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哎喲,怎麼又喝得那麼醉!」

「閨女呀,告訴你,我沒醉……就是太清醒了才痛苦……嘔!」

「哇,堅持住,快去廁所……好髒哦!」

女兒把我半推半擡的一起跌入浴室。

「唉,人家一身都是了,我才剛洗澡。哎喲,快,馬桶在這……」

迷迷糊糊的我溫泡在浴缸裏,熱水和蒸汽把我漸漸弄醒。

擡頭看見女兒就在我非常近距離的洗澡,浴簾並沒有拉上。

她嘴巴碎碎念的嘮叨,一面把身上的酒污濁洗淨。

我不禁的大哭起來:「小蘭,你就那麼忍心拋下我!?」

「爸,她都不理我們了,你幹嘛還那麼掛念她?當她死了。」

「賭,真的害死人。她怎麼就那麼愛賭?我不明白,不明白!」

「那麼多年了,老爸,賭債也幫她還清了,咱個不相欠。」

「怎麼說都是你媽,還清了該回來了。人海茫茫如何撈針。」

「她回來?我才不認她呢!」 女兒亂罵詛咒著她母親。

雖然將邁入50歲,但我還是會有生理反應的。

第一次,看見女兒的裸體。那美妙的裸體讓我不禁勃起。

她洗澡時婀娜多姿,噴火尤物讓我目不轉睛。

骨感又豐滿結實且苗條曲線。體育健將身材不是浪得虛名。

魔鬼身材的水蛇腰顯得胸部更加凸顯,豐乳肥臀要命!

