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下午敏兒陪著我去祭拜母親,接著再回憶作祟的狀態下,我繞回了我的舊家。

「就是這邊嗎?還掛著法拍的封條呢,或許…..」我阻止了敏兒的話

「回憶就是回憶,過去了怎麼努力也不會回來」

「是嗎?」

「你不是安宇嗎?」突然一個聲音在遠處響起,是我的前親家公,也是明敏姐的父親

「伯父很久不見了」雖然沒不願意跟他見面,但卻還是被他看到了

「這些年你都去哪邊了,從來沒有回來過」他關心的問著,以前他也算很照顧我

「去了不少地方,美國、歐洲各國都有去過」

「你現在發達啦!或許你早回來幾年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或許吧」

「這位小姐是你的老婆嗎?」他好奇的問著

「不是,只算半個老婆了」或許老婆要做的事情都沒她多

「伯父你好,我叫做敏兒」

「你好」

「對了我現在要去接歡歡,你可以一起去嗎?她看到你一定很開心,這樣對她的病也會有幫助」剛懂事就被父親安排一群男子強姦,那種恐懼絕對不是能想像出來的,所以現在歡歡上完課都會定期去做心理輔導

「這…….」

「部長你等等還得去巡視下游廠商,可能沒有時間」敏兒出聲救了我

「沒空就下次吧,反正人在這邊會有機會的」

「不好意思那我先忙了」我逃命般的坐上了車

坐在車上我看著外面熟悉的景色,表情逐漸的落寞凝重,敏兒看到我的樣子也不敢打擾我,當開到市區時,我看到以前我常常帶嫂子一起去的咖啡廳,我跟司機說停車,帶著敏兒進到店裡。

我坐到熟悉的位置,喝著那熟悉的味道,看來這十年並沒有改變多少事物,敏兒看著我欲言又止,終於我開了口。

「問吧」

「你為什麼不願意見面呢?」

「應該是害怕吧」

「害怕什麼?」

「一個在她們遭到困難卻無法陪伴在她們身邊,現在回去對於這名傷害她們最深之人的弟弟,她們該怎麼面對我,我又怎麼面對她們」

「但這一切又不是你的錯,畢竟當初是她拒絕了你」敏兒握住了我的手

「的確是拒絕了我,但她從來沒有真正把我給推開,或許她一直在跟我求救,或許我當時應該不顧一切的陪著她」但我當初逃開了

「這誰都不知道,說不定如果你留下來,情況會更糟也不一定」

「讓我再想想好嗎?」我撥開了敏兒的手

「嗯,只要不影響到工作,你的私事我就不會插手,但你要記得,我是你24小時的專用助理,任何事情我都會陪著你」敏兒卻更緊的握住了我的手

當晚我夢到了小時候,夢到了我從門縫裡看到哥哥強姦明敏姐時的情況,那時我簡直嚇壞了,看到明敏姐哭叫著,但最後卻被哥哥給幹到高潮流下了羞恥的眼淚,但這次在夢裡我衝進了房間打跑了哥哥,而明敏姐感激的看著我,變成了我的女人。

隔天早上第一次敏兒叫我起床,等我起來梳洗完後,看到她趴在書房裡,半夜起來調查嫂子的事情累得睡著了。

「啊!糟糕我睡著了,時間……」警覺心很高的敏兒,聽到了我正要走進書房的腳步聲驚醒了過來

「還早,還有半個小時才要出門」事實上我自己的生理時鐘也挺準時的

「對不起,我失職了」

「不會,但妳怎麼會半夜爬起來調查」

「因為老闆你睡覺的時候,喊著你嫂嫂的名字」

「是嗎?」

「有結果了你要聽嗎?」

「不了」或許過去的就該給它過去吧

「把東西準備準備,等等要出門了」我轉了身離開了書房

之後的一個月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只是夢到嫂子的次數變得頻繁了,甚至有時午睡幾分鐘也會夢到她。

「老闆你真厲害,剛上任兩個月就把公司弄得井然有序,效率比去年同期提升了不少,看來總公司應該會幫你和我加薪」

敏兒穿著一身OL制服,散發出精明幹練的模樣,實在猜不出來,昨晚她在床上跟我翻雲覆雨時,那嬌豔多汁的模樣,而在這一切之中,裡頭還藏著高超武術的本能。

「妳好像挺高興的,是因為加薪嗎?」我很少看到她這麼開心

「別把我看得這麼勢利,你表現得好,公司就更有理由把我留在你身邊,另外我昨天也收到了,公司認同了我的能力,已經正式簽了三年的約,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之後我也會跟到退休吧」意外除了我離職,還有敏兒掛掉或是我跟敏兒一起掛掉

