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情鬼宿舍

作者:心之谷

8.30號安瀾提前一天來到了學校,今天是她開學的前一天,確切的說應該是報道的前一天,安瀾比其它學生更早的來到學校,至於原因嗎,大概是不喜歡明天人多,安瀾是一個喜歡安靜的女孩,有著黑色的長頭發,圓圓的臉蛋,清純的笑容。

安瀾雖然是一個很乖的女孩,但並不代表她缺少獨立性,相反,骨子裏安瀾是一個非強堅強的女孩,有著同年齡女孩沒有的安穩和堅韌,這也是家裏人這麼放心她自己出來的原因。

由於提前來到學校,學校並沒有組織好接待人員,安瀾隨便的在宿舍區走著,希望能盡快找到自己的宿舍,這時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生走了從安瀾身邊走過,男同學陽光帥氣,很是讓人親近,安瀾猜他是學校的學長,因為這個時候除了學長也沒有人會呆在這裏了。

「學長,您好」,安瀾甜甜的笑著,對著學長喊到,對面穿著白衣服的學長愣了愣,沒想到會有人叫自己,而且是一個極為清純漂亮的美女,安瀾這時穿的是深藍色的連衣裙,這個時候開氣還是比較熱的,安瀾露出自己兩只潔白的手臂,腰間束著腰帶,將自己細細的腰身勾勒了出來。

連衣裙到小腿之上,細直的小腿暴漏在陽光下。

安瀾上身胸部以上是透明的白紗,露出自己性感的鎖骨,雖然已經過了最熱的季節,但安瀾頭上仍然流了不少的汗,這也是她一個弱女子帶著一個大行李,不累倒是奇怪的事情。

由於汗水的原因,白紗緊緊的貼在安瀾身上,雪白的肌膚似乎沒有穿著任何衣物,讓她清純中帶了絲性誘惑。

學長雖然覺得眼前的美女讓人一亮,便畢竟早已不是花絲新手,看到美女就走不動的人,仍然有禮貌的對安瀾說道:「你好,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學長,我這剛來的新生,想去14號宿舍,您能給指下路嗎?」,安瀾極有禮貌的答道,學長眼前一亮,剛來的學妹居然讓自己給碰到了,真是天降的緣分,看這小美女清純的樣子,大概連戀愛都沒談過吧,沒有戀愛經曆的高中學妹到了大學就會特別容易勾引,就算是談過戀愛,到了陌生環境,也容易產生不安全感,這時候自己能夠趁虛而入,豈不是天降奇緣。

於是學長熱情的說道:「咱們宿舍區挺大的,14號宿舍比較遠,這樣吧,我送你過去」,「那就謝謝學長了」,安瀾准備提起行李,這時學長卻比她先一步抓住了行李,「我來吧,你看你都出汗了」,「那怎麼好意思啊」,安瀾心想這樣麻煩別人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我是學長嗎!學長不就應該幫學妹」,既然學長已經這麼說了,安瀾也不好意思再去要行李,這時她看到旁邊有個小賣鋪,靈機一動說:「那我給學長買瓶飲料」,安瀾知道學長們都會拒絕學妹的好意,讓她們欠下自己人情,將來提出交往的時候就變得容易很多,但如果給學長買了飲料,正好還了他人情,於是不等學長拒絕,安瀾說完就跑到了小賣鋪處買了兩瓶綠茶來。

一路上學長不斷的為安瀾介紹著學校的景色,不斷暗示安瀾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便安瀾明知道學長的意思,卻沒有做出回應,安瀾是個傳統的女孩,覺得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太不好了。

終於,兩人走到了14號宿舍前面,這時學長似乎醒悟了安瀾是住在14號宿舍,有點詫異的說:「原來你住在14號宿舍啊」,「怎麼了學長,有什麼問題嗎?」

安瀾覺得學長似乎很是古怪,似乎到了14號宿舍前想起了什麼一樣。

「沒事,我就是隨便說下」,雖然覺得學長話裏有話,但安瀾也沒有深入追究,每個人都有保持秘密的權力。

這時安瀾敲響了宿管大媽的門,開門的是一張極為難看的臉,canovel.com倒不是說她長的難看,雖然她長的一般,但長的一般再緊繃著臉,一副沒有絲毫表情,似乎別人都欠了她似的。

