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幸福

鬆開春美,將她放倒在地毯上,還在哭泣無力的春美不知道她現在狼狽的樣子對一個男人的誘惑力有多大!

滿臉淚水楚楚可憐的哭泣著,裸露的白嫩上身脖子和奶子滿是艷紅青紫的吻痕,破布的小可愛害鬆脫的奶罩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而裸露的下身,雙腿微微大開,還可看清楚被幹到合不起來還在一張一吸流著淫水的騷穴,膝蓋處有著剛跌倒撞傷的瘀青,腳踝處,小熱褲和內褲還捲卡在那。

看的公公急急的抬起她的腿夾在他的腰上,手扶著大雞巴猛力的幹進去。

「啊啊!嗚…嗯嗯…啊嗯…啊…」又被雞巴狠幹進淫穴裡的春美,急促的淫叫著。

公公大力的幹著她的淫穴,客廳裡只聽的到女人淫蕩的淫叫和哭聲男人性奮的粗重呼吸聲,還有公公兩顆像大貢丸般大顆的睪丸拍打春美屁股的「啪啪」聲和在滿是淫水的騷穴裡操幹的「噗漬噗漬」水聲,編織成一首淫曲。

在春美騷穴裡馳騁很久的公公感覺到春美又要高潮了,騷穴吸個不停。

「小美…呼…爸爸要射了…要射在哪裡好呢…」公公微移下姿勢,繼續猛烈的操幹,準備要射精。

「不…要…嗚嗚…不要不要…啊…不要…」害怕被在體內射精的春美狂力的喊著不要,腰扭著想脫離被內射的危險,卻不知道這樣的扭動更貼合公公操幹的姿勢,感覺到公公更勇猛的在她穴內衝刺。

最後,在公公達到高潮要射精的那一刻,公公快速抽出滿是淫水的大雞巴,對著春美的大奶子,馬眼噴出大量滾燙的精液,全射在春美的大奶子,精液的量太多連臉也被射的都是。

射完精的公公將還在滴著精液的大雞巴塞進春美的嘴裡用她的舌頭當擦拭的紙巾擦乾淨雞巴的精液抽出。

休息一下子的公公又再度揉上春美的奶子準備下一輪的操幹……

那天春美被操幹了很多次,公公射了五次,臉、奶子、淫穴外滿滿的都是精液,卻很貼心的沒射在小穴裡過,而春美則是不 知道高潮了幾次。

直到她丈夫要回來前才放過春美。

4.被誘姦了

從那天春美被公公強暴後,春美就一直很害怕和公公在一起,所以只要看到公公在的地方,春美就會馬上跑走,能不單獨共處就不共處,就算不得已得共處,春美也會以很快的速度做完事逃離公公。

這天是假日,三人用完早餐後,公公就借著機會對春美說:「小美,爸爸身體有點酸,等等來爸爸的房間幫爸爸按摩吧。」

一聽公公說完,春美馬上想起那天被淩辱的樣子,害怕的顫抖起來,臉色發白。

「嗯,美美好好的幫爸爸按按,爸爸這幾天都得在床上好好休養,難怪會痠痛了,我還有工作要忙先去書房了。」丈夫說完就上樓去工作了。

公公有意的眼神看了春美一眼也往和室走去。

收拾清潔好餐具餐桌的春美,揣揣不安的走到和室門前呆站,一點也不想進去,因為她知道一進去,一定又會發生上次那件事,這是春美萬萬不想再發生一次的事,但是不進去又不行,春美一咬牙,拉開和室的門,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拉了進去,門也隨即被關上,被強拉進去的春美被公公摟進懷裡抬起她的頭狠狠的吻了下去,公公舌頭侵入春美的嘴裡大肆橫掃,深吻著,口水也慢慢的往兩人嘴對嘴的交接處流下去。

「不!」反應過來的春美要掙紮喊不要時,公公的一手馬上摀住她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來。

