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等待工人們離開之後,冷碧瑩上樓洗澡換衣服。

楚天抱著雙腿抱坐在沙發上的田靜,腳上的那雙紫色高跟鞋也沒有脫下,田靜的坐姿喜迎了絲襪控楚天的注意,因為那雙美麗誘人的黑絲美腿因為他的坐姿,已經有很多都裸露在外面,暴露在空氣中,田靜可以說是那種傳說中的前凸後翹,伸出手慢慢撫摸她那被黑絲包裹的性感翹臀,圓滑的觸感刺激著他的全身,感受著絲襪的潤滑質地,順滑中帶點坐姿的皺褶,手感很好。

她知道楚天的喜好是什麼樣,所以知道怎麼樣取悅他,仿佛他就是她的神,缺少他就沒辦法過日子,眉眼中帶點羞澀,臉龐微紅,這幾天下來,她的皮膚變得更好,仿佛年輕了許多。

享受著楚天雙手的撫摸,媚眼微閉,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

對比冷碧瑩的話,楚天更加喜愛田靜,可能是帶有一絲對母親楚菲雅的寄託,也是因為田靜的年紀身份,再加上她種了魔法,對自己那種粘人的情感,仿佛一刻也不想分開的感覺,讓他很是享受這種感覺。

畢竟短短幾天,兩人的情感擁有著天翻地覆的改變,而他也發現愛上了這個女人。

「我媽媽明天要回來了,我打算帶你們見見…」

楚天抱著田靜,一隻手拿過旁邊的香煙和打火機時候,田靜瞬間搶了過去,點燃一支香煙遞給楚天。

「咳咳…」因為不會抽煙,吸了一口反而被嗆了一口。

「我又不是沒有手,不會抽就別給我點煙。」楚天拍了拍她的背部。

「人家還不是想要為你做一些事阿…」帶著楚楚可憐的模樣,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

如果現在有其他人看見在外面高傲冷峻的田靜是這樣,肯定會跌掉大牙。

「你是打算讓我們和你媽媽怎麼見呢?」

「是打算在床上赤裸坦誠相見?」

田靜面帶調侃笑意,望著楚天開口。

楚天笑了起來,一隻手直接襲胸:「你這小母狗敢調戲我了?看我怎麼操你。」

「哼…誰怕誰…」

能忍?被挑釁能忍?當然是不能忍。

隨後楚天把田靜抱起來,讓她靠在沙發上坐好,隨後拉開拉鍊,左腿站在沙發靠背上。

20釐米的大肉棒出現在田靜面前,她整個人都變得紅暈,迷暈起來。

伸出手撫摸那給她帶來快感的大雞吧:「好大…爸爸的大雞吧好大阿…」

楚天扶著大雞吧和田靜的頭,慢慢讓她的頭往前壓,讓她給自己口交。

田靜的口技越練越好,舒服的讓楚天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她面帶自豪的擡起頭看著楚天,更加賣力,速度也越來越快。

開始只是一隻手握著大雞吧配合小嘴的套弄,慢慢發現大雞吧更加硬之後,又加了一隻手,雙手齊下,一起握住那大雞吧。

即使是把大雞吧抵到喉嚨也不能包裹著整個肉棒。

這樣居高臨下讓田靜給自己口交的畫面,讓他感覺更加爽,那種心中散發出的自豪感達到的頂峰。往下看,就能看見田靜那雙黑絲美腿和那雙達到八釐米左右的紫色細高跟鞋。

那雙黑絲美腿不斷交替摩擦,想要緩解一下那種心中,眼中和口中那種情欲感。

「小母狗,爸爸的大雞吧好吃嗎?」

田靜點了點頭,繼續不斷的口交,擡起頭用著那雙媚眼看著他。

「繼續,繼續給爸爸舔,以後每天早上都必須吃爸爸的大雞吧。」

聞言之後,田靜那被大雞吧包裹的紅妝小嘴仿佛在笑,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你剛才不是說怎麼和我媽見面嗎?」

