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素心劍」周惠敏

作者:元陽九鳳

被稱「玉女派」掌門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今年雖然只十八歲,「玉女素心訣」已練得有不小的成就,一出江湖便上罕有敵手,她人長得極其漂亮,再加上長期練武、身材長的非常豐滿,玲瓏浮凸的豪乳、修長的纖腰加上肉腴豐軟的豐臀,號稱江南第一美女。

這天周惠敏聽說江湖三淫之一的「邪淫賤人」李宅楷,在家鄉「香州巷」的小鎮裏已經姦淫了三位美少女,就決定出手替天行道。

「香州巷」小鎮上有「蔣、宋、周、陳」四個大家族,蔣家的蔣麗雲、宋家的宋美玲、陳家的陳見菲及周家的周惠敏,人稱四大美女,前三家均已被「邪淫賤人」李宅楷一天一家地光顧過,三位美少女的前、後肉窟兒,已被他恣意開通,最令人氣憤的是三位美少女竟在被姦後迷戀上他,與他一同失蹤。

周惠敏是「邪淫賤人」李宅楷最後一個目標,於是她祕密回家要實施一個計劃,就是躲在家中房裏,準備李宅楷來偷香竊玉的時候,她使出師門的祕學-「玉女素心劍」,一劍將他擊斃。

家裏的人見識了周惠敏的了得武功,也聽從她的計劃,又請了鎮上著名的幾個武師,埋伏在周圍以備不測。

大家靜靜地等著,正當大家等至不耐煩的時候,忽覺一股邪異之氣,周惠敏雖然沒有看到「邪淫賤人」身形,但她憑直覺便感到李宅楷來了。

這氣息使周惠敏感覺極不舒服,「邪淫賤人」還沒到大廳,周惠敏聞到一股異香,她就到大廳門口一看,大廳的景像讓她目瞪口呆,搖曳的燈燭下,一個四十多歲的醜陋怪人坐在太師椅上,赤裸著上身露出一身雄壯的胸肌。

「出來吧!哈…哈…小妞!我們比劃比劃。」一陣如金屬破裂般的聲音,突然由醜陋怪人口中響了起來、十分刺耳。

「嗯…果是邪淫賤人!唔…不對!」這時,周惠敏突然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她本能出劍的反應已太遲了,這異香使她墜入最黑暗的經歷,周惠敏兩眼一黑、暈倒在地,因她自持武功高強,自大、輕敵而導致她一生悲慘的命運。

此時,「邪淫賤人」李宅楷已抱著周惠敏來到了一座山谷,此山谷三面環山、滿山綠樹、鬱鬱蔥蔥,間或開著些五顏六色的野花,腳下踩的是如同地毯一般的綠草,向前約有百步的地方就是峭壁,泉水從岩壁的縫中流出,逐漸形成瀑布,流到峭壁腳下的水潭中;但見「邪淫賤人」抱著周惠敏,走到一道很隱祕的罅縫前、側身擠了進去,穿過罅縫,裏面豁然開朗,是個黑漆的山洞,李宅楷依然不做聲,帶周惠敏走進去,洞很淺,十幾步就走到盡頭,他伸手在洞壁的一塊突起的岩石上一按,只聽得“嘎…嘎!” 一聲響亮,側面岩石竟然打開了,二人走進去後,他回身不知動了哪個機關,石門又自動關上了。

這裏面一排五個石室,每個石室的大小都不一樣,每間石室的墻壁上鑲滿了夜明珠,是以室內煞是明亮;進門的第一間好像是用餐的石室,中間放了一個古色古香木製圓桌和幾個凳子。

靠左面的一間是廚房,廚房的隔壁是武器庫,穿過去就是丹藥室,在武器庫的右邊是一個很大的儲藏室裏面放滿了食物,中間擺放著一塊很大玄冰玉、致使整個儲藏室的溫度常年保持非常低,使放在裏面的食物可以永不變質;在儲藏室的右面是一間進頗大的練功房,裏面掛了九幅‘淫糜的肏交動作’畫像,練功房的裏面還有一間藏書室,在練功的旁邊是一間臥室,裏面放著一張很大的獸皮床,足夠五、六人同睡,床上鋪著厚厚的獸皮、看上去極其的鬆軟、舒適,穿過臥室是一間天然的浴室,裏面有冷、熱兩個溫泉,中間匯成的溫泉浴池足夠五、六人同時沐浴。

