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們3P的經歷

我先生是一個性慾很強的人,技巧也很好,耐久,我自己也很強,夜夜要,有時工作很累,但不做一下卻睡不著,他說他是我的催眠機。

先生以前有跟幾個女人談過戀愛,我們聊天時我要他坦白,我不恨他以前做的事,但要他特別詳細說怎樣做、每個人的感受,聽了後特別興奮,雖然心裡酸酸的,但還是要聽,聽了體內有一股說不清的熱能在翻騰,下面熱血湧起。

有時候我說也要找幾個來補償,他說:「可以啊!」我問他:「你不會吃醋嗎?」他說我也要同樣講述給他聽,支援我!

我心癢癢了,我並不是個很開放的人,思想很保守的,平常也沒有什麼深交的男性,不知道去哪裡找。人就是這樣,當你有了這種念頭,就會去留意,就會去嘗試。在單位裡有一個還合得來的同事,人品不錯,長得也不錯,我慢慢就去親熱套近。

在一個夏天的下午,單位停電,不用上班,他說要到我們家來作客,我說:「好啊!」

回到家裡坐一會,天氣太熱,我進臥室換衣服。剛剛脫光外面,只剩下二小件,他就走進來,緊緊抱住我亂吻亂摸,什麼時候被他剝光了我也不知道,腦海裡一片空白,又驚又怕又是想,渾身軟綿綿、光溜溜的任憑他擺弄。

我只記得是在既興奮又迷糊中渡過,全身火辣辣的,根本不知道他對我怎麼樣搞,直到他插入那一刻,我的一聲尖叫才把自己喊清醒,想不讓他再這樣,但在他猛烈的抽送中,一股從下而上的衝擊波使我高叫不斷,在腹部深處一股股暖流直衝上來。

就這樣過了不知多久時間,他停下來我才能喘一口氣,長長的一聲嘆氣,身體慢慢恢復知覺,才發現下面的愛液流得一大灘,整個屁股和床單都是,從未這樣過。突然他吸吮我的愛穴,一種不一樣的感受在全身傳開,一聲聲哼吟不斷,穴內愛液不斷湧出。後來聽講他都吸取進肚裡,他老婆從沒有過。

兩個多鐘頭很快就過去,他不敢射進去,在外面射在我身上,很多很多,我躺著用手把它塗滿身。他走後,我躺著不起床,還在回味、還在塗那精液,直到先生要回來才起床去洗澡。這就是我的第一次婚外情。

次日在單位不敢和他相見,儘量避開,這樣持續到他調到別的單位。人的思想真奇妙,孤單的時候很想他,能見的時候卻又避開他。

一個多月後他調到別處去,我也換了工作,以為事情完結了。在初秋的一個晚上,他又突然來訪,說這段時間到外地去搞調查,一回來就來看我。

那天晚上我在一種莫名其妙的騷動中渡過,一見他就渾身滾燙,下面一股股熱潮翻騰,儘量避免和他目光接觸,根本不知他和我先生在聊什麼。害得我晚上一上床就要先生不做前奏,馬上插入,高潮一下就爆發了。

早晨起來,先生說我整夜都很浪,問是不是有什麼事?我連連說沒有,可能是那個要來。他說,希望以後都能這樣就好了。

我含糊說笑:「真要嗎?」他說:「當然要啊!」

我說:「要有剌激。」他說:「那你去找啊!」

我問:「你不生氣?」他答:「不會!」

其實,在以後的三年中我都沒有將內情真真正正地告知他,只是在玩笑中含糊地點點頭。

在這段時間,我和那同事平均每月都有八、九次,兩人從來不到外面去,只要先生不在,他就來我家裡。開頭我怕他回家交不了差,他說家裡的一星期有一次,她就滿足了。真奇怪,我每次跟他做了以後,晚上更加興奮,他很猛烈,而我先生很有節奏,兩個不同的風格,兩種不同的亨受。

一直到三年後的一個暑假,孩子到他姥姥那裡住。有一晚,先生吃飯後要出去,可能晚點才回來,叫我先睡覺。我要他在十點就回來,他說要這麼早得有一個條件,就是要我光光在客廳等待,我說最少也要穿一件睡衣,他說別開燈,一定要脫光光。

先生走後我理完家常,沖個澡就光光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等待。電話響,一聽同事又要來坐,並且已經快到了。我趕快起來穿衣服,可是一忙找不到內衣,又不敢開燈,窗簾沒拉啊!

