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不光如此,宋玉卿看著我睜開雙眼之後,抿著嘴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帶著淫賤的表情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然後用她那潔白的牙齒輕輕的刮著我的陰毛,敏捷的舌頭纏著我長長的陰毛,那種表情我一輩子都忘不掉,放蕩淫蕩的表情恐怕連頭牌小姐都做不出來。

再加上她身上還穿著昨晚的護士制服,白色絲襪和粉色細高跟,這樣的視覺效果,讓我真的受不了,射精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老公,卿兒做得好不好……」她抓著肉棒,上下套弄著說

「做得好,爽爆了,老公想把精液全射到你嘴裏,看著你吃下去。」我愛戀的摸著宋玉卿的臉龐。

宋玉卿沒有說話,看著黝黑發亮的大雞吧和紅的發紫的大龜頭,棒身上青筋遍布,讓她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氣,帶著淫賤發浪的表情,慢慢伸出粉紅色翹舌仔細的舔著龜頭。

左撩右撩,敏捷又熟練的舔著,媚眼如絲的看著我,時而放電的眨著雙眼。

「老公,我想試試深喉,媽媽說很爽,我想試一下。」

宋玉卿這三十幾的熟婦,跟自己母親差不多大的年紀,居然叫媽媽叫的這麼自然,這種畫面,刺激著我說不出話來。

我沒有回答,隻是忍者刺激點點頭。

隨後宋玉卿深吸一口,看著大龜頭慢慢吃進她的小嘴裏,大雞巴太大,脹的她的性感小嘴有些發酸,慢慢我感覺大雞巴進入另一個地帶,這裏面更加緊固,仿佛囚禁住自己的大雞巴一樣,那種壓迫感就像是有一隻手努力拽著自己的大雞巴一樣。

我試探著繼續往裏插,讓她的喉嚨先是箍著龜頭,之後是冠狀溝,然後是棒身。

宋玉卿已經被我搞的臉龐,頸部發紅,眼眶中也聚集了一些淚水。

看著她這模樣,我主動抽出大雞巴,爬過去在床上抱著她的細腰,安慰道:「別哭,老公不好,以後不做了深喉了。」

宋玉卿整個人軟癱在我懷裏,楚楚可憐的搖了搖頭:「沒有,當時感覺不太舒服,現在感覺挺刺激的。」

宋玉卿這個人,其實面上很冷,骨子裏真的很軟,就是一個小女人,每一次都不知疲倦的想要變著法揉賤她,玩弄她,但又害怕過度給她造成傷害。

還沒等我做出行動,宋玉卿就主動把我推到,繼續埋頭努力的吸允著我大雞巴,那雙騷媚煙時而對著我瞥一眼,仔細的含著我的大雞巴,舔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才沒有必要去管,她這淫賤的模樣徹底的刺激我,手微微用力把她的頭往我的大雞巴按了下去,龜頭立馬感覺進入了她的喉嚨:「爽……真緊…

…乖卿兒……你的嘴……啊……跟你的騷穴……騷穴一樣緊……「

「啊啊啊……爽……老子……老子以後……天天操你的嘴……」

聽著我的話,宋玉卿更加賣力,努力的口交,讓我的龜頭不斷的享受她喉嚨那種緊到天堂的感覺。

馬上就要射了,拿著手機打開攝像模式,對著宋玉卿的臉龐開始拍攝起來。

「女兒……爸爸……爸爸要射了……快來了……」

宋玉卿的嘴包著我的大雞吧,用著含糊不清的話說道:「射給我……老公…

…射給女兒,把精液射給老婆。「

隨後沒多久,再也受不了這種刺激,精液如同洪水一樣不斷的湧出,宋玉卿的喉嚨,嘴,臉龐上都出現大量的精液。

包括她的頭發上都出現精液的點綴,宋玉卿將嘴裏和喉嚨的精液慢慢吞下,繼續舔著我的大雞巴,一邊舔,一邊用手把臉上的精液擦掉,並且用嘴舔著手上黏稠稠的精液,一點一點的吸入嘴中。