「邪淫賤人」李宅楷先將昏迷不醒的周惠敏輕輕放到大床上,才拉掉臉上的人皮面具,他竟是名滿武林的「元陽九棍」殷俊鴻,那麼,「邪淫賤人」李宅楷一定被他擊殺了,而且更會是借用李宅楷的賤名而姦淫了蔣家的蔣麗雲、宋家的美玲及陳家的陳見菲了,以他精練的胯間絕技,當然令三位美少女如癡如醉,隨他離家出走了。

殷俊鴻望著周惠敏如天仙般絕美的容貌、玲瓏浮凸的嬌軀,不禁興奮得全身急抖,他心中暗自思量:「不愧被稱「玉女派」的掌門,難得有這麼好的貨色,只玩個一、兩次實在太可惜了…可是,她的「玉女素心劍」太利害了,留在身邊也是危險…」

經過一番思量後,殷俊鴻決定先玩上一陣,然後,再餵周惠敏吃一粒自己珍藏多年的[迷心合歡丹],用[炎陽移魂訣]調教了她的身心後,讓這江南第一美女徹底成為他的性奴和幫手,再廣收武林的美少女們享用。

想到這裏…殷俊鴻點了周惠敏的軟麻、氣海及關元穴,並用[聖陽真氣]封住了她的丹田真氣,這才開始動手解除周惠敏的緊身勁裝。

隨著周惠敏緊身勁裝的解除,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顯現出來,canovel.com直叫殷俊鴻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大肉棒暴漲欲裂,差點連鼻血都流出來;只見周惠敏一身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巨大乳峰,雖是躺著,仍如小丘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瓏小巧的肚臍眼;看得殷俊鴻快要發狂,情不自禁的抓住兩顆堅實的肥美玉峰,恣意的玩弄起來,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讚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張開大口、毫不客氣就是一陣滋滋吸吮,輪流吻舐周惠敏凸脹堅挺的乳頭,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磨蹭著周惠敏白晢軟滑的乳肌。

「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雖是在昏迷之中,可是在殷俊鴻靈巧的淫技狂熱輕薄之下,她軟綿綿的嬌軀也漸漸起了反應,瓊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嫩玉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

淫糜的輕薄了一陣子,殷俊鴻開始脫下周惠敏的下裳,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白饅頭般的小酥穴若隱若現,真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他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對準周惠敏的小蜜穴快意馳騁一番。

不過,殷俊鴻仍記得先把[迷心合歡丹]含在嘴中,用雙手掰開了周惠敏兩條修長的玉腿,伸首進她胯間、巨嘴封住那緊窄的陰隙,柔舌伸入濕淋淋的陰腔,運功將丹藥迫進周惠敏陰戶內。

此時「元陽九棍」殷俊鴻強忍滿腔的慾火,因為他心想得到如此尤物,若不徹頭徹尾的征服「玉女素心劍」周惠敏,豈不是白費了這一番苦心,怎麼對得起自己所下的一番苦心啊!

殷俊鴻粗糙巨舌淫糜的舐、舔、掃、抺了一陣子,[迷心合歡丹]的藥性注入周惠敏陰戶後,他先自己脫個精光,然後抱起赤裸裸的美人兒,穿過臥室來到了溫泉浴室,心想︰「先來洗個鴛鴦浴,再一步步按計劃進行調教!…」

抱著周惠敏白晢軟滑的嬌軀坐進中間的大浴池裏,殷俊鴻將她的兩腿分開、跨坐在自已懷裡,灼燙而粗糙的巨大陰莖平貼著周惠敏緊湊的大陰唇,左手繞過周惠敏的玉背,雙手不客氣的各抓住她一個肥美肉腴的大奶子,運起[炎陽移魂訣] 將真氣分三路攻入周惠敏的丹田,加強[迷心合歡丹]的藥性。

功行三個大周天後,「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已不知自己被殷俊鴻完全控制了心神。

正在昏迷中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漸漸被一陣酸麻的快感喚醒,櫻唇中不自禁的嚶嚀一聲,慢慢的睜開眼睛,回頭往後一看,面前一張威武不凡的臉孔映入眼簾,昨天那個醜陋的老淫道不見了!…

周惠敏定神仔細一看,自己居然一絲不掛的躺坐在浴池裏,身後壯漢兩手正在自己胸前兩顆肉腴豐軟的巨乳大肆褻玩,周惠敏內心一慌、急忙死命的掙扎扭動,又感到自己胯間壓著一根粗筋漲凸的灼燙大肉棒!只見壯漢緩緩抬起了捏住自己胸前巨乳的魔手,滿臉淫笑的說︰「小寶貝…嘻…嘻…妳醒了嗎?本座侍候得你舒不舒服啊!哈…哈…哈哈…」