「妳不是30歲後就可以退了」傭兵公司將她訓練到18歲後,只會有12年的使用期限,如果能活過這12年,則會拿到一筆豐厚的獎金,當然也能夠繼續續約

「嗯嗯,到那時候我就要把避孕器拿掉,然後找個好男人嫁了」

「挺不錯的夢想呢」

「那老闆要不要當那個好男人呢?」

「再說吧」

「面對女孩子的告白用含糊的說法帶過是很失禮的喔,別讓女孩子懷抱有希望到時候又讓人失望」或許當初嫂子很明確的告知過我了,但我卻還是抱著希望

「那如果妳不介意那時候我已經是個快五十歲的中年男子,那我倒是無所謂」

「嗯」她露出了一抹微笑,不知道為什麼那笑容讓我感到心有被填滿的感覺

「下班後我們一起出去慶祝怎麼樣」

「好啊!那我來訂餐廳」敏兒收拾了桌面的資料,就先出去了

我心裡突然感到一點雀躍,沒想到我這年紀了,還會對比我小十多歲的女孩心動。

晚上六點敏兒換了套露肩、低胸的緊身晚禮服與高跟鞋,批上了披肩,並且把剛留長的頭髮放了下來,走到我面前轉了一圈。

「好看嗎?」她靦腆的笑了笑,事實上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她這樣了,畢竟晚上有時出去應酬,她也會充當女伴,只是剛才的對話讓我們兩人多了點曖昧的情愫

「挺不錯的,如果大腿上不綁掌心雷的話會更好,等我幾分鐘我把這邊的資料弄好」坦白說我都覺得每次她出門都像是要暗殺敵人似的

「沒辦法這是工作必需品,放心在幫你生小孩的時候我會拿掉的」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等收到總公司回信就可以出發了」我把資料寄了出去

我起身走過去抱住了敏兒,伸手進到她的裙子裡,摸到了綁在絲襪上的掌心雷,接著再往上撫摸著她的大腿。

「果然有帶」

「就說是必需品了,嗚~」突然我吻了她的香唇

「討厭等等衣服會皺掉的」

「那就再換一套吧」

就在我更進一步摸上她內褲的時候,敏兒嬌喘的叫了一聲,同時電腦響起了收到回信的聲音。

「真可惜,少做了一次」事實上我倒是從來沒在辦公室裡幹她

「等回去再繼續囉,放心不會少給你的」

她挽著我的手上了車,沒多久就到了餐廳,看起來是間挺高檔的西餐廳,服務人員帶位之後,馬上另外一名服務生接手送上了水。

「先幫你們送上水,這是菜單」熟悉的聲音讓我把眼光從敏兒身上移到了服務生

「歡歡?」沒想到竟然是許久不見的姪女在這邊服務

「是叔叔」歡歡驚訝中帶著高興的口氣

「妳怎麼會在這邊?」我問著

「因為媽媽在這邊工作,我也在這邊幫忙,我去叫她」歡歡興奮的轉身跑進了內場

我看到敏兒得意的模樣,馬上就知道是她安排的,雖然心裡有些生氣,但也有些解脫,畢竟我可能一輩子都沒辦法自己下這個決定。

「是妳搞得鬼吧」

「我已經先跟她們見過面了,我覺得不管結果如何,你們都該好好的談一談」

沒多久裡面走出了一名充滿自信的女性,跟當年的嫂子完全不同,穿著廚師的白袍,禮貌性的對著旁邊的客人點頭,最後走到了我這桌。

「好久不見了呢」她說著

「是啊!」

奇怪的是我心裡明明有很多話想對她說,但這一刻卻全部都說不出來,或許很多事情一個眼神就全不了解了。

「先不打擾妳工作了,等妳下班後再聊」我也不是當年那衝動的小子了,累積的人生經驗壓抑了內心的激動

「好,我九點下班」接著嫂子就在去忙了

「那叔叔你想吃什麼,媽媽煮的東西很好吃喔」歡歡黏到我手臂上,撒嬌似的問著我

「我知道,妳幫我點好了」我笑了笑,緊繃的神經也鬆懈了下來

「我也是」敏兒也把菜單拿給歡歡

歡歡拿著菜單高興的拿進內場,敏兒則是把腳尖伸到我大腿內側裡摩擦著,臉上露出我拿她沒辦法的模樣。

「或許我該罵妳多事,也或許我該謝謝妳」

「呵….不客氣,但如果是嫌我多事的話,你倒是可以晚上在床上懲罰我,還是說…..今天已經有人預定了你的床了」敏兒一臉嫵媚,意有所指的挑逗我

「我沒那個心情」

「是嗎?我可以幫你把性慾撩起來喔」

「別鬧了」

沒多久歡歡上了開胃菜給我們,還仔細的幫我們介紹,或許是看到我跟敏兒談話的表情,猜出了我們有特別的關係,還取笑我幾句。

在一次我離席上完廁所時,我被歡歡拉到店內的角落,只見歡歡有點扭扭捏捏的講不出話來,我才主動的開口問她,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放鬆了自己。

