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女友之脅迫

我知道女友的乳房敏感,此刻被摑必定很痛,心痛戰勝了淩辱女友的欲望,我本能地想起身,才想起自己的處境跟女友差不了多少,但藥力緩解了一些,四肢已經可以稍微發力。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女友右邊的乳房也被摑了一掌,只隔著薄薄的T恤和胸罩,跟直接打在肉上區別不大。

我心裡痛極,恨不得撲上去撕了那惡女,但理智告訴我不能衝動,如果被他們看出我正在恢復力氣就無法解救女友了,只好暫時忍下。

女友胸部吃痛,發出「嗚……嗚……」的哭泣聲。

「媽的!這樣打不爽。

你們是不是很想看她的奶子?」 兩個男孩點頭如搗蒜。

「哈哈!那我們就來看看姐姐的奶子是個什麼樣子!」 說著小玉抓住女友的T恤下緣,猛地向掀起直到肩頭。 「啊!不要!」女友渾身無力,像小雞一樣被兩個男孩牢牢架住,根本無法反抗,只能任憑面前這個小自己好幾歲的女孩掀起自己的衣服,讓34C的潔白美乳暴露在三人面前。

女友為了不露出胸罩的痕跡,特意穿了件很普通的白色胸罩,但她畢竟是二十二歲的大姑娘了,而且女孩都愛漂亮,即便普通的胸罩也是佈滿蕾絲花邊的,而且今天穿的這件只有半罩杯,一半白嫩乳肉都露在外面,看得人心曠神怡。

小倩的胸部天生堅挺,加上胸罩的襯托作用,深深的乳溝更是誘人犯罪,兩邊的男孩同時發出「噢!」一聲的驚歎,連對面的小玉——距離女友乳房最近的人,也看得有些呆。

但她立刻由驚歎轉為嫉恨,一記粉拳打在女友小腹上,女友痛哼一聲彎下了腰,兩隻乳房顯得更加豐滿。 接著小玉左手壓住女友的頭,不讓她起身,右手來回揮舞,女友的乳房立刻吃了四記巴掌,雪白的乳肉被打得泛紅。 即使她手勁不大,乳房被抽的痛楚也是難以忍受的,女友不停哭著求饒。

「媽的!這騷貨的奶子彈性真好!」看著女友的乳房在抽打之下來回搖晃,泛起陣陣乳浪,紅毛已有些把持不住,擋開小玉又想揮下的手,一把握住小倩的乳房搓揉起來。

「啊~~不要~~痛……啊!」剛剛被抽打過的乳房極為敏感,女友發出誘人的略帶痛苦的叫聲。

另一邊的雀斑早就等著這一刻,也不甘落後,抓住小倩的另一隻乳房搓揉起來。

女友就這樣被兩個「小弟弟」夾在中間,兩隻乳房在他們的手掌中被搓揉擠壓。

他們大概只玩過小玉一個女人,從沒摸過這麼大的乳房,毫無技巧可言,只知道入手滿是嬌軟滑膩,反正小倩的乳房怎樣摸手感都是一流,兩個小子玩得不亦樂乎。

我的眼睛已經可以完全睜開,看著他們如此蹂躪我可愛的女友。

紅毛特別喜歡捏擠小倩的乳房,在他手裡,女友的乳房被他從各個角度捏扁再彈開;而雀斑則喜歡抓住小倩的整只美乳來回搓揉。

只可憐了我的小女友,兩隻玉乳被毫無技巧、毫不憐惜地搓來揉去,痛苦地皺著眉頭,口中發出誘人的喘息:「啊……輕一點!啊……不要……啊~~傑,快救我!他們……他們太過份了……啊~~」 隔著薄薄的胸罩,我看到女友的乳頭竟然硬了起來,即使是粗暴的亂捏亂摸也讓小倩有了生理反應。

「你們給我小心點!不怕我報警抓你們嗎?」 我的話令他們暫停淩辱女友,可只有短短兩秒鐘,兩個男孩輕蔑地笑笑,根本不願理我,繼續揉玩小倩的乳球。

小玉轉身走到我面前對我說:「我們敢下手當然是有準備。

明早6點,我們就乘火車離開這裡了,連老闆都不知道我們要走。

而且我們留的都是假身份證,想找我們就去燒香拜佛吧!」 看來他們真的準備好逃跑了!這下可以毫無顧忌對我們下手,只怪我跟女友運氣太差,早一天或者晚一天來,都不會陷入眼前的困境。

