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老師與公公的亂倫性愛

農曆2008年正月初十,楊璐玲和幾個好友在白鷺賓館吃過午飯後,就彼此告別了,楊璐玲看了看手表“哎呀,怎麼一下就到了三點多啊。”她喝了不少酒,腦子裏暈忽忽的有點興奮,身體裏那種被人開發的欲望有升騰起來了,自從去年大年三十和陌生的送煤氣的幹了一次後就沒有和男人做愛了。算來有十一天了,她其實也打**給了她的情人,比如,劉唯,王肖寒,老八等等,但是新年嘛,都得陪自己的家人一起過,所以都是婉言拒絕了她。

她突然記起了兒子,跟他大伯到鄉下拜年去了,十二就要報到上學了,她得去接一下。于是她去買了一些東西,便搭上了前往清水鎮的客車了。其實,從祁門到清水鎮並不遠,隻有五十公裏左右。可是因爲在修二級公路,一路坑坑窪窪的,車子不停的顛簸著,而且很多地方還得彎道,所以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到了鎮上。

五點多的時候,天漸漸的有些暗了,楊璐玲大包小包的擰著,風姿綽約在清水鎮上走著,引來許多路人的注視。女人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很有自信的,于是她走的更歡了。

文斌的父親文德才是鎮上有名的中醫,今年五十五歲了,在鎮上開診所二十多年了,生意越做越大,房子做了一套又一套。近些年來,很多人都不願意到鎮上醫院去看病而到他這兒來,所以醫院裏門庭冷落的時候,他診所裏卻是人來人往、門庭若市了。據行家估計他這五年來至少盈利四十萬以上。唯一遺憾的是,也是他不能與人明言的隱私,他剛滿五十三歲的老婆在三年前就“閉經”了,

他弄了很多方子給她服用就是沒有任何效果,所以他們就再也不能過性生活了,偶爾文德才要做,也是勉勉強強擦點凡士林草草的做一次,他幾乎感受不到什麼快感,所以漸漸的對自己的老婆失去了興趣。去年好不容易勾搭上了一個情人,她是副鎮長的老婆蘭婧,因爲有婦科病,老來他這兒就醫,時間久了,就勾搭上了,那段時間是他很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長,沒過多久他老公要掉到縣裏當茶葉局的副局長,于是蘭婧也跟著走了,之後就沒有了來往,弄得他好不郁悶。

楊璐玲走進了“德才診所。”正在值班的文德才的徒弟朝女人笑了笑。

“我爸呢?”楊璐玲的笑總是讓人心襟蕩漾。

“哦,今天下午太忙了,這會才松了一些,他先回去了。”徒弟畢恭畢敬的回答。

“哦,謝謝。”楊璐玲留給徒弟一個美麗的背影。

此刻文德才正在看書,“叮咚… ”門鈴響了,他有些不耐煩的起身,“不會又是要我出診的吧。”嘴裏嘟嚷著,把門打開。可讓他驚喜的是,是他美麗動人的兒媳婦大包小包的站在門口,他橘皮一樣的臉上迅速舒展開來,露出開心激動地笑。

“是…是…小楊啊。”他一疊連聲的說,忙把她讓進來,從鞋架上拿出一對鞋套,“來,小楊,我給你套上。”不由分說,他頓了下去抓住了楊璐玲穿著緊身褲的小腿,擡起她的腳,整整齊齊的把鞋套給兒媳婦套上。

楊璐玲把東西放到餐桌上,就在沙發上坐下。老人則去幫她泡一杯咖啡。

“爸,蓬蓬呢?媽呢?”楊璐玲優雅的接過咖啡。把齊肩的頭發往後一捋,露出姣好白皙的面龐。

“哦,她們啊,蓬蓬纏著奶奶要去看大伯家抓魚,這不,現在還沒回來呢。”

文德才在兒媳婦對面坐下。仔細的用目光洗浴她了,她今天穿了藍黑色的長披風,脖子上圍著絲綢圍巾,裏面是低領黃色的羊毛衫,腰帶打了一個美麗的結,襯出她豐腴而苗條的腰。下身穿著黑色的緊身褲和黑色的高跟鞋,顯出她渾圓修長的大腿。全身上下處處散發成熟女人的芬芳和氣息。

