,要不然,我會很被動的。

“老闆,你這裡的電影是怎麼下的?"

她的聲音很好聽,就像她的長相一樣,漂亮出色,悅耳動聽,稚氣中略帶點嗲嗲的聲音,絕對是仙音中的極品,那刻我失神了,我只想說,美女,你不是來調戲大哥我吧?

“老闆,喂,你這裡還做不做生意啊,不做我走了!"

“做,怎麼不做,不好意思,想事情呢。"我悄悄將不爭氣,探頭探腦想要窺伺MM的傢伙重新按到褲襠裡,拉了拉衣襟,將它蓋住,"真TMD 不爭氣,美女搭個訕就這樣,嗯,錯了,連搭訕都不是。"

“哦!"女孩疑惑的看了看我略有些不雅的動作,小巧而俏挺的鼻翼皺了皺,"電影怎麼下的?"

看著她清麗的眸子,我突然有種感覺,她想笑,但在極力壓抑著,我乾咳了幾聲,表示臉上的紅暈不是因為害羞、尷尬,而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像我這種已經在社會上拼打了幾個月的老鳥,怎麼可能對一個小妞露怯,"一塊錢兩部!"

“貴了,能不能便宜一點。""不能,行規不能壞。"

雖然她是我一直想要攀談的美女,可我不能破了行規,給她開方便之門,好吧,我承認,行規神馬的都是扯淡,天天坐在這裡給她搭訕的機會,她到今天才過來,反應也真是有點差了,心裡的大男子主義發作,想在生意上找回場子。

“我自己到網吧去下載,一個小時二塊五毛錢可以下載幾部了。"

“網吧那邊的下載和我這裡的下載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是二個非常不同的概念。比如說,你要去搜索,你要費腦力,而且很多資源你都沒法找到,而且……"其實我想說,很多是打碼的,但是話到嘴邊又止住了,我不知道美女知不知道打碼是什麼意思,但是第一次接觸,顯然自己有些興奮的有些不能自控了,還好,我的腦子快過了了嘴,"而且會有病毒,嗯,我這裡都是正版,高清的那種,一塊錢兩部,不貴了……"

二、流氓

又是一陣討價還價,我心中暗自欣喜,又給自己小弟爭取了一點嬌嗲興奮劑,想到它那搖頭晃腦的樣子,心中又是一陣不恥,"沒見過世面的東西,那幾十個G 的島國巨片都是白看了。"

趁她找電影的這個時間,我可以明目張膽地仔細看看她了。

馬尾搭在肩膀,自然地散落在水藍色的吊帶衫上,一個我叫不上牌子的小包挎於右肩,從她的坐姿看,她的身高應該有一米六八,和我一米七五的身高剛好匹配,我在心理暗喜;她的身材很好很苗條,這完全可以從身體的比例上看出來,這麼多天,我已經不止YY過一次了,讓人噴血的S 型,每次忍不住要去享受罪惡的五姑娘時,腦海裡想的都是她的影子,只要她一出現,很快便會將小弟從粗魯不堪的五姑娘手中救出……劉海下露出的半邊小臉清秀可人,尤其是現在挑選影片時認真的樣子,更讓人魂不守舍,清晰的眉眼,俏挺的鼻樑,粉紅的雙頰,尖尖的下巴……,處處散發著少女特有的迷人氣息,看著她略顯消瘦的肩頭、手臂,那雪白而滑膩的肌膚,我的心臟砰砰的跳著。

“老闆,這個,還有這個……"

“哦,好的。"

我將她的記憶體卡接過,按兩下,打開,真是無法想像,這麼清秀可人的少女怎麼會有這麼雜亂的記憶體卡,各種應用程式、電子書、電影、圖片雜亂無章的混雜在一起,以至於我都不知道該把電影給她存到哪裡。

“你的裡面太亂了,我給你歸檔一下,嗯,電影給你歸到一起,用不到的就給你刪了,圖片給你放到哪裡?自拍?額……"打開文件夾的同時,我眼前一亮,整個人愣在了那裡,就像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口眼歪斜、目瞪口呆或許可以形容我狼狽的樣子,這是什麼啊!天哪,我不要活了。