女友正被他們肆意玩弄,我想起小玉打女友的情景都怒火中燒,惡狠狠地對小玉說:「你打我女友的帳,我全都記下了,一定加倍奉還。」 我的聲音不大,卻用上了過去打架時那種冷冰冰的威脅語氣,加上眼中強烈的怒火,小玉一時被我嚇窘,倒退了一步。

但她隨即反應過來,是他們完全掌握著主動,恐懼的神色立時消散,走上前狠狠抽我一個嘴巴。

打架時我的臉也挨過不少拳頭,她這一下根本打不痛我,反而是她的小手被震痛了。

小玉本想打我卻自己吃虧,惱羞成怒中轉身沖兩個男孩嚷道:「你們傻啦! 看什麼看?繼續捏啊!給我把這個騷貨的奶子捏爆!打不痛你,我就讓你女友好好享受!」 說完她走到女友面前,伸手到女友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搭扣,迅速向上一掀,竟然將女友的胸罩和T恤一起從頭頂脫了下來。

被剝得半裸的女友嬌呼一聲,急忙護住胸口,可渾身無力的她怎麼是兩邊男孩的對手,被輕鬆拉開雙臂,整個上身的潔白肌膚毫無遮掩,兩隻34C的堅挺嫩乳立刻暴露在眾人面前,淺棕色的乳頭果然已經挺立。

女友羞得抬不起頭,努力想縮緊身體,卻被小玉抓住長髮硬拉起來。

她一口啐在女友臉上罵道:「呸!你這個騷貨!長這麼大奶子幹嘛?是不是為了勾引男人?看你騷得乳頭都硬了。」 說著她一隻手捏上女友的乳頭,拉、擰、按、捏並用,還拉起女友的頭,讓我們都看到女友臉上因極其敏感的乳頭被蹂躪而表現出的既痛苦又興奮的表情,「啊……痛!不要……嗯……別弄了……啊~~」已經聽不出女友的呻吟是出於痛苦還是興奮。 我怕女友再被打,只好眼睜睜看著她的乳頭受虐不敢吭聲。

小玉放開女友,惡狠狠地說:「今天就在你男友面前奸死你!讓你再狂!」 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女友即將被他們姦淫!我想到這裡,怒火竟然被欲火取代大半,下身在那個「奸」字出口之時就應聲而起。

紅毛和雀斑早就按捺不住,不顧女友的尖叫動手去解她的裙子。

藥力加上剛才的撫摸,女友已是毫無反抗能力,徒勞地扭腰躲避,兩三下就失去了下身的防線,牛仔裙被他們迅速扯落腳下。

「哇!穿這麼性感的內褲!的確是個騷貨!」小玉他們看到女友的內褲,一起發出驚歎。 原來女友為了要取悅我,特意穿了一條黑色的性感內褲,前面是很普通的布料,只是又窄又低,僅能遮住大半部份小腹,經過剛才的拉扯,已經有幾根陰毛從上緣和兩側鑽了出來。

小玉抓著女友的腰,扭過她的下身,內褲後面更是低腰的,露出一寸左右的屁股縫。 內褲本來就很小,女友的小屁股又異常堅挺,下身的玲瓏曲線簡直令人噴血,加上兩條潔白的玉腿,和徒勞扭動的腰肢,任何男人看了都想撲上去。

紅毛的手已經抓住小倩內褲的邊緣準備往下剝,卻被小玉阻止了:「這麼騷的內褲,直接脫掉多可惜,反正給誰用都是用,我先來玩玩吧!」 小玉命令他們將女友架到我面前,巨大的羞辱已經令小倩泣不成聲;而我近距離看著自己可愛的女友被剝得只剩一條內褲,全身上下潔白的肌膚和玲瓏曲線一覽無遺,她羞卻的樣子和下身性感的內褲更增添了幾分異樣的嫵媚。

小玉當著我的面把手伸進女友兩腿間,女友想躲開,卻被雀斑抓住屁股在揉捏,毫無防備地讓小玉的手伸進自己腿間,按在她的陰戶上撫摸,胸部同時遭到紅毛的搓揉。

接著他們將小倩放到檯子上,同樣讓她面對著我,兩個男孩一手扶著女友上身,每人抓住女友的一條美腿向兩邊分開,這下小倩的下身隱秘地帶就完全暴露在我面前,薄薄的內褲已經有濕潤的痕跡了。

