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青春期和現在意淫的物件,每時每刻都迫切的想要征服她,玩弄她,作踐她,揉捏她,讓她的心,讓她那誘人的身體為自己一個人服務。

習慣了這幾天的生活,一時之間有些脫離不出,沒有受到楚菲雅的怒駡,還以為她是自己的女人一樣。

一隻手撫摸大雞吧,擡起槍,一步一步走向楚菲雅,慢慢停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另一隻抓住她潔白的手臂,讓她的嬌嫩順滑的手掌握住自己那根讓女人沈淪于此的大雞巴。

楚菲雅仿佛入魔一樣,眼睛根本轉不動,目不轉睛的看著那根龐大的雞巴。

隨後,楚天不安於現狀,握住雞巴在楚菲雅的臉上亂動,鼻尖,眼胖,唇邊,不斷的觸碰楚菲雅那精緻的臉龐。

然而楚菲雅仿佛溺水一樣,每一次大雞吧觸碰她的時候,她都不由自主的大口呼吸,粉嫩性感的小唇在口中不斷亂轉。

抓住時候,楚天把龐大的雞巴伸入楚菲雅的殷桃烈焰紅唇當中,感受那種小嘴的壓迫感和舌尖的觸碰。

這一刻,楚菲雅從魔障當中醒悟過來,驚嚇般的睜大雙眼,怒視的看著楚天。

雙手漫無目的的拍打楚天的身體,腰部,肚子,臀部,手臂,想要讓楚天放棄自己的淩辱。

就在這個時候,宋玉卿的眼神放在了一旁還沒有鎖屏的手機,走過去拿著手機翻看微信群的聊天記錄。

楚菲雅當然發現了宋玉卿的舉動,眼中有憤怒,有害羞,有懊惱,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那麼宋玉卿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憤怒之餘,心中還有點興奮,興奮兒子看見聊天記錄會作何感想,是激動?

對自己的欲望達到頂峰爆發。

還是說,會覺得自己這個媽媽很是下賤,在心中對自己產生排斥感?

「嗤……嗤……老公,你家長輩們可真是騷阿……都公開想要得到你的臨幸……」宋玉卿雙手抱胸,赤裸著上身,拿著手機居高臨下的看著楚菲雅偏過頭對著楚天說道。

楚天單身抱著楚菲雅的頭,大雞吧不斷的在楚菲雅口中抽插,這種沒有使用魔法的淩辱,而且還是自己的母親,這種強姦的刺激感讓他爽到天上去,再加上宋玉卿在一旁的話語,讓他的雞巴更加硬了。

心臟的快速跳動不斷的刺激著他,身體內的熱血開始沸騰,全身發熱,汗水不斷的從細小的毛孔中慢慢湧出。

拿過手機翻看著剛才楚菲雅他們的聊天記錄,對於身下正在給自己口交的女人,心中繁衍出一絲怒氣,但,也出現另一種情感,那就是幸福,不對,是性福。

怒氣在於,他沒想到媽媽居然玩出這種爛套的欲擒故縱,苦了自己幾年的大好時光。

另一種當然是想要征服家裡的所有女人,各種長輩,跪在地上,像一條可憐的性奴母狗,求著自己賜予她們一根大雞巴。

楚菲雅仿佛是任命一樣,知道自己兒子看見聊天記錄之後,突然改變風格,變得淫蕩起來,丹鳳媚眼不斷放著電,口中那生疏的技巧突然變得嫺熟起來,讓楚天有些受不了。

楚菲雅的翹舌在肉棒上來回掃弄,嘴唇不斷擠壓吸允,吸得「嘖嘖」有聲,牙齒輕刮,只感覺一陣刺激的麻癢傳遍全身。

慢慢往下,在睪丸處,楚菲雅對待它輕柔許多,只用舌頭大面積舔弄,舔得滿是口水後,一口吸入,再吐出,伴隨著要命的揪心感覺,這種感覺又疼又爽的感覺讓楚天爽的叫了起來。

她還攥著龜頭擰動,那雙誘人的媚眼擡起頭不斷放電誘惑刺激,一邊看著他,一邊慢慢把頭俯下,伸出那粉紅色的翹舌,慢慢的刮著他那濃密的黑色陰毛,整個人放蕩不已,淫賤不堪。

