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中的少女

1、薑曉婷篇

薑曉婷休學了,省第一高級中學的同學和老師聽到這個消息都十分的吃驚。

這個在上課時經常會打瞌睡又有些天然呆的女孩在同學和老師的心目中都是一個十分乖巧又惹人憐惜的女孩。除了非常愛美以外幾乎沒有什麼缺點。當然,青春期的女孩愛美也不是什麼缺陷,雖然薑曉婷有些過於在乎自己的容貌了。如此一來,這個有著猶如林妹妹般溫婉氣質的女孩自然成了同齡男孩心中理想的初戀物件,甚至還有許多高二和高三的學長也非常關注這個十分低調的女孩。

當然,除了相貌和氣質上的優點以外,薑曉婷的家庭也十分的讓人羡慕。

雖然姜曉婷的母親在兩年前去世了父親又娶了新妻子,但是無論是薑曉婷的父親還是後母對姜曉婷都是愛護有加。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都見過薑曉婷的父親姜先生,那是一個十分帥氣又溫文爾雅的中醫生,無論何時見面他總是穿著整潔的西裝,打著一絲不苟的領帶,並且臉上永遠帶著溫和的笑容。

據說當薑曉婷的母親去世的時候,薑曉婷的女初中班主任經常以家訪的名義到薑曉婷家裡去,其用意可是司馬昭之心盡人皆知了。不過令這個女教師惋惜的是,薑曉婷的父親最後還是娶了另外一個女人。

姜曉婷的後母是其生母的親妹妹,只比薑曉婷大12歲,今年28歲,在薑曉婷的初中當音樂教師。姐姐去世,年輕美貌的妹妹嫁給姐夫雖然是一段佳話,不過也少不得有許多的風言風語。不過姜先生和這個年輕漂亮的新妻子頂著壓力,在髮妻去世兩個月以後步入了婚禮的殿堂。

姜先生雖然是市立醫院的主刀醫師平時工作非常忙,但是仍然幾乎每天都會接送女兒上下學,就算是自己不能親自接送的時候也會讓薑曉婷的後母也就是姜曉婷的小阿姨來接送。

婚後的兩人更是成雙入對恩愛有加,絲毫不理會耳邊的流言蜚語,久而久之人們的流言雖然沒有減少,不過其中更多的則變成了嫉妒。不光是姜先生單位同時十分嫉妒,就連薑曉婷的同班同學們都有些嫉妒了,因為在同學眼中姜曉婷的後母對姜曉婷非常的好,一周有兩三天的時間薑曉婷的小阿姨都會在中午的時候來學校陪著薑曉婷吃午餐。要知道,薑曉婷的初中距離市郊的第一高中並不近,即使開車來回也要花費將近1小時的時間。

而在薑曉婷所有的同學中,只有她的同桌李軍絲毫不羡慕薑曉婷的家庭,甚至隱隱的猜到了些什麼,只是出於個人的私心他並沒有對其他人說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暗地裡偷偷的觀察著,就在他發現了事情的真相,並打算以此來威脅薑曉婷的時候薑曉婷卻莫名其妙的休學了,這不能不說讓李軍失望了好久。

李軍也是薑曉婷初中的同學,不過李軍的學習非常差是中學時有名的小痞子,canovel.com經常蹺課到校外去鬼混,只是仗著家裡條件好走後門上了這所省級重點高中又恰好分到了和薑曉婷同班。

但是讓所有人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個讓幾乎所有人都羡慕嫉妒的女孩此刻正遭受著地獄般的折磨,而折磨她的人正是她的後母。

這是一間位於市中心公園地段的高檔住宅,因為背靠市中心公園的矮山面向人工湖,所以這裡的環境十分的優雅清靜,而建築在這裡的三棟五層高的複式聯排洋房更是是許多上流人士的首選住宅。

