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聽著電話那邊傳過來微弱的聲音,我知道宋玉卿的媽媽肯定也是一個大美人,聲音很甜,但也不至于甜的膩人,反正感覺很溫暖,聲音泛濫著母愛。

我拽住宋玉卿另一隻溫滑入玉的手掌,放在我的大雞巴上,讓她一邊給我擼一邊和自己母親講話,這樣的刺激,讓我都感覺她的陰唇已經溢出水來。

宋玉卿面帶刺激紅暈,隻能忍命的一邊幫我擼一邊打電話。

「啊…爽…」這樣的刺激,讓我忍不住呻吟出來,閉上眼睛幻想著宋玉卿的母親,自己的嶽母給自己擼,給自己口,穿上黑色絲襪和高跟鞋,撅著屁股讓自己操她的畫面。

「怎麼了…你旁邊什麼聲音?怎麼是一個男的?你交了男朋友?」

宋玉卿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也想曝光我們的關系,早一點讓幻想成爲事實,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聰明的女強人宋玉卿當然明白我什麼意思,呆了一兩秒後在我期盼的眼神下點點頭對著電話回答道:「是的,他剛剛健身完,喝了冰水,所以…」

宋玉卿的話還沒說完,電話對面就出現急切的驚歎聲:「真的嗎?你可別再騙媽了,這樣,下午,下午我有空,你帶他回來讓我看看,要不然我不相信。」

宋玉卿從溫滑如玉的掌心當中感受到我對于她媽媽的欲望,可不想這麼早就讓我去見她的媽媽:「真的,我怎麼可能騙你,他,他下午可能有點事…所以…」

「不管,你下午不給我帶回來,以後就別認我媽了,對了,他多大,幹什麼的?家庭情況如何?」

聽到這裏,我哪裏能忍,一把搶過宋玉卿的電話對著那邊的嶽母就說到:「

阿姨,我下午沒事,別聽卿兒亂說,我下午就和卿兒過來看看你。「

宋玉卿羞不可及,一把拽住我的大雞巴用力緊固,龜頭下面的青筋能用肉眼看見快速的龐大聚集。

聽著我對宋玉卿的稱呼,嶽母很是高興,一連說了三個好字,隨後我掛掉電話。

「啊…」

我一把推到宋玉卿,隨後壓在她身上,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的她趕快求饒:「爸爸…不要了,不要操女兒…女兒下面都還是腫的,很痛的,女兒給你口吧,好不好…求你了爸爸。」

看著宋玉卿這騷樣和淫賤的話語,一隻手牢牢的把她壓在沙發上,另一隻手扶著大雞吧就對準她的嘴慢慢插了進去。

?????????????

憑借著沒有使用異能操了媽媽楚菲雅之後,心中對于女人越來越輕視,我覺得媽媽這樣的絕色美女都能隨便操,更別說其他女人,算什麼?有經營楚式集團總裁的光環大?

尤其是在沒用使用異能,征服自己媽媽,看見原本高高在上的媽媽現在淪爲自己胯下的性奴,說著下賤淫賤的話語時候,我心中那種自豪感越來越強。

異能?異能算什麼?早已被他拋之腦後。

如果硬要說,異能的作用是什麼,那唯一的作用就是讓他的膽子更加大,讓他明確的知道一個女人的內心需要什麼!

錢?他有,但他以前並沒有使用

權?他也有,楚式集團少東家,國內最大的民營企業。

屌?呵呵,可以說這個世界幾乎找不到幾個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然而,曾經的他爲什麼沒有利用這妖孽般的條件去追尋?

那是曾經活在管教森嚴的楚菲雅「淫威」下。

以前一棟牆阻擋他去尋找男女世界,而這棟牆就是楚菲雅本人。

然而,現在楚菲雅早已被他征服,而且還是在沒有使用異能的前提下。

楚菲雅和異能的地位對比,當然是楚菲雅比較高,所以楚菲雅的征服讓他幾乎無視了異能的存在,已經變成可有可無。

人,對于性的追求都是刺激,一旦你滿足一個點,你就會厭倦,你會尋找新的刺激點,然而異能的刺激點並不能再刺激他,他想要尋找更好的刺激點。

但他不知道的是,奴隸魔法這個魔法力量已經開始蠶食,反噬他的意志,如果異能隻是一個奴役,並且保留完全思想的一個魔法,你覺得異界原住民法師們會集力去驅散它嗎?