鼻子裡發出的悶哼,帶著口腔震動,酥麻舒爽。

楚天看著這個自己的夢中女神正在抱著自己雙腿,嘴中含著自己的大雞吧和睪丸,心都仿佛跳到了嗓子眼,爽的一塌糊塗,如果宋玉卿給他的感覺是爽上天,那麼楚菲雅無論倫理刺激,還是技巧,都讓他達到了天堂的感覺。

其實,最征服他的,是那銷魂蝕骨的眼神,美目一刻不離地盯著我,好像逼他馬上要射出來一樣。

「媽……媽……你這小嘴真厲害……還有刺激的嗎?……你……那裡……學的……」

她「啵」地一聲,吐出睪丸,笑著說:「兒子想不想試試我的深喉?」

「要……媽……我要……快……快點……兒子等不及了!」楚天激動的說道。

「貪心的小壞蛋……」楚菲雅看著兒子這樣的激動,用著嫵媚的眼神拍打他屁股一下。

她撩了撩耳邊的髮絲之後,站了起來,重新跪在了地上,一遍愛戀的撫摸著大雞巴一遍說道:「我和你妹妹,乾媽,姑媽,包括你婆婆幾乎都在訓練,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服侍你,我搬去公司住其實就是一個幌子,第一想看看你那天受不了來主動找我,帶我跨越那條道德的線,第二呢,就是不讓你發現我們之間的秘密。」

聽著楚菲雅的話,楚天坐在沙發上,一邊享受自己媽媽的愛撫,一遍幻想著如果婆婆張芸穿著黑絲高跟,空姐制服,脖子上戴著裝飾項圈,跪在地上給自己口交,自己拿著鐵鍊奴役著張芸的畫面。

看著媽媽口交的模樣,他決定這一次收納家裡女人的時候不靠魔法,靠自己的努力一個個奴役她們,讓她們心甘情願做自己的女人和性奴。

偏過頭看著坐在一旁玩著手機的宋玉卿:「卿兒,你去田靜家裡拿幾雙白色絲襪和黑絲,再拿兩雙高跟鞋過來,順便拿點制服。」

宋玉卿害羞的點點頭後道:「我就這樣過去?」

赤裸著上身,巨大的豪乳沒有一絲下墜。

「沒事,沒人會來我們這一層,去吧,快點。」

等待宋玉卿離開之後,媽媽楚菲雅不懷好意的看著楚天:「怎麼?你是操了多少人?」

楚天把跪在地板的媽媽抱了起來,放在一旁的沙發上,看著那誘人的黑絲美腿和紅色超高跟鞋,下意識地咽了下口水:「不多,也就宋玉卿和田靜母女,我準備把公寓樓裡面的少婦們全部操了,然後把這裡打通裝修一下,成為我們愛的小屋。」

越說到後面,媽媽的眼神越來越暗,楚天暗道出事,急忙親吻一口媽媽的香唇後:「放心,不管我多少女人,你永遠是我媽媽,是我的後宮之主,她們是我的女兒,是我的性奴,你就是我的皇后,我的老婆,我的媽媽。」

雙手環住楚菲雅那性感的黑絲大腿,向上撫摸,同時俯下身用著他那粗糙的舌頭舔起來。

「哼……這還差不多……」

他鬆開攥著高跟的手,不理她,自顧自地也舔著,胯下脹痛的感覺讓他異常難受。

舔到腳腕處,用餘光看了看媽媽楚菲雅,她正在舔她那纖悉的手指,非常仔細,就像舔一根肉棒一樣,眼神迷離,十分享受。

楚天也不示弱,脫下媽媽的性感高跟鞋,隨後露出被黑絲包裹的美足舔起來,只不過不像她那樣舔肉棒一般。

說實話,楚天是一個腿控,高跟控,絲襪控,但不是一個足控,但看見楚菲雅的黑絲美足,他真的受不了,含在嘴裡不斷的吸允,舔舐。

宋玉卿抱著東西從田靜家裡歸來的時候,看著沙發上的兩人,突然感覺雙腿發軟。

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慢慢穿上護士制服和白色絲襪,再加上一雙嶄新的粉色細高跟鞋慢慢走了過來。

