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七章) 61~65

台灣網友「欣華」長篇作品《卡露琳的探險》踏入第七章了,將於今明兩天在小站登出,這一章繼上一章未完的東南亞之旅,劇情會如何發展呢?請慢賞了….. :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6.07.05

作者:簡欣華

61 九死一生

動車真的很快,三小時左右就從南京到了上海,東方的一顆閃亮的明珠。住進靜安區的錦滄文華酒店,到附近大賣場,買了幾套當令時裝,去上了三溫暖,又去做了一個頭髮,除去了最近一些身上的塵埃。

我在上海有二個熟人,一個是北京姥姥的小孫子,在上海市政府文化局任職,一個是義大利商人保羅、傑布里奧尼 (Pual Japlioni )在上海開公司,賣義大利產品。

首先要安排觀光計劃,徐家匯天主堂、徐光啓紀念公園,東方明珠、金茂大樓,黃浦公園(黃浦江夜景)、和平飯店、南京路、愛儷園、豫園、周莊、同里擇其一。

打了一個電話給保羅、傑布里奧尼,響了一聲鈴,電話就有人接了:

「弦歌貿易公司,你好,Melody Trading Corp,May I help you?」

「This is Mrs. Caroline Kellino from Milano,May I talk to Paul」,(我是來自米蘭的卡露琳、凱利諾,想跟保羅說話)。

「This is he,May I ask who is speaking」,(我就是,請問妳是那位?)

男人真不是東西,拔屌就不認人,我用義大利語說:

「Ero perso in mare Caroline in Thailandia」(我是在泰國,掉在海里的卡露琳!)

「喔,是妳呀!怎麼來中國了,那天到的上海的?」,

「今天中午才到的,你好嗎?」,

「我還不錯,妳好嗎?到上海有什麼事,我可以效勞的?」,

「人生地不熟,缺少一個在地嚮導,你有空嗎?」,

「這禮拜正好有空,妳要在上海耽多久?」,

「那正好,就耽一個禮拜好了,我在錦滄文華酒店,可以來一起用晚餐嗎?6:30帶夫人一起來好了,我在1207房」,

「唉!Yes mane!」,

按照姥姥給的電話號碼,撥一個電話給表叔,大概他上班去了,家中電話沒人接。

徬晚,身體又有些不舒服,有一些流鼻水,呵欠連連,吃了二分之一片,福井留下的藥片,這藥還真靈,很快就能緩解。

接到櫃台通知,有客來訪,邀他上樓,沒幾分鐘保羅單身一人就出現在門口。

他跟上個月在芭他雅見面時,好像消瘦了一些,在門口歡迎他,他和我香了一下臉,進了房中。

他開玩笑地說:「Girlboy 妳好,又見面了」。

我臉紅了一下:「我才不是Girlboy(人妖)呢」。

「我試過了,的確不是」。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用國語罵他。

「妳說什麼呀」他用英文嘰咕。

「怎麼沒看到你夫人?」,

「離婚二年了,妳怎麼能在上海看到她」,

「下去用餐吧,我有些餓了」,

「好吧,lady first」,

在餐廳,我看了一下菜單,我詢問他:「菜單上說,今天有岀水活龍蝦,canovel.com我們開一瓶義大利紅酒,這里還有黑海魚子醬,配著龍蝦來用,你看怎樣?」,

我看他臉色有一些忸怩,他吞看了看菜單,考慮了一下說:「我今天腸胃有些不舒服,點一份夠妳用就好了」,

我一看他的臉色就知道,它他今天荷包不是很舒服,心想我不能讓我的男人,餓著肚子和我上床。笑笑說:

「什麼天腸胃不舒服,喝些紅酒胃就開了」,我將房卡夾在菜單上,叫了僕歐過來,點了一式兩份的菜肴。

它他紅著臉,但紅酒喝得很起勁。酒足飯飽,我學-下福井,在紅酒中投了一顆藥片,不多時,春風滿面,自知臉泛春意,眼露喜色,攜手回房。

才一進房間,我下面已經很急,誰知保羅比我更急,一把將我從後面將我抱住,將我的外裙到內褲都拉到了地上,大手拍拍我白屁股笑著說:

「騷貨,一個月不見,屁股怎麼長大了那麼多」,

有嗎?難怪很多褲子,最近穿起來好緊,不方便走路。

「你亂講,屁股那有長大」,

「中國人講,馬不知道自己臉長,卡露琳不知道自己屁股大」,

「你亂說,中國人才沒講過,卡露琳屁股大」

「不要難為情,屁股大肏起來舒服,我喜歡!」

他在我背後,褪下了褲子,掏出了他的大屌,頂在我的臀部,在我屁股上摩擦著,他用硬硬的大屌在我屁股上,在肛門和陰道口之間又肏又頂,就是不進來,害得我好緊張,一會功夫,我下面都濕透了,拼命向後用屁股,來找尋他的那支神出鬼沒的男生性器。

他是故意逗我心急,我好不容易,洞口對準了他的肉棒,他卻肚子故意一歪,又錯開了,恨得我牙癢癢。

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了床邊,我掙脫了他的圍抱,臉朝天倒在床上,大大地分開了大腿,示意他快些進入我身體里。

他卻兩腿分開,跪在我面前,肉棒正好面對著我的鼻前,這支大傢伙很是可怕,除了有一顆超大的龜頭外,最可怕的是龜頭後半部,長滿了數以百計的尖尖顆粒,在陰道里進出,一定是非常地刺激。

