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日記

第一章 調教

在都心高級住宅區高聳入雲的大樓群落中,有一棟與四周高樓相比不是那麼顯眼的大樓。與周圍充滿科技時尚感的鋼骨大樓相比,這棟以鋼筋混凝土製成的大樓要來得樸實的多。這棟大樓的地上層只是個普通的住宅大樓,隔成了一間間的套房給附近的上班族租賃使用;但是到了地下層,就完全是另一個世界了,這裡集合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調教師與女奴們,是全國最大的奴隸集散中心。全國百分之八十的女奴,都是從這裡打上烙印出產的。

在這個國家,販賣奴隸是合法的行為。只要你有錢,想買什麼樣的奴隸都可以。農村裡多的是生活難以為繼不得不賣身為奴謀生的人,而資本主義掛帥的政府也默許蓄奴、賣奴這樣的行為。我的名字叫慧琳,我也是這一大群奴隸中的其中一人。

奴隸分成很多種,但是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種:粗重勞動用的奴隸、掃除勞動用的奴隸、還有就是性欲處理用的奴隸。

基本上女性的奴隸都是第三種。

奴隸送到這裡來以後,首先就是清洗身體,然後使用特殊的藥劑清除身上多餘的體毛。男性的奴隸為了避免管理上的不便還多了一層手續,就是閹割;而在奴隸中心執行的閹割當然是沒有麻醉的。

男奴們都給綑在輸送帶上一個一個的給機器剜去了生殖器。挺不住痛苦死去的男奴,屍體直接給輸送帶送到了最底層的處理所,由絞肉機打碎了做成肥料、飼料,榨乾最後的一點剩餘價值。通過閹割這關考驗以後的男奴,為了防止反抗,還要注射強力的控制藥物;完成這些手續以後,男奴的成品算是完成了。

而女奴這邊,也要通過好幾道的手續。除去了體毛之後,就被輸送帶送上穿環機,兩邊乳頭、陰唇、陰核都必須打上環扣。環扣是由不鏽鋼製成的,上面刻了編號,是為了管理方便用的。

穿完環以後,緊接著就是在頸脖上套上特製的項圈。這項圈裡頭有特製的感應器以及一顆微型的炸彈,一旦感應器感應不到奴隸中心發出的電波,或者是試圖拆卸下項圈的時候,內藏的微型炸彈就會立刻爆炸,爆炸的威力不大不小,剛好夠炸爛持有者的頭,因此逃跑是不可能的。

完成這些手續之後就是分發了。

由於處女的市價比較高,機器鑑定為處女的就直接分發到拍賣會上去拍賣,剩下的就分派給奴隸中心派駐的調教師訓練。我雖然是處女,但是因為我過程中有反抗的舉動;我被編為7259號女奴,並且分配給最嚴厲的調教師訓練。

調教過程是漫長而辛苦的。所有的個人意識與尊嚴都被粉碎在地。女奴們必須裸體並且穿上特製的調教工具(視調教師而不同),我被分配到的是擴張用的巨大電動棒跟口枷。不到十坪的空間擠了二十個人,為了預防奴隸生病死亡,每天都有醫生來打預防針;而為了維持良好的體態,女奴每天只被允許吃一次飼料。

為了提高商品的價值,飼料中都添加了大量的賀爾蒙,我在被送進奴隸中心前上圍的尺寸僅僅只有32B,經過長時間的餵養以後成長成了36E的巨乳而且只要輕輕一擠就會從乳頭滴出奶水。這些飼料的來源就是死去的奴隸們的屍體。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用餐時,在絞肉塊中吃到了一根沒絞碎的手指,canovel.com當時令我吐了整肚子裡的東西。起初我很抗拒,但是沒過幾天我就屈服了;因為我理解到,如果我絕食而死,下一個裝在碗裡的絞肉塊就是我了。吃習慣以後,人肉的味道跟牛肉豬肉也沒什麼分別。

飲水一天只有一次供應,會由天花板的灑水器灑下。其他時候如果想喝水,只能跟同房的同伴討尿喝了。而這裡當然是沒有廁所的,就只有個木桶裝而已。每天最快樂的時間就是清潔時間了,每天到了這時候,管理員就會拿著大水管朝著房間裡噴射,並且回收桶子裡的排泄物。

當然總是會有鬧事的人,一旦有人鬧事、不服調教的話,就會被送進懲罰房。懲罰房裡頭沒有多餘的東西,只有一具三角木馬。犯錯的女奴都要被綁在上面處罰,而鞭打、灼燒、電擊都是少不了的。不過通常為了不要減損女奴的商品價值,調教師都會盡量不在女奴的身上留下顯眼的傷痕。