“哦。這麼晚了。還不回來。”楊璐玲喝了一口咖啡。

“不要緊的,反正也不遠。”文德才的目光鎖定在女人堅挺的雙乳上,“小楊啊,今天坐車很累吧。”

“還好啦,就是肚子有點痛。”說著就按住了自己的小腹,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哦,讓我給你看一下。”文德才關切的問,說著坐到楊璐玲的身邊,把手搭到女人的肩上。

“不要緊的,爸。可能是剛才坐車顛簸得太厲害了,以前也經常痛的,過一下就好了。”楊璐玲回眸一笑,“真不要緊的。”

“不行的,”文德才站起來,“小楊啊,你到我臥室來一下,我給你聽一下,看看有什麼問題。”

“不必了吧。”女人猜到了公公的意圖,canovel.com心裏很想接受,但嘴上還是假裝推辭,“這點小事啊…”

“任何大事都是有小事積累起來的。”文德才不由分說的拉起楊璐玲,“來,我給你聽聽。”

他們牽著手來到臥室,文德才讓兒媳婦平躺在自己的床上,女人玲瓏有緻的曲線、傲立堅挺的玉峰、渾圓修長的雙腿,無一不刺激著他的性欲。

看著公公的褲襠漸漸被撐起,楊璐玲知道要發生什麼,這也正是她期待的,于是嬌羞的閉上眼,想象著男人那雄偉的東西,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

“來,小楊,把褲子退下去一點,我給你聽聽。”說著取出了聽診器,楊璐玲依言把褲子退到了自己的胯部,露出凝脂一樣的肌膚,尤其是陰阜上方的依稀可見的幾根黝黑的陰毛,讓文德才血液迅速沸騰起來了,他裝模作樣的給她聽診,其實任由自己淫褻的目光在兒媳婦的身上不停的掃描。

“哎呀,小楊啊,以前有過子宮口的炎症嗎?”聽診器和他的手在女人的身上遊動著,“我來給你聽聽上面,把上衣解開,好嗎?”

“這… ”楊璐玲假裝爲難,期艾的望著老人,“這…”

“這這什麼嗎?”男人說著把她風衣的大扣子解開,“在我面前還害羞啊,我是醫生,還是你爸。”

于是女人不再說話,又閉上眼,任他動作了。

文德才把羊毛衫的下擺推到女人的雙乳上,聽診器和猥褻的手在楊璐玲腹部和胸部水蛇一樣的滑動著。別樣的刺激讓楊璐玲想呻吟出來,可是她還是忍住了。

“你呀,小楊,你應該是有子宮口輕度的發炎了,我給你拿點藥。”說著打開藥箱,不停的翻動著。

“噢,是這樣啊。”楊璐玲說著坐了起來,把緊身褲往上拉了拉,又把風衣的扣子扣上。

文德才端來一杯水,一手拿著丸子,一手扶在女人的後背上,“來,服下。”

“我自己來吧。”楊璐玲深深的望著文德才,有點不好意思了,“不好要你喂我的。”

“跟我客氣什麼。”說著把水靠到女人的唇邊,女人張開嘴把水和丸子一同吞了下去。

“謝謝啊。”楊璐玲溫婉是我笑道。

“來,你繼續躺下,我來給你做一次特殊的調理,讓你的病得到根治。”說著又把女人放倒在床上。

楊璐玲依言平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其實她知道公公的意思,她也知道婆婆閉經的事,所以很理解他的欲望。

文德才突然吻住了楊璐玲的嘴,女人象征性的掙紮著,“不要… ”男人把舌尖吐進她的口中,手已經握住了她嬌嫩的乳房。當他上面用嘴封住她的口,手又握住她乳房搓揉時,她的最後防線崩潰了,在羞澀中伸出了柔嫩的舌任他吸吮,與他的舌頭絞纏逗弄著,一口口的香津蜜汁流入她口中,全讓她吞了下去。