「噓…乖小美,妳可不能叫啊,阿介的書房可是在這正上方,會被他聽到的喔,妳想讓他看到妳這不檢點的太太饑渴男人的大雞巴而勾引公公肏妳穴的畫面嗎?嗯?」

公公嘴貼著春美的耳朵說出威脅的話,被溼熱的氣息噴在敏感的耳朵上讓春美一陣顫慄。

有聽到公公威脅話語的春美,果真不敢掙紮也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公公摸摸春美的臉吻了一下唇,將不敢掙紮乖乖任他擺弄的春美溫柔的扶著她,讓她躺在榻榻米上。

不似上次粗暴的動作,這次公公溫柔的動作著,公公身體覆上她,溫柔的吻起春美如櫻桃般的小嘴,一手也輕輕的隔著布料揉上那對大巨乳,另一手也輕柔的摸撫白嫩的大腿。

不敢動也不敢出聲的春美顫抖著,也紅了眼眶,淚水在眼眶閃著水光,看起來可憐極了,直想讓人抱在懷裡好好安慰疼愛著,這樣更是勾著公公想佔有她征服她的慾望。

公公細細的往下吻在頸部吸舔,手將她連身裙的上身給褪到胸下,露出被紅色奶罩包覆大奶子,公公將臉埋進傲人的雙乳間吸吻起來,手撩起裙子伸進裙內摸索愛撫,隔著內褲摸上早就已經溼起來的淫穴。

「呼呼~小騷貨早就已經淫水氾濫成災了啊,還真是敏感啊,喜不喜歡爸爸這樣做?阿介應該沒像爸爸這樣的做前戲吧,據我對阿介的瞭解,應該是早早辦事早早完事,把做愛當公事一樣,完全不顧妳的感受,對吧。」

真不塊是她丈夫的爸爸,太瞭解他兒子了,完全說中春美心中的委屈,對她丈夫來說,做愛同等於例行公事,結婚多年來,她一直沒在丈夫身上得到所謂的性愛歡愉,都草草了事,除了新婚的初夜那次還免強算是有享受到之外就再也沒有了,春美不是不怨,只是她太瞭解她丈夫就是這樣,春美很希望她的丈夫能有一天變的知情趣,能讓她得到當女人的快樂。

這之後的某天她終於嘗到了當女人的快樂了,只是這種快樂卻不是她丈夫給的,而是她的公公。

被強暴的那天,除了恐慌害怕佔據了她的身心,但那被疼愛被帶來屬於女人的歡愉,卻也是悄悄的佔了一點點位子,這也是春美不敢去想進而抗拒公公的事實。

被公公一語道破苦楚的春美,淚水委屈的流了下來

「乖小美別哭喔,以後就讓爸爸疼愛妳,讓妳徹底的能體會到當女人的快樂好不好?」公公見機哄著春美,一手摸摸她的髮,親吻她,另一手將春美攬緊在懷,像似在給她安全感。

突來的安全感和溫柔的撫摸親吻,讓春美的身體不再害怕的顫抖,淚水也漸停剩下微微的啜泣聲。

公公知道,想要得到春美就要用柔情攻勢來攻陷春美,並且只能公公單方面的服侍她,以春美的反應他就知道合姦的計畫是成了。

公公看春美已經安心的樣子任他抱也不顫抖的就深吻的吻上去,春美雖然得到安心感,但理智卻一直在提醒她,他們的關係是不能性交的,所以春美都沒敢有回應,借深吻公公悄悄的趁春美沒注意時,褪下她的內褲手撫上了溼答答的淫穴愛撫著,另一手則揉上她的奶子時揉時捏乳頭和繼續深吻,見春美被吻到暈了頭就向下移,換含上她的巨乳,性奮的像小嬰兒一般吸舔起來。

「嗚…唔嗚…」想叫卻不能叫讓春美痛苦的嗚嗚出聲。

公公的手沾滿淫水,直接伸出中指和無名指插入春美的淫穴裡攪弄著。

「嗯…好小美妳好緊阿,三天前才剛被爸爸幹那麼多次現在又跟處女一樣緊了,真的是名器阿!」有點迫不急待的想幹進春美淫穴裡馳聘的公公,快速的加了的三指擴穴,手指微上彎曲,熟門熟路的按上G點刺激著。