楚菲雅看著宋玉卿的打扮,突然開口說道:「過來,給我,讓我給你舔。」

這樣的一番話突然嚇住了宋玉卿,她興奮的想要走過去騎在楚菲雅身上讓她給自己舔一舔,但害怕自己小老公,小爸爸,主人,所以忍住心中的激動。

擡起頭看了看楚天,發現他正在吃自己媽媽楚菲雅的美腿和絲襪足,根本沒空搭理她。

慢慢宋玉卿走上沙發,粉色的高跟鞋都沒有拖,對準楚菲雅的臉,撩起裙子就坐了下去,享受楚菲雅給她的口交。

楚天飽嘗了媽媽的絲襪美腿的味道,急忙的跑到另一邊拿出那雙嶄新的紅色細高跟鞋,幫媽媽穿上之後,讓宋玉卿換了一個位置,讓她和媽媽出現69。

一手抓著媽媽纖細的小腿,向著宋玉卿招了招手,等待宋玉卿把嘴唇伸過來的時候,楚天毫不猶豫地把鞋跟放進宋玉卿嘴裡,讓她用著那柔軟粉嫩的舌頭舔自己媽媽的高跟鞋,宋玉卿沒有任何反對,反而釋放著媚眼迷惑,目不轉睛的看著楚天,一遍享受楚菲雅的口交,一遍津津有味的享受楚菲雅的黑絲高跟鞋,這模樣就和媽媽楚菲雅剛才口交一樣,淫賤不已。

楚天看著她風騷入骨的樣子,再看看楚菲雅一臉陶醉,真的很欣慰,兩位美女,有著同樣的美腿,又同樣喜歡這有點變態的戀物行為,真是太稱我心意了,高興之餘,不忘捧起她的白色絲襪美腿,舔起來。

絲襪的紋路在舌頭上清晰無疑,因為是超薄的,還能透出些許肉感,她的絲襪美腿,他再熟悉不過了,每一個性感帶,都沒逃過他的舌頭,再看楚菲雅,也被宋玉卿脫了高跟鞋,伸出舌頭在她的腳心上舔著,她比我仔細多了,因為是第一次,還不是很熟練。