螢幕上簡略圖打開,一個個穿著暴露的女人出現在了螢幕之上,第一次開始痛恨這台老爺電腦的龜速運行速度,圖片雖然顯示的只有五張,但已經亮瞎了我的狗眼,紗裙、睡衣、丁字褲……,秀顏、豐乳、纖腰、翹臀……,那張媚意四射的面孔,此時就在我的眼前半米之處。

女孩看到我呆呆的樣子,疑惑了一下,突然秀面大變,探頭在我電腦上掃了一眼,那雪白嬌氣的小臉瞬間便的通紅,紅的似是要滴出血來,秀目圓睜,要殺人的眼神惡狠狠的看著我,說不上是憤怒還是惱怒、或者是異常憤怒……"額!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只是想給你整理一下,我什麼都沒看到,沒看到……"嘴上磕磕巴巴的解釋著,眼睛卻還是停留在螢幕之上,注視著慢慢打開的下一副圖片,心中大罵自己,真是手賤啊,好吧,我承認,自己是爽到了,但是跟失去每天打量美女的機會相比,還是得不償失。

第六幅圖片讓我本來就忐忑的心變成了無法遏制的憤怒,竟然是一個男人的側臉,雖然只出現了一半,電腦就已經顯示檔不存在了,但我依然有砸了電腦的衝動,不管那男人是誰,下面未出現的圖片是什麼,但是出現在這個文檔中就表明兩人的關係不正常。

一個女人的自拍圖我還是可以接受的,雖然有些放蕩,但是誰沒有內心瘋狂的另一面?……"臭流氓……,啪。"一記火辣辣的耳光將我從被帶綠帽子的憤怒與異常的興奮中抽醒,捂著火辣辣的臉頰,看著女孩扭腰離去,婀娜多姿的背影,恨不得再給自己一個耳刮子,"賤男春啊劍南春,媽的,回去就喝它了。"

周圍或是嬉笑怒駡,或是不恥的眼神飛來,心中沒來由的一陣失落,我知道,這失落不是為了他們,而是因為,以後可能再也看不到那個靚麗的身影……,"不過那個男人是誰,真想扒了他的皮。"

雖然我心中還有那麼一絲僥倖,但是現實讓我很心痛,我每天晚上依然在那裡擺攤,那個身影卻再沒有出現過,感覺生命中似是少了什麼,憂鬱可能跟我這種人無緣,僅僅一周,我便重新振作起來,為了自己的幸福,為了生活,為了錢,而在不斷地努力著。

我的隔壁租房裡的一家子很顯然是我眼中的現實人,他們全家四口擠在一個房間裡,白天工作,晚上在夜市裡擺攤賺錢。為了錢,真的是豁盡了全家的力量,二個孩子一個七歲、一個五歲,在夜市裡我都會看到他姐弟倆時不時地會幫忙,這樣的孩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早當家的窮人孩子,比那些生活在童話中的青壯年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時常以他們來激勵我自己,讓自己不要懈怠下來,還需更加地努力。不過,以後我得自己激勵自己了,他們為了更好地發展,搬到環境比較好的一個社區去了,那個地方的夜市聽說更繁華,上次和我聊天的時候,我明顯可以看出他這個家裡的支柱,為能夠有機會去那個地方開拓市場而興奮,幫他們把東西搬上車,我揮手送他們離開。

僅有一牆之隔,我站在陽臺上,透過軒窗就能看到他們屋中的大部分地方,這家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勤勞,都要走了還把住過的房子收拾的乾乾淨淨,明窗淨幾,如果一個人住真是不錯的地方,最少比我的房間要好,起碼有獨立的衛生間廚房。

感慨完畢,關好門,騎上電動車,去電子市場進貨,記憶體卡已經賣完了,讀卡器也壞了一個,手機套也只有二個了,是到了應該補點貨的時候了。這些東西的利潤很高,所以我在下歌的同時也兼帶著賣,銷量還是可以的,並且它們還能給我帶來歌曲下載的用戶。

