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露露的噩夢

作者:sjxsjxsjx

李露露今年是28歲,是一家品牌化妝品的櫃檯銷售小姐,她的長相其實一般,不過因為職業的關係,所以啊,很精通打扮,每天都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加上她身材不錯,1米7的個子,100斤的體重,留著頭飄逸的長髮,畫著素妝,已經比較冷的秋天,穿著短裙絲襪高跟鞋,走在路上,很吸引人。她畢業之後,就跟著男友來到這座城市打拼,拼了幾年,男友離她而去,她不願就這麼回去,硬是靠自己養活了自己。她是個比較喜歡清靜的人,所以,一個人在某個小區租了間單室間,雖然房租比起與別人合租要貴了一些,可是,畢竟自己一個人很自由。

最近,她在晚上休息的時候,總是會做夢,夢見自己與男友激烈的做愛,她想,可能自己太孤單了吧。於是,她更加賣力的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希望,能早點引來自己的如意郎君。

週六一大早,李露露又火急火燎的上班去了,她最近起床,總覺得有些輕微的頭疼,看來又是夜裡做夢太激烈,把被子蹬掉了,受涼了,導致她經常上班遲到,今天又是這樣。

李露露: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今天公司聚餐之後,一定要買些藥!

李露露自言自語的說。

在樓道裡,她又遇見了對門的老張。李露露知道,老張很喜歡她,只是,她自己對老張完全沒有興趣,一個小小的保安,長的難看,收入低,而且也年近50了,聽說他老婆和他離了婚,如果真的找了他,自己還有什麼面子呢?可是,一個單身女人,也有很多不方便的時候,總會需要一個男人在身邊,比如,電燈泡壞掉的時候,水龍頭壞掉的時候……

在李露露心中,老張僅僅是個免費的勞動力。

老張:上班又要遲到拉?

老張又是露著個難看的笑容問她。

李露露:是呀!(怎麼每次都遇見他)

李露露心裡想著,嘴上卻帶著禮貌性的微笑。粉粉的嘴唇讓人看著就想親一口。

老張:呵呵,好,你慢走。

李露露:哎!好!(再見)

李露露鬆了口氣,因為,不知道是不是每天上班前都能看見老張,最近啊幾天,她晚上做夢,夢裡的男主角居然不再是自己昔日的男友,而變成了老張,在夢裡,老張張著那張難看的嘴,把一條臭烘烘的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裡,這讓她很噁心,可是,她想醒卻醒不過來,只能迷迷糊糊的在夢裡,和老張瘋狂的做愛,簡直就是噩夢。

老張望著李露露下樓啊,長長的頭髮盤在頭上,canovel.com用一個很精巧的銀色發卡別住,兩個亮晶晶的白金耳環,隨著她的走動,而來回晃動,雪白的頸子下,是一件紅色的連衣裙,在膝蓋上15厘米處,是一條半透的黑絲襪,1米7的個子,顯得她的雙腿十分修長,而膝蓋下15厘米的樣子,是一雙黑色的長筒靴。聽著她的高跟鞋在樓道裡咯噔咯噔的響,難看的臉上,露出了更難看的微笑……

老張:早點回來,我的寶貝。

老張回到家裡,把門窗關好,打開電腦裡的一個視頻。

視頻裡,李露露正是穿著剛才出門時穿的那一套衣服,只是,頭髮沒有盤在頭上,而是被紮成了一個辮子,她額頭上,流著細細的汗珠,閉著雙眼,軟軟的坐在一個人的懷裡,一雙粗壯的手,不停的在她的胸口撫摸,搓揉。她的裙子,被翻上去,扣在腰間,黑絲襪的襠部,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能隱約看見,李露露正坐在一個腿上長滿毛的男人身上,一根巨大的黑色肉棒,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肉棒下的兩個紅的發黑的球,隨著肉棒的進出在不停的擺動,男人騰出右手,伸進李露露嘴裡,肆意的玩弄著李露露的舌頭,牙齒……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開始喘氣,他放開李露露,迅速掰開李露露的嘴,將巨大的肉棒塞進去,抱著李露露的頭腰部不停的扭動,李露露痛苦的皺著眉頭,男人每一下都將肉棒完全塞進李露露的嘴裡,視頻裡,能夠清楚的聽見李露露喉嚨裡的嘔吐聲,每次,當肉棒離開李露露的嘴,也能清楚的看見它上面的口水,越來越多,沒幾下,男人輕輕的叫了幾下,之後停止了動作,男人休息了一會,他把李露露的臉,對準鏡頭,李露露緊閉著雙眼,呼吸平穩,微微張開的小嘴,一縷微白的液體順著嘴角,滴在了黑色的絲襪上。男人最後,也把自己的臉貼近鏡頭,原來,這個男人啊,就是老張……