「嗚~ 我受不了了,放我下來吧。」洋房一樓被厚重窗簾遮擋住的客廳中傳出一個女孩含混不清的哀求聲。當然,這個女孩就是剛剛休學不久的薑曉婷。

「閉嘴吧,才這麼一會哪裡會受不了,我可是特別請了年假回家來陪你的,可不是聽你鬼嚎的!」女孩的哀求聲過有是一個女人的斥責聲。

此時,在客廳的中央,一個穿著深紫色睡衣體態豐滿的女人正抱著肚子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一邊喝著熱水,一邊看著牆上64寸的液晶電視,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個女人和姜曉婷還有著三四分的相似。

而在沙發的後面一個渾身赤裸的女孩正以匍匐的姿態被捆綁在身下的黑色木馬上。

女孩的嘴裡橫著一根像是『嚼子』一樣的黑色橡皮棍,上身趴在木馬的背上,左臂左小腿、右臂右小腿被黑色的膠帶分別纏繞在一起,而膠帶的兩端又在木馬底部連接在一起。這樣一來女孩就只能將膝蓋頂在胸口下面緊緊的趴在木馬背上動彈不得。

女孩剛見雛形的一對椒乳更是被木馬的三角形脊背壓迫向兩邊。女孩的乳房上被塗抹了厚厚一層的白色膏狀物,這些膏狀物的厚度甚至連乳頭都被埋沒期間看不出形狀。除此之外,在這些膏狀物的下面七八條電線一直延伸到沙發上紫衣女郎身邊個一個盒子裡。

當然,這還不算完,在女孩的陰道和肛門周圍同樣塗抹著厚厚的白色軟膏,兩根銀色的金屬棒分別插在了她稚嫩的陰道和肛門裡。金屬棒的尺寸十分的粗大,直徑都接近了四釐米,這樣的尺寸對於一個剛剛十六歲的少女實在是太過分了一些,導致女孩那粉紅色的肛圈被撐得沒有了一絲褶皺,而同樣粉紅色的陰唇更是薄成了半透明裝。

女孩的下體兩根金屬棒上同樣有許多導線延伸到了紫衣女人身邊的盒子裡。

雖然剛剛受到了這個紫衣女人的呵斥,不過姜曉婷依然用細弱蚊蚋的聲音哀求著:「小姨,我真的好疼,已經四個小時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把我放下來吧。」

女人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豁然扭過頭等著薑曉婷吼道:「看來你這個小賤人還是沒吃夠苦頭啊!」

說完,紫衣女人將盒子上的旋鈕由2調到了4。只是旋鈕調整的一瞬間,薑曉婷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身體劇烈的在木馬上彈跳著,巨大的力道甚至帶動了沉重的木馬發出了猛烈的撞擊聲,就連嘴裡的橡膠棍都被咬得彎曲了起來。

女孩的身體猛烈的彈動幾下之後便開始了無意思的痙攣,頭無力的垂在木馬上,同時嘴裡吐出大量的白沫。

紫衣女人當然就是姜曉婷的後母,也就是那個在外人看來對她呵護有加的小阿姨了張玲了。

張玲看著已經抽搐到昏厥的外甥女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她依然將旋鈕停留在4的位置上,然後從窗簾後拉過一根軟管插在了薑曉婷的喉嚨裡,然後回到沙發上用毛巾上擦掉了沾上口水的手指繼續看電視。

就這樣又過了十幾分鐘,房門處傳來了鑰匙聲,張玲知道是丈夫姜昱回來了,只是她依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姜昱並沒有理會女兒不停抽搐的身體,而是來到沙發後面摟住少妻,用嘴親吻了一下妻子的面頰。見到丈夫的舉動,身為妻子的張玲非但沒有去迎合丈夫的熱吻,而是不耐煩的推開了薑昱的腦袋,不耐煩的說道:「滾開,不要碰我。」