話一說完,立刻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同時,左手姆指用力搓揉周惠敏漲凸的乳房頭,下身一頂一頂的刺激著她隱閉的幼嫩大陰唇。

從未經過雲雨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雖然覺得羞愧萬分,但被殷俊鴻胯間那股灼燙的感覺、刺激得鼻息咻咻,她好不容易打起精神,打算提起真氣,一掌殺了這個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淫男,誰知丹田處空空蕩蕩,那還有半點勁力,不由得駭然的道︰「哎唷!…你…你…」

周惠敏光溜溜的嬌軀一陣掙扎扭動,兩手更使勁的往後推拒著殷俊鴻,反卻更刺激他的慾焰,殷俊鴻胯間的兇猛巨蟒更粗糙而堅硬,顫動磨擦著周惠敏白饅頭般的小酥穴口。

殷俊鴻淫笑的道︰「我!…我什麼,剛才我代妳殺了「邪淫賤人」李宅楷,但見他餵妳吃下最淫烈的媚藥[烈女淫],所以才用這唯一方法為宣洩體內淫毒!…本座侍候得妳不舒服嗎?沒關係,咱們先來個鴛鴦戲水,然後我再好好的賣力,保證讓女俠欲仙欲死,如登仙境,妳說好不好啊!…」

殷俊鴻話一說完,魔手上又是一陣強力的搓、揉、捏、揸,撫摸得「玉女素心劍」周惠敏混身發軟,緊貼在殷俊鴻的雄軀裡,鼻中不自覺的又一陣輕哼…。

沒有經過性慾雲雨的「玉女派」掌門,亦知道 [烈女淫]的藥性無法可解,只有在欲仙欲死的高潮中才會隨陰精洩出;「元陽九棍」殷俊鴻在武林中也威名赫赫,周惠敏雖然心中老大不願意,可是肉體卻不爭氣的起了反應,只見她雙頰泛紅、星眸微閉,鼻中一陣咻咻急喘,混身癱軟如綿,緊緊的依偎在殷俊鴻身上,任由他恣意妄為地捏揉自己肉腴豐軟的豪乳,殷俊鴻更加興奮起來,一張巨嘴更移到周惠敏玉頸上、耳朵旁,一陣舔舐狂吻。

殷俊鴻純熟的挑逗淫技令「玉女素心劍」周惠敏淫性更加狂亂起來,雖然她理智上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如此,可是全身酸軟無力,推拒著殷俊鴻的魔手卻像是在輕撫、鼓勵著他,口中更開始傳出陣陣淫糜的嬌吟聲。

「元陽九棍」殷俊鴻一看周惠敏欲拒還迎的姿態,心想[迷心合歡丹]藥性也差不多是發作的時候了,便在「玉女派」掌門的耳邊輕聲的說︰「敏敏啊!這不是很舒服嗎嗎?…嘿…嘿…這才乖嘛!等一下…我一定會讓妳更舒服的!乖乖…來…聽話…嘿…嘿…」說完將周惠敏玲瓏浮凸的嬌軀翻過來,大嘴又湊上她的櫻唇,毫不客氣、就是一陣吮吻。

狂亂中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那經得起「元陽九棍」殷俊鴻如此淫巧的挑逗,再加上他在耳邊的綿綿淫語,操控著她腦中一片迷茫,無意識的張開檀口,便和他入侵的舌頭糾纏了起來,更主動吸吮著殷俊鴻的舌頭,瓊鼻中更傳出令人銷魂蝕骨的哼叫聲。

殷俊鴻靈活的舌頭在周惠敏的口中肆無忌憚翻攪了一會兒,對她的反應十分滿意,同時胯下粗筋漲凸的大肉棒也暴漲欲裂,於是兩隻手伸向周惠敏的圓臀,雙手托起結實而充滿彈性的美臀,就這樣…他抱起「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的柔嫩嬌軀!此時的美人兒正被殷俊鴻的口技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軟,忽然覺得身體一陣搖晃欲墮,周惠敏不自覺的把玉手勾在殷俊鴻的頸上,修長的雙腿更自然的緊緊盤在他的腰臀處,一顆首螓首無力的靠在他的肩膀,好一副任君享用的香艷迷人、綺麗淫糜的風光。

「元陽九棍」殷俊鴻又在周惠敏香墜般的耳垂上一陣輕輕啜咬,才用磁性聲音說︰「小寶貝,解去最淫烈媚藥的[烈女淫]時機、春宵一刻值千金,別再浪費時間了,我們來個飄飄欲仙的交媾吧!」

