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行綠帽

作者:瘋行者

(第一章)未婚妻小潔

與女友戀愛已經五年,前不久我們終於正式訂婚,我陳風與女友小潔,終於即將成為合法夫妻了。

大學三年裡,青春靚麗的小潔當然不乏許多追求者,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我的死黨王震,只不過可惜,有些內向木訥的王震最終沒有取得小潔的傾心,結果被我成功拿下。

站在剛買下不久的新房裡,身邊是一臉幸福的小潔,此刻正四處打量著這處新房,這處將是我們二人未來小窩的新房。看著小潔一臉的幸福,我心裡也感到暖洋洋的,畢竟,小潔這樣優秀的女生跟了我,怎麼說也是吃虧了,因此,我總覺得有些愧對她。

小潔的身高中等,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修長的雙腿上基本無時無刻都穿著絲襪,這是我的要求。此刻,在那件牛仔短褲之下,正是一雙白色的絲襪包裹在她的雙腿上,純潔美麗,誘惑迷人。

「老公,你在想什麼呢?」

雖然尚是未婚狀態,但我們兩人卻早已以老公和老婆互相稱呼。

「哦,呵呵,沒什麼。」

不知在何時已經近在咫尺的精緻臉龐,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之上,彎彎的睫毛忽閃忽閃,彷彿會說話一樣引人入勝。

「胡說,才不信你,你剛剛的表情,肯定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了。」

「對,我就是胡思亂想了,我在想,這麼漂亮的小嬌妻,怎麼就便宜了我這個大灰狼呢?canovel.com哈哈哈!」雙手將小潔攬入懷中,雖然是開玩笑說出來的,但實際上也是我的心裡話沒錯。

「討厭~~你就是個大灰狼,在這裡也摟摟抱抱的,哼,我之前就是看走眼啦!嘻嘻。」雖然嘴上並不服軟,但小潔的雙手已經伸到了我的背後,同樣緊緊地抱著我,彷彿在表達著她對我的愛意。

「小潔,謝謝你,一直陪著我走到現在,以後,我一定會對你加倍的好!」

感受到懷裡的嬌軀顫抖了一下,緊接著,小腦袋就埋在我的胸口:「壞人,這是你說的,可不許反悔。」

「當然,絕不反悔,反悔是小狗!」

「討厭,如果你真是小狗的話,我可不嫁給你了。」

「嘿嘿,所以說我絕不會反悔的啦!」

十幾分鐘後,我與小潔溫存結束,因為新房尚未裝修,我們也沒有多待,隨後便離開了。

新房的面積大概在一百二十多平米,因此價錢自然也是不低,對於我這種家境普通的上班族來說,要想讓我買下這棟房子,估計得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打算,所以,出錢買下這處新房的是我的父母,而實際上,這也基本上花完了二老的所有積蓄。

雖然是給我買的新房,但想到二老辛苦攢下了一輩子的錢就這樣全都沒了,我也是感到一陣肉痛。而與我相反,父母對於這件事卻毫不在意,甚至是十分高興,這也全都在於小潔,用二老的話說,小潔這個優秀的兒媳婦,值得他們花上棺材本。

駕車返回我們租住的房子,雖然沒有新房的面積那麼大,只是兩室一廳,但是住的時間久了,也算十分溫馨,已經是充滿家的味道。

傍晚,吃過晚飯,洗過澡之後,我和小潔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幾經挑逗,小潔已經忍耐不住。

「臭老公,你討厭死了,又挑逗我……嗯……」

「呵呵,怎麼樣,喜歡嗎?」看著小潔滿臉紅暈,我非但沒有停止,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稍微用力地揉捏著她粉色的乳頭。