看到這張不友好的臉,安瀾小心的開口,盡量讓自己顯得有禮貌,免得被宿管阿姨借機生事,畢竟她長著一張不好惹的臉。

「阿姨,我是來報道的新生,我住314房間」,安瀾拿出自己的錄取通知書和宿舍分配證件,宿管阿姨而無表情的看了看,又對頭安瀾打量了好一會,直把安瀾看的心裏發毛,結果阿姨卻什麼都沒說,拿出一張表來讓安瀾簽到,並將宿舍的規矩給安瀾說了一遍,這大概是提前來的學生的福利,不用去看公告了。

臨末,阿姨卻又問了一句,「你住314」,語氣中有著濃濃的憐惜,跟她的形象很不相符,「是啊,阿姨,我住314」,阿姨欲言又止,「你是第一個到來的學生,晚上自己小心點,早點休息,別到處亂跑」。

語氣又恢複了那種豪無感情的樣子。

學長提起安瀾的行李,正要和安瀾一起進去,宿管阿姨去是冷冷的說道,「男生禁止進入女生宿舍」,學長頓時如打了蔫的茄子,「那學長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謝謝學長幫忙」,「不用這麼客氣舉手之勞,那你進去吧,我就走了」,至始至終,都沒有得到學妹的電話等聯系方式,這讓學長很是尷尬。

看著安瀾走進宿舍,學長這才轉頭對宿管阿姨說道:「王阿姨,這個時候並不禁止男生進去吧」,然而得到的是王阿姨「咣」的關門聲音。

安瀾走在樓道上,樓道靜的可怕,靜的不正常,如同身處一片鬼域之中,帶著死寂的氣息,安瀾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覺得一絲絲的寒意侵入自己身體。

「自己嚇自己,世上又沒有鬼」,壯了壯膽子,安瀾提著箱子繼續向上走。

這時樓道中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達達」

的,在這寂靜的樓道中分外刺耳,腳步聲是從下面傳來的,安瀾已經走到三樓,向下看去,卻並沒有一個人,這時腳步聲卻突然消息了,如從沒出現過一樣。

「或許是誰路過吧」,安瀾這樣想,快步走向自己宿舍,安置好了自己行李。

夜晚,安瀾正在玩著電腦,一陣突兀的敲門聲響起來,配上如今陰深的環境,安瀾的心跳不住的加快,「這個時候會是誰呢,難道是宿管阿姨?」

雖然心裏害怕,但安瀾堅信世上沒有鬼,仍然小心的打開了門,然而,外面並沒有任何人,沒有人?敲門聲音是從哪裏來的,安瀾心再一次撲騰撲騰的跳著,「誰啊?」

安瀾站在門口,對著空蕩蕩的走廊,除了回音,整個宿舍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安瀾又一次看了看走廊,確認沒有任何人,這才准備關門。

當六即將合上的時候,一只蒼白的手突兀的伸了出來,阻止了門繼續關閉,「啊」,安瀾驚恐的大叫起來,蹬蹬蹬的向後退了幾步,這時門開了,安瀾怎麼都沒看到,雙手就胡亂的向前拍去,她的手被人捉住,「是我」,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安瀾這才回過神來,這時發現宿管王阿姨正捉著自己的手,「王阿姨,是你啊」,撫了撫自己仍然快速跳動的心髒,安瀾覺得自己要虛脫了。

「我每天都要巡樓,看到你房間燈還亮著,就過來看看」,對於安瀾的失禮行為,王阿姨似乎一點都不奇怪,也沒有詢問的意思,她放開安瀾的手,「我不是說讓你早點睡嗎?都到這個點了怎麼還沒睡?」

對於自己的好意被對方無視,王阿姨有點惱怒,「我正要去睡呢」,「那你早點睡,別玩了,夜裏小心點。」

似乎只是客氣的說話,但安瀾總覺得王阿姨似乎在刻意提醒自己什麼,沒有任何頭緒,安瀾回到宿舍,被剛才一鬧,也沒有上網的興趣,於是准備上床休息。

一夜無事。

第二天,正是學校報到的時間,安瀾的室友很快的來了,最先來的一個叫李家玉,長相倒是一般,遠沒有安瀾漂亮,但到是個特別活潑的人,一到宿舍就和安瀾主動打招呼,嘰嘰咋咋的說個不停,於是兩人很快就熟識起來。