門鈴聲響,錯拿先生的襯衣,門一開,他看我這樣,以為是專等他,canovel.com一下子就把我抱起,埋頭就吻那穴兒。我想說不行,卻已讓他又吻又摸搞得氣喘不過,全身軟軟。

他拉開褲子拉鍊,那條肉棒兒一挺進,我就什麼都不管了,坐在他身上插到底。我身體不斷扭擺,一陣陣衝擊波由下而上直通頭頂,使我整個人都飄揚在九霄之外。他把我怎麼樣地搞都不知道,只是在迷迷糊糊中叫他快點射,射完後別理我,快走。在一陣迅猛的衝擊浪潮後,我什麼都不知覺了。

突然猝醒,見先生坐在身邊輕輕地撫摸,我驚恐地站起來,「嘩……」穴裡頭的精液像倒水一樣猛流出來,雙腳無力得差些跌倒。他抱起我到浴室放在浴缸中細膩沖洗,我頭腦裡只是一片空虛,無地自容。

他抱我上床後說:「太累了吧?好好休息。」我面紅耳赤,默默等待暴風雨的來臨,心裡想:完了,一切都完了!

可他隨即躺下,雙手在我身上遊蕩,輕柔地撫摸著問:「很快活嗎?」我點點頭,抱著他哭泣,叫他打我、罵我,可他笑著說:「傻瓜,有這樣的享樂,還哭?」並將手指插入我那穴兒,在裡面輕輕撬動。

一經這撬,我又情不自禁地呻吟,緊握那支已硬直直的「肉樁」要馬上插進去,他說:「不要了吧,別太累。」我說:「我還要,只是別太猛就可以。」

就在這一晚,我坦白了,當然說才只有幾次,在輕輕的抽送中渡過另一種快活。我們緊緊抱著,讓「肉樁」、「肉窩」它們也相交睡到天亮。

其實夫妻感情好,又能坦誠相見,生活就更加快樂和幸福。女人也與男人一樣,也有想「花」,問題是如何交朋友、如何把握、如何處理內外。姐妹們,妳們說呢?

第二天我們都請假,不去上班,在床上躊躇到中午。起床時先生不讓我穿衣服,要我整天都光著,我說:「不行,廚房沒有窗簾。」他就讓我只穿一件又薄又短的紗睡衣,幾乎是透明的,短得手一伸高,下面什麼都露出來。沒辦法啊!只不要去陽台就算了,好在我們的樓距還寬敞,不太靠近窗戶就可以。

真奇怪,我整個下午都處於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中,兩個奶房都脹得大大,下面濕濕的,不時有意無意地吮動。我要,先生不讓,還說什麼「不能太多次,會傷身體」等等的話,又不肯讓我自慰(以前他出差時就叫我晚上自慰,我的自慰還是他教授的),最壞的是他還不時地摸你一下,搞得我坐立不安。

我問:「是不是要報復?要咋樣就說。我受不了,你自己可以(我知道他與以前戀愛過的女人還保持來往,有搞來搞去,但他很有分寸,從不過瀕),我就不能嗎?」

我說了許多賭氣的話,他卻笑嘻嘻地說:「是為妳好,讓妳恢復青春活力,讓妳生活得更加多姿多彩。」什麼什麼的狗屁話,真氣死我了!我只好賴在他身上,在他的大腿上磨擦,把奶頭塞進他嘴裡過過癮。

其實這樣只是權衡之計,我一動春情,不做愛是受不了的,整個人會暴臊不安,他是知道的。他抱著我說:「別難受了,晚上出去兜風,回來再做吧!要好好聽話。」我點點頭,要他用手幫我過癮,並抱我睡一會,他說:「妳要好好聽話。」我說:「一定聽你的!」

吃完晚飯後,我說:「出門啦!」他卻要等等,真不知搞什麼鬼!到了九點多,說可以了,要我衣服全換掉,按照他說的穿。我一聽頭都大了,連說「不敢不敢」,他卻說:「要風流就要敢,人生有幾次?」

在他的說服下,我硬著頭皮穿著平時只能在家中穿的黑薄紗超短裙和上衣,裡頭什麼都沒有。我真怕在家門口被人看見,在燈火下很容易看透的,好在外面人稀少、路燈也不亮。

我坐在摩托車後面緊緊地抱著,一會兒就開到無人蹤影的地方,他讓我開,沒人了,我也就放鬆。開起車被風吹拂著很舒適,那短裙被吹到飄揚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穿,在大自然的摸拂下真令人陶醉,真想來個天體無瑕。