「啊!!!」宋玉卿突如其來的一聲呻吟,嚇我一跳。

回頭仔細觀看了一下,原來是媽媽的手,插入了宋玉卿的騷穴中,絲襪也被撕了一個洞。

宋玉卿伸出潔白的手掌向著我求救:「老公……救我……救我……」

我看她如此受辱,十分過癮,繼續努力,更加賣力的舔舐著媽媽的絲襪美腳,仿佛等到了我的鼓勵一般,媽媽楚菲雅的手抽插的越來越快,楚天都仿佛能聽見騷穴中的水聲。

「你這騷貨……啊……兒子……不要舔……快點……操媽媽……媽媽……媽媽受不了了……你這騷貨,叫你勾引……勾引我兒子……不是……不是欠操……

嗎?我……我操你死……」

聽著媽媽的話,楚天也受不了,雙手在自己媽媽襠部把黑色絲襪撕了一個洞。

「媽媽……是不是知道你今天要被我操?內褲都沒穿?」

「恩……恩……小壞蛋……你給我打電話……我還……還以為你忍不住了……想要……想要引誘我……結果那知道……人家……回來……就看見你在操別人。」

看著楚菲雅穿著黑絲,宋玉卿穿著白絲,前者大紅色細高跟,後者粉色細高跟,一個OL制服,一個護士制服,而且還擺著69姿勢。

楚天再也忍不住,扶著大雞吧對準媽媽的黑絲騷穴,讓龜頭頂在騷穴口處不斷的磨著,刺激著楚菲雅。

「兒子……乖兒子……媽媽……媽媽受不了……快點……快點……快點操媽媽……」

「操你可以,但你要給我找性奴,漂亮的少婦美女要告訴我,以後必須聽我的話。」

「恩……好……媽媽……媽媽是你的老婆……是你的性奴媽媽……快……快點……」

眼看楚天還沒反應:「主人,快點……快點……主人……快點操你的性奴媽媽……」

聞言再也按耐不住,瞬間全力插了進去,這一下,受苦的可是楚菲雅。

「你這……你這壞兒子……壞主人……想要……想要操死性奴媽媽嗎?」

不理世事,努力,忘卻一切的操著身下這屬於自己的黑絲高跟媽媽,一邊操著媽媽,一遍看著宋玉卿那滿臉淫蕩表情的臉,沒想到這少婦中了魔法之後會是這樣的淫蕩,宋玉卿隨即低下頭,張開性感的雙唇,迎接大雞吧從楚菲雅騷穴中帶出的淫水,盡收腹內,忘情的吃著。

追求抽插的快感,爽到天堂的模樣,還不忘展現給淫蕩的宋玉卿看。

「啊……兒子主人……啊……你看這騷貨……進口沙發都……都被她打濕了一大片……怎麼……怎麼辦……」

對於楚菲雅的話語,宋玉卿當然不會選擇沈默,本來她就是一個女強人,也就在楚天面前才會展現軟弱一面。

「你才是騷貨……啊……你這個勾引兒子的騷貨……勾引我老公的騷貨……你自己流的……流的水打濕……沙發……怪我?」

「阿……兒子老公……兒子……兒子主人……你……你老婆罵我騷貨……罵我是勾引兒子的騷貨……」

楚天看著兩人的對嘴,在媽媽楚菲雅身體中抽插的速度更快:「你本來就是一個騷貨……難道……難道卿兒說錯了?」

「是……媽媽……媽媽是一個騷貨……快……快草你的性奴媽媽……」

「卿兒下去拿著騷貨的手機拍視頻到群裡…」楚天輕輕的拍了拍宋玉卿的臉龐,等待她從楚菲雅身體上下去之後。

「來,屁股翹起來!」楚天從媽媽體內抽出大雞吧。

楚菲雅乖乖地跪在宋玉卿眼前,全身黑絲的她更顯身材修長曼妙,屁股豐滿圓潤,襠部的開口隨著雙腿的叉開露出了粉紅的穴口,楚天一個巴掌打上去,激起一陣臀浪,不等恢復平靜,就伸長舌頭向著那性感的黑絲肉臀舔了過去,然而她前面,宋玉卿拿著楚菲雅的手機對著楚天和楚菲雅兩人拍攝下來,準備發到微信群內。

「爬過去,給卿兒舔腳道歉……」

楚天把媽媽楚菲雅的頭髮撩在腦海,左手抓住,右手拍打她的黑絲肉臀。

楚菲雅慢慢爬了過去,伸出手抓住宋玉卿的一條白絲美腿,低頭看著那雙性感的粉紅色高跟鞋雙手捧著,來回撫摸,白嫩的紅色水鑽和纖細的白絲美腿交織成一副巨大的反差,宋玉卿下意識地繃直腳尖,腳上的粉紅色高跟鞋嶄新乾淨,腿上縱橫交錯的白絲花紋淫靡異常,一條筆直的白絲美腿頓時呈現在楚天眼前,這簡直可以說是一種藝術的美。

楚菲雅順著白絲大腿開始撫摸,非常細緻,非常順滑,同時側過頭來,用香唇輕輕地吻上絲襪,蜻蜓點水似地從大腿吻向小腿腳背,然後再原路吻回來。

宋玉卿雙手向後撐著茶幾,肥美的臀部靠坐在茶幾上鳳眼迷離地體會這優雅的愛撫,鼻子裡發出一聲聲長長的「嗯…」聲。

楚菲雅慢慢的再一次利用她的香唇,舌尖伸出一點點,但始終不離絲襪,蜿蜒著舔來,由於她檀口的多汁,舌尖從不缺少潤滑,一路上留下了一條水跡,芳香四溢。

宋玉卿依舊是輕聲呻吟,十分享受,這樣的刺激和技巧可不是楚天能夠媲美的,再加上這人可是楚菲雅,是自己老公的媽媽,也是自己的婆婆,這樣的刺激讓她想要高潮,騷穴中淫水也不斷的聚積,慢慢順著大腿內側流在潔白光環,代表純潔的白色絲襪上。