殷俊鴻抱起「玉女素心劍」周惠敏舉步向臥室走去,停留在白晢軟滑豐臀上的魔手更是毫不停歇的揉、捏、搓、揸,奇異的性感刺激、頓時將周惠敏挑逗得頻臨崩潰,彷彿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無力卻緊抱著殷俊鴻的雄軀,口中輕喘著說著︰「啊…噢…不…不要!…噢…嘖…求…求你…放…放了我吧!…噢…噢…啊…酥死啦!…噢…」

「元陽九棍」殷俊鴻一聽,哈哈大笑著說︰「小寶貝…美人兒,為什麼不要呢?啊…難道我弄得妳不夠舒服嗎?…哈哈…哈!」

「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心中一陣迷糊,咬牙喘噓噓道︰「喔…你…你…淫弄得…人家…真是…羞恥…呀!」

殷俊鴻絲毫不以為意,哈哈淫笑道︰「美人兒…那還不都是為了妳體內的淫毒嗎?…[烈女淫]上腦可不得了的…任何貞烈的女子都變成花痴的…過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就別再浪費時間了!…本座還有幾位新收的美妾要享用的!哈…哈…哈哈…哈!」說完,一手摟過「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白晢軟滑的嬌軀,再是一陣狂吻,兩隻手更是毫不客氣地在她身上到處遊走。

無計可施的「玉女派」掌門,無奈地張開櫻唇,接受「元陽九棍」殷俊鴻的淫吻,更慢慢伸出檀口中的滑嫩香舌,和他入侵的妖舌緊緊糾纏在一起,相互吮吻不休,周惠敏兩手無力的掛在殷俊鴻的肩上,緊閉的雙眼、認命的接受了他加諸在自己身上的輕薄。

可是,很快周惠敏就被殷俊鴻那無窮盡的調情手段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嬌喘逐漸狂亂起來,掛在肩上的纖手也慢慢移到他的腰間,而且不自覺地緊緊摟住殷俊鴻的雄腰,赤裸裸的嬌軀像蛇般緩緩扭動起來;這時殷俊鴻的嘴也逐漸往下移動,先在粉頸一陣輕輕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周惠敏的玉女峰頂,對著一顆嫣紅的嫩蓓蕾一陣嚙咬舔舐,左手在另一邊肉腴豐軟的巨乳上輕輕揉撚,右手則抱定她不能躲避,酥酸、麻癢的感覺使得周惠敏混身熾熱難當,嘴裡的嬌喘也逐漸轉為陣陣浪蕩的哼…啊…淫聲。

對於「玉女派」掌門的反應,殷俊鴻感到非常滿意,便將周惠敏玲瓏浮凸的嬌軀放在床上,在玉峰頂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過了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平滑柔順的小腹,慢慢越過了陰阜上的幾根芳草,終於來到了周惠敏的合隴桃源洞口;只見淺粉紅色的祕洞口被自己手指微微翻開,露出了裡面淡紅色的肉膜,一顆粉紅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處弄濕了一大片。

這淫糜的景象看得「元陽九棍」殷俊鴻更為興奮,大嘴一張、便將整顆嫩滑的豆蔻含住,接下來他使出採陰淫技了,伸出粗糙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登時周惠敏如受雷殛,整個赤裸裸的嬌軀一陣急遽的抖顫,櫻桃小嘴中「啊!…噢…噢…喔!…噢…」的一聲聲嬌吟,周惠敏的靈魂彷彿飛到了九重天外,終於舒服至神經抽緊令她兩腿一挾,把殷俊鴻的腦袋緊緊的夾在胯腿之間,痙攣顫動的陰腔內一股洪流如泉湧出,殷俊鴻知道是最滋補的處女元陰,急忙用嘴接上吞下肚裡,卻差點把這個淫道高手給活活悶死。

此時「玉女派」掌門的淫穢不堪反應,殷俊鴻知道她已享受到一次高潮,便放慢了口中妖舌舐、舔的速度,直到周惠敏兩條修長玉腿無力的鬆弛下來,這才停止用妖舌去蹂躪她嫩滑的小淫肉窟、抬起頭來欣賞周惠敏淫賤的醜態,不過,殷俊鴻兩隻手不忘在美少女的嬌軀上輕柔的遊走、愛撫,只見這「玉女派」掌門整個人癱軟如泥、星眸微閉、口中嬌哼不斷,分明正沉醉於方才的高潮餘韻中…。