外加一個肥肥胖胖的陰囊,卻十分可喜,代表說,這里面存藏著,大量的男子精虫和精液,能灌暴我的子宮。

他大手用力按住我的雙肩,把龜頭對準了嘴唇,用力一挺腰,就深深的插入了我口中,沒等我含住,已挺進到了喉頭。

真是一個超級大壞蛋,有屄不肏,卻來欺負老娘嘴巴,看我用牙齒收拾你。我才輕輕在他肉棒上,不太出力地咬了一口,他就丟盔卸甲的逃之夭夭了。

我吃的這粒藥,記得福井曾告訴我,它是迷幻藥加安非他命,添加了發情母豬的,動情激素萃取物。女性攝取足量後,會春情大發,忘掉一切身傍雜事,只追求肉慾的滿足。據說如果女性誤服三倍以上的量,加上只要嗅到雄性動物的費洛蒙,會忘記羞恥主動和動物做愛,淫亂之極。

今天為了等保羅來,和我做愛,我已經服了一顆半的藥片了。

他受了卡露琳牙齒功警告,就老實了,上身在玩弄她的乳頭,下部結結實實地插入了她,她裡面很濕滑,他輕易的就整根插入到底,卡露琳不禁大聲呻吟。

「嗯. .. .. . .嗯嗯. .. .. .喔喔. .. .. ..哦.. .. ..啊.. .. .. ..哦. .. .. ..嗯嗯. . . . .啊」

他長長短短,輕輕重重,不經意有一搭,沒一搭快快慢慢,認真地抽插著。

卡露琳這時,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散句: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等到保羅射精休兵,卡露琳忍不住抱緊了他吻了數十口。

第二天,我要保羅陪我去徐家匯,向神父告解。

因為離開美國家中,已經一個多月了,都沒有做禮拜,又犯了淫戒,一直想到教堂向神父告解。

岀師不利,坐地鐵到了徐家匯站,循著浦西路找到了教堂,不料卻鐵門緊閉,沒有彌撒,只有一個門房應對,見不到神父,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在教堂大門口,頂禮參拜,向聖母祝禱。

只有到後面光啓公園,去參觀一下光啓紀念館,徐光啓是明末崇禎帝時的科學家、政治家,天學、數學、水利、農學、軍事學等領域學者,曾與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合作漢譯歐幾里得《幾何原本》,為中國與西歐學術交流之先行者,死後安葬於此地。

從徐家匯敗興回來,回到了飯店,晚餐前,突然右下腹,腹痛如絞,氣若游絲,保羅當機立斷,替她付了保證金,將她送入了婦科女醫較多的,第一醫院,緊急診治。經檢定為藺尾炎,由保羅簽名,馬上進入手術房,開刀割除,她平時身強體壯,少有疾病,認為藺尾炎不是什麼嚴重疾病,開刀頂多休息七、八天就可以痊瘉出院,誰知開刀後血不凝結,(醫師判斷,可能平時有習慣服用阿司匹靈類藥物)流血不止,失血過多,陷入昏迷,想輸血急救,卻發現她是稀有血型O型RH Negative,血庫找不到庫存,也找不到血牛,發出了病危緊急通知,保羅跟醫生毛遂自薦,他是O血型,不妨檢查一下是否是 RHNagative,也許卡露琳命不該絕,結果萬中選一的機會,——符合。

手術房中,卡露琳躺手術抬上,奄奄一息,命如懸絲,保羅躺在另一張可移動病床上,為她送血,已經輸了1000 cc.了,她仍在昏迷狀態,醫生不敢再向保羅採血,情況很棘手。

保羅要醫生繼續抽取,醫生衡量了一下,又抽了500 cc.,卡露琳終於穩定下來,血也止住了,危機解除了。

保羅和卡露琳被同放在同一間病房中。

他到文華飯店幫她退了房,原來卡露琳入住時已刷了Visa卡,所以不需要再付租金。

一星期後,保羅幫卡露琳辨了出院手續,沒人照顧,搬入保羅的家。卡露琳住這里,住了二個月,就如同夫婦,但二個人都病懨懨的,很少同床共度。

身體慢慢復原,這天我要保羅陪我,到他公司去看看,他有此些猶疑,婉拒我的提議,經過我的堅持,就勉強陪我到他公司坐一下。

進了他公司,發現這真可以說是一個空殼公司。

公司座位不少,電腦也蠻多,事務機也不少,但只有一位中年的女職員在上班,只是冷清清的不像有業務往來。

他告訴我,他公司目前的情況很糟,前三、四年營業狀況不錯,也賺了些錢,但近年來,他代理的義大利皮件,卻比不上Gucci, Belly, Versace,等在上海的直營店,代理的義大利紅酒,Sangiovese, Gloria 在中國市場,卻賣不嬴法國和美國加州紅酒,僅靠公司外銷到義大利一些中國廉价成衣、運動鞋勉強維持。公司最近二年一直賠本虧損,資金流斷絕,只有結算關閉,回義大利去一途了。

本來二個月前,就要回義大利去,只因要照顧卡露琳,就拖延了下來。

我盤算了一下,我打了一個國際長途電話,給米蘭的爸爸,商討了一個多小時,決定對保羅投資。

我告訴保羅,我的計劃

(一) 我投資上海弦歌貿易公司,Melody Trading Corp,Shanghai 200,000美元作為營運資金。

(二) 我再投資200,000美元作為Promotion促銷和廣告費用。

(三) 義大利伯拉波亞戈(Parabiago)的Kellino 家族酒廠,給予上海弦歌貿易公司,€250,000二年的Credit ,到2017為止,開拓中國市場。

(四) 上海弦歌貿易公司,Melody Trading Corp,Shanghai英文名字改稱Melody-Caroline Corp. Shanghai,中文名字不變。

(五) 公司股份四十萬股,卡露琳和保羅各持廿萬股。由保羅任支薪總經理和法人代表,另有三十萬股供人認購。

保羅喜出望外,第二天就找了律師和會計師公証簽約。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