進好貨,回到住的地方,已經是中午了,把車子和貨放好,我去速食店吃了個速食,就回房間休息了,晚上要擺攤到十二點多,如果不休息,我到時候會打瞌睡的,這種影響生意影響賺錢的事情,我是堅決杜絕的。所以我每天中午堅持休息,一覺醒來後,我就會有充足的精力去賺錢,去追求我想要的未來的幸福生活。

“誰啊,這麼吵,還讓不讓人睡了?"我在睡夢中被吵醒,有種想罵人的沖動。是誰這麼沒有公德心,大中午的搞的這麼吵,還讓不讓人活了?其實吵不是我想罵人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是現在這個時間吵,會害得我睡不著,睡不著到了晚上我就會發困,一發困我哪有精力去下歌下電影賺錢啊,真是讓人火大。

聲音還是在繼續,我用耳朵捕捉著聲音的來源,咋回事?好像有點不對勁,聲音好像是從隔壁房間的牆裡傳過來的,他們不是都已經搬走了嗎?怎麼會有釘東西的聲音呢?難道是房東在釘東西?既然是房東,那就沒辦法了,這是他的房子,我還真的管不了他;我安慰自己重新躺下,不要去管它,先睡再說,我儘量把身體蜷起來,並且側個身開始接著睡,依我以往的經驗,側著身睡,可以讓我更好地進入夢鄉,但今天這樣做卻得不到應有的效果,那聲音還在繼續著,並且像是有節奏的一樣,一下,二下,不急不緩,不緊不慢地敲打著。

我的火真的上來了,混蛋的房東,收我的錢,啥事也不幹,還要在這個時候搗亂,今天我非和你理論理論不可。你說你啥時候不好釘,偏要找這個時間釘,分明是和我過不去。我爬起來,沖出房間,扒在欄杆上,正要開口質問房東,突然我看見了房間裡釘的那個人,她根本就不是房東,於是我把那準備脫口喊出的質問的話,硬生生地咽回了喉嚨裡。

是她,怎麼會是她呢?她怎麼會在這裡?我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了,陷入納悶的沉靜中,正當我納悶間,她的視線卻被我的動靜拉了過來,落在了我的身上。

“啊,有色狼。"她嚇了一跳,大叫道,同時丟掉手上的鐵錘,二手護胸,做出一副自我保護的樣子。

“用得著這麼害怕嗎?你又沒有赤裸著身體,只是露出了一點腹肌而已。"我嘴裡嘟囔著,心裡暗自想著剛剛那抹雪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靠了?不對,她的眼光分明是看在我身上的,我才是赤裸的。我突然記起來,自己是赤裸著上身,只穿了一條內褲睡覺的。大熱天的,穿那麼多衣服,不是遭罪嗎?

“啊。"我也大叫一聲,用來掩飾自己的尷尬,並趕緊沖進房間裡。

“砰""砰"二聲響,我們都把彼此的門關上了。

我的心跳得很快,拉動我的臉都紅起來,不禁一陣苦笑,我幻想過無數次的和她能夠有不同的偶遇,只要是除了夜市上的地方,別的什麼地方都可以,我想,那時我見到她,可以微笑著和她打招呼,這樣就可以讓她知道我是個知書達禮的人,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物件,不就是那種溫文有禮的佳公子嗎?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第一次見面,被賞了一巴掌,第二次見面,又是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心中默默歎口氣,"老子的一世英名算是都毀在這裡了。"

三、疑惑

捂著砰砰亂跳的胸膛,腦海中出現了那張嗔怒的俏臉,即便生氣都是那麼的漂亮,輕輕歎了口氣,苦笑一聲,落寞的點上一根煙躺在了床上,這樣極品麗質的美女豈是自己這種窮小子可以覬覦的,即便是她一無所有。

真的一無所有嗎?那幾張性感的讓人噴火的自拍圖片突然冒了出來,慵懶的倦意,輕柔的紗衣,三點之上若隱若現的粉紅……,這不是我想注意的,我想說的是後面的襯托,寬敞明亮的臥室,柔軟寬大的榻榻米,晶瑩如寶石的水晶燈,……,這哪裡是臥室,分明就是宮殿嗎!