待周惠敏感受完飄飄欲仙的高潮,殷俊鴻再度將巨嘴吻上她的櫻唇,魔手更是毫不停歇在她的身上到處撫按,助她慢慢從暈眩中漸漸甦醒過來,只聽殷俊鴻在周惠敏耳邊輕聲的說︰「美人兒,本座的口技令妳舒服嗎?」說完,又將她耳珠含在口中輕輕舔舐著,正沉醉在高潮快感中的「玉女派」掌門人,彷彿靈明的理智全被這個淫道高手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元陽九棍」殷俊鴻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他的愛撫、親吻,彷彿殷俊鴻真的是她深愛的情人一般。

看著「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這般的嬌態,殷俊鴻心中早已慾火如熾,要不是想要徹徹底底征服這匹美豔的胭脂馬,他早就橫戈跨馬,像姦肏蔣麗雲、宋美玲及陳見菲一般的大肆廝殺一番了,何況周惠敏還被暗中注入了[迷心合歡丹],待會恣意姦淫時更一定是一場苦戰,於是強忍著滿腔慾火,輕聲的對著周惠敏說︰「好美人兒,既然本座的口技讓妳這麼舒服,那麼…禮尚往來、現在該妳表現了!」

聽到「元陽九棍」殷俊鴻這麼說,周惠敏不解的睜開迷離大眼,一臉迷惘的看著面前壯男,殷俊鴻哈哈一笑、牽著趙周惠敏的小手移到自己胯下,握住那粗糙而堅硬的灼燙陰莖,…周惠敏覺得自己的玉手忽然觸到一根熱氣騰騰、粗大堅挺的鋼硬火棒,心裡頓時如遭電殛,急忙將小手抽回,嬌靨剎時浮上一層紅暈,一副不勝嬌羞之態。

冷豔孤高的「玉女派」掌門,如此嬌媚的豔態,更叫殷俊鴻興奮莫名,湊到她的耳邊輕聲的說︰「小美人,這淫趣之樂乃是人倫大事…嘻…嘻…再說,妳剛才不是很舒服嗎嗎?有什麼好害臊的?…妳只要照著我剛才做!…嘿…嘿…就可以了。…」說完,又將魔手伸到她白饅頭般的小酥穴處、就是一陣輕撫慢揉。

此刻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在經過「元陽九棍」殷俊鴻這調情高手的挑逗之下,早就慾念叢生了,正在猶豫之際,他忽地一把將周惠敏推低,一翻身、跨移到她赤裸裸的嬌軀上,讓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在周惠敏兩顆巨碩的玉峰上一陣鑽磨。

粗筋漲凸的灼燙大肉棒在胸前亂鑽,周惠敏使產生更強勁無比的刺激,不由得開口說道︰「殷…殷大俠…求…求求你…不要了!…喔…噢…我…我做就是…」殷俊鴻再次將嘴湊上周惠敏的櫻唇,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拉著她的玉手握住自己硬如鐵棍的陰莖;殷俊鴻只覺一隻柔軟如綿的玉手,握住自己粗筋如鋼的大雞巴,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他胯間兇猛的巨龍一陣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忍不往再度把魔手伸進周惠敏的桃源洞,用手指輕輕的抽插她緊無比窄的小嫩穴。

強忍著無可比擬的刺激快感,「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這次不敢把玉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大肉棒一陣一陣跳動著,不由心中一陣慌亂,她又怕殷俊鴻不高興,開始握住腫脹堅挺的怒漲巨根緩緩套弄起來,那處女褻玩的笨拙動作令淫道高手的殷俊鴻更加興奮,撫玩周惠敏肉窟兒的手上動作變得更加狂亂起來。

兩人淫穢不堪的相互褻玩對方的性器一陣,「元陽九棍」殷俊鴻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來,再輕輕按著這「玉女派」掌門的螓首,著她伏到自己的胯下,而且示意周惠敏為自己進行口交;此刻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在殷俊鴻個多時辰的淫穢不堪調教,經過高低起伏 的刺激快感後,早已完全屈服在這淫道高手的淫威之下,雖然眼前所見的是根怒氣騰騰、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極度猙獰兇、惡萬分嘔心,但還是強忍著羞愧,慢慢的張開櫻唇,含住了殷俊鴻!大得恐怖的猙獰龜頭。

這時,殷俊鴻看到高傲的「玉女派」掌門毫不猶豫地為自己口交,不禁得意萬分,輕按著周惠敏的螓首,指導她如何用櫻桃小嘴上下的套弄、丁香小舌舐、舔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口中還不停的稱讚說著︰「對了…對了…惠敏,就是這樣了…啊…噢!…不要只是用嘴含嘛!…喔…舌頭也要動一下…唔…唔…對了…噢…好舒服呀!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好敏敏…對…對對…妳…真聰明…一教便懂得了!…噢…」