不,沒這麼簡單。

奴隸魔法這個魔法,是一位魔法天道傳承者所創造,他想要利用人們內心中的黑暗,來創造一個黑暗世界。

奴隸魔法這個魔法的使用看似簡單,但裏面暗藏殺機,它會慢慢的無限擴大人類心中的黑暗,直到…一個人的死亡。

那你說如果停止使用會怎麼樣?如果停止使用,反噬的力量會越來越大,也就是,讓人內心中的黑暗屬性加速擴大,直到,一個人的思想完全被黑暗所控制,然後成爲一個沒有思想的行屍走肉,就像是美劇中的喪失一樣。

那你說,有人用自己的意志力打敗過奴隸魔法嗎?有,異界原住民又一位少年魔法師,誤入歧途,走入黑暗,但在最後的時刻,他遇見一個爲他放棄生命的女人,爲之感化。

所有人都不知道,想要阻止隻是一個簡單魔法的事情,或者說,所有人都不會去做出那樣的選擇。

奴隸魔法隻有兩個魔法,一個是奴役,一個是釋放。

那你覺得一個人走入黑暗面,會放棄現在所有的成就和滿足感?去放棄這一切?

就比如一個窮苦孩子突然擁有一千萬,過上了好的日子,你覺得他會放棄這一切去選擇繼續受苦,爲一日三餐的生活困擾?不,他不會,任何人都不會,這就是人的欲望,無限大的擴大,直到,無法控制。

這也是爲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投資失敗選擇跳樓或者其他方法自殺,許多人都在說承受不了,其實太過于簡單,大多數都是不想回到曾經的生活,不想放棄現在的一切,所作出的選擇。

????????????????????????

下午,我帶著漸漸變得淫賤少婦宋玉卿來到她家,準備面見嶽母。

雖說在公寓裏,宋玉卿就給自己口了,但是在這一路上幻想著高等知識分子的漂亮嶽母以後跪在地上,帶著項圈,自己牽著母狗鏈條,那種刺激的感覺讓他的雞巴在這一路上都是硬邦邦的。

慢慢,我腦海中出現一股思想,那就是沒有使用異能,卻成功的操了女神媽媽,這種自豪感,讓我覺得魔法可有可無,完全可以拋棄一切,我想要去玩弄一個女人,我想看見一個女人用著自己的意識,自己選擇放棄尊嚴跪在地上,穿上淫賤的制服和淫賤絲襪高跟,哀求的求著我,讓我收她爲女奴。

求著我讓我臨幸她,操她,求我賜給她母狗項圈,並且發誓永遠不會取下,跪在地上乞求讓自己給她戴上狗鏈,並且牽著她去綠化帶小便,大便。

讓別的男人看著我在操她,乞求我尋找更多的圍觀者,讓一個個陌生的圍觀者撫摸她的性感絲襪美臀,性感黑絲美腿。(不會出現,隻是描寫魔法已經開始反噬,心中的黑暗已經開始擴張,這種對于我來說,已經算是綠了,討厭綠,無理由,永遠不會去尋找那樣的刺激。)

宋玉卿的家在市區外的一個別墅小區,在車內聽著她描述,她媽媽林晚晴是一位知名畫家和作家,獲得過無數獎項。

和宋玉卿來到了她家門口,掏出鑰匙,宋玉卿剛剛打開了門,我就看見一位漂亮熟婦,身上氣質和她的職業一模一樣,擁有那種溫文爾雅,悠然典雅,並且雍容華貴,一看就是出自大家,臉上溢出自信又高貴的神色,就那麼自然的流露出來,皮膚很白,白的就像是美玉一般,臉型是一個錐子臉,但又不誇張,長發微卷,黑色卷發就這樣隨意的披散著,黑色的發絲就像是黑珍珠一樣美麗,黑的發亮。

小嘴上塗了粉紅色唇彩,仿佛母女兩都對粉紅色有著天生的追求一樣。

林晚晴大約五十二歲,和宋玉卿有著幾分相識,都屬于那種絕色美人,但穿著打扮看來卻要年輕許多,穿著粉紅色旗袍,旗袍上繡著吉祥如意的圖案,長度幾乎都抵達膝蓋處,這一點讓我有些失望,但腿邊的開衩反而讓我感到興奮。

宋玉卿充分的遺傳了林晚晴的所有優點,身高都是一米七以上的高個子美人,雙腿修長,胸部擁有豪乳,臀部擁有讓人羨慕的肉臀,但又不誇張。

雙腿上穿著大氣整潔的肉色絲襪,雙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短高跟,中規中矩。

看了林晚晴,我心中不知道該說林晚晴年輕還是宋玉卿有些老氣,兩人完全看不出是母女,反而像是姐妹一樣,她的眼角根本沒有皺紋,仿佛就是三十來歲的熟婦。

林晚晴每走一步,旗袍開衩處的白嫩大腿都在刺激我的肉眼和激烈跳動的心,心中那種想要征服的欲望越來越強。

越是這樣,我越是不想使用魔法,魔法太過于簡單,完全沒有任何挑戰性可言,根本體會不到征服一個女人,讓一個高貴典雅,並且雍容華貴的女人自甘墮落,下賤的成就。

雖然說,這樣的裝扮對于我來說穿的有些多了,但這樣打扮,相反的,更加的襯托出了她的成熟風韻,和知書達理。

女人穿的很多時,男人喜歡盯著少的地方看,女人穿的少時,男人喜歡盯著多的地方看!