清理幹淨之後,宋玉卿一邊脫下護士服,絲襪和高跟鞋走向浴室:「累死我了!」

環抱著我的身體一起前往浴室,噘著性感的小嘴不滿的說道:「一點都不好吃……哼!以後不給你吃了……」

我打開浴缸放水,回過身抱著她,雙手抓住她那性感巨大的肉臀:「不吃以後不操你了……」

「哼!……」宋玉卿白了我一眼:「不操就不操,我隨便勾一勾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操我……」

「啪……」

「老公……疼……」宋玉卿噘著小嘴用著可憐的鼻音。

「誰叫你不聽話……以後再說這些話,我就一個月不操你……操其他女人的時候還要把你綁住讓你在一旁看著。」撫摸那肉臀,雞巴頂著她的小肚子。

「哼!老公一點都不愛人家,討厭死了……不理你了!」

說完就邁著貓步進入浴缸內舒服的泡著泡泡浴。

欲望早已消失殆盡,我不喜歡泡澡,打開噴浴頭就站在一旁沖洗起來。

「老公……要不然我把那娛樂公司給你管理,你也可以偶爾玩一玩明星。」

坐在浴缸內,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玩著泡沫的宋玉卿說道:「但你不能亂玩,娛樂圈其實很多都很髒。」

我沖洗著身體:「我要來沒用阿,國內明星我幾乎沒興趣,韓國女團我倒是有興趣。」

「你也太瞧不起你老婆了吧?」宋玉卿傲嬌的白了我一眼,作爲一個好強的女人,我的這番話讓她飽受打擊,反擊的說道:「我這家娛樂公司和國內娛樂經濟公司達成過協議,我管進口,也就是外國明星想要進入中國,沒我的準許,是不可能接到任何項目的。」

「這麼牛逼?」我有些驚訝,雖然宋玉卿是一個經常上財經雜志的女強人,也是國內一個資本大鱷,她的公司號稱金融界的騰訊,幾乎什麼都要插上一腳,但沒想到,居然在娛樂圈內也是這樣,看來資本的力量就是可怕!

