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家三女

漁家三女父女同歡情更親,淫心色膽倫理泯。

千古絕唱漁家女,人間造物世語新。

1992年,湖北荊門地區,仍有許多漁民長年漂在湖泊之中,他們以捕魚為生。

打魚賣魚,生兒育女,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騷動和慾望,都渲泄在了一條條小船上。由於他們生活在水的世界裡,很少和外界來往,陸地上生活的人很難了解、知悉他們,他們的生活對於現代都市人來說是一個不解之謎。

話說在荊北湖區裡,有一戶漁家,男的叫顧平,女人何莉,生了三個姑娘,一家人安居樂業,小日子過的也是芝開花節節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在大女兒14歲那年,何莉因病去逝了。這以後,顧平一個人帶著三人姑娘,風裡雨裡,總算是把她們帶大。漁業興旺,長年停泊著大大小小幾十條船。顧平的船只是其中一條普普通通的,但是就在他這條船上,卻發生了一起叫現代人拍案驚奇的故事。

這年的夏天,氣溫炎熱,熱的叫人透不過氣來,漁民們都提早收了船。這天和往常一樣,顧平吃過午餐,就回到自已艙裡去休息了。可是悶熱的船艙內,一點風也沒有,顧平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麽也睡不著。於是索性起來,坐在床上想他的心事。顧平今年45歲,正值壯年。可是自老伴8年前死後,他就再也沒有接近過女色。眼看著三個女兒逐漸長大,一個個長的豐滿可人,識書懂禮,船上的營生也都能拾起來,叫他省了不少心。俗話說,人閑生事,飽暖思淫欲。這些天讓他又動了再找一個女人的心思。可是讓他心煩的是,他們長年在湖泊上漂著,那有機會接觸女人呢?思來想去只能怪自已命苦,沒這個豔福。“唉!坐在這胡想有啥用,還不如出去透透氣,喝點水”。

去廚房取水,必須通過大女兒的中艙。他光著膀子在經過大女兒身邊時,見睡著的女兒上身只穿了件小布衫,由於天熱她的布衫也沒完全扣上,他無意中看見了女兒裸露在外的乳房,豐滿圓潤,一起一伏。看到這,顧平的心跳忽然加快,這是他多年沒有過的感覺。他不知不覺的停住了腳步,有年頭沒看見女人的乳房了!他停下來是為了要多看上一眼。這時一陣小風吹進船艙,把女兒的裙子掀了起來。他突然覺得體內有股電流通過,一種雄性的東西在體內亂鑽,下面的陰莖也猛然挺起,多年來積壓的欲火被自已的女兒點燃了。原始的沖動讓他無法控制自已,雙腳竟向女兒床邊走去。忽然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起風了!顧平一驚,慌忙後退。女兒也驚醒了,愣愣的望著父親:“老爸,你怎麽站在這。”顧平忙說:“我睡不著,正準備出去走走。”

那天,自看見女兒的豐胸美臀後,顧平就再也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一躺在床上就滿面腦子都是女人。晚上想,白天打魚時還是想,怎麽也無法集中精神。

有時魚群來了竟忘了撒網;有時開著的船不知怎麽就停了下來,三個女兒也覺得老爸怪怪的,可又不敢多問。顧平就是在這樣整天的胡思亂想中,度過了炎熱的夏天。有道是:坐思冥想淫欲事,穢根才動怡人來。

誰叫咱家出仙女,豈知上天有安排。

秋天是收獲的季節。這年的魚出奇的多,全家都忙著打魚、曬魚、賣魚,顧平也把精力都有放在了打魚上,把想女人的事就放在了一邊。豐收給全家帶來了歡喜,一家四口高興興。

一天晚上,附近村裡放電影。二女兒、小女兒都上岸去了,船上就顧平和大女兒。canovel.com大女兒收拾完碗筷,就同往常一樣,給顧平燒洗澡水。顧平洗完澡,心滿意足地站在船頭上觀賞著湖光山色,任晚風清清的吹拂。這時湖面已亮起點點燈火,有的漁民還再忙著打點漁具。有的漁船已熄燈入睡,而附近的船上是剛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顧平借著燈光隱約可以看見,燈下小倆口摟在一起親熱的情形。