他握她乳房的手解開了楊璐玲風衣的紐扣,撥開絲綢的圍巾,靈活的沿著領口鑽了進去,推開了她的胸罩,細嫩如脂的乳房在他掌握之中,楊璐玲開始輕聲的呻吟,她的乳尖已經硬如圓珠,他的嘴離開她的唇去吸住她的乳尖。伸舌玩弄著她早已變硬的乳珠。璐玲臉色通紅喘著氣:“唔…,…啊…哦…莫這樣啊… ”

當男人另一隻手伸入她的緊身褲時,楊璐玲不由自主的將並攏的大腿分開,讓他輕易的就撫到了她隆起來的陰阜,觸手一片濕軟,她陰道內流出的淫液已滲透了她的透明內褲了。他的手撥開絲襪伸入她的三角褲摸到她濃密的陰毛時,楊璐玲再也忍不住,挺起陰戶迎合他的撫摸,文德才舍棄了兒媳婦的乳房,空出一隻手,悄悄的解開自己褲襠拉煉,將他已經堅硬挺立的陽具掏出來。

“爸,你…這是幹什麼?”看著男人粗大的陰莖正硬挺著,紅得有點發紫了,她心裏充滿了期待。

“小楊啊,我把消炎膏推進你的陰道裏,然後配合精子的殺菌作用你的炎症會很快就好的。”文德才說著把烏黑色的消炎膏塗到自己的龜頭上。

“這樣啊。”楊璐玲嬌羞無限的閉上了眼。等待那久違的銷魂的一刻。

文德才正在揉動她陰核肉芽的手指感覺到一陣濕熱,她的淫液一陣陣的由陰道內湧出,把他的手沾的濕淋淋的,他知道機不可失,立即將她的緊身褲和內褲脫到一條腿上。

楊璐玲曲線玲瓏的下半身全部裸露在他眼前,如羊脂白玉的皮膚,烏黑濃密的陰毛,粉紅色的外陰唇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經脹大的陰核肉芽,潺潺淫液蜜汁由緊窄的陰道上湧出。

他又俯下身去,含著我老婆的舌尖,張大嘴吸吮著她的柔唇,她“唔唔…”

聲中伸手欲推開他,卻變成了用力去抱他,文德才忍耐不住了,將身子壓到她身上,底下用手撥開她欲合攏的雪白修長美腿,楊璐玲還假裝做最後掙紮,想將腿合攏,可是當他硬邦邦的大龜頭頂住她的穴口,龜頭馬眼在她陰核肉芽上磨轉時,陰道內又湧出一陣陣淫液,她反而羞澀的挺起已經被淫液蜜汁弄得濕滑無比的陰戶,欲將他的大龜頭吞入陰道。

文德才再也忍不住,挺起大龜頭一舉刺入兒媳婦的無上美穴,直插到子宮腔內的花蕊上,一場人間鬧劇亂倫便正式拉開了序幕。

“唔… ”楊璐玲銷魂地呻吟起來,文德才感到女人的陰道窄小濕潤,溫度很高。大量的淫水填滿了所有的縫隙,陰道內壁上無數的細嫩的皺折,象一張張小嘴似的舔舐著吸吮著陰莖粗礪的表皮。蠕動的肉折一波波的將他的肉棒向內吞咽著、牽引著。他鐵甲一樣的龜頭穿過了她的陰道徑直刺入她的子宮內部。當男人的龜殼感到抵到最裏端終點時,感覺整根陰莖正被四周溫暖濕濡的肉緊緊包住,雖然隻有陰莖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實上他卻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無力,閉著眼睛喘口氣,靜靜的感覺這種人間美味,並且凝聚後繼動作的精力。又將已固好精關的大陽具整根插入她的美穴中。

