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英語老師小杏的故事

大學裡第一節課,就是小杏的英語課,她一進班,就有男生激動的四處張望:「我的英語有救啦!」

不得不說,小杏是學校裡難得一見的美人,剛從師範畢業的樣子,才教了2年課,172cm左右的身高,C罩杯的雙峰凸現出年輕的味道,雙腿更是修長的一塌糊塗,而且不像很多我的同學MM一樣那麼瘦,還稍稍有那麼一點豐滿,尤其她穿上緊身牛仔褲的時候,屁股畫出的完美曲線,不知道讓多少男生咽口水。

小時候老爸便立志要把我送出國,英語輔導班沒少上,什麼新東方,英才,基本出個新班我都會去聽那麼兩節課,導致我的英語嚴重偏科,誰知到,以前拿來抱怨的事情在遇到小杏之後變了樣……

本人180身高,長得也不難看,平時又好出個風頭啥的,很快就在小杏心中留下了印像,教過兩個學期之後,下了課小杏把我留下,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想說什麼。

「老師,有什麼話直說吧,你放心,我們還會來上你的課的,雖然你結婚了。」我打趣她。(小杏在5月結了婚,怕以後沒人來上她的課,一隻瞞著沒給大家說,雖然最後大家還是通過各種方式知道了,但是也沒人給她難堪。)

「不是啦,」小杏吐吐舌頭,「我有個小侄子,英語不太好,想找你幫忙補習下。」

「What?」我傻了眼,不是吧,你玩我?自己就是英語老師,還要別人幫你忙補習?

「恩,我剛結婚,事情多走不開,所以拜託了,價格好商量哦,一節課2小時,50,怎樣?」小杏眨著眼睛望我。

話都說成這樣,還能怎樣,何況50塊一節課,很賺的哦,於是就開始了給她的小侄子補課的歷程,過程按下不表,只說有用的。

五一,算算也補了幾個月了,小杏邀請我去她家吃飯,算是感謝,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那天下著雨,我坐著小杏的馬6,花了半個多小時趕到她家,小杏的男朋友,啊不是,是老公,也是個很有意思的傢伙,吃飯的時候笑聲不斷,豈料半途接了個電話要去加班,還要通宵,和小杏道別後頭也不回的就出門去了。

我和小杏繼續吃飯,不一會小杏接到他老公電話,聲音很大。

「喂,老婆,外面雨越來越大了,你一會開車要小心啊,我明天中午才能回去。」電話那頭。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考到駕照,這麼大的雨怎麼辦?」小杏咬著嘴唇,望著外面越來越大的雨撒嬌。

「那怎麼辦?難道留人家在家過夜?」電話那頭估計比較撓頭。

「反正我就是怕嘛……要麼老公你請假送他回去。」

「真的走不開哦……那算了,留他過夜好了,canovel.com你把客房收拾下,自己晚上小心哦。」電話那頭做了決定。

「不會啦,我的學生不會那樣啦。」說得很小聲,但是還是被我聽到了,小杏掛了電話,偷偷看我,我臉一紅(謎之音:你也會紅臉哦,我:意外),裝作吃飯沒聽到他們說了什麼。

「晚上回不去了,你就在我家過夜吧。」小杏望著我說。

「啊?不太好吧。」我撓撓頭。

「沒辦法,雨太大了,我可沒自信能把你送回學校。」小杏扁扁嘴。

「哦……」我低下頭繼續吃飯,氣氛真尷尬。

不一會吃完飯,幫著小杏收拾完殘局,小杏說:「看電影吧,聽老公說《蘋果》挺好看的。」我不置可否,同時也撓頭啥電影叫蘋果這麼個名。

看了一會劇情就變了味,大為哥和冰冰姐在電視裡咿咿呀呀,我寒,果然她老公說好看不同凡響啊……

偷偷撇眼看小杏,明顯她也不知道這個電影裡有18禁內容,小臉漲的通紅,手也不知道放在那裡,關掉不是,不關也不是,焦躁的在衣服上蹭著。

「呃,老師我們換張碟吧。」我打破沉默。

「唔……」小杏頭更低了,臉也更紅了。真可愛,我淫心一陣蕩漾。

於是小杏前去換了張碟,換碟的時候我才注意到她今天穿的就是條緊身的牛仔褲,牛仔褲把她的屁股的曲線展現的完美無缺,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看完碟就快11點了,小杏習慣洗澡後再睡覺,於是她幫我收拾好了客房,安頓好我以後便去洗澡。