殷俊鴻享受淫穢不堪口交的同時,一手在周惠敏的如雲秀髮上輕輕梳動,鼓勵她努力地舔、吸、含、吮、吞玩自己粗糙的巨棒,偶爾他魔手還滑到周惠敏那如綿緞般的背脊上輕柔撫弄著,一隻手捏著她胸前的美肉腴肥奶子輕揉緩搓,不時還溜到白饅頭般的小酥穴處、逗弄那顆晶瑩的粉紅嫩肉豆蔻。

此時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體內[迷心合歡丹]藥性早已被殷俊鴻的元陽挑起,更被他淫巧的性技逗弄得慾火如熾,漸漸感覺含在口中的大肉棒,不但不覺嘔心難忍,甚至覺得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麼美味的食物般,越發賣力吸吮、舔舐,絲毫不覺得腫脹堅挺的巨根污穢不堪,甚至將殷俊鴻粗糙的陰莖吞下,令她櫻桃小嘴都漲鼓鼓的。

這一切都看在「元陽九棍」殷俊鴻的眼裡,他強忍著胯下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極舒服的酥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將「玉女派」掌門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兩人相互對著對方的性器,殷俊鴻張開大口,對準周惠敏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祕洞,就是一陣狂吸、猛舔!…偶爾,還把妖舌移到她後庭的菊花蕾處,輕輕的舔舐那嫣紅的菊花蕾,兩手更在周惠敏那渾圓的美臀及股間溝渠處,一陣輕輕柔的遊走輕撫,有時還在那堅實柔嫩的大腿內側輕輕 拍打。

「玉女派」掌門的周惠敏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殷俊鴻的大腿,吐出含在口中裡那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顫聲叫道︰「啊…啊…好…好…好舒服啊!…嗯…殷大俠…人家…又…又來了!…嘖…嘖嘖…啊!…」周惠敏光溜溜的緊湊小穴內那粘稠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又被殷俊鴻用大嘴毫不保留地接收!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後,周惠敏整個人癱軟了下來,趴在殷俊鴻雄軀上,只剩下陣陣濃濁的喘息聲。…

眼見「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再度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自己身上,「元陽九棍」殷俊鴻不覺得意萬分,心想︰「「玉女派」的掌門又怎樣,功夫再高、還不是被我淫玩!三兩招口技已使得她魂飛九天,毫無遮掩地任我褻玩了!哈…哈…哈哈…」

殷俊鴻收納盡「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酥穴裡的粘稠陰精之後,慢慢的從她軟綿綿的嬌軀下爬了出來,只見這「玉女派」掌門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床上,嬌軀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髮披散在床上,由瑩白背脊到渾圓豐臀以至修長美腿,形成一條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佈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

這幅美人春意圖,看得「元陽九棍」殷俊鴻口乾舌燥,再度趴到周惠敏的玉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髮,在她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又從周惠敏腋下伸入,在她肉腴豐軟的巨乳處緩緩的揉搓、捏揸!…正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美人兒,周惠敏星眸微啟、嘴角含春,不自覺輕輕的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來靜靜享受著殷俊鴻的淫情愛撫。

「元陽九棍」殷俊鴻順著柔美的背脊曲線,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舐去「玉女派」掌門的背上的汗珠,經過堅實的豐臀、結實柔嫩的小腹,慢慢吻到了周惠敏那柔美飽滿的嫩肉窟兒;聞著由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裡傳來的陣陣幽香,殷俊鴻忍不住又伸出舌頭,朝周惠敏的光溜溜小蜜穴心輕輕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癢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此刻正沉醉在剛才被淫舐的高潮餘韻之中,全身肌膚敏感異常,又被殷俊鴻剛剛那一下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酸癢感竄遍全身,整白晢軟滑的嬌軀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噢噢…」急喘。

「元陽九棍」殷俊鴻見到「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的反應這般激烈,心中更是興奮,從她的雙腳順著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內側,舔得她全身狂抖,口中淫聲不斷,殷俊鴻口中淫糜的動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妖舌將周惠敏濕淋淋的緊湊陰腔舔舐乾淨,一手更在她小腿內側四處遊走,初經人事的「玉女派」掌門那堪如此手段,只覺腦中轟的一聲,整個靈清神智彷彿飛到九霄雲外,只剩下肉體在追求著最原始的慾望,…「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終於…逐漸陷入淫慾的深淵而不自覺。