楊璐玲立即舒爽的呻吟,“啊…唔… ”兩條柔滑尚穿著高跟鞋的美腿擡起來緊緊的纏住了他的腰,挺起陰戶用力往上頂,使他倆的生殖器緊密的相連到一點縫隙都沒有,他陽具根部的恥骨與她陰阜上的恥骨緊抵在一起,不停的轉動,讓兩人的陰毛相互的磨擦著,她似乎怕他再將陽具拔出,用雙手緊緊抱住了他的臀部,使他倆的生殖器交合到最緊密,他在她花心頂磨的大龜頭感覺到她的子宮腔緊緊的咬住了龜頭肉冠頸溝,這時他與蘭婧的結合,已經到達水乳交融的地步了。

“媽媽,是你嗎?”蓬蓬的叫聲讓正在欲仙欲死的男女大吃一驚,于是文德才停止了進攻兒媳婦的陰道。

“蓬蓬啊,回來了啊,”文德才若無其事的問,“你奶奶呢?她沒回來嗎。”

“奶奶接到**就去了太姥姥家,好像是太姥姥病了,他讓我一個人回來的。”

“哦…”淫情男女如釋重負的舒了一口氣,“你媽媽有點發騷,我給她打一針,馬上就好,你先看下動畫片,打好針我帶你上街買麥當勞吃,好嗎?乖… ”

“好哦,好哦,今晚有麥當勞吃哦…”蓬蓬歡呼雀躍的去了大廳裏,打開電視,看起他最愛看的《喜洋洋與灰太郎》來。

淫情男女相對一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

幾分鍾後,文德才在兒媳婦的身體裏釋放了自己壓抑了將近一個月的精液(說明一下,文德才在蘭婧走後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情人,所以隻好偶爾到縣城紅燈區裏去找雞釋放一下)。

收拾停當後,他們出來了,文德才去上廁所,楊璐玲則來到旁邊,把他抱在懷裏,“兒子,想媽媽嗎?”

“媽媽,當然想你,你怎麼啦?”兒子看到母親臉上紅撲撲的,額頭上還有些汗珠,“你發燒了嗎?打針痛不痛的?”

“乖,”楊璐玲動情抱住兒子,“你爺爺技術好,不怎麼痛的。你想吃什麼啊,媽給你去做,好嗎?”

“爺爺說帶我去買麥當勞,你不用做飯了。”蓬蓬有盯著電視了。

“不行的啦,麥當勞不可以當作晚飯的。”楊璐玲盯著兒子帥氣的臉說。

“那就隨你啦,老媽,你做什麼我都愛吃。”

楊璐玲于是起身,到廚房裏去做飯了。正好文德才從衛生間裏出來,于是抱住女人的小腰,用自己讓綿綿的陰莖在女人的肥臀上頂了幾下。

“要死啦…”楊璐玲嬌笑著推開男人,努努嘴示意蓬蓬在呢。

文德才又在兒媳婦的乳房上掐了一下,才離開了她。

文德才帶蓬蓬上街買東西回來時,楊璐玲已經做好了飯菜,吃完飯後女人就進了浴室洗起澡來。男人知道,今晚又可以幾番大戰了,他開心的笑了。

洗澡後,楊璐玲把正在看電視的蓬蓬帶進了客房裏,“馬上要上學了,你寒假作業還沒有做完呢,快點。”

“明天在做吧,媽媽。”蓬蓬撒嬌的摟著楊璐玲。

“不行。”楊璐玲把男孩推了進去,把文德才一個人晾在客廳裏。

文德才浴室也進去浴室了。不一會兒,從浴室裏傳來他那狼嚎一樣的跑調的歌聲,“隻要哥哥我耐心的等待喲呵,我心上的妹妹就會跑過來喲呵… ”

九點多的時候,文德才在床上等得無所適從了,于是敲響了媳婦的房門,“蓬蓬睡了嗎?小楊?出來吧。”

“好了,睡了。”楊璐玲于是穿著睡衣出來了。

文德才欣喜的抱住楊璐玲,滿是胡子的嘴巴雨點一樣落到女人嬌嫩的臉上。

“不要…”女人嬌嗔的推打著公公。

男人把楊璐玲懶腰抱起,進去了自己的臥室,把她扔到床上,餓狼一樣的撲了上去。

糾纏了許久楊璐玲有些想要了,可是男人一直舉不起來,可急死他了。

楊璐玲有些無奈的在公公雙腿間伏下,隔著短褲一把抓住男人的陰莖,男人的陰莖在柔軟的女人手的觸感下,漸漸的有些起色了。在她不斷的搓揉下,男人的褲襠搭起一個小小的帳篷了。