我豎著耳朵在房間聽,可惜的是只能聽到洗手間嘩嘩的流水聲,色文看多了的我腦中不禁幻想起來:小杏那充滿彈性潔白傲人的乳房,平坦光潔的小腹,還有那處為人妻的嫩穴,雙手在吹彈可破的肌膚上游走,嘴裡呼喚著我的名字。

想著、想著就硬了起來,回憶起在校園春色看到的種種和老師的故事,不禁興奮起來,說不定一會小杏會披著一條白色的浴巾,倚在門邊,用無限撩人的姿勢挑逗我,然後誘發一段一對男女相遇後天雷勾動地火、抵死糾纏互不相讓、一切在肉體的激撥中而昇華的香豔故事。

不一會流水的聲音停了,房間的燈也被關掉,我連忙跳到床上,期望美夢城真。

等啊等,小杏也沒來,靠,YY小說果然不可信,不一會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轟隆~」突然一聲響雷,本來就沒睡塌實的我被驚醒,依稀聽到旁邊房裡傳出一聲驚呼。又一聲炸雷,我清楚的聽到小杏「呀」的叫喊。

我套上褲子,赤裸著上身走到小杏門前:「老師,沒事吧。」

小杏隔著門答我:「沒事,就是突然打雷有點害怕。」

又一聲雷(謎之音:好及時啊。我:……),小杏突然拉開房門,撲進我懷裡,顫顫發抖,我感覺到肩頭濕乎乎的,啊……不是吧,打雷也會哭?

「沒事,就是打個雷。」我一手抱緊小杏,一手拍拍她的頭,心中得意的想,以後有的炫耀了,老師主動投懷送抱哦,還是我們YY已久的美女老師!

慢慢平復下來的小杏猛然發覺自己竟然在學生的懷抱裡,又不好意思叫出聲,只能扭動著身子想從我得手臂裡掙脫出來,哪知到我早沉浸在無限的YY中,一點反映也沒有。小杏只能繼續扭動身子。

醒過來的我感覺到一陣異樣,靠!她竟然只穿了睡裙,上身沒帶胸圍,飽滿結實的乳房頂在我得胸口,由於剛才的扭動,乳房被擠扁,乳尖擦過我胸膛的時候受到刺激不爭氣的硬了起來,小杏也發現自己乳房的異樣,伏在我懷裡一動不敢動,胯下的兄弟受到如此的刺激早硬的不象樣子,洶湧澎湃的頂在小杏的平滑的小腹上。氣氛異常尷尬……

「老師,你彈性真好……」沒頭沒腦我扔出這麼一句,囧……雖然平時也很不正經的開玩笑啥的,可是這樣明顯的挑逗我還沒做過,萬一她一生氣通報學校,我就死定了啊,胯下的兄弟受了一驚,不爭氣的軟了下去。

「你……」小杏欲言又止,然後用蚊子似的聲音道:「放開我。」

太好了,原來沒有生氣!我連忙放開她,「不是老師,你聽我解釋,我是說你身體彈性真好,不是‘那個’意思,啊,不對,我是說……」完了,越描越黑……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我怕……」小杏雙手不安的搓著睡裙。

What?!我好像被大錘狠狠的敲了一下,目瞪口呆。「不行就算了……」

小杏咬著嘴唇道。

「可以可以!」我怕她真的反悔,連忙應聲。

「那你等我,我去收拾一下。」小杏反身進入房間。

我回到自己房間打開燈,脫掉褲子穿著內褲爬上了床,不一會,小杏就抱著被子進了房門,可能是怕羞吧,她又把燈關掉,我心中一陣好笑,關掉燈又怎樣,一會還不是要上我的床?

