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們3P的經歷

我女朋友在杭州玩的很高興,期間,我一直故意躲著班花,或許是沒臉見她吧,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很有責任心的那種男人,但是誰知道最後還是辜負了三個女人。而且我並不知道,很快我就會令又一個純真的少女為我傷心。

從杭州回去以後,很長一段時間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我按照自己的規律繼續生活,上課,寫作,考試,和女朋友做愛。就像任何一個真正具有責任心的男人一樣。

但是在13年的8月,我卻得到了一個我想也不敢想的消息。

自從那次衝動之後,我和本來關係很好的學姐就沒有再聯繫了(另文:夜行千里找學姐!)。可是誰知道,那之後她忽然又聯繫我了,只對我說了兩句話:「我已經畢業了。」、「我要結婚了!」

我吃驚的無以復加,雖然我從沒有想過可以跟她長相廝守,但是也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要結婚了。

我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按理說我應該感到松了一口氣。

因為首先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不應該再和別的女人發生關係;其次我現在正處於寫作事業的上升期,醜聞對我非常不利(所以請各位讀者大人不要再打聽小的的現實身份了,跪謝)。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就是有一種淡淡的惆悵。

我相信她對於我找到女朋友也是這樣一種感覺,因為這時候,我自己偷偷翻出來聽她送給我的語音片段的時候,我聽到了自己的心聲。我們就是這樣的兩個人,明明愛,卻都不敢說出來,最後只能等著錯過。我們本來就是兩條平行線,遇見本來就是一場或許並不美麗的錯誤。

不管怎麼說,我作為她的好朋友,她的婚禮我不得不參加。因此我只能強忍住眼中的淚水,笑著給她送上祝福。

那天我開著自己寒酸的比亞迪,提前幾天就來到了她們家。

學姐家裡面有三個孩子,她最小。她們家裡面情況不好,是城鄉結合部的人家,一直想要一個男孩,但是卻不能如願。直到學姐的出生,讓這個貧窮的家庭徹底放棄了希望。

據學姐說,家裡面一直打算把她送人,但是找不到收養的人家。學姐一向很少感受到家庭的溫暖,過早的接觸社會讓她擁有同齡人不曾有過的成熟和滄桑。

她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談不上可憐,但是卻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她。既然我已經失去了作為她終身伴侶的權力,我就想要在她屬於別人前,獻上我最後的祝福。

北方有風俗,女孩出嫁,必須由兄弟送親,最好是沒結婚的弟弟。但是學姐家裡面沒有男丁,因為家裡不重視,也不打算請親戚來幫忙。所以我就直接找到了她的父母,毛遂自薦。

我的經驗告訴我,越是貧窮的人家,對金錢和面子就看的越重。如果我把我寒酸的比亞迪開過去,肯定會碰一個大釘子。

因此我先找到了我的高中室友,一個跟我關係很好的富二代。我跟他說我要去出門,要跟他換下車子。我哥們跟我關係特別鐵,他又快要回美國去了,所以很大方的把他的凱迪拉克鑰匙遞給我,我也很大方的把我的比亞迪鑰匙遞給他。

學姐住在一個叫做LC的小鎮子裡,這裡沒什麼特色,canovel.com只是聽說周圍有一個溫泉山莊,似乎還有點名氣。

我多方打聽到了學姐的住處,一個又老又破的社區。哪裡的道路很是狹窄,院子裡也沒人打掃,到處都是落葉和垃圾。門口一顆大柳樹沙沙作響,下面坐著兩個下象棋的老頭,旁邊還圍著十幾個看客。看客們一邊顧慮「觀棋不語真君子」的規矩,一邊又按耐不住的小聲指導著。

我聽學姐說過,她家裡面開著一個小賣店。這種老式社區的小賣店都會在牆上和玻璃上做上一些記號,讓我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故意把哥們的凱迪拉克停到了小賣店的前邊,從車上下來,敲了敲窗戶。裡邊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媽打開窗戶,問我:「要點什麼呀?」

我很清楚的看見,大媽長的和學姐頗有幾分神似之處,而且身上穿著的是我以前送給學姐的一件羊絨衫。

我試著問了一句:「阿姨,您是星星(學姐的乳名,不過當時我肯定說的是她的真名。)的媽媽麼?」

「是,你是……」

大媽上下打量著我,我為了今天,特意請了一個據說很有名的造型師做的造型,還穿著一套只有在讀者見面會或者是酒會上才會穿的高級西裝。就是為了應付這種局面,大媽又看了看我身後的那輛剛從洗車場出來,還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沾著一點泡沫的凱迪拉克,問我:「你是小X吧?」

