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母女

其實,在女兒由紀跟我介紹後,我就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誰了,忍不住內心的激動與興奮,有誰不認識梅田流的唯一傳人梅田三夫呢?在SM的世界裡,三夫他可是SM圈子裡的名人,我身為一個圈子內默默無名的女奴,對梅田三夫這樣的繩師與調教師,當然只能遠觀了,而如今他竟然是我女兒的未婚夫,而且他還會以我女兒未婚夫的身份來家裡見面,我的內心當然既興奮又無奈了。想起前幾年百般努力托人與梅田先生聯絡,都無法搭上線,親眼一睹梅田流的繩藝,現在竟然又輕鬆的出現在我眼前了。

日子排定的很快,也過的很快,這天也到來了,遠從東京都來到九州的梅田與由紀,搭著新幹線來到九州,也是由紀的家。計程車停在了家門口,家裡只是棟普通的二樓洋房,這在這裡是再普通平常不過的房子了。我細心的看著桌上擺放好的茶點,小心翼翼的排好,然後來到玄關迎接這對客人。

「川村女士你好,我是梅田三夫。」梅田穿著例落的西裝,戴著細框的黑色眼鏡,雙眼看起來清澈無比而且有神,而且遠比在網路上看到的照片來的帥氣。

「你好你好,梅田先生,我女兒由紀讓你照顧了。」我趕緊跟梅田先生打了招乎。

「媽,還不快請梅田先生進屋啊。」由紀穿著滿漂亮的洋裝說著。

「好的,好的,梅田先生快請進吧。」我趕緊接過手去由紀的手包,讓這兩人進到屋子裡。我讓他們在客廳裡坐好後,趕緊泡了英國的紅茶出來。梅田先生接過手去,他的手指碰到了我一下,雖然只是碰到了一下,我的心跳就已經快到不行了。

「我的慾望……就快要滿出來了。」看著眼前的梅田先生與由紀親密的樣子,我的內心卻是這樣澎湃的想著。我調整了一下我的髮飾與肩上內衣的肩帶,稍為的放鬆一下,沒想到我竟然注意到梅田他竟會注意我的一舉一動,似乎眼光在我身上四處遊走,我的內心也跟著驚心跳動了一下。

趁著他們回到房裡整理行李的時候,我也回到房裡的廁所裡,換了件內褲,因為身上穿的這件內褲又濕了。

「我竟然對自己女兒的未婚夫有非份之想?」我的內心這樣想著。

在晚餐的餐桌上,我與梅田先生和由紀聊的甚是開心,梅田表面上的工作是某商社的常務,但實際上的工作卻只有我知道,我心中暗中笑了起來。晚餐中,梅田的眼神四處飄移顯然是被某事物給吸引到了,但由紀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件事,這件事也大概只有坐他對面的我才知道了吧。

晚餐期間,由紀接到了通好友的電話,暫時離開了餐桌上,所以只剩下我與梅田先生面對面了,我也自覺這是個相當難得的機會。

「梅田先生,我印象中,您的工作好像不只於此吧。」我好奇的問道

「伯母,我的工作的確不只於此,但畢竟都是些上不了檯面的事。」梅田先生說完還鞠了一個躬。

「如果說我也是這些上不了檯面的事的愛好者呢?」我向梅田先生繼續說著,我邊說邊挾起一道菜到他的碗裡,這應該是很強烈的暗示了吧?

「如果是這樣……好的,我明白了,這份邀請函就給你吧,canovel.com但此事切勿告知由紀。」梅田先生說完從西裝內側的口袋裡拿出一張小卡,伸手遞給我。

這張小卡相當精美,上面寫著幾個字「九州 梅田流調教會」,而梅田的調教會早就在圈子裡頗負盛名,連邀請卡我也是透過好幾人後才能看到一眼,而且在調教會發表後一年才看見那張舊小卡,沒想到今天能在繩藝會的發表前三天拿到這張邀請函,我的心跳的更快了。

「你們在聊什麼呢?」由紀講完了電話後回到了餐桌上,大家繼續談笑風聲著。

三天後,由紀參加同學會去了,梅田也暫時離開了,我簡單的打扮後,搭著計程車來到市中心的一處大樓,我拿出這張邀請函,穿過了大門兌票處後,進到會場,我被安排在前臺的後三排,算是相當好的位置。舞台是一個正方形的木臺,上方有數個鐵環,連接著上方的木頭大樑,看起來堅信無比。