面對妻子的冷淡態度,薑昱並沒有生氣,而是走到衣架處一邊解開領帶和襯衫的扣子一邊說道:「今天晚上想吃什麼?」

「隨便。」張玲嘴裡冷冷的回答者,但是眼睛卻沒有離開電視。

薑昱脫下襯衫和西褲,露出了精壯的上身和鼓囊囊的內褲,就這樣半裸著走進了廚房準備今天的晚餐。從薑昱手上熟練的動作來看他一定是經常做飯。

薑昱一邊準備著晚餐,一邊誰口問道:「怎麼了小玲?曉婷今天又惹你生氣了?」

見到妻子沒有搭理自己,他透過開放式廚房的半隔斷牆看了一眼還在木馬上口吐白沫昏迷中的女兒,繼續說道:「畢竟曉婷還是個小孩子嗎,現在正處在青春期肯定會有些叛逆的,原諒她好不好?」雖然看到女兒正在受苦,不過姜昱對妻子說話時依然是非常溫和的口氣。

聽到丈夫再代替女兒向自己道歉才用有些撒嬌的口吻說道:「哼,你這個變態,當然喜歡年輕的了,我老了沒吸引力了是嗎?」

「你這是哪裡的話呀,這麼多年我愛的一直都是你啊,從來都沒有變過心。」雖然這樣的話薑昱每天都會對張玲重複,但是他每次在說的時候依然十分耐心。

「真的?」張玲這個成熟的美人眨著美麗的眼睛望著自己的丈夫。

「當然是真的了,都兩年了你還不相信我是真心喜歡你的?」薑昱手中一邊麻利的切著肉片,一邊微笑著說道。看到妻子心情好了起來,薑昱不失時機的試探著說道:「小玲,馬上要吃晚飯了,你看是不是先將曉婷放下來?」

「哼,你個死變態淨騙人,嘴裡說著喜歡我還是放心不下這個小婊子。」雖然張玲嘴上這麼說,但是還是將旋鈕關到了0的位置,然後用尖刀劃開了薑曉婷手上的黑色膠帶。

薑昱把晚餐的食材放到鍋裡去煮,然後擦了擦手來到木馬前,一邊幫助張玲拆解薑曉婷身上的膠帶,一邊問道:「曉婷今天的表現怎麼樣?」

2、

張玲手上一邊忙碌著一邊說道:「這才剛剛開始調教兩天時間,哪裡有什麼進展,看你那急色的樣子,你就這麼想上你的女兒?真是個戀童的死變態。」

薑昱一邊嘿嘿的笑著,一邊把頭湊近到女兒身上,嗅著女兒那混合著汗味的少女體香。

張玲白了丈夫一眼,說道:「告訴你多少次了,離那些藥膏遠一點,除非你的嘴唇想要變成香腸。」

「真的這麼好用?」薑昱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要不然我的胸部怎麼能張這麼大?我那死鬼姐姐到死的時候也不過是B罩杯。」說完,張玲還搖了一下那一雙足有F罩杯的巨乳。

看到丈夫猛吞口水的樣子,張玲眼珠一轉繼續變換了口氣繼續說道:「當然啦,我的胸部之所以發育得這麼好不光光是藥膏的效力強,更主要的是男人開發的好啦。」說完,張玲偷眼觀看丈夫的表情。

果然,聽到妻子這麼說,薑昱的表情十分的尷尬,有些喪氣的說道:「小玲,我不是說過了麼,不要提這些過去的事了。」

「怎麼啦?吃醋啦?允許你搞東搞西的換女人,不允許我在外面有幾個男人?」張玲不依不饒的說道。

「我哪裡搞東搞西了,我只有你和你姐姐兩個女人。」薑昱趕忙辯解道。

「吶,這個不算女人?」張玲指著還在昏迷中的薑曉婷,「我現在就在吃她的醋呢!你雖然現在對我很好,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只喜歡年輕的小姑娘!」

薑昱無言以對,只能苦笑,張玲還真是太瞭解自己了。

原來薑昱有很嚴重的戀童傾向,所以24歲時在讀醫學博士的姜昱偶然遇到了只有10歲的張玲便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個小女孩。後來薑昱多方打聽才知道張玲的姐姐是自己小一屆的校友,便展開了追求,以求接近張玲。