經過長時間的調教,我鼓起勇氣向我的調教師提出了測驗申請;唯有通過了中心測試的女奴才能正式出貨販賣。測試分成服侍、受虐、性愛等幾個部門,題目是由中心亂數抽選的,我抽中了服侍。服侍的測驗項目是口交、清潔主人、人肉椅子三項,對我來說算是簡單的題目,口交正好是我的拿手好戲。

我緩緩的伸出舌頭,輕輕淺淺的包覆住主考官的龜頭,若有似無的舔吮著棒頭接縫處的那條筋;同時也用右手不停的撫摸著主考官的卵囊,左手則在肉棒上不停的套弄著。主考官很滿意這樣的前奏,我感覺到他的肉棒子整個硬挺了起來,又熱又硬,撐的我的嘴滿滿的都是。主考官猛地抓住了我的頭,開始擺動起腰部來。又長又硬的陽具直頂進了我咽喉的深處,我雖然反射性的感覺想吐,但是一想到要是吐出來就會被判定不合格、要再接受更嚴厲的調教的時候我就把吐意強忍住了。主考官狂抽猛送了數十下,突然一陣抖動,一股濃精就這樣噴發在我的嘴裡。

「不准吐掉!張開嘴巴讓我檢查!」主考官掰開了我的嘴巴,開始檢視。

「很好,現在把它吞進去再吐出來。」

我依照指示照做了。在口交這條項目裡最難的就是這個部分了:反芻精液。為了學會這個技巧,我挨了調教師十幾鞭子才掌握住了竅門。

「很好,口交部份合格。接下來是第二部分的測驗。」

清潔主人跟人肉椅子是同時測驗的,主考官跨坐在我的臉上,肛門正對著我的小嘴。

「要開始測驗了喔,7259。」話聲剛落,噗的一聲,一坨稀屎準確的砸落在我臉上。

「7259,十秒內清乾淨主人的肛門。」

我非常快速的轉動我的舌頭,一瞬間就把主考官的肛門舔舐的乾乾淨淨,像是剛洗完澡一樣。

「很好,7259你合格了,明天就送你上拍賣場。」主考官用力的拍了拍我的屁股,表示嘉獎。

被送上拍賣場的前一天,是奴隸過得最舒服的一天了。

因為如果沒有拍賣出去,變成滯銷貨品的話,就要被送去接受改造手術,賣到鄉下的農莊去了。要是連農場、牧場這些客戶都不要的話,就會被直接推進屠宰場做成罐頭的。

對奴隸中心來說,中心檢驗合格的奴隸沒有拍賣出去,對商譽也是一種損害,因此在中心的立場,他們也是會全力的促銷奴隸的。即將上市販售的奴隸,都會被移出眾人雜居的調教房,搬進單獨的個室,換下調教用的項圈、換上販賣用的普通項圈(調教到這個地步已經徹底的奴化了,因此也不必擔心逃跑的問題),原先鋼製的環扣也全部更換成銀製品;而且有專人服侍沐浴、飲食,中心也提供各式各樣的美容美體服務,務必讓每個奴隸都能賣出去、賣個好價錢。做完了修飾的工作以後,我被送入了打印間進行最後的烙印手續。紅通通的烙鐵深深的嵌入了我白嫩的臀肉之中,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灼的肉味。我輕輕的抖了一下,烙鐵的灼燒竟讓我感覺到甘蜜的快感,伸手往股間一摸,竟然全濕了。這樣的反應,是在進奴隸中心之前不可能會有的。

其實我也不是自願要當奴隸的。家鄉的父母欠了一屁股債,債主每天帶著人上門來討債,要好的男友知道我家欠了一屁股債就嚇的跑了。父親還給人打了一頓。家裡窮得連下一餐的飯錢都沒著落,母親沒了辦法,剛好碰上省城來的奴隸販子,幾張大鈔、兩隻雞,就把我給賣了。我也不怨父母,誰讓我們家窮呢。要是賣了我能讓家裡經濟改善點兒,我也心甘情願。只是我想的太天真了,我萬萬沒有想到成為奴隸的地位是這麼樣的卑下、低賤。經過徹底調教的我,在人眼中是比豬狗還要下賤的存在,已經不被當作是人了;而我做為人的身分登記,也在我被編入奴隸身分的同時被抹消了。

第二章 家奴

拍賣會上萬頭鑽動、好不熱鬧,各地來的政商名流齊聚一堂,大家的目的都很一致,買個好奴隸回家。

奴隸是被包裝在透明的膠袋中販賣的,買家若是拆了封就視同購買了。所以只能憑視覺來選購。奴隸中心培育的奴隸,除了都經過嚴苛的調教篩選,中心在出廠前都會替奴隸做好檢查,確定身體健康才會拿出來賣,並且給予顧客七天的試用期,不滿意可以退換。也因此中心的口碑一直都很好,滿意度高達九成七,只有極少數非常挑剔的客人才會將奴隸送來退換。