「啊……哼……壞人……不喜歡……」

「什麼?不喜歡嗎,真的不喜歡?」真是個嘴硬的小丫頭,見她不肯服軟,我的另一隻手向下,直接摸上了她光溜溜的屁股。

「啊……老公……你流氓……」

「嘿嘿,我當然就是流氓了,那麼你喜不喜歡流氓呢?」

「嗯……喜……喜歡……啊……輕點……老公……」敏感部位被襲,小潔也不得不服軟,乖乖答應著。

又持續挑逗了幾分鐘,早已興奮勃起的我翻身將小潔壓在了身下。

「啊……老公……套……套子……你還沒戴……」

「哦,差點忘了。」

下床在抽屜裡拿出避孕套戴上,我再一次來到小潔身前,將一雙長腿架在雙肩上,忍不住細細舔弄起那嬌小嫩白的小腳,剛剛洗浴過的小腳,散發著一陣芳香的沐浴露香味。

「嗯……老公,來吧……給我吧!」

「呵呵,著急了?」

見我一直在舔弄她的小腳丫而不肯給她,小潔似乎有些著急了,屁股輕輕扭動著,像是一個發情的小騷貨一樣。

「哪有……嗯……是你好慢哦!」

「哈哈,還說不著急,都嫌我慢了,那你說點讓我開心的話呀,我就會忍不住快點了。」說完這句話,我繼續舔弄著面前的小腳丫,等待著小潔開口說出助興的話。

「嗯……真是的……你又來……討厭……」

「嘿嘿,快說。」

沒有理會小潔臉上出現的那一絲不悅,因為我知道,雖然那絲不悅確實是真的,但是現在的小潔與之前幾年相比,已經大大接受了我的這些想法。

「嗯……王震……快……快點給我吧!」

僅僅只是這一句話,我就感覺到內心的衝動再次強了幾分,目光熾熱的看向小潔,期待著她繼續說下去。

「嗯……看什麼呀?王震……還不給我嗎?我老公他……他都不給我……你也不給我嗎?我要你……王震……」

果然不愧是即將成為我老婆的女人,經過我這幾年的調教,完全懂得我此刻想要聽到什麼,雖然尚不足夠完全填滿我的內心,但也已經使我十分滿足。至於王震,自然就是在大學時我的死黨,同樣追過小潔卻無果的傢伙。

將手中的雙腿分開,不再去舔弄那雙小腳,肉棒對準那兩片粉色花瓣遮蔽住的小穴,我緩緩將肉棒插了進去。

「啊……嗯……進來了……嗯……好舒服……」

依然是那緊湊的感覺,雖然用了快三年了,但不得不說,每次進入小潔的身體,我都能感覺到裡面的那種緊湊壓迫感,彷彿想要將肉棒夾斷一般。

「繼續說呀,老婆。」

「嗯……王震……你……快點動……快動……好舒服呀……我要你……要你操我……」

被身下小潔的語言刺激著,我不由地開始挺動屁股,肉棒一下一下插入到小潔的體內。

「啊……好深……好舒服……快……快點……老公,你好厲害……嗯……」興奮的小潔早已用雙手抱緊了我的後背,一雙細腿更是纏繞在了我的身體上。

「老公厲害是吧?是哪個老公厲害啊?」

「啊……當然……當然是王震老公……啊……不然還有哪個老公?嗯……好舒服……」

「那麼,是王震老公棒,還是我棒呢?」

「啊……我……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你知道該怎麼回答。說出來吧,反正也不是真的,說出來也沒有別人知道,只是為我們增加情趣。」

「啊……嗯……是……是他……王震厲害……」

小聲回答著我的問話,小潔果然明白我愛聽什麼,只不過還是不太放得開,教過她的有些話,她還是不能主動說出口,不過這也只能慢慢來了。

在之後的床戰中,我們依然在玩著角色扮演的遊戲,繼續幻想著我是王震,在小潔的身上不停馳騁。

十幾分鐘之後,一聲怒吼,我將精液射了出來,然後拔出肉棒,將避孕套扔進了床邊的垃圾桶。

「老公,你還是喜歡幻想著我讓別的男人上呀?」

「當然了,自從兩年前把我的淫妻心理告訴你後,這兩年來你都沒有太過反對我,甚至在床上都還算配合我的調教,我現在的淫妻心理可是越來越重了。」壞笑著摟住小潔光滑的肩膀,我心裡有些美滋滋的。

自從五年前追到小潔,經過我的軟磨硬泡,可算在兩年後打消了她準備結婚時才給我初夜的打算,然後拿到了她的處女身,而在接下來的一年之後,我也將自己深藏在內心的綠帽心理告訴了她。

「你還好意思說呢,要了人家的第一次以後才告訴人家你有那種心理,還是一年以後了,明明知道那時候人家已經放不下你……」

「嘿嘿,所以說嘛,你老公我聰明吧?那你要不要真正滿足一下你老公的想法呢?」

「哼,不要!你又來了,哪有老公總想把自己老婆送給別人的。」靠在我懷裡卻將臉龐轉向另一側,一張性感的小嘴嘟嘟著。果然如果一句話說不好的話,又會將小潔惹得不高興。

「對不起,老婆,我錯了,咱們不生氣了好不好?我以後不提這事好了。」

「也不是,也不是讓你不提了,只不過,如果是現在真的讓我和別的男人怎樣的話,我還是沒能接受得了,其他的,咱們倆之間偶爾說說倒是還無所謂。」

本來打算說一些軟話將老婆哄好的,可是沒想到,聽到我說再不提這件事之後,小潔反而似乎有些心軟了,看來這兩年來不停地灌輸思想,已經使小潔並不太反感這件事,反而會多考慮我是否喜歡,只不過目前還不能接受真正的發生什麼而已。

即使如此,我也已經十分高興,畢竟是看見了希望。況且小潔也說了,是現在還不能接受,不代表以後都無法接受,這句話,已經足以使我產生極大的動力了。

「嗯,好的好的,我明白了。老婆,那就我們之間說說就行,不過,我現在就要聽你說著再來一次。」

「呀……流氓呀……」

一夜匆匆而過,醒來之時,小潔仍在熟睡當中。回憶起昨晚,在她嘴中不停喊著王震名字的同時,我再次噴射了一次,現在想想當時她的叫聲,我的心裡還有些許興奮。

實際上,這也正是我的未婚妻小潔,在外雖然清純漂亮,看似不食人間煙火一樣,但是經過這兩年多來我的調教,一旦到了床上,她就會變得慾求不滿,雖不像那些蕩婦一樣,但至少也能夠好意思說一些淫言浪語,完全不像是外人看起來的那般清純無知。