「哼……你可是楚式集團少東家,這些對你不是小意思?」宋玉卿噘著高傲的頭。「那是……你也走了狗屎運,不知道我怎麼看上了你!」

魔法的力量,對于一個人的依賴,這點作爲女強人的宋玉卿可是不知道,當然,我也不會說,隻是笑了笑,指著垂頭喪氣的大雞巴:「你是看上了它!」

「真醜…」宋玉卿憋了一眼,害羞的說道。

「好吧,那我就勉爲其難的去管理一下你那家」進口「娛樂公司,順便養幾個正統母狗玩玩。」我假裝一臉的不情願。

「臭不要臉…」

聽著我的話,宋玉卿不好意思,嬌嗔的回答。

「老公,你洗好了?陪陪人家聊聊天吧…」看著我放好噴頭,關閉噴浴,宋玉卿伸出手放在浴缸旁想要拉住我,另一雙美腿也搭在浴缸旁,嘟著小嘴用著膩人的鼻音。

看著她這誘惑的模樣,我果斷搖了搖頭拒絕:「你這迷人的小妖精,想要把老公榨幹?」

「是阿……我就想要把你榨幹,不讓你禍害其他女人!」

「嘶……痛……放手……」

宋玉卿一把拽住我的兩個蛋蛋,那種痛,痛的我流眼淚。

「老公……陪陪人家吧,人家一個人好無聊,老婆可以……可以給你吹吹它……」宋玉卿噘著嘴用著撒嬌的鼻音說道,但手上可沒有松開。

「好,快點放開,要碎了,放開,放開我就陪你。」我忍者痛感漲紅了臉。

「那你等下要陪人家去逛街啊!人家想要買點衣服和鞋子。」宋玉卿看著我的模樣,忍者笑容得寸進尺的賣萌道。

「好好好…快點放開。」

「那我放開咯!你可是答應過人家的,要做到哦?」

「好…」

等待宋玉卿放開之後,我用著全身最後的力氣打開浴室房門沖了出去,站在門外低頭看著睪丸有沒有損壞,看著完好無損之後擔著的心終于放下。

現在宋玉卿在我心中可不是那種軟弱的女人,反而有點棘手的紅玫瑰一樣,畢竟才二十幾歲的我,天生心中就對于宋玉卿這種三十多歲的少婦有些膽怯。

站在浴室門外擡起頭就看見浴室內的宋玉卿居然面帶嬉笑的說道:「老公…

你答應陪人家聊天的,怎麼出去了?「

「你就裝吧,還想我陪你聊天,蛋都差點給我捏碎,你就多想守活寡?」

宋玉卿隻是捂嘴笑了笑回過頭玩弄泡沫,不再搭理我。

我回到床上躺下,拿著筆記本開機,在開機途中拿出手機準備看看微博。

突然看見一條信息。

「您尾號4080卡16日10:30網上銀行轉入30000000……00,餘額54056420。00」

「咦……怎麼突然多了三千多萬?」我看著短信自言自語。

微信出現一條消息,打開一看,發現媽媽楚菲雅發來一張自拍照,右手拿著手機自拍,左手撐著臉龐,噘著嘴表達不滿,身上依然是萬年不變的制服OL,西裝上衣,裏面穿著白色的襯衫,透過襯衫還能隱隱約約的看見黑色的胸罩:「媽媽不開心,壞家夥還沒起來嗎?想媽媽了嗎?」

我笑了笑,點燃一支香煙回過去:「早就醒了,醒了你就不在,隻有你那騷兒媳再給我舔,一大早上就把我舔硬了,然後在她嘴中射了一炮,剛剛洗完澡。」

「宋玉卿居然這麼騷?真是看不出來,不過也好,以後媽媽幫你調教她,讓她變得更騷!」

「媽媽老婆,你也別亂來,別把她調教成狗奴,你們都是我的女人,微微刺激調教就行,太過分不行,受不了。」

「臭小子,你以爲媽媽是什麼爛貨,其他的我可不會,昨晚那樣調教就行!」

「對了,你一直不是吵著要買拉法嗎?我給你轉了三千萬,你自己去買吧!

我要去開會了,對了,記住,別在外面亂搞,家裏女人和公寓女人我都同意,其他女人我發現你亂搞,我再也不理你了!「

看著媽媽楚菲雅發來的信息,我深吸一口香煙:「這是給我的嫖娼費嗎?看來媽媽老婆昨晚可是舒服死了?」

「滾!等幾天你生日的時候,你最好蹭著那群騷貨給你過生日的時候全部把她們操了!不說了,開會了!」

楚天把手機丟在床上的另一邊對著浴室喊道:「還沒洗完?快點洗完我們去吃點東西!」

宋玉卿:「沒有,我不想出門,外面好熱哦,你點外賣吧!」

「那你要吃什麼!」拿出手機打開美團外賣

「人家要吃飯飯!」宋玉卿賣萌完之後感覺雞皮疙瘩都出來:「好惡心哦,不這樣嘗試了。」

外賣很快抵達,宋玉卿也泡完澡,打開衣櫃拿著媽媽楚菲雅的衣服開始穿了起來,我也走到門口拿外賣。

把外賣放在客廳茶幾上,我走進臥室想要喊宋玉卿出來吃飯,就看見宋玉卿上衣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針織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牛仔短褲,性感的雙腿被肉絲絲襪包裹著,幸好不是油光肉絲,超薄的肉色絲襪仿佛和她的膚色融爲一體,不仔細觀看的話,根本看不見她穿了絲襪,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賦予了宋玉卿超長性感的美腿,一條腿穿著粉色細高跟鞋,粉色高跟鞋的鞋尖不是特別的拉長尖,隻是出現一絲弧度,讓鞋出現一點微尖,細細的鞋跟沒有塗上粉色漆面,是銀質金屬漆面,細細的鞋跟讓這雙高跟鞋顯得更加性感。

另一條腿還沒來得及穿高跟鞋,拿著我的手機看著我和媽媽楚菲雅的微信對話。

當然,也沒什麼不能給宋玉卿看的,畢竟關系都已經說開了。

我走過去,把玩她的兩條絲襪美腿,一隻手撫摸那已經穿上高跟鞋的美腿,高跟鞋皮面很滑,因爲上了粉色漆,所以顯得很滑,腳背和高跟鞋的弧度不大,剛剛好,很是性感,粉色和肉色絲襪的反差就出現在腳背上面。