爽感一波一波的衝擊的春美,讓她忍不住的拉過放在旁邊摺的整齊的衣物咬著,怕受不住叫出聲來。

被公公不停吸舔的乳頭也紅腫了起來,公公知道春美很敏感,只要持續不久的刺激,就很快能達到高潮,公公手指快速的進攻G點,果真如公公所料,很快的就高潮了,淫水也大量的從還插著手指的縫隙噴了出來。

公公抽出手指當著春美的面,舔起整隻被淫水沾濕的手。

「好甜阿,年輕女人的味道就是不一樣!」

公公扶起春美讓她像發情的母狗一樣趴著翹高屁股,將裙子掀到腰上,扶著春美的屁股,公公迫不急待的將早就硬的快爆炸的雞巴掏出,對好穴口,一股氣肏進去那緊緻濕熱的小穴裡。

「啊!唔…嗯…嗯嗯…唔嗯…嗯…」淫穴被公公的粗大雞巴給插得滿滿的,那種滿脹的爽感,讓春美就算緊咬著衣服卻也發出壓抑的叫床聲。

久違的內穴肉壁濕熱的緊窒感,讓公公爽的使出他讓女人爽歪歪的公狗插穴法,勇猛的狂幹春美把春美幹得哭了起來。

「嗚嗚…嗯…哦…嗚嗯…」爽感直逼,被幹的想叫床卻不能叫的的春美痛苦的哭了起來。

公公勇猛的公狗幹法,幹不到十分左右,讓春美又達到高潮了。

「嗯…唔…」公公抽出大肉棒,突然的空虛感讓春美不高興的嚶吟一聲。

「小騷貨別急,爸爸馬上就給妳了」公公翻過春美讓她躺正,跪在她的腿間,抬起春美的玉腿讓她夾住他的腰,握住大雞巴又狠狠的幹了進去。

「啊嗯~嗯…嗯嗯…」淫穴又再度被填滿的感覺,讓春美開心的雙腿夾緊公公的腰,怕公公幹太猛讓她夾不緊。

「喔,我的好小美我的小騷貨,爽死老子了,爸爸真的好愛妳阿!」公公激動的伏上她,激烈的吻春美。

幹了差不多半小時了,公公知道春美這敏感的小騷貨又要高潮了,也覺得憋太久了該射一砲出去,所以就抬高春美的屁股進行最後的衝刺。

在最後猛烈的插個二十下左右,公公馬上抽出大雞巴對著她的大奶子,射出三天來都沒洩過大量的濃濁精液,射完後的雞巴還留著些許的精液,公公將雞巴上殘留精液抹在春美的因氣喘噓噓不停起伏的大奶子上。

公公躺下身,抱住還在激烈喘氣的春美,讓她頭枕他的胸,手撫著春美的頭,另一手攬著她溫存著。

良久-----

「小美,跟了爸爸吧,爸爸是真心的愛上妳了,看妳這麼棒的女人被阿介冷落那麼多年真是心疼(浪費),爸爸能給妳阿介給不了妳所渴求的東西,這些日子跟妳的相處爸爸很瞭解妳想要什麼,要不要考慮跟了爸爸吧?好不好?爸爸會很愛很愛妳的。」公公濕熱的嘴舔吸春美的耳朵,展開猛烈的溫情追求,誘拐她答應。

公公摟著她,色情的撫摸春美性感的身體,剛被幹過還在餘韻中的春美身體很淫蕩的又有反應了。

公公揉捏起奶子,另一手又有意無意的摸著溼答答的小穴。

「小美~跟了爸爸吧,只要跟了爸爸,妳每天就能過的很性福,答應了爸爸吧?」

公公用著溫柔的語氣誘拐春美快答應。

眼睛瀰漫著情慾的春美抬頭深深的凝望著公公,眼睛閃過晶亮,春美終於含羞的自動送上自己嫣紅的小嘴,吻上了公公的嘴。

知道春美答應了的公公加深了這送上門的吻,兩舌嬉戲纏繞流下了色情的口水,公公把春美吻的暈呼呼的,在她還暈呼呼沒注意的時候,沒看見公公露出了邪笑的嘴角……

5.熱戀

自從那天跟公公好上之後,春美每天都過著很幸福滋潤的生活,像是在彌補之前空虛的生活似的,只要丈夫出門工作不在家,她就會和公公瘋狂的在家裡的每一處做愛著。

一開始春美還放不太開,不敢回應公公太多,但在公公的溫柔體貼、甜言密語和高超的性愛技巧,讓春美真的愛上公公了,順應了自己的心,在床上也很配合公公的需求,公公說要內射不再射在外面,她也乖乖聽話的吃避孕藥,讓公公內射。