我說:「我來過過裸體癮好嗎?」他說:「等一下,這裡會有車來往的。」叫我開到海濱那裡就可以。

到了那裡真是靜悄悄的,我停頓一下,什麼都不穿了,舒暢極了!在海風的輕柔摸撫中,心靈被洗滌得潔白如雪,心情蕩漾,彷彿整體都獲得新生。

車來回在碎石路上顛簸,乳房不停地跳動,一陣陣的爽意卻毫無點淫意。不知不覺中已經是一點多,要不是先生催促,我願這樣過去。這一刻是我三十幾年來最開心、最快樂的時刻,我深深地感謝我先生,從心靈深處真誠愛著他。

在回家時我還不想穿上,到要上大路,他叫我停車把衣服穿上,我還不那麼情願,他說:「剛才有對情侶在看了。」我說:「怕什麼?人家還會學著喲!」

停車回頭一看,哈哈!他倆也在脫光。我不讓他再看,他竟然說:「人家可以看妳,我就不能看人家?」我說:「你看過很多了,我還沒有幾個人看過。」

「那妳要給多少人看過才滿意?」

「要很多。」

說著就到了大路上,我只好穿上,讓裙子隨風飄揚,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人。

先生去寄車,我上樓在家門口等,對門的媳婦下班回來,看見我這樣,驚訝地問道:「剛回來?」我不好意思地說:「跟老公出去。」她羨慕地說:「真浪漫!」

她不開門進去,看看衣服是哪裡買的,問東問西,弄得我面紅耳赤,太透明了。(該死的樓梯燈,幹嗎不壞?)

先生上來她才進屋去,一進門口我馬上就脫,要他也脫,門沒關也不管。天啊!她還過來,我剛巧翹著腳、握著先生那個要塞進去,讓她全清楚看見。好在先生是背著她,我趕緊把他推進浴室,弄得他莫名其妙。原來她是來借東西,臨走時還捏我一下,沒想到以後成了二合一,這是後話。

上了床我還要,先生說:「明天要上班,別搞了。」我要求塞在裡頭睡覺,先生只好同意。塞著睡眠是我們的拿手,這一夜我春夢連連。

那天過後我整個人身心煥然一新,精神飽滿,好像是二十多歲的人,也不想跟那同事幹,他打電話來也不想去,不像以前那樣一聽到他的聲音就渾身發癢,不是去他那兒就是叫他來。

我跟先生說過,他說:「妳同他根本上沒有什麼感情,只是雙方在找剌激而已。」我想想也是這樣,我的感情都在我先生那兒。

先生又把窗戶全部貼上玻璃紙,他說這樣方便些,我說:「是你方便吧?」他說是為我好。我說:「不想了。」他說:「不會的,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就會不斷地想。」

我說我不會,他給我分析說:「妳要的是找剌激而不是找感情,加上妳骨子裡還是保守的思想,所以妳不會隨意就和人搞上,能搞上來操的人都不會對妳造成傷害,都會尊重妳。」

我不相信他的話,後來一切都證實了他說得對。

兒子在他姥姥家住的這段時間裡,我一回家都是赤裸著,除非有人來,我才穿上睡裙,女朋友們來訪都很羨慕地說:「你們倆真愜意!」

有一晚我們邊做愛邊聊天,他問:「還有沒有跟那個搞?」我說沒有,也不想。他又問:「哪次最好?」並扒根問底地問仔細,弄得我邊說邊慾火如焚,那念頭又來,連忙說:「不要再說了,我受不了!」翻到他身上狂熱地做,他緊緊抱住我問:「說真實話,想不想?」我只好說:「想!」

我想在明天晚上做,先生同意,因為後天是休息日。

這一夜我老是睡不安,想著明晚同事要來,心跳就加快,搞到自己要半夜悄悄起來到大廳自慰,邊搞邊幻想有人來強姦我多好,真是變態!