“她的家?"不可能,如果是她的家,怎麼可能隻身一人搬到這種只有窮人才住的地方,一種我十分不願意想的可能在腦海中越來越強烈,"被哪個富豪包養了嗎?嗯,有這個可能了。"

雖然我知道這個女孩不可能是自己的,以後也不會有這個可能,心中還是一陣沒來由的失落,想到這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女孩或許曾經躺在哪個噁心的傢伙身下,被他百般蹂躪,一股熱浪忽的一下在心頭升起,隔著內褲在小弟上摸了幾把,將煙蒂按滅,強忍著心頭那蠢蠢的欲望,重新躺下下去,必須要睡了,晚上還要賺錢養活自己,嗯,一覺醒來,可能就見不到她了吧,她怎麼可能跟自己這個"色狼‘隔牆而居。

當晚我直到出去擺攤也沒有見她開過房間的門,之後更是沒有見她的房間門開過,不過讓我有些激動的是她並沒有搬走,因為我偶爾聽到了她屋子裡桌椅搬動的聲音,好吧,我承認,我是故意貼到牆上聽了半個小時。

不知道她是不是害羞得不敢開門,抑或是我倆的作息是時間完全不同的緣故,我每天早上九點鐘起床的時候,她已經去上班了,這從她那房間裡一點動靜沒有房門是關的死死的可以看出來,等到我傍晚四、五點鐘出去擺攤的時候,她都還沒有下班回來。而等到我收攤後回到家,已經是淩晨了,此時的她早就進入了夢鄉,都說近水樓臺先得月,我承認月亮我是天天可以看到,可要得到,卻是比登天都難。

她雖然住到了我的身邊,可一切卻是一點都沒有改變,我還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一樣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們也都不知道對方的手機號碼,沒有機會真正地相識,卻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都知道彼此的存在,這樣的二個人就這樣稀裡糊塗地成了鄰居,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幾天來,我都在想,她那天應該是認出了我的,要不然她現在每天走過我的攤子前,為什麼都要把腳步加快呢?我仔細地觀察過她的四周,根本就沒有人在追她,也沒有什麼讓她急的因素,除了這個坐在小巷裡,讓她曾經尷尬過的我,幾次我想在她經過我攤子前的時候攔下她,二個人好好地談一次,但都因為各種原因錯過了。

半個月過去了,在家裡僅一牆之隔的我們,也沒有再見過一次面,就連週末的時候,我故意在家等她,都沒有看到她。她好像就那天搬家的時候週末休息了一天,其餘的週末,竟然和我一樣,都在忙碌之中。

我應該怎麼辦呢?九點沖起來,吃過早飯的我,坐在陽臺上想著辦法。早上在她起床上班的門口截住她?不行,早上七點多,我才睡了六個多小時,我起不來。那在她晚上經過我攤位前的時候攔住她?那也不行,就這一個月的情況來看,如果我去攔她,說不定會是一個巴掌飛來,我可沒有受虐的傾向。

“真是賤那,明知道沒有可能,明知道自己這純屬一廂情願,但還是忍不住心頭的蠢蠢欲動,就像一隻撲火的臭蟲,嗯…,或許那邊也是一隻臭蟲,但總歸是母的啊。"我恨恨的給了自己一巴掌,"怎麼能把她比作臭蟲,這麼清純漂亮的女孩,這麼膽小柔弱的樣子,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怎麼可能去給人當二奶,如果她真是自願也就罷了,關鍵是她自己搬到了這種大眾窮人住的地方,這說明什麼?不言而喻。"

繼續絞盡腦汁的想起接近她的辦法,唉,要是有她的電話號碼多好啊?我就可以給她打電話了。如果電話裡有些話不方便說,我也可以給她發短信,這樣我一條她一條,禮善往來,說不定就能把那天的事情揭過去了。

不但可以把她這個老客戶拉回來,甚至還有可能和她信久生情。一旦生情,我們倆的房間離得這麼近,那要再進一步發展,還不是很容易的嗎?到時候,我可就真的成了別人羡慕,古人說中的近水樓臺先得月了。想著想著,我的荷爾蒙開始分泌過量,促使我想入非非了,嘴邊的哈喇子都流了出來。