現在的春美是陷在熱戀中的女人,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更加美麗,穿著性感,她也會去買讓男人看了會激動的想幹她的情趣衣、性感睡衣,穿來誘惑公公,對春美來說,這才是真正的情侶真正的戀愛,回想起以前和老公交往的情況,現在才發覺那根本就是哥哥和妹妹之間的情誼,只是比一般朋友較親密些而已。

在昨天跟公公做愛完之後,他告訴春美一件讓她很高興的事,就是公公可以休假一個月了,因為公公目前負責的地,公司和廠商溝通上沒有商量好,出了一些批漏,所以工程不得不暫停二週,又加上公公受傷可以請長假,加一加可以休一個月。

春美也告訴公公一個好消息,就是她老公的公司在日本的子公司,營運上出了問題,所以要去日本出差,歸期不定;這兩個消息讓春美簡直高興到快暈了,因為這就表示說,他們可以沒有任何的顧慮放肆的膩在一起一個多月!

*** *** *** *** ***

今天早上送老公出門去出差後,春美就心情好到一直在哼著歌做家事,到中午豔陽高照,春美到陽台將洗好的衣服拿到籃子裡放好,一件一件的晾起。

「啊!」在專心晾衣服的春美,被公公從身後揉上她的大奶子給嚇了一跳。

「爸爸~討厭拉~嚇到人家了~」春美嬌嗔的抱怨並放鬆身子靠在公公身上任公公摸。

「乖喔~爸爸的小寶貝,爸爸給你呼呼揉揉就不怕了喔~」公公用舌頭舔她的耳朵,更大肆的伸手進衣服裡揉她那呼之欲出沒穿奶罩的大奶。

「嗯嗯~爸爸好討厭~」春美扭著身體,發騷的用屁股去蹭公公故意沒穿內褲的大雞巴,挑逗著。

「淫蕩的小老婆,爸爸真的愛死妳了,每天都穿的那麼暴露在勾引爸爸,喔~爸爸不行了,我現在就要在這裡幹妳!」

公公性奮的吻上春美的脖子吸吻種著草莓,伸手掀起春美的衣服,手揉上她的大奶子不停的揉著,還用手指摳她的乳頭,下體也用完全勃起的大雞巴又蹭又頂著她的屁股。

「啊~嗯…不要啦~人家不要在陽台做嘛~被鄰居聽到了怎麼辦~爸爸我們進去做啦~」春美被弄的更性奮的想馬上就被公公幹起來,想的內褲都被淫水溽濕了。

「傻寶貝,在這裡做才刺激阿,想想看隔壁隨時都可能會走出來,那種怕被發現的緊張感不是很刺激嗎?」

公公手蹭進裙裡揉捏她的屁股,再順勢的將內褲給扯了下來。

「嘖嘖…小騷貨看來妳早就等不急想讓爸爸幹一炮了,居然濕成這樣,妳看,還滴下去了。」

公公扯下春美的小可愛嘴就吸上那肥美的巨乳輕咬著,手指也慢慢按摸淫穴的縫,因為淫水源源不絕的流出公公的手指很快就也被溽濕了,按著摸著手指就連招呼也不打的直接插了三指進穴裡抽插攪弄開拓著。

