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引言)事情的原委

我叫張一文,是個性慾特別旺盛的男人,結婚四年來常和老婆天昏地暗地做愛,不過我老婆生性比較傳統,總是無法讓我在滿足中同時充滿刺激,於是我經常逛情色MM。

家裡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不想當然也不敢到外尋花問柳、面天花亂墜地玩。看了情色MM的亂倫文學後漪,我對亂倫產生了興趣,其實我十歲的時候也和姐姐媽媽有過亂倫的經歷碩碞碢碳,但那只是小孩兒時的好奇,雖然知道性,但不知道性的快樂,所以只能是兒時的一個難以啟齒的笑談罷了。

不過現在我可不想在自家或族裡打這方面的主意,覺得噁心,但我卻對岳母一家女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開始了令我心神俱亂的征服歷程。

結婚後我和我老婆自己住,岳父四十五歲的時候因公早逝,岳母是中學音樂教師,一直沒有再嫁,我們結婚第四年剛好退休了。岳母一家陰盛陽衰,大女子叫芸,一米五八,護師,比我小幾天,嫁了一名刑警,女兒玲玲,十六歲,高二學生,挺俏俏的有一米六一。

我老婆叫雨,比我整整小七歲,中學教師,一米六0。可能南方人身材比較矮吧,我岳母也不到一米六,我剛好一米七0,三十五歲,工作後讀研畢業又工作,辜負了大好年華,所以晚婚。

我們和芸的房子都買在老婆學校的教師大院裡,岳母和他大女芸住,不時來我們這裡看小女兒。我老婆思想雖然傳統,但在兩口子親呢的方面特別大方,常在岳母和芸姐在的時候,抱著我親嘴,甚至會拖著我的手偷偷地摸她的胸部和其它敏感部位,偶爾也會碰碰我的下體

我裝著很正經的樣子,其實心裡很喜歡那樣,不僅是因為有岳母或芸姐在邊上而感到莫名的刺激,更因為我發覺岳母和芸姐會有點兒不自然。呵呵,可能雨是她們家嬌小姐吧,她們挺慣她。

一、岳母的風情讓我蠢蠢衝動

我不可告人的齷齪計劃是從岳母開始的,雖然已經有五十五歲了,可能是音樂教師的緣故,依然保養得很好,染著淺黃色的卷髮,身材略略發福,屁股不大,胸估計有三六B,生活沒有什麼壓力,所以過得很輕鬆,真地看不出她已經是退休人員,反而讓人覺得是個很耐看的女人。

由於我們都在同一大院,雖然不同樓,她卻經常來我家裡,幫忙做些家務。去年夏天的時候,我開始注意她,夏天穿得比較少,喜歡穿白色或淺黃色的襯衫和休閒薄長褲,雖然不喜歡穿裙子,但可以明顯地看清她黑色或白色的胸衣。

我特別喜歡看他拖地和在廚房裡做菜的時候,因為那時隨著她有節奏的家務運動,可以看到他的乳房和屁股有節奏地顫動,風韻十足。聯想到岳母是音樂教師,可能做事都會在腦海裡哼歌吧,所以那樣有節奏,雖然奶子和屁股都不算太大,但穿得緊,所以特別性感。

我總是裝得很正經,假裝不注意她,其實我也是個作風正派的人,canovel.com只是性方面特別強烈而已,不然我老婆也不會嫁給我啦,我岳母也是考察了我很久,才認可的,她說這小伙子人不錯,品質好,而且有能力。

我一直盤算著如何把岳母弄上手,但從和老婆開始戀愛到結婚到現在六七年的相處和觀察,我發覺岳母是個非常傳統,正派的女性,看了情色MM裡的文章,知道這樣的女人很難上手,何況岳母可能過了更年期了,不容易刺激。

但越是這樣,越激起我的慾望,說實在的,雖然我在性方面喜歡刺激,但我不喜歡開放的女人,越傳統的女子越讓我覺得有趣,刺激,因為她們更讓我有征服欲。同時我也很猶豫,如果我真地幹上了岳母,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我老婆會不會和我離婚?

我在**上班,也是個要面子的人,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官運倒其次,我這輩子就不要做人了。但性的強烈需求卻刺激著我,讓我在岳母每一次來家裡或我每一次去芸那裡,都充滿蠢動和暇想。

其實,只要你想,機會也不是沒有。

去年三月我老婆出差,岳母打電話告訴我說,文兒,你一個人在家,晚上到我這吃飯啊。下班後,我回到大院,正好碰到芸的丈夫越飛在打球,他看到我,招招手喊我:「一文,過來打會球,媽還沒弄好飯呢。」

大哥招喚了我怎麼不去,何況乎我也特別喜歡籃球,雖然個子矮了點,但從小習武,體質不錯,技術也出色,不是我吹,要是高點的話準能進運動隊。我們和幾位教師一起,打起了半場球,沒幾下,我左突右衝,遠投近攻,就進了好幾個球,那些教師看了都驚訝地說,看不出你斯斯文文的樣子,他媽的還真是高手啊,兩兄弟都不錯。