小杏臉紅的把被子鋪在床上,鑽進了被窩,臉卻沖著我,我和她隔著大約2~3個拳頭的樣子,小杏的呼出的氣體噴在我臉上,涼颼颼的,胯下原來不爭氣軟下去的兄弟又再度硬了起來。

「你能不能陪我說說話?」小杏忽閃著大眼睛,臉紅紅的問。

「好啊,老師,你告訴我你怎麼這麼膽小哦?」我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哪有!我才不是膽小,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還沒等到她回答,窗外一閃,然後馬上響起了雷聲。

「呀!」小杏一聲尖叫,馬上鑽入我的被子,頭埋在我的胸前,我順勢摟過,一摸,原來她還回去帶上了胸圍。

「老師……」我儘量讓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穩。

「恩?」小杏抬起頭看著我,彎彎的眼睛好像在笑。

「我好喜歡你……」我鼓起勇氣,向小杏的嘴吻去。

小杏聽完我的話愣在那裡,沒有防備被我吻住嘴,卻很緊的抿住嘴,不讓我得舌頭進去,我手上一用力,按著她的屁股把她徹底拉進自己的懷抱,「呀。」

她失聲叫道,不由得小嘴張開,我趁機把舌頭滑了進去,親觸她的小舌,感受她舌尖的溫度。

小杏嘴裡不成聲的叫著:「不要,不要,我是你老師啊。」

我猛然清醒過來,她是我的老師啊!「對不起老師,你實在是太迷人了,我真的把持不住自己……」我慌忙解釋到。

「你剛說你喜歡我?」小杏問完這個問題臉一下紅透了。

「恩……我真的很喜歡老師。」我放手一博。

「那你還欺侮我?」她問。

「怎麼欺負?」

「你偷吻人家,手還不老實……」她嘀咕到,我才發現自己的手還在她屁股上,看她好像不生氣的樣子,大著膽子用力捏了一下。

「呀,輕點。」說完她才發現說錯話,臉更紅了,埋在我胸膛不肯露出來,臉上的溫度燙著我焦躁的神經。

我輕輕的吻上了小杏的頭髮,捏在屁股上的手也不安分的遊移起來,小杏抬起臉,鼻息開始加重,噴在我身上。

「可以吻你麼?老師。」我問道。

「恩……」老師閉著眼,微微張開小嘴,我毫不猶豫重重吻了下去,伸出舌頭挑逗著她,小杏由開始的羞澀變得自如起來,靈動的舌頭像玩捉迷藏一樣,不時的閃躲,終於香軟溫滑的丁香小舌渡入我口中,立即將我的情欲引發了,小杏口中特有的香澤,絲絲地沁入我的肺腑,讓我不能自已!

遊移的右手進入了小杏的睡裙,找到胸圍帶子,輕輕一挑,小杏飽滿的乳房失去了束縛,可以感到在我胸口跳動著,左手從前面伸進睡裙,捏弄起小杏的乳房,一下,一下,手掌從乳房邊緣滑到乳頭,手指輕輕一捏,小杏發出滿足的嗚咽聲,夾住了小杏嬌小如豆的乳頭,我的食指和拇指開始快速而輕盈地旋轉揉動,她「嗯。」了一聲,吻得更用力了,雙腿也開始互相摩擦。

「老師,把睡裙脫掉好不……」我問她。

小杏點點頭,自顧自坐了起來,自己從頭頂褪下睡裙,還順便把胸圍也丟在一邊,雨夜的黑暗讓我看不清楚她的樣子,只好用手來感覺,雙手附上她的雙峰,感受著初為人妻的堅挺,小杏在黑暗中喘息著,依稀可以感覺到她用力的把腿夾緊,我雙手不斷的揉搓,小杏終於堅持不住叫了出來:

「唔…好舒服。」

我坐起身,舌頭舔上了小杏的乳房,嘴唇重重的夾著她的乳頭,舌頭不時的掃上掃下,終於小杏嘴裡吐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剩下咿咿呀呀。

我突然停下嘴裡的動作,把床頭燈打開,粉色的燈光帶著淫彌的氣息撒滿整個房間,「呀!」小杏用手捂住了臉。

「別怕,我就想看看老師你的樣子……」我緩緩的拉開小杏捂在臉上的手,只見小杏臉上泛起潮紅,眼睛半睜半閉,目光向下游走,小杏的乳房上塗滿了我的口水,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玉乳看上去感覺非常的幼滑,完整的半球形,而兩個頂點上各有一顆櫻色的乳頭,玉峰整體有著絕美的曲線和形態,帶給我的視覺神經絕大的刺激!