「嗯……老公,你醒了呀?」

「嗯,快起床吧,一會兒上班該遲到了。」

與小潔一起下床洗漱,擠在空間並不大的洗手間裡,雖然擁擠,但卻感覺十分開心幸福。

身邊的小潔邊刷牙邊扭著性感的小屁股,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完全遮擋不住那誘人的白嫩,搞得我想吃豆腐又怕自己一發不可收拾,萬一弄得兩人都遲到可就麻煩了,沒辦法,只好眼睛直視前方鏡子中的自己,忍著!

可沒想到,小潔倒是早已通過鏡子將我的醜態全部看在了眼裡,當我抬頭之後,她終於在一旁忍不住笑出聲來,而屁股扭動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大……

洗漱完畢,吃完早餐,我駕車先將小潔送去了公司,隨後趕往自己的工作單位。

一上午無聊的面對著電腦,直到中午去食堂吃午飯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兩年多未聯繫的王震,雖然經常在晚上與小潔做愛時讓她喊著王震的名字,但是要說真正回憶懷念起他這傢伙,並沒有多少次。

記得大學的時候,每次去食堂吃飯,都是我和小潔還有王震坐在一起,而因為王震的家庭條件比較好,所以生活費比我們都要多得多,這自然也就成了我坑他請我們吃飯的理由。雖然小潔會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是王震那傢伙卻不在意,畢竟能請小潔一起吃飯,估計他那呆子已經高興壞了。

苦笑著搖了搖頭,繼續低頭扒著餐盤裡的飯菜,想想自己當初在大學裡還真挺不是玩意兒的呀!呵呵。

下午的時間,依舊是無聊的,看著電腦螢幕上的點點線線,我都快要睡過去了,好不容易熬到傍晚下班,風一樣的速度,我就衝出了公司。

由於小潔傍晚下班的時間要比我早半個小時,所以我也就不必再去接她,而是直接駕車返回了家中,此時,她應該已經坐上公交車回到家了。

打開家門,並沒有見到小潔的身影,奇怪,她很少會比我晚到家的呀!疑惑中,我撥通了小潔的電話。

「喂,老婆,在哪呢?怎麼還沒下班嗎?」

「喂,老……陳風,我在外面有點事呢,一會兒就回去。」

真是越來越奇怪,小潔居然直呼我的名字而不是稱呼老公,這是怎麼回事?

「哦,是嗎?那沒什麼事吧?得多久能回來?」

仔細聽著對面的聲音,挺安靜,但又似乎有小提琴的聲音?

「一會兒吧,不會很久。好啦,先這樣,回去再說。」

「哦,好吧!」

掛斷電話,我的心裡還是十分好奇,小潔怎麼會直接稱呼我的名字了?這不應該呀,而且她還不說在做什麼,聽聲音,難道是在咖啡廳一類的地方?

都說好奇心害死貓,雖然我的好奇心不算太強,但此時卻真的好奇到不行,如果小潔真的在咖啡廳的話,那她絕對不會是自己一個人,而既然有別人在,還能讓她不好意思稱呼我老公的,這傢伙會是誰呢?

無可奈何的等待了有半個多小時,小潔才終於遲遲歸來,一進門,我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

「老婆,你去哪了?」

「哦,咖啡廳。」

果然讓我猜中了,看著小潔臉上有些不太自然的表情,我知道事情肯定不會太簡單,跟著她來到沙發上坐下。

「然後呢,不是你自己一個人吧?」

「嗯……其實,老公,我也挺驚訝的。」

「驚訝?什麼意思?」被小潔突然說出口的話搞得稀裡糊塗,有些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好吧,老公,實際上,我們公司今天又換了新老闆,你也知道,我們那家小公司,上次也是被別人收購了。」

「嗯。」認真聽著小潔的話,我隨口答應著,等待著她說出重要的內容。

「然後今晚,實際上就是那個新老闆請我去喝咖啡。」

「哦,是這樣啊?不過,他請你喝咖啡幹什麼?就你們兩個人?」想到小潔難道是與她的新老闆單獨去約會了,我的心裡不由得有些興奮。

「嗯,是呀,因為這個人,他認識我,也認識你,我也沒想到他居然是……王震。」

「王……震?」

驚訝地吐出這個名字,我有些不敢相信,王震這個與我們已經兩年沒有聯繫的傢伙,不是跟他父親去南方做生意了嗎?如今,怎麼又會跑回來成為小潔公司的老闆了呢?

心中的驚訝久久未能平復,而我卻突然冒出一些奇怪的念頭,既瘋狂,又刺激,既興奮,又危險……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