田靜乖乖的吐出大雞吧緩了一口氣:「老公,那人家這麼大年紀,你媽媽會接受我嗎?而且…而且你還操了人家女兒。」

楚天下定決心要使用魔法奴隸自己的母親楚菲雅,所以用著硬到發脹的大雞吧對著田靜的臉頰搖晃拍打了一下,隨後再一次插入她的嘴巴。

「你們就這樣見面,你們都是我的性奴,我的女兒,我的女人,都是穿著黑絲高跟任我操的賤貨。」

田靜聞言,瞬間感覺很是誇張,但隨後又感覺理所當然,自己男人是什麼樣的性格,經過這幾天的生活她早已知道。

口交越舔越硬,浴火越來越難消除,楚天拍了拍她的頭,示意她放出大雞吧,準備要操她。

田靜乖乖吐出肉棒,笑著說:「爸爸,女兒跪在沙發上可以嗎?」

「爸爸準了,跪好。」楚天指著沙發。

拍了拍田靜的黑絲屁股,示意她過去跪下。

迅速的跪在沙發上,調整好角度距離後,勾著食指讓楚天誘惑著。

楚天來到她那性感的屁股後面,面對一雙微微分開的黑色絲襪美腿,咽了口唾沫,雙手從穿著紫色磨砂細高跟的美腳開始摸起,享受著絲滑的感覺,一路向上撫摸,對比起來的確比冷碧瑩的肉多一點,雖為母親但更加柔嫩,絲襪紋路清晰可辨,手感一流。

楚天的兩隻手最終在田靜的絲襪蜜穴處相會,那裡隔著絲襪已經汪洋一片,楚天用大拇指在她穴口的位置上下按動,水更多了,她也開始呻吟起來:「哦……舒服……爸爸……你的手……弄得女兒真舒服……往上一點……一點點……對……哦……就是那……又酥又麻……舒服死了……」

楚天想那裡應該是她的陰蒂,一經觸動,她立馬不安分,全身扭動,雙手抓緊自己大腿,頻頻挺胸擺頭,他的拇指根本無法找準位置,只能摸索著挑逗。

楚天扯起田靜褲襪的襠部,向兩邊一用力,絲襪應聲被撕破,露出裡面粉色的木耳,那絲襪濕得簡直可以擰出水來,他把鼻子湊過去一聞,淡淡幽香飄進鼻腔,是女人情到深處的味道,令人神往。完全沒有一般女人那種腥臭味。

撅起屁股挨操的田靜雙嘴緊閉,臉上那種急迫感溢於言表:「爸爸,操,快點…快點…快點操…操女兒吧,女兒受不了了。」

田靜的這幾句調情話,充滿的抓住了他的內心,這幾天下來,田靜已經知道他的喜好,只要沒有冷碧瑩,就讓她叫爸爸,叫主人,有冷碧瑩的話,才會讓她叫自己老公。

面對田靜這樣的極品熟婦,這樣的不知羞恥的叫自己爸爸,楚天也受不了。

楚天站起來,用手扶著大雞巴,隨後龜頭「嗞」地一聲插了進去,換來田靜的驚呼和解放聲,她終於可以繼續得到楚天爸爸的大雞吧疼愛。

「啊!!!爸爸……爸爸……好大……慢一點……爸爸…人家受不了……受不了……」田靜咬著下唇,顫抖著說。

一隻手揉捏著她那雙豪乳巨乳,另一雙手撫著她那傲人的黑絲翹臀,用手在上面不斷的肆意撫摸和肆意揉捏。

臀肉和黑絲的完美結合,讓他的手觸感的到了一萬分的加成,大雞巴的抽插更加快。

感受著那雙壞手在自己引以為傲的翹臀上肆意揉捏,田靜帶著一些不滿,用著全身力氣狠狠的夾緊楚天的大雞吧。

感受著田靜的那種較勁,楚天越插,心中那種射精加快速度的感覺越來越強。

放慢動作,楚天用著大雞巴一點點向裡推進,而田靜漸入佳境,慢慢放鬆開來,不再是剛交合處那種排斥。那眼神也更加放蕩,更加騷氣十足,臉上浮現出媚笑,一隻手抓著田靜的頭髮,跟隨著插入的節奏不斷湧動。

「來呀……爸爸……用力……再深一點……操女兒……操女兒的騷穴……別可憐女兒……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她浪叫著挑釁。

田靜的身子開始上下波浪式地扭動,擠壓著騷穴裡的肉棒無比舒爽,雖然楚天可以把持住不射出來,可這樣也不是辦法,僵持之下最終也不能制服她,必須另外再給些刺激,於是,楚天把目光轉向她那雙穿著紫色磨砂高跟的腳,足弓高聳,線條勻稱,在黑色波浪紋的絲襪下顯得十分誘人,楚天伸手托住的她的性感美腿,在她小腿嗅了起來。