越飛肯不錯,刑警隊副呢。打了大約個把小時,越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接上電話臉色馬上凝重起來,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拿上衣服,衝我留了句,我有急事要走了,告訴媽我今晚不回家了,然後幾秒鐘就衝出了大院。

我估計八成出了案子,於是就自己上樓,岳母幫我開門的時候,看我一身汗漬漬的,呀地一聲,嗔怪地笑著說:「到哪瘋去了,怎麼成了這樣子?」

我說媽我和越飛哥在下面打球呢。

岳母問:「你哥呢。」

「哦,他有緊急案子,臨時走了,說今晚不回家了。」

我進去隨手關上了門,岳母哦了一聲,掀著我進屋:「快洗澡去,你姐今晚值晚班,也不回來了,就咱娘倆吃。」

岳母掀我的時候,我腦袋裡突然一陣激靈,她的手放在背上,推了一我陣,我有種從未有過的熱感。岳母愛屋及烏,對我也特別疼愛,但以前我沒對她有非分之想,所以很自然,現在我老盤算著想上她,可能感覺不一樣吧,我甚至想,自己只要一轉身猛抱住她,然後就可以扒下她的衣服然後強悍地插得她死去活來。

當然,我哪敢那樣做,我轉過身來,做出很熱的樣子說:「媽,我沒帶衣服呢,要不我回去洗。」汗味散發在岳母的身前,她臉好像動了一下。

岳母怔了一下:「喲,我沒想到呢。算了,難得麻煩,穿你哥的吧,反正在家裡,又不要穿得整齊。」說著就推我進了衛生間,關上門,說快點啊,我這就幫你去取衣服。

我正洗著,聽到岳母走過來的腳步聲,好像把衣服放在衛生間外面的架子上:「擱這啦,我端菜去啊。」我在裡面應了聲哎,忽然想,到要能把岳母拉進來一起洗澡,搓磨她的乳房和下體,吸她的肉,那該多美啊,甚至幻想到用雞巴在衛生間裡用各種動作猛幹著她哀嚎不止的樣子。

想著想著我不禁有點興奮,雞巴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挺了,我趕快用冷水沖身子。開門取了衣服正要穿上,岳母幫我拿的是夏季在家裡穿的紅色的長短褲和白色圓領汗衫,我發覺沒有內褲,喊了一聲:「媽,沒有內褲哪。」

岳母在餐廳裡應:「你哥的內褲比較大,你穿不得,你就那樣將就著穿吧。」我心裡一陣激盪,感覺岳母聲音好像也變得煽情一樣,其實岳母當我是親兒子一樣,所以不會介意這些細節。

還好,雞巴雖然沒有完全軟下來,但越飛的褲子足夠大,所以下體好像沒有看到硬物鼓起。家裡開了空調,吃飯的時候岳母一個勁地給我夾菜,讓我好感動,她一直都是這樣,我覺得我對他有非分之想,真是禽獸不如。於是吃飯時居然沒有胡思亂想。

吃過飯後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岳母去洗澡,我換了好幾個台,都沒興趣,聽到衛生間裡傳來水聲和輕輕的歌聲,我心裡又有點亂起來,岳母有個習慣,洗澡時輕聲唱歌。

我幻想著岳母用手抹著全是泡泡的赤裸的身體,緋紅著臉,露出一副誘人魂魄的樣子,加上水聲伴著歌聲,真有點說不出的自然美感,雞巴不由又硬了起來,有種想要向衛生間衝去的噪動,手忍不住去摸雞巴自慰。

正當我沉迷的時候,聽到衛生間開門的聲音,我清醒過來,急忙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越飛哥家裡四室兩廳,岳母的房間要從客廳邊上經過,正對著我躺著的沙發。

伴隨著腳步聲,岳母走過來,我的眼突然一亮,她居然只圍了一張浴巾,赤著腳向房裡走去,我趕快把眼光對著電視,但一切全在那一眨眼間躍入眼裡。可能是她沒想到我會對他有非分之念而毫無戒備之心,也可能是她對我們愛之至深,這樣的情況也有過,所以他看了我一眼,看我正看英格蘭足球,順口溫柔地說了聲,就愛這個,然後就進了房裡。

她白淨的脖子,水淋淋的臉,濕卷的頭髮,修長的腿在我的眼裡一掃而過,讓我眼睛忽然之間被刺,忽然之間,充滿光芒,讓我不停地回味,這是個多麼誘人的成熟身體啊,而且是貞烈之婦!要能上手,該是多麼快活!

想著想著我全身發熱,雖然開著空調,我還是感覺熱臊不已,連忙倒了杯冰水,二話沒說一咕呼就喝了下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