女兒洗掉頭發露,睜開眼發現我不對勁的眼光,「喂,老爸你看那裏呢?難道你對我有感覺了?」

「神經病,胡說八道,難道我亂倫不成。」

「是嗎?還說呢?看看你自己的小弟弟擡起頭了,哈哈!」

「什麼?熱水導緻血液循環導緻那邊充血。。。」

「繼續掰,臉紅,勃起,canovel.com偷看自己的女兒你會說酒精作祟。」

「我若有一絲的不軌天誅地滅。哎呀,怎會發生這種事!」

「我到覺得沒什麼,諒你也不敢亂來。從小你都看完啦。」

「亂來,都是你媽幫你洗澡的。我從來就沒看過你。。。」

「哦,是嗎?那機會來了,讓你占便宜,今天看個仔細。」

「神經病,我才沒興趣,走開,不看。」

「去你的,不懂得欣賞好身材。我可使人稱的美乳排球手!」

「毛都未長齊,還自戀人稱美乳,笑死人不償命。肥乳就有。」

女兒惱羞成怒的拿肥皂丟向我,然後走到我面前跨起腳。

「不是沒長毛,是本小姐愛幹淨,都會處理陰毛。」

「我怎會有那麼粗魯的女兒,怎會有男人要呀!」

「氣死我了,你看看我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窈窕淑女追得人排隊呢。」

「我看是你硬插隊,你在食堂吧?會錯意啦,人家是想買食物。」

女兒受不了,都是我把她寵壞了,造就她如此暴力。

她直接一腳踩入浴缸,直中我的命根子,疼得讓我不欲生。

她發覺我痛苦之極,有點驚慌失措,忙著道歉。

她扶我坐在馬桶,然後拉開我的手,幫我吹緩解疼痛。

起初痛的我縮陽,但是這樣敏感的區域,她如此的舉動,難免讓我擎天一矗,她驚訝了又兇猛的盯著我。

「老爸,你又動什麼歪主意了!居然在我面前勃起。」

「自然反應好不好,哎呀,痛死我了,哎喲。」

「好啦,手拿開,我幫你揉一揉,對不起啦。」

不弄還好,她如此調弄,再加上呈現在我眼前的美景。

豐滿碩大、如水袋般、波濤洶湧、秀色可餐。

猶如草莓般的乳頭非常誘人,讓我熱血沸騰。

我腫了,女兒越揉越大,她也開始臉紅心跳起來。

感覺她還蠻期待的終極的變化,究竟還能長伸到的程度。

終于到達了膨脹進入頂端,女兒羞紅的樣子非常可愛。

大家沉默不語,彼此都尷尬卻都不想停止。

我已經面紅耳赤即將進入高潮的禁區,當下我抓住了女兒的手。

突來的阻止,她嚇了一跳,從揉擦變成抓住了我的肉棒。

我們對望,水汪汪的眼珠感覺野蠻女頓時變成了含羞女孩。

讓人憐地表情仿佛在懇求我不要阻止她的舉動,我放開了手。

她抓住了肉棒親了起來。我想阻止卻無法抗拒,動彈不得。

她吐出小舌眯上了眼睛像吃冰淇淋般舔了起來。

從廁所的鏡子裏反正,女兒就坐在我胯下前面。

那小蠻腰顯出葫蘆的性感背影,真的倚姣作媚,妍姿妖豔。

「女。。女兒呀,我們可是父女。這樣做不對呀。。。不可呀。」

「吱吱嗯,爸,沒想到你。。那麼大。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

「但是我心裏總是覺得不對,老牛吃嫩草,我還是你父親。」

「得啦,我自願的,又不是你逼的。小事而已,何必驚慌。」

「好了,別再吃了。到此爲止,好嗎?我喝醉了,不清醒。」

「你繼續裝醉,當不知道好了。我喜歡這種不論,偷偷的刺激。」

女兒一次次的說服,我突然卸下顧慮。更想入非非。

「對哦,那我想吃你的奶,忍好久了。」

女兒來不及考慮,我雙手伸入她腋下把她抱起。

他坐在我雙腿上,我就迫不及待的玩弄起她兩團奶肉。

如此仔細的近看如櫻桃奶頭,真的是死也無怨無悔了。

那勾魂攝魄的美乳頭,真的是讓我望梅口水亂流。

往女兒一看,她妖豔的眼色和妍姿的邪笑,她在等待我失控。

「死就死,被抓也要嘗嘗這鮮草莓了。吞。。。含含含」

「色老頭,嘻,終究你還是忍不住了吧?還不承認女兒性感?」

「亂倫就亂倫,老子槍斃也逍遙過!」

「哈,輕一點,輕一點,痛痛痛,別咬啦,斯文一點啦,嘻,算了啦,我保證不會出賣爸爸。說真的,那麼多年了,也難爲你。多久沒有淫欲了?爲了這樣的女人值得嗎?癡情,說你傻。好吧,今天就當你中大獎,讓你發洩發洩吧。成全你了!」

女兒越那麼說,我更大膽的褻玩起女兒的荷葉雙峰。

直接把圓潤飽滿的豪乳用來搽臉,頭就埋在乳溝間徘回。

借著酒醉的借口和女兒的放縱,我釋放出這幾年的獸性。

下體也不禁不斷的抽動,仿佛迷路的烏龜在尋求溫暖。

女兒也默許了烏龜在穴逢前得到安撫安慰。

女兒也大膽的用我的肉棒攪動穴唇,此舉閃電般的觸電快感。

眼睛女兒作勢即將把我的肉棒坐下去,不爭氣的我膽怯向後退。

女兒落空的坐了下去。

「又怎麼了?你不想要嗎?我就不信你不想要!」

「不是,夠了。我不想毀了你。到此爲止。」

「你玩夠了,你有沒有想過我?我才剛點燃火,你真掃興!」

「女兒,玩玩就算了何必那麼認真。太超過了,是亂倫。」

「哎喲,老古董。你自己打手槍,不如我們一起快活。太自私了。」

「不一樣的,我過不了自己那關。」

「你喝醉了,醒來你都忘記了。如果我不是你女兒,像我這樣的尤物,你就不想上?你就別當我是你女兒,你就當我孝敬你好了。考慮我的感受好嗎?我好像要,我沒試過那麼大的肉棒。」

當我還在顧慮,突然女兒暗示了她已經不是處女了。我有些松懈。

對呀,反正就當多一個一夜情插入,何必如此計較父女的禁忌?

女兒用手抓住我的烏龜,又揣又揉的來回等我考慮。都到這種畫面了,再進一步都沒什麼差別了。罪名都是一樣的。我一面說那你可別後悔,我就「撲通」的將烏龜鑽入了女兒的穴裏。女兒刺痛得坐在我身上亂拍。

「慢點慢點,有點痛,也不通知聲。來得太突然了,又爽又痛。」

就如女兒說的,我守節多年。突來的豔遇,讓我失控爆發。

女兒深深的憋了一口氣,我忘我的淫欲越來越興奮滿足,那種美妙的快樂,讓我們性器官的交融到了,從快速到急速。

女兒在嬌喘連連間欲忍又難忍地「嗯」或「啊」一聲,接著就如機關槍掃射的呻吟叫床,她情不自禁的亂叫漸漸提高聲量。

我捂住她嘴,但下體並沒有停止的幹她,抽插著將女兒的淫水泵出。

我知道她很快樂,我也何嘗不是。我願意承擔一切後果來完成這次。

女兒身不由己的扭動身軀,然後把我手推開。

「太爽了,你怕什麼?誰知道是我們?樓上的不是每次叫床像殺雞。」

我也默許,女兒更膽大妄爲的大聲淫叫。那種「啊啊啊」真的叫得夠騷。

她渾身輕輕地顫抖,緊抿著嘴唇,當情欲如浪潮不斷地擊打著她的身體,如抽泣般的大叫。真不知她是爽還是痛。

我的烏龜被擠壓得進入高潮通紅,我顧不上一切的勇猛沖刺。

像騎著一匹要奔向終點的馬,彼此真的興奮高潮到抽搐不停。

我也不禁的把多年來儲蓄的精華完完全全的存在女兒穴戶口裏。

如此美妙快活之事猶如天上人間。像我這般的老牛,還能夠和天仙般的女兒交合,做完我去警局自首。

「爸,我看你也沒有什麼遺産。錢都拿來還你今世的情人了。我可是你前世的情人。從今你就好好把你的精子來報答我往後養育你之恩吧!」

「女兒呀,嗚~精盡人亡我也願意!」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