當鼻尖湊過去,沒有汗味,只有一陣清香繚繞,沁人心脾。一隻絲襪美腿被他握在手裡,瘦弱惹人憐,腳型整齊秀氣,嬌軟香嫩,藏在黑色絲襪裡,他伸出舌頭,在小腿處輕輕一舔。

「啊!!!髒…爸爸別舔哪裡…行了…爸爸…髒…女兒…女兒…女兒不要…不要…你舔」

她顫抖著雙腿,想逃開楚天的舌頭,卻沒想到被他牢牢的抓在手中,不能動彈。

雖然隔著絲襪,整個小腿還是被洗刷了個遍,這一下,徹底讓田靜達到了高潮的頂峰,舔著她那雙誘人纖悉的美腿,大雞吧也達到她的花心,整個雞巴完全被她的騷穴所包圍著。

「不要了…爸爸…爸爸…女兒…女兒…疼…女兒不要了…」

達到花心之後,楚天還在用力往裡擠,田靜不知道是疼痛還是興奮,眼眶中淚水打轉。

她那雙手支撐著整個身體突然崩塌,整個人都睡坐在沙發上,楚天不知疲倦,伸出雙手抓住她的那雙美腿放在肩膀上,繼續狠狠的操著。

田靜氣的呻吟道:「爸爸……爸爸……你夠厲害……竟然能插進來……這麼深……都插到女兒心裡了……厲害……來吧……花心都是爸爸的了……草吧……操爛女兒……用你的大雞巴操爛女兒的騷穴……來吧……操死女兒」

這樣的動作持續沒多久,楚天就感覺有些累,放開她的美腿,抱起她的小屁股,讓她重回跪姿,腰下使勁,肉棒插在子宮裡,動了起來。本身就很包臀的短裙由於大肆分開的雙腿拉扯,已經快要破開,胸前西裝開口處露出的一對圓乳上乳頭晃動,特別是那雙媚眼散發著被男人征服後含情脈脈,楚楚動人。

肉棒的運動也愈發順暢,雖然被騷穴裡擠壓卻沒有了剛開始「較勁」的感覺,而是讓雙方都享受摩擦,製造快樂。

田靜的浪叫聲吸引了冷碧瑩的到來,樓梯口,冷碧瑩坐在階梯上,一隻手伸入自己那性感紅唇當中,另一隻手拿著一個模型大雞吧慢慢插入自己的騷穴,就在一旁一遍自慰一遍觀看起來。

感受著這種糜爛的氛圍,

楚天雙手托起她的屁股,肉棒飛速抽插,響聲連成一片,借著這淫靡的氣氛問道:「乖女兒老婆,你想不想高潮?想不想讓我把你的陰精操出來?」

田靜聽了他的挑逗,知道不能再忍,急喘著喊道:「好……好……爸爸…快…快…快讓女兒高潮……好厲害的大雞巴……太快了……怎麼這麼快……女兒不行了……女兒……女兒……女兒要高潮……要來了……爸爸……用力……操呀……操你的騷貨……賤貨……賤貨……女兒……賤貨……老婆……操死女兒老婆了……老公……操死我吧……」

田靜眉頭緊皺,雙唇微張,渾身的肌肉全都在用力,特別是騷穴肉,緊到了極點,而且開始震顫,像自慰器一樣的震顫,酥麻的感覺直逼肉棒,楚天被她這奇特的反應嚇了一跳,抽插的同時差點射出來,好在及時把精神集中到活塞運動上,又連插了幾十下,終於,她在胡亂的叫喊聲中,高潮來了……

眼看著母親高潮了,冷碧瑩丟棄那自慰棒,迅速的小跑過來,蹲在楚天面前,伸出那性感的紅唇,仔細的舔著那剛剛和她母親結合的大雞吧,仔細的品嘗,仔細的清理著上面的汙漬。

田靜得到了巨大的滿足,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慢慢的偏過頭看著自己女兒仔細的舔著楚天的大雞吧。