第二個來的人叫朱靜,一副冰美人的樣子,帶著一副眼鏡,對誰都愛理不理的,她長著一個瓜子臉,身材很是高挑,足比安瀾高了半個頭。

看她一臉冷冰冰的樣子,安瀾生怕自己觸了黴頭,李家玉將自己的行李擺好,立刻走了出去。

安瀾這才對家玉說道,「她好怪啊」,「她啊,以前跟我一個學校的,叫朱靜,一心想著考港大,結果准備了多年,還是沒有考上,你不用管她,她就那個樣子。」

這時朱靜突然走了進來,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李家玉的話,只是冷冷的看了她們一眼,接著就坐在自己床上看起了書。

最後來的一個叫楊盼盼,父母一起陪著她來的,父親提著行李,母親拉著她的手,她進來後立刻捂住了鼻子,「好難聞啊」,又看了一圈,指著衣櫃對母親說:「這衣櫃怎麼這麼小,怎麼放衣服啊」,這時楊母接口到:「親愛的,你不是跟盼盼系主人是同學嗎?你給他打個電話,讓咱們盼盼出去住,這哪是人住的地方。」

聽到楊母的話,安瀾和朱靜同時皺起了眉頭,心裏想到,這人怎麼說話的,然而沒等楊父回話,李家玉卻是突然插口了,「阿姨,學校有規定,大一新生必需住校,只有到了大二才能走讀的。」

「媽」,聽到李家玉的話,楊盼盼立刻對母親撒起嬌來,這時楊父才開口說話,「別人家的孩子都能住,就咱家的孩子不能住,都是你,把她寵壞了」,又對安瀾幾位說道:「我家盼盼啊,從小被寵壞了,你們多多擔待,多照顧著她點」。

聽到楊父的話,楊盼盼不樂意了,「爸,哪有你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又對楊母說道,「你陪爸爸回去吧」,說著將二老推了出去。

這時楊盼盼轉個圈,似乎父母的離開讓她感到非常的快意,臉上也沒了剛才對宿舍不喜。

黑色的連衣裙繞著她的身體旋轉,整個富貴的氣質立刻顯露無遺。

「我還是第一次住宿舍呢」,楊盼盼興奮的說道,圍著宿舍轉了一圈,然後坐了下來,對最近的李家玉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楊盼盼」,她五指修長潔白,不顯一絲粗糙,李家玉和她一握手,立刻被比了下去。

「我叫李家玉,這位叫安瀾,那邊是朱靜」,安瀾對楊盼盼笑了笑,「你好」,對面的朱靜似乎沒有聽到她們的話,一直在看自己的書。

隨著室友的入住,宿舍逐漸熱鬧起來,安瀾已經忘記了她剛來時的恐懼,然而不安隱藏在她身體深處,隨時會席卷而來。

時間在一天天的流逝,轉眼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這時間安瀾已經適應的學校的生活,生活變得平靜起來。

今天晚上,她穿著校服,坐在自習室中溫習自己的知識,已經不晚了,陪著她的李家玉失去了耐心,對安瀾說道,「安瀾,都沒人了,我們回去吧」,安瀾看了看自己還有點東西沒看完,於是對李家玉說,「你先回去吧,我看完就回去」。

「那我就先走了,安瀾你也快點啊」。

隨著李家玉離開,安瀾又沉寂在書本之中。

終於最後一張也被她翻過,安瀾站起了身體,「啪」,隔著安瀾不遠的距離,另一個座位的椅面立了起來,如同剛有人站起來一樣,安瀾看了看四周,只有自己一個人存在。

安瀾抓起書本就跑了出去。

安瀾不停的按著電梯,似乎這能讓電梯來的更快些,終於電梯停在這一層,連續按了幾次關門鍵,電梯緩緩的關閉著,安瀾剛緩了口氣,一只手就突然的伸了進來,在電梯完全關閉前塞了進來,正關閉的電梯又打開了,「啊……」,安瀾的書散了一地,她緊貼著電梯,雙眼驚恐的看著打開的電梯門,就像在等著可怕怪物一樣。

電梯終於打開了,沒有可怕的怪物,只有朱靜靜靜的站在電梯前,無視安瀾驚恐的眼神,朱靜撿起了安瀾掉落的書本。

沉重的呼吸傳來,「朱靜,怎麼是你啊」,朱靜沒有說話,她話一向很少。

不過這也讓安瀾放下心來,有了朱靜的陪伴,安瀾暫時將剛才的恐怖畫面忘記。

只是對學校的詭異認識越發清晰。

自身的詭異遭遇讓安瀾很是不安,可又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這是一個不信神鬼的時候,自己說出去也只會被人當成神經病而已,於是安瀾在孤獨中承受著一切。