我豐滿的雙乳很快就吸引了買家的眼光,一下子就有九個人競相投標。最後價高者得,我被一個長相斯文戴著眼鏡的先生買了下來。很快的販售員就把我打包好裝進紙箱,放進買主的行李箱裡。我的奴隸人生,從此展開了。

新主人是銀行的高階主管,家境不錯,家裡已經蓄養了好幾個女奴。也不是主人好色,而是這社會的風尚,養越多奴隸的人越受人尊敬;是以主人才一個接著一個的買。

主人拆開我的包裝,拿出皮尺量了量我的身長三圍,轉頭大喊道:「蓉兒,拿件M號的制服來!」只聽見一個嬌軟滑嫩的聲音說了聲是,一個裸體的女奴拿了件衣服遠遠的跑了過來。

等她走近了,我才有仔細瞧瞧她的機會。烏黑油亮的頭髮,在肩頸之間打了個波浪;濃濃的眉毛,細密而不粗黑,水汪汪的眼珠子直打轉兒;豐潤的嘴唇微微噘起,兩頰帶著一抹自然的桃紅,往下看去,柔嫩白皙的雙乳堅實的挺立著,打在乳頭的扣環迎著燈光閃閃的發亮著。

「蓉兒,不是跟妳說過要穿衣服的嘛。」主人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

「蓉兒不敢忘記主人的吩咐,但是蓉兒剛剛正在清理狗舍,怕弄髒了主人賞賜的制服,所以脫了它。」這時我才發現蓉兒的下體紅腫,還滴出來幾滴白濁的液體。蓉兒顫抖著聲音回話,一副害怕被責罰的樣子。

「這個是今天新買的奴隸,你就叫她芙兒吧。芙兒,你若是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她。我很累,我要去睡覺了。今天侍寢的是誰呀?」主人把我跟蓉兒晾在一旁,直接向房間走去。

「報告主人,今天負責服侍主人就寢的是香兒。」蓉兒必恭必敬的回答。「嗯,那沒你們的事了,下去吧。」主人頭也不回的走進了臥室。

我很快的穿上了制服。其實這衣服,也就只是塊小圍裙而已,堪堪遮擋住下半身,而上半身的兩顆乳球是完全暴露出來的。蓉兒很快的為我說明了一下現況。

「平常我們在家裡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清掃環境、服侍主人開心。」蓉兒微笑著說。

「這裡本來有六個奴隸,加上你就有七個了。我帶你跟大家認識認識。」蓉兒輕輕的拉了一下我的乳環,示意我跟著她走。

我跟著她走到了一間磚造的小房子,雖然說是小房子,不過跟奴隸中心的調教房比起來,這房子算是又大又寬敞的了。

「這裡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蓉兒嬌軀微顫,從蜜壺裡掏摸出了一把鑰匙,熟練的轉開了門。房間裡三個人席地而坐,空洞的眼神對走進來的我也沒什麼反應。

「姊妹們,這是主人新買的女奴,主人賜名叫芙兒。你們可要好好相處喔。」蓉兒甜笑著說。

「我來幫你介紹介紹,從左手邊開始,短頭髮的叫做瓶兒、中間戴眼鏡的叫雙兒、右手邊的那位是卉兒。還有一個年紀跟你差不多的香兒,今天輪到侍寢,所以不在這兒。」

我馬上面朝天花板仰躺了下來,張開雙腿成M字形,將粉嫩的私處完全展露出來。這樣的動作在奴隸之間代表了奴隸百分之百的順從。

雖然奴隸已經是社會最底層的階級,但是奴隸之中也是有分高低的。男奴的分級怎樣我並不清楚,在女奴來說,通常都會有一兩個特別受主人喜愛的女奴;而她們在奴隸中就擁有較大的權力,有時候甚至可以使喚地位較低的奴隸,或者直接成為主人調教奴隸的助手。而我新來乍到,理所當然是地位最低下的奴隸了。

「新來的還滿懂規矩的嘛,讓我們好好相處吧。」瓶兒將四肢著地,以爬行的姿勢靠了過來,輕輕的咬了一下陰核上的扣環。這樣的動作表示認可,也就是說她已經承認我是新的同伴了。雙兒、卉兒也接著爬了過來,輕輕的咬了一下。