「川村女士,這位置還可以嗎?」梅田出現在我的後方,還用手按了一下我的肩膀,今天的梅田先生已經換上傳統的男子日式和服。

「梅田先生,位置很好,謝謝。」我回答

「好的,我知道了,請安心觀賞。」梅田先生說完便轉身離開了,只有我繼續被他的背影所吸引住。

觀眾入席坐定,燈光也暗了下來,只剩下台上透露點燈光,裡面出現了一個女人,穿著簡單的浴衣,梅田先生從後方出現,台上左方桌上放著已經整理過的數綑麻繩,梅田先生站在這個女人的背後,嘩的一聲,梅田拉開了這個女人的浴衣,露出了她的一對漂亮乳房,舞台旁的黃色燈光,照射在台上這兩個人身上,梅田解開整綑的麻繩,開始在這個女人身上纏繞、拉緊、穿過腋下、繞腰、拉緊、打結、再纏繞、再打結,短短十幾分鐘,這個M女的乳房被麻繩綁的更加吹彈可破,M女的表情竟無一點痛苦,反而一臉舒服與享受,這就是繩縛吸引人的地方啊!

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我看的目瞪口呆,旁邊的觀眾看的更加入神,但節目的節奏相當快速,大樑垂下一條麻繩,梅田迅速 的將麻繩綁在M女的背後,再旁人的拉扯下,M女被拉的高高的,雙腳一點邊也沾不到地上,完全被吊綁著,梅田並沒有結束他的表演,M女的雙腿被梅田狠狠的掰開,向全部觀眾展示她的私密陰戶,而這陰戶卻早已經剃光陰毛,粉嫩的肉瓣展現在大家的眼前,在麻繩的綑綁下,雙腿被拉開固定在兩方,而此時另一名M女走上台去,梅田轉身靠往另一名M女,拿起台上桌子的另一綑麻繩,在M女的身上開始綑綁,一個漂亮的龜甲縛在觀眾眼前出現。

此時的我早已經按奈不住自己雙腿之間的淫蕩陰戶了,雙腿不斷的來回磨擦,也磨擦著自己的私處,我知道內褲又濕了,我的心情也興奮到極點,我甚至想像著剛剛的畫面,如果是自己在那台上就好了。

台上的數位繩師都是梅田的徒弟,在梅田的號令下,手上揮舞的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打在這兩名M女的身上,表情痛苦但又相當享受,這是一種矛盾的樂趣,痛苦的表情來自於痛的感覺,但快感卻也來自這種感覺,SM果然令人喜愛啊。

兩名M女,被解開繩子,短暫的休息一下,但表演仍在進行中,這兩個女人再次被綁住,這次是背對背的綁著,依舊是龜甲縛,但穿過下體的麻繩卻是兩個女人共用一條麻繩,也就是說,只要另一個女人動起來,另一個女人胯下的麻繩就會被拉扯到。但表演當然不會就此打住,繩師們繼續鞭打著這兩個女人,鞭子每鞭打一下,我的心頭就跟著震動一下,這場調教會太讓我震撼了。

蠟燭,在這裡絕對不是用來照明用的,梅田的調教會裡,蠟燭一直是很重要的道具,當然了,今天蠟燭也不會缺席的,數十根蠟燭被點燃,火燙的蠟油滴在這兩名女人的身上,她們被蠟油燙的在台上狂吼著,再加上鞭打的痛,我想這兩個女人應該已經高潮了。

調教會在短短的三小時內很準時的結束了,留下驚訝的我,而此時梅田先生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如何?今天的調教會?還滿意嗎?」梅田先生問道。

「真是太棒的表演了。」我開心的回答著。

「想不到,川村女士會喜歡這樣的表演。」梅田問道

「其實梅田先生,我從以前就一直在注意你的調教會了,沒想到今天才能有緣一見。」我說著。

「是嗎?下午還有個私人調教會,原本要參加的一個女士因為忽然有事而無法前來,川村女士有興趣嗎?」梅田先生開口說道

「我嗎?我可以嗎?」我有點訝異的回答道

「當然可以啊。」梅天先生開心的說道

「好的,我很榮幸可以參加,但請別告訴由紀。」我叮囑著梅田先生

「這個當然啊,就當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吧。」梅田先生留下下午私人調教會的地址後便離開了。

在市區裡簡單的用過中餐後,我改搭市區巴士來到相約好的地點,這只是一處簡單的日式平房,古色古香的樣子,看起來相當古老,裡面已經有不少人了,有男有女的,我在梅田弟子金澤先生的帶領下來到一間傳統日式的大房間,裡面已經有四位女性坐在榻榻米上了。