「呀啊~啊嗯…爸爸~不要嘛~人家…嗯…想要粗燙的大雞巴老公啦~」春美不滿意的淫蕩的扭著還插著三指的下體,乞求公公趕快改成大雞巴直接幹她。

「他馬的死蕩婦,騷貨,騷母狗!老子現在就馬上用大雞巴幹死妳!」

公公說完馬上抽出手指,大雞巴也馬上就位的等手指一退出來,就馬上大力的幹進騷母狗的淫穴裡。

「咿啊~啊啊…」公公的大雞巴突然粗暴的幹進來,強力的猛幹著春美狂噴淫水的騷穴,春美爽的唉唉大聲淫叫了出來,已經不管是否在陽台會不會被人發現了。

「啊嗯…爸爸…好會肏騷媳婦…嗯…要…啊…肏死騷媳婦了…好深…大…大雞巴老公…肏進子宮裡了…」

自從被公公調教成功後,很多淫聲浪語春美都很敢說,只為了愉悅公公,讓公公享受大男人征服了小蕩婦的快感。

在長達一個小時的性交間,春美達到了無數次的高潮,和公公玩了好幾種性愛姿勢,公媳倆沉溺在亂倫的性愛慾海裏。

「嗯唔…要射了,爸爸的蕩婦小老婆好好的把大雞巴老公的子孫給喝光,別避孕了,爸爸要妳懷孕,給我生個大胖兒子大胖孫子!」公公扣住春美的腰加快的猛幹,讓她知道公公要射精了。

「啊嗯…騷媳婦會…好…好喝光大雞巴…嗯…老公的子…孫…騷媳婦想要生大雞巴老公的孩子…爸爸快射給我…讓騷媳婦給您…生…生兒子…」春美雙腿用力的夾緊公公的腰,來證明她想要受孕,想要公公的孩子。

「呀啊~啊啊啊!!」在最後幾下猛烈的肏穴後,公公濃燙的精液強力的噴射進去春美的子宮裡,小小的子宮被精液灌的滿滿的,小腹可看出微微的凸出,在公公射精的那一瞬間,春美也隨之被熱燙的精液,燙的跟著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了!

6.懷孕了!?兒子是公公的種!

今天的性交僅僅是丈夫出差的一天而已,就如此激烈淫亂,還有接下來的二十多天…

早上和公公幹完一砲後,公公就去休息了,春美將上衣拉好後,下半身也不管了,淫穴裡含住了公公滿滿的精液,因為公公射太多了,所以些許的精液延的小穴流到了腿,走一步就滴到了地上去,春美就就著這樣子的姿態開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吃飯期間,春美煮了滋大餐要好好補補公公。

「將食物夾到自己的奶子上餵我吃,我要吃那個。」公公將春美抱上大腿坐著,點著餐,等著享受春美的餵食。

春美聽話的脫掉上衣,舉起筷子夾起公公點的菜放到自己的大巨乳上要餵公公。

「爸爸來~啊~」春美捧住放著菜的奶子往公公嘴邊遞,要餵公公吃飯。

公公開心的低頭去咬食奶子上的菜,將菜吃進去後還用舌頭舔掉菜汁。

「真棒,爸爸的小老婆真乖,給妳獎勵吧!」公公握住勃起的大雞往春美的淫穴裡插進去。

「啊~好棒…是爸爸的大雞老公…」春美開心的用小穴含住大雞巴。

「我給妳獎勵妳應該要說什麼吧?還有別停手,爸爸我還餓著呢!」公公頂起穴裡的大雞巴,示意春美別忘了做事。

「嗯嗯…謝謝爸爸…的獎…勵…」春美情欲高升起來了,嬌喘不已,拿筷子要夾菜的手也抖著,筷子都快拿不住了。

這頓晚餐,春美的小穴一直含住公公的大雞巴,兩人都沒有在吃飯時間做愛,兩人吃的既開心又甜密無比。

沐浴時也安穩的互相幫忙洗澡,甜甜密密的洗了個鴛鴦浴。

老公出差的第一天公公就搬進春美和她老公的房間,她和公公兩人瘋狂的在房裏翻雲覆雨,當著床頭上她和丈夫的婚紗照的面前做愛,婚紗照裡兩人甜密的笑容在此時卻像嘲諷般的笑著。