現在也就是這樣。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悅耳打斷了他的幻想,聲音幹淨而清脆,又帶著吸引人的磁性,從中能聽見女人的溫柔和濃濃的母愛之情:「回來了?先進來再說,別讓人在外面傻站著!」

林晚晴說完還白了宋玉卿一眼,暗示她不懂事。

宋玉卿抿嘴一笑,正大光明的牽著我的手開口說道:「媽,這是我男朋友,叫楚天,是楚式集團的少東家,家境沒的說,對我也很疼愛。」

林晚晴沒有回答,也沒有做出任何表示,隻是抿嘴微笑看著我,仿佛是想要把我內心看穿一樣。

說實話,我的內心此時有些發毛,虧心事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對于眼前這美豔不可方物的嶽母可是擁有巨大的歹念,很害怕她一旦知道自己的內心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

「阿姨…你好,初次來,隻是帶了一點化妝品和日用品。」安靜了幾秒鍾之後,我終于受不了這樣尷尬的情況,主動開口打破這種尷尬的寂靜。

林晚晴微微笑,一舉一動都是那樣的美,那樣的吸引人的視線,我在這一刻,心中突然想要伸出手抱著她,強吻她,撕裂她那薄薄的旗袍,按在門上強奸她,揉撚她,操她,讓她淪爲自己第一隻下賤的母狗,淫蕩的母狗,爲取悅我的性欲和大雞吧做出一生的奮鬥。

「來就來,還帶什麼禮物,真是有禮貌。」終于,再一次沈默之後,林晚晴伸出手邀請我進入。

「第一次見面肯定要給長輩帶禮物,聽說阿姨保養得當,所以這一次我就帶了一套效果很好的化妝品。」

走入客廳內之後,我把禮物拿出來放在茶幾上。

「那下次來就別來禮物了,既然你和玉卿談戀愛了,那以後也就是一家人。

「林晚晴隨後前去客廳右邊飲水機處給我倒水。

我和宋玉卿兩人坐在沙發上,林晚晴正彎著腰在給我倒著水,而由于她彎著腰的原因,就使得她的那性感,並且薄薄的旗袍緊緊的繃在了她的那堅挺的肉臀上,將她的美殿的優美輪廓完美的展現在我面前,輪廓中仿佛能看見那內褲的痕跡,肉臀圓而又翹,是那麼的美,這一刻我很想沖過去伸出雙手抱著她的那性感的肉臀,俯下頭去盡情的親吻和聞她那性感肉臀的美味。

性感的肉臀在這一刻就像是美味的食物出現在我面前,我胯下的大雞吧不爭氣的頂著內褲,頂著褲子,那種堅挺,讓我感到疼,感到爽。

心髒的快速跳動,讓我呼吸急促,口幹舌燥,心髒仿佛快到嗓子眼。

雖然沒有用手摸,但,就這規模,和這形狀,就算是媽媽楚菲雅也比不上,更別說宋玉卿,這可是我目前爲止看到的最美的肉臀,是那麼的美,心中的欲望越來越強,我感覺到了前列腺液的溢出。

旗袍上揚,雙腿並攏,絲襪包裹,再加上那巨大並且擁有美感的肉臀,讓我真的,真的快要壓制不住心中的欲望感。

這時,我腦海中出現,那就是林晚晴和宋玉卿母女兩人都穿著女仆裝,穿著黑絲襪和白色細高跟鞋跪在冰涼的地闆上,林晚晴用著她那性感紅唇內的翹舌仔細的給自己舔著大雞吧,宋玉卿跪在她媽媽林晚晴身後,掀起她的女仆裙,仔細的舔著她的絲襪騷穴,而我手中拿著兩條冰涼的鐵鏈,鐵鏈的另一處盡頭是母女兩人的頸部,母女頸部牢牢的套著性奴項圈。