楊璐玲笑了,笑得讓男人心花怒放,她把公公內褲一撥開,掏出了他有些硬的陰莖。她不斷的來回搓動,另一隻手也撫弄著他的睪丸,身體慢慢下滑,接著伸出了她靈蛇一樣的舌頭,舔著男人紫紅的龜頭,那種羽化登仙的感覺,讓男人不住呻吟。

“舒服嗎?”楊璐玲的臉斜斜的仰望著文德才,一臉俏皮的樣子。

文德才第一次被女人口交,那感覺雲裏霧裏的,他恍惚的點了點頭,楊璐玲頭向前壓,把男人的陰莖含了進去﹍﹍“唔﹍好爽啊﹍”文德才忘情叫了出來,全身不由得僵硬了,實在太爽了!

她的嘴巴十分溫暖,兩片嘴唇夾的緊緊的,濕熱的舌頭伴隨口腔不斷在他陰莖上滑動,文德才按住了楊璐玲的頭,她吹的更起勁了,整個頭劇烈的前後擺動,男人的快感漸漸的強烈了。

楊璐玲並未停下殷勤的動作,舌頭在公公陰莖上下不斷滑動,慢慢下移,張嘴含住了他的睪丸,舌頭不停舔弄男人的陰囊、睪丸,溫熱的手掌則握住陰莖不住來回套弄﹍﹍“喔﹍﹍喔﹍﹍唔﹍﹍”男人大聲嚎叫著,他實在受不了了,一伸手,抓住楊璐玲的頭發,緩緩上提,女人當然知道他的心意,馬上含住他的陰莖,來來回回的溫暖小嘴服務,太舒服了!不過男人絲毫沒有射精的念頭。

文德才用左手撫弄著楊璐玲的頭發,右手則慢慢下移,去揉弄著女人的乳房,那酥酥的,軟軟的胸部總是讓男人那樣的著迷。楊璐玲的乳房在公公激動手中不斷變形扭曲﹍﹍女人感覺到了男人的撫弄的力度,更賣力的爲他口交了,整個頭快速的前後擺動,舌頭與男人的的陰莖更不停來回磨擦,雙手更是不安份的撫弄他的臀部。

“啊啊﹍﹍唔﹍﹍”含著陰莖的楊璐玲發出了含糊的呻吟聲。

文德才用手梳弄兒媳婦的頭發,盡情享受端莊女人的口交。女人不時的把舌頭伸出舔弄男人的槍身,有時也用手扶著他的睪丸舔弄。

楊璐玲含弄了一會兒,嘴離開公公的陰莖,用舌頭不斷舔弄他的龜頭,男人舒服的哼了出來。看她舔的那麼努力,文德才忍不住說:“小楊,你很棒喔!弄得我很爽。”楊璐玲的嘴角也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吹了大約十來分鍾之久,楊璐玲擡頭對公公說:“哎呀,﹍﹍弄得我嘴好酸… ”于是從男人的腿間站起,把她的三角褲脫下,看著那修長的大腿和毛茸茸的一片,文德才不由得産生了一份沖動。

“舒服吧,爸,以前別的人給你口交過嗎?”楊璐玲邪邪的看著男人,準確的說是一個老頭。

“我以前隻是在毛帶裏見過,沒想到口交屄操屄還爽。”文德才拍了一下兒媳婦的屁股,滿意的看著女人。

“是嗎?嘻嘻…”其實楊璐玲用口交的時間也不長,是一次在公交車上認識的老闆讓她開始了第一次口交。

楊璐玲一邊跟公公說話,一邊幫他打著手槍,一副十分可愛的樣子。男人看了十分感動,忙說:“來吧,我的雞巴也硬了,你在上面吧,我身體不行,有點累!”女人無可奈何的笑了,連忙爬上男人的身體,跨在他的雙腿上,抓住的半硬的陰莖,塞到自己的陰道裏輕輕的“噗嘰!”一聲,男人的陰莖漸漸就隱沒在楊璐玲的陰道裏。