梅田先生從側邊走廊邊出現,簡單的向參加的女性,當然也包括向我打招呼。

「本日的私人調教會現在開始,開始分配繩師與女性參加者吧。」在梅田的安排下,大家各坐各位,而我當然是由梅田先生親自擔任繩師。

「請各位女士,將上衣與裙子都脫下,旁邊會有專人幫你收好,為了方便綁繩,請脫到只剩下內衣褲就好。」梅田先生對著大家說道。

看到旁邊的女性都開始脫衣服了,我雖然有些遲疑,但也只好跟著脫了,今天的我穿了件粉紅色全套的蕾絲內衣,看起來應該會很好看吧,我的心裡這樣想著。

梅田先生開始在我的身上纏繞著,每當麻繩被拉緊時,我都會加速心跳與呼吸的節奏,一旁的梅田先生似乎察覺到我的反應,也微笑著。

「川村女士是標準的M女吧?」梅田先生問道

「是的,梅田先生。」我也大方的承認了。

「好的,我知道了。」梅田先生說完笑了笑嘴裡念念有詞,接著便把繩子拉的更緊了。

不到二十分鐘,在場的四位女性包括我,都在吊綁起來了,單腳被吊起的我,向著我女兒的未婚夫,也就是將來我的半子,展示著內褲裡最私密的地方,雖然內褲並沒有被脫下,但卡載陰部裡的麻繩,卻讓我性慾高漲了。

梅田在下體的麻繩裡再穿過另一條麻繩後,再來回的拉扯,弄的我嬌喘連連,而其他三個女性也被弄的嬌喘連連的,一下子這間房間裡淫聲四起。但梅田及他的弟子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我們呢?接下來我們的雙腳都被吊起,被高高吊起的女人們,被他們用手任意的撫摸身上的每一個地方,包括乳房與私處,雖然是隔著內褲摸的,但梅田畢竟是我女兒的未婚夫,這真的太羞恥了,臉紅的我倒是引起了梅田的興趣,他粗獷的手掌不甘只在內衣外摸著,甚至摸著摸著就摸進內衣裡,甚至用手指玩弄著我早已經變硬的乳頭了,我的身體似乎很享受著自己女婿的玩弄。

「梅田先生,請別摸那裡了……」我哀求著梅田,因為再這樣下去,我就會懇求梅田更進一步了,這樣我們都會墮入地獄深淵不可自拔的,但這樣的哀求對梅田這樣的繩師來說當然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川村女士,我早就注意到你了,現在應該希望我更進一步吧?」梅田笑著說道

其他的女人也被他們玩弄與調教的淫聲連連的,甚至被掀開內衣,露出自己的胸部乳房,這些女人都是標準的M女,渴望著被虐,她們大都是家庭主婦或企業的高階主管,心裡渴望著被當成奴隸般的綑綁與虐待,也只有在這裡得到她們想要的慾望了。

梅田的調教看起來並未結束,我們四個參加的女性都被放了下來,大家都癱坐在地上了,但雙手依舊被麻繩給綑綁在背後,梅田拿起了另一綑麻繩,穿過我們背後的麻繩後,將我們四個女人都綁在了一起,同時雙腳還被綁成了M字開腳,我們的雙腳都跟旁邊的人綁在了一起,被迫張開雙腿,任由繩師們擺布了。大家的內衣都被掀開了,乳頭與胸部都坦露在眾繩師的眼前,大家都羞愧的低下頭去,但大片的立面鏡被搬到了我們的面前,四個女人共計五面鏡子,我們越想閉上雙腿,旁邊的人就會被拉的更開,四個女人彼此拉扯,從鏡子中可以看見更真實的自己。

鏡子裡我的雙腿是敞開的,我從未坐出這麼丟臉的動作,在外人的面前展示出自己的胸部,私處也已經是若隱若現的了,就算此時內褲被脫去,我也無可奈何了。

而梅田的繩師們似乎感應到了我們的想法,我們的內褲被拉扯了下來,因為雙腿被綁著,內褲如不剪破的話是脫不下來的,只能拉開拉到大腿這邊,但這已經夠羞恥了,鏡子中的自己連陰戶的隱密處都守護不了,向大家展示出自己的陰戶,在鏡子的作用下,我覺得更羞恥了。

經過兩小時的調教後,我已經覺得像是一整天了,繩子都被解開的我們,穿回了原本的衣服,大家都癱坐在榻榻米上,梅田先生簡單的來打過招呼後,也就離開了,此時由紀來了通電話,問我何時回家,我才趕緊拿起包包搭上計程車回家了。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