這天,安瀾一如既往的在宿舍學習,朱靜從她身邊走過,安瀾看她臉色不是很好,關心的問道:「朱靜,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

「我沒事,就是學習累了」,朱靜自從來到宿舍,一直都很努力,整天書不離手,連正常的戶外活動都極少做,但安瀾不認為朱靜是因為學習累的原因,但她不肯說,安瀾也沒有辦法。

「朱靜,那你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的話一定給我們說」。

朱靜勉強的對安瀾笑笑,就躺到了床上。

這時,李家玉卻突然叫了起來,「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經常傳出鬧鬼的消息呢?」

「家玉,你嚇唬誰呢」,回答是楊盼盼,兩人一直混在一起,可以說極為熟悉。

「真的,不信你們看,我都在網上找到了,咱們這個宿舍區了,以前有個叫沈未央的就是被鬼害死的,聽說她看到了一些不幹淨的東西,被纏住了,最後都被逼瘋了」,「我倒是聽說過,有的人啊,天生不一般,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仍然是楊盼盼,自從住到宿舍,倒是沒有顯得什麼嬌氣,跟其它人合得來。

「你們別說了,怪嚇人的」,安瀾接口到,她自己遭遇差不多,好不容易壓著沒爆發,經不起她們這樣嚇唬。

這時家玉和楊盼盼湊到一起,看起了網上的傳聞,楊盼盼突然說道,「這個沈未央和安瀾好像啊」。

家玉一聽,仔細一看,真的和安瀾有七八分相似,同樣圓圓的臉,長直發,「這個沈未央是被鬼給強奸的」,安瀾被說的心裏一跳,「你們別胡說八道了,世上哪有什麼鬼」。

一臉的不高興,楊、李二人適時的閉上了嘴。

是夜,安瀾自己一個人出去解手,總覺得後面有東西跟著自己,她轉頭看去,又沒有什麼人,安瀾急沖沖的解完,跑回了宿舍,又裝作無事的樣子。

接下來的幾天,安瀾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有時候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對方的身影,和對方有直接接觸,安瀾知道了,那是一個強壯的男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至今只是偶爾騷擾她,難道沈未央的事是真的,安瀾心裏想到。

隔了幾天,安瀾聽到李家玉和楊盼盼討論楊盼盼的男朋友,他叫韓吉,楊盼盼一直誇她男朋友帥又身體好,有6塊腹肌,人魚紋什麼的,對她如何如何,韓吉這個名字安瀾聽過,只是她聽說他和一個叫江雪的是男女朋友關系。

不知道怎麼又成了楊盼盼的男朋友,只是她並沒有開口詢問。

隨後幾天,楊盼盼又和李家樂越談越天,甚至談起了他們兩人的性關系,李家玉表示很是羨慕,讓楊盼盼幫她也找個男朋友,楊盼盼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這時卻把安瀾也扯了進來,楊盼盼堅持要給安瀾也找一個男朋友,並約了明天一起去KTV,雖然安瀾推遲,但楊盼盼一直堅持,非要帶她去。

第二天,安瀾繼續躲在圖書館看書,不想參加楊盼盼的KTV,但沒想到楊盼盼直接找到了圖書館,強制性的將安瀾拉了出來。

在KTV,楊盼盼和李家玉一直對安瀾勸灑,擋不住她們的熱情,安瀾少多多少少的喝了一點,喝了點灑,安瀾心裏不舒服,就跑到衛生間洗手,沒想到正好撞到楊盼盼和韓吉在做愛,當時楊盼盼坐在台子上面,雙腿叉開,韓樂硬挺的肉棒正插在楊盼盼的身體裏面,雙方動情的抱在一起,淫叫著。

安瀾不小心看了幾眼,發現韓吉的身材確實極好,來回抽動的肉棒大概有17厘米左右。

兩人的淫行讓安瀾很是臉紅,看到安瀾進來,楊盼盼一點都不避諱,反而叫的更大聲,「老公,你操的盼盼騷逼好爽啊,盼盼要被你幹死了」,「你個騷貨母狗不要臉的,在自己同學面前居然也這麼騷」,韓吉將自己粗長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楊盼盼流著淫水的騷穴,只是有意無意的對著安瀾。

這時安瀾突然感覺到一雙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安瀾知道是那個他又來了,幾天來他就不斷的出現,不斷的占自己的便宜,卻又不肯直接強上自己。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