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一個躬,說道:「是我,阿姨好!」

大媽似乎從學姐哪裡聽說了我不少事,急忙打開卸貨的門,說道:「快進來快進來,哎呀,我可是早聽星星說過你了,大作家小X嘛。你是第一次來這邊吧,以後一定記著常來啊。」

我聽著這些並不得體的恭維話,勉強保持著禮貌的微笑,把我早就準備好的禮物拿過來,遞給大媽。

「阿姨,這是我哥們幫忙從馬來買的燕窩,您跟叔叔上了歲數,吃點對身體好。」然後又從懷裡取出一個紅包,說:「星星學姐在學校照顧過我不少,以前一直也沒過來一趟。這是十萬塊錢,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大媽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攫取的目光,但是卻很堅決的把錢推了回來,對我說:「唉,你來一趟不容易。禮物我們就收下了,這錢我們可不能拿。你拿回去孝敬你父母吧,你有這份心就行了啊。」

大媽的反應在我的預料之中,的確這種時候再愛錢的人也會拒絕。但是這是我為了拉近我和學姐家庭關係的紐帶,絕對不能斷裂。

「阿姨,您看我都拿出來了,怎麼還好意思拿回去。星星學姐的父母,就跟我的父母一樣。再說過幾天我準備在這邊辦一個簽售會,我人生地不熟的,還得靠您多多幫忙。」說著我硬把紅包塞進大媽的手裡,然後就離開了這裡。

這之後幾天,我天天都去學姐家裡,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來不在家。而她臥室的門卻一直緊閉。難道是不想見到我?我不知道,總之我和學姐家裡人的關係越來越近,她的父母幾乎把我當做兒子一樣看待。

這一天我留在學姐家裡吃飯,她臥室的門依舊緊緊地關著。吃飯中間,我發現學姐的父母一直在交換著眼神,而她的兩個姐姐卻低著頭不敢看我。我想他們差不多是時候提出請求了。

過了一會,大媽才吞吞吐吐的說道:「小X啊,你看星星就要出嫁了,可是沒有個送親的。你看……」

沒等大媽說完我就答應了:「阿姨,沒問題。星星學姐就跟我親姐姐一樣,您就是不讓我去我也要去。您放心,我肯定不會給咱們娘家人丟人。」

大媽聽完放心的點了點頭,又說:「唉,你出面我就放心了。人家夫家是當官的,咱們小門小戶高攀不上。有你這個大作家兄弟在,他們還敢小看了咱們不成?」時間過的飛快,很快就到了結婚的日子。

一直避這我不見的學姐終於在我眼前出現。她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美麗的就像一個天使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這樣,我覺得心裡就想刺進一把尖刀一樣難受。我忽然又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時候她也是那樣的美麗,一下子就奪走了我的心。一直到了現在……

「你今天真漂亮。」我強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擠出一個微笑對她說道。 學姐伸出一隻手,讓我扶住,說道:「你今天也很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看到她轉過頭去,悄悄擦掉了眼角的淚水。

之後的整個婚禮我都是在恍恍惚惚中度過的,我們曾經共同經歷過的事情,一幕幕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無數次的想像自己會像我筆下的那些英雄一樣,勇敢的站出來,向所有人說出自己心中的話。不管最後能不能把美麗的新娘帶走,但是我相信這樣的人生中不會有遺憾。

可惜現實不是小說,我也不是主角,只能默默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默默地流淚。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群人簇擁著新郎新娘入了洞房。隨即都出來,關上了房門。

伴郎伴娘都是我們學校的同學,雖然不熟悉,但是彼此都見過幾面,很快我們就打成了一片。只是他們臉上的笑容是真心祝福好朋友幸福的,而我卻是強行咽下淚水裝出來的。

一起玩的來賓裡有本地人,指點我們開車去了一家夜店。

若不是因為今天的心情特別不好,我相信我應該會很開心的,因為從前我一直只有看著夜店的大門,憧憬裡邊光景的時候。

最早的時候是沒錢,後來稍稍有了一些名氣以後,就害怕會有負面新聞。編輯說大紅的明星不論,像我這樣剛剛步入公眾視野的人是最害怕負面新聞的,所以要我一定要慎言慎行。所以我也一直到過這裡。再後來有了自己穩定的讀者群體,心裡面卻已經有了許多顧慮。

但是今天,學姐結婚這件事摧垮了我的一切顧慮。我和所有人一起,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那家狹小的店面裡。