老張得意的望著自己的作品,邊看邊打飛機,完事後,再打開一個文件夾,裡面有著更多的視頻,大約有幾百部,而最近的大約40部視頻的女主角,都是李露露。

老張:你以為我要娶你?錯了,我只不過想讓你再住段時間罷了。後天就是你來月經的時候,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再次射進你體內了。真是很期待。

老張上床睡覺了,他必須保持體力,留著晚上大戰。

忙碌了一天之後,公司組織了聚餐,因為李露露的銷售業績特別好,所以,很多人輪番的對她敬酒,不勝酒力的她,很快就搖搖晃晃,聚餐之後,公司又組織大家唱卡拉OK,李露露已經醉的東倒西歪,領導便讓兩個女同事開車送她回家,兩個女同事正玩在興頭上,十分不情願,她們扶著李露露來到車前,正巧遇見公司裡兩個的男同事,這兩個男同事是負責開拓市場的,平常也與大家很親密啊,當他們聽說了領導的安排,就自告奮勇送李露露回家。

兩個女同事開心的說:欠你們個人情。(是我們欠你們人情)

兩個男同事,一個叫小王,另一個,大家都喊他歐哥。

小王把李露露扶上車,放在車後座位:露露,把包拿開吧,你家住哪啊?

李露露迷迷糊糊的回答:不要嘛!

李露露把包緊緊抱在懷裡,用包,擋著裙下。

李露露:我家在XXXXXX小區,X單元,X室。你們要快一點,我答應我家人12點前就回家,不然我家人會出來找我的。

李露露很早就聽說過歐哥,知道他是個大色魔,經常在外面玩女人,所以,她編了個漂亮的謊言,讓他們盡快送自己回家。

小王:現在還……

小王剛想說現在還早,才9點多一點,就被歐哥發的香煙砸中頭。

歐哥:恩,現在不早了,快11點了,我們馬上就送你回去。

歐哥:小王,我們出去抽根煙,就送她回去吧,有女孩在我們車上,我們不好抽煙。

歐哥說著下了車。來到了路的一邊。

小王也跟著下來。

小王:歐哥,為什麼跟她說現在快11點了?

歐哥:你小子,大腦不夠用,這機會多難的。

小王:什麼機會?

歐哥:跟我裝傻?我早就知道你想上她了,剛才你抱她的時候,手都黏在她屁股上了,上了車之後,你叫她把包拿開不就為了看看她大腿嘛,就這麼點出息啊。

小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歐哥,你真有一套。不過她還有意識,不能強來啊。

歐哥從懷裡拿出個小藥丸,之後,到車子的後備箱拿了瓶礦泉水,把藥丸放進去,搖了搖。

歐哥:等下讓她喝了,就可以慢慢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小王:這是?

歐哥:別問,拿給她。

小王接過水,和歐哥進到車裡。歐哥發動車子,開起來,並且故意把車開的很顛簸。李露露的胃很不舒服,幾次想吐。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小王趁機把水遞給李露露:喝點吧,我們很快就到了。

李露露實在覺得不舒服,而且,她以為快12點了,歐哥他們應該不會做什麼了,於是,打開瓶蓋,喝了很多水。

李露露:我好難受啊,還有多久到啊。

歐哥頭也沒回:快了,再過兩個路口。

其實,車子才開了不到5分鐘。

在一個紅燈口,歐哥對身邊的小王說:你到後面玩去吧。

小王:啊?可以拉?

歐哥:恩。

小王:歐哥,要玩也是你先玩啊!我絕對聽你的!

小王已經對歐哥五體投地。

歐哥:她我已經玩了三年多了,早膩了,今天心情好,給你玩吧。

歐哥淡淡的回答。

小王:高人啊!那弟弟謝謝你了,你以後就是我大哥!

歐哥撇撇嘴:高人?哈哈,玩去吧,快綠燈了。

歐哥顯然對高人這個稱呼很滿意。

小王迅速的打開車門,從副駕駛位置下來,之後來到後座。

小王輕輕的推了推李露露:露露,到了。露露。

李露露毫無反應。

歐哥發動車子:跟你說沒事,玩吧。別那麼聳。

小王看了看歐哥:好嘞!