「那妳們跟她說明一下工作的細節,我去忙了。」蓉兒很快的轉身走開了。

「請問各位姊姊,我在這裡要做什麼呢?」帶著對新環境的不安,我感覺到我嬌怯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顫抖。

「那我來替妳說明一下規矩。」雙兒推了推垮在鼻梁上的眼鏡,這樣的動作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在村子裡教書的先生。

「首先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不管你正在做什麼事情,只要主人召喚就必須馬上為主人服務。」我點了點頭,這個是再自然不過的了,可以說是奴隸基本中的基本,做不到這一點的奴隸應該是根本不可能通過中心的測試拿出來販賣的吧。

「每天都要做的工作是打掃環境,其他的工作則是照表輪班,像清理狗舍、侍寢這些工作都是。」雙兒從身後的櫃子拿出了一本簿子,畫記了一些符號之後交給了我。

「這一本就是你的班表,拿去收好吧。」我恭敬的收下了簿子,可是卻不知道要收在哪裡。

「啊對,你就用那個櫃子吧。」瓶兒指了指牆邊的一個破舊的鐵櫃,看起來是上一個奴隸使用完留下的。

奴隸在調教的過程中都會使用大量的藥物控制體態,因此可以長時間的保持美貌。但是若是惹主人不高興,下場往往不是被送去改造以後賣到農場養豬就是被送到牧場去產奶,最慘的是被送進屠宰場做成人肉罐頭。這個櫃子之前的主人不知道犯了什麼過錯…。

「請問各位姊姊,還有一位姊姊呢?」我扳開手指數了又數,蓉兒、瓶兒、雙兒、卉兒、香兒,加上我也才六個,還少了一位。

「喔剩下那個是廁所,不用招呼她。」瓶兒露出嫌惡的表情說。

「她就是那個櫃子之前的使用者啦,她故意不吃藥想懷上主人的孩子,等到主人發現了肚子也大了,主人非常的生氣,小孩子生下來那天就把小孩子給煮來吃了,她也被拔去了名字貶為廁所的一部分。」一直保持靜默的卉兒也說話了。

一般來說奴隸的飲食中都會包括了避孕藥、性病防治藥這些藥物;除非是主人的意志導致奴隸懷孕的,不然奴隸是不可以懷上主人的小孩的。因為對奴隸來說,生下主人的小孩代表著地位的提升,擁有主人小孩的奴隸都是最受主人疼愛的奴隸,甚至有機會擺脫奴隸的束縛,成為普通人。

「走吧,我帶妳去廁所瞧瞧。」瓶兒拉起了我的手,帶我走到了院子中一個隱密的小角落。

「看吧,就在這兒。」瓶兒捏住了鼻子,指了指前面的地洞。我順著她的手勢望過去,幾欲作嘔。女人被剜去了雙眼、四肢都被從根部平整的切除,身上布滿了排泄的穢物,看起來說有多慘就有多慘。

「我來示範一下怎麼使用這個廁所。」瓶兒一屁股跨坐在女人的臉上,輕輕的嗯了兩聲,條狀的硬物混合著臭味放射了出來。女人一邊高興的吃著糞便,一邊意猶未盡的呻吟著。

「賤貨,還不快舔乾淨。」女人順從的幫瓶兒舔舐著沾著糞便的肛門,很快的就清理得乾乾淨淨。

「看吧,使用很簡單的。這賤貨就是拿來這樣用的。」瓶兒不屑的說。

「我帶妳去狗舍瞧瞧,今天掃狗舍的是蓉兒。」瓶兒拉住我的手,往狗舍跑了過去。遠遠的就聽見了蓉兒嬌喘的呻吟聲。

走近了一看,一隻黑色的大狼狗正騎在蓉兒的屁股上,狗陰莖無情的在嫩穴裡抽插著。蓉兒粉嫩的下體都給狗兒插的又紅又腫了。我看著蓉兒被狗幹的騷樣,下體不自覺的也濕了。

「請問姊姊,這也是工作項目之一嗎?」

「嗯,這隻狗是主人的愛犬,牠叫強尼。輪到打掃狗舍的時候除了基本的清掃工作以外還要帶強尼散步,強尼要幹的時候還要記得抬高屁股讓強尼發洩。」

原來這就是蓉兒之前下體滲出的白濁液體的來由啊!

瓶兒仔細的幫我解說了一下工作的細目,就帶著我走到了廚房。

「一般來說在主人吃完飯以前我們奴隸都不能吃飯的,而且我們必須服侍主人吃飯。」瓶兒一邊拿著抹布擦著料理台,一邊指著牆角的一個紙箱,輕鬆的跟我說。

「那些就是我們吃的東西。」我順著她的手勢看過去,紙箱裡頭裝著的都是飼料罐頭。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