欲望的確是人做事的動力,想到這裡,我就開始了自己的計畫,我把筆記本拿出來,翻到最後一頁,使勁地把它撕下來,為了我的大事,它必須得做出犧牲。拿出筆來,在上面寫下:不好意思,那天我太冒失了,我道歉。換行,我冒號159xxxxxxxx分號,換行,你冒號,問號,句號。再換行,落款是:你的鄰居。

寫好了,我特意檢查一遍,確認沒有錯之後,我就翻過欄杆,把它從門下麵的縫裡塞了進去。一切做好之後,我還很不放心地再次從門縫下面看看那紙是不是在裡面,會不會被風吹走了,等到確信風沒有這麼大的威力之後,我就放心地讓我的生活開始按照我正常的狀態進行。

一晚上我坐在攤子前,心裡都有著一種期待,期待她會打電話或者發短信過來,可是直到我收攤,也沒有收到她的短信,更沒有接到她的電話,我只得用她不好意思的藉口來安慰自己,讓誰看到自己一些不堪的事情都會躲避,何況是那麼害羞的一個女孩。

開門,門外的風挺大的,一打開就感受到了它的撲面而來,好爽,好舒服。心裡的煩燥之氣頓時就被吹走了。風聲作響,門外壓著的一張紙被吹得獵獵有聲。這裡哪時候多了一張紙了?我的腦袋裡閃過一個問號,這塊石頭又是從哪裡來的?我的陽臺上,從來就沒有石頭這種東西出現過。

隨手把紙拿過來一看,我不由得又是驚喜,又是失望。喜的是這正是我塞進她門縫的那張紙,失望的是,她根本就沒有在上面留下電話號碼,只留了四個字:沒有關係。

坐在陽臺上的我,吹著風,感受著胸中透進來的陣陣涼意,以往在這個時候會來的困意,今天竟然一點蹤影也沒有出現。明知道她就睡在我的隔壁,就欄杆之隔,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我不可能這麼大半夜的去敲人家的門,並且讓人家把電話號碼給我,人家不把我當成神經病才怪。

不過她既然不同意把電話告訴我,為什麼要把紙放在這裡?還要用石頭壓著?她沒有把紙直接塞進我的房間,很明顯,是她沒有像我一樣翻過欄杆進入不屬於她房子的範圍,這塊石頭應該也是她從哪裡找來的,壓在這,是怕紙掉了,那麼她肯定是算定了我會看到這張紙的。既然她都願意費這個心去撿石頭,那為什麼不直接留個電話號碼在上面,豈不是省事又省力?我猜不透。

是不是她害羞,不好意思直接把電話號碼告訴給我?又或者是她喜歡玩這樣的文字遊戲?我不確定,但我又實在是不甘心就此罷手。我掏出隨身攜帶的筆,在她的回答後面空二行的地方加了一個問號,並且畫上了一個QQ裡抓狂的表情,雖然畫的不是非常像,但我想她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應該可以猜得到我所想要表達的意思。我的性格就是這樣,對她有好感,就認為她一定是一個聰明的人。

我暗笑一聲,這就算是我和她書信傳情的開始吧。只是我沒想到我的熱情似火一直期望的開門紅,竟然得到的是她的一個不冷不熱。我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至少她有了響應,並且寫了四個字,這也算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我用石頭把紙壓在她的陽臺門口處,並確信她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肯定是可以看到的。大晚上我不能爬過欄杆去把紙條塞進她的門縫裡,那樣容易讓人誤會,我不是個膽大的人,這樣的誤會還是不要發生的好。

四、鄰家美婦

習慣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它會讓你飛上九天,也能讓你跌下深淵,不經意間,它會讓你對原本不喜歡不在意的事情產生一種叫做執著的情緒,就像我每天看那抹靚麗的身影成為習慣後,每到那個時刻,如果看不到,我便會開始莫名的擔心。

紙條不翼而飛,而她已經連續幾天沒有在那個固定的時刻出現,這讓我很苦惱,因為從八點到十二點這是我生意最好的時刻,而我陷入這種莫名其妙的憂慮中,這回讓我的客戶不安,會影響我的生意,影響我的收入,再大一點說,它會影響我以後的生活。

我決定提前收攤,去跟她坦白,不管成與不成,我都不希望這樣煎熬下去,我歎口氣,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