「乖女兒…舔的……真舒服……你的小嘴真靈活……讓你……媽媽……多跟你學習下該怎麼服侍……爸爸……」

「表情再淫蕩一點……讓……你媽媽看看……你淫蕩的樣子……舌頭……舌頭伸出來……」

楚天一邊享受著冷碧瑩的口交,一邊撫摸躺在旁邊的田靜,順便拿出手機對準冷碧瑩的淫蕩模樣開始照相,他準備把這一幕發上論壇。

楚天的淫亂話語強烈的刺激著冷碧瑩這種高級知識份子,她體內的性欲越來越強,也越來越激動,身體的紅暈越來越重,整個人仿佛都變成粉紅色一樣。

舌尖靈巧的掃動,腦袋不斷的變換著角度,利用角度來刺激龜頭。

嘴唇如同吃著山珍美味一樣,楚天看著她的淫蕩模樣,打趣的拔出在她口中的大雞吧,不讓她舔舐。

大雞吧每退一步,冷碧瑩就四肢跪著前進一步,想要重新擁有大雞吧。

這樣的動作完全就像是一隻被大雞吧洗腦的母狗。

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跪在地上像一隻母狗一樣的冷碧瑩,楚天心中異常的滿足。

在桌面的茶幾上拿出一根裝飾項圈,這種項圈和S.M項圈的區別在於可以穿戴出門,晚上不用取下,接上S.M鏈子之後就會成為狗圈。

幫助冷碧瑩帶上之後,打開手機一遍拍攝視頻,一遍利用大雞吧的誘惑力,吸引著冷碧瑩的跪跑,帶她逛遍整個房間之後,把她按在茶幾上狠狠的操這只被大雞吧洗腦的母狗。

這幾天田靜總在為一件事頭疼,那就是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楚天。

男人?老公?爸爸?主人?

這幾個稱為,田靜突然感覺到了有一些迷茫,不知道該如何在正常情況下稱呼楚天。

然而另一旁的楚天仿佛因為魔法的力量,能夠洞悉田靜腦海中的迷茫。

伸出一隻原本抱著冷碧瑩的手,安慰的撫摸著田靜開口說道:「我是你老公,我也是碧瑩老公,但我更喜歡你們一個叫我爸爸,一個叫我老公,這樣,我能更加滿足,什麼稱呼都可以,你就當我們在做愛時候玩角色扮演。」

聽著楚天的話,田靜害羞的點點頭,她累的已經筋疲力盡,完全不想動,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這麼滿足,而她也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歸根結底也就是她那雙美腿惹的禍。

她是又愛又恨。

????????????????????

楚天看著床上躺著的母女,心滿意足的離開田靜的家,剛剛打開門準備關上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絕色少婦撞入自己的懷裡。

這絕色少婦他當然認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這套公寓買下來只是為了離上班距離近一點。

經常出現在財富雜誌上面,旗下還擁有一家娛樂公司。

剛剛到三十五歲,離婚後帶著女兒一個人打拼,成為現在的巨鱷,真的很讓楚天羨慕,如果這女人是一個男人的話,不是上天了?

忘了說了,這女人就是楚天第一次催眠田靜母女偷窺的女人,從那天下來之後,宋玉卿幾乎每時每刻都幻想著楚天的那根大雞吧。完全就是著魔的狀態。

看著這女人穿著白色的雪紡上衣和蕾絲包臀衫,底的能看見臀彎,兩條性感美腿穿著白色水晶絲襪,她的腿不細不粗,剛剛好,充滿著肉感,那雙性感的白色絲襪穿在宋玉卿豐盈雪白的大腿上,有一種既嬌嫩又性感的誘惑,腳上穿了一雙小小的包足尖粉色高跟鞋,加上宋玉卿現在正在自己懷抱中,那嬌嬌軟軟的柔媚模樣和豐乳肥臀的火辣身材,實在是美到爆啊!宋玉卿今天髮型是一頭紅棕色的帶卷長髮,十分嫵媚的披散著,美麗成熟的臉蛋化著精緻的妝,看起來無比的成熟嫵媚。

剛剛軟下來的大雞吧再一次硬了起來。

楚天嘴角勾勒出一絲弧度:正好覺得女人少了,你就撞上來,當做楚菲雅的頭菜,吃下你,以後沒事可以玩玩娛樂圈明星。

隨後楚天放在宋玉卿背後的手慢慢凝結出綠色的光芒,慢慢消失在她的身體當中。

楚天的狼手慢慢撫摸那雙誘人的白絲美腿,另一隻手伸入宋玉卿的上衣內,取下胸罩肆虐的玩弄著她的巨乳。

說來也奇怪,這層公寓樓裡面的女人幾乎都是有權有勢,而且都沒有男人,並且身材都是好到極限。

宋玉卿在他懷抱中慢慢呻吟起來。

楚天脫下褲子,放出饑渴不已的大雞吧,一隻手按住她的腦袋,想要她給自己口交。

宋玉卿聽話的跪在地上,看著這根讓自己吃不好,睡不好的大雞吧,慢慢伸出舌頭小心翼翼的在上面舔舐起來,那模樣更加刺激著楚天。

看著她的這模樣,楚天再也忍不住,抱起她打開自家的房門走了進去,狠狠的把她丟在沙發上,隨後開始脫光自家身上所有礙事的衣服。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