剛走進去,我就被一陣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給弄得耳朵發麻,再加上昏暗的環境和閃爍的燈光,讓我不得不把學姐結婚這件事情放到腦後。趕忙叫來領班,讓她給我們找一個安靜一點的包間。

我一直很懷疑,為什麼會有人會在這種地方約炮,難道是極端惡劣的環境竟然會讓人產生生殖的欲望? 包廂裡面似乎安靜了一些,很快包廂的服務員──就是俗稱的公主。就拿過一份功能表送到我們面前來,我聽說過,夜店主要靠賣酒和各類小吃掙錢。所以這裡通常不會有什麼好酒,而且小吃的味道也不好。所以我只點了軟飲料和果盤,為了不讓公主失望,我給每個公主都發了幾百元的小費。

很快這些人開始在包廂裡又唱又跳,嘈雜程度一點也不下於外邊。

我開始後悔來道這個地方了,世界上的東西就是這樣,沒得到以前,拚命的想要。可是得到了以後,卻偏偏覺得這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於是我就以出外邊抽一支煙為藉口,離開了夜店。

到了門外,坐到了車上,我拿出了一支香煙,想要一邊抽煙一邊繼續惆悵。可是打火機的火苗剛剛點燃了煙草,我就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我根本是不抽煙的。

我開著車子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新房的外邊。

房間的燈還亮著,門也沒關。守夜的人在另一邊都睡了,我坐在客廳裡獨自歎氣。

忽然想到,如果今天的新郎不是別人,而是我,那我會不會開心?或許我惆悵的就會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吧!

這時候,新房臥室的門忽然打開了,學姐和她的「丈夫」一起走了出來。

我之所以在「丈夫」兩個字上加上引號,是因為他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會成為新郎的人。她長長的黑髮從新郎的禮帽裡如同瀑布一般的流了下來,就算是隔著男式西裝,也可以看見胸前兩團明顯的凸起──她是個女人,而且是個美女。

我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情。這時候學姐給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伸手示意,讓我跟著進了房間。

剛一進去,學姐的「丈夫」就長出了一口氣。脫下了身上的白色西裝,把襯衫胸口的扣子解開,把下襬擠在一起,露出她的纖腰和肚臍。

霎時間,一個上流社會的紳士就變成了一個美國西部的女性牛仔。

學姐拉著我在床上坐下,對我說:「XX,我現在告訴你這件事,你絕對不能對別人說。」

我急忙點了點頭,就聽見學姐指著那個女牛仔說道:「小雪(當然是假名)的父親是某公司的董事長,這是他們的家族企業。她父親一直希望找到一個可以繼承他事業的繼承人,然後把女兒和公司都留給他。可是最後她發現,小雪才是這個最適合的人,可是小雪總要嫁人的,他又不甘心把自己的事業拱手讓人。於是就讓小雪假裝成男孩子,娶一個媳婦進來。」

這種活肯定沒人願意幹的,誰想讓自己的女兒守活寡呢?

可是學姐的外甥卻得了重病,為了治療花光了家裡所有的錢還不夠。為此學姐只能嫁給小雪,做她的妻子。可是小雪的父親又希望找到一個基因優良的男人來和小雪接合,為他的事業培養下一代的接班人。他已經對他的事業到了癡迷的程度,甚至把它看得比他的女兒還要重要。

「而這個被我父親看中的人就是……你。」小雪忽然插嘴說道。

這時候,我才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換上了牛仔熱褲,現在正在一邊把頭髮紮成很颯爽的馬尾辮一邊跟我說話。

「我父親很喜歡你的作品,他認為你能夠準確掌握人類的心理,而且可以深刻理解許多事情的本質。而這兩種能力在商業上也是非常重要,所以他希望我能懷上你的孩子,然後作為我和星星的孩子生下來。」

小雪紮好了馬尾辮,一下把它甩到了腦後。忽然向我撲了過來,光看她小麥色的皮膚,和細細手臂上的微微隆起的肌肉我就知道,她一定很擅長戶外運動,至少力氣很大,大到足可以讓我受傷。所以我趕忙閃到了一邊,說道:「你想幹什麼?」