「嗚……不要……求你別在我男友面前……啊~~不……別摸……」 他們完全不理會女友的哀求,兩個男孩的嘴一起咬上小倩的乳房,吞吐吸咬她潔白的雙乳,在他們舌頭的逗弄下,小倩只能仰頭喘息,雙腿被分得大開。 小玉更是摸起女友的陰戶,她必定經常自慰,手法非常嫺熟,不止用手指隔著內褲撫摸肉縫,還很準確地找到了女友的小肉豆,不停搓揉擠壓。

我跟女友做愛無數次,也不能保證每次都如此精准找到她的陰蒂。

在小玉的玩弄下,女友整個防線完全崩潰,已經由喘息變成了大聲的呻吟。

平時只要玩她的一隻乳頭就能令女友由純潔墮入淫蕩,現在全身三個敏感點一齊遭到進攻,女友簡直要發狂了,再也抑制不住身體的本能,毫無保留地奉獻出婉轉鶯啼的嬌媚淫聲。

但是聽她的呻吟極其銷魂,再加上眼前的景像,我真有繳械的衝動。

女友的內褲已經明顯濕透了,陰唇的形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呀!姐姐都濕成這樣了!我幫你脫掉內褲吧,讓哥哥看你流了多少水,看他找了個怎樣的騷貨做女友。」說著,小玉拉住女友的內褲用力扯下,紅毛和雀斑還幫她抬起女友的下身,這樣小倩幼小的內褲被她輕鬆剝下,還扔到我的腿上! 每次暴露、淩辱小倩,看到她的內褲被剝掉的時候都是最刺激的,我險些射出來。

反觀女友可不好受,紅毛和雀斑剛才就對女友的身體垂涎三尺,此刻見剝了她的內褲,都探頭到小倩兩腿間仔細觀看。

「哇!還是粉紅色呢!這麼嫩的騷逼我一定要好好嘗嘗!」說著紅毛已經把嘴湊上去,在女友粉嫩的小穴上反復親吻吸啜,還含住她的陰唇,舌頭上下尋找最敏感的肉豆。

我知道女友的小穴最是敏感,一方面是先天體制,另一方面又得益于我的開發,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最隱秘最敏感的部位會遭到小自己好幾歲的小弟弟的侵犯,而且還是肆意吸舔,弄得「嘖嘖」有聲。

「啊~~不要~~哦~~嗯~~別舔那……那裡啊~~」 女友的呻吟和紅毛舔弄時的水聲交織起來,形成淫靡無比的音響。

一旁的雀斑被人搶了先,又見女友閉眼呻吟的樣子極其可愛,便低頭去追逐女友的紅唇。

女友毫無防範,被雀斑的突襲佔據了柔軟的嘴唇,還讓他的長舌侵入小嘴攪弄,使小倩只能發出斷續的呻吟。

小玉看了一會眼前的「四唇戲」,顯然也有了感覺,雙腿不由自主地夾緊摩擦幾下,隨後對他們說:「不是說好今晚我來玩嗎?怎麼你們先開始了?」 「操!時間有的是,我們玩完再給你玩。

再說你剛才不是玩過了嗎?你用什麼插這個妞?」紅毛沒好氣地回道,說完又埋首女友的腿間。 「可是我們的女主角已經脫光了,你們還穿著衣服呢!別讓人家等太久嘛! 你們先脫衣服,我幫你們給這騷貨熱身。」 紅毛和雀斑聽她這麼說,立刻放開女友開始脫衣服。

這時我終於看清女友的樣子,只見她渾身赤裸,潔白無瑕的身體躺在金屬檯面上,嘴角和兩腿間都亮晶晶的泛著水光。

女友天生一對堅挺的美乳,即使躺下也不會變小,玉峰上挺立的乳頭和小腹上被口水和淫水沾濕的稀疏陰毛,在潔白的身軀上顯得格外明顯、格外淫蕩。

整個身體歪歪地躺著,曲線畢露,簡直就是一道天香國色的饕餮盛宴。

這時小玉侵入女友兩腿間,分開她的大小陰唇,兩根手指插進女友的小穴。

她手指纖細,加上女友已經淫水氾濫,本以為可以輕鬆插入,但她插入時仍遇到了些阻礙。 小玉皺一下眉頭,手上用力,在女友「啊」的一聲嬌呼中,兩根手指沒入了女友的小穴。

「媽的!她的騷穴還真緊。 待會你們要給我好好地開發,最好搞到她哭爹喊娘!真他媽的緊!」小玉一邊抽插手指,一邊對兩個已經脫得赤裸的男孩說。 我看到這兩個男孩都是骨瘦如柴,而且由於年齡小,身體略顯稚嫩,但看到他們胯下的大炮,我只能感歎現在的孩子發育都太快了。