另一隻手剛剛握住宋玉卿的絲襪美腳,她就感覺癢,躺在床上笑出聲來。

「你個變態,臭流氓,哪有人這樣玩腳的!」

「啪……」

「討厭……臭老公,又打人家屁股…」

宋玉卿噘著已經重新上好妝的鮮紅小嘴,臉蛋微紅,抱怨道。

「你這騷貨,昨晚媽媽給你舔腳背的時候,你享受什麼?」

「我……我……」

宋玉卿被我擠兌的話都說不出來,臉上全是害羞的表情。

「好了,看又有什麼用,起來吃飯,吃完飯陪我去買車。」

抱著她的雙腿,撿起床邊另一雙粉色高跟鞋,幫助她穿在腳上,俯下身去親吻那雙美腿的腳背後,抱著她的絲襪美腿在臉上磨蹭一番,感受絲襪那種順滑感。

「老公要買什麼車!」宋玉卿雙手抱著我的手臂一起走臥室。

「我買拉法,幾個月前就訂了,一直沒去拿,昨晚把媽媽操了之後,今天給我轉了三千萬,下午就去把車提了。」

「看來婆婆把你當做是鴨。」宋玉卿張開雙手求抱,我拍了拍大腿讓她坐上來之後一隻手摟著她的細腰,一隻手放在她的雙腿之中,盡情的撫摸絲襪帶來的刺激感。

「隻不過你這鴨有點貴,一夜三千萬!」宋玉卿的粉嫩紅舌咬著筷子。

「呵呵,那你婆婆給了你老公三千萬一夜,你呢,你這大美人準備給我點什麼?」我慢慢扒開她的絲襪雙腿,到秘密地帶慢慢撫摸,突然發現還有一層格擋:「穿內褲了?」

「恩…等下不是要出門嗎?再說空蕩蕩的也不舒服,我就看見婆婆抽屜裏有系帶內褲,我就穿上了。」宋玉卿回頭在我那不太高興的臉上親了一口,鮮紅色的唇印完美的印在我臉上。:「你是人家老公,你得到了我,難道你還想要其他的嗎?」

「再說,你鼎鼎大名的楚式集團少東家還缺錢嗎?」宋玉卿白了我一眼:「你缺的隻是女人吧?還是極品少婦!」

宋玉卿說歸說,但行動沒有停止,看著我的一隻手抱住她的腰部,另一隻手撫摸我熱愛的絲襪和美腿,沒有手拿筷子吃飯,紅著臉用嘴叼著菜送入我的口中,每一次送來食物之後,我們兩人都會進行熱烈的激吻。

一頓簡簡單單的午餐,硬是吃了一個多小時,飯菜都涼了還沒有吃完。

我躺坐在沙發上,宋玉卿戴著被絲襪包裹的美腿分開而坐,坐在我大腿之上,大雞巴之下,我就這樣抱著懷中的熟婦激烈的熱吻起來。

宋玉卿那粉嫩順滑的翹舌在我的口中不斷調皮的勾引著我,時而逃避,時而主動挑釁吸允,怒不可及的我,掀起她那沒有任何圖案色彩裝飾的純粉紅色針織短袖上衣,隔著胸罩就開始揉撚她的F級別不下墜,無黑乳暈,粉紅色一般的櫻桃乳頭,狠狠的揉捏,揉撚這已經屬于自己的豪乳。

三十五歲的女人,陰唇是粉嫩嫩的,乳頭也是粉嫩的,並且沒有任何乳暈,完全就是一個極品,當然,他現在擁有的四個女人都差不多。

「叮叮叮……」

電話鈴聲響起來,宋玉卿推開我,從茶幾上的抽紙盒當中抽了幾張紙出來擦拭一下嘴角的唾沫。

我意猶未盡的再一次抱著宋玉卿,想要繼續親吻。

宋玉卿伸出手臂擋住我的進攻:「不要了老公,我看看是誰打的電話。」

宋玉卿從旁邊把電話拿過來看了看對著我說道:「老公…是我媽打的電話,別出聲阿。

吃到亂倫甜頭的我,一聽是宋玉卿媽媽的電話,我的雞巴變得更加硬,脹痛的我受不了,打開拉鏈,放出硬到發脹的大雞吧,暴露在空氣之中,我知道宋玉卿看到這一幕想要逃離,一隻手早已經牢牢的拽住她的細腰,不讓她離開自己的雙腿之上。

「媽媽…!嗯…不用了,相什麼親阿…」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