「我知道你以前跟媽媽在做愛的事情」

「妳有看到?」

「有…..那時候常常看到叔叔你壓著媽媽,然後媽媽被你壓著哭喊著,那時我還小不懂,還以為是你在欺負媽媽」

「對不起讓妳那麼小就看到那種場面」

「嗯~不會的」歡歡搖搖頭

「我慢慢懂事後,才發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媽媽愛的人是你」

「可是……」可是她有非常多的機會能跟我說

「媽媽在你身邊的時候,在跟那個人的感覺完全不同,媽媽雖然在你身下哭泣,但在我眼中媽媽一點也不傷心,甚至我感覺媽媽那時候散發出幸福的模樣」

「而叔叔你看起來雖然粗暴,但事實上我卻在你的臉上看到悲傷看到不捨」

「叔叔你還愛媽媽嗎?」歡歡很認真的問著

「我……」

「你也知道因為我的事情,媽媽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那個人了,我也知道媽媽經常想著你,甚至在半夜想念你而哭泣」

「歡歡妳要知道很多事情,一個時間過去後,就很難再重來了」

「我知道是我媽媽笨,她很不知變通,認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順從那個奪走她第一次的人,也希望能夠讓我在親生父親的保護下長大,只是現在….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歡歡想到哥哥對她做的事情眼淚掉了下來

「對不起這段時間我都不在」更或是我根本不想面對這些事情

「媽媽現在還很愛你,如果是現在的話一定……」

「這些問題不該讓妳煩惱,不過不管如何,我還是妳叔叔,以後有問題我都會照顧妳」我拍了拍她的頭

回到座位後,敏兒用著疑惑的表情看著我,思考了幾秒之後開了口。

「弄哭了小女孩不應該喔」她選擇了用逗趣的口氣釋放我的心情

「下次我盡量只弄哭妳」

「我已經把飯店房間預定好了,等等送你跟你嫂嫂過去,我則先帶你姪女回家,在過去飯店待命」敏兒安排事情都是很完善的

吃完飯後我們在餐廳等明敏姐下班,接著就照敏兒的安排行動,當房間只剩下我和明敏姐的時候,兩人尷尬的笑了笑。

「我先去沖一下,身上都是油煙味,哎!我…..」嫂子突然意識到她說的話會引人遐想,紅著臉就跑進浴室裡

我則是脫下了西裝外套和領帶,等待著她出來,不過這一等就等了半個多小時,我想她大概也在裡面想著該跟我說什麼吧,終於浴室的門把轉開,嫂子穿著浴袍走了出來。

「這幾年你都去哪邊了?」她開口問著

我們聊了很多關於我這十年來的事情,接著也提到了哥哥生意失敗後的日子,以及嫂子如何成為餐廳的廚師。

「很抱歉那時的我沒有那個勇氣跟你一起走,不然的話歡歡或許就不會……」不會被輪姦了,我在心中接著說下去

「那………」我開了口,但實在不知道該不該說下去

「我願意」嫂子直接接下了我可能會說出口的問題

「嗯」這反而讓我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那個來找我們的女孩子,她說她是你的助理」嫂子問著

「是公司派來的」

「但我看你們的互動不像是單純的同事」

「是啊!我跟她有更深層的男女關係」

「喔!對不起看來是我太一廂情願了,你一定覺得我是很爛的女人吧,到了現在才想跟你在一起」事實上已經等了我好幾年了

我拉住了想起身換衣服的明敏姐,把她推倒在床上,不知為何這一切是這麼的讓我熟悉,我沒有多說什麼,便解開了她腰上的帶子,將浴衣給褪了下來,並且快速的解開了皮帶脫下了褲子,迫不及待的回到這個我夢寐以求的私密處,當肉棒重新回到回憶中的地方,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解放。

「別那麼急,慢點」

十年讓嫂子也變了不少,原本細緻的皮膚變得較為粗糙,手臂上多了幾個燙傷的痕跡,以前瘦弱的身材,現在摸起來則略有肉感,唯一相同的是嫂子的反應,還是那麼的害羞畏懼。

「姐妳真美」我看著她的身子

「別嘴甜我都四十多了,自己身子如何自己知道」

「不相信的話,我就用我的下面讓妳知道,妳有多麼誘人」

我開始前後的抽插起她的肉穴,用著柔軟的肉壁摩擦我的肉棒,用她的陰道讓我感到舒服,而同時也帶給她無盡的快感,數年沒有被使用的肉穴,今天再度被插入,微妙的異物感讓嫂子感到不適,但身體卻本能的被操出了快感。