他們都不是很粗,但長度絕不亞於我,特別是紅毛的肉棒,顏色明顯比身上的皮膚深,而且比雀斑的肉棒粗了一圈。

平時我不必用盡全力就能頂到女友的花心,相信他們這麼長的傢伙一定也能貫穿女友不長的陰道。

眼見他們走近女友,我可愛的小倩即將遭到姦淫,這次不是我安排的,而且我和女友都清醒,我怕女友會因此受刺激,便嘗試了一下,發現力氣起碼恢復了五成,大概可以跟他們拼一下。

於是我趁他們還沒有接觸到小倩,猛地全身用力,想跳起來先給紅毛致命一擊。

可現實再次跟我開了個大玩笑,我的上身雖然可以動,下身卻仍然酸麻,我只是站起一半就頹然坐了回去。

我的突然行動把他們嚇了一跳,直到發現我仍然坐著不能動,紅毛才走上前來一拳打在我胸口,我立刻覺得呼吸不暢。

這時小玉命令雀斑再給我灌點藥,他們三個一起按住我,撐開我的嘴給我灌了半壺茶。

我雖然吐出一些,但大部份都喝下,很快便覺得身上再次無力,意識也開始模糊。

灌完藥他們就不再管我,走向臺上無助的女友,現在她真是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了。

這次雀斑學乖了,搶先走到女友兩腿間。 紅毛也不與他爭,在女友的頭側撥開她黏在額前的秀髮,撫摸她的臉頰和耳垂,欣賞著女友懼怕又無助的表情,手指更是劃到她嘴上,撫摸女友的嫩唇和貝齒。 小倩知道自己即將被姦淫,嚇得花容失色,可被他們折騰了這麼久,小倩根本沒有力氣抵抗,只能任雀斑扛起自己的雙腿,把大炮頂上她珍貴的嫩穴。

雀斑手扶肉棒在女友的穴口摩擦了一會,似乎很享受嬌嫩的陰唇給他的龜頭帶來的溫暖撫摸。

女友早已被挑起情欲,雀斑的龜頭剛頂上她,她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微微顫抖,被雀斑摩擦幾下更是忍不住低聲呻吟。

「哈哈!小騷貨想要了吧?那我就給你!」說著雀斑腰部一挺,龜頭已經擠進了女友的小穴。

「啊~~唔~~」女友被突然插入,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隨即被紅毛的手指侵入小嘴玩弄舌頭,只能發出含混的淫聲。

女友再次當著我的面被人姦淫了!還是被兩個「小弟弟」。

此刻我與女友一樣,都陷入如潮的快感中。

從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雀斑的肉棒插在女友的嫩穴裡,他只插入了三分之一就停下,喘著氣說:「太他媽緊了!這賤人怎麼長了這樣的好穴!」 「是嗎?比我的還好嗎?」小玉不高興地問道。

「哈哈!穴比你的好,可人沒有你騷啊!」雀斑的話遭到小玉的捶打。

此刻女友躺在雀斑身下,聽他們討論自己的小穴,真是羞到幾點,淚水再次滑落,可沒等她哭出聲,雀斑就開始了抽插。

「啊……啊……不要……求你…… 別在……在我男友面……面前……啊……」女友已經就範,只是不希望當著我的面被別人姦淫。

小玉笑著說:「我們就是要當著他面幹你!讓你男友看看你被搞的樣子。」 說著她又轉向抽插中的雀斑道:「你是不是男人啊!怎麼這麼沒力?快點用力插啊!」 雀斑還在享受女友緊窄小穴的包裹,被小玉一說,立刻挺腰提臀,快速操幹起來。