這一幕又觸動了顧平對女人的慾望,體內燥熱起來,一股難以名狀的慾望直沖腦門。這時,他忽然聽見女兒洗澡的響動。“這不就是女人嗎?唉!她是我的女兒呀,做這種事豈不是傷天害理,也對不起死去的老伴。”顧平的思想激烈斗爭著。

“可話又說回來,女兒已長大了,遲早都要嫁人,讓自已的老爸先品嘗一下,也是和情和理。況且乾那種事,她又少不了什麽東西,還解老爸之急。”想到這裡,顧平便心安理得地向船艙走去。

顧平蹑手蹑腳地接近了洗澡的女兒,借著燈光他第一次看到女兒全裸的身體,發育豐滿、性感誘人,他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此時的顧平,什麽倫理道德、什麽傷風敗俗、什麽……他都不顧了。他見女兒站起來開始擦拭,就快步沖了進去,一口氣吹滅了燈,緊緊地抱住女兒的身子。“爸,你怎麽能這樣,我是你女兒呀!”

這時的顧平什麽也聽不見了,無論女兒怎樣掙紮,他就好象一頭髮了狂的公牛,猛地把女兒按倒在船艙內,撲了上去。他情急之下褲子也顧得脫了,就掏出陰莖猛地向女兒的體內捅了進去。這時,他聽不見女兒痛苦的叫喊;他也不管女兒如何拚命的掙紮,陰莖快速地在女兒的體內抽插著,他在女兒身上渲瀉著被壓抑了多年慾望,直至完事。

女兒哭泣著站起來,穿上衣服:“你不是人,你是畜牲。”邊罵邊往外面跑,顧平這下可急了,他一把抱住女兒,跪在地上說:“我不是人,我對不起女兒,誰叫你娘死的早呢,我這麽多年來是又當爹,又當媽的照顧你們,自己從來沒近過女人,曾想過找個伴,又怕她對你們不好,我就沒敢找,你說我容易嗎?”說著也哭了起來,淚流滿面。女兒讓他這麽一哭,也心軟了:“爸你起來吧,那有當爸的給女兒下跪,只要你今後不這樣了,我就原諒你。”說著又哭了起來。這就是:色膽包天淫親女,還管天地和良心。

從來父女是天倫,亂倫何分是自親。

這時,聽見倆個妹子回來的聲音,大女兒趕緊擦乾淚水,裝著象沒事一關。

顧平也馬上回到自已的船艙。回到自己艙裡,顧平也開始後怕了,他擔心女兒想不開,在出點什麽事,他覺得對不起女兒。這一夜,顧平沒有合眼。

什麽事只要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象顧平這種情況,你總不能讓他守著這誘人的湖水,反而渴死吧。

這以後,顧平每當看見大女兒從他面前羞澀地走過,他的心跳都會加速。他雖然也時感內心不安,常提醒自已再不能那樣,可女兒那豐腴的身體,膨起的胸部,又時時讓他性起,令他無法壓制自已的沖動。但他知道這事不能盲動,他在觀察著女兒的反映,他必須等待時機,機會終於來了。

陰曆8月15日是團圓的節日,顧平上岸買了姑娘們喜歡吃的食物,還買了一瓶高度白酒。父女四人真是高興極了,席間他還讓二丫頭和小妹子給大女兒敬了幾次酒。一瓶白酒很快都給喝光了。飯後各自回艙睡了。

大女兒乾了一天的活,本就很累了,加上又喝了不少酒,晚上睡的很香。她在睡夢中突然感覺有人壓在自已身上,她驚醒了,憑著感覺,她知道壓在自已身上赤裸裸的人是老爸。她這時感覺到兩腿之間有一根熱呼呼的東西,正在來回抽動著,她欲用力反抗,可是渾身軟弱無力;她想喊,這時顧平卻低低的說:“不要叫,驚醒了妹子們不好看,”他說完就繼續抽動起著。此時她心裡也明白,反抗無濟於事,為了不驚醒妹子們,她只有默默地忍受著,承受著這本不應由她承受的父親的性饑渴。由於痛,她還是忍不住地說:“爸你輕點,我痛!”