好暖和的陰道呵,女人的陰道總是所有的男人銷魂,隨著楊璐玲殷情的上下套動,她那白皙豐挺的乳房象兔子一樣的抖動起來,文德才無限愛憐的抓住,用力的揉捏起來,還不時伸出舌頭舔弄兩粒茶色的乳頭。男人隻覺得兒媳婦的淫水越流越多,汩汩的沿著他的肉棒往下流。

過了一會兒,男人漸漸回複了體力,就開始挺動自己的下身,連連地往上頂,女人感覺到了,也用兩腳撐住男人的胸部,不停向下套弄,兩人一起活塞運動,由交合處産生快感電流般的在全身蔓延。

“噢… 好啊… 啊﹍﹍好舒服﹍﹍﹍啊… 快啊﹍﹍再用力… !!”楊璐玲的浪叫的總能激起男人無限的熱情與動力。男人的陰莖在兒媳婦的呻吟聲中漸漸地硬成了一根鋼釺,全身的快感劇烈的燃燒著年逾半百的男人。

他咬緊牙,不僅是不想叫喊出來,更是怕忍耐不住而噴精。他頂的越來越用力,楊璐玲也同樣一上一下,雙方交合的地方不斷傳出響亮的拍打聲,女人的淫水已流滿了文德才的大腿內側。

“啊…啊… 唔… 幹死我啦﹍﹍快!用力啊… !!”楊璐玲好像快高潮了。女人開始緊緊的抱住了文德才。

“啊啊… 要…我要死了﹍﹍要射了… 啊啊… 啊啊… 哇啊﹍﹍”這時候楊璐玲的動作停了,緊閉著雙眼,秀美的臉被快感嚴重的扭曲。雙手緊緊地抱住公公的上身,用力死死的把身子往下壓,男人的陰莖最大限度的插進了楊璐玲的陰道裏。因爲她正享受著高潮即將來臨的快感,全靠文德才一人不停的頂弄,男人想這時女人的表情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圖畫了吧。

“啊啊…啊啊… 啊… 哇啊… 喔喔… 嗯…射啊… !!”楊璐玲的淫叫已經完全隻有叫聲了,不再聽見她說些什麼,公公完全沉浸在女人的淫叫中了。

突然,楊璐玲的陰道口一緊,陰肉劇烈的收縮了幾下,一股陰精醍醐灌頂般的澆在文德才的龜頭上,弄得他頓時就快射精,正要繼續上頂,達到他的高潮時,趴在男人身上的楊璐玲突然脫離他的陰莖,剛脫離就立刻跪著含著它,前後不斷套弄﹍﹍口交帶給男人更強的快感,因爲楊璐玲的嘴巴閉合得非常緊,還有舌頭不斷挑弄,使得公公的肉棒硬到了極限。

“唔!﹍啊﹍”男人殺牛般的吼叫起來,精液如脫疆野馬直奔而出,文德才馬上從兒媳婦的口中抽出肉棒,用自己的手抓住急劇的套動著,紫紅色的龜頭前端的馬眼大炮一樣的怒視著美麗的兒媳婦——楊璐玲。

“噗噗噗﹍﹍!”精液不斷噴射,噴得楊璐玲一頭一臉,頭發上及乳房上也被沾的白稠稠一片。

楊璐玲連忙含回男人的陰莖,吞下他剩餘的精液,也讓老人享受噴精後那殘餘的快感。

文德才看著兒媳婦淫蕩的樣子,不由得得意的想:“我那傻兒子,這麼好的女人不要,爸爸替你耕耘她,呵呵… ”

夜,在荒唐的性愛裏緩緩的延伸。

春的氣息也在無邊的亂倫裏隨著也得精靈悄悄的來到了人間,回到了四野。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