「你也脫了吧」嫂子一邊被我上下幹著,一邊伸出手來幫我把襯衫脫了

不久後兩人赤裸的在床上互相渴望著對方,兩隻手不停的在對方身上亂摸,一對嘴瘋狂似的吸允著對方的嘴,舌頭互相纏繞著交換起唾液,性器的活塞運動也正在進行。

子宮口完全打開,一股女性受孕的慾望期待著精子的散播,兩腿緊緊纏在我的腰間,像是怕我會跑掉一樣,很快的兩人憶起了從前的感受,那是想忘也無法忘記的痕跡。

「姐我要射了」

「射進來吧,可以的…..我會想幫你生小孩,我想要你的孩子」這是嫂子第一次真正接納了我

累積的快感爆發,精液開始射出,一股一股的灌入了子宮內,但這僅僅只是開始,射精過後性慾高漲的兩人無法停止,開始在房間內的各個地方持續的做愛。

床上、沙發上、浴室間、浴缸、馬桶上、落地窗前,像是要把這十年來的思念都發洩完全。

半夜嫂子皮膚上透著濕潤的汗水,凌亂的頭髮和狂亂的表情,這或許是第一次嫂子放開來讓我幹,主動迎合的腰部是為了讓一生中最愛的男人感到舒服,更母性想為所愛男人繁殖的慾望本能。

射精和高潮不知過了幾次了,下體的疼痛絲毫無法阻止嫂子對我的慾望,這十年來的寂寞,更或者是這三十年來的忍耐,在今天終於解放了。

「再來再來~用我的身體發洩,讓我的身體感到滿足」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嫂子喊出不知羞恥的字眼

嫂子背對著我上半身微彎,兩手向後抓在我的肩部,而我也緊緊抓著她的手臂,整個人完全屈服在我的胯下,像隻母馬讓我駕馭著,精液和淫水融合在一起,隨著肉棒的抽送一點一點的帶出,沿著嫂子的大腿流下。

「嗚~不行太舒服了,又要射了」這個肉穴我就算肏一輩子都不會膩

「來吧,都射進來,讓我幫你生小孩,我好希望生你的小孩!!!熱熱的又進來了」

射精絲毫沒有讓我停下動作,肉棒還是一樣堅挺,身體還是無法停下持續的抽插眼前的美人,嫂子幾次失去意識,但子宮卻本能的收縮,將精子引導到深處,陰道壁不停抽搐,刺激著在體內的陰莖,搾取著繁殖所需的精液。

隔天中午,我滿足的推開了懷中的女人,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放蕩,做了幾次都不知道了,只見到床單上有點血漬,再看看嫂子的下體,果然是被我肏得受傷了,我打了電話讓敏兒帶換洗的衣物過來,敏兒看了凌亂不堪的房間,不禁笑了出來。

「老闆你也太猛了,我在隔壁房間都能感受到在震動似的」敏兒抽了幾張衛生紙幫我擦拭肉棒

接著幫我換上了干淨的衣物,而這時嫂子也醒了,我讓敏兒幫嫂子換上衣服,順便在下體上了一些藥,就叫她先出去等。

「姐…..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嫂子問著

「全部,我強姦了妳,丟下了妳,還有現在的我……沒辦法接受妳」我終於做下了決定

「是嗎?那女孩對你很好,不只是工作上的應付,而是真心對你好」嫂子笑了出來,像是在為了我解脫而高興

就這樣我不再執著於嫂子,幾年後的這一天我娶了敏兒當我的妻子,而當晚的洞房花燭,是我一輩子最難忘的一天。

「別…..別這樣,我是不是你的女人啊!」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話語在我床上不停叫喊

「嫂嫂妳別這樣嘛,人家懷孕了沒辦法洞房,你都已經幫忙生了一胎了,再生一胎也不會怎樣」敏兒在一旁說著

或許老天就是愛捉弄人,正當我看開不再執著於嫂子時,嫂子卻懷了我的孩子,在敏兒和歡歡的穿針引線之下,嫂子搬到了我的住處安胎生下了小孩,之後也就繼續住下去,雖然兩人沒有結婚,不過該有的性生活可是沒少,只是嫂子又回到當初半反抗的模樣。

但現在我發現到,每當嫂子被我強姦在哭喊之時,在那悲傷的表情背後,卻透露出幸福感,而每當嫂子因高潮而失去意識時,那背後的笑容就會浮現在她誘人的睡臉上。

全文完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