他是站在地上,女友躺在檯子上,所以他很方便用力,一下下撞擊著女友的下體,我更是看到他的肉棒在女友體內進進出出,帶出更多的淫水。

「啊……啊……傑,對不起!啊~~嗯……」女友已經顧不上是誰在搞她,此刻能做的只有隨著他的抽插呻吟,勉強對我說出「對不起」。

她不知道,即使不是被迫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我也一樣喜歡看她被人姦淫。

紅毛用手指夾住了女友的香舌,不讓她再說話,只能發出含糊的呻吟。

我的眼睛死死盯住雀斑和女友身體結合的地方,那裡是屬於我的珍貴港灣,現在被這個醜陋的小男孩肆意侵略著。

更可怕的是,他的侵略給女友和我都帶來了快感。

隨著雀斑越插越快,紅毛也忍不住拉過女友的頭,把粗大的肉棒趁她呻吟時插入她口中。

女友的身體被很大限度地扭曲,好在她練過多年舞蹈,身體非常柔軟,並不感到吃力,可小嘴和小穴同時受到攻擊,令她可愛的面容因痛苦和興奮變得扭曲。

紅毛毫不憐香惜玉,一上來就插入女友的喉嚨深處,一下下撞擊她的小嘴,時而深深插入,按著女友的頭不讓她躲開。 「唔……咳~~咳~~啊~~唔…… 嗯……嗯……」女友發出斷續的呻吟,小嘴被幹得流出口水,形成一條晶瑩的絲線掛在下巴上。

另一邊雀斑突然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能聽到「唧唧」的水聲和「啪啪」的肉體拍打聲。

狂插了幾十下,雀斑趴在女友身上低吼一聲,臀部抖動,將精液送進女友的小穴深處。

女友被精液一燙,甩開了口中紅毛的肉棒,仰頭髮出一聲長長的嬌呼。

見雀斑繳械,小玉和紅毛都嘲笑他沒用,這麼快就結束了。

雀斑抽出軟軟的肉棒,帶出一絲白色液體,我看到女友的小穴已是一片狼藉。

雀斑辯解說是我女友的小穴太緊,紅毛不再理他,接替了雀斑的位置,拿點衛生紙擦拭一下女友的下體便要插入。

我知道女友還沒有高潮,現在就算停止姦淫,她也仍會停留在興奮狀態。 果然紅毛的大龜頭剛剛頂住女友的穴口,女友竟本能地抬起了下體去迎合他。

見到這一幕他們都發出大笑,連罵女友淫蕩。

小倩知道失態,卻根本無力控制身體本能的反應,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正好滋潤紅毛的龜頭。 紅毛有意挑逗女友,一手扶著肉棒在小倩的穴口上下摩擦,另一隻手找到她的陰蒂撫摸,又讓小玉去玩女友的乳頭。 剛才被幹得半天吊,小倩再次受到這種刺激,身體和意識都完全決堤,大聲呻吟著扭動身體。 紅毛突然將肉棒送入女友的身體,他比雀斑要粗一號,這一插可是填滿了女友的空虛,女友整個身體都為之顫抖。

「哈哈!在自己男友面前被操得這麼騷,我看他不會再要你了!」紅毛不懷好意地說,下身已經開始抽插。

女友用盡最後一絲殘餘的理智,滿懷歉疚地看了我一眼。

我接觸到小倩的目光,心中湧起一股心疼和不舍,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看著可愛的女友被人淩辱姦淫會如此興奮。 可沒等我對她的眼神作出回應,小倩已經扭過頭去,閉上雙眼,臉上的歉疚被難以抑制的快感所取代。

「啊!果然是好穴!裡面重重迭迭的,真他媽爽!」 紅毛的性能力明顯高於雀斑,但他的技巧也只是稍微好一點罷了。

只見他的肉棒在女友的嫩穴裡緩慢進出幾次,適應了女友緊窄的陰道,便開始運動起來。

小倩緊皺眉頭,還在勉力支撐,儘量只發出低微的呻吟。

女友的身體有多敏感我是最清楚的,我知道她是不想在我面前表現得太過淫蕩,但身體的本能實在難以抗拒,我捨不得小倩苦忍,而且剛才又被灌下了不少藥,頭開始再次發暈,索性裝暈,免得女友忍得太辛苦。

紅毛也知道女友在強忍快感,看到我已經「暈倒」,便對女友說:「騷貨! 你男友已經暈過去了,你現在可以放開了,讓我幹得爽就放過你,不然我能幹到天亮!」 女友聞言也看向我,見我閉著眼,以為我真的暈倒了。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