小雪一下子撲空失去了平衡。但是她很快又站了起來,一邊揉著手腕的關節,一邊說道:「你現在最好脫掉衣服躺下來,乖乖的不要動。否則我的陰道括約肌很可能會把你弄傷。」

「我……我有女朋友了,對不起,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大聲說道。

「哼哼,你們文人不是都很風流多情的嗎?順便一說,我知道你跟星星上過床的事情。」小雪一邊說著,一邊拿過一杯水,湊到唇邊,「這是網上買的進口春藥,據說可以在10秒鐘之內讓女性乳房發脹,陰道發癢並且充滿分泌物。我沒有什麼經驗,不想一不小心弄傷你……」

可是這時候我忽然想起課堂上老師曾經講過,不法分子製作的迷奸藥、春藥裡面都含有能夠損害人體中樞神經的三唑侖。

我急忙沖過去一把打翻她手中的水杯,大喊:「千萬別喝這個!你不是想跟我上床嗎?我答應你就是了!」

說著我為了配合自己的語言,急忙一把把小雪推到了床上,伸手解開了她的衣服。

說實話,避免她傷害自己的身體是一個理由,更重要的是小雪長的很漂亮,而且我的三位情人中,不論是蘿莉型的女朋友、鄰家大姐型的學姐和禦姐型的班花,都沒有這種運動型的女孩,我也對她很動心了。只是這樣給了我一個可以上她的理由。

對於一個剛見面幾分鐘的美女,男人的欲望是最強的,我拉下了小雪的牛仔熱褲,直接撕破了她穿在裡邊的丁字褲,讓她的小穴暴露在空氣中。

她和學姐不一樣,下面的毛髮很是濃密。雖然據她說沒有性經驗,但是小陰唇卻天生是淺紫色的。

比較令我在意的是,我在扒開她的小陰唇之後,卻發現她的陰蒂長到了陰道口裡邊,似乎有人管這種穴叫什麼玉蚌含珠。

就算是小雪這樣的女孩子,把下體暴露在陌生男性面前,特別還是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還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她一把把我踢開,伸手護住自己的私處,臉上羞得通紅,站在一邊不敢說話。

學姐看出了她的想法,對我說道:「她害羞了,剛才她就是想用性欲掩蓋羞澀,結果藥被你潑了。她不好意思了。」

我看了小雪一眼,說道:「那要不然就這麼算了吧……」

誰知道我話還沒說完,學姐卻解開了我的褲子,把我的內褲拉下來,然後一口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口中,頭部一前一後的,開始給我口交。

這一下不光我吃驚,小雪更加吃驚的看著我們,從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她,惟一的性教育途徑就是Discovary的教育,哪裡只會解釋受精後的過程,而之前的事情卻從來沒有介紹過。

學姐想要讓小雪看著我們兩人性交,從而提起興趣。因此故意表現的特別淫蕩。她一邊給我口交,一邊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

一具白璧無瑕的美豔胴體出現在我的眼前,完美的曲線上邊有一個小小的紅色凸起。學姐的皮膚本來就很白,再加上她是個白虎,下邊一根毛都沒有,就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一樣。

學姐一邊給我口交,左手抓住自己的胸部不停地揉搓,用食中兩根手指撚住胸口的蓓蕾用力搓動,口中不時發出陶醉的聲音,而右手已經悄悄的撫摸著她自己胯下的那個銷魂洞穴。

這種淫亂的場景小雪從來沒有見過,一開始是吃驚,後來就見她悄悄地偷看學姐手上的動作,她的手也悄悄的伸過去撫摸自己的胯下柔軟的陰毛。

學姐似乎是經常會手淫的樣子,不多時下面就淫水亂飛了。而我的肉棒也漲得越發的大,插在學姐口中,讓她連呻吟都叫不出聲音來。

學姐忽然把我的分身吐了出來,轉身跳到躺到了床上,擺了一個大字型,漂亮的白虎小穴暴露在空氣之中。

學姐的穴不光是白虎,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饅頭屄。兩片潔白的大陰唇緊緊地擠在了一起,只在中間留了一條淺淺的粉色縫隙。由於她剛才的手淫,穴裡面的淫水一滴一滴的順著粉紅色的縫隙流了下來。

不光小雪,我也看到了這樣銷魂的景象,而且我的性欲比她的熾烈的多。我一下子撲了上去,一手一個抓住學姐的一對椒乳,在手裡盤弄,下麵的棒子順著學姐胯下的裂縫就插到了她的身體裡邊。