接下來的日子裡,春美過的無比幸福又滋潤,巴不得她老公別回來了。

次次和公公做愛,公公都內射還禁止春美吃藥,最後在她丈夫回來的一個禮拜時,春美懷孕了……種是她公公的。

「爸爸怎麼辦…我…我懷孕了…我想要爸爸的孩子,可是阿介那…」春美擔心的依偎在公公的懷裡,緊抱住公公的背尋求慰藉。

「懷孕了!乖媳婦妳懷孕了!太好了,老子又有兒子了!」公公聽到春美告訴他說她懷孕的消息,整個人高興的激動了起來,緊揉住春美的腰。

「嗯,我有爸爸的孩子了,爸爸阿介要回來了,怎麼辦…」

看著公公那麼高興,剛要當媽媽的春美也開心的笑了起來,但是一想到她丈夫回來了,還被他丈夫發現她懷孕了孩子還是公公的,心情又盪落谷底。

「阿介啊…放心,妳就這麼做,阿介一回來妳就死纏住他要做愛,反正妳也剛懷孕,一個月後再告訴阿介,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了。」公公早就把應對方式給想好了,一點都不擔心,公公低頭吻住春美安撫著她。

「嗯,雖然這樣很對不起阿介,但是為了爸爸和我們的孩子,只能這麼做了。」公公的安撫就像替春美打了一道強心針,不再擔憂。

一個禮拜後,丈夫回來了,在回來的那天夜裡,春美就強求丈夫要做愛,丈夫也快要兩個月沒碰春美了,所以很配合的跟春美做愛了。

做愛後的溫存,丈夫跟她說他高升了,不過要長期待在國外,回來的時間會很少,春美扮演著完美妻子的角色,安慰丈夫鼓勵丈夫,內心卻是竊喜不已,丈夫回來辦理手續後沒一個禮拜又出國去了。

一個月後春美打了通越洋電話,握著電話的手原本套著那枚婚戒的手指此時卻是空的,婚戒被拔下丟在電話旁,握著話筒微微顫抖的手指洩漏出她現在心中的不安,電話接通後她告訴丈夫她懷孕了,電話另一頭的丈夫高興的大呼,隨即又擔心她自己一個人在家。

春美告訴他沒關係,因為有公公照顧她,丈夫聽完就放心了,隨即又好心情的說他要努力賺錢養孩子了,一副傻爸爸樣,卻又無比的諷刺。

懷孕期間,公公向我求婚了,當天我的手上套上了另一枚婚戒了,這之間丈夫也有常回家,卻可悲的沒發現她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變了,這也讓我徹底的對丈夫死心了。

在孩子穩定後,性慾高昂的公公就每天拉著春美做愛,尤其是她挺著大肚子而大巨乳噴著奶水時的樣子,讓公公常常把持不住,說那畫面淫蕩的不行。

九個月時在公公的陪同下,春美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小寶寶……

7.幸福的一家子(完結)

這五年來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其一件就是公公和他們住在一起了。

在那生下第一個寶寶後的第二年,春美又懷孕了,當然還是公公的孩子。

為了避免被丈夫發現春美和公公的姦情,兩人都會謹慎的抓丈夫回來的時間,在這樣的謹慎之下,春美在五年內幫公公生了三個孩子,兩男一女。

雖然孩子臉長開後跟丈夫很相像,但丈夫還是有一點點懷疑孩子不是他的,在春美生下的二個寶寶後,他去驗了DNA,報告出爐後發現血緣是極度相似的,那之後就不再懷疑孩子不是他的了,卻沒想過孩子是他爸爸的,血緣當然相近。

在春美生完的三個寶寶後,公公為了想享受美好沒擔憂的性生活而去結紮了,春美和公公每天都過的很性福又滋潤日子。

第三個寶寶一歲大時,丈夫提議全家一起去拍張全家福,那天拍照時老大和老二站前面,後面一排是大人們,左邊丈夫抱著小寶寶,中間是公公,右邊是我。

當攝影師按下快門時,全家人都笑的好開心好幸福,而春美和公公在沒人看的到的身後十指相扣,交握的手指上的兩枚男女式的婚戒也閃著幸福的光芒。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