“你把分開腳,放松點,就會好受些!頭幾次都這樣。”顧平邊說邊撐起了女兒的雙腿。

“爸,這可是最後一次,你聽見沒”,顧平快速抽動,喘著粗氣說:“行!就依你”。

然而,大女兒太天真了,因為她的不抵抗本身就是一種默許。這以後,顧平就在也不想控制自已的淫欲行為了。

有一次小妹和二丫頭上岸去買糖果,大女兒留在船上洗衣服。因是蹲著洗,露出了後腰,顧平一見,淫心突起,他喘著粗氣,從後面猛然抱住女兒,也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強行把女兒按倒在船板上。他迅速扒掉她的褲子,將她雙腿分開,騰身上去就抽送起來。這次大女兒不象過去那樣反抗了,而且還有了些配合。她雖然嘴上說不要,但心裡卻早己捺不住春心的騷動了。

這到是很正常反映,她今年畢竟已是19歲的女人了,到了這個年齡,那有不想漢子的,那個不想嘗嘗性交的滋味。在說,她和顧平通過數次性交後,也逐漸嘗到了性交的暢美。是啊,女人一但品嘗到了性交給她們帶來的快感,她就在也無法放棄了。因為女人需要男人在性交過程中給予她們的滿足。盡管她知道,父女乾這事有違倫理道德,但現在都已以經這樣了,收手也晚了,還不如就順其自然。只要小心點,不讓妹子們知道,不讓外人知道就行了。更何況老爸把我們帶大也不容易?他就這麽點要求,做女兒的能滿足他的心願,也算是盡份孝心!

也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的,每當夜暮降臨,兩個妹子熟睡後,大女兒就會輕手輕腳地走進老爸的船艙。事後,再悄悄回到自已的床上。什麽倫理道德、什麽傷風敗俗,他們好象都不顧了。這正是:父女只顧圖快活,淫欲使人滅常綱。

享受人間暢美冬去春來,父女倆每天晚上就象是一對夫妻,在奇型的性生活中,度過了漫長而快樂的冬季。

春天,萬物生長。人對性慾的要求也特別的強烈。

有一次,他倆正在床上瘋狂地乾著那事,二妹子被他們發出的聲音給驚醒了:“老爸你乾什麽呢?都把人家弄醒了。”顧平急忙說:“沒事,我睡不著,找東西呢,你睡吧!”

這以後他倆交歡的行為有所節制,在乾那事時也盡可能地少發出聲音。但是,每次只要一乾起來,他們就無法控制。一個是乾柴烈火,一個是初嘗甘美。怎麽能控制的住自已?一天夜裡,二姑娘被惡夢驚醒,她躺在床上想著夢中的事。突然,從老爸處又傳來陣陣聲響,好象還有女人的聲音。她這次沒有叫喊,而是悄悄地起來,向老爸的艙位走了過去。當她快接近時,忽然從艙裡傳出了姐姐的說話聲音:“老爸,你一乾起這事來就什麽都不顧了,當心驚醒了二妹,”這時又聽到老爸說:“沒事!二丫頭還小呢,她不知男女之的事,你放心吧。”“老爸你可說錯了,二妹今年都快17歲了,啥事不懂,前些日子我還發現她在看色情小說呢!”“是嗎!可不,二丫頭都17歲了,時間過的真叫快,看來今後還真要小心了。”過了一會,她看見床上有兩團東西在蠕動。又從艙內傳出輕微的聲音:

“爸!我好舒服!你再快一點!”接下來就是姐姐發出的陣陣呻吟之聲。

聽到這裡,她全身發抖,雙腿發軟。她已知道老爸和大姐發生了什麽樣的事。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