小王把李露露的胸前的包拿開,放在一邊,李露露併攏著雙腿,由於車子比較小,所以李露露的膝蓋正對著小王,小王顫抖著右手,在李露露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上,撫摸了一下。

光滑的大腿與高檔絲襪的組合的感覺,透過小王的右手,直往小王的大腦上送,小王更是顫抖著將右手伸進李露露的裙裡,隔著李露露的絲襪與內褲,用手指戳著李露露的陰部。小王左手把李露露摟在懷裡,張著嘴和她舌吻,李露露的嘴裡有股淡淡的女人香和濃烈的酒味,這刺激到了小王,使得他右手的力度加大啊,幾乎戳穿了李露露襠部的絲襪。

歐哥把車停在了一個僻靜的小巷子裡:小王,你慢慢玩,我先出去辦點事。

小王很不捨得的把舌頭從李露露嘴裡縮回來,李露露的口水沾滿了他的嘴唇啊:好!哥你去忙!謝謝你了哦!哥!

歐哥笑了笑,走了。

歐哥一走,小王更加沒了顧慮,他掀開李露露的裙子,抓住她的絲襪和內褲啊,一把將它們脫到李露露的靴子那裡,跟著就讓李露露平躺在座位上,小王把頭伸進李露露的兩腿之間,不斷的親吻著李露露的陰道,在他看來,這是最美好的東西。李露露的雙腿,夾著小王的頭,雙腳像被自己的絲襪和內褲綁住一樣,無力的放在小王的背上。

小王:這B太黑了,看來她是個十足的騷貨,每天打扮這麼淫蕩,像個妓女一樣,剛才還裝清高,現在你裝啊!

小王拿起李露露剛才喝的礦泉水,用瓶口,往李露露的陰道裡塞,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把瓶口塞進去了。

小王:都濕成這樣了,好!老子來解放你!

小王利索的脫下褲子,他的肉棒,早就已經挺立在那裡,小王左手把李露露的雙腳抬起,右手端著自己的肉棒,在李露露的陰道口上摩擦幾下,就猛的一進啊,一桿到底。

李露露的陰道裡早已經濕潤,小王的肉棒很順暢的在裡面進進出出。

小王:比我想像中還要鬆!操死你!你這個騷貨!

小王罵罵咧咧的使勁抽插,後來乾脆把李露露一隻腳的靴子和襪子一起脫掉啊,然後,他分開李露露的雙腿,很順暢的壓在她的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動。

小王再次把嘴湊到李露露的嘴邊,和她繼續激烈的舌吻。

小巷子裡停的車子,開始輕微的震動……

過了大約1個半小時,歐哥回來了。他輕輕拍了拍車後座為的窗戶,往裡一看……

李露露的紅色連衣裙被扔在副駕駛位置上,還有她的粉色胸罩和白色襯衣,她的左腳上,還掛著整條黑絲襪,和粉色的內褲。而她正背對車子前擋風玻璃,坐在小王身上,小王滿頭大汗,還再奮戰著。

歐哥打開駕駛座車門:怎麼,射了幾炮?

小王抱著李露露:射了兩次了,馬上第三次了,哥!

歐哥:小伙子體力不錯嘛!快點,完事我們走了。

小王:啊?這麼快?

歐哥:都11點5分了,還快?

小王一聽:我都幹了她快兩小時了?太爽了!

歐哥:恩。

小王最後衝刺了幾下,這下沒忍住,射在李露露的陰道裡了。

小王:哎呀!不好了!我射裡面了!

歐哥很淡定的發動車子:沒事,她很快就月經了,沒事。

小王對歐哥的佩服……

歐哥:幫她穿吧。

小王手忙腳亂的,先把自己的衣褲穿好,然後幫李露露穿,很快,也幫她做了復位。可是,小王似乎還是意猶未盡,他掏出再也不能起立的肉棒:今天還沒玩她嘴呢……

歐哥:那你就玩啊。我開慢點就是。

小王:好嘞!

小王讓李露露的頭,枕著自己的大腿,將軟掉的肉棒,塞進李露露的嘴裡,一股別樣的感覺。

小王:這騷貨,B還沒嘴緊。

小王挪動著李露露的頭,讓李露露幫自己口交。

歐哥:這不能怪她,她不僅僅是被我們玩,玩她的人多呢。

小王:啊?她這麼騷!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