「元陽九棍」殷俊鴻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將「玉女派」的掌門擺佈成半趴跪的姿勢,「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竟自動把粉臀抬起,讓他毫無遮掩地欣賞自己從未被男子接觸過的處女陰戶;殷俊鴻移到周惠敏的身後,一手按住她高聳的豐臀,另一隻手握住胯下已暴漲得發瘋的、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緩緩在周惠敏瀉著蜜液的歡樂祕洞處及痙攣顫動的股溝間輕輕磨動,偶爾…還停留在周惠敏那褐色褶皺的嫩滑菊蕾上作勢欲進,經歷過殷俊鴻兩次極度淫穢不堪的口技而產生飄飄欲仙的高潮,已無法阻止自己淫賤的反應,任由殷俊鴻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纏磨那濕淋淋的大陰唇。

這「玉女派」的掌門感覺自己被殷俊鴻擺佈成宛如母狗般的姿態,雖然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可是週身酥軟無力,硬是無法擺脫他控制臀部的魔掌,再加上那根被自己含吮過的熱騰騰大肉棒,正在胯下的股溝間兩處祕洞到處遊走,不時還在菊花蕾處輕輕頂動,更是令「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羞赧難當;可是,心中、腦海卻產生一種酸酥難耐的空虛感,更希望殷俊鴻這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快一點肏進來!

「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終於再也忍不住胯下桃源洞的酥癢,毫不羞恥地嚶嚶哭泣了哀求起來︰「嗚嗚…嗚…嗚…殷大俠…人家…癢呀!哎唷!…求求你…大雞巴快…來嘛!…殷大俠…不要…再折磨我了…嗚嗚…嗚…嗚…」

「元陽九棍」殷俊鴻聞言,不禁嘿嘿淫笑道︰「嘿…嘿…小寶貝別急…大雞巴…這就來了…唏!…我插!…」說完,將火灼的大龜頭頂住周惠敏濕淋淋的祕洞口,兩手抓住她款款擺動的粉臀,「滋!…」的一聲、殷俊鴻用了一式[望月奔馳]!…胯間兇猛的巨龍猛地插進了「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從未開放的祕洞內。

「哎唷!…好…好…痛啊!啊!…」

一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玉女派」的掌門不禁啊啊直叫,雖然「元陽九棍」殷俊鴻看到破處的血絲由自己的粗糙陰莖邊滲漏,但「玉女素心劍」周惠敏的語調中竟含著無限的滿足感。

剛一插入…殷俊鴻胯間粗筋漲凸的大肉棒被周惠敏緊湊的陰腔緊緊箍住,雖然是插穿她的處女膜,殷俊鴻只好閉目享受周惠敏祕洞內那股溫暖緊湊的舒適感,他早是一個開苞聖手,所以並不急著抽動胯間怒漲的巨棒,伏到「玉女派」掌門的玉背上,伸手撥開披散的秀髮,大嘴在那柔美的玉頸上一陣溫柔的吸舔,左手穿過腋下,抓住堅實而碩大的柔嫩玉女峰輕輕搓揉,右手更伸到周惠敏胯下顫動的大陰唇,用食指在那粉紅色的小豆上輕輕摳搔、加強她的慾火。

「玉女素心劍」周惠敏歇息了一會,在殷俊鴻三管齊下的挑逗下,她感到從洞內緊窄的陰肉壁深處傳來一股酥癢感,已不覺到自己開苞的痛楚,毫不猶豫地柳腰款擺、玉臀輕搖,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像鼓勵殷俊鴻可以抽插了。

殷俊鴻將嘴移到周惠敏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瓏的耳珠、輕輕嚙咬舔舐,然後將粗糙而堅硬的大肉棒緩緩抽出,只留大龜頭在瀉著蜜液的小蜜穴口緩緩顫動,「玉女素心劍」周惠敏被挑動得慾火高漲,忽覺光溜溜的緊湊小穴內再度傳來一陣空虛感,忙將粉臀向後急抬、追蹤那灼燙而粗糙的陰莖。

這時,淫道高手的「元陽九棍」殷俊鴻腰胯順勢一頂,「噗滋!…」的一聲、他兇悍的大雞巴又一次直達穴心子宮,插得「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忍不住一聲高叫,殷俊鴻這才開始緩緩抽送起腫脹堅挺的巨根來,更不時用鋼硬的大龜頭在陰道口處輕輕顫磨,這式輕柔的[望月奔馳],直肏到周惠敏受不了自己嫩滑的小淫肉窟深處那股空虛,急得玉臀猛搖、淫聲高叫時,殷俊鴻才猛地深深一頂,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完全沒入周惠敏酥痕的顫動的子宮,插得她哼啊直叫。