「啊,你拔出來,啊,好舒服……不,不是讓你肏,啊,肏我的屄,是讓你肏小雪的屄,啊深一點……」

學姐一邊被我肏的淫叫一邊拒絕,不過她的聲音是那樣嬌媚,讓我不由得更是賣力的肏弄她胯下的穴。

學姐被我肏過一次之後,她的陰道似乎更加水潤緊致了。我把學姐按在我的胯下,肉棒快速的在她的小穴裡脹的更大了,每次抽出都會連她陰道內壁上的粘膜都帶著出來,然後又大力的一起塞了回去。每當這時候,總會伴隨著學姐一聲高亢的淫叫。

小雪似乎已經被這一幕看的呆了,不知不覺的把自己上衣也脫了下來,走到我們兩人前面,認真的看著我們兩個人性器吻合的地方。她的左手抓著自己的乳房,右手不停地在胯下摸索。

學姐看見,叫得更起勁了:「啊……啊……死了,啊!插到花心了,啊……啊……啊……要丟了,啊……啊……」

伴隨著一聲高亢持久的叫喊聲,學姐到達了高潮。

她這種白虎穴有一個重大的缺點就是難以梅開二度。只要高潮一次就會變得異常敏感,而且小陰唇會被磨得紅腫,不光不能肏,連碰都不能碰。

這時候,學姐忽然從我的胯下出來,把小雪塞了進去。又推了一把發呆的我說:「楞什麼啊,趕緊肏她啊。我都主動獻身讓你肏過了,你還發什麼呆啊。」

我聽了急忙把肉棒對準小雪的穴,插了進去。

剛插進去我就發現,小雪的屄裡竟然有一股吸力。這股吸力並不陌生,女人在高潮之後,會由於淫水的分泌和陰道括約肌的痙攣而將空氣排出,這時候陰道內的大氣壓強就小於外部。如果男人的陰莖足夠粗大到大於陰道的自然直徑,就可以感覺到這股吸力。但是同時,如果將陰莖從屄裡拔了出來,空氣就會進去平衡大氣壓,從而感覺不到吸力。

可是現在我剛剛插進小雪的屄裡面,就感覺到了這股吸力。而且在我故意放空氣進去之後,這股吸力竟然也沒有消失。實在是奇怪的緊。而且小雪的淫水不知道為什麼,比學姐的淫水要潤滑的多,就算我不動,肉棒也在慢慢的向小雪的屄裡滑去。

不多時,我就感覺到肉棒碰到了一層阻礙,這就是小雪的處女膜了。她這個年紀,處女膜已經基本退化了,就算捅破也不會出血,疼痛感也會少很多。

縱然是這樣,我還是小心翼翼的慢慢插入,把小雪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不過現在色欲迷心的小雪,似乎沒有感覺到頗身的疼痛,只是因為我終於插到了她的花心裡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啊,好舒服……花心……花心……被大雞吧插到了……啊……幹我……幹我,大雞吧哥哥,用力幹妹妹的騷穴,把妹妹的騷屄幹穿,啊……」

小雪叫床的聲音要比學姐淫蕩的多,完全看不出剛才她那麼害羞。學姐在一旁聽見了,臉上也是微微一紅,走到了我的前面,背對著我,屁股高高翹起,把小穴正對著我說:「XX,你把我的屄都差點肏壞了,快幫我舔舔。以後我和小雪每天讓你肏,給你玩3P……」

聽她說完,小雪也隨聲附和道:「啊,小雪的騷屄,每天……啊……每天都給,都給哥哥的大屌狠狠的肏……啊,肏花心……肏花心。哥哥的大屌插到小雪的花心裡了,啊,要丟了……丟了,啊……」

伴隨著一聲長長的呻吟,小雪的屄裡忽然噴射出一股清泉來。我更加驚訝了,沒想到小雪竟然還會潮吹,而且潮水足足噴了有一分鐘才停了下來。

小雪畢竟是處女,高潮過一次之後就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任憑學姐和我在她的身體上又捏又掐。

小雪一邊喘氣一邊說:「我……我不行了,星星,你去給他肏出來,他要射的時候,讓他射進我的屄裡就好了。」

學姐也搖搖頭,說:「我也不行了,你看,都被他肏腫了。 

正在這個時候,小雪忽然說道:「星星,你們以前肏過小屄,不知肏沒肏過屁股?」

學姐一聽,知道小雪盯上了她的肛門,臉上一紅,說道:「沒……沒有,可是,肯定會很疼的!」 

沒想到小雪臉色一沉說道:「你忘了我們的協議了嗎?你答應一切聽我的,我才會讓你和我一起當他的情人。要不然,以後你就在旁邊看著他幹我的屄,肏我的屁股,你在一邊手淫就好了怎麼樣?」