第二天晚飯後先生問我:「怎樣?」我裝作不知:「什麼怎樣?」他把我的乳頭輕輕捏,我渾身都軟了,他那一手捏奶的工夫哪個女人都受不了,連連說:「已約定了,八點鐘來。」

他要出門,我再三要求說:「一有我的電話就要馬上回來。」他點頭出去。

先生走後,我的心情有一種說不清的滋味,有一股很難說的騷動,重新穿上衣服,關了燈,只開一盞小夜燈,焦急地算計時間,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他來了,一進來就抱起我,手立即伸進褲裡摸那,他從來就是這樣,也是以後我跟他疏遠的原故。摸了一會,他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脫掉,我讓他先舔下面,那淫液好像水一樣湧出,我不斷地呻吟、不斷地扭動。

舔了一會,他插入並抱起我走進臥室,我要他站著抱住我做,他很拚力啊!但很奇怪,這次只有興奮沒有高潮。九點多一刻,叫他射,他射完了以後看我躺著不動,問是否抱我去洗乾淨,我說不要,躺一下就可以,叫他走的時候關門。他點頭,又舔了一次陰蒂就走了。

他剛剛走出門,我馬上打電話叫先生回來,這時內心有著一種強烈的慾念,下面不停蠕動,十分渴望立即將它填滿。

我聽見先生回來開了門,又同對面的她說話,深怕她又要進來,破壞了我們的好事。先生一進房我就要他快點,他卻慢條斯理地脫衣服、看看我下面蠕動著的肉穴,我不停叫喊著:「快!快!」

他抱起我去到浴室,用水流往裡頭沖,他的水流控制得很好,忽大忽小,沖得我興奮極了,含著他的肉棒不停地吸。除了我先生,我從來不用嘴去啜別人的肉棒,連吻都不要。

他弄了一會,把我抱起來邊行邊插,走到大廳我摟緊他,腰身主動猛烈上下運動,不停地尖叫,高潮一陣陣襲來。先生說:「不要叫得太大聲,隔壁會聽見的,她忍不住要過來怎麼辦?」我才不管這些:「她要來就來看吧!最好兩公婆一起來。」

我衝刺了一陣才慢慢停頓,抱著先生狂吻。我們剛要換個姿勢,他單位就打電話來叫他馬上去一下,他叫我先睡一會。真掃興,我還沒有過夠癮。

先生剛走出不久,隔壁的她就來叫門,我只好圍上浴巾開門。她穿著一件很性感的睡裙,我看見都覺得十分性感,男人看見一定更受不了。她的身材很美,大胸脯、大臀股,腰不粗,皮膚也可以,我開玩笑說:「我想摸一摸。」她說:「要摸就摸。」

相鄰多年,給我的感覺她是個很文靜、很有內涵的人,平時都有串門拉拉家常。倆口子相處得很不錯,一個兒子平常都在家婆那裡,丈夫老實孝順。

問她怎麼還沒睡?她說老公今晚不回來,家婆那裡有什麼祭日,她單獨不敢睡。我問:「為什麼?」她說:「不知道,每次都是這樣,一個人看電視過夜。早先本來要過來,聽見你們在幹活,就不好來。」我的臉紅紅,怪不好意思,真是羞死了!

我們東拉西扯,看時間不早,我隨便說:「今晚就在這裡睡。」她竟然說:「不方便吧?」我看出她有意的,只好打電話問先生什麼時候回來,他說沒那麼早,叫我先睡。我說明情況,他說可以,他回來睡兒子房間,我只好去洗澡。

由於平時養成的習慣,我洗完後光光就進房,她看了摸摸我的屁股說:「妳的皮膚真好,又白又滑又細膩。」我不好意思,要穿衣服,她說:「不用了,兩個女人怕什麼?」我只好鑽進被子,她竟然也脫光躺下。

天啊!她的陰毛又多又密,整個小腹都長得密密麻麻,不扒開是看不見那兒的。她見我驚訝看著,笑嘻嘻說:「夠多吧?」還用手扒開來露出那裡。我們面對著說話,我看著她兩個大奶房,真想摸一下,大而不鬆弛,彈性很好。

她說:「真羨慕妳,妳一定很快活。」我說:「妳這樣的身材,妳老公一定對妳也幹得不錯。」

她嘆了一口氣,給我傾訴出心中的苦悶:「別看他長得高大,其實是草包一個,一兩分鐘就完。他要的時候,不先弄弄,一下子就插入,完了就倒頭就睡,有時候自己難受得直哭。他思想又迷信,有什麼祭日、忌日就前後兩天都不能做愛,也不能相接觸。」

啊?哪有這樣的人!一個月算下來沒有幾次。她才小我幾歲,真是浪費了她的大好時光,我默默地為她惋惜。

我說:「那就自己搞。」她說有聽說過,但不知是怎麼回事,只會脫光光在房屋內跳動。真蠢!其實我也是先生教會的,真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我起床鎖好門,關燈,她說不要關燈,沒有這個習慣,怕黑。我說:「怕什麼?兩個人。」她卻伸手來攬我,這一攬兩人面對面,我就勢去摸她的奶房,感覺真妙,怪不得男人都要女人有雙好奶房。