「嘿…噗滋…噗滋!噢…噗滋!…噗…滋…啪…噢…噗…滋…噗…滋…噢…」

待三、四下深深的肏插後,殷俊鴻又復回到輕柔抽送,猙獰的龜頭輕輕挑逗周惠敏桃源洞口,初經人事不久的「玉女派」掌門,那經得起如此淫賤的的高明手段,不多時,已被殷俊鴻插弄得春情勃發,豔美的嬌靨透出桃紅、一顆螓首不住的搖動,光溜溜的嬌軀輕顫、白晢軟滑的豪乳亂晃,兩隻玉手死命的抓著床單,櫻桃小嘴忘情嬌呼︰「啊…啊…殷…殷大俠…好舒服啊…噢…噢…噢…嗯…高潮又…又來了…啊…嗚…嗚…不行了…嗯…噢…噢…啊…噢…」到最後,居然忍不住無可比擬的刺激快感、「嗚嗚…」的哭泣起來。

「唏!…噗滋!噗滋…唏!…噗滋…噗滋!…噗滋…啪…噗滋!噗滋…」

殷俊鴻毫無憐惜地急勁肏搗著,兩手緊抓著「玉女派」掌門的腰胯處,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恨不得要將其沒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插穿似的,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令周惠敏飄飄欲仙的呻吟,只聽兩人股胯內一陣「啪啪…」急響,登時肏插得周惠敏嬌軀急抖,口中淫聲不斷…。

半個時辰內,「元陽九棍」殷俊鴻已由[望月奔馳]轉換了[元陽九式]中的[後樑鑽拄]、[天地交泰]及[托拄偷心],肏操得「玉女素心劍」周惠敏高潮如湧,淫呼浪叫地配合著他怒漲巨棒淫糜的活塞動作,極像一個毫不羞恥小淫婦,那有一點冷傲的「玉女派」掌門的形象。

「啊…酥死啦!…殷大俠…噢…好…好美啊!…噢…噢!…好…好…過癮啊!被…大雞…巴…肏…死啦!…噢!…噢…噢…噢!…」

終於,殷俊鴻肏插了數千下之後、感受到周惠敏酥麻陰腔的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胯下肉莖的硬溝,知道她又一次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果然,痙攣顫動的酥穴裡一道熱滾滾的洪流澆在自己的大龜頭馬眼上,一股說不出的舒美的刺激快感感直衝腦海,「元陽九棍」殷俊鴻也差點射了陽精出來,趕忙咬牙提氣暗運起[炎陽真氣],護住胯下酥美欲射的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才強將那股洩精慾望給壓制下來。

看著再度洩身的「玉女派」掌門,一絲不掛的癱軟如泥地躺在床上,玲瓏浮凸的嬌軀毫無遮掩地奉獻出來,殷俊鴻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拉著周惠敏軟綿綿的嬌軀行進溫泉池裡緩緩坐下,再度將她翻過身來、分開她雙腿跨坐在自己懷中,用手扶住胯間兇猛的巨龍、對準周惠敏那淫水淋漓的祕洞口,兩手抱住趙小燕堅實的美臀,用了[元陽九式]中的[捧月朝香],將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塞了進去,享受溫泉水中肏操美女的舒服感。

殷俊鴻胯間兇猛的巨龍開始緩緩推送之時,右手中指更插進「玉女派」掌門的後門菊花蕾內輕輕抽送著,全身癱軟無力的「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忽覺後庭再度受到襲擊,急忙提氣運功收緊肛門,全力抵抗殷俊鴻淫指的進逼,而且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他順勢吻住!…他妖舌伸入櫻唇內一陣攪動,周惠敏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想伸手拉住殷俊鴻右手,阻止他向玉臀保護的菊穴的攻勢,卻被淫道高手的殷俊鴻鋼硬火棒深深的一頂,將粗糙的龜冠頂住子宮穴心一陣磨轉,「玉女素心劍」周惠敏一股強烈的酥麻快感襲上心頭,再度無力的癱在殷俊鴻的身上,任憑他肆意的玩弄,只剩口中無意識的傳出陣陣令人銷魂蝕骨的嬌吟聲。

武林中冷豔傲人的「玉女派」掌門、「玉女素心劍」周惠敏,就這樣子被「元陽九棍」殷俊鴻肏操了整整一日一夜,待他用盡了[元陽九式]中的淫招肏插遍了她身上亞個淫洞之後,周惠敏已被殷俊鴻調教成忠心不二的淫奴,與蔣麗雲、宋美玲及陳見菲三位美少女,自願的隨殷俊鴻回山西絕雲山中「落英山莊」內作他其中一個淫奴。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