被子已經被我們弄到床尾,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穿了一條可愛的粉紅色內褲,內褲上印著維尼熊的頭像,幾根恥毛從內褲兩邊鑽了出來。

「老師,你都這麼大了還穿這麼可愛的內褲哦?」我懷笑著道。

「我才不大,我才28好不好!」小杏著急爭辯,一不小心把自己年齡說了出來,發現失言的她吐吐舌頭,可愛極了。

我親了下她的額頭,輕輕拉過她的手,隔著我內褲放在我陰莖上,內褲下的兄弟早已經抬起頭來,小杏心領神會,一隻手輕輕褪下我的內褲,瞧了我小弟弟一眼:「嘿嘿,比我老公的小哦。」

我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只能無奈的笑笑,小杏調皮的看了我一眼,突然伸出舌頭舔了舔我龜頭上的馬眼,一波悸動從龜頭向大腦襲來,餘波未了,她已輕啟朱唇,「漬」的一聲將我的龜頭納入了口裡。

「呼……」我長吐一口氣,雖然也有被女朋友舔過,但是被我們YY了許久老師舔感覺太不一樣了,不由輕哼了一聲,伸出右手握住了小杏的乳房,並挑逗起她的乳頭。

我感到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卷弄著,不時的抿下嘴唇,有時候還用牙齒輕輕的摩擦龜頭,一陣舒爽的快意從下身傳來,我趕忙拉住她,我可不想就這樣交了槍。

小杏用手擼著我的陰莖,舌頭還不時的舔下龜頭:「怎麼?不行了?」

「唔……」我臉紅的承認,可是又不服氣的把她橫抱起來丟在床上,「喂!」

小杏一聲驚呼。

不理會她的呼聲,我右手襲向她的下身,果然一把泥濘,隔著內褲都能感受到,右手輕輕的滑入內褲,中指在陰蒂上一撥,小杏一哆嗦,人整個軟了下去。

陰毛摩擦著手,感覺癢癢的,還有點濕潤,慢慢地我感到手都濕了,我從內褲中抽出手,小杏的淫水還晶瑩的粘在我的手上:

「老師……你也不行了哦。」我學著她的口氣說道。

「壞人!」小杏用拳頭擂著我得胸膛,我拉住她的手,近距離的貪婪的注視著面前絕色美處女:好一朵夢中綻放的空谷幽蘭!

「老師……你的乳房真美」我不由得讚賞道。

「真的麼?我的乳頭好看麼?」小杏聽到我的讚揚用力挺了下乳房,酥胸前那一雙凝霜堆雪的玉峰,在空中刻畫出優雅的、極富動感的曲線。

「好看,還是粉紅的。」

「會不會太小?」女人果然對自己的身體很在意。

「我喜歡你的小乳頭、大奶子。」我堅定的說。

慢慢的,眼神中的炙熱感染了小杏,她的眼神也變得迷茫起來:「給我,我想要……」小杏的含羞待放,欲拒還迎醉人風情,更讓我興奮莫名,蠢蠢欲動。

我一手握住怒挺的陰莖在她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私處攪動,用龜頭刺激她的陰蒂和陰道口,小杏被灼熱的陰莖挑逗,整個腦袋胡亂的扭動著,「嗯……」小杏從鼻子裡發出誘人的嬌哼,一波又一波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小杏不自禁的抬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蹙,媚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然後再度嬌軟無力的躺在床上。

「不要再弄我了,我想要你!」小杏口中胡亂的嚷道。

我被這強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熾,再加上這千柔百順的絕色美女,那張因欲火和嬌羞而脹得暈紅無倫的麗顏和如蘭似麝的嬌喘氣息,我再也不能等了!

「我進來了。」我雙手握著她的要,弓起身子,用陰莖對準她的陰道口。

「嗯……輕點兒。」小杏配合著我挺起腰。

我腰部用力緩緩地送了進去,開始緩慢地抽插,慢到足以讓我騰出右手撫摸她柔嫩的乳房。我們雙舌絞纏,兩個身體由我的下體聯繫到了一起。我把臀部抬起,只剩龜頭在她體內,彷佛要離她而去,小杏半睜開眼不放心地看著我,我捉弄地把龜頭輕輕左右聳動,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滑出去,終於她忍不住抱住了我的臀部把我按向她,換來了狠狠的一下。

「唔……」小杏滿足的嚷出了聲,肉緊的抱住我。

「不是說我沒你老公大麼?怎樣?」

「哼!不怎樣!」小杏嘴硬道。

都這樣了你還嘴硬?我不由得下身用力,同時用舌頭頂著下顎,防止一不小心被繳了械。我吐盡體內的空氣,以最小的幅度呼吸著,一面用我身體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和最大的幅度插著她,小杏的左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她的身上出了細細的一層汗,俏嫩的臉漲成一片豔紅,右手用力地緊抓住我的肩膀,指甲幾乎都陷入了我的肉裡,終於頂不住快感的來臨,小杏張開櫻桃小嘴,叫出聲來:

「啊……不要停!我……我快……要……要到了!」小杏用盡全身力氣叫道,她的陰道拼命往上聳,使我的陰莖插的更深一些,她的兩腿不斷的發硬、繃緊,陰道也是不斷的痙攣抽搐,猛的,一股股溫熱的液體衝擊著我的陰莖,小杏高潮了。

我咬著嘴唇,儘量控制自己不要繳械投降,同時偷偷的看著高潮的小杏慢慢的軟了下去,像鯉魚一樣張開嘴喘著氣,終於小杏的高潮過去了,而我也堅持下來。

我擰了下小杏的屁股:「還說我比你老公差?」

小杏媚眼如絲:「不敢了,呀……你還沒有射?」小杏終於感覺到自己的陰道裡還有個莽撞的傢伙在躍躍欲試。

我又開始慢慢的抽動,小杏也扭動著身子配合。

「老師……」

「不要叫老師了,聽著怪怪的。」小杏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那叫什麼?」

「叫我,杏兒。」

「哈哈,不要,我要叫老婆。」我繼續著自己的動作。

「不行,不許你叫老婆!」

「不許麼?」我把陰莖拉到陰道口,猛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小杏的屁股上,發出啪的聲響,「能不能?」

小杏到抽一口涼氣:「可以,可以……」

「叫我老公!」我再次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威脅著她。

「老公~ 老公!」小杏緊張道。

我嘿嘿一笑,依舊猛的頂了下去。「呀!」小杏失聲叫道:「壞人,你騙我!」

「我又沒說你叫我老公我就不插你啊。」我捏捏小杏的鼻子。

「老婆,爽不?」我不斷挺動著陰莖,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上,已經濕了一片。

「唔……唔,啊……」小杏胡亂著搖著頭,她的陰道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粉紅色的肉芽露出來,淫蕩的隨著小杏屁股的搖晃擺動著。

我動作越來越快,隨著我越來越重地在小杏窄小的花房內抽動、頂入,那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也越來越火熱滾燙、淫滑濕濡萬分,嫩滑的陰道肉壁在陰莖的反復摩擦下,不由自主地開始用力夾緊,敏感萬分、嬌嫩無比的陰道黏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抽動、侵入的陰莖上。

小杏在我身下扭動著、浪叫著,享受著屬於她的刺激:「嗯…嗯嗯…好棒!

好爽!啊嗯……啊嗯…啊啊啊…好美…嗯嗯嗯…「

小杏開始瘋狂的扭動著臂部,上氣不接下氣的呻吟著:「好老公…老婆被你幹得好爽啊!喔…喔喔…我…我不行了!」

「你…停下來好…好不好…好不好嘛…啊啊啊…」她繼續哀歎著。

我沒理會小杏的呼求,反而更將她的屁股翹高,好讓我的陰莖完完全全的直插入她的陰道,直衝擊花心!溫熱的肉璧,緊湊地包裹著我的陰莖,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自我背部直湧而上,刺激和興奮感不斷的升高、再升高……

房間裡充滿了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我的喘息、小杏的喊叫,和大床的「嘎吱」聲。氧氣越來越少,根本不堪這樣大運動的消耗,缺氧的大腦有點迷茫,但那累積的快感反而完全佔據了意識。

高潮終於降臨了,一股熱流伴隨我全身的一陣抽搐以我能感覺到的強度射進了小杏的陰道。一剎那後小杏忽然安靜了,但她的小嘴張大了,身體抖動著,我混沌的大腦一陣欣慰,睪丸裡餘下的精子歡呼著像潮水般沖入她的肉體,一浪接著一浪,每當我抽搐一下,小杏便顫抖一下,我倆淹沒在彷佛無止境的高潮裡,半晌才安靜下來。

良久,我兩才從高潮的余溫中清醒過來,小杏抱住了我,把頭枕在我的肩,沒有說話。一會兒感覺肩窩處濕了,小杏幽怨的說:「我們這樣好麼?」

好麼?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一瞬間,我們都沒有把持住自己而已。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