我學先生摸我那樣,摸得她直喘息,她的腳緊緊勾著我,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來摸去,我感覺很舒暢。突然她跟我接吻,除了先生外,我從不與別人接吻的,想不到兩個女人接吻也會使我動情。我盡情地和她吻,我自己好像變成男人似的伸手去摸她下面,她那兒已濕成像在水中撈出來一樣。

我把先生那一套都用到她那裡去,揉她的陰蒂、摳她的肉洞,她也一會吸我的乳房、一會吸我的嘴,不停呻吟,連聲叫好。我慾火難忍,穴兒不停地抖著,她那兒也像泉水般湧出,我抓住她的手指塞進我那難以忍耐的洞穴,她也學我那樣,兩個女人互相攛著,真瘋狂!

我都覺得女人的穴洞裡頭妙極,何況男人,我倆天翻地覆地玩耍,也不知什麼時候相抱著睡去,直到先生敲門才醒來,兩人還抱著呢!很難以置信。

她說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又吻過來,先生叫:「都中午了!」我們才懶洋洋要起床。哎喲!兩人的陰毛都黏緊在一起,淫水塗遍了下體。我大聲叫先生走開,不得偷看,就互相貼著去浴室沖洗。

洗完後我以為先生還在外頭,兩人光溜溜走出來,看見他在臥室裡收拾床單什麼的,還邊收拾邊說:「太瘋癲了!」我趕緊要趕他出去,她說沒關係,而雙手卻遮蓋著下面,毛太多了,她的臉龐都紅得像個大燈籠。

先生走開時說:「快點!穿好就出來吃飯。」我讓她穿衣,她看我不穿,她也不穿,我也隨她便。其實穿著也沒有意義,她那睡裙露得太多,前面低垂得只能遮蓋乳頭,後面幾乎是沒什麼,要是蹲下去,什麼都看見。

吃飯時她一聲不吭,只低頭吃飯,聽我倆說話,直到先生說我們兩人都差不多高(一米五六),她看起來很大,而我卻小巧(我先生是一米七八),她紅著臉說:「小巧才好,抱起來要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伸手就去抓她的乳房,說:「奶大才好。」她卻說:「可惜沒人要(說她老公)。」我說:「我要。」先生連說:「吃飯吧!」

吃完後,先生說回去單位,叫我們要休息,我說我們還要繼續,他說:「別胡鬧了!」

他走後,我們躺在沙發上聊天、說心裡話,她要我教授自慰、講述我們的性生活,到了五點多才過去,說要去婆家那裡,臨走時我們又熱吻一陣。真奇異,兩個女人也這麼動情!自從那次後我們都相伴至今,形同姐妹。

我問先生為什麼不乘機?他說:「對她不瞭解。妳們女人怎麼樣都沒關係,男人就不同。」

確實,他是很謹慎的,對一個人或事在不完全瞭解的時候不會盲目行動,現在還跟他有搞的女人,他都很瞭解的,他不希望她們因此分裂同其丈夫的感情而使家庭矛盾,而是作她們的侃說對象,幫她們調解心上的憂鬱。就她們對他的說法,叫「救火隊長」。

這也是我們結婚後我不像其他女人一樣,哪個男人不會花心,瞭解自己的丈夫,相信他、寬容和善解,是我對他的做法,而直到今天他還是很信任我。

有啥事情我們都會互相告訴,互相分析要注意到的問題,互相分享快樂,難道這樣不好嗎?跟那些講什麼大道理、那些夫妻互相猜疑、大男子主義、大女子主義、自己放縱骸形卻要求別人講道德的偽君子要好。我愛我的家!

經過兩個多月間,先生對我說:「她是一個思想很單純的人,對社會上很多事物沒有深刻的瞭解及認識。」要求我以後與別人有搞什麼,不能拉她進入,會害死她的。

我要求先生教導她,他說:「人的社會經驗是積累來的,不是一天半月就教會,她小時的家庭及現在的家庭都是老實本份的,她工作的單位人事也應該不複雜,致使她這樣。」

我問:「為什麼那天晚上她會那麼大膽?」他說:「看電視太多,性飢餓太大,還有相鄰這麼多年對我們的信任。」先生要我好好對待她:「如果家裡有男性來作客,她若過來一定要注意穿著,因為她很引人注目。」

先生的話讓我和她在以後避免了很多麻煩,她知曉後對待先生勝過我,有些喧賓奪主,有時候我酸溜溜的。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