沒等林晚晴回來,我靠在宋玉卿的耳邊底聲,並且帶著難以壓抑內心中的沖動,用著顫抖不已的聲音道:「我想要操你媽!我要你媽做我的性奴隸,真真的性奴隸,比A片中的性奴隸還要下賤,還要淫蕩,我要讓她成爲的肉便器。」

而兩人沒有發現的是,林晚晴回歸步伐突然停止,臉上突然出現不可思議的表情。

第四章 被嚇軟了

一頓晚飯,在尷尬的氣氛中草草收場。

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林晚晴對自己的態度從普通到了厭惡。

但是就這樣的厭惡,讓我心中對于征服這少婦産生了另一種特俗的情感,心中對于讓她成爲自己的性奴越來越強,強到無法擺脫的地步。

心中仿佛不斷有個聲音再告訴自己,讓自己趕快調教母狗,學習經驗,讓林晚晴這知性貴婦成爲自己的最強肉便器,最強母狗。

我也不知道何時,心中總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刺激著自己,迫使自己做出曾經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

但,這樣的刺激加上心中的畫面構想,心髒的跳動和血液的興奮程度越來越高,大雞巴幾乎都是硬著生活。

不知不覺,見著林晚晴之後,對于這樣的追求越來越強,準確的說,在收獲田靜母女之後,就出現了這樣的追求,但,並沒有達到瘋狂的癡迷,然而現在,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強。

••••••••••••••••••••

行駛在回到公寓的路上,我幾乎滿腦子都想著該怎麼調教出一個出色的性奴。

網上的尋找大多數都是侃侃之談,並不能夠滿足我,而且有些比較惡心的調教我是打心底反感。

什麼爲了調教性奴的羞恥感,找幾個男的輪奸,這樣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去做。

什麼爲了調教,喝尿吃屎這樣的重口味也不會做。

捆綁能做,在封閉環境整天戴著項圈,狗鏈,跳彈,這些都可以,哪怕是公共環境也可以攜帶跳彈,性奴歸根結底也是一個女人,哪怕隻是一個性奴,但她也是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性奴。

性奴的調教隻是爲了服務自己一個人,然而調教的刺激也隻是爲了兩性的性欲發洩,我可不想自己的女人成爲一個沒有思想的寵物,調教隻是爲了得到更好的性欲發洩,僅此而已。

看著沒有用的信息,我讓宋玉卿找一個昏暗無人的角落靠邊停車,雞巴硬的太難受,想著她媽媽那雙絲襪的美腿和那柔軟嬌滴滴的性格,心中就升起了一陣陣的欲望。

「來,就在這給我口,你媽真的太騷了,看見她我就想要讓她成爲一個人的肉便器。」等著她剛剛把車停在路邊,檔位掛到了P擋,我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欲望,拽著她的柔軟發絲扯向我的大雞吧,另一隻手快速的脫下褲子。

「疼……老公……你別拽人家頭發阿。」 宋玉卿稍微帶著一絲哭泣。

巨大的雞巴頂在她的鼻尖不斷磨蹭,我放手之後,她白了我一眼,作怪的刺激著我敏感度的大雞吧,在她那光滑如玉般的臉龐上不斷磨蹭,刺激。

這樣的刺激如果是以前,我會很享受,但現在,我心中剩下的隻有厭煩,左手扶著大雞巴,用力的擺動,不斷怕打在她的臉上。

「啪……」

「嗯……嗯……」大雞巴拍打她的臉龐,她反而帶著一絲嬌哼,很是享受。

宋玉卿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該如何服侍自己的男人,她也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深深的刺激到我,賣力的從駕駛室爬到副駕駛,蹲在副駕駛的地闆上賣力的口交。

那雙誘人的丹鳳媚眼不斷的眨著,不斷的勾引我心中的欲望。

宋玉卿慢慢的被魔法的異能所侵蝕,心中也慢慢泛起尋求更大更好的刺激。

【如果現在是媽媽跪在這裏給老公口交是什麼樣?】

【哎,宋玉卿你越來越賤了,你怎麼能讓自己的母親給自己老公口交呢?】

【媽媽的性生活本來就不完美,既然自己的老公擁有曠世大雞巴,爲什麼不能分享給媽媽讓媽媽獲得更好的生活?】

【你這可是作賤養育自己長大的母親,你怎麼能這樣做呢?你難道真的想要自己的媽媽也成爲了你老公的性奴老婆?母女共侍一夫?這可是亂倫阿】

【亂倫怕什麼,老公家裏女人都想要成爲他的女人,如果不這樣做,以後怎麼爭寵?不如把媽媽和兩個妹妹一起拉進來,成爲老公的性奴老婆。】

•••••••••••••••••••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