隨後楚菲雅沒有碰觸她的絲襪,撅起小嘴,輕輕吹起了氣,這感覺實在朦朧,吹到口水上,一陣清涼,一陣騷癢。

宋玉卿對這招很是受用,呼吸開始急促,坐在茶幾上,努力繃直性感的白絲雙腿,仰起頭,閉上眼睛盡情的享受這刺激的感覺。

接下來,楚菲雅一手扶住宋玉卿白絲大腿根部,一手抓住纖細的腳踝,張開嘴,皓齒時而輕咬絲襪時而重咬嫩肉。

這一下可不得了,經過前幾次的挑逗,宋玉卿本已經全身麻癢,這次輕重交替的啃咬無疑是雪上加霜,直撩撥得欲火焚身,美腿不住地顫抖,口中直喊著:「哦……啊……舒服……爽……婆婆……婆婆……你真會玩……玩的……玩的兒媳婦兒……兒媳婦受不了……」

她享受著腿上的快感,手不自覺地攥住唯一能夠掌握的手機,努力的拍攝下這糜爛的一幕。

楚天真是驚呆了,沒想到自己媽媽現在居然和家裡女人互相學習成了這樣經驗豐富的熟女。

這樣的技巧讓他瞠目結舌,目瞪口呆,完全想不到這是出自自己的母親。

「兒子……你看這騷貨都叫我婆婆了,真是騷。」媽媽楚菲雅回頭看著兒子楚天,媚眼迷惑。

「啪……」

一巴掌拍在媽媽楚菲雅那被黑絲包裹的性感肉臀上,臀浪的出現給了他更大的視覺刺激。

「嗯……」

「她是我老婆,難道不該你叫婆婆?繼續口。」

聞言之後,楚菲雅繼續舔著,宋玉卿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顯然她也有著非常敏感的體質,楚菲雅看到自己的手段大見成效很高興,轉而開始舔向宋玉卿的白色絲襪美腳。

一手擡著宋玉卿的小腿,一手托著腳跟,那粉色高跟鞋還沒脫掉,她伸出舌頭從鞋跟最細的部分舔起,楚菲雅現在滿是淫賤的奴相,舌頭完全伸出來,十分靈活地卷上又圓又細的金屬鞋跟,口水順著流下來。

宋玉卿突然發現被人舔腳和舔鞋是件很過癮的事,何況眼下正在為她服務的是自己老公的母親,是自己的婆婆,而且這婆婆背後是自己老公在操她,她也在給自己舔腳,舔鞋,相當於自己和老公一起操婆婆。

想著這一幕,宋玉卿突然在腦海中幻想,如果是自己親身母親的話,那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刺激。

看著眼前的兩位極品熟女,就像是兩個絲襪性奴一樣,在一旁觀看的他,看的熱些沸騰,血脈噴張,但他個人不喜歡純粹的性奴,他的原則是可以輕微的虐待,但不能殘忍,不能流血,不能噁心,看到現在這一幕他真怕越是這樣下去,陷的越深。

他可不喜歡讓自己女人喝尿之類的,所以這樣的舔絲襪腳是最恰當的,不能再往下走。

「你們喜歡這樣嗎?」一遍撫摸媽媽的黑絲臀部,一遍親吻宋玉卿伸過來的高跟白絲美腿。

宋玉卿說:「我從來沒試過被一個女人這樣舔…感覺挺奇怪的…還有種形容不出來的舒服……」

楚菲雅:「還好吧……只是感覺很刺激,我也很喜歡絲襪,感覺舔起來很舒服……」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