學姐一聽,登時沒了話說,我這才知道,原來學姐為了能跟我在一起,竟然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心中暗暗發誓,雖然我不能給她一個名分,但是也要一輩子待她好。學姐慢慢的翹起了屁股,小雪騎在了學姐的屁股上邊,讓她穴裡面富有黏性的淫水都流到學姐的直腸裡,還不停地用手指替我疏通管道。不過我看她纖細的手指也只能塞進去兩個,不知道如果我把肉棒肏進學姐的屁股裡會是什麼樣子。

小雪躺在了下麵,和學姐擺成了六九式,兩人互相舔著小穴,一邊大聲呻吟。我一咬牙,抱著學姐的屁股,慢慢的插進了她的肛門裡。

「哎啊!好疼,屁股要被肏爛了,啊!小雪,哪裡不可以……」學姐在陰道的快感和肛門的痛感中大聲的呻吟,那已經變成通紅的屄縫開始劇烈的顫抖,她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高潮了。

因為小雪淫水的關係,學姐的肛門裡面並不怎麼乾燥,肏肛門和肏屄穴感覺完全不同,兩邊的天然大小差的太多,而且肛門的肌肉力量也比陰道括約肌要大得多。陰莖插入肛門屬於異物,學姐下意識的努力運動屁股上的肌肉想把肉棒擠出去,但是卻給了我更大的快感。

漸漸地,學姐的肛門適應了我的大小,再加上小雪在她小穴上不懈的努力,學姐不在呼痛,而是開始小聲的呻吟,接著大聲的淫叫。

「啊,好爽,XX,肏我的屁股,大力肏,人家身上的每一個穴都被你肏過了,啊……啊……啊……以後,以後也要你每天把人家身上的三個洞都肏一遍,啊……」

不知道是不是學姐的話對小雪起了作用,她忽然說道:「XX,你來肏我的屁股,她……」

話音剛落,學姐忽然「啊」的一聲,下體噴出了許多透明的液體,雖然比不上小雪的,但是也可以稱之為一次潮吹。也許是這次高潮太過強烈,學姐隨即暈了過去,下體還不停的往外淌水。

小雪推開了學姐,把屁股撅了起來,媚聲說道:「小雪的騷屄也已經恢復過來了,兩個洞都給你隨便肏。」

小雪的體型比學姐嬌小,陰道都夾得我隱隱生疼,別說力量大得多的肛門了,可是我也不能不讓她享受到被肏屁股的樂趣。正在為難的時候,我忽然看見那邊放著一隻鋼筆,我就把鋼筆裝在避孕套裡,插進了小雪的屁股裡邊,同時「噗呲」一聲把我的雞巴插進了她的屄裡。

「啊,你……你好壞,從兩個雪……穴一起插人家,啊……要丟了……要丟了。大雞吧哥哥,用力插我的小騷屄,把我幹高潮,啊……」

這一次我急忙拔了出來閃在一旁,小雪的淫水從陰道中噴湧而出,好像高壓水槍一樣噴在了對面牆上。

小雪反身壓在了我身上。把我的雞巴扶正對準小穴,猛地做了下來,雞巴忽然一下子插進了那個緊窄濕潤的地方。

小雪「啊」的叫了一聲,趴到了我的身上,胸前兩團美肉壓在了我的胸口。似乎她已經被我肏到脫力了。

我伸手把鋼筆取了出來,又從屄裡面把雞巴拔了出來,插進了小雪的肛門裡,猛幹起來。這時候她渾身乏力,肛門不松不緊,正是舒服的時候。

但是小雪卻皺著眉頭,說道:「奇怪,剛才前後一齊開的時候那麼舒服,可是現在你肏我屁股我也沒什麼感覺。你還是肏我的屄吧。」

我聽了,從小雪的肛門裡拔了出來,小雪急忙用手把屄撐開,往我的肉棒上邊一套,又「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嗯,哥哥的大雞吧,啊……又……又插進妹妹的騷屄裡面了,啊……啊……太舒服了,每下都幹到妹妹的花心裡面,好舒服,啊……啊!」

小雪的身體越發敏感很快就又高潮了,這一次我被她奔騰而出的淫水一打,也忍不住腰眼一松,射進了小雪的子宮深處。

*** *** *** *** ***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忘掉,可是小雪卻不這麼想。她似乎已經忘記了借種的目的,而認定自己是我的情人。不掛我走到哪裡,都隨處跟隨。被人發現了,就說是粉絲而已,雖然給我添了不少麻煩,但是她也給我的生活帶來一種狂野的快感。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