功夫不負有心人,姜昱成功的迎娶了張靜,然後又用手段誘姦了只有10歲的張玲。

張靜卻不知道,在丈夫姜昱斯文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禽獸的心,她只以為姜昱生性隨和,只是單純的喜歡小孩子。所以有一段時間張靜需要出國學習一年,甚至將妹妹託付給姜昱代為照顧。

可想而知,這一年時間裡薑昱不但對張玲百般淫辱,甚至還讓年僅11歲的張玲秘密的生下了一個孩子。當然,這個孩子被姜昱暗中處理掉了。

無論薑昱掩飾得再怎麼好終歸還是有些破綻的,張靜看出了其中的一些端倪以後便將妹妹送回了老家。

因為幼年的遭遇讓張玲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陰影,所以青春期時的張玲成為了一個社會小青年,私生活上當然也十分的糜爛。

世上有許多事非常的巧合,當事情過去五年之後,出差的薑昱在晚上去公園散步的時候意外的在樹林裡撞見了和幾個小青年野合的張玲,便將她偷偷的帶了回來,並托關係安排上了一所職高。

就這樣,張玲一邊充當著姐夫的地下情人一邊過著糜爛的私生活,直到姐姐去世以後才光明正大的嫁了過來。

見到丈夫閉口不言,張玲繼續說道:「雖然呢我十分的吃醋,不過看在她是我外甥女的情面上我就不再追究啦。」

張玲這樣的浪蕩女可是十分善於把握男人心態的,她一邊說著一邊偷偷觀察薑昱的反應。見到薑昱果然又從剛剛的吃醋狀態中恢復過來,她又不失時機的說道:「唉,看著我姐姐的面子上我當然要好好照顧曉婷啦,所以說這些乳膏絕對會生效的。雖然沒有那麼多男人幫她揉奶子,但是改用電擊的方法替代也是可行的。」一張一弛,張玲深諳調戲男人的要訣。

本來心情已經好轉的薑昱,聽到妻子又提到了『被男人揉奶子』,頓時又有些生氣。雖然他自覺對張玲有些虧欠,但是畢竟男人誰都不希望頭上飄綠。

果然,看到丈夫臉上的不悅張玲又用傷心的語氣說道:「你們男人就是太自私了,當年我那麼小的時候就被你開發出了性欲,你們男人沒事的時候還可以打手槍,我能怎麼辦?現在你反倒嫌棄我了?」說道後來張玲甚至泫然欲泣。

張玲的兩句話又勾起了薑昱的愧疚之心,他趕忙開口道:「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對,不管你原來怎麼樣現在你是我妻子我都會愛你的。」

畢竟無論薑昱有怎樣變態的性癖好,但是本質裡還是一個讀死書的書呆子,論琢磨人心怎麼能比得上張玲這種在男人堆裡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女混混。所以張玲的三言兩語不但讓薑昱不敢再追究張玲過去的糜爛生活,反而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正在這時,廚房裡傳來電鍋跳閘的聲音,張玲從地上飛快的站了起來說道:「我去準備桌子,你帶著曉婷來吃飯吧。」說完,頭也不回的直奔廚房。

薑昱直勾勾的望著妻子的背影,直到張玲進了廚房才回過神來慌忙的解除著女兒身上的膠帶。不過剛剛妻子跑動時睡衣下不著寸縷下體在薑昱的腦海中扔久久的揮之不去,點燃了薑昱滿腔的欲火。

因為心中欲火旺盛,所以薑昱手上的動作就大了一些,在刮除那些軟膏的時候力道自然大了不少。

「嗚」,本來昏迷中的少女被父親的舉動疼得清醒了過來。

直到聽到女兒痛苦的呻吟聲薑昱才回過神來,他滿含歉意的問道:「疼嗎?」

雖然說話的語氣、相貌都像是自己原來的父親,但是回想起這兩年來眼前的男人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薑曉婷的心中就百味雜陳。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